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學妹之姐妹同樂

2017-07-18     WoKao     檢舉     收藏 (111)

老闆桌下面的桌洞裡,一個身著黑色OL制服的年輕秘書正恭恭敬敬的跪在地板上,一面用她紅潤的小嘴含著一個男人雄奇堅挺的陽具,一面用她楚楚可憐卻有帶著幾分淫蕩的眼神看著她的主人。她的嘴裡發出輕微的淫靡的聲音,使得這個場景更顯得淫蕩了。

這一切,只不過是劉楊一個普通的午後,自從她被我開苞、調教並成爲我的秘書之後。

突然,一陣典型的諾基亞手機的鈴聲打斷了甯靜,劉楊露出痛苦的表情,舌頭的動作也停止了,眼巴巴的望著我。小妞此時的感受我當然明白,因爲她的新版諾基亞N95

8G手機不是在別處,此時正塞在她的小B里嗡嗡的震動呢!

"是誰在這個時候會給你的小騷B打電話呢?"我呵呵的笑著。雖然我也會把手機塞到劉楊B里然後打電話震動她玩,不過這次確實不是我撥打的。我猛地一把揪住劉楊的頭發,把我的寶貝頂到劉楊喉嚨最深處,劉楊猝不及防,臉蛋都難受得扭曲了,嘴裡發出「嗚嗚」的聲音。「舌頭別停下!你他媽的不會口交啊!」我一邊呵斥一邊抽送陽具,劉楊淚都快流下來了。我低吼一聲,把濃濃的精液直接射入劉楊的嘴裡。劉楊不敢怠慢,順從的咽下我的賞賜,又幫我把龜頭舔干淨。之後才從桌洞下面爬出來,爬到我的右手邊上,像狗一樣翹著屁股趴伏在地板上,答謝到「賤奴劉楊多謝主人賞賜!」

作爲一名公司管理人員,我喜歡制訂規則並監督它們的實施。作爲主人也一樣。所以在對劉楊的訓練過程中,我自己摸索出一套「規矩」讓母狗來遵守。我滿意的看著劉楊一切都做得很流暢。我點點頭說:「看看誰打給你的電話吧」

其實就在我射在劉楊嘴裡之前,電話鈴就已經停了。劉楊應聲說道「是,主人」,她轉過身去,高高敲著屁股以便我觀賞。我拿起剛才解開的皮帶賞了她兩鞭,劉楊不敢喊出來——因爲辦公室是禁止噪音的——不過因此而發出的悶悶的呻吟聲卻別有一番趣味。我說可以拿出來了。劉楊把她細長的手指伸到自己的小穴里,將濕漉漉的手機拿出來。然後轉過身來面朝我說道:「回主人的話,給小騷B打電話的是。。。是我妹妹。。。」

「胡說!」一腳把劉楊踢到在地。「你不是說你們家就你一個騷B嗎?怎麽又蹦出來個妹妹?!」「對。。。對不起。。。主人。。。是奴婢錯了。。。她不是我妹妹,是我堂妹。。。」「哦?」我又重新上下打量了一下劉楊:身高165,體重卻只有50公斤,腰細屁股翹,奶子雖然只勉強有BCUP,不過一對乳頭確實可愛的鮮紅色。初中高中都是班長,後來又畢業於某重點大學。她之前的男友都形容她是個有點高傲的女孩,而此時的她卻穿著前襟大開的制服和剛剛能裹住屁股的超短裙,像只母狗一樣跪在我的面前!「你妹妹干起來會不會很爽?」我笑著說道,「帶我去看看她」。

當天晚上,我沒有日劉楊,卻把精力都用在研究她堂妹上。劉楊的堂妹叫劉文娜,16歲,就讀於某高中二年級,一臉稚氣,身材也屬於幼齒型的,不過一雙奶子卻與身形完全不同——據劉楊說有C

CUP!不過最讓我感興趣的是,劉文娜不只是個漂亮可愛的處女,而且是個對男女之事完全不懂,甚至沒談過戀愛的稚兒!

次日,在劉楊的安排下我在劉文娜學校門口親眼「驗貨」,越發想日她了。晚上我把劉楊叫道書房,告訴她如何如何做。劉楊面露難色,突然跪在我面前請我說:「求主人放過我妹妹吧!我劉楊是世界上最賤最賤的母狗,我生下來就是要供主人蹂躪的,可是劉文娜才16歲,她不是像我那樣的騷貨。求主人狠狠地干我吧,乾死我也沒關系!可是我妹妹還小啊!」說著竟然流下淚來。

我一聽就生氣了。我揪住她的頭發,扇她的臉,又踢她打她。我把她按在桌子上,撩起她的裙子——她裙子裡面直接就是小B啦——我順手拿起一個粗硬的木尺(量衣服用的那種),狠狠的插進劉楊的小穴!劉楊痛叫一聲,卻連求饒都不敢!我一邊用木尺操劉楊的小穴,一邊說到,我干你是你的榮幸,我干你妹妹你也應該高興!你敢不聽話,我就讓人輪奸了你和那個小騷貨,然後把照片寄給你們對方的家長看怎麽樣?!劉楊被木尺乾得連說話都說不出來了,只有嗚嗚呀呀的呻吟著,我猛的抽出木尺,挺起大棒插了進去——卻是插入劉楊的「後門!」劉楊「啊!」的大叫一聲,痛得渾身抽搐!我一邊干她屁眼一邊用剛才的尺子打她的屁股,一陣猛干,將精液直接射進劉楊被乾得紅腫的菊花里。我這才滿意的抽出大棒,對劉楊說:「我剛才給你說的關於干你妹妹的計劃你都明白了嗎?」「是,主人。。。劉楊都。。。都明白了。。。請主人放心。。。這周末一定可以。。。可以。。。干我妹妹」。我滿意的點點頭。回臥室睡覺去了。

周末很快就來了。爲了干劉文娜,我甚至這幾天都沒有做。計劃其實很簡單:我打聽到周末劉文娜家裡只有她自己,而劉楊卻有她家的鑰匙。我比劉文娜先到她家裡,我脫了褲子,坐在劉文娜的閨床上,讓劉楊光著屁股跪在床下給我口交。劉文娜一進家門看到這幅場景都驚呆了!更讓我快感的是她可愛的小臉上的表情不是那種「懂事」的女人(哪怕仍然是處女)所體現出來的,而是完完全全的羞澀和恐懼!劉楊緊接著站起來把門關上。劉文娜嚇壞了問我干什麽?我說,你姐姐欠我錢,所以她求我干她來抵債,不過她實在欠得太多了,乾死她都不夠抵債,我說除非她找到一個未滿18周歲的處女來給我口交我才放過她。劉楊接著接過話來說,求妹妹你救救姐姐吧,不然姐姐要被他們弄死的!沒想到劉文娜竟然如此可愛,磕磕巴巴的從嘴裡擠出幾個字「什麽。。。什麽是口交?」我一下子就樂壞了。我說你先脫光了衣服,你放心我只讓你口交不強奸你。劉文娜一聽要她脫衣服,嚇得趕緊雙臂抱胸。我看著越發想干她了。我一把把劉楊拉過來,讓她把B對著劉文娜,然後我用兩根手指伸進去扣她的B。其實對於扣B劉楊不但習慣,而且很享受呢!可是此時她卻痛得哇哇大叫,說到好妹妹,你不救姐姐姐姐就要被干壞掉了啊!劉文娜啜泣著說,我脫,我脫,求你別欺負姐姐了。

我沒想到這小妞真是這麽單純,我說你什麽時候脫光我什麽時候放你姐姐。劉文娜趕緊脫衣服,最後只剩下小內褲,竟然是可愛的小熊卡通!可是她卻不肯繼續脫了!就在這時候,說來也巧,劉楊竟然被我扣到高潮了!接著發出一種劉文娜從未聽過的女人又滿足又淒慘的叫聲!劉文娜以爲姐姐真被干壞了呢,趕忙把小內褲也脫了下來。

我審視著我眼前的獵物:16歲正是少女花季,劉文娜和她堂姐劉楊一樣皮膚白嫩,不過劉楊的外表屬於青春活力型,劉文娜是典型的幼齒型——不看胸的話以爲也就11、2歲。她一雙豐乳上兩顆粉紅的乳頭格外醒目,小腹平坦,一撮稀疏的黑毛下面隱藏著她的處女秘境!

我說,讓你姐姐教你怎麽口交,你跪倒我跨下來。她可能是被劉楊高潮嚇壞了還是怎麽的,竟然很聽話的就跪了過來,也沒再說什麽。劉楊先做演示,教她怎麽舔龜頭,怎麽把大棒整個含進去,怎麽服侍「蛋蛋」。接著劉文娜被拉過來,舔蛋蛋和舔龜頭劉文娜做的還不錯,雖然她一臉羞澀和覺著惡心的表情與劉楊討好式的諂媚完全不同。不過讓她深喉可就難了,無奈,我只好命令她把嘴巴漲到最大,然後按住她的小腦袋,像插BB一樣插她的小嘴,硬是把我雄起的陽具全部插入劉文娜的櫻桃小口!劉文娜幾乎喘不過氣來!可是她弱小的身軀怎麽能扭過我一雙大手?我笑著說,小娜娜,你知道麽,給男人口交是女人的必修課呢!你要是不會口交以後你老公會不要你的!大約是太過興奮,我一不留神,竟然射出精液來——不過我及時退兵讓精液都射在劉文娜的俏臉上。可憐的劉文娜本來就是秀氣的「巴掌臉」,這下子全都給射滿啦!

「你可以放過。。。放過我姐姐了麽」劉文娜跪在地上,嘴邊都是白稠的液體,楚楚可憐的央求道。我說,小母狗,拿相機給你妹妹看。劉楊就把相機的LCD翻開拿給劉文娜,裡面的照片正是劉文娜跪著口交和滿臉精液的照片!我笑道,我放過你姐可以,但是她要是想被我干呢?「那怎麽可能!」劉文娜驚恐道。劉楊卻畢恭畢敬的和劉文娜並排跪下,說到,我劉楊是主人的奴隸、母狗!能被主人干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妹妹也和姐姐一起來唄主人操吧!

劉文娜這才知道上當,可是一個光著屁股滿臉精液的16歲少女此時還能做什麽?!劉楊從她背後抱住她,她一邊喊救命一邊拚命掙扎,我分開她雙腿,欣賞她粉嫩的處女小穴,這可把劉文娜嚇壞了。「流氓!色狼!放開我啊!姐姐放開我啊!」我笑著說,你想讓大家看你給流氓色狼口交的照片麽?她一下子就怔住了。我抓住那一瞬間把她雙腿大開,大棒直入她的小穴。「啊啊啊啊~~不要~~嗚嗚~~放開我啦~!」畢竟是處女小穴,雖然我很有準星,卻也只是勉強剛把龜頭塞入,我稍一停歇,猛一發力,劉文娜可愛的處女就被我一捅到底!「好疼啊!!!唔唔…下面會壞掉啦!」「妹妹真是幼稚呢!女人的小穴就是給男人插的,被插壞只能說明你沒本事呢」劉楊被我教訓之後果然乖巧很多,什麽姐妹情全拋在腦後,此時正一面舔我的肛門,一面教導她的小妹呢!劉文娜痛的臉蛋都扭曲了,眼淚鼻涕一塌糊塗,可是卻從小穴向我不斷提供快感!我乾了約10分鍾,劉文娜都沒有反抗的力氣啦!我略做停歇,把大棒抽出。劉文娜以爲她的噩夢結束了,沒想到我把她翻過身來,讓她翹著屁股,用狗爬式干她!這個姿勢乾得最狠了,何況劉文娜是個不懂人事的少女?劉文娜哭聲更響了,可是小穴卻似乎慢慢適應了被侵犯,淫水慢慢多了起來,讓我干她的時候有著撲哧撲哧的水聲!我笑道「你們女人都喜歡裝B,嘴裡說不要,小穴卻濕成這樣,真是欠干,我乾死你,乾死你!」劉文娜泣不成聲的求饒道:「求你。。。啊啊啊啊啊。。。唔唔。。。輕點。。。求你輕點。。。我快死了啊。。。」我說我就是要乾死你,誰讓你不聽話自己扒開小穴主動求我干你!其實像劉文娜這樣的女孩,我本來不會特別想蹂躪她,不過這個時候全不顧啦,我一陣猛干,感覺自己到了頂點了,我吼著「要射了,射死你,射滿你的小B」「別。。。會死的啊。。。唔。。。啊啊啊啊啊啊。。。」隨著劉文娜一陣淒慘的叫聲,我肆無忌憚地在她小穴里射精了。

事後,當然是把照片拍下來啦。整理好「現場後」我攬著劉文娜的小腰,對她耳邊輕聲說道:「反正你早晚要被人日,現在我已經日過你了,你以後就乖乖地做我的女人讓我日吧,我會好好疼你哦」。我留下劉楊做「心理輔導」,大踏步走出劉文娜的家。。。

周一,下午六點,像往常一樣我準備下班後的收拾,辦公室門敲響了,我打開門,一個穿著超短裙和斑馬紋過膝襪的女孩站在門外,半低著頭,在羞澀與恐懼中又帶著幾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