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娶了我媽媽

2017-01-25     WoKao     檢舉     收藏 (76)

在我的印象中,父親就幾乎不曾存在過,上初中的時候,他就和媽媽離婚了,多年來對著時間的推移,再加上媽媽刻意淡化一切關於爸爸的東西,我有時候甚至無法記得爸爸的樣子了。只記得臨走那天,爸爸拍著我的肩膀眼睛通紅的和我說,「小遠,爸爸也不想離開你,但是你媽媽這個女人實在太自私了。爸爸實在忍受不了了,對不起了,小遠。」說完就開著他那輛普桑走了–那是他從這個家庭帶走的唯一資產,媽媽顯然是這場離婚大戰的勝利者。

從那之後,我和母親生活在一起,其實單親生活並不是很多人想像的那種充滿溫馨,平淡的很。至少我就是這樣的,媽媽在離家很遠的一座學校附近開了一家小型超市,每天都要很晚回家,母子之間的交流非常少。我也就是這樣,從初中讀到了大學。

一切開始於大三那年,就在我在期待暑假到來的時候,媽媽突然給我打了個電話,高興的說郊區的老房子要拆遷,賠了70多萬,她經營的小超市旁邊的學校因遷移了,生意不行,她也不打算繼續幹下去了。我一聽也興奮的不得了,接著媽媽開始吞吞吐吐的,好像要說什麼。最後,好像下定決心的樣子,告訴我,她準備要結婚了。

說實話,一聽到這個消息,我心理一陣強烈的失落,但是虛偽的我依然假裝用高興的語氣的恭喜了媽媽。雖然媽媽很久之前就已經暗示我,她有了男朋友,那時候我就很違心的告訴她,兒子支持她談男朋友,但是當知道媽媽要結婚的時候,我心理的失落依然超過了自己的想像,大概這是戀母情結的原因吧。

在這樣的情緒中,我依稀可以聽到電話那邊也一陣興奮,「飛,他恭喜我們呢。」「飛,你也和他說幾句話吧。」「算了,等他回來家再說吧。」聽著那邊的對話,媽媽和我在一起的時候從來不曾這麼高興過,突然間我覺得自己很孤獨,很悲涼。

接下來的幾場考試我也渾渾噩噩的考完了,回家之前,當媽媽告訴我她和新男友在家裡等我後,我甚至連暑假回家6

個小時的路程我都覺得不那麽長,我在車上不停考慮,自己該如何面對媽媽的新男友。最終,我決定微笑的面對媽媽的新男友,我甚至打算親口恭喜那個準備要和媽媽結婚的男人,雖然我內心充滿了失落和妒忌,大學三年教會我的最重要素質–虛偽,恩,我要在那個男人面前體現出一個接受高等教育人才的高素質,要假裝出用包容的眼光看待這一切。這在我們這樣一座小縣城,使我有一種優越感。

然而,所有的一切設想在我敲開家裡大門時候,被無情的擊碎了。

給我開門的高大男人,讓我感覺那麽熟悉,「彭飛!」我禁不住的脫口而出。

腦子剎那間回憶起了一段往事,彭飛是我小學和初中同學,有一次在學校玩桌球的時候,搶球檯發生了衝突,身材矮小而又懦弱的我當時不是他的對手,彭飛抽了我兩耳光並揚言以後見我一次揍一次,雖然打不怎麼重,但讓我強烈憤恨他。

但是彭飛在學校的時候就經常和社會上的小流氓混在一起,被叫做飛哥,膽小的我又不敢報復,我甚至因為這件事情放棄愛桌球這一愛好。整個中學階段,我都把對彭飛的害怕和恨深深的埋在了心裡,到了考上大學,我就把這種恨漸漸的看淡了,「老子是大學生,你彭飛算個毛啊,不就是小時候拽拽麼,將來就是社會上的垃圾罷了,最底層的勞動者。老子沒必要和你一般見識!」然而隨著得知媽媽的新男友是彭飛後,那種埋藏很久的屈辱感覺突然間強烈的迸發出來,情緒上的劇烈的衝擊讓我的手都不由自主的發抖,彭飛似乎早就意料到了這一切,一副自來熟的表情,「哎呀,高材生回家了呢,快進來歇歇吧。

餓了吧,你媽媽在做飯呢。」媽媽大概聽到彭飛的話,趕緊過來,笑著看著我說:「這是彭飛……」我不等她說完,就冰冷打斷的她的話,「認識!」說著,就把媽媽和彭飛涼在一邊,拖著自己的行李,向自己房間裡屋走去。把房門一關,眼睛一閉,禁不住留下眼淚來。

「飛,對不起,小遠以前不是這樣子的。」「舒蘭,沒事,他剛回來也難以接受,你也別太難過……」雖然關上了門,他們的聲音很小,但由於是老式房子,我依然可以聽到他們之間親親我我的對話,接著似乎是一陣親熱的聲音。

我更死恨彭飛!不能在憤恨的人面前留下懦弱的形象,我趕緊去鏡子前擦乾自己的眼淚,努力把哭過的痕跡消除,突然外面彭飛的聲音響起:「小遠,我有點事要先走了,不能陪你們吃飯了,明天我在富麗華請客!我們一家人好好聚聚!」一家人,他居然有臉說一家人,彭飛,我操你媽!我恨恨的想著,突然我意識到,彭飛的媽媽我見都不沒見過,還操他媽,而彭飛有可能,不,是一定已經操過我媽媽了。頓時,那種被羞辱的感覺強烈的湧上心頭,這種悲哀漸漸的轉化對媽媽的恨:都怪媽媽,要不是她和彭飛在一起,怎麼會這樣!

隨著,砰的一聲關門聲,我知道彭飛已經走了,我再也按耐不住猛的開門衝到了媽媽的面前,然而還不等我開始發飆,媽媽卻厲聲的開口了:「小遠,你怎麼可以這樣,你知道你剛才那樣,彭飛多麼傷心嗎?他嘴上雖然沒說,但你知道他內心有多難受嗎?!小遠,你太讓媽媽失望了!」媽媽居然指責我起來,我氣的渾身亂顫,幾年上大學養成的文質彬彬的形象再也保持不住了,衝著媽媽吼了起來:「我操他媽了個逼的,媽媽你知道嗎?彭飛是我初中同學啊!你找誰不行,幹嗎找彭飛啊!我操!」「我日,彭飛是什麼吊人,你知道嗎?!垃圾!小痞子!小流氓!小混混!

上學的時候就他媽是陀麻痹的狗屎!」「狗日的彭飛……」「住口!」媽媽打斷了我的話,「你說的我都知道,我知道彭飛是你同學!」「你有病啊?你知道他是我同學,你還和他在一起,彭飛一定是有目的接近你的,他這樣的人渣能真正的喜歡你?恩,我知道了,一定是為了錢,想騙我們家的拆遷款吧!」我感覺自己看穿了彭飛的狼子野心,狠狠的瞪著媽媽,希望媽媽能儘快覺悟!

「和彭飛在一起的時候,他也不知道你和他是同學,他也是後來到咱們家裡看到照片才知道的,彭飛知道你和他是同學後,他很傷心,你知道嗎,他當時提出和我分手,怕傷害了你。是在我的堅持下,我們兩人才走到一起的。」媽媽一邊說著,一邊開始傷心的微微哭了起來了。

「我呸!媽,虧你也在社會上混了這麼久了。連這種欲擒故縱的伎倆都看不出來?彭飛這種垃圾狗屎人渣,玩弄女人的高手,這垃圾名聲早就臭了,現在年輕的女孩子都騙不到,所以才輪到你這種寂寞空虛的老女人的……」暴怒的我也顧不得什麼了,什麼話都禁忌的話也都毫無顧忌脫口而出。

「夠了!你說我可以,但你不能這麼說彭飛!」媽媽沖我大聲的說道。

聽說過色令智昏的小伙子,卻從來沒聽說過色令智昏老女人。見到媽媽這麼維護彭飛,我被氣的說不出話來。

「彭飛的以前的事我都知道,他都向我坦白了,但是人家現在浪子回頭了,你知道嗎,彭飛早不是以前的那個小痞子了!可人家現在有自己的事業,自己開了個建築公司,去年一年就掙了100

多萬,你呢?你能做什麼?除了向我要錢,你還會什麼!?」「你說彭飛貪圖我什麼,玩弄媽媽的感情,可你知道嗎,我和彭飛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彭飛的壓力比大多了!為了我,彭飛已經和家裡斷絕關係了……嗚嗚」說到這裡媽媽已經哽咽,開始痛哭了起來。

「可是畢竟彭飛是我同學啊,你叫我以後出去怎麼見人?」看到媽媽傷心欲絕的樣子,我的氣勢頓時弱了許多。

「之前我和你說過,談男朋友時,你還說支持我呢,敢情都是假的!?現在你什麼態度!呸!你還大學生呢,怎麼還和山裡的老農民一般保守?!」「前段時間,我看電視還報道諾貝爾獎獲得者楊振甯還娶了自己的學生呢?

人家楊振甯大科學家,你學識還能高過楊振甯不成?!

和老女人就是難講理,我被媽媽堵的說不出話來,媽媽卻自以為得了理,一直絮絮叨叨,「你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虧老娘辛辛苦苦20年把你拉扯大。你知道彭飛一直很關心你嗎?他經常問你在學校那邊的生活怎麼樣,還要給你匯生活費,我都沒答應。」說著,媽媽好像想起什麼似的,轉身到房間裡,拿出一個盒子說,「看,彭飛說你沒手機用,就給你買了個手機。」我當時正在氣頭上,接過媽媽遞過來的盒子,看都不看,拿起來就向沙發上狠狠一摔,狗日的彭飛,買個手機就想來賄賂我,當老子是三歲小孩啊,「彭飛的東西!老子一概不要,叫他拿了滾!」氣憤的我居然在媽媽面前自稱起老子來了。

媽媽趕緊撿起裝著手機的盒子,仔細的看了看,「兔崽子,你不要就罷了,彭飛花了6000多給你買手機,你張手就摔,你不要也不能這樣!還好摔在沙發上,不然壞了的話,看我怎麼……」說著就拿起手機向她房間走去。

6000多?我吃了一驚,再定睛一看盒子,是多普達,那時正是智慧型手機剛出來時,多普達在手機中可屬於頂級高檔的。操,在大學混了三年,別人手機都換了一個又一個,由於媽媽的摳門,老子連個手機都沒混上,再加上自己長的又瘦又小,又他媽沒錢,哪個女生會和這樣的男人談戀愛,三年大學連個女人手都沒摸過。

如果我拿著這個多普達的話,那可是班裡最高檔的手機,這樣的話,我的形象豈不是提高几個檔次啊。想著想著,我仿佛看到自己威武的手持多普達,在那裡微笑著風度翩翩的打電話,旁邊同學都投來羨慕的目光,更有幾個女生向我擠眉弄眼……想著想著,多普達的誘惑對我越來越大,可那是彭飛的東西啊,我內心也激烈的鬥爭著,終於我無法抵住誘惑,「慢著,手機老子要了,哈哈,是彭飛買的嗎?彭飛買的東西老子就要用,哼哼,我要使勁花彭飛的錢,把彭飛花窮,哈哈……」隨著我話音,我幾步就走到媽媽面前,根本不容她反應就從她的手上奪走手機。

彭飛不他媽的不是有錢嗎?老子把你的錢花光,到時候再一腳把把你踢出家門,哈哈!我努力這樣意淫著來為自己的貪婪開脫。

如此一來,似乎心情也舒暢了起來。坐在飯桌前隨便扒了幾口飯,趕緊回房間研究起手機起來。

多普達功能可真多,光看繁雜的說明書我都無法搞懂,我趕緊把自己從學校拖了幾百公裡帶回家的破電腦裝起來,上網想查查多普達的功能。看到這台破電腦,我一肚子氣,現在同學都用筆記本了,可我這台功能超破的台式機還是好不容易拿學習當藉口才從媽媽那裡求來的。

接上網絡,我習慣性的打開我的秘密QQ,一打開,就看到一個名叫「亂母」的給我發來信息,「好久不見,搞到你媽媽了嗎?」這個QQ是我專門申請聊性的,上面女人沒幾個,加的都是變態亂倫男人,在學校那種環境下,又沒法語音視頻的,哪個女人會和這樣的人聊性。結果加來加去只加到幾個變態男,估計和我一樣噁心,一邊互相聊自己的媽媽,一邊手淫射精的可憐蟲。

五樓快點踹共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