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淫按摩師-2 作者 元陽九鳳

2016-07-06     WoKao     檢舉     收藏 (13)

超淫按摩師

-2

作者 元陽九鳳

三個月之後,張百芝告訴我她已有了身孕,雖然,謝霆瘋知道本身不能令她成孕,但他仍當是自己的功勞,所以張百芝必須隨他回加拿大待產,好使父親謝言高興,她便將我介紹給另一對退休女星怨婦,她倆就是人稱[俏美雙生兒]的蔡灼妍和鍾恩桐了。

半夜十點多鐘,我來到豪宅[天匯]的會所,那裡有花園、泳池、休息間、按摩處、酒廊…等;會所的五彩燈光,優美的音樂和一個個迷人的女侍,真是個逍遙的世界,只可惜缺少點男性情調,在會所管理什麼都管得嚴,閒雜人等根本沒法進來,不過如果是住戶的話,這喝多少的酒、做任何的事,好像是不會有人管、沒有人理吧!

張百芝和我坐著,門外進來了兩個靚女,從長相看的出她倆是典型的香港人,兩個人都有一把柔亮的長髮,令人感覺豔麗妖媚,她倆一個穿著一件很亮的小夾克,下面是一條超短裙,剛剛過的屁股蛋,另一個人也是一件短款的夾克,只是下面穿著一條漆皮的黑被,兩人倒都是夠灑脫的,只不過脂粉塗的夠濃的,對著張百芝作了一個會心微笑,看來她倆知道了我倆[深入的朋友關係]。

她倆在屋裡溜答的一圈,東張西望的坐下來,不知她倆在與張百芝說了些什麼呢?最後張百芝介紹我們認識便留下我走了;蔡灼妍和鍾恩桐把目光集中在了我的身上,我雖然說是有些醉意,但也看的出她倆不是什麼好東西,一定是女星雞,搵夠了金錢便反過來玩弄男子報復了,看樣了是瞄上我,今次算她們找對人了,老子胯間兇猛的巨龍正等著妳們發騷呢!

「哎唷!百芝走了…嘻…俊鴻哥,這…怎麼就自己一個人喝悶酒啊。」鍾恩桐首先向我發問了。

「嗯,沒關係嘛!…我是在等另一個朋友陪我玩樂…嘿…不過,好像她今天來不了。」我扯了個謊說。

「哈哈…那好了!…就讓我們…陪你喝兩杯好嗎。」蔡灼妍微笑接著說。

「好啊!…兩位美人兒請坐。本人十分榮幸呀!…嘻…」我邊說邊跟站在一邊很久的侍者打了個招呼,讓他再上兩杯酒給蔡灼妍和鍾恩桐。

這兩位美人兒還真能聊,天南地北的聊了好一陣,看的出兩人都是偷情老手,不再猶豫便開口問道:「說了半天,大家已沒有陌生了,兩位小姐也知道百芝介紹我的意思,那…咱們就找個地方聯誼、聯誼吧!」

蔡灼妍和鍾恩桐相互看了看,再對我淫糜的點了點頭,她們倆把我帶到了泳池邊一間按摩處,那裡的陳設簡單得不能再簡單,可是感覺完全沒有旁人,草地上就只有一張長按摩大床及一張全身鏡子,看這按摩床的大小,足夠三個人在上面折騰一陣的。

鍾恩桐問清楚我為客人按摩的價錢之後,她們一拉自已的上衫大領,便開始脫衣服了,露出肉腴渾圓的乳房,倆人其實也沒什麼可脫的,除去外套後她們裡面就只有三點式內衣了,我此時此刻也可以清楚地看到她倆的長相與妖媚的身材了;她倆的高矮胖瘦倒是差不太多,鍾恩桐略高一點兒,約在一米六七左右吧,她長得較白,肉色潤如羊脂,高高的鼻樑子,眼睛大大的,總的來說長得很算標緻,但和張百芝相比還略輸風騷;蔡灼妍則是皮膚稍黑,身高也就只有一米六到頭了,長著一張天真可愛的娃娃臉,嬌小玲瓏,宛如處子一般。

她們倆都正值芳齡,超不過三十五歲,像是剛剛出道的新手,不過她們身體發育的之成熟卻令我大吃一驚;鍾恩桐乳房碩大,飽滿而高挺,可與奶孩子的少婦想比,細細的腰枝,真不知道這種細腰能不能撐得住那對乳房,她臀部豐厚肥大,下面的陰毛已經颳得十分乾淨了;再說蔡灼妍,她的胸部雖不及長髮的,但卻渾圓的很,加上雙乳頂端的那兩點紅,活像漫畫書裡人物誇張後的眼球,小屁股高高撅起,不像個退休女星,要是穿點素裝,倒像是個中學生。

兩人因以前需拍片、唱歌的關係,胯下面的陰毛也是完全颳去了,光禿禿的一片,所以那些高貴門弟公子,以為她倆是不吉利的[吃人白虎],故離婚了多次,現在是獨身。

兩個淫賤的女星毫不保留地展示出那肉腴渾圓的乳房,觀賞完蔡灼妍和鍾恩桐美麗的胴體之後,我開始幹事了,我按倒她倆在按摩床上,使出我極靈巧的手藝;先是鍾恩桐反伏下閉目享受我柔滑的推拿,當她飄飄欲仙的高潮如湧時,我便轉按揉蔡灼妍軟綿綿的嬌軀,盡情輪流撫按她倆的玉背、豐臀之後,便著蔡灼妍和鍾恩桐轉身正躺,她倆身前的酥胸、祕窟就毫無遮掩地獻出來,由於我對女體非常熟識,所以知道怎麼樣挑撩她倆情慾的穴位,讓兩位美人兒享受一浪接一浪欲仙欲死的快感。

十多分鍾後,我明顯看到蔡灼妍和鍾恩桐淫賤的肉窟兒濕粘大量光亮、粘稠的液體了;她倆掙紮起來互相吮吻,及捏、揸對方漲凸的乳房,鍾恩桐更毫不客氣地褻玩蔡灼妍剃光恥毛緊窄的小浪穴,不停的搓、揉她顫動的大陰唇,她倆忍不住爬起來捉住我,粗野地脫去我身上唯一的短褲,看來…她倆會毫不羞恥地將我姦淫取樂。

終於蔡灼妍和鍾恩桐忍不了,在沒有商量好之下,鍾恩桐跨騎在我的脖子上,把那個颳得光溜溜、淫媚入骨、細嫩豐滿的小屄對準了我的嘴、毫不客氣地壓坐著,更浪喘噓噓的呻吟︰「好哥哥…嘻…大力舐啦!…嘻…嘻…嘻…」

蔡灼妍則趴在我雙腿間,握住我那還未甦醒、未勃起的兇猛巨蟒吮吸起來,小小的櫻桃小嘴毫不放鬆地吸、含、吮著我鋼硬大龜頭的硬溝。

我雙手兜住鍾恩桐的豐臀,伸出我身上除大雞巴之外、第二長的「性慾武器」—舌頭給她進行攻舔屄擊!粗糙而靈活的舌頭在鍾恩桐的陰道內肉壁上來回磨擦、挑撥著,灼燙的舌尖不斷挑刮著她那鮮紅的陰蒂、陰肉壁及大、小陰唇,我的舌頭和常人不太一樣,舌尖上面有細微的凸肉小刺,所以舔起酥麻的陰腔來,會讓人有著說不出來的刺激感覺,所以在歐洲工作時,那班幫襯我的騷西女們,都會被我的口技,弄得飄飄欲仙、高潮如湧的,不用出動我胯間兇猛的巨龍,已享受到幾次欲仙欲死的妙趣;這一招使鍾恩桐格外的興奮,雙手按住我的頭,把濕淋淋的小淫屄使勁兒的往前送、往下旋壓,把我的鼻子都套進潮濕而灼燙的淫洞去了。

「嘖…恩桐妹子,妳把哥…的鼻子和嘴都給堵住了!我…都出不來氣了…嘖…嘖…妳輕一點兒壓…好不好?…嘖…嘖…嘖…」我半側臉喘著粗氣說。

「嘩!…俊鴻哥…你的鬍渣扎得小妹好痛啊!…嘻…你的舌頭好長啊!…哎呀…嗯…雪…還有尖呢…好!哦…哦…再深…點啊…哎…用點勁兒啊…雪…等等…噢…噢…噢…好爽呀!…」鍾恩桐緊閉著雙眼浪淫著。

此時胯下的蔡灼妍也不甘示弱,她拚命地吮吸著粗糙而堅硬的巨大陰莖,更把整根粗筋漲凸的大肉棒都放在嘴裡溫柔地咀嚼著,隨著我粗糙巨棒的飛速勃起,一下子、毫不留情地撐大了她的嘴巴,差一點咽死她!蔡灼妍連忙吐出了大得恐怖的龜頭,用牙齒咬著那猙獰龜頭的頂端,就似小狗啃著骨頭一般,淫賤的又吻吸、又吮銜、又舐掃的;一會兒,蔡灼妍又握著鋼硬火棒在臉上擦摸著,她把灼燙而粗糙的陰莖緊緊地貼在臉上,感覺著它在跳動的脈搏,整根猙獰而堅硬的大雞巴被她搞得濕漉不堪,活像一根被人吮食過的大冰糖葫蘆。

「俊鴻哥…好…好…過癮啊!…再…再深些…噢…小淫妹的屄裡好癢啊!好熱啊!…噢…噢…噢…」鍾恩桐又在吟叫了。

我一邊撕開鍾恩桐兩條修長的玉腿,右手則揉捏著她飽滿的大肥乳,咬著她的陰蒂一邊說:「這可是我搵食的工具啊!…我舌頭經過苦練的…能伸多長便多長…嘿…那班幫襯我的騷西女…都被我舐得又生、又死啊…」

我舐、舔、吸得激劇,身下含、吮、吞粗筋漲凸大肉棒的蔡灼妍,她的淫慾早已加劇至失去理智,痙攣顫動的酥穴空癢難忍,小手在屄裡不停的摳弄著,正極需要灼燙而粗糙的陰莖來充實那裡呢!…她扶著我腫脹堅挺的巨根,瞄準了滲瀉著蜜液的緊湊小穴口,屁股一扭,毫無困難地將整根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都吃了進去。

「滋…噗滋!噗…啪!…唏…噗滋…噗滋!…雪…噗滋…噗滋!」蔡灼妍急速地起伏套壓,我倆胯間傳出淫糜的響聲

「哇!哎唷!…好…好…好大耶!…噢,比老闆楊獸成的雞巴還要大呢!我的小屄都被你巨大的陰莖裂開了!…雪…啊…雪…痛…輕點嘛!」蔡灼妍嘶啞地沖鍾恩桐喊著,咬吸她的漲凸的乳房頭。

我盡力做好口吮舌撩的挑逗動作,而且享受蔡灼妍滲瀉著蜜液的緊湊小穴,毫不羞恥地磨刮胯間粗糙而堅硬兇猛巨蟒的海棉體,感覺非常過癮。

鍾恩桐一邊聽著蔡灼妍極度歡樂的吟叫,一邊把身子倒了過來趴著,把小淫屄仍不知羞恥的頂壓在我的嘴上,她昂著頭享受我靈巧的舌技,看著蔡灼妍在前面忘我「淫糜的活塞套壓動作」;鍾恩桐用手指撫摸著蔡灼妍白饅頭般的小酥穴與我粗筋如鋼陰莖的交合處,從對面的鏡子反映中,她欣賞著蔡灼妍窄狹騷屄、一口口地蠶食著猙獰而堅硬大雞巴的壯舉:—雛嫩而緊窄的小屄一次又一次的將腫脹堅挺的陽具吞入、吐出!滲瀉著大量白濁粘稠的陰液;而那根粗筋如鋼的大雞巴卻以如一根又黑又紫的火鉗子般,不知疲憊地捅著蔡灼妍這個淫慾無比的濕灼火爐。

鍾恩桐性慾饞了,兩腿間的小淫洞在我巨舌的摧毀下已有些麻酥酥的了,口水從猩紅的唇邊滴落我的肚皮上,她雙手撐起上半身,雙腿仍用力地夾住我的頭,並上下旋動著,用顫動的大陰唇在我臉上親吻著,接著,她開始去吻蔡灼妍了,兩張飢渴多時的嘴巴終於交織在了一起。

順著蔡灼妍的脖頸,鍾恩桐又吻到了她的胸前,櫻唇銜住了她漲凸的乳頭,讓本以淫水氾濫的蔡灼妍的浪叫聲又加劇了:「好桐姐…好爽…噢…噢…妳用力啊!…呀…唔…太爽了…嗯…噢…哥…你…你…的大雞巴真帶勁兒啊!…雪…插死我吧!…噢…噢…噢…我不想活了…就…就這樣肏死我好了…噢…小屄妹…真…像上天堂了啦!…噢…噢…」在了的

我邊吻著鍾恩桐淫穢不堪的浪屄,邊挺起屁股配合著蔡灼妍淫糜的活塞動作,讓胯間兇猛的巨龍能完完全全地進入了她濕淋淋的陰腔內,鍾恩桐被這種淫賤的交歡情景刺激得快發狂了,轉過身體,抓起我的手就往自己光溜溜的小蜜穴裡塞!…性交經驗豐富的我明白鍾恩桐淫蕩的意思,於是先塞進了中指,緊接著又放進了食指……最後連同無名指都塞了進她嫩滑的小淫肉窟中,…右手同時拽她硬如石子的乳頭,嘴巴對鍾恩桐下面「嘴巴」毫不猶豫地親吻著。

「嘖…小鴻哥…嘖…嘖…用勁兒啊…呀…好爽……好…好…過癮啊!…噢…噢…噢…爽…爽死啦!……」兩淫女此時已是香汗如雨,淫水如潮,嬌吟起伏,完全沈浸於那不知羞恥的淫慾與性愛當中,令人作嘔的洩慾方式。

我這樣堅持了好一陣,她倆又換了個姿勢,蔡灼妍仰面躺在床上,大腿八字叉開,鍾恩桐趴在她濕粘大量白濁、粘稠陰液的陰部,為她舔食小屄;我則在鍾恩桐豐臀之後,一隻魔手握定鍾恩桐的纖腰,另一隻魔手扶正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對準她剃光恥毛緊窄的小浪穴,利用蔡灼妍濕滑的陰液,一下急衝!「啪!噗滋!…」輕響,粗筋漲凸的大肉棒就肏插進鍾恩桐嫩滑的小淫肉窟裡。

鍾恩桐的淫屄比蔡灼妍的更騷、更淫,濕淋淋的洞穴大敞著,像一張在吃人吐著骨的大嘴巴,瘋狂吞食我粗筋如鋼的大雞巴!鍾恩桐一對眼球似的大乳房向我瞪著,渾圓而有彈性,握在手中無比舒適,她像在吃奶油蛋糕一樣舔食著蔡灼妍濕粘大量白濁、粘稠陰液的陰部,沒有放過一點白濁色的「奶油」,蔡灼妍嫩滑的的唇肉很柔軟,咬起來舒美極的。

「呀!好桐姐…哎唷!…求求妳嘛…別…再咬了…很痛的啊!…」蔡灼妍向鍾恩桐求饒了。

鍾恩桐現在也連求饒的份都沒有了,因為她酥麻的緊湊小穴裡正有一大根硬如鐵棍的陰莖瘋狂地活塞動作,舒服得讓她根本就無法開口,長長而堅硬的大肉棒在直頂在她酥痕的子宮,她用緊湊的陰肉壁咬住粗糙而堅硬的火灼陰莖,由根部陰囊一直磨咬到粗糙的龜頭,我左手握住我那陰莖攢捏,右手推著鍾恩桐的屁股毫不留情地狂肏、直搗,從喉嚨深處傳出「嗚…嘩!肏啦!…」的極舒服聲音,魔手始終不忘在鍾恩桐肉腴渾圓的乳房上遊動著。

輪流肏插了幾次她倆之後,不多時,我胯間兇猛的巨龍就是更堅強亦有些力不從心了,丹田內一股熱流直衝龜頭!…我心想:–這倆淫娘們,果然飢渴極了,如此勇悍的折騰我都快要洩了,不行,不能就這麼輕易放過她們!一定要利用「尅癢止消」才成了,於是我抽回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輕打蔡灼妍和鍾恩桐的奶子說道:「哎唷!…不好了…嘻…小淫婦…要射啦!…妳們倆快幫我含著它…令它不會射出來!」我熟練地先捏住了輸精管,令它不至太刺激而怒射出來。

蔡灼妍和鍾恩桐一聽這話可著急了,因為她們剛剛享受了幾次酥心的快感,欲仙欲死的性高潮還未到,此時我若洩精去的話,我看她倆可能會光著身子跑出去找男人慰藉的。

鍾恩桐趕忙用大拇指和食指夾住我灼燙的陰莖,低頭用櫻唇在龜頭上使勁兒住下壓;蔡灼妍握住了我的輸精管不放,丁香小舌狂舐我的陰囊,好不容易把想怒射陽精的酥酸壓了下來,我滿頭大汗地喘氣說:「妳倆暫時先自己互爽吧!…我休息一會兒,精力恢復再來餵飽妳倆。」我坐到了一旁觀戰。

兩頭淫賤的雌狼怎忍得住淫慾的虛空,兩人開始在我面前表演同性做愛,以提升我的性慾;當我用i-Phone的鏡頭對準蔡灼妍和鍾恩桐,她倆擁抱在了一起,瘋狂的親吻著對方,四隻肥大的奶子想互碰撞著,凹凸不平的乳房各自擠壓著,場面非常性感刺激;鍾恩桐的雙手在蔡灼妍的陰部上揉搓著、拍打著,肆意的發洩著自己騷淫的情感,更瘋狂舔、吸、含、吮她白饅頭般的小酥穴;她倆又倒在了床上開始口交,鍾恩桐倒趴在蔡灼妍的身上,兩人相互舔著對方的穴洞,相互用手摳弄著。

此時我暗中吃下了「尅癢止消」藥片,很快我的精力又恢復如初了,且看了這蔡灼妍和鍾恩桐淫穢不堪的精彩表演,使兇悍的大雞巴又高挺怒勃了;她倆口交一會兒,使坐起身子來,在鏡頭前毫不羞恥地都把腿叉開,把兩個沒毛的淫屄頂在一起,相互摩擦著、頂撞著,雙手也不停地捏著自己胸前漲凸的肥肉,那情景真是讓人饞涎欲滴,再加上那令人心醉的淫糜呻吟,真可算是人間難得一見的奇淫美景了,心想︰—那班視她倆為夢中仙女的白癡影迷,看到之後會否羞愧自殺呢?…

「唔…好癢啊!…噢…俊鴻哥…好了沒有?…哎唷!…小淫妹…可…忍不住了啊!…」鍾恩桐真的是再也挺不下去了,毫不羞恥地奉獻出潮濕而灼燙的淫洞來,希望我早一點用猙獰而堅硬的大雞巴充實那裡!

「嘿…來了…來了…別催嘛!嘿…不過…妳倆先為我把這舔得乾乾淨淨!誰先上啊?」我挺著粗筋如鋼的長槍衝了上來說。

「我!…嘻…我先幹吧!…我的口技可比桐姐好得多了!…」蔡灼妍一手握住我怒漲的巨棒,大力吞吐起來…。

「等等…嘩!好…爽呀!…噢…噢…」我扶住蔡灼妍的螓首,享受酥酸的快感讚嘆呻吟;鍾恩桐卻抗議嬌嗔︰「不…俊鴻哥…先操我吧!…騷屄裡好癢啊!…求…求你肏人家嘛!」她倆爭上我粗糙的巨棒了。

終於蔡灼妍把巨大陰莖上的白濁色淫水都舔乾淨了,但我最後還是選鍾恩桐先上了,她一條大腿搭在我的肩膀上,另一條腿蜷曲著向外撇開,那剃光恥毛無門的緊窄小浪穴全部大張,只等著我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進洞享受了;我把大得恐怖的龜頭對準穴口向前一挺,兇悍的大雞巴向前一撞,「噗…」的一下全插進去了,嘩…剛肏完還是這麼緊湊!鍾恩桐立時全身一顫,猛地挺起身子,搖晃起屁股來,兩個肉腴渾圓的乳房隨之不規則地滾動著。

我開始毫不客氣地炮攻了,猙獰而堅硬的大雞巴飛速地攻擊著光溜溜小蜜穴的要塞,直肏得鍾恩桐嬌喘得山搖地動的,她身上出了一身滑膩的香汗、似油似水的,高潮如湧中哭叫道:「不…俊鴻哥…要人命了…噢…噢…噢…雞巴好…好…好硬啊!…噢…噢…好爽…不…不要停嘛!…噢…我全身…舒服得…小酥穴都麻到不能動彈了…噢…噢…呀」

不停肏操了足足十分鍾,我倆胯間濕粘大量白濁、粘稠的液體,蔡灼妍從我背後摟抱著,她瞪大眼睛看著說:「鴻哥…嘻…你別這麼賣力了,留著點兒勁兒,一會兒還有我要享受呀!…嘻……」

我粗筋漲凸的大肉棒如利劍般的扎、刺著鍾恩桐淫穢圓靶的中央,不多時她已失去了享樂的動能,嫩滑的小淫肉窟一洩如注,一股淡黃色的液體從她的淫洞中溢了出來,表示鍾恩桐已享受到欲仙欲死的性慾高潮;我把她推開到一邊,對身後正在給我舔屁眼的蔡灼妍說:「這回該你了。」

「嘻…可輪到我了…啊…你儘管狠勁兒地幹、盡量插吧!…人家酥痕的小穴好…好痕啊!…」蔡灼妍顯得異常興奮,而且騷態百出地顫動自己漲凸的乳房。

我才不管她三七二十一呢!…撲在蔡灼妍身上,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便在她兩腿間亂撞著,找尋溫潤的肉窩,…猙獰的龜頭剛一對正,就一下子插肏了進去。

「啊!…哎唷!痛嘛!…鴻哥…你不會溫柔一點嗎?…啊…好…好…好美啊!…哈…噢…噢…」我狂扭動臀部肏搗,對蔡灼妍下身的這塊沃土發動了最猛烈的炮轟,胸膛壓在她柔軟的乳峰上,親吻著那細長的脖頸;她喘著粗氣,努力地擡著屁股配合著我姦肏,氣喘噓噓地嬌吟道:「好哥哥…再用點兒勁兒嘛!…小妹的屄騷得很啊!…嗯…哼…喲…插死我吧!…啊」

這條小母狗,發起騷來還真難對付,看樣子不使出殺手是不行了,於是我抱住蔡灼妍的雙腿,把她拉到床邊上,自己下地站著,進行臥立式性交,由於是我站立著,比較容易用力,所以使做愛時的速度、力度都可以大幅度的增加;兇悍的大雞巴如火龍一般出入她濕淋淋的陰腔,又如同鑽木一般橫穿直插,現在的她只有呻吟和喘息的份了,且汗流滿面的,臉蛋和乳房上呈現緋紅,小淫屄裡的淫水如洪流般外湧,不斷的沖激著我灼燙的陰莖,讓我渾身又顫慄起酸麻的快感來,雙腿逐漸的發軟。

我抱起了蔡灼妍反身倒在床上,命她在我胯上作最淫糜的活塞動作,她則如言地背過身去,跨在我的身上,一手扶住硬如鐵棍的陰莖,另一隻手扒開自己酥麻的緊湊小穴,對準後猛地坐了下去,毫不猶豫地一下全吃進去了。

「哎啊…好大…好棒啊!…」蔡灼妍尖叫著。

極度刺激攻擊蔡灼妍滲瀉著蜜液的緊湊小穴,她開始開瘋地在我身上起坐著,豐滿的臀部一個勁兒的往下壓落,每次都是從龜頭吃到根部,好像過了今天就沒有明天似的,看到蔡灼妍如此性慾飢渴,我當然也義不容辭的挺起屁股、讓粗筋漲凸的大肉棒配合著她。

「妍妹,爽不爽,他的傢夥可好啊?」鍾恩桐喘息夠了,爬過來問道。

「噢…爽死人家了…鴻哥…的雞巴…可真…是利害啊!…噢…噢…好過癮啊!…要人命啦!哈…噢…噢…噢…」

在蔡灼妍淫糜的活塞動作中,我把手從她的背後攬到前胸,兩手扣住她胸前的這一對汽球似的大乳房,用食指和中指緊緊地夾住那豎起那硬如石子的乳頭,使勁兒地揉弄起來。

「啊…噢…HONEY…你輕點兒嘛!…我的奶子…好痛呀!…嗯…大力頂肏好了…嘻…」此時,鍾恩桐坐牢在我的嘴上,她倆一同對我淫情的擠壓,以打敗我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

不一會兒,蔡灼妍有些累了,滲瀉著蜜液的緊湊小穴停了下來,顫抖抖吸磨著我粗糙的龜冠,更握住我的睪丸捏弄著,我吻著她光滑的背部,等待著她下一個高潮的來臨。

終於,蔡灼妍和鍾恩桐在我手、口的攻勢下崩潰,飄飄欲仙的軟下來,而此時我感受到一種言語所無法形容的快感湧上了心田,趕緊拔回雞巴,精液如火山噴發一般,一洩則不可收拾,白濁色的像山洪暴發!…蔡灼妍一下子撲上來一口含住了我大得恐怖的龜頭,把我這些大補藥喝進了嘴裡,直到最後的一絲粘稠的精液也沒有放過…她倆滿嘴都是我白濁色的淫精…。

夜深了,我擁著她倆人昏昏沈沈的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