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洞裡潺潺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3)

老公是一個健壯的男人,每次都弄得我高潮疊起,老公在性方面給予我極大的滿足,曾有一度,我覺得非常滿足。

但是,久而久之我們的性生活逐漸缺少了情趣,我心照不宣的維持著。但心裡卻布滿擔心,又有些無奈。老公是一個細膩的男人,他也看出了我的無奈。一日,老公給我了一冊列印的網絡小說(那是他從公司的計算機上列印來的),其中第一篇名爲《半夢半醒之間》,看得我面紅耳赤,骨酥肉麻……性愛小說,特別是那些描寫交換的小說,爲我眼前打開了一個新的天地。 有時候,我們在床第間也放浪的開一點小小的玩笑,幻想會使我和他激情倍增……爲此,老公專門爲我購買了一台計算機,是我更加方便的在網上閱讀、交流。我們時常在網絡上閱讀一些成人文學、一些交換的小說,叫人面紅耳赤,又讓人心動不已。

假如說追究是什麽原因促使我們後來進行「 膽大妄爲」 ,那麽肯定是網絡了。

我很愛我的老公,而他也很愛我。我們心裡都非常清楚,假如再瘋狂一點,我們的感覺會更好的。爲此,我們曾經試嘗過一次,不過沒有成功。原因是那對情人太害羞了(何況是熟人),因此,挺遺憾的。

有時候,自己感到挺矛盾的,又想做一個安份守己的女人,又想體驗一下瘋狂的快感,又害怕自己變成一個淫蕩的女人從此一發不可收拾,又經常幻想放縱的快慰……性愛是一個非常奇妙的事情,它可以使女人成仙,也可以使女人成爲魔鬼。

我的老公是一個挺寬容的男人,他很細膩,非常關心我的感覺。他從不對我提什麽要求,也從不過分在意我與其他男子接觸。有一次,我和單位同事們集體去遊泳,遊玩中一位一直追求我的男同事在水中偷偷吃我的豆腐,不料被他發覺。

以他的性格我本以爲他會生氣,然而他卻笑了笑了事。

事後,他對我說:「我知道你喜歡這樣瘋玩,只要你興奮,我是絕不會在意的。」我問:「爲啥?」他說:「我對你有把握。」他還表示瘋一點的女孩子更令人喜歡。他還說:他不在乎這些,只要我的心屬於他的,身體麽,可以隨意一點。不過,他果斷要求我不許和太風流的男子來往,假如染上病菌,傳染給他,他會宰了我的!

他很出色,因此,我也從來沒有做過出格的事情。雖然骨子裡流淌著一點點不安份的血液,但是,在衆人眼裡,我還是一個很文靜的女孩。可是當我倆在一起時,我覺得我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他的性慾很旺盛,我很喜歡他。我們經常在夏天的晚上,我經常只穿一件連衣裙而不穿內衣,和他一道漫步大街,冷不丁他的一個小動作,會使我感到非常的刺激(其實,我建議其他女孩子也不妨試一試這個遊戲)。當夏風從裙子下面吹拂自己的私處時,不僅會有種只有裸泳時才體會的奇妙感覺,而且,手還得緊緊的捂住裙擺,唯恐漏光,就像小時候隨大孩子偷西瓜時的那種特有的刺激。

心中瘋狂的慾望,就像一棵小草,只要有陽光,就能瘋長,而老公就是我的陽光。老公給與了我極大的理解,甚至是慫恿。一次在床第間上,他多我說:「我想找1 個甚至2 個男人來一起和你做愛,你能接受嗎?」我索性就說:「假如你捨得,你去找,只要不是你的同事和我的同事,我就讓他們干!」我又說:「我怕我的身體吃不消。」他說:「那我就拎把刀讓他們輕點,誰不聽話我就給他跺下來……」聞聽此言,當時我的心裡好感動,慶幸自己找到了一個好男人。

今年5月,我倆策劃了一起小小的陰謀。——那天,我們邀請他的一個朋友小趙夫妻兩人吃飯,大家喝完酒後去ATV包廂唱歌(是我倆預先設計好的,小趙與我也很熟悉,對我也挺好)。我特意穿著挺薄的衣裙,跳舞時小趙趁著酒意和我跳貼面舞,我倆挺投入,接著老公也和小趙的妻子跳起來。

開始還很好,小趙還吻了我,他妻子和老公也貼的很近,當時我有點迷迷糊糊的,任憑小趙的雙手在我身上遊離。跳了一陣,我們又換回來,開始由我和老公跳,老公幾乎將我的衣服撩成了半裸。當我倆等待他倆回舞池跳舞時,不知怎麽搞的,他們倆竟提出要回家——不玩了!說完,倆人急匆匆地走了。

望著這小趙夫婦離走的身影,我感到非常的沮喪。我問老公是不是和小趙的妻子玩的太過火了?老公說:「沒有啊,我們倆玩的挺好的,她挺願意的!」並且還摟著我手搭在我的屁股上示範……第二天,小趙打**給老公,閉口再也不提昨晚的事,老公說:「肯定是他們玩不起!」此後,小趙也很少與我們交往,我們再也不敢有找熟人玩這種遊戲的念頭了。

某一個星期天,我和老公去阿傑的家裡做客,阿傑是老公的一個朋友,今年30歲了,追他的女孩很多,他像走馬燈似的還了一個又一個,始終沒有結婚。

那天午飯後,天氣很熱加之吃飯時又喝了點酒,我感到非常熱,於是我就去阿傑的室居的衛生間里沖了個涼。當我出來的時候,發現老公和阿傑坐在一起,阿傑的臉通紅,我一時並沒有在意,以爲他倆酒喝多了,就繼續看電視里的一部肥皂劇。

過了一會,阿傑說他也要沖涼,就進了衛生間。這時,老公從後面摟住我,對我說:「阿惠,你看阿傑咋樣?」我忽然明白,他倆剛才密謀過,故作驚奇的望著老公。

老公親切的對我說:「我剛才和阿傑說好了,今天咱們三人玩一次。」看著老公微微泛紅的臉,我又驚又喜,埋怨道:「你喝醉了!

衛生間里傳出阿傑的沖洗水聲,我覺得自己的臉很燙,老公的手在我的身上不停的撫摩著,摸得我身上也燙。良久,我正色的對老公提了一個要求:「今天是頭一次,可不可答應我一個要求?你去告訴阿傑,他只準親我、摸我,不許那個。

老公回答:「可以和阿傑商量一下。」又指著我的鼻尖笑話道:「你平時喊的凶,一來真的,就玩不起!沒出息。」我紅著臉笑了。

話間,阿傑從衛生間出來了。他腰間圍著一條浴巾,正透著眼睛鏡片,笑盈盈的用目光詢視著老公。

老公和我此刻正坐在沙發上,老公對我說:「阿惠,坐過來點,讓阿傑坐在你的身邊……」我聽話的朝老公那邊挪去,於是阿傑就坐在了我的身邊,和老公一起將我夾在中間,開始了我夢寐以求的遊戲。

我不敢視望阿傑,害羞的低著頭,感覺老公的手已將我連衣裙從肩頭緩緩拽下,露出了我的一邊胸脯,阿傑便溫柔的叫了聲:「啊!……阿惠。」便探出一隻手在我豐滿的乳房上撫摩了起來。

頓時,我的身體亢奮起來……我慌忙將自己的臉埋在老公肩頭,感覺到阿傑的手在我的乳房上溫柔的撫摩著,在極度的害羞與慌亂中,承受著兩個不同男人的撫愛。老公溫柔的捧起我的臉,與我熱吻起來,同時,緩緩得將我的連衣裙另一邊拉下,「呀!∼」隨著我的一聲輕叫,我那漂亮的雙乳裸露出來,呈現在兩個布滿激情的男人面前。

老公繼續深吻著我……阿傑的兩只手一左一右摸著我的乳房,指尖撥弄著我的乳頭,我的乳房很快漲大起來。他火燙的臉頰貼在我的裸露的背上,頓時,我感到安全了幾分,我喜歡溫柔的男人。

這時,老公忽然拿開了我的臉,我睜眼望見他正深情的望著我。他對我說:

「阿惠,該吻阿傑了!」然後深情的對我一笑,接著,就將我的身子擰向阿傑,——這是我第一次裸露著雙乳,正面面對丈夫以外的另一個男人。

瞬間,極度羞恥占據著我的心,當我與阿傑的雙目相遇時,又馬上返身抱住老公,老公一邊親我一邊鼓勵我,又將我擰給阿傑,阿傑主動捧住我的臉,僅說了聲:「你真漂亮!」立即我産生了一種莫名狀的沖動,閉上眼撲了過去,主動將雙唇送到阿傑的唇邊,和這個健壯的男人接吻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