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用女婿

2016-08-30     WoKao     檢舉     收藏 (12)

共用女婿

如果有人問我世界上最舒服的事是什麽?我會給出這樣幾個答案:吃飯,喝水,做愛,排泄,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是睡覺。大多數人一天的生活中睡覺至少要占6個小時左右,如果用這6個小時連續吃飯,他會撐死;連續喝水的話他會脹死;做愛呢,不用說,他會精盡人亡;排泄,他會虛脫而死,所以只有睡覺是正常的。

我是個正常人,所以很喜歡睡覺。平時起床都是妻子叫我起來,要不然我會一覺睡到下午。昨天晚上睡覺睡得比平時早兩個小時,所以今天很早我就醒了。但是我很喜歡那種賴床的感覺,所一直躺在床上。妻子是大概六點半起床的,她起來後慢慢地下床,生怕吵醒我,然後拿著衣服到客廳里穿上。

過了半個小時後,妻子把一切都弄好了,然後又回到床前,掀開我的被子,然後伸手輕輕地抓住我雙腿之間的陰莖,手指在龜頭上摩挲一陣後,終於張開口將龜頭含了進去。這是妻子每天叫我起床的方法。平時在睡夢中,當感到一陣陣的快感時,我就知道是該起床的時候了,但是今天因爲我早就醒了,所以,我決定逗逗我的妻子。

妻吮吸了半天,見我還是沒有動靜,於是繼續吮吸。這次力度比剛才要大了不少,我只感覺到陰莖上的血液似乎全部都集中在龜頭,令龜頭産生一種壓迫的快感。妻給我口交的時候向來只用兩個大拇指扶住陰莖,另幾個手指則在陰莖兩側給我抓癢,或者是來個局部放鬆按摩。

我把眼睛睜開一條縫,發現妻子依然在很努力地吮吸著。大概是因爲比平時時間長的原因,她有點累,於是她脫掉鞋子上了床,然後解開腰帶將褲子脫到小腿處,黑黑的陰毛露了出來。她單手扶住陰莖,然後用力向下一坐,陰莖沒入她的黑毛中,然後便插入了她熱熱的陰道中。突如其來的快感讓我差點控制不住,我猛地坐了起來,一把抱住她,然後用力擡起下體,隨著她的節奏而抽插,陰莖一直頂到了她的花心。

"哼,我就知道你在裝。"她的話還沒說完,我就吻上了她的嘴唇。我們的舌頭激烈地攪動在一起,一股清涼的牙膏味道從她的舌頭上傳到我的口中。我品嘗著她的舌頭,手伸到她的衣服里,把她扣好的乳罩用力扯了下來。妻的乳房不是很豐滿,但是摸上去卻十分舒服,我故意留出了縫隙,讓乳頭從我的手指之間露了出來。

妻子的心跳通過乳房傳到我的手上,我則按照她心髒跳動的頻率捏著她的乳頭。柔軟的乳頭在我手指的觸摸下已經變硬,摸上去又是另外一種感覺。妻的嘴唇緊緊地夾住我的嘴唇,我們的舌頭依然不知疲倦地攪動在一起。我用力挺起下身往深處頂,妻盡量配合著我。

我幾乎感覺到了她的陰毛在摩擦我的包皮,我的右手鬆開她的乳房,來到我們身體的連接出,我在她的陰毛中找到了她的陰蒂。"嗯。嗯。"就在我松開嘴唇的瞬間,她發出了滿意的呻吟聲。

我松開她的乳房,雙手支撐在身體後全身都在用力,爲的就是讓我的陰莖同她的陰道有更多的接觸,産生更強的快感。她的陰道已經陪伴我的陰莖有半年多了,但是,即使是這樣我依然沒能探索到它的奧秘,陰莖每次進入都不捨得出來。

過了一會,在她陰道的全力包圍下,我的陰莖呈現出投降的狀態。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即使要投降,我也要掙扎一番,於是充分發揮我身體的靈活性,龜頭一直在她花心附近研磨,莖身也隨著龜頭的運動不斷摩擦著陰道壁。

"啊。我。我不行了。"妻子終於被我征服,她的陰道在一陣陣收縮後分泌出大量的液體,將我的陰莖圍住,我也迅速抽動幾下後將精液射到妻子的陰道中。我們一起倒在床上,我拔出了陰莖。妻子躺在我對面,雙腿分開,乳白色的精液從她的陰道口慢慢地流了出來。因爲她有茂盛的陰毛,所以精液看起來十分明顯。

"討厭,你又射到我裡面,我又要換衣服了。"妻子說著隨手從床上拿起一件我的衣服,擦著著陰道口以及被精液粘在一起的陰毛。我們又休息了一會才起床去吃飯。

"老公,今天我要回媽媽那裡一下,晚上可能會晚點回來。"她說。"嗯。"我不高興地點了點頭。妻收拾了一下後就出門了。我也收拾一下,然後去工作。

我今年不到30,妻也只有25歲。我本來是不想結婚的,因爲我親眼見到朋友在結婚後遇到的各種麻煩事,而最麻煩的是你一結婚,父母就會催著你要孩子。有了孩子就更麻煩了,這就意味著你要開始人生中最偉大也是最累的事情之一,爲人父。我自己開了一間網吧,規模不是很大,收入一般。除了交納每月必需的費用外,我一個月的收入也不是太多,但是,對於我這樣一個沒有什麽奢望的人來說已經足夠了。說到結婚也的確讓我嚇了一大跳。這婚姻全是父母一手替我搞定的,都21世紀了,還有包辦婚姻!

這事情得從我的父母和妻子的母親說起。父母同妻子的父母是好朋友,妻子的父親病故後,妻子一家的生活陷入低谷,於是,父母這時候就給予她們很多幫助。她們十分感激我們,於是妻子的母親也就是我的嶽母就同父母商量,最後決定把她的女兒嫁給我。我得知這個消息後差點暈倒。那幾天在夢中都見到了我那去世幾年的爺爺在向我招手,難道這也是在暗示我,我即將進入人間的地獄嗎?但是,當第一次見到我的妻子後,我被她完全吸引了。她長得不漂亮,但氣質很好,身體很勻稱,雖然乳房不是很豐滿,但是同身體其他器官配合起來的話,她人顯的是那麽的成熟。

新婚之夜的一切都在我的預料中,包括妻不是處女。說她不是處女並不是說她沒有處女膜,而是她在床上的主動以及技巧的嫻熟程度。我也不在乎那麽多,所以那天晚上我們玩得也很盡興。以後我們的日子過得還可以,我和妻子的感情就是在婚後培養出來的,但是最近一段時間,我卻對我們之間的感情産生了懷疑。自從我們結婚後,妻子每隔一兩天就會回家一次,說是去看她母親。開始的時候我也怎麽想,可是這半年來都是這樣,有一次她回來後我就同她做愛,我聞到她的陰道附近有兩個人的味道。

妻子的味道我熟悉得很,那是她身上特有的味道。其實是她一直在用一個牌子的衛生巾,用的時間長了,她的陰道部位就有一種女人陰道的味道同衛生巾的香味混合的味道,另外一種味道聞起來既熟悉又陌生。

記得當初曾經有朋友問我,萬一哪天你老婆紅杏出牆怎麽辦?我回答得特別痛快:能怎麽辦,從自己身上找原因,然後改正啊,如果不是自己的原因,是她的原因的話,只有分手了,我無權干涉別人的自由。

當時朋友聽到我這話後特別的佩服我,可是現在,自從我發現她的事情後我就火大,幾次都想動手打她。可是她還是一如既往地給我做這個做那個,在床上的表現也是異常的出色,所以我漸漸地就不去想了。

今天被她這麽一說,我又想起了以前的事情,總感覺心裡不平衡。自己人長得不是很難看,家境又不是很窮,床上工夫也算出色,但是怎麽就管不住自己的老婆呢。我越想越生氣,本來應該去網吧的,但是後來我又回了自己家。難道妻子把男人藏在自己母親那裡?我想來想去決定去看個究竟。我走進洗手間洗了洗臉,然後拿起昨天洗好的毛巾。大概是毛巾沒有在外面曬以及用了劣質的洗衣粉的緣故,聞上去有一股精液的味道,我氣憤地將毛巾扔在了地上。

"他媽的,我倒要看看是誰在同老子搶老婆。"我狠狠地罵了一句,然後出門向嶽母家走去。

嶽母同老婆長的很像,今年40多歲,身體保養得還可以。一頭很長的頭發燙得卷卷的,當我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也曾經産生過一些幻想,但是後來遇見妻子後就放棄了那種不太實際的念頭了。我一路走一路在大腦中幻想著,如果真是有男人正在妻子身上快活我該怎麽辦。拿磚頭打他的腦袋,還是用腳踹他的睪丸?最後決定先用手挖他的眼睛,他如果去擋,我就用手指摳他的鼻子,他還沒來得及反抗,我用手掌砍他的喉結。當我從虛幻的世界中醒來的時候,已經走到嶽母的家了。嶽母家在一棟樓上,以前到過,房子很小,臥室成了放雜務的地方,嶽母睡在客廳。我來到門前,看了看左右沒人,然後伸手到門前的墊子下一摸,鑰匙就在墊子下面。妻子有個習慣,經常將備用鑰匙放在腳墊下面。我曾經問過她爲什麽要這樣做,她說是她媽媽教的,沒有想到今天就派上了用場。我哆嗦著把鑰匙插到鑰匙孔中,心裡想著自己是怎麽進去。沖進去嗎?門開了,我盡量不發出聲音地把門打開,然後閃身進入。

"你的奶頭最近大了一點啊,是不是你老公搞的啊?"一個聲音從裡面傳來,聲音不大,但是對現在的我來說無疑是五雷轟頂啊,我最不想得到的答案就是這樣。我不管那麽多了,大踏步地向客廳走去。

"呵呵,媽媽的也大了不少啊。"又一句話從裡面飛了過來,聲音依然不是很的大,但同樣有著震撼的作用,聽到這話後我硬停住了腳步。

"媽媽?"我愣了,難道嶽母也和那男的一起搞?我偷眼向客廳里看去。一張大床,床上躺著兩個女人。兩個女人都赤裸著身體,四隻乳房是那麽的讓人心動,是妻子和嶽母!妻子在嶽母的胸上,手愛憐地摸著嶽母的乳房。嶽母的乳房同妻子的差不多,都是那麽的嬌小可愛。

"怎麽沒有男人?"我心想,難道那男人已經完事走了?就在這時,妻子忽然翻身壓在嶽母身上,然後吻著嶽母的嘴唇。嶽母也是熱烈地回應著,手在妻子光滑潔白的背上撫摸著,然後擡起一條大腿,在妻子的身上摩擦著。

"老天!"我立刻縮回了頭,然後靠在牆上,我幾乎不相信眼睛了,同我搶老婆的居然是嶽母!說實在的,女同性戀我在A片里看到過,但是一下子出現在眼前我還是有點接受不了。我想出去,但是大腿拒絕執行我的命令,眼睛不自覺地又被吸引了過去。妻子的嘴唇已經來到了嶽母的乳房上。看著妻子紅紅性感的嘴唇夾著嶽母堅硬的乳房,我的陰莖也有了感覺,將褲子頂了起來。妻吮吸著嶽母的乳頭,還發出了聲音。

"媽媽的奶最香了。"妻說。"我的奶被你從小吃到大啊,現在連奶水都沒了,你還說香呢。"嶽母說。"那我讓媽媽吃我的好了。"妻子說著從嶽母身上下來,然後將自己的乳頭塞到嶽母的口邊。"這才是好孩子。"嶽母說著張口將妻子的乳頭含了進去,然後用力吮吸,同時手伸到妻雙腿中間,玩弄著妻那被黑叢林覆蓋的陰部。

"嗯。嗯。"在嶽母手指的玩弄下,妻發出了呻吟聲,那種呻吟聲是妻在同我做愛時才有的。嶽母的手指從妻的陰部拿了出來,然後將手指上沾的液體在妻的另一個乳頭上擦了擦。"媽媽。我。"妻好像已經有點受不了了。嶽母移動身體來到妻子的雙腿之間,然後把嘴唇湊到黑森林中吮吸著。

"嗯。嗯。"妻子左手按在乳房上,右手手指放在口中吮吸著,身體左右輕輕搖動。

兩個女人在床上忙,我則在外面加緊安撫我的小弟弟。雖然有點冒險,我的眼睛眨都不眨一下,擔心一眨眼會錯過什麽精彩的鏡頭。妻此時已經將雙腿盤在嶽母身上,手按著嶽母的頭。陽光照射在嶽母的頭發上,我忽然發現她的卷發同妻的陰毛看起來倒是很相稱。

我已經受不了了,陰莖在手的套弄下到了高潮,精液噴湧而出。射精之後我才感覺雙腿一陣的酸軟,我再也站不住了,"撲通"一聲坐在了地上。"誰?"嶽母忽然叫了一聲。

"不好,被發現了。"我想。然後準備要跑,但是雙腿大概依然還沈浸在剛才的高潮之中,根本不聽我大腦的指揮。"啊,老公!"妻子從客廳出來看到我。"呵呵。"我尷尬地笑了兩聲,陰莖還沒來得及放進去。妻子看著我的樣子忽然笑了,她用力地把我拉了起來,"不要在這了,進來吧。"

在妻子的帶領下,我來到了客廳,坐在床上,看著赤裸著身體的嶽母與妻,剛剛才有點放鬆的陰莖又硬了起來。嶽母看著我的陰莖笑了,妻子也笑了,但是現在我卻笑不出來了。妻子拿起一條毛巾,然後跪在我雙腿間,擦拭著我龜頭同包皮之間的精液,嶽母則坐在我後面,看著妻子的手摸我的陰莖。我們三人什麽話也沒說,現在也沒有說話的必要了。妻扔掉了毛巾,然後張口含住了我的陰莖,用舌頭繼續清理我的龜頭。

過了一會兒,嶽母抓住了我的手按在她自己的乳房上。我從手心傳來的那溫暖,柔軟,滑膩的感覺,同妻子的乳房是一樣的感覺,我立刻就對嶽母的乳房愛不釋手,手指夾著她的乳頭,手掌用力地揉搓著那可愛的乳球。我將舌頭伸到了嶽母口中,嶽母的舌頭在我的口裡亂轉,最後還是同我的舌頭攪動在一起。

妻子松開我的陰莖,然後用她慣用的手法幫我把衣服脫掉,然後我們三人一起躺在床上。

我含住嶽母的乳頭,細細地品嘗著,同時嘴唇用力地吮吸著。"果然是你的功勞,把我女兒的奶頭搞這麽大。"嶽母說著看著正在吮吸她另一隻乳房的妻。

"媽,現在好了吧,你的也快和我的一樣了。"妻子笑著說。我吐出嶽母的乳頭,然後親吻著妻子的臉,最後伸出舌頭一起爭奪嶽母的一個乳頭,口水都流了出來。

玩弄了片刻,我轉過身,頭在嶽母雙腿之間看著她的陰部。也是一片茂密的黑森林,從她的陰部散發著輕微的腥臊氣味,我用力呼吸了一下,然後伸手撥開她的陰毛,找尋到了那充滿誘惑的陰道口。我伸出舌頭舔著嶽母陰道口周圍,嶽母好像很滿意我的技術,她的手玩弄著我的龜頭,另一手輕輕地揉搓著我的睪丸。

妻子也轉過頭來,同我一起玩弄著嶽母的陰道,我們的舌頭相遇在嶽母的陰道口,然後一起舔著位於陰道口上面的陰蒂。"我也來品嘗一下讓我女兒贊不絕口的東西。"嶽母說著將陰莖含了進去,然後用舌頭在我龜頭周圍舔了起來,技術之好完全不輸給妻。我輕輕地動著腰,陰莖適中的在嶽母的口中進出。但是她好像不滿足我的動作,用手用力地按我的臀,然後盡量地將陰莖深深嘬入。

"要品嘗可不是只用嘴的。"妻子說著把我拉到嶽母雙腿之間,她擡起嶽母的一條腿放在我肩膀上,然後雙手牽引著我的陰莖到了嶽母濕潤的陰道口,我用力將陰莖頂了進去。一進入嶽母的陰道,我就感覺到一股涼颼颼的感覺從頭麻到腳,這是同妻子第一次做的時候所感受到的,我用力抽動起來。嶽母的陰道雖然不像妻的那樣狹窄,但是也很舒服,抽動起來毫無阻礙,我的陰莖仿佛是在大海中的魚一樣,肆意地四處遊走。

"嗯。嗯。"嶽母發出了同妻子一樣的呻吟聲,妻忍耐不住將陰部對著嶽母,嶽母立刻伸出舌頭繼續幫妻吮吸她的陰道。

看著平時端莊、賢淑的嶽母現在幾乎成了一隻發情的母狗,情慾的力量使人無法抵抗,我的陰莖此時已經完全適應了嶽母的節奏。妻趴在嶽母身上,頭伸到我陰莖同嶽母陰道的交合處,然後伸出舌頭舔著我陰莖露在外面的部分。

我從嶽母的陰道內抽出陰莖,然後塞到妻的口中,妻子立刻賣力地吮吸起來,然後又把陰莖吐了出來,繼續放到嶽母陰道中。大概是長時間沒有被男人真實的插入了,嶽母被我插了一會就已經呈現了高潮的樣子,她的雙腿盤在我腰上,下體盡可能地將陰莖全部吞入。

"啊。"一番猛烈的掙扎後,嶽母終於到了高潮,她的陰道立刻將我的陰莖緊緊夾住。"媽媽,你還好吧。"妻子問。"好。好。"嶽母有氣無力地回答道。

"呵呵,老公爽夠了沒有?"妻子淫蕩地問。

"當然沒有,我來繼續填補你的空白吧。"此時的我早已將剛才的尷尬放在了一邊。我走到了妻子的後面,先在她的陰道口附近舔了幾下,然後用兩個手指分開她粉紅色的陰道口,陰莖"噗。"地插了進去。同妻子作愛自然是輕車熟路,而且我們都互相了解對方的喜好,所以做起來更是爽上加爽。

嶽母還躺在妻的身下,她用手指撫摩著我的睪丸,讓我在抽插的過程中可以充分享受不同的快感。我已經用上了最後的力氣。由於剛才同嶽母已經搞得很舒服了,所以這次才插了一會,我就有點受不了了。妻子明白我的想法,所以也是極力地配合我,陰道一松一緊地夾著我的陰莖。

"啊。"妻子的叫聲忽然有些變調,原來嶽母正在用手指玩弄起她的陰蒂來。同我搶老婆的是嶽母,但是現在我連嶽母也上了,現在母女倆應該都被我征服才對,我一邊抽動著陰莖一邊想。忽然一陣熟悉的快感從睪丸上傳來,原來是嶽母已經將我的睪丸含在口裡,而且還用舌頭猛烈地舔。"啊!"我叫了一聲,睪丸猛地一收緊,接著肛門也是,然後就是如潮水搬的快感從陰莖上湧過來。我抓住這機會用力抽插了片刻,妻子也在我最後的抽動下達到了高潮。

射精之後,我同妻子無力地倒在床上,嶽母在妻子的另一邊,用舌頭舔著我們的連接處。她將我的陰莖拉了出來,然後放在口中吮吸著,舌頭在龜頭同包皮間轉動著。我貼在妻子的背上,手摸著她的乳房,我們兩人一起享受著高潮的餘味。

"老公,你真厲害。"妻子回頭由衷地說。"哼,你居然瞞著我。要知道你這麽敬老我早就和你一起來了。"我說。"你不怕我把你老婆搶走嗎?"嶽母出現在妻子的身後。"那就連我也一起搶走吧。"說著我親吻著嶽母的嘴唇。

"當!當!當!"有人敲門。"誰啊?"嶽母大聲地說。"阿姨,是我,我是保衛處的小熊啊。剛才居委會的李阿姨說看到一個男人偷偷摸摸地進了你家了。"外面的聲音傳來。"男人?沒有啊。"嶽母說,"是她看錯了吧。""哦,那我先走了,要是有什麽事情的話就打電話。"門外的聲音說。聽到這些話後我們三人面面相覷,然後同時笑了。

後來我從老婆那裡知道,她同嶽母這種關系已經很多年了,在嶽父去世之前就開始了。同我結婚後擔心嶽母一個人孤單,所以時常過來同母親熱一番。這個解釋對我來說已經沒什麽必要了,我現在倒是對嶽父的死因有了興趣。我的腦海中出現了這樣一幕:妻子同嶽母正在床上互相撫慰,兩個多毛的陰戶正在一起互相摩擦,結果嶽父忽然出現在外面,他被眼前的一幕所震驚,於是一著急,心髒病發。

事情過去一段時間了,我每天還是按時起床,但叫我起床的人卻多了一個,一大早就會有兩條舌頭在我的陰莖上流竄,當我睜開眼睛時,看到的是兩個長滿黑毛的陰戶在我的面前。天啊,一天的工作又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