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次的辦公室激情引誘

2017-05-09     WoKao     檢舉     收藏 (19)

俗話說「近水樓台先得月」,有時,天地無情,即便咫尺之距,也有如天涯之遙。近水樓台未必是先得月。但話又說回來,先得為情,後得為欲,我跟高潔或許就是如此。

高潔同我是同一個車間的同事,早我進廠里四年,職業中學畢業後直接在廠里任會計。我工業大學畢業後才到廠里任技師,那時高潔已經為主辦會計,基於禮貌,我都尊稱大姐,但實際上我倆還同年紀呢!也因同年紀,加上還是老鄉的這層關係,從我進廠以來,我們關係一直都很好。她本人身型不高,但是長得蠻清秀的,身材比較苗條。雖然不是我喜歡的那種,但也不是我討厭的那類。

在其他同事的鼓吹下,曾經一度想要湊合我倆。但那時我早已有交往三年的女友。不久之後,高潔也有男友,兩年之後她與男友結婚,我還應邀擔任他們婚禮的伴郎,但實際上我跟高潔的老公一點都不熟悉,加上後來廠里派我去斯圖加特進修一年,因此根本不清楚他們的婚姻狀況。當我回國後才知道,就在我去德國進修的那一年,高潔生了一男孩。也間接聽起廠里其他會計跟業務聊起他們的八卦,才知悉原來高潔她老公小她一歲,他們當初結婚就比較衝動,現在感情不好!她老公常借到上海出差,經常成月不在家。

廠里新進的技工總是談論著這樣的一個深宮少婦會不會很寂寞呢?

回到廠里的這些日子,我們也就相敬如賓。在工作上,我是廠里維修技術部的頭兒,她是主辦會計,負責幫我採購及估算原料物件的進出。在私交上,也是一如往常。而我儘可能不提及她的家庭狀況,而她也似明白這種共識般,沒有過問太多我的私生活,總之,一如往常,即便這「往常」早已不是當時的無話不談。我明白她的顧忌。但在眾多流言蜚語與多數技工對於高潔身材及婚姻生活的八卦消息渲染下,我好似有些動心。我跟女友關係一切穩定,也正在考慮結婚,絕沒有想過要搞點外遇啥的,但是在時間的浸淫下,也就對這類事情有了好奇心。現在了解到她的這些情況

​​,不由自主的就往那個方面想!

這一想就炸了,我竟然開始有心為之。中午午餐時間我時常找她一同用餐,下班時間刻意跟她搭同一班公交車回家,在幾次的努力之後,我發現我們好似回到幾年前無話不談的境地,在這過程中,無意中發現,她婚後因為夫妻兩人彼此的價值觀有頗大的出入,因此經常吵架,跟老公感情十分不好,而公公、婆婆護著兒子,對於高潔亦不咋地。只因她為夫家生了個白胖胖的兒子,所以她和老公還盡力地維持好這個「家」的樣貌!

是天助也,是人助耶!我不禁這樣想。因為她跟老公感情不好,因此假如我藉機搞上高潔,一定很保險!只要我們雙方保密,不要被人發現,她肯定會答應,決不會有後遺症!

計劃底定之後,借著我們日益親密的關係,從最初的聊天,到她讓由我開車載她下班,但高潔只允許我載到離她家社區走路距離將近

20分鐘,是她平常上下公交車的地方。到後來我會趁四周沒人時牽她的手,她竟也會偷偷的抱我。果然不出我所料,這就更加說明此中有戲!但我們的逾矩也僅止於此,沒有言詞,靜默地牽手、擁抱,看著帶著道德的束縛感,我竟是如此地愉悅。該是進行

B

計劃的時候了,但畢竟她是女的,應該由我主動出擊,我又想:要是直接約她開房或者到我這裡來,難免顯得突兀了!還是得慢慢來。

原本計劃在十一長假的某一日約她看電影,當然是為了看电影後的餘興節目。哪知人算不如天算,結果我女友跟她的姊妹淘預定利用這個長假一同到曼谷旅遊,要我一同陪著去。為了不讓女友失望,我只好放下手邊的計劃,到曼谷玩幾天。當然我不會僅僅只是去玩而已,一邊想著計劃,一邊悄悄地瞞著拚命血拚的女友,買個

NARAYA

的曼谷包,跟一成套

Chasney

Beauty的文胸,這套內衣綴以蕾絲緞布,我都能想像高潔穿上這套內衣的曼妙身段。回國後與女友一同到家裡探視雙親,就這樣結束了長假。與往年不同,今年我倒是相當期待上班日的到來。

收假上班的第一天,廠里瀰漫著一股還想休息的氛圍。在領導的滿意眼神示意下,我正對底下的維修員精神喊話,斜眼正好瞥見高潔從辦公室走了出來,她穿著一身修身剪裁的褲套裝,讓我更為驚艷的部分,就屬她換了髮型,從總是簡單地馬尾,換成了大波浪的長卷髮型,這帶出幾分那小女人的嫵媚情懷。總之,就是十分迷人。

這樣的改變,讓我一整個上午都有些心不在焉,想著高潔換了髮型後的嫵媚,也想著這樣的改變到底代表了什麼,而後悔這一假期中的我的缺席。午後,有一個算是

V

I

P的客戶約我談修車的價碼,讓我有機會離開「修辦」,而來到高潔所在的「會辦」。言談間,我就瞅著高潔。反正維修的價碼的談定,都是「S

O

P」嘛!說是談,不過是為了簽合同罷了。

送走客戶後,我趁辦公室的會計出去辦事的空檔,拿了在泰國買的曼谷包送給高潔。

「這是芳嫻買來托我送給大姐的,說是平日你對我很是照顧。」我高明地使用兩個心思,第一個當然是假託女友送禮的名義化解彼此的尷尬,反正她們只見過幾次面而已。再者,我也想測試高潔會不會吃醋。只是後面這層意思不好明言。

「給我買這啥包,挺漂亮的」高潔看似蠻不在意地把玩包包,其實心裡可高興的,高興的神情都寫在臉上了。但過了幾秒,神情嚴肅地向著我說「你吶,少動那些花花腸子!跟大姐說實話,真是芳嫻托你買來送我的!」當提起女友的名字時,高潔下意識地提高了音量。我當然只得說是,但沒少佩服女人的第六感。正當高潔不知該收與否時,我催著她收下。「如果你真的不要,我就拿來送小莉(廠里新來的會計)好了,反正拿回去也交不了差」。高潔一聞言,只得順了話說「那大姐就收下了,記得替我跟芳嫻說聲謝」。

不久,會辦的其他人也陸續回來,一時熱絡後,結束了今天的計劃。

下班前,高潔主動詢問我今天要不一起回家。但女友之前就跟我約好要與她公司的同事一同吃飯。我趕忙地向高潔解釋。只見她眉間一蹙,輕嘆一聲。

她難道…對我……

正當我為現時的驚喜雀躍時,她反倒收起失望的神情,開心地跟我說要我好好陪女友玩。隨即一溜煙地消失在下班的人潮中。

這晚,仍是應酬。

女人總喜歡把自己裝成一副蠻不在乎的樣子,讓人覺得難以靠近,只因自己害怕下一秒的失落。但當她遇到一個可以讓她依靠的人,就會撕下自己的偽裝,也許放蕩,也許嬌美,也許更加矜持。

是她的老公,還是我?

那時,你是因暗示地明顯導致道德的芥蒂,還是你只是想以輕嘆證明自己的戰勝。至於那成套

Chasney

Beauty的文胸,依舊包著精美的包裝,靜靜地隱藏在我屋裡的一隅,沒人知道那是什麼,即便是我自己。這時我才發現,原來外遇並非狩獵、沒有獵人與獵物的對價關係,有的只是彼此對於愛情的需索罷了!

我知道,這已然不是計劃,而是一種沉淪……我害怕這種無法操之在己的不確定感。於是,我退縮了。但不是糾結於道德的是非。我開始定時回家,跟高潔的下班約會次數日漸一日地減少……但不經意的嘆息總讓我對號入座。

然後,我又逃了……

時間又過了幾個月,接近會計年度的結算期。整個會辦開始了前所未有的忙碌,連高潔都開始加班,連休假都顧不上。而這時也是高級車款的維修旺季,我也差不了多少。於是星期六、日總還能看見修辦與會辦一同加班的盛況。

「士特,你這些年乾的不錯。」老總笑得燦爛,我也連忙陪笑說都是老總領導有方。老總接著說「總公司那想讓我回去接管。領導那要我推薦一人任廠長,我可是立馬就推薦你了。希望你要好好乾!咱們公司沿海廠點有七個,就屬這個最賺錢,干出點成績,我在調你去總公司」。「感謝老總提攜」我嘴裡也只能擠出這句不是象牙的象牙了。「各位員工,總公司打算讓我回去接管一個單位。這個廠我也算有感情了……」老總滔滔不絕地說著,忘我的神情直讓其他主管點頭如擣蒜。「總公司與我一致推薦士特同志擔任廠長……」老總說著讓我站起來給其他主管們鞠躬。「還請你們多多指教」,低頭的那一瞬間,看見高潔臉上有著說不上來的笑容,混著高興、得意、以及憂傷的神情。結束後,在與眾多主管握手下,我們又再度錯過。

過了幾天,那天是星期六。照例應該沒人的辦公司,佇立幾盞燈光。剛從上海出差回來的我,好奇地走了進去,發現高潔正在處理帳務。我問著今天休假不是,你怎麼還來上班?高潔緬靦地對我一笑,說「廠長,不好意思,因為之前孩子高燒,家裡又沒人照料,所以請了幾天假,又逢您到上海出差,來不及跟您報備,又幾天帳務堆的有點多,乾脆到公司加班。廠長呢?怎麼會來?」

我突然驚覺原來職稱的距離大於彼此的情感。為了掩飾我的情緒,我禮貌性地答著「我也剛好要處理些合同」,就逕自走向廠長辦公室。這由經理室改成的廠長辦公室的玻璃就設計成能從裡面看出去,但外面看不見裡頭的設計。我看著認真工作的高潔,扎個簡單的馬尾,身著長袖毛呢連衣裙,搭著高跟鞋。這設計讓高潔的身材更為修身,宛如人間仙女。這讓我回憶起幾個月前的那一天。

過了不久,想說弄杯咖啡讓自己提神,剛走到茶水間。聽到有人喃喃自語,原來是高潔也想弄杯咖啡,但蒸餾式咖啡機要等比較久,便站在咖啡機前抱怨。「這些天是怎啦?先是小剛高燒,至洋又到國外出差二個月,好不容易喘一口氣,他們又跟我說要去小姑那住一星期,我也有工作,為啥都沒人幫我想一想啊!現在到好,連咖啡機都欺負我!」

「是誰惹的我寶貝大姐這麼生氣啊,我可饒不了他呀!」高潔突然聽到背後有聲音,嚇了一跳,連忙轉身,卻不知道我離她這麼近,腳一滑,就這樣迎面撞進了我懷裡。我的反應也夠快,馬上抱住她,她胸前那對因生育後漲奶的雙峰擠壓在我的胸口上,我由上往下看去,那條乳溝已經被擠得彎曲變形了,雙

手立刻由下往上托住她的翹臀,所有的動作一氣呵成大概只花了

1

秒,真是太佩服我自己了。等她站穩後發現我抱著她,就稍微掙扎一下,抬起頭臉紅的看著我:「謝謝廠長,可以放開我了嗎?」

我低頭看到她輕啟的雙唇,趁她話說完,嘴唇還來不及合上時,馬上吻上她的雙唇,舌頭立刻就伸進她的口內挑逗她的香舌;我的雙手也從緊擁高潔,大膽的沿著她背部的曲線撫摸,直至膝前的裙擺,用力地將她裙擺往上一拉,拉到腰間。順手將腰間的褲襪用力一扯,任憑我的獸性搓揉那兩片細緻的臀肉。

高潔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略略掙扎了幾下後,大概也被吻得春心蕩漾吧,變成不停地在我身上蠕動,香舌也配合的跟我纏綿起來,胸前兩團軟肉磨得我心癢難耐……吻了一陣之後,我們稍微分開一點,但我手上還是摸著她的小屁屁,她臉紅紅的趴在我胸前喘氣。

我低聲問她:「小騷貨,你穿 T

字褲呀?」高潔小粉拳輕輕的打在我胸前,喘聲地說「廠長,你真的很討厭……人家…才不是騷貨呢。再說了,我穿 T

字褲關你什麼事呀?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你的下屬,你不怕我跟總公司的人說喔!而且我已經是別人的老婆;有一個孩子的媽,你還騷擾我,你有病沒病呀!你要想想,你有大好前程,有芳嫻啊!」

我看高潔一副騷樣,笑一笑說「你的意思是說你不值得我這麼做嘛!你想要我,卻礙於我的前程、芳嫻以及別人的眼光嘛!但是你是想要我吧!對吧!」。「不是!不是!我怎麼可能想要你,我怎麼可能……怎麼可以想要你」。高潔的抗拒反而讓我動起慾望。「我可是很挑的哎,一定要像你這樣又騷又美

的我才要。而且……等你嘗過我的大肉棒之後,不一定還嫉妒芳嫻呢!」

嫉妒、芳嫻、肉棒。下意識地在高潔腦中組合成一句「我嫉妒芳嫻擁有士特的大肉棒」……

這三個關鍵詞的震撼,讓高潔的偽裝慢慢被我拆穿。但我再也控制不住,也不想等了,心一橫,把高潔轉身推到茶水間的牆上,反手把茶水間的門鎖上,然後把她壓在門板上,馬上再度吻上她的雙唇。這次高潔倒是很配合的跟我舌吻,我的雙手也沒閒著,找到她連衣裙的拉鏈,「唰」的一聲解開後,把她的連衣裙一口氣褪到腳踝,然後蹲下看著她的神秘花園。

哇!我驚呼好樣的!竟然是一條兩邊都是細帶子的淡紫色

T

字褲,前面沒有任何花紋裝飾,而是完全透明的薄紗,而且小小的沒辦法完全覆蓋住她的陰毛,褲頭還露出一小片呢!而再下面一點的陰唇也清清楚楚的顯現出來,連芳嫻都沒嘗試過這種

T

字褲。更讓我興奮的是隱約看見小穴已泛濫成災,淫光閃閃哎……

我興奮地說:「還說你不騷,穿著這種內褲,是想讓男人興奮來干你吧?是為了誰,引誘你老公來肏你嗎?而且…你看…濕答答了唷……」說完我就隔著

T

字褲舔上她的陰唇,鼻子則頂在她的花叢里聞著陣陣的芳香。

可能高潔從沒受過這種刺激,整個身體顫了一下,雙手抓著我的頭說:「哎喲!你怎麼舔那裡……從來沒有人舔過那裡。哎∼啊……好癢喔∼∼不要、不要啦∼∼」。但就是這麼弔詭,嘴裡說不要,可高潔的手卻一直按著我的頭,陰戶也一直往上抬,雙腳也自動張得更開,還把一隻腳跨在我肩上。

「還說不要,明明就想要,想要更刺激的嗎!」我說完把她的

T

字褲撥到一邊,舔著那小花瓣陰唇,然後找到早已挺起的小肉芽陰蒂,不停用舌頭在肉芽上劃圈。這會換高潔低聲嘶叫著「不行啦…喔…不要…我求你不要……會高潮……啊……啊哈…我不行了啦∼你好壞喔∼∼要到了啦∼∼啊∼」接著她身體一抖,雙手大力地抱著我的頭,陰戶一股陰精狂泄。我咂了一口,想著這騷貨還真容易高潮哎,噴得我滿嘴滿臉都是。

我站起來對高潔說:「你噴得可還真多哎,你老公是多麼讓你饑渴啊!來!快幫我舔乾淨。」高潔於是

害羞地雙手環著我的脖子,輕輕地親著我的唇把我嘴上的淫水都吸掉,接著用小舌頭把我臉上剩餘的淫水都舔乾淨。舔完後,我問她「好吃嗎?舒服嗎?」她紅著臉嬌羞地說「討厭……叫人家吃自己的東西,人家從未吃過哎……廠長,你的舌頭好厲害喔!我從來沒被舔過那裡」然後躲在我胸口。

「還叫我廠長?」「你就是廠長,是我的單位領導。」「叫我士特吧,就像從前那樣……」「從前哪樣」高潔嫵媚地在我懷裡問著。「就像從前那樣牽牽手,擁抱啊」。這一說,說中了高潔心事。她立即低喃著「我……我……我…」

「別說了,我要你」。說完,我一邊搓揉著她的臀肉,示意讓她別說。而我突然調侃高潔「剛才那樣就舒服了呀!?那等下你不就會爽死掉!」她一聽,羞紅地看著我「等一下?什麼等一下啊?喔!不!等一下……等一下呀」。

哪等得了一下,我奸笑了兩聲,把她身體轉成背向我趴在門板上,將她的

T

字褲扯下至腳邊,再將我的褲子連內褲一起脫掉,露出已經蓄勢待發的大雞巴頂在她的陰唇上,然後在她耳邊輕聲說:「現在才是重頭戲呢!」高潔當然知道我要幹嗎,連忙說:「不行啦,這裡是辦公室,不能那個啦,要不然被發現我們都完了!」雖然嘴裡這麼說,但高潔仍是還是緩緩的搖著她的臀部,用陰唇摩擦著我的龜頭。

我不理會她的話,雖然我也很怕有人突然進來,但眼前的肥肉比較重要。箭在弦上,豈有不發的道理?這時不動作,就不是男人。把定主意,於是我將龜頭沾了沾她的淫水,緩緩地擠進她已濕淋淋的小穴里。

當龜頭剛擠進穴口時,我覺得肉棒仿佛被吸吮了一下,隨即又被「吐掉」,立即沉腰讓肉棒對著穴口再頂入。這一來一往只聽得又是「噗滋!」一聲,我的龜頭全擠入高潔的陰戶了。這使得高潔張大嘴巴驚呼:「啊!慢點…大…會痛…」於是我放慢速度,先抽出一點再進去,肉棒的包皮往外翻著,正一分一寸慢慢的進入陰道內,緊箍的感覺越來越明顯,陰道壁的皺摺正借著輕微的蠕動,在搔括著龜頭,舒服得連我也不禁『哼!哼!』地呻吟著。當我覺得肉棒已經抵到陰道的盡頭了,立即很快速的提腰,只聽得「唰!」一聲,讓龜頭快速的退到陰道口,然後再慢慢的插入,深頂盡頭。我就重複著這樣的抽插動作,挑逗著高潔的情慾

「喔……好爽喔…你的屄又暖又濕,還很緊哎!根本不像生過一個孩子的媽」我直觀地將感受脫口而出。「因為…人家有用縮陰凝膠棒……不想讓老公說我鬆弛,誰叫他自我生完孩子後都不碰我嘛!」

這下換我無語了……說真的,也苦了高潔了。我低聲地說「大姐,我代替你老公餵飽你吧!」

看來縮陰劑可能真管用,剛剛的觸感仿佛就像初夜一樣。因為怕她忍不住疼痛。我沒有立刻抽送,小聲問她「還會痛嗎?」。「嗯…現在比較不會了,但是很脹……你的真的好大喔,方才把我弄疼死了」。

我一邊緩緩地抽動,一邊問說:「很大嗎?喜歡嗎?你老公很小嗎?」不知是高潔習慣了我的粗大,漸漸有了感覺,還是本性就懷有人妻少婦的浪蕩,開始一邊輕聲地呻吟,一邊回答我:「我不知道他大不大,我又沒比較過,但是肯定沒你的大,你的又粗又大。」

我一聽大為得意,心裡一得意,笑著說「我的雞巴自認打遍天下無敵手,用過的都說贊呢!你那個軟腳蝦老公怎麼比得上我呢!」這一得意,充滿男性徵服的權力感,竟讓胯下的肉棒漸漸地加快速度和力道,把高潔插得哎哎叫:「啊……啊…好舒服喔∼∼怎麼會這麼舒服呀∼∼啊…啊……啊……哼……哼……嗯……嗯………啊……原來大的真的比較好……啊∼∼」

看著高潔因為彎著腰而弓起了背,我心想著股肉玩得,奶子卻還沒玩耶,於是我雙手伸到她胸前的奶子上大力地搓揉起來,觸感飽滿又柔軟,比起芳嫻的硬挺,還是生過小孩,哺過乳的高潔奶子軟啊。於是我從背後解開她身上那剛剛一直沒脫的淡紫色文胸,兩個奶子就這樣暴露在空氣中。因為高潔是彎著腰的,所以兩個奶子就顯得更大了,我一手握著一顆大奶,一邊加快速度,還把剩下的一小截完全插進去了,似乎突破了第二層,頂入了她的子宮頸。

我一邊插,一邊對她說:「高潔,甭說我的肉棒大,你的奶子也很大啊,有C吧?你一定是常被你老公摸才會這麼大吧?你這麼騷,就想不明白為何你老公卻不常干你,真是暴殄天物啊。這才輪得到我來品嘗啊」。同時,高潔感到我更深入了,立馬就叫出聲「啊…∼誰說的?人家才不止C呢!我可是D罩杯喔∼∼啊……好深喔∼∼怎麼你剛剛沒完全插進來啊!我……第一次被……插得這麼……深……喔∼∼我不行了∼∼喔∼∼要到了∼∼啊∼∼高…高潮了……」

話一說完,高潔就高潮了,身體不停地抖,陣陣淫水狂噴,噴得我陰毛和小腹都濕了,心想這騷貨的淫水還真出奇的多!我停下動作讓她喘口氣,高潔一邊喘著氣,一邊回過頭對我說:「好舒服喔,你真的好棒喔!我跟我老公做的時候最多才一次,你剛剛已經讓我泄了三次耶!而且我們都很久才做一次,因為他總是假借出差,一去就是個把月。不過現在還真嫉妒芳嫻,有個這麼帥又這麼…『能幹』的男友」

我笑說:「嘿嘿,這樣就滿足啦?我可還沒結束哎!」一說完就抽出我的雞巴,把高潔轉成正面,先從腿彎處抬起她的左腳,把我的雞巴狠狠地一插到底,然後再把她的右腳依樣從腿彎處抬起來,雙手捧著她的屁股,抱著她快速地幹著她的小穴。

我想高潔從沒試過被這樣肏,嚷嚷著「你要幹嘛呀∼∼啊……啊……啊……啊……」這個姿勢完全由我主動,高潔只有挨肏的份,被我肏到說不出話來,只能「啊……啊……」的哼著,以及隨著每一次抽插而懸空擺動的雙腳。

「啊……我……不能動……了……喔……又來勁……了……又癢…好舒服……哎唷……樂死我了……你……別插了…這…真要了……我的命了……啊……快放我下來啊…快放我下來!我的…我的屄被你頂漏了,漏水了…」接著只聽得是「啊」的一聲怪叫。高潔嬌軀亂顫,一股透頂的快感傳遍了全身,只見小腿亂蹬,玉臂亂舞,我那抽插於高潔陰道理得肉棒忽感一股壓力,我趕忙放下高潔,當抽出雞巴時,高潔陰道噴出不知是尿還是淫水的液體。真的就如小日本黃盤中那「潮吹」一樣。

高潔癱坐在地上,看著從自己陰道灑出的液體是又驚又羞。她看著我未見消退的雞巴,伸手示意讓我過去扶她起來。她竟然握著我的雞巴引著它再一次深入高潔的陰道。這一刻不知是感動還是征服的快感。這個女人,將歸我所有。

我繼續在高潔陰道里抽插,而且是放慢了速度,緩抽慢插,每次頂穴到底。

經過一段歇息,她本能地向後頂著、頂著,急促地嬌喘,美麗的臉蛋,又出現了滿足的表情。「…你…啊…唔…你…我會,會給……你插死,肏死……嗯……唔……」

我又是一陣急插猛闖,次次一插到底。這時候,高潔也顧不得這裡是廠里的茶水間,忍不住的喊出聲:「啊∼∼啊∼∼好快喔……好爽喔……不行了……又要泄了……你好猛喔……啊∼∼啊∼∼啊∼」我能感覺到高潔再一次高潮,這次小穴收縮得比前幾次都還要激烈,一縮一縮的咬著我的雞巴。

如果這時有人推開門縫,他會看見兩個任憑獸性恣虐於彼此,瞧見這當下兩人都不約而同地,搖晃著自己的臀部,一個向後坐,一個卻向前頂,直樂得高潔口裡含混不清地叫喊著「哎呀……哎……呀……好人……我……的心肝……被你……被你……弄得……弄得……好爽……好……厲害…樂死人家了……我…沒你不行了」終於我也快忍不住了,大叫著「我∼要射了……我要射了。」高潔像是意識到什麼似的叫著「求你,不要射在裡面,我…我…。」

「那射在你嘴裡好了。」不等她回答,我就將她放下來,將濕淋淋的雞巴插進她的小嘴,雙手抱著她的頭抽送起來,郁高潔也乖巧地吸吮著我的雞巴,小巧的舌頭還繞著我的龜頭舔。不到幾秒,我將一股濃精射到她的嘴裡,高潔也沒說什麼地乖乖的我的精液吞進喉嚨里,然後還不停的吸,把我的精華都吸得一滴不剩。

我倆坐在茶水間的兩隅,一句話也沒說,也仿佛說了許多話。我們需要情緒面對眼前的一切。

「我們是不是做了一件錯事」高潔問我。「我不知道,但我只知道我要你,那時,只有這一個想法……我可能愛上你了。」「那就讓我們錯下去吧!」原來女人面對自己的感情,是誠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