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客747上的女淫尼

2016-06-07     WoKao     检举     收藏 (5)

当我从美国探亲回来时,我一个人坐在经济舱的最后段,在机上唯一能做的消遣就是睡觉,虽然我一人坐三人的位子,但对我来说还是很小,所以睡也睡不好,常常半梦半醒。当我从不知道是第几段的梦中醒来时,想去上个厕所,在厕所前看到一位尼姑,身高大约170上下,可是我向来不太喜欢宗教和政治,加上灯光昏暗,也就没理她。

上完厕所,她也刚好出来,才借着厕所前的灯看到她的真面目:虽然理个大光头,可是有对漂亮的杏眼,嘴唇也是性感的恰到好处,衣服虽然灰的不好看,但胸口的两粒也不小,而细致的皮肤也散发出一种成熟的气息。

突然我想她为什么要出家?但还来不及仔细想飞机就突然的摇晃一下,她重心不稳就倒在我身上。当下我赶紧抱住她的腰,她的乳房也在我胸口弹了一下,嘴里不经意的“啊”了一声,她头擡起来看我我才更仔细的看清楚。她大概只有二三十岁吧,再加上她散发出的成熟体香,让我的小弟瞬间站起来。

我看她的脸红通通的,我才惊觉她的大腿夹在我的跨下,而小弟正在她腿上摩擦顶撞,我赶快放开她,但手却不小心滑过她屁股,我又发现她屁股也是很有弹性的。她尴尬的赶紧道歉离开,而我则有点恍惚。她忽然回头看我,我觉得有种被盯上的感觉,可是我也不好意思多问就赶快回坐。

又过了几个小时吧!再度醒来后又去厕所,在飞机上去厕所短短几米,反而成了不可多得的运动。自我解放之后伸伸懒腰、洗个脸、深呼吸,想到剩下的时间不知如何打发就有种无力感。当我认命的打开门时,突然有条人影窜进来,推我一把,害我撞到隔间版,我马上要一拳挥出,但我也看清楚“敌人”就是那尼姑。

我说:“你想干什么?”

虽然我声音很镇定,但心里还是很慌;因为跟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在一个狭小空间中(真的,一个人转身都有点嫌小),而对方给的见面礼又不好。当然有点手足无措。

她也不回答,只是用种奇怪的眼神看我,给我很不舒服的压迫感。我看她不回答,就想推开他出去。但她却一把抱住我。左手霸道的抚摸我的屁股,右手则把玩着我的鸡巴,隔着牛仔裤,我的凶器越来越粗大。她的身体则一直在我身上摩蹭,两粒很有分量的大奶在胸口摩来摩去,还不时舔我的脖子、脸和耳朵。我的感觉越来越爽,但我突然想起我一直告诫自己,天外飞来的艳福很危险,就马上推开她。

我用正经的口气对她说:“请放手,我要回座位。”

(我也很高兴没有因为刚才的快感而变调),接着推开她。可是马上又被拉回去,她双手很饥渴、很用力的抚摸我胸口,还用种充满魅力的声音在我耳边说:“你一定以为我是尼姑吧!”

我有点生气的说:“废话,不然你是和尚吗?!”

“真可爱,你的大鸡巴好像很舍不得我呢?呵呵……如果没有我,小心你的小弟会叛变喔,嗯……”她最后几句任何人听都知道充满了肉欲,我心里又是满满的紧张,不过我真的有点心动就是了。

“你是处男吧?这么容易就脸红,八成是。再不然就是没多少经验?对不对呀?”说完手又在我胸口一抓,然后滑到我鸡巴上。

“就算我是处男也不关你的事,我不想跟你这种荡妇有关系。”我越来越难控制我的音调了,可是我还是很坚持。

“告诉你吧!我是因为老公工厂倒了才假扮尼姑躲债,那死鬼把人家教成这样,可是我还是只跟我老公做而已喔!他也没在外面乱搞,所以人家的小洞洞可是很干净的呢!”

“哼,我又不认识你,谁知道。”我的喉咙好干,我的内心也越来越挣扎。我小心翼翼的吞口口水,但还是被看到了。

他细嫩的手指滑过我的喉结:“嗯,都已经把持不住了还硬撑,让大姐姊给你菩萨的祝福,让你爽上天”

说完,她已经开始拉我的拉链。

“可是……”我还是有点犹豫,但没有阻止她的行为。

“别怕,我又不是真的尼姑,干了我也不会倒楣的。”说完,她已经把我的鸡巴拉的出来把玩,“呵呵,不小吗!这么有精神,待会让姐姐好好爽一爽,我已经有一年多没被人家操我的屄了,呵呵呵……”

我的呼吸渐渐地急促,心里的反抗军也差不多被歼灭了。

她把我转过身:“结实的屁股,肌肉也很匀称,鸡巴又大,实在太完美了!我爱死你了!”

她的心情越来越亢奋:“快,快把我的衣服也脱了,保证你吓一跳。”

我就抱着一丝丝的期待脱她的衣服,我原本以为也不过是什么性感内衣一类,但脱完之后真的吓我一跳,她里面穿的是A片里的那种紧身皮衣加上吊带丝袜;而乳房部分还挖空,两粒大奶子晃呀晃的,阴部则被皮衣深深的崁入,而且已经泛著亮亮的水光。

我心里满是感动,想不到A片女主角淫水流满床的场景真的被我遇到,而且我待会就要插进那淫水直流的洞里了。之前的坚持对现在来说根本是个屁。

她看了我的样子笑着说:“今天真幸运,给我吃到童子鸡。”

紧接着就把我衣服扒光,跪在我脚边舔我的鸡巴,一会儿轻轻舔我的龟头,一会儿又深深的含在口腔深处,从各种方向施加各种技巧。我则抓着她的光头前后摇摆,她的光头让我欲火高涨,鸡巴也就更长更硬,她痛苦的发出“嗯嗯”的声音一边继续口交,几分钟后我全身被快感笼罩,低吼几声就射精了,因为有两天没手淫了,所以量也就很多。

她皱着眉头把我的“雄性牛奶”喝下去,拔出时多余的量从她嘴角流出,像极了A片女优被干完后的表情,让我欲望更高涨,冷不防又喷了一些精出来,洒在她头上、脸上还有巨乳上。她也被我这发冷枪吓了一跳,可是马上又很高兴的抓着我依然坚硬的鸡巴,把上面的残精舔净。

“坏死了,居然著样”暗箭喷人“,姐姐一定要好好的处罚你。”语闭就站起来拨开洗脸台上的衣服,按了些洗手乳在手上,我一看就知道著小淫妇的心思。

“想跟我玩乳交?待会我一定喷得你满脸都是,然后再用我越战越勇的鸡巴,操得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谁怕谁呀!姐姐我什么玩法没试过,还会敌不过你这”菜鸟“?”她把洗手乳涂在那香汗淋漓的乳沟上,做好接战准备。就夹着我的大屌上下滑动。

我也不是省油的灯,我抓着光头向下压,强迫她吞下突出的一节鸡巴,乳房的柔软和口腔的温热再加上洗手乳的滑嫩,使我的鸡巴又更加涨大,她也不甘示弱的加强对龟头的攻击,又过了十几分钟的抽送,两人的汗水竟然让洗手乳摩擦得起泡泡。抽送几百次,终于快感又更加强烈的向我侵袭而来,我又射精了,而且劲道也很强,喷得她咳嗽连连。

我骄傲地说:“怎样?我又赢了一场,你还要挑战吗?”

“当然,还有几百回呢,老娘我一定会操到你投降。”她坐在马桶上,把屄口的皮衣部分解开对我说,“现在该你了,看你有什么方法让老娘我高潮。”

我心中觉得这假尼姑真不服输,连口气都变了。我经过刚才两回,腰和腿是有点累,正好趁现在休息一下,就把嘴贴上去。

我仔细的看,轻轻的在屄口呼气,她被这一挑逗马上有反应,饱满细嫩的大腿把我的头夹紧紧的。

“坏蛋……不要……欺……负人家吗……人家……被……你……吹得……好痒……啊……哈……啊……嗯……”

“好吧,那就不呼了。”

但我早就想好要怎么整这小淫尼了,我停止吹气,改用鼻头往里钻,用力钻,一直钻,钻得他娇喘连连,屄口也有更多淫水往外流,流得我满鼻子满脸都是淫水。

“啊……啊……好……爽……再来……再……多……点……深一点……不……不要……再往……里……了不要……拜托……啊……嗯……哼……啊……咿……”

她越说不要,我就用更刺激的方法整她,我用嘴吸气后用鼻子喷出,喷得屄口发出“噗噗”的声音,她也被稿得更浪更淫贱,声音也越来越高亢,她赶紧捂住嘴,但情欲的鼻音还是遮不住的充满厕所,再接下来她大概要高潮了;头大力的左右摇摆,眉头锁的更紧,眼泪也流得满脸都是,用尽全力遮住嘴。

“嗯……嗯……嗯……嗯……呜……呼……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几声痛苦压抑的鼻音后,她的屄喷出大量的淫水,我想这大概就是书上说的“喷潮”吧?

我仔细的把屄口和大腿的淫水舔起喝下,擡头一看,她的脸都是口水和眼泪。我抱起她,换我坐在马桶上,她则无力的摊在我怀里,我把她脸上的口水眼泪温柔的,细心的舔干净;她也慵懒地像小猫一样舔我脸上的淫水。接下来几分钟,厕所里只有“吸噜”、“吸噜”的声音在狭小空间里产生微弱的回音。

之后,我俩彼此拥抱、亲吻,我轻吻她的肩、脸颊、项颈、耳朵和此时此刻让我感觉性感的光头。她则抱着我的头娇喘,深吻,互相探索彼此的软舌,吞咽彼此的口水。像一对久别重逢的爱侣一般取悦对方。我俩面对面的拥抱,更加深这种感觉。

在这段期间里,我坚硬粗长的大屌一直在屄口摩擦,她干涸的阴道我相信现在一定湿润无比。但我不急,我要等她自己开口要我干她。她还是好强的不肯开口,但我看她也忍不了多久了,因为她的腰扭动的越来越急促,背上也已重新流满汗水。

我见她皱紧眉头,咬著嘴唇的样子,我决定要再整整她;轻轻的上下滑动,把她的阴毛磨的沙沙响,淫水也流满鸡巴和卵蛋。这样一来她的感觉也更强烈,紧紧把我抱在胸口,我就老实不客气的亲吻这两粒大肉球,慢慢的把玩、吸舔乳头,我仔细的对乳房做全面式的地毯式进攻,把她玩的淫声不断。终于她再也受不了的叫出来。

“快……快点……插……进我……的……的洞里……我……我要……哥哥的……大……大鸡……鸡巴……爱……爱……我……干我……啊……啊……操死……死我……嗯……啊……!!!!”

可是我却一把抓紧她的肥臀说:“可是我好喜欢这样耶,都不想停的说。”

“不要……欺负……人家啦……嗯……人……人家……要……哥哥的……的……大鸡巴……爱……我……啦……啊……啊……喔……”

“再说一次。”

“人家……要……要……大鸡巴……啊……啊……”

“再淫贱点,放荡点!”她淫荡的样子真是越看越可爱。

“人家……要……哥哥……的大……大鸡巴……干……干人家……的……小洞……小淫洞……小穴……操……操……烂我……的……小蛮……蛮穴……把人家……爽上……上天……嗯……不……要再逗……人家……了……受……受不……了……了……啊……啊……啊……!!!!”

“好吧,自己坐上来,自己动。”说完我就把力道放松。

她像是如获甘霖一般,深怕会不见一样的抓着鸡巴往充满淫水的洞里塞。水蛇腰也用尽吃奶的力气摇晃,两粒奶也在我眼前激动的摇摆,有时还会打到我的脸,我也不觉痛。只觉得她的屄又湿又热、柔软又有力道,和我从前任何一次打手枪的经验都不同,我也知道为何有人一辈子沈迷女人的洞,因为太爽了吗!

“啊……爽……啊……大鸡巴……好烫……烫……的小……淫穴……好……爽……好舒……服……啊……干……深点……干……到底……啊……”

“小淫娃……你……的屄……啊……屄……绞……绞得……哥哥……好舒服……啊……腰……动……的……再……再……勤……点……湿……湿热……热……呜……爽……上天……啊……爽……啊……”

“哥哥你……也用……呀……力……干……干妹……的……呀……的小……小穴……处罚……妹……这……小淫娃……吧……啊……哥哥……爱……死哥……的……大鸡巴……啊……操死……”

“我要……要……操死……你……啊……干……好……好爽……啊……”

厕所里只有男女充满情欲的呻吟,两条淫肉彼此碰撞发出的“啪啪”声,鸡巴在满是淫水的屄洞抽送淫糜的“叽咕、叽噜”声;空气弥漫着男人的汗臭、淫女的体香,混和后更加挑逗赫尔蒙分泌。

大干几百下之后,她屄洞里的肌肉像是要绞断我的鸡巴般的痉挛,子宫也喷出大量的淫水,她张大了嘴大口喘气、浪叫,水蛇腰也更用力摆动,流出的泪水和口水顺着脸庞滴在胸口。我则如暴走般驱动我的腰杆,每一次戳刺都像要让她飞起来一样狂猛,双手捏紧白嫩肥臀,配合腰杆节奏让每一下都顶到花心。

射精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屄洞痉挛也越来越刺激,终于到了快感决堤时刻。

“来了……来……要……要射……精……要……啊……射了……啊……喔……射……进去……喔……啊……”

“大鸡……鸡巴……射……射死……妹子……呀……啊……给……妹妹……烫热……的……精……喔……啊……妹要……啊……热呼……呼……的精……呀……啊……”

“好……我……射……射死……啊……你……这淫……啊……淫娃……荡……啊……妇……呜……”

“快……用大……鸡巴……逞罚……啊……妹的……呀……淫……穴……喔……啊……不要……啊……妹子……下次……啊……不敢……呀……乱……搞……啦……啊啊……”

又用力操了几十下,我终于忍不住射出大量热烫、浓浊的精液,一股股如岩浆一样的热流万马奔腾的喷入屄洞深处。她整个人弓起她的背,全身不停的颤抖,因快感而张开的小嘴,不住的流出口水顺着性感的唇、漂亮的项颈、流过精巧的锁骨,最后因为地理环境影响进入高山深谷中。

射精停止后她又再度无力的倒在我怀中,大口大口的喘气,胸口激烈起伏,我相信我俩都能感受对方狂乱的心跳;鸡巴在她体内慢慢软化,精液也一谷脑的逆流而出、顺着卵蛋缓缓滴入马桶,那骚痒感觉真不是笔墨能形容。

她像只小猫依谓在我身上,脸上尽是满意表情发出愉快的鼻音,我轻轻地解开她身上的皮衣,现在我们才算是真正的坦承相见。我上下其手抚摸浑圆的肉球、细嫩的美背、结实的翘臀,我把屁股上的汗水集中,用湿润的手指擦弄她紧缩的屁眼。她被我一刺激马上又有反应,屄洞再度缩起来,紧紧箍住鸡巴。

“啊!坏哥哥,不要玩人家的后庭花啦!”

“咦?可是花好像要开了耶?”

“哪有,哥哥最喜欢捉弄人家了!”

“哼!你前面的洞又已经湿搭搭了还狡辩,你看。”

说完我就到前面的小淫穴“搅和、搅和”,把沾著淫液发亮的手指拿到她面前。

“证据就在手上还敢狡辩,看来不好好教训教训你是永远学不乖。站起来背对我,看我好好逞罚你的小淫屄,看你还敢不敢这么贱!”

我叫他手撑著门,屁股翘高对着我。她倒是满脸的欢心期待,看起来这淫尼真的是淫性大发,今天我就用我的大鸡巴代替菩萨教训你。

一拿定主意,我立刻提着大鸡巴毫无预警的干进去,干得又深又劲。她对这次突击是毫无招架之力,背一弓、脚一软就往下倒。我抱住腰,提起淫臀一轮猛干。她被干得淫声浪语不断,淫水沿着大腿根往下泛滥,又哭又叫的向我求饶。

“呀……啊……不要……啊……不要……呀……饶了……我……啊……吧……小力点……啊……妹妹……啊……知……知道……错……错……啊……饶了……妹的……呀……啊……淫屄……啊啊……”

我听着她的求饶,心里一点放过她的意思也没有;操的更深更重就是我的回答。

“啊……呜……哥……呀……哥哥……太……呀……太没人……性……呀……求……求……哥哥……饶……呀……了……小淫……呀……妹……呀啊……”

“知道自己……是……小淫妹也……没用……哥哥……今天一……定……要……重重……处……罚……你才行……走着……瞧……吧……”

说完紧接一轮猛攻,把她操到高潮连连。她被插得差点翻白眼昏死过去。我转过身把马桶盖盖上,再让她的淫荡屁股翘得半天高。

“啊……啊……谢谢……哥……哥哥……饶了……小妹……小……小妹……再……也不……不……敢……啦……哈……哈……哈……喔!!!啊……呀呀呀呀呀呀呀!!!”

我还不等她喘过气,马上又把黏糊糊、湿搭搭而且还没射的大鸡巴插进她的后庭花心。

她马上弓起她的背,身体开始颤抖,紧所著眉头,性感美艳的小嘴一会儿咬著牙忍耐,一会儿又像鱼一样大口大口喘气,直肠也紧紧箍住鸡巴,力道比屄洞高潮还大,全身香汗淋漓。我知道她心里一定爽上天了,因为她被我干得叫不出声,只能发出微微的呻吟声。

“啊……呀……啊啊……呜……哈……啊……喔……喔……呀……”

“真紧……啊……爽……啊……爽……爽爆……啊……呜……了……真是……太……太爽……啊……呀……”

她肛门的扩约肌仿佛要剪断我的鸡巴似的,肠壁也像是要榨干我的精液一样绞缩,我心想可不能在此败在她的菊洞下。右手伸到胸前柔捏挺立的乳头,左手则在屄洞口转动阴核,不断亲吻她的耳垂,她在我多重进攻之下又恢复知觉。

“啊……坏……坏……哥哥……你……怎……怎么……可……可以……这么……欺……欺……负……人家啊……好爽……爽……呀啊……”

“哼!我……我今天……一……一定要……矫正……你的……劣根性……啊……好爽……”

说完,我更加用力的在窄小的肉壁里穿梭抽送,她就像是被电流通过全身似的痉挛、抽绪,双手撑起上半身,咬紧牙根不叫出声,我继续在她奶子阴核施加刺激,她也抓着我的屁股用力拉,希望我的鸡巴可以插穿她的身体。

射精多次的鸡巴怎么可能就此罢休,越战越勇的鸡巴迟迟不射精,可苦了这淫娃。只见她脸上一下子兴奋,一下子痛苦的表情;我知道她的身心对这痛苦又甜蜜的淫虐是心猿意马,想继续爽又怕被我插个半死。此时此刻,747的狭小厕所已然变成高度12000英尺的宾馆,上演着一幕幕淫糜的戏码,男欢女爱的呻吟变成肉欲狂乱的配乐。

“好……好哥哥……啊……你……怎……怎么……还不射……呀……求……你快……饶……饶了……妹子……吧……啊……”

“这就要……看……你这……小淫娃……哇啊……有……没有……本事……让……我……早点射……嗯?……”

“好……哥哥……不要……不……要再……插妹……了……啊……小……妹……不敢了……啦……啊……不要……再……再来……啊……快死啦……呀啊……!!!”

我把她推倒在马桶上,抓紧浪臀加紧猛攻,奸得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又再度神智不清。嘴巴鬼叫鬼叫不知在说什么。

“啊呀……不要……啊……坏死啦……啊……快……快点……再深……深点……爽……啊……不要……那……啊……操死……妹子啦……妹……爽……好爽呀……啊……死啦……死啦……要爽……啊……爽……死……呀啊……!!!!!!”

又干了十几下,我再也忍不住射出第三次,同时她又高潮了,这已不知是第几次了。虽然她又是一次高潮,但她被我干的腰杆都软了,只能趴在马桶上虚弱的接受我的射精。

拔出鸡巴后,我把她丢在地上,自己坐在马桶上命令她。

“看你这贱女人把我的鸡巴搞得这么脏,还不快把它弄干净!”

她虚弱得爬起来,伸手想拿卫生纸,我一把抓着她的头塞到我跨下,把脸贴在黏糊糊的鸡巴上。

“谁叫你用卫生纸,你这贱人只能用嘴舔,快呀!”

“是的,我的好哥哥。”

看来我已经完全征服这小贱人,她对我的话唯命是从,乖乖的把软鸡巴放进嘴里,一口一口把鸡巴上的精液淫水舔干净。因为她已经要虚脱了,舔起来力气也不大,但这样的感觉又让我硬了起来,我淫念一起,抓着光头又在嘴里干起来。

她被我这一轮干得只有全盘接受的份,干了几分钟,我再她嘴里射出最后一次,她只好皱着眉头喝下去。

接下来几分钟我俩一个坐着、一个摊在地上休息,我看看手表大概过了一小时左右,我起来把衣服穿好。生命中的第一次就干的这么有声有色,我感到骄傲的同时也感到腰酸背痛,看来有必要好好锻链腰力才行。

我帮她把她的皮衣行头穿起来,阴部的部分还故意拉紧,让皮衣深深崁进屄口。丝袜已经湿透了,只好脱下收在尼姑装里,最后把尼姑装穿好就大工告成了。

把厕所收拾干净,但精液的栗子味我也束手无策,只好把她背起逃离现场。一出门就看到一个小空姐站在门口,见我们出来吓了一跳,我也已为被发现了。我支支吾吾不知要说什么,可是我突然发现一件事;她的表情不像是惊讶的样子,反而隐约有期待的神色。

我马上了解,这小妮子已经站这站很久了,而且她也颇能接受这种行为。

“想要就进来啊?干嘛害羞呢?我会让你爽死的,可惜你自己放弃咯。”

我戏虐的凑近她耳边,轻轻的舔她的耳垂,她马上就有反应了,只是不赶出声。

“快把工作做完,免得被骂喔,Bye!”

说完我就带着假尼姑走了,因为不知道她坐那,只好带她回我的座位。她被干的累翻了,一路睡回台湾,连降落前的晚餐都没吃(14小时吃两餐,长途飞行根本是虐待自己)。

倒是在空姐送餐时,我发现那个小空姐似乎对我有“性”趣,在我的的餐盒夹了两张纸,上面有她手机号码、名子、住址和大概的排班时间,另一张则希望我留下联络方法。我知道她也是荡妇淫娃,也就很放心的留下方法,看她在看纸条时愉快的表情就知道接下来的日子不无聊了。

降落前一小时,我把尼姑叫醒,也告诉她空姐的事,她马上醋劲大发,也要我和她交换联络方法,空姐的份也抄下,还说改天要把空姐找来比一比,看我干谁干的爽。

我笑说,到最后你们都被干爽死了,赢的人还不是我。说完就赶她快回座位收拾东西,准备要降落。还告诉她我有个亲戚坐商务舱,不要跟我在一起走。她很很爽快地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