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女警官

2016-06-30     WoKao     檢舉     收藏 (7)

女警官的第一次

「嘟嘟∼∼」濱海市公安局女子刑偵隊隊長林麗的手機響了,她一看就知道是她的未婚夫李勇打來的。最近他正在忙著裝修他們的新房,不知道又有什麽事了。

「喂,你有什麽事?」

「下班後快來,我有事求你。」

「你有什麽事要求我?」

「哎,來了就知道了。」李勇急忙把電話掛了,省得她追問下去。

能有什麽急事呢?林麗想道。

下了班,林麗連衣服也沒換就急忙趕往李勇那裡,身著警服的她身材高挑,人又漂亮,引得路上的一些男人盯著她直看。她還聽見有人說∶「這麽靚的妞當了警察真可惜。」她也顧不得這些,很快來到了李勇的住處。

「喂,有什麽事,這麽急?」林麗問道。

「親愛的,你還記得上次我們看中的那套進口家俱嗎?就是你很想放在新房裡的。」

「當然啦,不過那套家俱實在是太貴了,我們買不起呀!怎麽,你是不是有錢了?」

「錢還沒有,不過我有機會。你看!」李勇遞給林麗一張紙,原來是全國美術大賽的通知,她疑惑地看著李勇。

「這次比賽的檔次很高,不是誰都能參加的,我這次有機會參加,就一定要拿個好名次,況且,這次的大獎有十萬圓呢!」李勇興奮的解釋道。

「那麽你準備好比賽作品了嗎?」林麗幸福地看著未婚夫,她對他的才華還是十分欣賞的。

「還沒有,不過我有構思了,我今天叫你來就是這事,我想求你一件事。」

「什麽事,還用你求我?」林麗有些茫然。

「你在意作我的人體模特嗎?」李勇問道。

林麗有些意外,不知怎麽回答,只是問道∶「是裸體的嗎?」

「是!我原來那些模特都不符合我的創作主題,我思來想去覺得只有你的外型、身材和氣質符合我的要求,求求你了,我保證不動你一下。」李勇懇切地又急急地說道。

雖然已經是未婚妻了,但他知道林麗是個很保守的女孩,到現在爲止,他倆的親熱程度也只是摟摟抱抱、接接吻而已,最厲害的一次也只是答應自己隔著乳罩撫摸她豐滿的雙乳,他害怕她不答應他的要求,不肯作他的模特。

看著自己的未婚夫這般可愛又可憐的模樣,林麗不覺有些心動了,畢竟他是自己未來的丈夫了,還有什麽是他所不能得到的呢?何況自己是那麽地愛他,把自己最美的身子展現給自己最愛的人不是很美的事嗎?

經過一番思想斗爭之後,林麗望著李勇真切的雙眼,充滿愛意又有些羞澀地點了點頭∶「我答應你。」

「萬歲!」李勇一下抱起林麗,興奮地叫了起來。

在畫室里,李勇架起了畫板,等待著林麗從屏風後走出來。

「你先把眼閉起來好嗎?」林麗仍有點羞澀,這畢竟是她第一次把自己的身子展現給別的男人。

李勇答應了她的要求,順從的閉上眼睛。過了一會兒,聽見林麗說∶「可以了。」他才睜開眼來。此時的林麗已是全身赤裸地躺在了畫室的地毯上了,擺好了李勇要求的姿勢,不過她雙眼緊閉,兩頰緋紅。

李勇被她的身體驚呆了,他見過無數女模特的身材,但都不及自己的未婚妻的身材那麽動人∶豐滿的雙乳,修長的雙腿,纖細的腰枝,渾圓的臀部,簡直是美得令人窒息。李勇迫不及待地拿起畫筆,在紙上畫了起來。

然而,僅僅幾分鍾後,他就再也畫不下去了。林麗赤裸的身軀放在那裡,使他無心畫畫,她的身體是他渴望已久的,別的女模特終究是別的女人,而身前的這個女人是自己的,不!他要把她真正變成自己的女人。

他離開畫板,輕輕地走過去,跪在她的身邊,一雙手顫抖地向林麗的雙乳摸去。突然的觸摸使林麗一驚,她看見李勇正在自己的身上撫弄著,她有點氣憤∶「不是答應過我不碰的嗎?」她想推開他的雙手。

李勇的眼裡噴著慾火,他按住林麗掙扎的雙手說道∶「麗,答應我啊,你早晚是我的人了,答應我吧。」他不顧她的反抗,伏在她的身子上,親吻著她的身子。

以林麗的身手是足以對付李勇的,他不是這個女子散打冠軍的對手,但是當他含住她的乳頭,用力吮吸的時候,一種從未有過的刺激穿遍了她的全身,她似乎很喜歡這種感覺。再想到身上的這個男人將是自己的未婚夫,於是她便停止了還未開始的掙扎,身子漸漸趐軟下來,任由他在自己身上進行親吻與撫弄。

見林麗不再有阻止自己的行動,李勇的膽子大起來了。他乾脆俯在了林麗的雙腿之間,開始肆意地在她的身體上愛撫著。他如饑似渴地親吻著她的每一寸肌膚,手指在她的身體上到處遊走。他聽見她在自己的撫弄下,開始輕輕地呻吟起來,乳頭也變得堅硬無比,於是手下的動作就更加溫柔起來。

他的手和嘴同時來到了他最終的目標,林麗雙腿的交叉處∶她的陰部。他拂開她的陰毛,輕輕撥開了她的大陰唇,處女隱秘的一切都展現在他的面前了。男人都是天生的獵手,憑著他僅有的那點性知識,李勇果斷地親吻、吮吸起她的陰蒂。

林麗的呻吟更加劇烈了,身體也開始扭動起來,她有點忍受不住李勇帶給她的刺激了,她想用手去擋住自己的陰部,身體也有些退縮。但李勇又哪會讓她溜走,他按住她擋住他前進道路的雙手,舌尖固執地挑逗著她的陰蒂與陰唇,他已經看見她的陰道口是濕濕的了。他脫下褲子,跪在她的雙腿間,勃起的陰莖對準她的陰道慢慢地插了進去。

「啊……」一陣刺痛從陰部傳來,林麗忍不住叫了起來,她知道自己的處女時代已結束了。雖然她原本是想在新婚之夜把自己獻給李勇的,可現在也不算太早,何況現在自己也很想他占有她的身體。

李勇開始在她身體里一下下地抽插起來,處女膜破裂的痛楚很快過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陣陣的快感,興奮的呻吟聲又漸漸地響了起來。她緊緊地抱住他,配合著他的動作運動著自己的身體,讓他的陰莖能一次次深入自己的陰道之中。

李勇在林麗歡快的叫喊聲中,一邊揉捏著她的乳房,一邊奮力地挺進,直至將一股股熱辣辣的精液直射入林的陰道深處。

.

惡魔辣手摧警花

深夜,天橋警署的報警電話鈴響了,在轄區里的一個居民小區發生了盜竊行兇案。兩名值班的男警察開著警車前去處理這起案件,這時的警署里只有兩名女警劉惠和許穎。劉惠今年28歲,當警察已經5年了,她是剛剛當警察沒多久的許穎的師傅。許穎今年才23歲,今晚是她第一次值班,所以劉惠特意和別人換班來陪許穎,順便也指導一下如何處理突發事件。像這種半夜出去處理警務的事情已是家常便飯了。

然而男警們離開沒有幾分鍾之後,兩名女警的噩夢就開始了。

當她倆還在說說笑笑的時候,四名手持匕首的

面歹徒沖進了警署,他們目標明確地對兩名女警發起進攻,而還未來得及反應過來的女警在沒有反抗的情況下就被歹徒制服了。

歹徒熟練地用膠布封住女警的嘴,用手銬將她們的雙手反銬住,兩名值班女警在警署里被歹徒輪奸了。

劉惠被歹徒按倒在自己的辦公桌上,一名歹徒隨即爬上了她的身體,他們熟練地扯開了她的警服,扒掉了她的警褲,用匕首將她的乳罩和三角褲割開。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一名歹徒分開女警的雙腿,將自己早已勃起的陰莖奮力插入了女警的陰道之中!

雙手被反銬的劉惠無力反抗,只能任由歹徒將陰莖在自己的身體里抽插,刺破處女膜的疼痛使她禁不住呻吟起來,而她豐滿的雙乳正在遭受著另一名歹徒的肆意蹂躪,乳頭被他狠命地揉捏著。終於身上的歹徒一陣抽動,一股股熱熱的精液直射入女警的陰道之中……

一名歹徒從她的身體里抽出了陰莖,另一名歹徒又爬上了女警的身體。又一輪無恥的強奸開始了,女警屈辱的淚水從她緊閉的雙眼中奪眶而出。

歹徒從身後將許穎按在了桌子上,因爲她穿的是警裙,她的裙子被歹徒向上撩起,渾圓的臀部就展現在了歹徒的面前,歹徒抓住她的三角褲只輕輕一扯,便使女警的下身暴露無遺。

歹徒脫下褲子,勃起的陰莖抵住了女警的陰道口,身體向前用力一挺,陰莖便順利地進入了許穎處女的身體之中!他的身體一下下奮力地挺進,陰莖便一次次深深地插到女警陰道的深處。他的雙手也未停止動作,來到了她的胸前。女警的警服和乳罩被他用力地撕扯開,少女堅挺飽滿的乳房在他的手裡遭受著前所未有的蹂躪。他的手指撥弄揉掐著她的乳頭,他聽見女警已開始發出低低呻吟的聲音,強奸女警的興奮使他很快就將精液射入了她的陰道之中!

另一名歹徒當然也未閑著,他用隨身攜帶著的攝像機將著罪惡的一幕幕情景拍攝下來,這強奸女警的令人興奮的場面將是他們和同夥們回去吹牛、炫耀的好證據,也會使他們羨慕不已的。當同夥從許穎的陰道中抽出陰莖的同時,他便迫不及待地沖過去,對女警實施又一輪的暴力強奸。半小時後,當男警們回到警署的時候,只看見兩名女警被赤裸地綁在辦公桌上,大腿根部流淌著的白色液體中夾雜著紅色的血絲……

林麗是在局刑偵處辦公室里看到這兩名女警的,看著她們驚魂未定、痛苦不堪的樣子,她不由怒從心中起,「畜生!」她憤憤地罵道∶「他們竟然動到警察頭上來了,簡直是膽大妄爲了!」

她安慰著兩名女警,並向她們保證一定抓到罪犯,爲她們雪恥。隨後,她便全身心地投入工作,爭取早日破案。然而,當他們還未有頭緒的時候,第二天又有兩名女警被歹徒輪奸了。

女警王潔在下班途中遇見了一起車禍,當她騎車經過一段偏僻路段的時候,她看見前面一名騎車人被一輛麵包車帶倒在地,麵包車及時地停住,駕駛員馬上下車來看情況。出於警察身份的本能,王潔也下車來到出事地點。

她看見騎車人已經昏了過去,駕駛員也一臉的焦急。「別急,救人要緊,先送他去醫院,別的事回頭再說。」她安慰駕駛員∶「我是目擊者,我會爲你作證的。」於是她倆合力把傷員擡上車,汽車往醫院駛去。

傷員在最後的一排長座上,王潔坐在前排座上,不時回頭看看他的傷情。可是她突然發現汽車並未駛向醫院,而是出了市區,當她意識到有問題時已經太晚了!

一把匕首突然從身後伸過來,抵住了她的喉嚨,一個聲音威嚇道∶「警察小姐,請不要出聲,只要你乖乖地不動,我們是不會傷害你的。否則,你的小命難保!」受到威脅的王潔不敢反抗,只能任由歹徒對她進行侵犯。

汽車在郊區的大道上疾駛,誰會想到,車上正上演著罪惡的一幕。歹徒把王潔拖到車後,按倒在后座上,他的魔爪伸向了女警豐滿的胸部,開始對無助的女警實施強行的姦淫。

歹徒開始慢慢地解開女警警服上的扣子,女警的乳房漸漸暴露在他的面前,他把她白色的乳罩向上翻去,一對結實的乳房從乳罩中彈了出來,粉色的乳頭堅硬地翹起著!

王潔下意識地用雙手護住了雙乳,她還從未被陌生男人碰過自己的身體,她驚恐地看著身上的這個邪惡的男人,哀求道∶「求求你放了我吧,求求你了!」

歹徒並不爲她所動,他用匕首在女警的臉上輕輕劃了一下,說道∶「警察小姐,你不希望在你漂亮的臉上留下點什麽吧?乖乖地把手放開!」

聽到歹徒的威脅,王潔只能無奈地將手從乳房上放開,任由歹徒將她的一對乳房握在手裡肆意揉捏,她閉起眼睛,屈辱的淚水已經流了下來。

玩弄了女警的乳房之後,歹徒把她的警褲連同三角褲一並從她的身上扒了下來,他分開女警的雙腿,開始玩弄起女警的陰部。他撥開女警的陰唇,手指在她的陰蒂上輕輕撫弄著……

伴隨著他的動作,女警的身體輕輕顫抖著,她低聲地抽泣著,無力地說著∶「求求你,放了我吧……」

他實在是忍不住了,看著平日裡威嚴的女警現在在自己的面前孤立無援,任由自己玩弄的樣子,他急切地想要占有她,他褪下了自己的褲子,把勃起許久的陰莖對準女警的陰道便用力插了進去,隨即猛烈地抽插起來!

強奸仍舊穿著制服的女警無論如何是一件令人羨慕的事情,他一邊玩弄著她的乳房,一邊奮力地將陰莖一次次深深地插入女警的陰道之中,直至將一股股粘稠的精液直射入女警的陰道深處後,他才像一灘爛泥一樣倒在了她的身上。

兩名歹徒交換了位置,汽車仍在大路上疾駛,而此刻一次次深入女警陰道的是另一名歹徒的陰莖。當兩人都在女警的身上滿足了自己的獸欲之後,全身赤裸的女警被他們一腳從麵包車上踢了下去。

女警白靈則是在家裡被歹徒輪奸的。當她晚上下班回到自己的單身公寓,剛剛打開房門的時候,一隻大手從身後捂住了她的嘴,隨即她感到一把尖銳的匕首抵在了自己的腰間,一個聲音低低的嚇道∶「警察小姐,請不要亂動,否則性命不保!」白靈只能順從地被歹徒押進了房間。

她聽見身後房門關閉的聲音,白靈知道一場噩夢就要開始了,因爲歹徒絕不是上門打劫的,他們一定另有目的,而那目的基本上就源自於自己是個女警──今天她是身著警服回家的!歹徒一般是不會襲擊警察的。她已經聽說了前幾天發生在警署的輪奸女警的案件,她預料今天自己的命運也將會如此。此刻,女警的心中不由升起一種悲涼的感覺,自己嚴守多年的貞潔將被歹徒奪走!

果然,歹徒將白靈的雙眼

住,用膠布封住了她的嘴,將她的手腳分開,呈「大」字型捆綁在她的單人床上。眼前漆黑的女警感到一個沈重的身軀爬上了自己的身體,無力反抗的她只能任由歹徒對自己進行侵犯與蹂躪。

白靈警服上的扣子被歹徒一粒粒地解開,警服下女警雪白的肌膚和豐腴的軀體便展現在歹徒的面前,松開女警乳罩上的搭扣,一對豐滿的乳房讓歹徒急不可耐地伸出雙手去撫弄和揉搓!

歹徒的一雙大手在女警的乳房上肆無忌憚地玩弄著,女警的乳頭在他的揉捏下慢慢地堅挺起來,他忍不住俯下頭去,在她的乳房和乳頭上輕輕地吮吸著。女警扭動著身子想要躲避歹徒的侵犯,但無力的反抗只能更加激起歹徒的暴行。

歹徒一邊用舌尖輕舔女警的乳頭,一邊用手解開了女警的警褲,罪惡的雙手便直接伸進了女警短小的三角褲中去了。歹徒的手指掠過女警柔軟的陰毛,來到她濕潤的陰部,由於雙腿被分開捆綁,所以原本由陰唇夾成的肉縫已經張開,歹徒的手指可以直接接觸到女警的陰蒂了。因爲雙腿被捆綁,警褲不能從女警的身上脫掉,但穿著又阻礙了歹徒的行動,所以他乾脆用匕首將女警的警褲和三角褲割開,一把將其從她的身上剝了下去,這樣,女警烏黑的陰毛、粉色的陰唇和陰道口就完全暴露在歹徒的面前了。

白靈在床上奮力地掙扎著,但卻無法躲開歹徒的雙手,她分明感覺到歹徒的手指一邊在自己堅挺的乳頭上揉捏,一邊在自己神秘的陰部撫弄著。「放開我,你們這幫流氓,禽獸不如的惡棍!」她想拚命叫喊,但到了嘴邊卻成了「嗚嗚」的聲音,像是呻吟一般,而她扭動著的身體上下起伏,更是讓歹徒興奮不已。

歹徒甚至把頭埋在女警的雙腿間,開始用舌尖玩弄起女警的陰部了,歹徒吮吸著女警的陰蒂,舌尖一下下去輕舔她的陰道口。女警第一次遭受男子撫弄的身體怎能抵抗這強烈的刺激,盡管心裡是極度地抵抗和厭惡著歹徒的暴行,但是處女的陰道中竟然開始分泌出一股股的愛液。

看著女警在自己的撫弄下身體發生的變化,歹徒開始發動最終的進攻了。他脫去身上的衣褲,爬到了女警赤裸的身體之上,女警的陰道口微微張開著,勃起的陰莖只稍一用力,就順利地進入了女警濕潤的陰道之中了!

隨著女警一聲痛苦的呻吟,她停止了最後的掙扎,她知道一切都已完了,自己的處女時代被歹徒畫上了句號,反抗已沒有任何意義,而且繼續反抗只會換來歹徒更加粗暴的侵略。她無奈地躺在床上,任由歹徒一次次將陰莖猛烈地插入自己處女的陰道之中,淚水已印濕了

住雙眼的遮眼布。

歹徒一邊沖插著女警的陰道,一邊仍在玩弄著她的雙乳,強奸女警給他帶來從所未有的強烈快感,他幾次忍住強迫自己不射精,爲了能在女警的身體里多呆一會兒。但是,一陣陣因摩擦而産生的快感,使他終於忍不住將噴湧而出的精液直射入女警的陰道深處!

白靈知道屋裡一定不止一個人,

住的眼睛仍能感覺到閃光燈的閃亮,以及一下下按快門的聲音,她知道這醜惡的一幕幕被歹徒全都記錄了下來,自己的身體將是歹徒們炫耀的資本,她難以想像自己的裸照被歹徒們傳閱的情景。

果然,一個身體下去了,又一個身體爬了上來。同樣又是一輪令人不堪忍受的蹂躪之後,女警再次被歹徒輪奸了。當歹徒從容離去的時候,女警已經被玩弄得幾乎昏死過去……

第三章∶女警官獻身男線人

市公安局的會議室里,香菸的煙霧彌漫,林麗被嗆得夠受,但她顧不了這麽多,她正和幾位領導爭論著。這里是男人的世界,只有她一名女警,但她絕對是這里最得力最優秀的幹警之一,她有能力在這里發表自己的見解。

發生了這幾起強奸女警的案件,令公安局震動不小,局領導要求刑偵隊限期破案,否則事情一旦傳出去,會令警方很被動。刑偵隊集中人力,建立專案組來偵破這些案件,隊里大多數人認爲這是一起有計劃有組織的報複行動,估計有某個黑社會性質的組織爲了報複警方以前的打擊行動而採取的強奸女警的手段。

然而,林麗卻不這樣認爲。她靜下心來仔細分析了案情後,提出的見解是∶有某個犯罪組織採用轉移警方視線的方法,準備暗渡成倉,也許近日他們將有一樁大的行動,所以不惜採取這樣的手段來引開警方有限的警力。

這個設想得到了一定的認可,於是局領導任命林麗全權負責這項案件的偵破工作。

林麗和隊友們立即投入了緊張的工作之中,她基本已經找對方向了,頭號嫌疑者就是本市近日裡剛剛換了頭目的黑勢力「黑虎幫」。

「黑虎幫」原本是市裡勢力較大的一個黑幫,無惡不作,但在不久前遭到警方的沈重打擊,原來的頭目都被抓獲,勢力已基本被消滅。不過原來的頭子「黑虎」的弟弟「黑龍」從海外回來,又重新收拾起哥哥的攤子,好像又要建立起黑幫,現在正在警方的嚴密監控下。

「黑龍」在海外也是黑社會的頭目,這次回來,指不定會里外勾結,那形勢就更加嚴峻了。現在最有可能轉移警方注意力的就只有他們了,況且他們正需要做一筆大買賣,一來籌集活動經費,二來「黑龍」也好樹立自己的威信。但是他們的大買賣到底是什麽呢?這是林麗最傷腦筋的地方。

辦公室里,林麗與自己的隊友也是好友,刑警隊支隊長女警官許珂商量著對策。她們決定先安插一名線人到黑幫里去,探探那裡的虛實。於是,許珂找來了自己的線人方宏,準備讓他去臥底,獲取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