婆雪兒的換妻經曆(5-7)

2016-07-21     WoKao     檢舉     收藏 (9)

(五)酒店春色

每個女人都有一顆又騷又賤的內心,我堅信如此,只是有的被開發了出來,有的還埋在心底。自從雪兒開始接受在商場更衣時暴露自己的身體後,她那顆騷騷的心終於打開了,雖然更多的是在我面前表現出來,雖然更多的時候會以害羞來僞裝,但只要有個合適的時間和環境,她一定能變成不折不扣的小騷包。而我也一如前文所說,其實開始有點擔心了,每次當她被挑起感覺後,淫水流得越來越多,神情越來越陶醉,有次在商場人特別多的時候暴露了一小下,居然能清晰地看到一行晶瑩的淫液從她大腿內側流下來……而床上雪兒的表現更讓我招架不住,她喜歡坐在我身上前後不停的搖晃,把水嫩的小豆豆用手撥出來抵在我恥骨上來回摩擦,往往還沒10分鍾就讓我交了槍。我開始矛盾,這樣的雪兒真的是我想要的麽…可是看到她淫蕩的表情我又忍不住幻想著她被無數大雞雞抽插的情形。就在這種矛盾的心情中,雪兒依舊繼續著自己淫蕩的表演。

也許是因爲自己的矛盾,總想著雪兒被其他人干,卻沒再有什麽實際進展。猶猶豫豫拖了幾個月,到了雨季,家裡房頂每逢下大雨總是起鼓脫皮,務業來回折騰幾次也不能解決,我就想乾脆趁這機會再把房間裝修一番,改成落地窗,加個吊頂,換新的家具,把以前廢用的儲藏室也做成步入式的更衣室,這麽一折騰,有好些天都受不了裝修的氣味,不得以臨時住到了酒店。陌生的環境總給人帶來一點刺激,進進出出的又都是陌生人,雪兒就很放心的發起騷來,每次我進房間都看見她穿著兔女郎的衣服來回亂蹦,看我進來就一下跳我身上開始撒嬌。

揉著雪兒的香乳,看著她的網孔黑絲和精緻的小腳,我又忍不住姦淫她的慾望,把她按到了窗戶上,從後面直接插入她的小騷洞,雪兒的陰戶上早已經被淫水打濕,嫩嫩的兩片陰唇夾著我的雞吧不停向里吸。我一手揉捏她的乳房,一手將窗簾拉開。雪兒嚇了一跳立刻向縮回去,我用里一頂把她死死地按在了窗戶上,雪兒兩個乳房緊帖窗戶,下面小毛毛也暴露出來。

雪兒害羞的大喊:「老公,不要啊,對面樓上的人會看到的呀….」

我更用力的插著她濕濕的肉洞:「你不是就喜歡暴露麽?他們看見又不認識你,你怕什麽,盡情表演給他們看吧。」

其實對面到底有沒有人看,能不能看清,我們也不知道,但雪兒卻在這種突如起來的暴露中的得到很大的滿足,叫聲越來越大,還有意的去用小乳頭摩擦玻璃增強身體上的刺激。在雪兒淫蕩的表演下,我射的比平時更快,沒有滿足的她一臉哀怨地躺到地毯上撅著小嘴要求我幫她口交。我一直覺得雪兒應該是那種陰蒂敏感型的女孩兒,每次舔她小豆豆的時候都能把她逼出高潮,當然也可能是我的雞吧不夠大時間不夠長的原因,這事後來有了結論,只是後話了,這次不提。

我對雪兒說:「吃小豆豆可以,但是必須得答應我一個條件。一會打電話給酒店前台,讓他們送個吹風機上來,你必須穿著兔女郎的衣服去勾引服務生,如果沒勾引成功晚上就不給你了。」

慾火焚身的雪兒自然什麽都答應了:「好老公,我答應,老公快吃吃呀~啊~~~快點吃….」

「要是讓他能摸摸你小屁股就算勾引成功,要是沒讓他摸那就算不成功,知道了嗎?」

「恩…雪兒會讓他摸小屁股的,老公,你好壞,吃的人家好舒服…..」

「那你現在就打,老公邊舔你小豆豆,你邊打電話。」

雪兒順從地拿起了電話:「喂?我們想要一個吹風機…..」雪兒剛打的時候我有意不觸碰她敏感的小豆豆,只是用手把裹著小豆豆的肉撥開,然後在她打到一辦的時候,突然出擊,用牙齒輕輕咬住四周,舌頭猛舔她最敏感的部位。

雪兒突然受到這麽強烈的刺激,頓時忍不住失聲叫了起來:「請送到…啊~~啊~~老公,噢~~….1201房間…啊….」老婆好容易堅持著擠出最後幾個字掛了電話,很快也顫抖著高潮了。

在服務生沒來之間給雪兒穿好了兔女郎裝,雪兒剛高潮過後紅潤的小臉和迷離的眼睛顯得特別嫵媚動人,暗想真tm便宜了服務員了。我躲到了房間一旁,在暗處透過簾廊的鏡子窺視進展情況。

很快服務員按了門鈴,雪兒還是略帶害羞的去開了門,嬌滴滴的一聲「誰呀」讓人心醉。服務員顯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有這麽個大美女穿著粉紅色兔女郎裝在等她,上面的胸托剛剛蓋住老婆粉嫩的乳頭,下面則是泳裝上提的設計,翹翹的小屁股只被連體絲襪蓋著,靠,我剛發現給老婆穿這套衣服時,忘了把剛才幹她脫下的小t褲給穿上了,那企不是前面的小毛毛毫無保留的展現在那個服務生眼前?

服務聲顯然已經看傻了,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老婆提醒他:「你是來送吹風機的吧?「

那人立刻把吹風機拿到老婆手裡:」對…對…給您…」

老婆轉了下身,把吹風機放到旁邊的浴室,故意把屁屁再翹了下,顯然想起來我和她的約定:」謝謝啦,是不是要簽個字呀?「

」對…「那人眼睛呆呆地看著老婆身體,卻不敢有什麽動作真叫人心急。

老婆接過遞來的單子,本想靠著牆,後來又轉向房間內,然後做了一個立刻讓我噴鼻血的動作,她把單子放到門口的茶幾上,然後故意探下身去,翹起屁股,拉直了雙腿,用這麽一種姿勢簽字,我不知道那個服務生能不能透過那些大網孔看到老婆濕濕的陰戶,甚至我想連小屁眼都應該被看到了吧。

雪兒簽完單子交給服務生,結果那人也沒敢有什麽動作,就說了句"您真美"然後呆呆地走掉了….

雪兒回來問:"老公,剛才表現的怎麽樣呀?就是那個人腦袋笨,沒有摸我小屁股呢。」

我故意裝作生氣的回她:「那就算沒完成任務了,還記得剛才怎麽約定的麽,今天晚上不給你了…」

雪兒撒嬌的撲到我懷里來:「老公,人家努力了呀,可是他不受勾引呀…不能怪雪兒哦。」

「那是你還不夠誘惑,給他的暗示不夠,他當然不敢了…你再找他一次,看這次能不能誘惑他。」

「老公你好壞哦,可是這次用什麽藉口呀,他們都送來了吹風機了呀……」

「哼,早替你這個小騷婦想好了,你先換上這個睡裙,我把牆上的網線接口弄鬆了,等他們來修的時候肯定會發現,要是他們發現了你就主動踩到桌子上去吧接口按緊….這樣他從下面就能看到你的小屁股啦,離這麽近看到了肯定要摸了哦,看你表現嘍~」

雪兒的睡裙是黑色的透視裝那種,而且很短,只能剛蓋住校屁股,如果一擡高胳膊夠什麽東西,肯定是要露出大半個屁股的。雪兒害羞的換下了睡裙,小乳頭清稀可見,又被我玩弄了一番才漲著兩個乳房給服務台打了個電話,這次我藏到了浴室,透過縫隙和鏡子的反射觀察老婆的表現。服務員果然很快又來了,這次看到雪兒換了身更加性感的服裝不由咽了口吐沫,但還是故作鎮定地尋味老婆網絡怎麽接不上。

電源接口提示斷開了,故障很好排除,看到筆記本上接口是緊的,服務員自然就看到牆壁上的接線端:「哦,是牆上接線的地方鬆了,我來…」

沒等服務員踩上椅子,雪兒就先跪到了桌子上:「我來吧,太謝謝您了,否則晚上都沒法上網了。」然後她慢慢起身,故意將自己身體一側靠像那個服務員,一點一點吧身體舒展開,黑色睡裙從她小屁股上慢慢劃上去,細嫩的屁股仿佛帶著香氣一樣在服務生眼皮底下就展現出來,老婆故意接的很慢,好讓他仔細欣賞老婆那渾圓的小屁股。果然服務員忍受不了這樣的勾引,故意轉了轉身體,用胳膊輕蹭了下老婆的小屁股,老婆身體一顫,差點跪到桌上,服務員立刻又變的緊張起來,馬上專心與筆記本上網的工作,只是給老婆留了一句:「還有什麽需要的請再叫我,很高興爲您服務。」就帶著貪婪的眼神離開了房間。

這次老婆自己都氣的嘟起了嘴,罵那個服務員是榆木腦袋,不受誘惑,我則嘲笑她誘惑功力還不夠,連個小跟班都征服不了,老婆很不服氣,說今天一定要勾引到那個服務員,但是最後不讓他得逞,讓他後悔難過。我說:「可能是他覺得房間里還有我在不敢放肆吧,這樣,稍晚點我們再試一次,我倒在床上裝睡,你給他們打電話就說洗澡調不好水溫,具體怎麽誘惑就老婆你定嘍。」

老婆撒嬌著說:「老公你太壞了,你真不怕他們欺負我啊,我還怕呢,要是危險了我可叫你哦。」

「好,不過爲了讓雪兒更騷呢,老公現在就要給你舔小豆豆,但是不讓你爽哦,就是舔你,把你舔到快來了再讓你打電話過去,這樣雪兒就會變的最騷了,最誘惑了,對嗎?」邊說著我就把舌頭壓到了雪兒的陰戶上。

「啊~~老公,你好壞~啊~我要麽…..不能只舔洞洞,還要舔豆豆哦~~」

舔了一會感覺雪兒身體已經快到臨界的狀態,才停止了玩弄,讓雪兒給前台打了電話。雪兒真的是進入最後的狀態了,打電話的聲音都嬌滴滴地像發情了一般,而她甚至什麽都不穿,只那了一條浴巾遮了一下自己的前胸和陰處,把肩膀、後背、屁股都毫無遮擋的暴露出來,借著連廊的鏡子,我在暗處的床上仍能清楚地看到浴室里的情況,我倒要看看這次結果會是如何。

一會服務員敲門進來,卻發現除了剛才那個服務員,又跟來一個年齡比普通服務員大點,穿的西服革履的人,那個服務員說:「抱歉給你們添了這麽多麻煩,我們大堂經理也想過來幫下你們忙給你們解釋下。」呸,想看我老婆身體就直說,還找這麽個冠冕堂皇的藉口,我心裡這麽想,但還是有規律的打著呼嚕,讓他們覺得我睡的很沈。

老婆顯然也沒料到這個情況,手拿著浴巾托著乳房很是尷尬,但很快恢複過來:「啊,想洗澡,水調不好了,您能幫下嗎?」然後側身先進了浴室,把後面的身體暴漏在兩個男人面前。那個服務員和經理對視一眼,跟著老婆進了浴室,經理沒急著進去,先向臥房裡走了兩步,看了看我確實睡的很沈,才輕聲進了浴室。服務員正在調水,其實水本來也沒什麽問題,但服務員故意拖了很長時間,撥弄一下就問老婆水溫行不行,老婆不得以只能用手去試試水溫,而一直手怎麽也拿不住浴巾蓋住整個身體的,浴巾隔著老婆身體和兩個男人在老婆手中晃來晃去,總能偶爾露出半個乳房,或者一點下面黑色的毛毛 。兩個男人看的血脈噴張,終於還是那個經理更有經驗和膽量,試著問老婆:「你沖下試試,用手試的不準。」

「哦..好…」老婆其實當時早已經羞愧難當,加之服務員調水的時候總是有意無意觸碰她的身體,因此說話都含糊起來。但老婆還是側了下身,背對這他們兩個用肩膀和背試了試水溫:「稍微有點涼….」

這時那個經理這是接過服務員手中的花灑,故意多調高了點水溫。「燙~啊~」老婆突然被燙了一下,本能地跳了一下躲到一邊,身體也隨之轉了過來,正面沖著這兩個男人,剛才這麽一跳,再加上身體的蜷縮,那條浴巾只是被老婆用單手抓著擋在胸前了,只能蓋住乳溝和下體的私處,無奈照顧不到兩個嫩白的奶子和晶瑩粉嫩的笑乳頭。老婆馬上意識到,用胳膊向上拉了拉浴巾,紅著臉低頭站在浴池裡。那個經理繼續調著水溫,手裡拿著花灑淋到老婆身上,不時的問問情況,很快浴巾就都被打濕了,打濕的浴巾想靠胳膊和乳房夾住就不可能了,老婆轉來轉去,兩個小乳頭只能露在外面,想用手蓋住又覺得害羞,只能任憑這兩個男人欣賞。

那個經理故意將花灑調成了集中水柱的噴射方式,有意無意的用水柱蹭過老婆敏感的乳頭,每次老婆被沖擊都會輕顫一下,漸漸閉上眼睛享受這種感覺,看到時機差不多,服務員很大膽的漸漸將老婆手中的浴巾拉著下面的角扯了下來,浴巾吸水後很重,老婆舉了這麽長時間其實已經快堅持不住了,很輕松的就被帶下來,老婆閉著眼睛享受水柱沖擊乳頭,但兩個手還是下意識的蓋住自己的私處。那個經理到也不急,繼續變換著水柱的力度和方向沖擊老婆的兩個乳房,不時的還問下:「現在水溫如何?」

「恩…很舒服….」也不知道是老婆覺得水溫很舒服還是沖擊的很舒服….

經理又開始發壞,將水柱力度調到最大,又加了點水溫,老婆輕咬嘴唇 ,開始有點站不住了,服務員很知趣的扶了老婆一下,然後經理示意讓老婆轉過身去,看看背上感覺合適不合適,服務員與其說是扶著老婆的胳膊,不如說是架著老婆的乳房,老婆開始時用手架在他胳膊上,到後來就直接用山半身架在他胳膊上了,乳房緊緊貼在那個服務生的手上。經理用水柱從上向下沖著老婆,沖到屁股時,因爲老婆是向前傾著的,很容易水柱就觸碰到了老婆的笑屁眼,最後落到了老婆的陰戶上….被直接用水流沖擊陰戶的感覺異常強烈,老婆當時已經完全站不住了,要不是前面靠在服務員的一個手臂上,肯定就要滑到,隨著水流沖擊産生的刺激積累越來越多,加之剛才我剛才一直在用嘴刺激她敏感的小豆豆,我預感到老婆的高潮快來了,果然沒到一會,老婆似乎自己稍微分開了雙腿,讓小屁股上擡,同時上身再向下壓一點,我想這麽做是爲了讓水柱更好的沖擊到校豆豆吧。那個經理也很了解,於是用手摸在了老婆屁股上,用力分開了一點老婆陰戶周圍的小屁屁,一轉花灑的角度,直接沖擊到了小豆豆上。

老婆「啊~」的一身失聲叫出來,然後身體開始不停顫抖,再也站不住,側倒在了浴缸里,那個經理示意服務員把浴室門關了,我突然一下什麽都看不到,心裡很是焦急。仔細聽好像只有「滋滋~」的吸吮聲…..心裡異常矛盾,正在我準備裝睡結束保護老婆的時候,聽到浴室里老婆喊了句:「老公,我洗完了,你什麽時候來洗?」然後只見那兩個人異常狼狽的逃出浴室,看我似乎沒醒,才放心的給老婆道了聲晚安離開了房間。

等他們走後,我吧虛弱的老婆從浴室抱到床上,這兩個混蛋,居然一個吸屁股一個吸乳房,留下了兩個明顯的紅印,我當時慾望爆發,繃緊的雞吧連套都沒帶就直接插進老婆細滑的小肉洞。老婆嬌滴地叫個不停,將我吸了個乾乾淨淨。第二天我們立刻退了房,被人發現了我們的秘密,實在不敢再繼續住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