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誘姦現場秀三

2016-09-22     WoKao     檢舉     收藏 (28)

阿浪與阿興看在眼裡,互使了一個眼色,先脫掉自己的內褲,再一起把心怡的內衣褲扒個精光,將她的雙手雙腳左右分開成「大」字形,使她的青春肉體毫不保留的呈現在他們面前!然後他們又站在心怡的膝蓋左右兩邊,跨下挺著大老二張開大腿,從高處俯視著全裸的心怡。

維雄看到全裸的心怡時,心差一點跳出來,這不是他女朋友熟悉的身材嗎?難道這世界真的這麼湊巧有兩個人長得這麼相像?這可由不得他不信,若不信的話豈不是就是心怡了,那要如何解釋她為何會這樣做呢,他想若不是在這種場合碰到,他一定會認定她就是心怡。

維雄的思緒一陣混亂,眼見跟自己女友神似的女孩在眾目睽睽之下,赤裸裸四點盡露地躺在兩個全裸男人的腳跟前,他尚不知道是該覺得吃醋還是刺激,但是他的陽具早已硬邦邦地翹起來了。

因為他太了解他的女友是絕不會幹這種事情的,那樣清純的心怡,他都懷疑她是否性冷感了,怎麼可能從事這種行業,更何況今晚她本來要他陪她去pub,怎麼可能會跟這兩個醜男到這裡來呢,如果她是被逼的,可是她的身上看不到任何被捆綁的跡象,而且她也不像昏迷的樣子,以她的個性一定會反抗,然而她看起來卻是一副心甘情願的樣子,那絕不可能是她!應該是湊巧的,只是長得很像心怡的女孩,電視上不是有明星臉比賽嗎?可見這個世界上絕對有跟你長得很相像的人,只是你沒碰到而已,但今天確實被他碰到了。

已全裸的心怡快羞死了,除了男友以外還沒有人看過她的身體,平常時她自己都很潔身自愛,她聽說男人對同一個女人玩久了會沒興趣,雖然男友是奪取她初夜的第一個情人,然而兩個人也還未結婚,她還是不願意讓他看輕,結婚之前她還是要做一個乖女孩,所以每當男友要求跟她做愛時,她都會盡量避免,盡量少做,害她的男友幾乎懷疑她是否性冷感。

但是現在卻赤身露體地躺在這兩個登徒子陌生人的眼前,更要命的是被他們攤開成「大」字形的四點盡露,而自己全身卻一點也使不上力反抗,只能全身光溜溜靜靜地躺著,張開雙手與雙腿讓他們淫視自己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膚。

阿浪與阿興原本是要讓心怡震撼一下,不過在看到她的乳房與陰戶後,卻使他們更為震撼!太美了!他們忍不住的讚嘆著,並不是身材有多好,而是「青春」!

在那細細的皮膚之下,乳房雖小小的,但卻是異常堅挺,乳頭與乳暈呈一淡淡粉紅色,乳頭細細小小的,不像那些上班女郎經常被吸得又黑又大,而下體更是誘人,雖然還未扒開細看裡面,光憑外表就夠他們射精了!因為他們從來沒看過像眼前這樣的美麗純潔的肉屄,大小陰唇與包著陰核的包皮幾乎與皮膚顏色一樣,看過無數漆黑陰戶的他們再也忍不住了!

兩個人眼睛盯著心怡的肉體,一起握著自己的大陽具上下套動著。

「不行啊!我忍不住想幹了!」阿興急著想上的喊著。

「等一下!不是說好別急嗎?按照計畫慢慢來。」

阿浪與阿興先深呼吸幾下,比起前幾分鐘前情緒較穩定之後,他們開始逼近心怡,打算拿出看家本領,慢調斯裡的調教她。

他們先不玩弄心怡的正面身體,卻將心怡翻過面,使她正面朝下,背面朝上,雙手雙腳左右張開的趴在床上,然後一左一右的用舌頭開始在她全裸光滑的背部舔了起來。

他們的舉動是異常溫柔,一個用沾溼的舌尖在心怡的背部輕輕滑行,一個在她的粉頸與耳邊輕舔呼氣,時而潤溼舌尖伸進她的耳內發出嘖嘖聲音的蠕動著,兩人並用雙手的指尖斷斷續續的輕輕碰觸著心怡光滑的皮膚,從側面腋下到那迷死人的小蠻腰,從背部脊髓到可愛的小小臀部,兩根舌頭四隻手正有計畫的侵襲著心怡的心靈。

不知是什麼原因,心怡感覺她的身體已不像之前那麼無力全身動彈不得,現在她似乎可以緩慢地移動一些,像是輕輕扭動身體,握握拳頭,手腳併攏等,雖仍無力,卻還是可以動,於是她慢慢的把雙腿併攏,試圖保護重要地帶,但是她卻被舔得全身酸癢,無力反抗,她甚至生氣自己為何無力反抗。

其實她的頭腦與她的肉體正一併恢復當中,尤其是她的腦子已完全清醒了,既然如此為何還讓他們繼續糟蹋自己,她自己也完全不明白,只知道清醒歸清醒,但是她的體內有一股悶悶的騷氣無法抒解,然而在那樣的挑逗之下,似乎可以疏通一些,但是卻又像火上加油似的使她矛盾,所以她寧可相信自己尚未清醒的事實,似乎有點像掩耳盜鈴的感覺。

會造成這種感覺的原因,是因為她覺得體內發熱,雙頰紅潤,內心似乎有股想被衝擊的異樣感,她並不知道自己被下了藥,只知道這並不是平常的自己,一定是有某種原因,但是現在的肉體刺激並不允許她能多作思考。

維雄眼見兩個全裸男人趴在長得像自己女友的女孩背部細膩的舔著,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興奮得不自覺的掏出了硬邦邦的陰莖上下套弄著。

阿浪與阿興已漸漸移師到心怡的身體下半部了。

他們各舔著一條心怡的大腿一路舔下去,一直到腳趾頭後又再往上舔回來,到了臀部後停下來,接著阿浪反過身來雙腿跨在心怡背部,下體壓著她側著臉的頭部,臉朝她的臀部趴了下去,再用雙手在她的兩半小小的屁股上輕輕地畫著圓圈,由大到小,再由小到大,並用舌頭舔著心怡的脊髓末端,刺激得使她不斷的夾緊屁股,深怕被進攻到肛門。

阿興則在心怡的大腿內側最敏感的皮膚處舔弄,但是心怡夾緊屁股時也造成了雙腿夾緊的場面,使他的臉也被夾住,他惱怒起來,乾脆把心怡的雙腿左右分開,再將自己身體上半身趴在她的兩腿間,讓她無法夾住,再用雙手撇開心怡的兩片股肉,使她的肛門浮現出來,趴在心怡上半部的阿浪見狀立刻將舌頭趨前舔了過去。

一陣骯髒汙穢與羞愧的感覺迅速的傳遍了心怡的全身,不知是舒服或是不舒服的的異樣感使得她的肛門間歇的收縮著。

剎那間,他們停止了舔的動作,用手在她肛門附近與鼠蹊處輕輕的搔弄著,他們倆人像有默契般的絕不碰觸到她的陰戶,她知道她的下體已完全呈現在這兩個壞蛋眼前,她幾乎可以感覺到他們的目光正投射在連她自己都看不清楚的部位,搞不好連陰戶內部都已經被看到了,在那樣的逼視之下,她的奇怪感覺又來了,那是一種深怕被接觸到重要部位,卻又像有些許期待的感覺,使得她的下體更加炙熱,不知什麼時候起體內開始緩緩滲出一絲絲的液體,她沒想到連淫視的目光都會使她那裡發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