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客747上的女淫尼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5)

當我從美國探親回來時,我一個人坐在經濟艙的最後段,在機上唯一能做的消遣就是睡覺,雖然我一人坐三人的位子,但對我來說還是很小,所以睡也睡不好,常常半夢半醒。當我從不知道是第幾段的夢中醒來時,想去上個廁所,在廁所前看到一位尼姑,身高大約170上下,可是我向來不太喜歡宗教和政治,加上燈光昏暗,也就沒理她。

上完廁所,她也剛好出來,才借著廁所前的燈看到她的真面目:雖然理個大光頭,可是有對漂亮的杏眼,嘴唇也是性感的恰到好處,衣服雖然灰的不好看,但胸口的兩粒也不小,而細緻的皮膚也散發出一種成熟的氣息。

突然我想她為什麼要出家?但還來不及仔細想飛機就突然的搖晃一下,她重心不穩就倒在我身上。當下我趕緊抱住她的腰,她的乳房也在我胸口彈了一下,嘴裡不經意的「啊」了一聲,她頭擡起來看我我才更仔細的看清楚。她大概只有二三十歲吧,再加上她散發出的成熟體香,讓我的小弟瞬間站起來。

我看她的臉紅通通的,我才驚覺她的大腿夾在我的跨下,而小弟正在她腿上摩擦頂撞,我趕快放開她,但手卻不小心滑過她屁股,我又發現她屁股也是很有彈性的。她尷尬的趕緊道歉離開,而我則有點恍惚。她忽然回頭看我,我覺得有種被盯上的感覺,可是我也不好意思多問就趕快回坐。

又過了幾個小時吧!再度醒來後又去廁所,在飛機上去廁所短短几米,反而成了不可多得的運動。自我解放之後伸伸懶腰、洗個臉、深呼吸,想到剩下的時間不知如何打發就有種無力感。當我認命的打開門時,突然有條人影竄進來,推我一把,害我撞到隔間版,我馬上要一拳揮出,但我也看清楚「敵人」就是那尼姑。

我說:「你想幹什麼?」

雖然我聲音很鎮定,但心裡還是很慌;因為跟一個不認識的女人在一個狹小空間中(真的,一個人轉身都有點嫌小),而對方給的見面禮又不好。當然有點手足無措。

她也不回答,只是用種奇怪的眼神看我,給我很不舒服的壓迫感。我看她不回答,就想推開他出去。但她卻一把抱住我。左手霸道的撫摸我的屁股,右手則把玩著我的雞巴,隔著牛仔褲,我的兇器越來越粗大。她的身體則一直在我身上摩蹭,兩粒很有分量的大奶在胸口摩來摩去,還不時舔我的脖子、臉和耳朵。我的感覺越來越爽,但我突然想起我一直告誡自己,天外飛來的艷福很危險,就馬上推開她。

我用正經的口氣對她說:「請放手,我要回座位。」

(我也很高興沒有因為剛才的快感而變調),接著推開她。可是馬上又被拉回去,她雙手很饑渴、很用力的撫摸我胸口,還用種充滿魅力的聲音在我耳邊說:「你一定以為我是尼姑吧!」

我有點生氣的說:「廢話,不然你是和尚嗎?!」

「真可愛,你的大雞巴好像很捨不得我呢?呵呵……如果沒有我,小心你的小弟會叛變喔,嗯……」她最後幾句任何人聽都知道充滿了肉慾,我心裡又是滿滿的緊張,不過我真的有點心動就是了。

「你是處男吧?這麼容易就臉紅,八成是。再不然就是沒多少經驗?對不對呀?」說完手又在我胸口一抓,然後滑到我雞巴上。

「就算我是處男也不關你的事,我不想跟你這種蕩婦有關係。」我越來越難控制我的音調了,可是我還是很堅持。

「告訴你吧!我是因為老公工廠倒了才假扮尼姑躲債,那死鬼把人家教成這樣,可是我還是只跟我老公做而已喔!他也沒在外面亂搞,所以人家的小洞洞可是很乾凈的呢!」

「哼,我又不認識你,誰知道。」我的喉嚨好乾,我的內心也越來越掙扎。我小心翼翼的吞口口水,但還是被看到了。

他細嫩的手指滑過我的喉結:「嗯,都已經把持不住了還硬撐,讓大姐姊給你菩薩的祝福,讓你爽上天」

說完,她已經開始拉我的拉鏈。

「可是……」我還是有點猶豫,但沒有阻止她的行為。

「別怕,我又不是真的尼姑,乾了我也不會倒楣的。」說完,她已經把我的雞巴拉的出來把玩,「呵呵,不小嗎!這麼有精神,待會讓姐姐好好爽一爽,我已經有一年多沒被人家操我的屄了,呵呵呵……」

我的呼吸漸漸地急促,心裡的反抗軍也差不多被殲滅了。

她把我轉過身:「結實的屁股,肌肉也很勻稱,雞巴又大,實在太完美了!我愛死你了!」

她的心情越來越亢奮:「快,快把我的衣服也脫了,保證你嚇一跳。」

我就抱著一絲絲的期待脫她的衣服,我原本以為也不過是什麼性感內衣一類,但脫完之後真的嚇我一跳,她裡面穿的是A片里的那種緊身皮衣加上弔帶絲襪;而乳房部分還挖空,兩粒大奶子晃呀晃的,陰部則被皮衣深深的崁入,而且已經泛著亮亮的水光。

我心裡滿是感動,想不到A片女主角淫水流滿床的場景真的被我遇到,而且我待會就要插進那淫水直流的洞裡了。之前的堅持對現在來說根本是個屁。

她看了我的樣子笑著說:「今天真幸運,給我吃到童子雞。」

緊接著就把我衣服扒光,跪在我腳邊舔我的雞巴,一會兒輕輕舔我的龜頭,一會兒又深深的含在口腔深處,從各種方向施加各種技巧。我則抓著她的光頭前後搖擺,她的光頭讓我慾火高漲,雞巴也就更長更硬,她痛苦的發出「嗯嗯」的聲音一邊繼續口交,幾分鐘後我全身被快感籠罩,低吼幾聲就射精了,因為有兩天沒手淫了,所以量也就很多。

她皺著眉頭把我的「雄性牛奶」喝下去,拔出時多餘的量從她嘴角流出,像極了A片女優被幹完後的表情,讓我慾望更高漲,冷不防又噴了一些精出來,灑在她頭上、臉上還有巨乳上。她也被我這發冷槍嚇了一跳,可是馬上又很高興的抓著我依然堅硬的雞巴,把上面的殘精舔凈。

「壞死了,居然著樣」暗箭噴人「,姐姐一定要好好的處罰你。」語閉就站起來撥開洗臉台上的衣服,按了些洗手乳在手上,我一看就知道著小淫婦的心思。

「想跟我玩乳交?待會我一定噴得你滿臉都是,然後再用我越戰越勇的雞巴,操得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誰怕誰呀!姐姐我什麼玩法沒試過,還會敵不過你這」菜鳥「?」她把洗手乳塗在那香汗淋漓的乳溝上,做好接戰準備。就夾著我的大屌上下滑動。

我也不是省油的燈,我抓著光頭向下壓,強迫她吞下突出的一節雞巴,乳房的柔軟和口腔的溫熱再加上洗手乳的滑嫩,使我的雞巴又更加漲大,她也不甘示弱的加強對龜頭的攻擊,又過了十幾分鐘的抽送,兩人的汗水竟然讓洗手乳摩擦得起泡泡。抽送幾百次,終於快感又更加強烈的向我侵襲而來,我又射精了,而且勁道也很強,噴得她咳嗽連連。

我驕傲地說:「怎樣?我又贏了一場,你還要挑戰嗎?」

「當然,還有幾百回呢,老娘我一定會操到你投降。」她坐在馬桶上,把屄口的皮衣部分解開對我說,「現在該你了,看你有什麼方法讓老娘我高潮。」

我心中覺得這假尼姑真不服輸,連口氣都變了。我經過剛才兩回,腰和腿是有點累,正好趁現在休息一下,就把嘴貼上去。

我仔細的看,輕輕的在屄口呼氣,她被這一挑逗馬上有反應,飽滿細嫩的大腿把我的頭夾緊緊的。

「壞蛋……不要……欺……負人家嗎……人家……被……你……吹得……好癢……啊……哈……啊……嗯……」

「好吧,那就不呼了。」

但我早就想好要怎麼整這小淫尼了,我停止吹氣,改用鼻頭往裡鑽,用力鑽,一直鑽,鑽得他嬌喘連連,屄口也有更多淫水往外流,流得我滿鼻子滿臉都是淫水。

「啊……啊……好……爽……再來……再……多……點……深一點……不……不要……再往……里……了不要……拜託……啊……嗯……哼……啊……咿……」

她越說不要,我就用更刺激的方法整她,我用嘴吸氣後用鼻子噴出,噴得屄口發出「噗噗」的聲音,她也被稿得更浪更淫賤,聲音也越來越高亢,她趕緊捂住嘴,但情慾的鼻音還是遮不住的充滿廁所,再接下來她大概要高潮了;頭大力的左右搖擺,眉頭鎖的更緊,眼淚也流得滿臉都是,用盡全力遮住嘴。

「嗯……嗯……嗯……嗯……嗚……呼……嗚……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幾聲痛苦壓抑的鼻音後,她的屄噴出大量的淫水,我想這大概就是書上說的「噴潮」吧?

我仔細的把屄口和大腿的淫水舔起喝下,擡頭一看,她的臉都是口水和眼淚。我抱起她,換我坐在馬桶上,她則無力的攤在我懷裡,我把她臉上的口水眼淚溫柔的,細心的舔乾淨;她也慵懶地像小貓一樣舔我臉上的淫水。接下來幾分鐘,廁所里只有「吸嚕」、「吸嚕」的聲音在狹小空間裡產生微弱的迴音。

之後,我倆彼此擁抱、親吻,我輕吻她的肩、臉頰、項頸、耳朵和此時此刻讓我感覺性感的光頭。她則抱著我的頭嬌喘,深吻,互相探索彼此的軟舌,吞咽彼此的口水。像一對久別重逢的愛侶一般取悅對方。我倆面對面的擁抱,更加深這種感覺。

在這段期間裡,我堅硬粗長的大屌一直在屄口摩擦,她乾涸的陰道我相信現在一定濕潤無比。但我不急,我要等她自己開口要我干她。她還是好強的不肯開口,但我看她也忍不了多久了,因為她的腰扭動的越來越急促,背上也已重新流滿汗水。

我見她皺緊眉頭,咬著嘴唇的樣子,我決定要再整整她;輕輕的上下滑動,把她的陰毛磨的沙沙響,淫水也流滿雞巴和卵蛋。這樣一來她的感覺也更強烈,緊緊把我抱在胸口,我就老實不客氣的親吻這兩粒大肉球,慢慢的把玩、吸舔乳頭,我仔細的對乳房做全面式的地毯式進攻,把她玩的淫聲不斷。終於她再也受不了的叫出來。

「快……快點……插……進我……的……的洞裡……我……我要……哥哥的……大……大雞……雞巴……愛……愛……我……干我……啊……啊……操死……死我……嗯……啊……!!!!」

可是我卻一把抓緊她的肥臀說:「可是我好喜歡這樣耶,都不想停的說。」

「不要……欺負……人家啦……嗯……人……人家……要……哥哥的……的……大雞巴……愛……我……啦……啊……啊……喔……」

「再說一次。」

「人家……要……要……大雞巴……啊……啊……」

「再淫賤點,放蕩點!」她淫蕩的樣子真是越看越可愛。

「人家……要……哥哥……的大……大雞巴……干……幹人家……的……小洞……小淫洞……小穴……操……操……爛我……的……小蠻……蠻穴……把人家……爽上……上天……嗯……不……要再逗……人家……了……受……受不……了……了……啊……啊……啊……!!!!」

「好吧,自己坐上來,自己動。」說完我就把力道放鬆。

她像是如獲甘霖一般,深怕會不見一樣的抓著雞巴往充滿淫水的洞裡塞。水蛇腰也用盡吃奶的力氣搖晃,兩粒奶也在我眼前激動的搖擺,有時還會打到我的臉,我也不覺痛。只覺得她的屄又濕又熱、柔軟又有力道,和我從前任何一次打手槍的經驗都不同,我也知道為何有人一輩子沈迷女人的洞,因為太爽了嗎!

「啊……爽……啊……大雞巴……好燙……燙……的小……淫穴……好……爽……好舒……服……啊……干……深點……干……到底……啊……」

「小淫娃……你……的屄……啊……屄……絞……絞得……哥哥……好舒服……啊……腰……動……的……再……再……勤……點……濕……濕熱……熱……嗚……爽……上天……啊……爽……啊……」

「哥哥你……也用……呀……力……干……乾妹……的……呀……的小……小穴……處罰……妹……這……小淫娃……吧……啊……哥哥……愛……死哥……的……大雞巴……啊……操死……」

「我要……要……操死……你……啊……干……好……好爽……啊……」

廁所里只有男女充滿情慾的呻吟,兩條淫肉彼此碰撞發出的「啪啪」聲,雞巴在滿是淫水的屄洞抽送淫糜的「嘰咕、嘰嚕」聲;空氣瀰漫著男人的汗臭、淫女的體香,混和後更加挑逗赫爾蒙分泌。

大幹幾百下之後,她屄洞裡的肌肉像是要絞斷我的雞巴般的痙攣,子宮也噴出大量的淫水,她張大了嘴大口喘氣、浪叫,水蛇腰也更用力擺動,流出的淚水和口水順著臉龐滴在胸口。我則如暴走般驅動我的腰杆,每一次戳刺都像要讓她飛起來一樣狂猛,雙手捏緊白嫩肥臀,配合腰杆節奏讓每一下都頂到花心。

射精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屄洞痙攣也越來越刺激,終於到了快感決堤時刻。

「來了……來……要……要射……精……要……啊……射了……啊……喔……射……進去……喔……啊……」

「大雞……雞巴……射……射死……妹子……呀……啊……給……妹妹……燙熱……的……精……喔……啊……妹要……啊……熱呼……呼……的精……呀……啊……」

「好……我……射……射死……啊……你……這淫……啊……淫娃……盪……啊……婦……嗚……」

「快……用大……雞巴……逞罰……啊……妹的……呀……淫……穴……喔……啊……不要……啊……妹子……下次……啊……不敢……呀……亂……搞……啦……啊啊……」

又用力操了幾十下,我終於忍不住射出大量熱燙、濃濁的精液,一股股如岩漿一樣的熱流萬馬奔騰的噴入屄洞深處。她整個人弓起她的背,全身不停的顫抖,因快感而張開的小嘴,不住的流出口水順著性感的唇、漂亮的項頸、流過精巧的鎖骨,最後因為地理環境影響進入高山深谷中。

射精停止後她又再度無力的倒在我懷中,大口大口的喘氣,胸口激烈起伏,我相信我倆都能感受對方狂亂的心跳;雞巴在她體內慢慢軟化,精液也一谷腦的逆流而出、順著卵蛋緩緩滴入馬桶,那騷癢感覺真不是筆墨能形容。

她像只小貓依謂在我身上,臉上儘是滿意表情發出愉快的鼻音,我輕輕地解開她身上的皮衣,現在我們才算是真正的坦承相見。我上下其手撫摸渾圓的肉球、細嫩的美背、結實的翹臀,我把屁股上的汗水集中,用濕潤的手指擦弄她緊縮的屁眼。她被我一刺激馬上又有反應,屄洞再度縮起來,緊緊箍住雞巴。

「啊!壞哥哥,不要玩人家的後庭花啦!」

「咦?可是花好像要開了耶?」

「哪有,哥哥最喜歡捉弄人家了!」

「哼!你前面的洞又已經濕搭搭了還狡辯,你看。」

說完我就到前面的小淫穴「攪和、攪和」,把沾著淫液發亮的手指拿到她面前。

「證據就在手上還敢狡辯,看來不好好教訓教訓你是永遠學不乖。站起來背對我,看我好好逞罰你的小淫屄,看你還敢不敢這麼賤!」

我叫他手撐著門,屁股翹高對著我。她倒是滿臉的歡心期待,看起來這淫尼真的是淫性大發,今天我就用我的大雞巴代替菩薩教訓你。

一拿定主意,我立刻提著大雞巴毫無預警的干進去,乾得又深又勁。她對這次突擊是毫無招架之力,背一弓、腳一軟就往下倒。我抱住腰,提起淫臀一輪猛干。她被乾得淫聲浪語不斷,淫水沿著大腿根往下泛濫,又哭又叫的向我求饒。

「呀……啊……不要……啊……不要……呀……饒了……我……啊……吧……小力點……啊……妹妹……啊……知……知道……錯……錯……啊……饒了……妹的……呀……啊……淫屄……啊啊……」

我聽著她的求饒,心裡一點放過她的意思也沒有;操的更深更重就是我的回答。

「啊……嗚……哥……呀……哥哥……太……呀……太沒人……性……呀……求……求……哥哥……饒……呀……了……小淫……呀……妹……呀啊……」

「知道自己……是……小淫妹也……沒用……哥哥……今天一……定……要……重重……處……罰……你才行……走著……瞧……吧……」

說完緊接一輪猛攻,把她操到高潮連連。她被插得差點翻白眼昏死過去。我轉過身把馬桶蓋蓋上,再讓她的淫蕩屁股翹得半天高。

「啊……啊……謝謝……哥……哥哥……饒了……小妹……小……小妹……再……也不……不……敢……啦……哈……哈……哈……喔!!!啊……呀呀呀呀呀呀呀!!!」

我還不等她喘過氣,馬上又把黏糊糊、濕搭搭而且還沒射的大雞巴插進她的後庭花心。

她馬上弓起她的背,身體開始顫抖,緊所著眉頭,性感美艷的小嘴一會兒咬著牙忍耐,一會兒又像魚一樣大口大口喘氣,直腸也緊緊箍住雞巴,力道比屄洞高潮還大,全身香汗淋漓。我知道她心裡一定爽上天了,因為她被我乾得叫不出聲,只能發出微微的呻吟聲。

「啊……呀……啊啊……嗚……哈……啊……喔……喔……呀……」

「真緊……啊……爽……啊……爽……爽爆……啊……嗚……了……真是……太……太爽……啊……呀……」

她肛門的擴約肌仿佛要剪斷我的雞巴似的,腸壁也像是要榨乾我的精液一樣絞縮,我心想可不能在此敗在她的菊洞下。右手伸到胸前柔捏挺立的乳頭,左手則在屄洞口轉動陰核,不斷親吻她的耳垂,她在我多重進攻之下又恢復知覺。

「啊……壞……壞……哥哥……你……怎……怎麼……可……可以……這麼……欺……欺……負……人家啊……好爽……爽……呀啊……」

「哼!我……我今天……一……一定要……矯正……你的……劣根性……啊……好爽……」

說完,我更加用力的在窄小的肉壁里穿梭抽送,她就像是被電流通過全身似的痙攣、抽緒,雙手撐起上半身,咬緊牙根不叫出聲,我繼續在她奶子陰核施加刺激,她也抓著我的屁股用力拉,希望我的雞巴可以插穿她的身體。

射精多次的雞巴怎麼可能就此罷休,越戰越勇的雞巴遲遲不射精,可苦了這淫娃。只見她臉上一下子興奮,一下子痛苦的表情;我知道她的身心對這痛苦又甜蜜的淫虐是心猿意馬,想繼續爽又怕被我插個半死。此時此刻,747的狹小廁所已然變成高度12000英尺的賓館,上演著一幕幕淫糜的戲碼,男歡女愛的呻吟變成肉慾狂亂的配樂。

「好……好哥哥……啊……你……怎……怎麼……還不射……呀……求……你快……饒……饒了……妹子……吧……啊……」

「這就要……看……你這……小淫娃……哇啊……有……沒有……本事……讓……我……早點射……嗯?……」

「好……哥哥……不要……不……要再……插妹……了……啊……小……妹……不敢了……啦……啊……不要……再……再來……啊……快死啦……呀啊……!!!」

我把她推倒在馬桶上,抓緊浪臀加緊猛攻,奸得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又再度神智不清。嘴巴鬼叫鬼叫不知在說什麼。

「啊呀……不要……啊……壞死啦……啊……快……快點……再深……深點……爽……啊……不要……那……啊……操死……妹子啦……妹……爽……好爽呀……啊……死啦……死啦……要爽……啊……爽……死……呀啊……!!!!!!」

又乾了十幾下,我再也忍不住射出第三次,同時她又高潮了,這已不知是第幾次了。雖然她又是一次高潮,但她被我乾的腰杆都軟了,只能趴在馬桶上虛弱的接受我的射精。

拔出雞巴後,我把她丟在地上,自己坐在馬桶上命令她。

「看你這賤女人把我的雞巴搞得這麼髒,還不快把它弄乾凈!」

她虛弱得爬起來,伸手想拿衛生紙,我一把抓著她的頭塞到我跨下,把臉貼在黏糊糊的雞巴上。

「誰叫你用衛生紙,你這賤人只能用嘴舔,快呀!」

「是的,我的好哥哥。」

看來我已經完全征服這小賤人,她對我的話唯命是從,乖乖的把軟雞巴放進嘴裡,一口一口把雞巴上的精液淫水舔乾淨。因為她已經要虛脫了,舔起來力氣也不大,但這樣的感覺又讓我硬了起來,我淫念一起,抓著光頭又在嘴裡幹起來。

她被我這一輪乾得只有全盤接受的份,乾了幾分鐘,我再她嘴裡射出最後一次,她只好皺著眉頭喝下去。

接下來幾分鐘我倆一個坐著、一個攤在地上休息,我看看手錶大概過了一小時左右,我起來把衣服穿好。生命中的第一次就乾的這麼有聲有色,我感到驕傲的同時也感到腰酸背痛,看來有必要好好鍛鏈腰力才行。

我幫她把她的皮衣行頭穿起來,陰部的部分還故意拉緊,讓皮衣深深崁進屄口。絲襪已經濕透了,只好脫下收在尼姑裝里,最後把尼姑裝穿好就大工告成了。

把廁所收拾乾淨,但精液的栗子味我也束手無策,只好把她背起逃離現場。一出門就看到一個小空姐站在門口,見我們出來嚇了一跳,我也已為被發現了。我支支吾吾不知要說什麼,可是我突然發現一件事;她的表情不像是驚訝的樣子,反而隱約有期待的神色。

我馬上了解,這小妮子已經站這站很久了,而且她也頗能接受這種行為。

「想要就進來啊?幹嘛害羞呢?我會讓你爽死的,可惜你自己放棄咯。」

我戲虐的湊近她耳邊,輕輕的舔她的耳垂,她馬上就有反應了,只是不趕出聲。

「快把工作做完,免得被罵喔,Bye!」

說完我就帶著假尼姑走了,因為不知道她坐那,只好帶她回我的座位。她被乾的累翻了,一路睡回台灣,連降落前的晚餐都沒吃(14小時吃兩餐,長途飛行根本是虐待自己)。

倒是在空姐送餐時,我發現那個小空姐似乎對我有「性」趣,在我的的餐盒夾了兩張紙,上面有她手機號碼、名子、住址和大概的排班時間,另一張則希望我留下聯絡方法。我知道她也是蕩婦淫娃,也就很放心的留下方法,看她在看紙條時愉快的表情就知道接下來的日子不無聊了。

降落前一小時,我把尼姑叫醒,也告訴她空姐的事,她馬上醋勁大發,也要我和她交換聯絡方法,空姐的份也抄下,還說改天要把空姐找來比一比,看我干誰幹的爽。

我笑說,到最後你們都被乾爽死了,贏的人還不是我。說完就趕她快回座位收拾東西,準備要降落。還告訴她我有個親戚坐商務艙,不要跟我在一起走。她很很爽快地答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