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小茵 — 女友表弟的周末宿夜 (一)

2016-09-02     檢舉     收藏

搬到新的家已經一個星期了,還是有點不太習慣,平常晚上買晚報的時候就不知道要到哪裡去買晚報,想吃宵夜的時候又不知道哪裡的宵夜好吃。唯一的安慰就是我兩隔壁的房子都住著女生,還是很漂亮很辣的那種啦!

但搬了新家當然也有好處咯,這樣我就可以和女友住在一起了。我女友我都叫她小茵,樣子雖然不是非常非常的漂亮,但就真的非常非常的甜,再加上她有一副任何男生看了都眼前一亮的身材,她告訴我說是34D,22和33,但我就沒有辦法知道是真是假了,因為我們都還不曾發生過關係。我倒是不急,因為我真的非常愛她,也尊重她。

今天她告訴我說她有個表弟這個周末剛好會到這裡來玩兩天,我就說反正我們家還有空的房間,不如就叫他過來我們這住兩天吧。女友開心的大聲說好,然後就急急忙忙的去給她表弟撥電話了,想必他們定然很久沒見面了,看她開心成這樣子。

看見她那麼開心我倒是也很開心的,當下我就出門去買了一些她表弟的日常用品,然後到超市去買了很多菜,準備給她表弟煮個大餐招呼他。

她表弟下午大概五時左右就到了,雖然才十六歲,小我四年,但就生得一表人才,談吐也很斯文有禮,對我很是客氣,我也著實喜歡他。

晚上我們就慶祝他和我女友久來未見的相逢,當然我們都喝了點酒來助興,女友平時不喝酒,今晚竟然也喝了好幾杯。談談笑笑不知不覺就到了晚上十一時許了,我看見他剛到步還真累,就要他早點休息,然後我就和女友回到自己的房間去睡了。

睡夢中,我隱約覺得睡在身旁的女友好像醒了,然後走出房去,我想大概是去上廁所吧。

過了一會,我又聽到女友回到了房裡,但並不回到床上去,而是打開抽屜,好像在找尋點東西,我並沒有理會。女友找到了東西後,輕輕的把抽屜關上,然後慢慢的走到我身前,好像在看我是否還在作好夢,看罷就安心的小心開門出去了。

我被女友的下床的聲音吵醒了,正想再繼續睡回去,但忽然覺得有點尿意,所以就下床尿尿去了。我小心的打開房門,免得像我女友般把睡在隔壁女友的表弟給吵醒。關上房門後,整個客廳都暗了下來,只見窗外有點朦朦朧朧的月色。

我正想向廁所的方向走去,卻忽然發現女友的表弟睡的房間門底下有光亮透出來,心想怎麼這麼晚女友的表弟都還沒睡?再仔細的一聽,房裡隱約有話聲傳出來,但卻很小聲,若非仔細的聽,否則聽不出來,更別說如果我還在房間裡的話根本不可能聽見的。

好奇心起之下,我慢慢的走近女友的表弟睡的房間門外,把耳朵靠在外面,想聽清楚裡面到底在說些什麼,心想可能是和小女友在煲電話粥吧。我一邊聽,一邊留意廁所的方向,擔心女友待會出來會壞了我的好事。

有聲音了。

「茵姐,我好難過,都睡不著覺呢!」原來女友在她表弟的房間裡,我還以為女友在廁所呢!

「真是的,都這麼大了還這麼淘氣。你看,我這不就過來陪你了嗎?」我聽見女友小聲的說道。

「茵姐,我真的好難過哦,你能不能幫幫我弄嘛?就好像以前般,你以前每天睡前一定會幫我弄的。」女友的表弟好像在撒嬌般的說道。

弄?但是女友的表弟正在求女友在幫他弄什麼呢?我忍不住輕輕的把房門打開一條小縫,偷偷的往裡邊看。只見女友的表弟穿著睡衣橫臥在床上,女友正睡在他的身側。我這一看又驚又怒!好想把房門就這樣踢開來!但我沒這麼做。

因為我看見他們雖然睡在一起,但是並沒有什麼過分的動作。是我自己多心了嗎?他們可能真的是在談天而已。

「我以前是想幫你解除青春期的壓力,沒有別的意思的哦。現在你連女朋友都交了,你怎麼還淘氣的要我幫你弄呢?你還是去喝杯冷水早點睡吧。」女友正眯著眼對她表弟說道。說著女友正要爬起身來,走下床去。

只見她表弟卻拉著女友的手不放。

「你今晚又想射精了嗎?」女友嘆了口氣,對她表弟微笑道。

射……射精?!什麼!我一時反應不過來!

女友表弟輕輕的點了點頭。

「真拗不過你,但你射完精後要答應我早點睡的哦!如果你不聽話,我以後都不給你射精了。」女友輕描淡寫的說道。

說著,女友就重新躺到她表弟身邊。這次是側臥。因為她表弟也正側臥,這樣女友就變成面向她表弟的身後了。

只見女友毫不吝嗇的把她那副好身材緊緊的靠在她表弟身後,雖然隔著一件睡衣,但我還是看見她表弟滿足的神情。更令我震驚的事來了!女友的右手從她表弟的身體下穿過去把他的睡衣下襬往上拉,左手卻環抱著她表弟的腰,輕輕的把她表弟的睡褲拉了下來。她表弟褲內沒穿任何東西,一支大約六吋長的陽具露了出來,陽具早就兇巴巴的挺的老高,馬眼處還流出幾滴淫水。但沒有我的粗。

女友的右手正一松一緊的握著那兇巴巴的陽具數分鐘,然後才開始輕輕的套弄起來。女友就這樣輕輕的不斷套弄,她表弟的陽具就越挺越高,陽具的馬眼也不斷有淫水一滴一滴的流出來。

女友的表弟這時臉上的神情就像是到了天堂般的快樂,然後不斷地輕聲呻吟著。女友仿佛很欣賞她表弟的呻吟聲,手也不斷地配合這她表弟的呻吟聲來決定套弄的深淺。女友的右手也不閒著,把她表弟的睡褲越拉越下,直到把她表弟的睡褲脫下為止,然後改為撫摸她表弟的兩粒陰囊。

女友把嘴移到她表弟的耳邊說道:「這樣比較舒服,對嗎?」接著女友又把左腿移到她表弟的兩腿之間把她表弟的左腿也勾著,然後儘量拉開。

我看著女友的左手不斷地為她表弟的陽具套弄著打手槍,右手則環抱著她表弟的腰在愛撫著陰囊,兩條粉腿卻把她表弟的腿打得開開的,這個畫面真的很淫蕩。

女友不知道是為了助興還是真的動了情,也開始發出呻吟聲了,這一來可樂死她表弟了,她表弟的屁股也跟著搖動,好讓女友的手能更大幅度的套弄他的陽具。女友斜眼看著她的表弟,仿佛想作弄他般,女友呻吟越大聲,左手套弄他陽具的幅度卻越小。只見她表弟死命的搖動他的屁股,想得到多些的快感,女友卻好像不知情般好像剛開始般慢慢的給他套弄著。

「茵姐……」她表弟要求道。

「什麼?」女友卻假裝不解的道。

「套快一點嘛!」她表弟邊搖動屁股邊道。

「套快點?這樣嗎?」說著女友的手又大幅度的套弄,幫表弟打起槍來了。

她表弟已經不能回答了,只不斷地用呻吟聲答道。但這時女友的手又慢了下來。女友把嘴移到表弟的耳旁說道:「套那麼快乾嗎?想射精了嗎?」女友正一快一慢的套弄著。

「但我現在這樣握著你的陽具很舒服啊,如果待會你射精了,我就沒得握了嘛!」女友撒嬌道。

「射完……就再射。」她表弟辛苦的答道。

「哦?我才不要,那我不就變成你的射精性玩具了嗎?我不依呢!」女友又撒嬌道。

「那你……想怎麼樣呢?嗚∼∼」她表弟苦樂參半的問道。

「我要一次過把你精囊里的所有精子一次過都給射完出來,那你又很爽,我又不用一直不停地幫你射精啊!」女友紅著臉的說道。

「但這樣多的精子會射得到處都是的,怎麼辦呢?」女友猶豫的道。

「我知道有……有個地方能完全盛……盛放我射的精子的。」她表弟又道。

「是什麼地方呢?」女友問道。

「你可以把你的睡……裙都脫掉,再把你的內褲脫下,然後……然後把兩條腿張開,用你的手把陰唇再張得開開的,那樣我就可以把我的陽具……這支粗大的陽具,慢慢的插進去,順著你的陰道,進到你的子宮去。到我的龜頭碰到你的子宮頸時,我就可以把我全部的精子都噴射到你裡面去,那時你可就爽死了。」她表弟淫賤的說道。

「再套深一點,啊∼∼」她表弟要求道。

女友應了她表弟的要求,把他的陽具大力的套弄幾下後答道:「你想得美,竟然想把精子射到我子宮及陰道里去,我的陰戶可不是用來裝你的精子用的。」女友不依被嘲笑的道。

「那是用來裝誰的精子用的啊?」她表弟頑皮的問道。

女友邊兩淺一深的繼續替她表弟的陽具打著槍,邊臉紅紅的微笑道:「裝誰的精子都可以,誰想射多少就射多少,就是你這色鬼的精子不可以射在裡面。」

「我真的不可以射在裡面嗎?真的不可以?」她表弟無辜的問道。

「對,不可以射精在裡面,就是不可以射精在裡面。」女友神氣的說道。

「太好了!那我就只可以在裡面和茵姐做愛,只是不能射精在裡面而已!謝謝表姐。」想不到她表弟蠻有一手的就用話把我女友誑著了。

「你這壞蛋小色鬼。」女友自己知道失言了,臉紅紅的輕聲罵道。但女友從來都不肯在小輩面前食言的。

「茵姐答應了可不許不算數的哦!」她表弟笑嘻嘻的說道。

「我沒答應和你做愛,要做愛就去求你的小女友去。我以前只答應你在每個晚上把你多餘的精子都射出來而已,免得你在青春期間有壓力。」女友溫柔的說道。

「我知道茵姐對我最好了,以前每個晚上我都期待著茵姐幫我射精的一刻。但茵姐答應我的從來都沒有不作數的,就像今晚一樣……」她表弟深情懷念的說道。

女友好像也被她表弟勾起了以前快樂的回憶:「都不知道你那時候年紀小小的哪來這麼多精子,有時候一個晚上要射好幾次才肯睡覺。但我後來發覺只要讓你在射精之前很興奮,你射的精子就會特別多,我才有覺好睡啦。你年紀越大,就越久才射精。所以我都不斷地學習著說些淫聲浪語,讓你能舒服射精的技巧和手勢。從你十二歲開始到你現在十六歲了,都快變成了你私人的專用射精性玩具了。」女友開心的回憶著她和她表弟的往事。

女友還是慢慢的套弄著她表弟的陽具,但幅度卻也慢慢的變大。

「但自從茵姐你有了男朋友之後,我們都很少睡在一起了,都沒有人和我分擔心事,安慰我了。」她表弟可憐的說道。

「少來,你不過是又想我幫你套弄陽具,然後射精而已嘛!」女友正想把她表弟悲傷的注意力引開。

「不是的茵姐,你不在的時候,我真的很想念你的。」她表弟已經開始流下一滴眼淚了。

「我知道,我都知道的。」女友連忙安慰的說道,同時也發覺到她表弟的陽具開始變軟了。

「你看,年紀輕輕的,還沒有射精這麼快就軟了,你陽萎啊你?」女友想把她表弟的注意力拉回到快樂的事上去,又開始不停地集中火力攻擊她表弟的陽具了。

「我們這麼久沒見面,讓表姐看看你的忍耐力有沒有增長啊?別那麼快就射哦!你的陽具變得很嚇人哦,握得我心兒鹿跳。告訴你哦,你雖然沒看過表姐的裸體,但你表姐的男朋友也一樣沒有看過哦,他想看我死活的不讓他得逞呢!」他們表姐弟倆抱著笑成一團。

我本來還想去阻止他們的,但聽到他們原來是在我女友還沒認識我之前就開始了這樣的的關係,我就不能說些什麼了。更何況他們是中表之親,這樣做並不是亂倫啊!我收起了妒忌的心,決定和她表弟一起分享我女友這大膽又善良的一面。

「那茵姐你也沒有和你男友那個呢……?」她表弟心虛的問道。

「當然沒有。怎麼忽然害羞起來了,什麼那個這個的,你想問我們有沒有做過愛是嗎?他連我的身體也還沒見過,更何況做愛?我也只幫他射過十來次精而已,也沒有特別的去取悅他呢,他要射就射,不射我就睡覺去。但他可是很尊重我的,不像你,都纏著我不放,讓你射了一次又一次。」女友甜甜的說道。

「那表姐夫很可憐哦!」她表弟同情我道。

「所以你還身在福中不知福,好好的射你的精吧!」女友微笑的道。

他們倆慢慢的又被慾火點燃了,女友更連她表弟的上身的睡衣都脫去了。現在她表弟身上什麼都沒穿了,全身上下都被我女友愛撫著。他們都在全心全意的取悅著,沒留意到門外的我。

女友開始雙手握著她表弟那發漲到七吋的陽具,不斷地大幅度的在套弄著。他們的舌頭有時候也交纏著,女友則不斷地在她表弟耳旁嬌喘呻吟著,仿佛被愛撫著的不是她表弟而是她自己。

大幅度的動作讓到女友的睡裙逐吋逐吋的往上移,女友也沒有空閒的手去把睡衣拉下整理好。女友平時穿睡衣是不戴奶罩的,因為女友的奶子大,戴奶罩睡會不很舒服。慢慢的睡裙已經移上到看見奶子的下半球了,但女友還是繼續全心全意的雙手握著她表弟的陽具不斷地套弄,不斷地抽動,仿佛怕她表弟的熱誠會減低。

女友還頑皮的在她表弟的耳邊淫叫道:「我的睡裙……啊∼∼快走光到看到奶子了,嗚∼∼」

她表弟則裝好心的喘著氣問道:「那要我幫你把你的睡裙拉下來嗎?啊……啊……」

「不行,這樣你不就摸到我的奶子了嗎?你好壞呀!就想摸我的奶子……」說完女友更大力的套弄了。

上移的睡裙阻礙了我女友的動作,我女友索性停下手來把整件睡裙脫去,再度躺下時,身上就只剩下一件內褲了。女友還是像剛才一樣的把右手穿過她表弟的腰下,左手卻再次環抱著他的腰,緊緊的把他暴漲的陽具握緊,不同的是這次沒了睡裙的阻隔,兩個火熱的身軀也同樣緊緊的靠在一起,而我女友豐滿的奶子和發硬的乳蒂則不斷地在給前方她表弟的背部揉著。

「許久沒給你射精了,今天就讓你射到爽個夠吧!」女友臉紅含蓄的道。

「感覺到嗎?我把睡裙脫下了呢,我那兩顆連你表姐夫都沒見過的奶子今天就先給你搓著呢!表姐的奶子還不小吧?」女友臉紅但驕傲的說道。

「表姐真的把睡裙脫下了啊?我就說我表姐對我最好了,說過的話沒有不算數的,對嗎?」她表弟享受的呻吟著。

「怎麼?」女友不解的問道。

「你忘了剛才不是說怕沒地方讓我射精嗎?茵姐答應了讓我射到茵姐的陰道和子宮裡去的。現在茵姐不是已把你的睡裙脫掉了,再來把內褲脫下和把腿張開就行了。」她表弟不死心的說道。

為了更一步刺激她的表弟,女友陪他一起瘋,淫聲道:「想我把內褲脫下,把兩腿分開,然後握著你的陽具慢慢地把你的龜頭引到我的陰道口是嗎?但你陽具的馬眼流出太多淫水了,我的陰道口也很濕啊,這樣子你的陽具很容易會插進去的。」

「不會的,我只在你的陰道口淺淺的套弄而已,不會插進去的。」她表弟聽見我女友不再那麼堅持,就馬上辯白說道。

我女友這時大聲呻吟了幾聲,好像拗不過她表弟般應道:「這樣也好,反正我連睡裙都脫去了,再把弄濕了的內褲脫了也沒關係是嗎?我的陰道也很癢啊,表姐的淫水也不斷地流出,弄到床單都濕了,明天給你表姐夫看見就不得了,你能不能把你的陽具給插進來塞住我的陰道口,不讓那些淫水繼續流出來呢?不要只是在陰道口淺淺的套弄而已,好嗎?」

女友她表弟沒命似的說:「好!好!讓我插進去吧,我求求你∼∼嗚∼∼」

女友的右手繼續大力地套弄著,然後就把她表弟陽具的包皮給往下慢慢的退下,只剩下那顆紅得發紫的龜頭,左手卻伸到嘴上用舌頭把掌心弄濕,然後就讓左手回到她表弟的陽具上不斷地撫弄摸捋,來回幾次就把她表弟的陽具整支弄得濕濕熱熱的。

「我先把你的大龜頭陽具準備一下,這樣濕濕熱熱的很舒服吧?」女友愛憐的問道。

「啊∼∼啊∼∼啊∼∼表姐快讓我插進去,我快要射了!」女友她表弟大聲說道。

「不行啊,你只可以抽插表姐的陰道,不可以射精到表姐裡面去的,你忘了嗎?」我女友見目的就快達到,配合著她表弟答道。

「來,我幫你戴保險套吧。不然我們如何做愛呢?你不是想幫我塞著我的洞口嗎?」我女友溫柔的說道。說著我女友就爬起身,到睡床旁的几子上拿下其中一片保險套。

原來我女友剛才回我房間拿的就是這樣東西,她什麼時候買回來的呢?我怎麼都不知道?還買兩打這麼多?是特地為它了幫她表弟射精才買的嗎?女友起身的動作,把她的裸體都暴露在表弟和我的眼前,我和她表弟都快激動得射精了!

「表姐,你的奶子太挺、太美了,我只是看見你裸體就忍不住想射精了。」她表弟激動的忘情說道。

「我這樣並不算完全裸體呀,我的小褲褲都還沒褪下來呢!你先別想射啊,我還有東西獎勵你。」我女友用雙手把她那對傲人的奶子捧起輕輕的搖了搖,臉紅紅笑道。

我見到她表弟看到我女友特意的勾引他那淫蕩的畫面,他那陽具漲的連青筋都現出來了,更別說那腫漲龜頭。我的龜頭也是一樣。

「看好了表弟,讓茵姐補償一下可憐表弟的陽具哦!」說罷我女友就把保險套含在口裡,往她表弟的陽具套了下去,我女友不斷地吞含著她表弟的陽具,一直到把整個保險套都套好。

套好後,我女友不斷地用她的舌頭去挑撥她表弟那暴漲了的陽具,她表弟好像也舒服得忘記了要插到我女友陰道的事了,只懂得不斷呻吟大叫。

「表姐!我要射了!」話還沒說完,她表弟就開始亂射起精液來了。

我女友用鼓勵的眼神望著她表弟,再深深的含了數下,然後用手接替了她嘴巴的工作,說道:「射吧,用力射吧,多射點,射死表姐了!」我女友欣慰的看著那套著保險套的陽具頂端,因為她表弟不斷射精而不斷股漲著,兩手仍然深深的套動著那激動的正射著精的陽具。

忽然有幾滴精液從那保險套的頂端給噴了出來,應該是保險套抵受不住她表弟陽具射精的衝力,把保險套給射裂開了數個小洞,精液就噴了出來。

我女友先是嚇了一跳,然後朝她表弟笑笑,就用嘴把正射著精的陽具連保險套給含了起來。看著女友彎著腰的給別的男人的陽具含在口中,喉嚨正咕嚕咕嚕的把那男人從保險套里射到漏出來的精液都吞掉,身上那兩顆渾圓堅挺的奶子則因為地心吸力的引力襯托著,傲然的暴露在空氣中,我也開始不受控制的握著陽具射精了!

她表弟大概射了整三十幾秒才把精子都射完,真的比我厲害多了。我女友這時也鬆了口氣,嘴巴離開了她表弟的陽具,說道:「好啦,精子都射完了吧?嘻嘻!還能再來嗎?」說完得意的嘻嘻笑了起來。

「表姐你好奸詐哦,說好讓我進去的。」她表弟氣鼓鼓脫力的說。

「我沒說不讓你進去啊!是你太沒用,這樣就射了精吧了。下次有機會再說吧!」女友裝無辜道。

「真的嗎?你沒騙我?」她表弟太可惡了。

「真的,茵姐不騙你,我們是表姐弟親,和你交合做愛只要你想要做的話,我是沒所謂的,更何況我也很享受。但第一次進入我陰道的陽具必須是我深愛的男朋友的,那我男朋友才無話可說嘛!讓表姐盡了本分,再看你乖不乖,我才會考慮讓你那可惡的陽具進入我身體內哦!」女友又再次甜甜的說道。

「那你快叫表姐夫用他的陽具插進你的陰道和你交合吧!」她表弟興奮的說道。

「要你多事!你表姐夫才不像你這般好色。看情況吧,你可以的話就多留幾天,為了你,我只好勉為其難的便宜了你姐夫,提早和他合體交歡,但你可不許偷看我們哦!我會害羞的,這樣行了吧?小色鬼!快去睡吧,茵姐要過回去了。晚安。」我女友深情的吻著她那表弟,一邊回答道。

「因姐,我看得出你好愛表姐夫哦,別裝模做樣了,你想了很久了是嗎?我猜表姐夫不是不好色,是太過尊重你而已,不如我幫你暗示一下他怎麼樣?」她表弟體貼的說道。

我女友只笑了笑算是回答。

我女友把射過精的保險套從她表弟的陽具上除了下來,想了一想,然後把剩餘的保險套都放進床前小几的抽屜里去,再起身把睡裙給穿好,這又讓那小鬼飽了眼福了。

為什麼女友把剩餘的保險套都留在她表弟的睡房呢?難道他們還要再用嗎?

感謝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復支持

分享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