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浪蕩歲月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0)

我生長的地方是一個小但是非常有名的城市,名字我就不說了,我給我朋看到我這篇文章的時候知道我過去的事情,取笑我就不好了。

其實我屬於那種比較晚熟的男孩子,因爲在班裡讀書比較厲害,人長得也是白白淨淨的所以小學6年級就有女孩子給我寫信了,看到這里肯定有人會說那算什麽啊,我讀6年級的時候是87年,那個時候可沒那麽開放。

所以信里邊也沒那種肉麻的話,也就是交交朋友之類。接到這種信我感到就是莫名其妙,估計是還是男孩子沒女孩子那麽早熟的緣故,也不知道該怎麽做,看完就丟到垃圾筒去了。

初中一年級居然有個寫信給我的女孩子跟我考上同一所初中,就分在我隔壁班,我在自己班當班長,而她是隔壁班的班長——李紅。

李紅屬於那種早熟的品種,記得我朋友對她的評價說她應該是個早熟早爛的蘋果,事實果真給我朋友說中了,6年前李紅帶團來我們城市我和她見了一面,人老得象30歲的鄉村婦女。

初一上個學期在平平淡淡中度過,下個學期開始參加體育活動,和同班同學打籃球了,這個時候自己的體形開始變化,居然有喉結了,講話也象只老鴨子粗聲粗氣。這倒也沒什麽,直到一個月後給小龜頭把我的生活給搞亂了。

小龜頭原名叫劉小雄,比我大了3歲,小學6年級就開始對女同桌動手動腳的,後來居然在學校旁邊的河邊讓一個女同學用手摸他的雞雞,給班主任發現後告訴他老爸,挨了一頓毒打,小龜頭的名字也就這樣叫開了。

這家夥讀到初3後怎麽都讀不下去了,說要出去闖江湖,那時候電視在播放「霍元甲」,可能看電視看傻了。

出去也好,初中3年他們班的女同學可受了不少騷擾,如吞了蚊子一般,之所以這麽說是以爲小龜頭的長相不感恭維,被騷擾的女生自然感覺也好不到哪兒去。

一年後小龜頭沖外地回來,我的生活也給打亂了,這家夥不知道從哪搞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回來,以爲是第一次接觸到那種和性有關的東西所以我還記得他給我看的是一套叫做「小魚吃大魚」的書,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那種挑逗的字眼,反正看完後發現自己的小雞雞有些通明液體出來,而且可以牽絲的,自己的雞雞有尿尿的沖動。

小龜頭還帶了些彩色照片,那東西我非常不喜歡,全是一些男人脫得光光,把自己老二弄成充血狀。威猛十足的東西,反正我是沒興趣,聽他說是賣給高年級女學生的,而且還不少人買!我靠佩服!

記憶最深的還是3天后我把書還給小龜頭。給他後他神秘的從蓆子下拿出一個備課本,裂開大嘴一笑:「好東西哦。」

我翻開第一頁,只見上邊用鋼筆寫「少女之心」,作者安娜。如果是我們那個年代出生的人,我相信對這本所謂的書一定深有體會吧?

反正我拿回家偷偷看到2點,看完後難以入眠,天亮後睡著了,夢里邊也夢到那個所謂表妹的主人公,不過里邊的男主角不是她表哥而是我,感覺真好,醒了後發現自己內酷濕了一半——我第一次夢遺了!

接受了這次性啓蒙後我開始對女性有所注意,對隔壁班的李紅的接觸也不反感了,仔細看看她還真不錯,小臉蛋長的很可愛。

有人說二十歲的男人選女人看臉,三十男人喜歡看胸部,四十喜歡看屁股。

那個時候我是看臉的,李紅臉蛋在她們班應該是最好的。

初一下個學期我們班有一個女同學喜歡,寫信給我說要做我妹妹,那個時候所謂的哥哥妹妹其實就是男女朋友,我對她不是很敢興趣,雖然我當時我經過了一些書籍的洗禮,嘿嘿。

其實真正拒絕她是在一次勞動課以後,我們給學校的菜園除草,她低頭挖地的時候我看到了她的胸,那絕對不是女人的胸,沒任何凹凸,乳頭比黃豆還小。

這哪更哪嘛,和安娜筆中的表妹比較這叫女人嗎?!勞動課後我就對她說,做爲學生就應該學習,其他都是次要的。

這女同學聽完之後吸了吸鼻涕走了。

三年後高一放暑假,從學校回來看到她在街上晃蕩,那胸居然變成女人的胸了,真是波濤洶湧啊。

和李紅的接觸慢慢多了,多數是她藉口學習上來找我的,令我感動的是她不知道從誰那得知我的生日,在我生日那天給我帶了4個大大的雞蛋,用條好看的手絹包著,里邊還有幾朵月季的花瓣。

蛋我吃了,蛋黃還沒熟,我猜怕她的家裡人知道。手絹我放我家的箱子最底層,但是有一次我回家看我爸用那條手絹搽鼻涕,好象是感冒了,我也沒敢說什麽。

李紅的媽是本校的老師,爸爸是本校的電工。學校有個教英語的女老師回家後就把她學校的宿舍鑰匙交給李紅,讓她幫看家。和李紅混熟了後周末她去英語老師那看守房子的時候也叫上我去玩會。

英語老師那有一台電子琴,我去那李紅就給我打上一杯水,然後彈電子琴給我聽,那時候沒什麽流行歌曲,聽電子琴感覺挺新鮮。

有一天剛彈著好聽的時候突然就停電了,2個人傻坐了幾分鍾,電還沒來,李紅就把電子琴放桌子上了,往回坐的時候因爲沒電查點摔倒,我怕她摔著下意識伸出了手,居然抓到她的手了,給她坐下來後我也沒放開,她也沒收回去的意思,這個時候我的膽子就大了,突然就爆住了她。

如果有電我是不敢的,還是黑暗給我壯了膽,抱住她後我開始親她的臉,然後親她的嘴,第一次接吻的感覺真好,她的嘴唇軟軟的好舒服,反正不懂,亂親一氣,她的牙齒沒張開,我們的舌頭也沒發生糾纏了。

親了嘴後我的手開始不老實了,開始摸她的胸,她把我的手拿開,我才不管那麽多拿開後又去摸,感覺她的胸鼓鼓的好有彈性。

到後邊我就從下邊穿過她的衣服往上摸,這個時候她拚命按住我的手,不讓我通過,我的手摸著李紅的皮膚滑滑的,停了1分鍾我沒動,趁她不注意我突然往上,手掌按上了她的乳房,她的奶頭居然硬起來了,全身變軟。

雙手把我抱住,我也就在她的奶子上摸個不停,嘴巴親著她小嘴,在以後我的女朋友中,我只碰到過2個的奶子有她那麽大,一個手遠遠蓋不住,即使日本A片的AV女郎也好少看見她那種大的奶子,抓著的感覺真爽,小弟弟也硬得不行,直直頂著他,好難過。

就要我準備下一步的時候,燈亮了……

電燈突然就亮了,習慣了黑暗的我一下子受不了刺目的燈光,幾秒種的適應後我才發覺自己的手還抓著李紅的奶子,李紅的臉害羞的靠在我胸口上。

我二話不說一把抱起李紅就放在床上,然後又急不可待地掀開她的毛衣,摸了那麽久才發現李紅里邊穿的是白色背心。過了幾年後還一直納悶,她的奶子發育都那麽大了怎麽還穿著背心,和朋友談起這事的時候朋友說八幾年奶罩在初中女學生里邊還不是那麽普及,我想了想也就認爲朋友說得對了。

掀開李紅的毛衣我就看到她的白背心被兩團鼓鼓的東西給擠得不成形狀,李紅自從給我把毛衣掀開後就不敢再看我,而是雙手緊緊的掩著自己的臉,這個姿勢更是突出了她胸前的偉大,我也想到老昨天老師教我們的成語——呼之欲出。

我輕輕的把李紅的背心往上掀,一對白花花的大奶子出現在我眼前,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女孩子的胸,而且還是如此的近。當時的感覺總的說來是兩個字:震撼!想不到女人的奶子是如此漂亮,如此大,如此白!

她的乳頭不大,粉紅色的,乳暈也是粉紅的一圈。在以後交往的女性中,比李紅奶子大的好象沒有了,我不知道她的奶子到底是怎麽長的,而且還只是個初一的女學生。我沒有太多的詞彙來形容她的乳房,如果大家看過《新金瓶梅》的話,應該對里邊潘金蓮的扮演者楊思敏不會忘記,她白嫩肥大的奶子和李紅一樣讓我曆曆在目,唯一有區別的是李紅的奶子還要大少許。

當時的情況真的很難忘記,特別是幾年後我看到《陽光燦爛的日子》中夏雨強奸甯靜的時候,夏雨撕開甯靜的衣服,白背心彈出的一對大奶巍巍顫抖,心跳不已啊,不過有所區別的就是我是讀書人啊,讀書人一般不搞強奸遊戲的!

看著一對肥白的大奶我確實不知道從哪下手,慌亂中我雙手抓住李紅的奶子不停撫摩,時不時捏捏小巧的奶頭,奶頭已經有一定的硬度了。在揣摸了幾分鍾後,看到草莓般的奶頭,我下意識的張嘴去吸,對於這個動作我認爲是男人的本性,只要是讓人有食慾的東西,大家就會有想吃的沖動,所以對自己要去吸李紅的奶頭這個行爲我也沒有感到驚訝。

吸著吸著李紅居然呼吸急促起來,時不時「嗯,嗯」的呻吟。雙手捂臉改爲抱住我的頭,情急的時候還用力把我的頭往下壓。

我也是慾火大漲,右手往下找她的褲頭,我靠!居然給皮帶捆住了,我把左手也騰出來解皮帶的時候李紅就死死抓住自己的皮帶,死不讓解。到後來我也累了,也沒強求,李紅慢慢把自己的背心和毛衣拉到腰間,紅著臉對我說道:「東東,看不出來你是個大壞蛋呀!」

「呵呵!」我也不知道說點什麽好,只笑笑。學校就寢的鍾敲響了,她把我慢慢推出門外,親了我一口,就笑嘻嘻地把門給關上了。

回寢室的路上,我發覺自己的雞雞涼颼颼的,估計出了不少的液體。反正那天晚上又是翻來覆去睡不著,腦中浮現的老是李紅那對肥大白嫩的大奶,第二天起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又夢遺了。

李紅的奶子到底有多大,我也講不出來,因爲我對什麽A、B、C、D那種尺寸沒有概念,只知道和某某女優差不多之類的對比。此後也沒有機會再重新溫習我的「抓奶龍爪手」,原因是快期末考試了,英語老師給學生抓緊時間複習,不再回家住,李紅也不用幫老師守屋子,我們自然也沒機會了。

考試的原因沒有機會和李紅在一起就算了,但此後的發展卻讓我接受不了。

考試完以後放寒假,寒假中過年對我們這些半大的孩子來說應該是一件非常高興的事情,吃好玩好,又有壓歲錢,真是爽事,現在長大了,每年要給家裡買年貨不說,哥嫂孩子的壓歲錢當然也少不了,小孩子是好啊。真不想長大。(有人說不長大就不能搞女人了啊,大的不搞搞小的啊,小時候和同齡人扮家家酒的時候就搞了不少啊,那是幼交,具體就不說了啊,斑竹老大會砍我的,嘿嘿)

雖然說是過年放寒假了,但是我好想念李紅,想得最多的還是那對大奶子,所以開學前一天我就迫不及待跑到學校去注冊了。注冊後讓我急於見到的李紅卻如同消失了一樣,再也看不到。直到幾天后我才收到她的來信,信上說她爸媽把她轉到另一所學校讀書去了,原因是我現在所在的學校的升學率不高,還有想我之類的話語,看到這封信後我知道我的李紅走了,別了,我的大奶紅!

初二以後的學習生活就過於平淡了,我的學習還過得去,就是英語不及格,到初三上學期來了個20多歲的漂亮英語老師教我們班,姓龍,身材苗條,面孔長得象明星,不知什麽原因,我突然就對英語感興趣了,期中考試居然及格了,中考居然考了95分,總分超過重點高中分數線三分。

人生中往往有一些小小事情會改變自己的命運,要是那女老師不來,我在那種二流初中是考不上重點中學的。當然,還有我覺得學什麽都不難,關鍵是你有不有興趣,興趣來了學東西也就容易了,不知道大家對我的看法有沒有同感。

睡夢中有我的大奶紅出現外也有龍老師的裸體,不管李紅還是龍老師,結果都是一樣的——早上洗內褲!

和李紅分開的日子裡,一個學期都有好幾封信,兩個人之間相互傾訴想念之情。而我總想找點事情來做做,來轉移一下我的精力,禍不單行的是,在初二下學期小龜頭因爲撬門偷了別人大量錢財而鋃鐺入獄,小龜頭一進牢房,我的精神糧食也斷了。

對小龜頭這個人,應該說牢房就是他的家。前幾年出來後,又因爲拐賣本地的婦女去河北販賣而被判了十多年,前幾天聽朋友說還有一年多就可以出來了。

30多歲的人,居然有大半的時間在牢房裡邊度過。要是普通人就算了,但是對於一個小學就開始讓女同學弄老二的人來說,牢房裡邊的日子我想一定不好過,如果里邊可以上網的話,我想我一定會告訴他一個網站,那就是oursm。com,有了這個網站手淫到天亮都沒問題啊。

中考後我準備去高中好好風光一下,但是父母的想法卻又大出我意料之外。

我考上的是本市一所有名的重點高中,之所以有名,升學率還真高,但同時這個高中也有不少混混,打架的事情常有發生,還時不時有人給刀捅出腸子之類的事。

對於我善良的父母,特別是我那父親,街對面打架都會把我拉回家的人,他當然對這所學校有好大的擔心,於是我父母商量後鄭重地對我說:「東東,你去縣城讀高中吧!」

父母的想法當然是好的,但是我的浪蕩生涯也正式開始了……

從城市來到縣城,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多少有點不適應,好在都是點年輕人,是容易打成一片的年齡,所以開學不多久大家也就混熟了。

我進的學校是我媽托關系弄進來的,因爲是縣里唯一的重點中學,能進來讀書的要麽讀書非常不錯,從鄉鎮直接考入的,要麽就是托關系找熟人,有點勢力或是有錢人家走後門進來的。我媽的同學的老公是這學校的校長,我進這學校讀書也就不算太困難。

因爲有些是有錢人家的兒女,所以看起來有些人的穿戴比城市裡的差不了多少,稍有姿色的人也大有人在,入學的那天學校有2千多人,看得我眼花繚亂,原先不能在城裡讀書的郁悶也一掃而空。

第2天我依照老師的交代找找了我們924班的教室,和多個教室連在一起組成一派平房,進去的時候嚇我一大跳,黑牙牙的一片,足有百來號人。

我是第一次看到一個班就那麽多人的,後來聽說同年級4個班其他班是50多人一班,因爲我們的教室大,就安排多點在我們班。

人多就是好啊,我們班足球隊都3個,再上女子足球隊一個,一個班有4個足球隊,令人失望的是我連3隊都進不了,原因是我初中沒接觸過足球。在這種足球氣氛下我也開始喜歡足球,並且跟著他們慢慢學踢足球了。

也許是是對足球有興趣,再加上我身體條件不錯,2個月後我進了3隊,在3隊呆了一個月就進了1隊。

高一的時候我的百米跑是12秒,班裡50多號男的沒有比我更快的了,速度快這倒沒什麽,但我的耐力在全班也是第1,3000米考試我能把第2名的拉開整整一圈。

也就是說我跑完3000米,其他最厲害的還在2600米的地方,跑完後臉不紅心還是有點跳的,哈哈,不過比起那些跑完後躺在地上臉色蒼白象死了的家夥來說我應該比較厲害的了。

就憑這2點,我開始在班裡1隊開始打上主力,對於剛接觸足球不久的我來說雖然腳法粗糙點,但是用不完的體力和飛快的速度一場球也到是能進上1——2個球。

班裡的體育氛圍在全班非常強烈,我們比賽的時候不少女孩子在場外圍觀,當我進球的那一剎啦能聽到無數女孩子的尖叫聲。因爲體育方面的出色表現我在班裡成了個不大不小的名人。

92年的這一年,對我來說絕對難忘。改革開放了,經濟搞活,其他形形色色的東西也跟著出來了。一些打著臥龍生,金庸(或者把名字改成金康來混淆讀者)名字的人冒名寫一些黃書,這些黃書充斥了大街小巷,也毒害了我這種優秀的少年(自我誇獎一下,嘿嘿)。

我相信生於70年代的人對這些黃書的出現都還記憶吧?書名雖然以武俠小說名字,或者里邊的類容也是武俠的,但是里邊的性描寫也讓我看得弟弟充血不已!書中作愛的描寫一個段落經常是10幾頁連著的,看得我們大呼過癮。

92年出來的這些小說對現在網路上一寫武俠黃色小說應該不少影響,我看了一些居然和這些小說好些地方相似,當然,我也不是說他們在抄襲。

話說到這,我把我痛恨的人說出一種來,就是看書愛撕書的人!因爲92年從書店租書回來準備打開手電好好享受的時候,經常看到一看書中描寫性愛場景的地方就預設無數頁,被撕的痕跡明顯可見。

我這個時候的非常氣憤的,恨不得馬上起來拿手電筒出去找到這個小子把他媽給姦淫一番,以發泄我給書中勾起淫慾。

當然話是這麽說,我們這種有光明前途的少年是不會沖動的。不過我以後沒次去書店租書的時候都交代書店老闆要小心檢查歸還的書,別給人撕了。

老闆幾次望我離開的背影說:「真是愛惜書籍的好同志啊。」

我上邊說黃色小說充斥大街小巷是有道理的,記得我有天我去食堂打飯,有個學生對食堂大娘說菜少了,要求再加點點,食堂大娘用菜勺指著對那學生說:「你真餓,象臥龍生一樣餓!」(我們這餓讀wo)連食堂大娘對臥龍生熟了,可見談論黃書的人不少啊。

之所以難忘92年還有個原因是三級片開始在這個縣城的錄象室偷偷播放。

我也開始由文字性描寫轉向視覺性表演,雖然是三級片,但對於剛接觸到這種東東的我是不同尋常啊,漂亮的乳房時常在眼前晃動,欲死欲活的叫聲也讓人遐想聯翩。

92年的夏天我也開始質的飛躍,由夢遺轉換成手淫,哦我的浪蕩歲月!

最近有不明生物飛過!……「啪」一下,打下來!

其實在我手淫之前我不知道什麽叫手淫,看到了三級片和冒名老臥寫的黃書讓我覺得心中老有一團揮散不的火,那個時候也更本不知道叫雞啊,連有雞這種職業也都是不知道的,可見前人說的「人之初性本善」應該是正確的。

自己手淫應該是不經意的,或者來說是一種本能。

周末休息,又一次從書店借來一套老臥的「好書」,躺在床上慢慢欣賞。看到高潮部分(當然是鬼打架的高潮部分啦)弟弟充血不已,漲的難受。

看著看著,自己的手一邊翻書一邊就輕輕撫摸自己的小弟,小弟弟在手的撫摸下開始就覺得舒服,開始減緩心中的壓力,原來這種情況我也有過,邊看書邊摸自己小弟,看完書也就玩事了,沒再繼續下去。

可今天不同了,我撫摸小弟的時候把自己的手做成桶狀上下套動,那種舒服的感覺是我原先從來沒有體會到的。

這個時候我已經把書丟到一邊了,邊回想書中的撩人的情節別用手套動自己的雞吧,突然間我覺得好想尿尿,腦子裡邊一片空白,小腹憋著一團火,心跳加速,再過去幾秒鍾我的雞吧噴出一股白色的液體,如同稠稠的牛奶,我感覺在雲端飄蕩。

我真的想不到套動小弟會有這種結果,這之前我沒聽別人說過手淫是怎麽樣的,也沒在書上看到過對男人手淫的描寫,我還是那句話,我的手淫來自不經意間,或許那就是一種本能。

自從有了第一次手淫,後來基本上一天一次(那種感覺非常爽,我後來也詫異自己天天手淫身體也受得了,估計是年輕身體好的緣故)。

對女性的嚮往也開始變得著迷了,上課的時候時不時拿著書本擋著臉,而眼睛不停的掃描女同學的胸部。

有的時候自己在想,如果把套動的雞吧的手變成女人的陰道該多好啊。

一個月後,自己的幻想差點成爲現實。

上篇告訴大家我已經進了足球一隊了,在球隊和大家的關系還比較好,總的說來我的性格是外向的,外向的人容易交到朋友。(而且,我個人認爲,踢足球的人性格一般比較開朗,不知大家同意我的說法沒有,至少在我看來是這樣的,至少大部分踢球的人是這樣的)在一隊中呆了個把月,我開始和隊中的幾個變得比較要好了。

這幾個人基本上是由本校初中直接升上高中的。陳海,本縣公安局局長的兒子,年紀不大居然留了一撮鬍子,讓人覺得少年老成,綽號陳伯子(直到現在我也不懂伯子在當地的意思代表什麽,在這說明一聲,這些人的名字大多數不是真名,但這些人物確確實實是真的,也確確實實是存在的)。

紀曉虎,老爸是鎮上一個派出所的所長,綽號寡婦(男的叫寡婦這個我也弄不懂)。再一個就是崔劍,聽說老爸是什麽紀委的,綽號雞崽。

原先聽人講這個學校好多學生都是有點來頭的,我到現在相信了,而且知道什麽叫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這幾個人在班上夠囂張的,班裡邊不少人挺害怕他們的,不過對我還好,伯子的生日也叫上了我,所以我參加了高中以來的第一次聚會。

我們的學校在縣公園旁邊,學校的後門是直接通往公園的假山處,我們學校的學生不用經過公園大門口而可以進入公園,學校有段時間風傳好幾個女學生去縣醫院打胎,我想跟這公園應該有莫大的干係。依山傍水,該黑暗的地方絕不光亮,多好的打炮勝地啊。

伯子的生日聚會在公園山腰的一個的亭子中,我跟他們到那的時候已經有好幾個人在那了。

伯子給我一一介紹了,幾個男的是同年級其他班的,有一個我非得給大家說說不可,923班的秦山,帶著一副眼鏡,長得很象張雨生,個子不高,綽號矮B,之所以介紹他,除了這家夥的老爸是管財政的副鎮長外(不是縣里邊的副縣長啊),還是個腦袋瓜好使的家夥,和上邊提到的雞崽一樣,有點象軍師。

同來的還有5個女的,有一個是伯子的女朋友,長的非常漂亮,叫張文琪,非得提一下的是這個張文琪人長得漂亮,但涉世未深,有些做法就象小孩一樣,經常讓人受不了,更有時候讓人遐想聯翩,比如有人開她玩笑,女同學捏她一下耳朵,她會誇張的喊「呀,哎呀」叫聲,就象我幾年後看到日本AV女郎在A片中給強暴說「呀馬呆,呀馬呆(不要啊)」那種叫聲是一樣的,讓人雞吧勃起,更是讓我這個看過三級片的男人受不了,這和叫床沒二樣嘛。

聽到她的喊聲,我常想如果和張文琪作愛她的叫床聲一定非常美妙。

和張文琪一起來的有她的2個同年級女同學,後來文理分課的時候分到我們一一個班了,以後再慢慢介紹她們。

剩下的2個女生是初3的,伯子認的乾妹妹,其中一個長得比較平凡,叫張萍,人和名字一樣平凡,另一個臉上一對酒窩,笑起來非常可愛,臉圓圓的,皮膚非常不錯。伯子介紹她的是時候她不讓說名字,讓大家叫她雞蛋妹就好了,呵呵,名字也挺可愛哦。

生日聚會玩得挺開心的,大家一起喝酒,雞蛋妹酒量還不錯,找這個拼酒找那個拼酒的。因爲不是很熟的緣故,在一個有陌生人在場我通常比較沈默,比較少說話,所以給人的感覺比較老實文靜。

雞蛋妹和人喝酒的時候時不時看上我幾眼。看樣子想找我麻煩了!就在雞蛋妹拿著酒向我走來的時候,一個人急匆匆的從山下跑入亭子中,然後對伯子一陣耳語,伯子的臉色慢慢變化起來。

上面說到軍師,其實在伯子那一群人中有一個團夥,當然不是黑社會,基本上是縣里邊和鎮上一些有點權勢和金錢的人的兒子組成,在學校里邊比較囂張,對看不慣的人就修理一頓,不少人怕他們不敢惹,而伯子他們也得罪了不少人,今天聽伯子在公園搞生日聚會,就糾集了一些人來找伯子他們的麻煩。剛才來的是跟伯子關系較好的人來給他報信。

伯子是這群人的老大,因爲出來沒帶家夥,伯子皺著眉頭叫我先帶5個女的先從小路回學校,他帶其他男的先去看,實在打不過就跑。可能是認爲我對對方的那隊人不熟,帶女眷先走的任務就落在我的肩上了。

張文琪領著女生在前邊,我在最後邊,在我前邊是雞蛋妹,雖然燈光比較微弱,但我還是可以看到雞蛋妹結實的臀部在跑動中微微顫動,我也奇怪在這緊張的時候還有心思欣賞女人的臀部。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雞蛋妹突然踢到一個小石頭,身體失去重心,往前跌倒去,我眼疾手快,一步搶過去,雙手抱住了她不好!

這時候我覺得雙手好軟和,2個手掌抓到2個鼓鼓的東西,我下意識放開,這個時候雞蛋妹也站穩了,紅著臉看了我一眼沒說什麽就追前邊的人去了。我也慢跑過去。

學校很快就到了,女同學各自回各自的宿舍了。因爲他們幾個都是外宿的,我等不到他們的消息我也回宿舍睡覺了。

估計是緊張過後,很快就睡著了,睡夢中好象時時抓住2個軟綿綿的東西,早上起床,我發現的內褲前端有一些痕跡,而且黃色斑狀的東西結成了硬塊,經驗告訴我,我又遺精了。

上課的時候伯子告訴我沒和那群人碰上。中午快下課的時候那個平凡名字平凡人張萍給我帶來一封信,是雞蛋妹寫給我的,信中明確說明要做我的女朋友,並要求晚上給她答複。

這個女孩子真是比城裡的還大膽啊。午飯後我回宿舍午休,久久不能入眠,盯著外邊絞盡腦汁想鑽進蚊帳喝我血的蚊子,我也不停的想,是答應呢還是不答應?

接到雞蛋妹給我寫來的「情書」後中午的午睡我一直沒睡好,許久後剛有一點睡意就聽到起床鈴聲。下午上課的時候老出神,老師提問我都沒反應過來,就「啊?」了一聲,班裡的同學哄堂大笑,自己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下課後陳伯子、寡婦還有雞崽看我有心事就問我怎麽了,大家玩得那麽好我也就告訴他們雞蛋妹給我寫情書的事情,這些家夥一聽都興奮起來了,「上啊,上啊!」看樣子他們是惟恐天下不亂啊。

其實我自己也不是不想,只不過稍微有點顧慮。一是對李紅還沒忘記,心裡時不時想著她,其二是想考個重點大學,不想讓感情的事影響我。後者是比較讓我放心不下的,既然父母靠關系才讓我來到這個學校讀書,不好好用功怎麽對得起他們啊。

當陳伯子他們聽我說怕耽擱學習,就對我說在一起開開心就好了不用談什麽感情的啊。(靠,好象在嫖妓一樣啊,這種事情沒感情還有什麽意思啊,虧雞蛋妹還是他的乾妹妹,攤上這種哥哥真是#¥%%…………)

算了,還自己拿定主意吧,學業要緊啊,給她說清楚就好了。沒理那些還準備找點理由讓我「上」雞蛋妹的家夥,我就進教室上課去了。

下午去食堂打了飯放宿舍沒吃就跑到球場踢了一個小時的球,發泄掉一些過剩的精力。洗澡吃飯,再看看錶,和雞蛋妹約定的時間快到了,就匆匆往學校旁邊的公園趕去。

趕到約定的地點雞蛋妹已經在那了,穿著白色的T恤,一對饅頭若隱若現,牛仔褲把那有彈性的小屁股緊緊的包住,看到這里不由得吞了下口水。(日啊,來拒絕人家的怎麽又起色心了呢?)

見我來了,雞蛋妹那圓圓的臉露出了開愛的笑容。「咳…」我清了清嗓子,開門見山的表明了我爲了學習不能談戀愛的觀點。一聽到我這麽說她的眼睛就開始發紅,再接著淚水就在眼眶裡打轉,再接著淚珠就出來了。這女孩還真容易哭啊!

一看女孩子哭我就亂了套,我是最見不得女人哭。後來的生活中我也是因爲女人的淚水而做了好多不願做的事。到現在我發覺我是做不了共産黨員的,要有一天我爲了革命事業被捕,敵方找個女特務在我面前哭上一輪,我想我什麽都會招的,唉,心太軟。

扯遠了!話說我見雞蛋妹一哭就開始手忙腳亂,我給她說可以做我妹妹啊,給拒絕了,說哥哥夠多了的。我下意識的看了周圍,還好天開始變黑了,這個地方也偏僻,只不過遠處有一對情侶抱在一起,我的眼睛不知道是看色書看多了還是怎麽回事,慢慢有點近視了。遠處的情侶看我看著他們,居然就抱一起親起來了,靠!示威啊?!

「那…我們暫時做著男女朋友吧。」看她臉上的淚水還有大肆蔓延的趨勢我只好妥協了。我話剛講完,掛著淚珠的臉就開始笑了(翻臉比翻書快的女人)。

雞蛋妹把臉上的淚水胡亂一搽,雙手就抱著我胳膊了,一副女朋友的樣子。

她進入角色還真快啊。

「我們換個地方吧,東東,有人監視我們。」雞蛋妹悄悄在我耳邊說。誰膽子那麽大呢?!

我和雞蛋妹往別處走的時候經過那對情侶的身邊,那兩個家夥趕緊又親起來了,我仔細一看,原來是雞崽和矮B,這兩個家夥一高一矮還真有點象。雞崽以爲我還沒發現他們,抱著矮B的頭故做接吻狀,雖然沒有接觸到嘴唇,那樣子還真逼真啊,要不是給雞蛋妹發現,我這個近視眼還真不知道呢。

趁他們不注意我和雞蛋妹跑到個偏僻的地方,幾分鍾也沒見他們找來,估計是找不到了。

「你知道他們剛才在干什麽嗎?」

「不知道啊。」見雞蛋妹問我,我當然裝傻了。

「他們在接吻啊,你懂不懂?」

「我不懂哦。」能裝就裝,嘿嘿。當然不能告訴她我懂啊。

「不懂我教你呀,東東。」話剛說完她的小嘴就吻住我的嘴巴了。我靠,辣妹就是辣妹。

柔軟的小嘴剛貼上我的嘴,一條小舌頭就伸進來了,四處撩動。見她那麽放得開,我也毫不客氣了,一隻手抓向她的奶子,雖然隔著乳罩和體恤,抓起來還是那麽舒服,彈性十足。

外邊摸著不過癮,我的手就伸進她的體恤,穿過乳罩一把握著她的奶子。抓住她的奶子的一瞬間,雞蛋妹全身就發軟了,要不是我另一隻手緊緊抱著她就要掉地上了。

她的小嘴的吸力更加強烈,雙手在我背上撫摩。看到她動情的樣子,我估計她的奶子是她其中的一個興奮點,我的嘴離開她的小嘴,低頭去啄她的乳頭,果然,她更加興奮了,雙手緊緊抱著我,滿臉潮紅,雙目緊閉。當我用舌頭在她乳頭上撩動,並時不時用力吸上一口,她居然忍不住哼出聲了。一隻小手居然不老實,摸向了我的雞吧。

小弟弟已經硬得不行了,當雞蛋妹抓住我的雞吧的時候我才感覺有一點點緩解。我繼續吸著她的奶頭,雞蛋妹已經忍不住了,小手把我的褲子拉鏈拉開,把我的內褲放低,我的雞吧就彈了出來。

「好大啊!」雞蛋妹愛不釋手的抓住了,並不停的套動,這個時候才感覺到女人摸弟弟的感覺和自己打飛機還真不一樣啊,一個字爽,二個字好爽,三……

今天的足球看樣子沒消耗掉我多少精力,雞蛋妹的小手摸得我興奮不已。我對著她的小嘴親了一口,下意識按了按她的頭,想讓她給我吹吹。雞蛋妹見我按她的頭,乖巧的蹲了下來,張口就含住了我的龜頭。哦……還是想說爽。

雞蛋妹的小嘴含住我的龜頭,還用舌頭舔我的馬眼,一陣酥麻的感覺從龜頭上傳來。柔軟的嘴唇套住了我的雞吧,上下移動,這種感覺是我的手是永遠帶不來的。

我受不了啦,拉起雞蛋妹就急不可待的去解她的牛仔褲的扣子,剛把扣子解開,遠處就傳來一陣話語:「他們兩個到底跑哪去了呢?」仔細一聽象是矮B的聲音,嚇得我把雞蛋妹的扣子趕快給繫上了,雞蛋妹給我做了個鬼臉。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