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給我的絕色姐姐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4)

其實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一直以來姐姐都是我心目中最愛的女人,說出來你們肯定不相信,在我十七歲那年我竟然親手迷奸了我的姐姐……及後來成為我的愛妻!

我一家三兄妹,哥哥比我大八歲,姐姐比我大六歲,可是姐姐十分的漂亮,好像從十八歲以後時間就沒有從她身邊溜走,167的個子,高挑清瘦的身材,可是一張圓圓的娃娃臉,配上大大的眼睛,高蹺的鼻樑,粉紅的嘴唇,明眸里閃現的是天真可愛的光芒,一笑起來臉頰上就有兩個甜甜的酒窩,怎麼看也不像23歲的人,甚至比我們同班的女同學看起來還小,說了她是我姐姐,可是更多人說她像我妹妹。

你又會問姐姐多漂亮?就是因為太漂亮,所以我對其他女生女人都沒興趣了,正所謂「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見過如我姐姐般的大美人,其餘庸脂俗粉哪裡還能入眼。

你問我姐姐有多美,我感覺才高八斗的曹公當年在《洛神賦》里的描述也許比較貼切「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游龍。

榮曜秋菊,華茂 春松。

仿佛兮若輕雲之蔽月,飄飄兮若流風之回雪。

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淥波。

〔衤農〕纖得衷,修短合度。

肩若削成,腰如約素。

延頸秀項,皓質 呈露。

芳澤無加,鉛華弗御。

雲髻峨峨,修眉聯娟。

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靨輔 承權。

瑰姿艷逸,儀靜體閒。

柔情綽態,媚於語言。」

翻譯成現在的語言大約是「她長得…體態輕盈柔美象受驚後翩翩飛起的鴻雁,身體健美柔曲象騰空嬉戲的游龍;容顏鮮明光彩象秋天盛開的菊花,青春華美繁盛如春天茂密的青松;行止若有若無象薄雲輕輕掩住了明月,形象飄蕩不定如流風吹起了迴旋的雪花;遠遠望去,明亮潔白象是朝霞中冉冉升起的太陽,靠近觀看,明麗耀眼如清澈池水中婷婷玉立的荷花;豐滿苗條恰到好處,高矮胖瘦符合美感;肩部美麗像是削成一樣,腰部苗條如一束纖細的白絹;脖頸細長,下顎美麗,白嫩的肌膚微微顯露;不施香水,不敷脂粉;濃密如雲的髮髻高高聳立,修長的細眉微微彎曲;在明亮的丹唇里潔白的牙齒鮮明呈現;晶亮動人的眼眸顧盼多姿,兩隻美麗的酒窩兒隱現在臉頰;她姿態奇美,明艷高雅,儀容安靜,體態嫻淑;情態柔順寬和嫵媚,用語言難以形容。」

還有一次,因為哥哥沒空,姐姐來學校給我送衣服,結果被門衛攔住不讓出去,硬說她是學生,弄的她沒辦法,叫我找來了老師才讓她回家。現在呢,她是打死都不來學校了的,還是害怕又被攔在學校裡面。

平常同學聚會我總喜歡叫上姐姐一起,因為不知情的人都以為她是我女朋友,而且姐姐落落大方,很能出眾,常常帶來令人羨慕的眼光,每次我都喜歡看著姐姐高興的樣子,一直都想將她牢牢的抓在手上,捨不得放開。

姐姐也很奇怪,一直都沒有男朋友,寂寞的時候就玩玩樂器,彈彈鋼琴。曾經聽哥哥提過,她在大學裡面受過刺激,一直害怕與男孩子單獨相處,所以我很放心,能一直看著這樣純潔無暇的姐姐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福。直至有一天……

那天我從學校回來,怎麼叫姐姐也不回應,哥哥就笑著說姐姐有了男朋友了,現在姐姐在他的店子上幫忙呢。我心中一沈,姐姐不是害怕男人嗎?為什麼又找了男朋友?一種激烈的醋感立刻湧上心頭,那種占有的慾望居然越來越強烈,我真害怕姐姐終有一天會離開我,我再也不能看見她的笑容。

我隨便沖了個澡便央求哥哥和我一起去看姐姐,哥哥當然聽我的,他還以為我是想早點看見姐夫呢,便立刻驅車到了她男朋友的店子上。遠遠的我就看見姐姐在貨架上點貨,帶著可愛的微笑和顧客點著頭,大概是姐姐很吸引人吧,不大的櫃檯前居然站了六七個買貨的人。

車還沒停穩我就已經翻身下車向姐姐跑去,一個星期沒見的煎熬實在令人難以忍耐,誰知猛的一下撞到了一個高個男人身上,我眼一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駿,沒事吧。」姐姐連忙沖了出來扶起了我,心疼拍打著我身上的塵土。

「我說你沒必要那麼著急看姐夫吧,他不就在你面前嗎?」哥哥在車上哧哧的笑著。

哦,這個高個子男人就是姐姐的男朋友啊。我這時才認真的看著他,180的個子,健碩的身材,輪廓分明的臉上帶著老練成熟的色彩。哼,年紀有些大,怎麼比的上我這青春活力的少年啊,別看你高,給我一年絕對超過你,不說了,我也有178了,父母都是高個子,我想我絕對會比我哥高吧。

「姐姐,累嗎?我們回家好嗎?看你都累的滿頭大汗了。」我才不想她和他多呆一會,連連催促著姐姐回家。

「好啦,好啦,你一個星期才回來一次,就早點回家休息吧,少玩點電腦,對眼睛不好。」

姐姐笑著說:「不想讓我陪你在去配眼鏡的就少玩點啊,我還要幫忙呢……」

姐姐說到這裡的時候那男人一把摟住了姐姐,微笑的在她耳邊說了些什麼,那個時候我的怒火一躥老高,姐姐居然沒有反抗,平時只要任何男人一碰她,她要不就是尖叫,要不伸手過去就是一耳光,可是今天這個男人這樣的擁著她,她居然是那麼從容的接受,姐姐,你變了,你真的變了……

我的心一下就如同跌入了冰窖,凍的我是無法忍受。我轉過頭便跨上了哥哥的車子,可是轉念一想,我這樣不是太明顯了嗎?姐姐也無法接受。我努力抑制住胸中的怒火說道:「姐,你好過分啊,有男朋友就不理我們啦。」

「晴,回去吧,別累著了,看,你弟弟都吃醋了。」那男人將姐姐轉過身去,捏著她那高蹺的小鼻子說著。姐姐笑著弩著小嘴。

我心中簡直發噁心,你為什麼和她那麼親熱,姐姐是我的,你無法搶走。一個莫名的念頭從心中升起,我要將姐姐牢牢的抓在手上,絕對不允許她成為你的人。

「喔,那你一個人又要辛苦了。」姐姐的臉上居然露出心疼的神色,我真不允許她心疼我以外的男人。

「沒關係,去吧。」他竟然旁若無人的一把將姐姐抱起放到了我身後。

「那好,我晚上給你送飯吧。」姐姐摟住我的腰,可是仍然回過頭和那男人說著。

一路上我沉默著,哥哥將我們送到樓下便又去會他的女朋友了,爸媽都還沒回家,就剩下我和姐姐兩個人,我的心跳的很快,不知道想抓住什麼,自己呆會會做什麼。

「駿,吃東西了嗎?」姐姐如同往常一樣的笑著問我。

我搖搖頭,其實我現在哪有胃口吃東西啊,我一想到那男人就這樣摟著姐姐心裡就不舒服,不知道姐姐有沒有和他上過床,雖然我年紀不大,但是這事我還是知道的。

「不餓嗎?那我先洗個澡。出來再幫你弄吧。」姐姐哪裡知道我的心思,我揣摩著是不是應該做些什麼了。

浴室的門關上了,我幻想著姐姐正在洗澡,潔白的泡末溫柔的裹住她那如雪的肌膚,那雙柔軟的手不停的在那完美弧線的身體上遊走……我的心劇烈的跳動著,身體上本不應該硬的東西卻無端的膨脹了起來。

「駿,駿。」忽然傳來姐姐的呼喊,我連忙收拾起雜亂的思緒跑了過去。

「你把香皂放哪裡了?不在這裡。」姐姐隔著門在問我。

「哦,我洗的時候用完了,還買的有嗎?」我才想到剛才我將香皂用完了。

「有,在櫥櫃最上面的那抽屜里,快去幫我拿啊。」姐姐催促著我。

香皂拿在了手上,心情卻分外的輕鬆起來,呆會我是不是會看見姐姐的身體,是不是有機會觸摸到她光滑圓潤的乳房?暈,我在想什麼啊,這是一個十七歲男孩子應該想的嗎?何況她是我的姐姐。

思緒十分的混亂,誰知道剛到浴室外面我便踏到地上的一灘水滑倒,跌了,爬起來的時候卻一個不小心將沒鎖的浴室門推開了一條縫隙。

「駿,怎麼了,跌的厲害嗎?」姐姐聽見這驚天動地的聲音連忙拉開了門走過來扶我。

這一下幾乎讓我窒息了,姐姐沒穿上衣,和瘦弱的骨架相比那渾圓堅挺的胸部似乎極不相稱,可是居然又是那麼的協調,完美。下身只穿件蘭色小碎花小巧非常的內褲,雖然姐姐慌忙從架子上拿下浴巾圍著,可是身體完美的曲線仍然深刻的印入了我的腦海……

「駿,沒事吧,看,手都跌出血了。」姐姐根本沒在意她自己,心疼的看著我肘部的傷勢。

「不就破了點皮出了點血嗎?姐姐,我是男孩子,小問題啦。」我大聲的說著掩飾著我的不安,和那內心中迸發的慾望。

「不好,天氣那麼熱,會破傷風的,姐姐幫你上藥啊。」姐姐臉微微慍怒,硬拖著我走到客廳去上藥。

那個時候我的肉棒漲的都快爆炸了,若不是穿著比較厚的牛仔褲,還有那寬大的T恤,姐姐非發現不可。可是那浴巾勒出深深的乳溝確實讓我不停的咽著口水,害我一個晚上弄了四次手槍才睡著。這一下更加堅定了我占有姐姐的信念。

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弄來了幾包催情粉,還在藥店買了幾顆安眠藥,我害怕姐姐就算吃了催情粉也不願意和自己的弟弟上床吧,再將她弄的神智不清安全點,至少,至少我要占有她的第一次,絕對不能便宜那個男人。我在心裡不停的吶喊著。

我知道姐姐有咖啡癮,可是她害怕精神亢奮睡不著,所以儘量的少喝,平時我沖的時候她還是會偷偷喝上兩口,這次就變成了我的目標。

我故意要父母出去打牌,哥哥呢少不了找女朋友一早就溜出去了,我央求姐姐不要出去,給我弄東西吃,父母都不在姐姐只好答應,還給那男人打了我安心下來了,今天,就在今天,姐姐將屬於我,誰也奪不走她了……

姐姐在她房間裡玩電腦,我就找個機會溜進了姐姐的房間,故意將我混了安眠藥和催情粉的咖啡放在她面前,讓她看著心動。

姐姐在電腦上寫東西,似乎沒有發現那杯咖啡,我伏在姐姐的身後看她寫什麼。姐姐頭髮很柔軟,散發出淡淡的清香,刺激著我的鼻咽膜,有種想擁抱她的衝動在我的意識中竄動,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我努力的抑制著這份慾望,裝模做樣的拿起咖啡抿了口,繼續放在她面前,輪迴幾次,姐姐忽然轉過頭笑著看我,還用頭輕輕的抵了抵我的腹部,笑著說:「好你個駿啊,想勾引我啊。」

我的心猛然一跳,難道姐姐知道了我的意向了嗎?我一時愣了會。

可是姐姐馬上接著說:「快拿走啦,別勾引我了,我會忍不住的。」

呼,還好,她在說咖啡,可是這就是要給你喝的啊,我故意說著:「想喝就喝嘛,有什麼大不了的?」

「我怕起黑眼圈啊。」姐姐將咖啡推到一邊依舊甜甜的笑著。

「姐怕什麼,你看就那麼點了,喝了也沒事的。」我努力的將咖啡送到她面前。

「我喝了,那你呢?」姐姐忽閃著大眼睛看著我。

「我再去沖就是了。」我轉身就往廚房跑,我知道姐姐當著我面肯定不肯喝。我另沖了杯拿到姐姐房間的時候,那杯咖啡已經空了,我暗暗鬆了口氣,第一部計劃成功!

「姐,我想看電影,你讓我好嗎?」我開始實施第二部計劃。

「姐姐在寫東西啦,你去你的電腦上看啊。」姐姐死盯著電腦不動。

「熱啊,就你房間裡有空調,媽太偏心了。」

我找著藉口:「姐啊,就一會,我看一會,我也好不容易一個星期才回來一次,就讓我嘛。」

我撒嬌似的搖著她的肩膀,我知道姐姐總是聽我的,嘴裡或許不同意,可是只要我一說她便讓著我了。

「好吧好吧。」姐姐關了程序站了起來給我讓位子,還搬了一張凳子過來坐在我旁邊,我立刻找了姐姐挺喜歡的那些愛情片放了起來。天氣挺熱的,也快接近中午了,我思量著這藥怎麼還不發揮作用,所以我不時的轉頭看看姐姐。

過了一會兒,姐姐好像有些坐立不安,微微皺著眉頭,眼神似乎有些茫然,四下無主的掃射著,白凈的面頰慢慢的鋪上一層紅暈,不時的擡起手指微微的咬著。我心裡暗暗的喜道,大概是催情粉發揮作用了吧。

「姐姐,你怎麼了,你的臉好紅啊,是不是吹空調感冒了?」我故意試探著問,還伸手去探觸她的額頭。

姐姐似乎也發覺有些異樣,可是她也不知道怎麼說,紅著臉連連搖頭,對我說:「駿,姐姐有些不舒服,你到你房間裡去看吧,姐姐想休息一會,等下給你弄午飯。」

「哦。」我裝著點點頭,等下弄午飯,什麼啊,等下我就要吃掉你。我和姐姐同時站了起來,姐姐搖晃了一下,我連忙扶住了她,這個時候的藥力可能更加強烈了,姐姐拉著我的胳膊,胸部劇烈的起伏著,我馬上試探著問:「怎麼了?」

她似乎努力的掩飾著那份感覺,連連的推著我:「沒事,去去去,姐姐睡會。」

然後她往床上一倒,立刻拉起薄被蓋住了身體,我的心裡十分緊張,思量著怎麼才能將姐姐弄到手,下面的東西也不聽使喚的開始發漲了。

「姐姐,要不要我來看看?」我接著也爬上了床,使勁拉著被子。

「不用……好睏。」姐姐伸出手來按住了我的手,她的臉紅的像熟透的蘋果般誘人,大大的眼睛緩緩閉上了,可是按在我手上的手似乎根本沒有挪開的意思,而且越握越緊,看來安眠藥也起作用了,早知道那催情粉那麼厲害就不用安眠藥了,讓姐姐醒著看著我那才舒服啊。

「姐姐!姐姐!」我也沒有抽回手,在她身邊坐了一會,便試探著呼喊她,她沒有動靜,只微微顫動著那粉紅嘴唇吞咽著唾沫,可是她的呼吸仍然劇烈,堅挺的胸部在薄薄的被子下劇烈的起伏著,我伸出另一隻手去撫摩著她的面頰,好美,好柔軟,而且紅的發燙,雖然我和姐姐經常一起打鬧,可是根本沒有那麼仔細那麼安靜的看著沈睡的姐姐,那張可愛的娃娃臉越發可愛,我終於忍不住伏下了身子,去親吻那張熟悉而又陌生的小嘴。

這是我人生之中第一次接吻,姐姐那柔滑嬌嫩的嘴唇似乎給予我無盡的溫暖遐想,我用舌頭撬開了她的牙齒,在她那溫暖濕潤的口腔中攪弄,身下的肉棒終於忍不住想儘快的進入她那溫暖的軀體之內。

我輕輕的掀開了被子,解開了姐姐襯衣上的紐扣,我只能儘量的輕些,我很緊張,同時也很害怕,若是姐姐真的醒來,那我該怎麼辦,若是她告訴了父母,我的人生將怎麼過下去……這是亂倫啊。

忽然這樣的思緒蔓延開來,我似乎有些害怕,想解開她白色的胸罩的手居然遲疑了下來。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姐姐的胸罩鈕子不知道什麼時候掉的,一碰便看見了她那猶如粉嫩櫻花般的乳頭,我劇烈的呼吸起來,算了,死就死吧,為了得到我最愛的姐姐,死就死吧。

我輕輕的按住了她的乳頭,大概是藥力的作用吧,她乳頭居然變的很硬,我輕輕的撥弄著,居然越來越興奮,忍不住開始用舌頭和牙齒進行攻擊。我從輕輕的舔觸,到大力的拉扯撕咬,姐姐居然也配合著我的動作,偶爾會發出一兩聲痛楚而又爽快的呻吟。

我目光漸漸向下滑去,落在已經露出一半的純白色的內褲上,這是姐姐最後一道防線,過了這道防線,姐姐將完全的屬於我,那種占有的興奮完全將亂倫的罪惡感完全的壓制了,當時的我幾乎已經喪失了理智,將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放在那麼美麗,毫無反抗之力的姐姐身上。

我將姐姐的短裙擄到了她纖細的腰間,白色內褲淺淺的遮掩著那神秘的芳草地帶,不管三七是多少了,我立刻起身將她內褲拉下,天啊,好漂亮的粉紅,僅僅比乳頭的顏色略微深一點,而且恥毛很稀疏,我從來都沒有見過女孩子的身體,但是我想姐姐的恐怕是最漂亮了的。

我將姐姐的內褲丟到一邊,便想用舌頭去侵犯這片無人涉足的世外桃源,藥力還是厲害,姐姐的小穴早已經濕潤成一片了,我輕輕用手在穴口上撫摸著,姐姐居然也開始發出舒服的呻吟,我知道她是沒意識的,只是在藥力的作用里下意識的接受著我的撫摸,若是姐姐能真的抱緊我說愛的人是我那該多好啊。

不行了,我再也忍不住了,三除兩下就將自己的衣服脫光,肉棒也漲到了發痛的感覺,我立刻抱緊了姐姐,這刻什麼都已經不重要,我與姐姐完完全全的肌膚接觸在一起,那光滑如同玉雕般的肌膚,身體上淡淡的香味,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的完美,姐姐,你真是我最愛的女人。

我屈膝跪在姐姐身下,分開了她的雙腿,用已經漲到極限的肉棒抵住了她那嬌嫩的穴口。姐姐是第一次吧,若是我那麼大力姐姐痛醒了怎麼辦?我本想掰住她雙肩全力的進入她的身體內,可是我還是害怕姐姐會醒來,算了,委屈自己一下,緩緩的進去吧。

我在穴口蹭弄著,儘量讓肉棒沾染著那潺潺的愛液,我看也差不多了,便扶住姐姐的身體,開始在腰間用力。

好緊,我費了好大的力才進去了一截,姐姐也皺著眉頭髮出了痛楚的呻吟,那裡面好緊,可是好溫暖,好舒服,一種從沒有過的緊繃感從肉棒上傳來,伴隨著包皮翻起的痛楚,更多的卻是從未體驗過的愉悅,還有那種舒爽的溫暖包容,就像有隻柔嫩的手緊緊握住一般,緊的我發痛。可是似乎有種感覺,只有更加的深入才能解脫現在的痛楚。我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猛的將姐姐壓住,弓起了臀部,集中了所有的力度狠命的向最深處進發。

武器伴隨著如此的力度,穿過了一切阻礙,直刺入那溫暖的子宮……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背部猛的一疼,原來是姐姐狠命的在我的背上猛抓了一把。我大驚,立刻想直起身來,可是卻被姐姐牢牢抱著,痛楚扭曲著她那可愛的臉頰,我也於心不忍看見姐姐如此痛楚的表情,便伏下去溫柔的吮吸著她柔軟粉嫩的嘴唇。靜下來的我卻更能體味著下身純粹的舒爽感覺,全部深入的肉棒被姐姐的小穴夾的緊緊的,那裡似乎有生命似的,一緊一松的吸附著我的肉棒,從來都沒有過這樣的感覺,我終於和姐姐合二為一了,姐姐是我的人了,你們誰也別想搶走她。

過了一會,我也忍不住想要抽插,剛蠕動了一下腰就被姐姐牢牢的按住,我這時才發現,她居然一直眯著眼睛看著我,天啊,姐姐,對不起……「駿,很疼,等下再動好嗎?」姐姐拉下我的頭,輕輕的在我耳邊說著。

我很害怕,很心虛,心臟幾乎快要從胸膛迸裂而出,全身都在發抖,姐姐知道是我了,現在和她做愛的是她的親生弟弟,姐姐會怎麼想,這下全身的慾火頓時消失無蹤,緊張的看著姐姐的表情。

「駿,沒關係的……」姐姐忽然伸出那誘人光潔的雙臂,溫柔的環住了我的脖子,微微仰起身來在我耳邊說:「不要那麼粗暴…好嗎?」繼而微啟小口,輕輕的咬了咬我的耳垂。

那種微痛的刺激讓我全身如同電流經過般一震,姐姐溫柔的呼吸在我耳際迴蕩,姐姐是愛我的,姐姐是我的,慾火嗵的一下又躥了起來,太好了,我在心裡大聲的歡呼著,姐姐能接受我,我要對姐姐好,我要溫柔的對她,給她人生中最大的快感。

「姐姐,很疼嗎?」我溫柔的伏下去親吻著她額頭上滲出的細密汗珠。儘量壓抑著胸中熊熊燃燒的慾火,若不是發現姐姐醒過來的話我恐怕已經化身為野獸,不知道會怎麼蹂躪著那毫無反抗之力的姐姐。

「有些疼……」姐姐忽然斷了斷,又紅著臉接著說道:「可是,有種奇怪的感覺。」

「什麼感覺呀?」我呼吸十分的急促,隨著姐姐說話時微微顫動的身體,我放在她體內的肉棒居然感覺一顫一麻的,就像有張帶牙齒的小嘴小力的啃咬著那多餘的東西……那感覺直刺大腦,好爽,無可言喻,若不是和姐姐說著話分散著注意我恐怕已經射了。

姐姐的臉已經紅透,十分羞澀的小聲開口:「很癢,要你那非常粗壯的東西……」說著馬上將面孔埋入了我的胸膛。

我知道是藥力的作用,可是我仍然很興奮,我很想動,可是又怕姐姐疼,只有微微晃動著臀部,希望能引起姐姐的注意。

「駿,動吧,姐姐不那麼疼了。」姐姐會意的鬆開了緊摟住我的手,繼而又輕輕的說:「別叫我姐姐好嗎?我現在是你的人了……」

這句話充斥著我的大腦,抹殺了我所有的意識,這是我多麼期待的一天啊,我不知道多少年以前就希望直接叫著姐姐的名字,告訴別人,姐姐是我最愛的人,她是我的人……「晴,我好愛你,一直都好愛你……」我撲向她,猛的抓住了她的手腕,用力的舉過了她的頭頂,所有的力度全部集中在了腰部,猛烈的抽插了起來,姐姐哪裡經的起如此狂暴的對待,眼淚頓時崩潰決堤,可是她沒有吭聲,只死死的握緊拳頭,用力的咬著我的肩頭。

肩頭那種陣陣的刺痛都已經無法喚回我的理智,卻更增加了我的獸慾,在如此的力度下姐姐的身體隨著柔軟的席夢思一次次下陷,那柔軟的乳房也變成了我的攻擊目標,將她的乳頭全力的吮吸著,不停的還用牙齒撕咬,提起……雖然姐姐仍然咬著我的肩頭,可是漸漸的從她鼻子裡發出了又痛又爽的鼻息,更加刺激著我的神經。

「晴,舒服嗎?喜歡這樣的感覺嗎?」我在她耳邊說,因為我也忍不住快到爆發的頂點,姐姐的小穴實在太舒服,何況我也是初試牛刀,第一次。

「啊∼駿∼∼我好舒服哦∼∼裡面還癢∼∼我還要∼∼」姐姐鬆開口忘情的說了起來。小穴卻更加緊的收縮起來,好刺激,好爽,大腦內嗡嗡亂成一片,從來都沒有過的緊繃感勒住了我的陰莖……

「對不起,我已經到了……」我瘋狂的猛插了幾下,用力將肉棒頂入姐姐身體的最深處,第一發真正性交的精液終於如同火山般噴涌而出。

「啊∼∼好燙∼∼駿∼∼」姐姐也極度舒爽大聲喊了起來,努力的挺起下身來迎接我熾熱的溫度。我也隨之倒在了姐姐那渾圓堅挺的雙峰之間。

「晴,你身體真棒,我真的好舒服。」我喘息著說道。可是姐姐卻忽然推開了我,不顧剛才未擦乾的精液和血絲便將我微軟的肉棒含在了嘴裡,我的心劇烈的跳了起來,那種溫暖柔軟濕潤的感覺在肉棒上反覆摩擦,我也陷入另一種瘋狂的享受當中。

其實我真不知道這個催情粉那麼厲害,姐姐的意識居然完全模糊了,現在她也是被慾望完全控制的玩偶,我自己到底做了些什麼啊,可惜當時我也完全的淪陷在了瘋狂的性愛當中,占有姐姐的意念伴隨著那瘋狂的快感讓我完完全全的喪失了一切的理智。

我粗暴的按住姐姐頭部使勁的往我跨下塞,好使肉棒完全深入她那柔嫩的小口當中,更有幾次幾乎深入了她的喉嚨。一開始姐姐也快被我這樣舉動窒息,曾經試著要推開我的手,可是才一會兒她卻像更加愛上了我這粗暴的舉動,雙眼完全的集中在了我的肉棒上,看著在她口內快速的進出。

我劇烈的喘息著,拉起姐姐:「晴,我們再次開始吧。這次換你在上面。」

姐姐會意的點點頭,雙手握住了肉棒緩緩坐了進去。異樣舒爽的感覺猛的從腰間擴散開來,感覺比剛才更加的強烈,我低頭看著姐姐那微微有些紅腫的小穴,胸中湧起更多瘋狂的慾念。

我擡起手來抓住了她那渾圓的乳房,將她的乳頭夾在了脂縫之間,那嬌嫩的乳頭立刻變成了我瘋狂的攻擊對象。姐姐每一次擡起身體我就用手指用力的夾住那嬌點,讓她更加用力的坐下,好讓我的肉棒更深的刺入她的身體內,姐姐也樂於瘋狂接受如此的痛楚,隨著我的每次用力,她都會發出又痛有爽的呻吟∼∼∼

肉棒上的刺激更為強烈,每次的痛楚居然都會讓姐姐的小穴驟然縮緊,那張有生命的小口越來越用力的吮吸,姐姐顯然是極度瘋狂起來,伴隨著陣陣快感,一向溫柔靦腆的姐姐居然如同蛇般妖艷的扭動起身體,一臉瘋狂陶醉的表情,有時居然伏下身子親吻我的嘴唇,甚至挑撥出我的舌頭攪動。

這種姿勢好舒服,在姐姐的體重下,我覺得每一次我都頂入了姐姐的子宮,穿刺著她的身體。忽然姐姐緊鎖眉頭,微咬著嘴唇,從鼻息里發出一聲極爽的呼吸,就在這個時候,一種更強烈的力量猛的勒住了我的肉棒,伴隨著陣陣抽動,姐姐的小穴居然整個有規律的跳動起來,那種感覺無可言喻。當時我並不知道這就是姐姐高潮,總之我還是迎接著姐姐那種異樣的舒爽,隨著腰間的陣陣酥麻,將第二發精液全部灌入姐姐溫暖的體內。

姐姐無力的癱軟在我的懷裡,身體上布滿了閃亮的汗珠,光潔的皮膚在這些汗珠的映襯下格外的妖艷,她有氣無力帶著嬌媚的表情看著我,我的心都快跳出來了。

「還想要嗎?晴。」剛休息不久的我,立刻被姐姐異度火熱的眼光撩起更強的慾火。

姐姐的目光稍帶些迷惘,卻又更快的出現了熱烈的期待,我知道她已經無力說些什麼了,第一次的她在承受那麼激烈的做愛幾乎有些虛脫,可是第二次完全是姐姐所用力,我保持了完全的體力準備了新一輪的攻擊。

我將她的手拉到了漸漸勃起的肉棒上,她無力的撫摸著,更緊的貼近著我的胸膛。而我的手更加不放過她圓潤堅挺的胸部,和那潺潺愛液的穴口。隨著我溫柔的撫搓,姐姐的小穴馬上又流出了潺潺愛液,我知道還是藥力在作怪,我想以姐姐的身體根本就無法承受這樣瘋狂的兩次。

「駿,你真厲害。」姐姐忽然仰起頭對我說道,我微微笑著看她,她帶著狐媚的神色繼續說著:「我從來都沒有過剛才那樣的感覺。」

「晴,那是怎樣的感覺?」我抽回撫摸他乳房的手,溫柔的撫摸著她那光滑的秀髮。

她紅著臉頰往我胸口蹭,呼吸卻立刻急促起來:「就是那種飄飄然的感覺。好舒服……」

「飄飄然?」我繼續問著她。

「嗯。」她紅著臉連連點頭:「那刻就像什麼都不重要了,什麼痛楚感都沒有了,整個人就隨著你的進入完全的崩潰一般……」

是嗎?晴,那你喜不喜歡那種感覺?」我笑著翻身將她壓住。

姐姐咬著嘴唇,紅著面頰,羞澀的點著頭:「喜歡,很喜歡……」馬上就伸出了那修長柔嫩雙臂摟住了我的脖子,急促的在我耳邊呼吸,輕聲的說了句:「駿,征服我吧。」

這句話猛的激起我胸中隱藏的獸性,我不顧一切的抓住她柔弱的手腕,用力的扭到她身後,下身的肉棒也毫不留情的貫入了她的小穴,隨著姐姐一聲驚呼,肉棒已經在我體重的作用下一貫到底,直刺她柔嫩的子宮頂。

「舒服嗎?」我暫時沒打算抽插,還準備好戲弄一下姐姐。

此時姐姐的身體成弓型,因為手臂在她身下,她無法放平身子,她用力的咬著嘴唇挺著腰際,劇烈的呼吸著,那呈現出完美弧線的身體更加能讓人垂涎三尺。

我微微伏下身子,因為這種姿勢使她的乳房離我更近,那粉若櫻花的乳頭便成為我口中玩弄之物,我用牙齒從輕輕的啃咬到大力的拉扯,粉紅的乳頭漸漸被我這些粗魯的攻擊變成了紅色,我大力的拉扯了一次後問姐姐:「晴,會痛嗎?」

姐姐中斷了呻吟,紅著臉回答:「有點……可我不知道這樣會使我更加興奮……」

我轉用一隻手握住她的手腕,笑著用空出指間彈著她的乳頭:「晴,你有被虐的傾向哦。」

「駿,討厭啦,這樣說人家……啊」

我用空出的手托住她纖細的腰,開始一下大力的抽插,這一下比剛才進入的那刻更加用力,姐姐也發出了一聲痛爽的呻吟。可是我既而又不動了,姐姐猛的擡起頭來,一臉期待和慍怒的看著我。

「你想怎樣,你說啊。」我使勁按住她的腰。

姐姐一臉通紅,咬著嘴唇不開口。

我又使勁的插了一下,停下繼續問她:「晴,說啊。想要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姐姐居然瘋狂的扭動起腰際,大聲的說道:「駿,姐姐好想要啊,別停好嗎?」

聽了這句話,我也進入了瘋狂的狀態,猶如洪水一般的慾望鋪天蓋地的湧來,淹沒了所有的理智,吞沒了所有的意識,淡化了所有的倫常,姐姐是我的了,我現在和姐姐在做愛。我瘋狂的吶喊著,化身成為了野獸,用我的武器全力的蹂躪著姐姐那柔弱的身體。

後來我也不記得和姐姐做了多少次,直到姐姐在我懷中沈沈的睡去,可是全身無力的我居然無法入睡,雖然姐姐現在是我的了!

自此之後,姐姐就成了我生活中的情人,她也不斷的給我倆獨處創造機會,我們有時甚至會非常膽大。比方說,在我們的樓下有一個大得能走進人的大櫥,就正對著餐室的門,有兩次當家裡的其他的人都還在的時候,我倆就躲在裡面,解開衣服用站立的姿勢做愛,還有幾次,深夜裡,當其他的人睡覺了,我倆一起在浴室中,我坐在浴室的凳子上,讓姐姐跨坐在我的腿上干,有時,姐姐甚至半夜跑進我的房間和我進行一次漫長的但是非常熱烈的性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