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醉兒媳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2)

黃文軍是個退休老幹部,今年60歲,退休之前是市政法委書記,由於經常在外面應酬的緣故,把一頭白發全染成黑色,外表看上去只有50歲出頭。有個兒子名叫黃榮福,現任市公安局治安科長;兒媳婦林冰今年28歲,個頭1米65,長頭發,身材苗條,皮膚白細,翹臀大乳,在市稅務局工作。

黃文軍平時疲於外面應酬,如今退休後反覺得很無聊,要他一個人呆在家裡簡直是要他的命。今天剛好是星期五,於是黃文軍就決定出去逛逛,隨便去探望兒子和兒媳婦。

黃文軍來到地鐵站,正值下班高峰期,地鐵里擠滿了人群,費了很大的勁才搭上,裡面夾雜著男人的古龍水、女人濃烈的香水味。

黃文軍在衆人的推擠之下無意碰到了站在前面的女人的屁股,那女人只是稍微閃一下,並沒有回頭,差點把黃文軍嚇著,真怕那女人突然喊非禮,那他的一世英名就毀於一旦。

就在黃文軍暗自幸慶之時,發覺自己褲內的小弟弟開始慢慢地漲大,而且迅速的增大,別看黃文軍已經有60歲,可是性慾特別旺盛,以前任政法委書記的時候天天到酒店開房,如今雖然退休了,好色的本性依然未改。

在這周圍擠滿女人的地鐵里,黃文軍想起了前兩天在網上看到的最新癡惑vcd,片中描述了「一女子在地鐵上偷東西,結果被站在她後面的年青小夥子發現,小夥子以此要挾那女子,在地鐵大肆撫摸那女子,慢慢激起那女子的性慾,最後威逼那女子和他去開房」。

想到這里,黃文軍突發奇想地向四周看了看,幻想自己也像那小夥子一樣,但是根本沒有發現有類似的情況發生。

看一圈後,黃文軍的眼睛回到了剛才被他摸到屁股的女人聲身上,端詳眼前這個穿著入時的女人,長發垂肩,穿著一件白色的套裝,下面的短裙把身體的曲線襯托得異常窈窕,一雙長腿比例均勻的配上肉色的絲襪,腳上穿著紅色的高跟鞋,從後面一看就知道這女人的身材很苗條。

「雖然沒什麽發現,卻讓我發現了如此漂亮的女人,要是能摸摸她的屁股,那該多好啊!」黃文軍吞著口水想著。

就在黃文軍思量如何觸摸那女人屁股的時候,地鐵到了中山分站,這時又有許多人擠了上來,硬把黃文軍往前面女人身體擠去,結果那女人的臀部竟然貼著黃文軍的命根子,黃文軍受到如此刺激後,感覺到自己的肉棒逐漸的充血挺舉起來。

前面那女人正在想事情,突然感到有一根硬硬的東西正頂住了自己的肥臀,驚慌之中無意將手伸到後面,把黃文軍的肉棒用手推開,此時那女人才感覺剛才自己推開的是男人的陽具,滿臉立刻紅了起來,害羞的不敢回頭看,只是裝作不知道。

黃文軍本來肉棒已經很堅挺,經那女人用手一推,更加覺得興奮,頭腦里回憶著vcd里的情節,淫心一起,顧不了許多,決定向前面的女人下手。

黃文軍開始慢慢地把右手掌貼在了那女人的屁股上,「啊……這麽柔軟的臀部,如果能把小弟弟插進去那該多好啊……可是周圍都是人,萬一被發現那不就完了……」那女人以爲剛才人擠不小心碰到,沒想到又感到一隻強壯有力的手已經摸在自己的屁股上,還輕輕地撫摸著,此時那女人又驚又羞,萬萬想不到自己背後那個男人這麽大膽,竟敢在地鐵上性騷擾自己。

黃文軍見那女人沒有反應,更加大膽地把手慢慢的伸進她的裙內,手掌在她圓滑充滿女人氣息的臀部上揉捏,透過絲襪享受著皮膚觸感傳來的快感。

「小姐,你的屁股實在叫人受不了。」黃文軍靠近耳朵邊悄悄說,同時從內褲上繼續慢慢撫摸她的屁股。

那女人開始忍受不了這樣的輕薄,奮力掙扎,左右扭動著屁股,希望能擺脫黃文軍惡心的手,但是地鐵內的人太多了,人擠人的現象很普遍,經過一番努力後,那女人始終無法擺脫黃文軍的手。本來準備喊「非禮」,但一想起自己是公務人員,形象非常重要,只好強忍著,讓後面的手肆意撫摸自己的屁股。

黃文軍見那女人不敢吭聲,知道她是屬於害羞型的女人,於是充分地享受她的屁股,先用手掌在那女人的兩個肉丘上撫摸,接著手指伸入內褲和大腿的界線沿著褲縫向前摸著,那種感覺不是筆墨所能形容的。

「小姐,你好像有快感了,屁股在顫抖。」那女人隨著黃文軍的手的不斷挑逗,內心深處的性慾慢慢被挖掘出來,感覺到下體猶如千萬只螞蟻在爬行,一股股「癢癢」的滋味使她差點發出聲音,只是咬緊下嘴唇裝出冷靜的樣子。

黃文軍看著那女人的臉慢慢開始紅潤,於是在她耳朵上噓噓吹一口氣,接著伸出舌頭在她的耳朵上輕輕地舔著。

「小姐,好好享受吧,我會使你很舒服。」黃文軍不愧爲調情高手,在他不斷地進攻之下,那女人已經無法裝作冷靜,而是半閉著眼睛享受著黃文軍雙手所帶來的快感。

這時候,黃文軍發覺那女人已經不再刻意躲閃自己的手,而是輕輕扭動屁股配合自己的撫摸,知道她的春心已動,是實行進一步的好時機,於是肆無忌憚的把手移到那女人的胸前,隔著上衣觸摸著她的豐乳,接著伸進衣內隔著乳罩試著去摳弄乳頭,用力去抓捏那對柔軟的淫乳。

那女人覺得一絲絲的快感慢慢地襲向全身,口裡發出輕輕的呻吟聲:「啊…啊……」在呻吟聲的刺激之下,黃文軍雙手全部移到那女人的胸前,把淺藍色的乳罩向上一推,頓時露出雪白的豐乳,兩粒粉紅色的乳頭正微微向上翹。

黃文軍一邊用左手指夾住那女人的乳頭,揉搓著那柔軟彈性的乳房;一邊用右手指探向那女人肥厚的陰戶,隔著內褲狠狠的將中指頂著她的洞口,那女人不由得悶哼一聲:「嗯……!」黃文軍接著把手從內褲旁邊伸進,撫摸著挺凸的陰阜,用食指輕輕揉捏著那粒敏感高凸的陰蒂,手指迅速在陰道口磨著,然後插入兩個手指頭用力快速地抽插著,不久,那女人的小穴不斷地滲出大量的蜜汁,把內褲都沾濕了。

看時機成熟,黃文軍大膽的翻起短裙拉下絲襪和內褲至大腿處,小穴上露出許多陰毛,被撫摸的早已濕透的桃花源洞正微微張開著。黃文軍用手指撥弄著那兩片肥美的陰唇,食指和中指分開花瓣,手扶著肉棒便往那女人的陰戶里送。

黃文軍壓著那女人的下腹貼緊自己,腰部一挺,忍耐多時堅硬異常的肉棒狠狠的從後面插進她美妙多汁的肉洞裡,開始抽插。

那女人感覺到自己的陰穴里有異物闖進,全身顫抖的厲害,失口:「啊…」在這衆人環繞的場合還是第一次這麽搞,黃文軍越插越興奮,因爲這種興奮和在房裡兩人偷偷性交更加刺激百倍,那種隨時會被人發現的壓迫感充滿頭腦。隨著狂抽勐送那女人逐漸提高聲浪,黃文軍懷著強烈的征服感,向那女人的肉洞深處不停地勐插,不一會兒就將陽精射入她的肥穴深處……就在那女人回味著剛才的激情之時,地鐵到了終點站,那女人顧不得擦去小穴上的陽精,急忙穿好身上的衣物,隨著衆人踏出地鐵口,而黃文軍射完精後,把肉棒放回褲內,也隨著那女人下了地鐵,準備去找兒子黃榮福。

黃文軍一路在後面走著,才發現那女人和他同時來到「益林山莊」(兒子居住的豪宅)。黃文軍怕被那女人認出,於是故意在後面慢慢走,直到覺得不會再碰到那女人爲止。

最後,黃文軍來到兒子的房門口,一按門鈴,過一會兒,門一打開,走出一個全身穿著白色套裝的少婦。

黃文軍一見那少婦,不禁愣住了,原來剛才被自己騷擾的女人正是眼前的少婦自己的兒媳婦林冰,不禁失口道:「啊!是你……」「爸,怎麽啦!您老人家來也不事先通知我們。」黃文軍知道自己闖下大禍,擔心媳婦認出,低著頭不發一語,硬著頭皮走進家裡。

一進家門,林冰先倒一杯茶給黃文軍喝,「爸,今天怎麽有空來玩,幸好我剛到家,不然讓您老人家在外等多不好啊,您先喝杯茶,媳婦進去換件衣服再出來煮飯,您今晚就在這吃飯吧!」黃文軍回應道:「你也知道,我剛退休,呆在家裡無聊,趁今天周末就想來找榮福和你聊聊天。」林冰說完就進房間里換衣服,根本沒有提起剛才在地鐵發生的事。

黃文軍暗自幸慶道:「哇!還好媳婦認不出我,不然的話不知如何收拾這個殘局。不過小冰好像不把剛才的事放在心上,這是爲何?難道她和阿福鬧意見,在外面習慣給男人摸呢?」林冰和黃榮福是大學的同學,當時林冰人長得漂亮,書又念得好,有很多男生追她,可是林冰的眼光很高,除了對榮福有好感外,其他人全看不上,原因是黃榮福長得帥,家裡又有錢,老爸當大官。現在畢業生競爭激烈,很難找到好工作,除非有後門。林冰當時最主要就是看上黃榮福這一點,所以一畢業就和黃榮福結婚,並且順利的在黃文軍的安排下進入了最熱門的單位稅務局。

當時她以爲自己是最幸福的女人,可是好景不長,黃榮福靠黃文軍的關系進入了市公安局治安科,在外面和有錢子弟混在一起,慢慢學會了吃喝嫖賭,經常在外面過夜,林冰拿他沒辦法,心想如果和黃榮福離婚,那麽今天的一切全沒有了,只好忍著。

所以現在她感覺自己就像個深閨怨婦般的每天等著丈夫的歸來,但是那是不可能的,一想到這她的心就徹底的絕望。

林冰雖然不滿丈夫長期對她冷落,但是她的虛榮心比較強,不肯輕易表露出自己的不滿,天天刻意裝成若不其事的樣子。

不久,只見林冰穿一件無袖白色t恤、白色的超迷你短窄裙,粉腿大部分裸露在外,t恤內雖戴有乳罩,然而白皙的頸項及椒胸連豐滿的乳房,大部分清晰的暴露在外,當走裸體聊天室到黃文軍身邊時,看得黃文軍臉紅心跳。

林冰長期得不到性安慰,滿身的性慾無處發泄,只好經常回到家後,就穿著暴露的衣服在家裡走動,展示一下自己的好身材。此時她根本沒注意到黃文軍正盯著她看,更不會想到剛才在地鐵騷擾她的人是自己的公公。

林冰見黃文軍無聊,就走過去坐在沙發上,邊翹起腿邊打開電視,在翹腿瞬間,黃文軍看到了林冰的透明內褲,裡面黑黑一片。雖然已經射了一次,可現在肉棒又硬了起來。

過不了一會,林冰的兩條粉腿有意無意的張開,透明的三角褲緊包著鼓凸凸的陰阜上,透出的黑色的一片陰毛都看到了,三角褲中間凹下一條縫,將整個陰戶的輪廓,很明顯的展露在黃文軍的眼前,黃文軍更是看得魂魄飄蕩,肉棒更堅挺了。

林冰開完電視後,準備起身之時,才發覺黃文軍正盯著自己的下身看,意識到自己穿得很暴露,連忙起身說:「爸,您看看電視,我去煮飯。」不久,廚房裡傳出了一陣陣的切菜聲,林冰已經在胸前掛了一條廚巾,從後面看上去,林冰的身材比例相當完美,她的腰相當細,而臀部非常渾圓碩大,看來彈性十足。

「碰!」一聲,林冰手中的湯匙掉在地上,林冰馬上彎下身子去撿,白色的超迷你短窄裙,被這麽一彎腰,整個穿透明三角褲的肥臀,就這樣暴露在黃文軍眼前,看得他心口直跳,全身發熱,肉棒更加硬了起來。

「該死,我不應該有這種骯髒的想法,她是我的兒媳婦啊!」就在黃文軍偷偷自責的時候,傳來一陣電話鈴聲,黃文軍接聽後知道兒子榮福今晚不回家吃飯,就告訴林冰一聲,可是林冰聽後馬上皺著眉頭不吭聲。

晚餐只剩黃文軍與林冰兩人吃,倆人靜靜地吃著晚餐,四周靜悄悄的,除了吃飯的聲音,黃文軍見林冰心情不大好,只是低著頭吃,不敢主動先開口聊天;而林冰正想著這些年嫁給榮福後的日子。

回憶起自己結婚後只有剛開始幾個月,老公有碰過自己的身體,到至今再也沒有碰過,不禁覺得很寂寞,猶如在守活寡一樣,接著想起今天多虧後面的男人幫自己釋放長久以來積壓的性慾,感覺自己從來沒有過如此快樂。

突然,林冰建議黃文軍和她喝酒,黃文軍已經八成猜到兒子經常不回家陪老婆,所以今天林冰知道他又不回家很生氣,於是他想替兒子說好話,就答應了林冰的要求。

倆人不知不覺地喝下了一瓶葡萄酒,林冰本來就很少喝酒,今天心情很差,喝下半瓶酒,滿臉通紅,說話開始語無倫次,帶著醉意走到酒櫃拿出另一瓶酒,打開酒蓋後,又朝嘴裡倒。

黃文軍見了急忙過去阻止,搶過林冰手中的酒,「媳婦,你醉了,不要再喝了,爸扶你去睡覺。」忽然林冰哭了起來,而且越哭越傷心,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變動,黃文軍不知所措,慌忙扶她坐到沙發上,在身邊繼續安慰道:「媳婦,有什麽傷心事盡管告訴爸,爸替你撐腰。」林冰只是繼續傷心地哭著,接著說:「爸,媳婦的命真苦啊,您要替媳婦做主。」黃文軍問:「小冰,不要哭了,你說吧!」林冰藉著酒意,順勢往黃文軍身上一倒,抽噎著說:「媳婦自嫁給榮福到現在,只有剛開始幾個月對媳婦很好,之後就很少回家,經常在外過夜,回來也不理媳婦,媳婦現在就像是在守活寡一樣,你說叫媳婦傷不傷心呢?」黃文軍一邊順勢抱著林冰,一邊大聲說道:「那畜生這麽對你,你爲何不早告訴爸呢?你不用擔心,我一定會好好教訓他。不要哭了,你現在還有爸呢,爸會疼你的。」黃文軍一邊扶著林冰進房休息,一邊不停的勸說著,而林冰則不斷的吵著要繼續喝酒。

「不要喝了,我扶你進房休息。」「不要……還要喝……我還要喝……」最後黃文軍強行把林冰扶到房間後,這時,林冰已經醉了,順勢讓她躺在床上,坐在床邊看著酒醉的林冰。

看著看著,酒慢慢覆蓋到黃文軍頭上,眼睛開始模煳起來,已經忘記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媳婦,黃文軍的色慾在酒精的催化下,開始無法控制住自己,勐地撲向酒醉睡著的林冰。

第二章黃文軍隨即褪去身上所有的衣褲,爬上床去貼近林冰美麗的身子。隔著無袖白色t恤輕輕搓揉著林冰胸前的豐乳,感覺真有說不出來的美妙。

黃文軍從剛才忍到現在,下面的小弟弟已經翹得老高,正在抗議著。於是沒有閑工夫去仔細端詳眼前媳婦的性感身體。

黃文軍伸手開始脫掉林冰身上的衣服和裙子,此時的林冰已經沈浸在酒精之中,朦朧之間錯認黃文軍是自己的老公,於是扭動身體好讓黃文軍順利的脫下她的衣服。

不久,一具雪白光滑的裸體呈現在黃文軍眼裡,頭一次近距離的面對兒媳婦的肉體,黃文軍感到異常興奮,他全身顫抖地開始舔吮林冰身上的每一寸肌膚,吸啜著或輕咬後留下齒痕,很快地在林冰的肉體上沾滿著唾液或紅印。

接著,黃文軍先用口含住林冰的一邊美乳,一手揉搓著另一邊,在一雙美乳都吸含過後,雙手盡可能的搓弄著那一對美豔的淫乳,同時盯著下面長滿陰毛的兩片陰唇。

雖然林冰已經醉了,但是還能感覺到黃文軍的手搓捏她的乳房愈來愈溫柔,使她的乳房開始脹大,乳頭突了起來,蜜穴也開始流出一些淫水。

就在黃文軍溫柔的愛撫下,林冰愈來愈舒服的呻吟起來,而林冰意識中認爲是自己的老公榮福,所以一點也沒反抗,而且主動配合著。黃文軍輕輕的摸弄了林冰茂盛的陰毛一番之後,就用手指撥開她的兩片陰唇,用中指插進林冰的蜜穴里,隨後不停的抽插著。

林冰受此一刺激,肉穴里湧流出大量的淫汁,沾滿了黃文軍的中指,隨著黃文軍的中指在她的蜜穴里抽插,林冰的蜜穴愈來愈騷癢難止了。

「阿福,我要……快……插進來……」經過一番挑弄,林冰早已嬌喘連連,下面的美淫穴則早就濕成水鄉澤國了,兩個乳頭則被黃文軍吸得紅通通,淫蕩的高高翹起。

黃文軍在林冰的催促之下,完全喪失了理智,一邊手握腫脹的肉棒,一邊將林冰的兩片陰唇分開,隨即將肉棒插進林冰的蜜穴,挺動著身體開始抽插起來。

黃文軍把林冰的美腿架在自己肩上,強力的插著林冰的蜜穴,因爲這樣可以插到淫穴的更深處,又可同時玩弄林冰那豐滿雪白的美乳。

「喔……喔……重一點……啊……要……」被插入肉棒後的林冰像被電擊般的失去知覺,喃喃地呻吟著。

黃文軍摟著林冰的腰,肉棒深深插入蜜穴的花心,快速地在林冰的蜜穴里做起活塞運動來。

不久只見林冰嬌靨流滿了香汗,媚眼翻白,櫻桃小嘴也哆嗦不已,口裡不停地呻吟道:「啊……哦……快點……我有些……受不了了……」在林冰的淫蕩浪聲刺激下,不由得使黃文軍盡情地晃動著屁股,讓大肉棒在她的小穴中一進一出地插乾了起來。而林冰也在黃文軍身下努力地扭動挺聳著她的大肥臀,使黃文軍感到無限美妙的快感。

林冰愉快地張著小嘴哼著,媚眼陶然地半閉著,她內心的興奮和激動都在急促的嬌喘聲中表露無遺。可見她已經飽受孤單寂寞的摧殘,已經很久沒有得到丈夫的愛撫,此時隱藏內心深處很久的性慾得到真正的釋放,猶如乾柴碰上烈火般一發不可收拾了。

這時抽插的速度和力量,隨著黃文軍漸漸升高的興奮也越來越快了,趐麻的快感,使黃文軍不由得邊插邊道:「喔……好緊啊……爽……受不了了……小福真是不懂得享受……」林冰躺在床上曲起兩條雪白的玉腿,分得開開的,黃文軍伏在她的身上,氣喘籲籲地聳動屁股,肉棒在淫穴里進進出出的抽插著,而她配合著把肥大的屁股直搖,嘴裡不停的浪叫:「嗯……嗯……好……好爽……用力……啊……太舒服了……」林冰那淫蕩的表情,浪蕩的叫聲,刺激得黃文軍暴發了原始野性慾火更盛、肉棒暴脹,再也顧不得溫柔體貼,憐香惜玉,緊壓在她那豐滿的胴體上,他的腰用力一挺,作出最後的一輪沖刺。

在黃文軍猛烈速度的上下抽動下,使林冰的快感更上一層樓,不停地受到猛烈的沖擊,很快地林冰幾乎達到了高潮。

「啊…………我不行了……我爽死了……喔……大肉棒……乾的我好爽……喔……」黃文軍用力抽插著,林冰這時下體有著非常敏感的反應,她嘴裡冒出甜美的哼聲,雙乳隨著黃文軍的動作擺動。

「對……啊……我死了……喔……泄了……喔……」林冰猛的大叫一聲,達到了高潮,而她的陰戶仍吸著黃文軍的肉棒,雙腿緊緊地纏住他的腰。

黃文軍又奮力地沖刺了幾下,然後將大肉棒頂著林冰的花心,全身一哆嗦,然後將一股又濃又厚的陽精射入了林冰的子宮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