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的鄰居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10)

有了前次意外的艷遇,我的心裡總是有一份強烈的不安。說實話,對於這樣一位風騷少婦近乎赤裸裸的誘惑,既充滿了渴望,又有一份擔憂。我不能肯定何時她會再次對我發出誘惑、發出什麼樣的誘惑!

平凡地又過了幾天,該來的終於來了!

這是一個炎熱的晚上。

我老婆電話告訴我說超市要進行例行的大盤點,恐怕要加班到很晚。我倒是樂得清閒。下班後和同事小酌幾杯後悠閒地開車回家。洗完冷水澡,隨意地穿了件大褲衩,吹著空調躺在沙發上欣賞最愛的「探索頻道」。

大約8點左右,我被樓道中一陣清脆的高跟皮鞋聲吸引了。「嘿嘿,聽聲音絕對是年輕、活力的女性呢。」我心中暗自想道。

高跟皮鞋的響動在我的隔壁停止了,接著是一陣稀里嘩啦的掏鑰匙的聲音。「難道是對門的嫂子。」我心中一陣莫名的激動。

她家的門開了。哦,可以肯定是她回來了。

我心裡突然有了一絲不爭氣的疑問:她在幹什麼呢?會不會像我一樣回家就沖澡呢?嘿嘿,她會穿什麼樣的內衣呢……大約有十分鐘,我家的門響了。

「誰呀?」「我是對門。」就是她的聲音「又需要你幫忙了!」「嘿!就不能找個新鮮的藉口。」我心裡想道,嘴上忙應:「又咋了嫂子?」「你過來一下就知道了,快點啊!」她有些著急的樣子。

「哦,知道了,馬上!」我的小弟弟不禁一熱,前次的艷遇難道又要重演?管他那麼多呢,看看再說。於是起身,也沒有另換衣服,就穿著大褲衩、光著膀子出了門。

她給我留著門,我閃身進去,隨手關上。呵呵,屋裡挺涼快,大櫃機的製冷就是快啊!燈光很柔和,客廳的電視開著,放的不知是什麼肥皂劇,男女主角在說著含混不清的情話。

她正在廚房忙碌著,餐廳的小桌上擺著幾樣小菜,兩隻玻璃高腳杯和一瓶紅酒放在一邊。

「啊,弟弟來了,還很難請呢。」「咳,說啥呢嫂子,我這不來了嗎,你在幹啥呢」說著,我也走向廚房。

「沒啥,好了。」「還沒吃飯吶,有啥需要乾的,嫂子說!」我走近她,原來她回來工裝還沒換,是我最熟悉的OL裝,淺黃色的。我注意到她的左手纏著繃帶。

「喲,嫂子你的手怎麼了?」「沒啥,玻璃劃了一下。要不,今天大盤點我咋能回來,哦,我見弟妹了,她應該很晚才能回來呢」「我知道了……」看來,她有備而來,想要占用我的時間很久呢。

「你自己吃飯咋也準備這麼複雜?」「還不是因為你!」「我?」「啊,你忘了,姐姐說的,要慰勞慰勞你嘛!」「不用,太客氣了……」我馬上想起那次她給我口交後在樓道偶遇她時說的話,心中一盪。

「一滴精,十滴血啊,姐姐享用了你那麼多,還不該犒勞你?」她很隨意地說著,沒有什麼尷尬。

「我……」這肉麻的話,從她嘴裡說出來,我還真有些吃驚,有些口吃了。

「我啥呀,坐吧!」她一手端著菜,一手很隨意地拍拍我的後背,示意我坐下。然後她坐在了我對面。

「姐姐上回有些失態,向弟弟陪個不是,來,喝一杯」她倒是落落大方,給我們各倒了一杯酒,然後端起自己的,向我舉杯。

「謝謝嫂子。」我連忙也端起杯。

叮,一聲清脆的響。

「別再叫我嫂子了,就叫我姐姐吧!我和那個死鬼已經沒有關係了,咱們就論咱們自己的!」說完,一口就把酒喝了下去!

我沒有喝完,看著她,知道她還有話講。

「我恨那個傢伙!」她一邊給自己倒酒,一邊說:「外邊有女人,不要我了。」「呃……這個……感情這事……沒法說。」我不知道該怎樣勸說。

「沒所謂,誰離了誰也能活不是?」她情緒有些激動:「就是啊,有些時候,沒有男人有些難受!」我沉默,30如狼40如虎,讓一個如狼的女人沒有男人,這種感覺肯定不爽。

「還好,弟弟你幫了姐姐一下啊!」嘿,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我繼續沉默。

「你的味道比他的好吃多了!哈哈!」她說著,沖我一舉杯,再次一飲而盡。

「嫂子……啊不……姐姐……你要喝多了。」「沒有,我清醒的很,知道為啥今天要你陪姐姐喝酒?」她斜著眼睛看著我,似乎要噴血般。

我搖了搖頭。

「今天是姐姐我33歲生日!」「啊?是嗎,姐姐生日快樂!」我連忙舉杯,「你可千萬別干啊!」說著,我一口喝下。

「謝謝!」她舉杯,小抿一口。我突然注意到,她今天的口紅,是艷麗的鮮紅色!她身上淡淡的香粉味混著悠悠的酒香,有一種曖昧的味道!她工裝的上衣領口很低,伏在餐桌上,深深的乳溝顯露著!我的下體突然一熱!

「早想和弟弟你聊聊,今天因為傷了手,能夠早回來,所以要請請你!」我注意到,整個手掌有一半被繃帶纏著,顯然傷的是手指,而且,傷的不輕。

「怎麼傷到的?」「還不是那該死的櫃檯,也怪我自己不小心。」「姐姐傷了手還要給我做吃的,真是不好意思。」「別忙說不好意思,姐姐一會真有事要你幫忙呢!」她說著,臉一紅,有些扭捏了。

「幹啥,說吧,絕對不說二話!」我也有些感動,脫口而出。

「幫我……洗澡……」她如少女般害羞地低下頭,粉面通紅。

「啊……這……」我突然語塞。大腦一陣轟響,幫女人洗澡,只有和我老婆有過的經歷呢!

「困難麼……」她抬起頭,含情脈脈地看著我問道。

「不……困難……」下體一陣陣的熱流不停地涌動。似乎,大家都想到了要發生什麼,氣氛有些淫亂的感覺!

「好的,先謝謝弟弟了,我不會亂來的,咱們喝酒!」她整整頭緒,重新找回節奏。

「喝酒,敬姐姐,姐姐生日快樂!」我也放開了。

於是,我們不再聊這個話題,只是喝酒,聊一些無關痛癢的事情。不知不覺間,時鐘走到了9點,一瓶紅酒喝完了,大家都有些醉意。尤其是她,在酒精的作用下,粉面越發緋紅、眼神也有些迷離了,話也顯多。職業套裝也顯得有些松垮,白白的乳房露出了大半,那深深的乳溝更顯誘惑!

我也不再扭捏,說話也隨意了很多,身體被酒精刺激的感覺有些燥熱!

終於,她站起身,對我說到:「弟弟,咱們開始吧?」「好的……」計劃中的事情,我也不再多說。

她沖我淺淺的一笑,離開座位,去把客廳的窗簾拉嚴,把電視的聲音調大了些,轉身去了臥室。

「弟弟來幫我挑一件內衣!」她在臥室叫我。

我穩了穩心神,走進她最私密的個人空間。說實話,在她還沒有離婚的時候我曾經來她家串過門,但是臥室絕對是沒有進過的。

她的臥室,裝飾很簡單,粉色的牆壁、淺綠色的落地窗簾、淡淡的燈光,處處洋溢著輕鬆、和諧的感覺。一張碩大的雙人床擺在臥室中央,整床鋪著乳白色的床墊,看著就感覺很軟、很舒適。沒有常見的夫妻結婚合影藝術照片,只懸掛著她的一張個人寫真,穿著婚紗,很美麗很清純的樣子。

她就站在門口一側的大衣櫃前邊,櫃門拉開著。

「弟弟來看,哪一件內衣你最喜歡,今天晚上,我只聽你的!」她很溫柔,似賢妻般。

「呃……第一次進姐姐的臥室,我有些緊張呢!」我向前湊湊,說道。

「哈哈,弟弟不實在,你啥沒見過」她閃開身,挑逗似地看著我說。

嘿!到這地步我在裝就顯得不地道了,還客氣啥!我走到近前,向裡邊仔細觀察。

不看不要緊,一看我不禁驚呆了!

這真是典型的女人衣櫃呀!拋開一側的正裝、裙裝不講,光是這些內衣就讓我大開眼界!一條條的內褲、胸罩掛在衣架上,排了整整一大行!

顏色有粉色的、綠色的、淺黃色的、白色的、黑色的、大紅色的,讓我眼花繚亂!最要命的是,這些內衣,沒有一款不是超級性感的!有帶蕾絲花邊的、有小巧精緻的、有透明的、還有T形的,最外側,竟然是一款我從沒見過的開檔內褲!這簡直就是一間內衣展示間!

看著我目瞪口呆的樣子,她撲哧一聲笑了!「怎麼了弟弟,沒有見過這麼多的內衣?」「沒……還真麼見過,姐姐你不是賣化妝品的嗎,哪裡淘來這麼多稀罕的內衣?」「怎麼了,不行嘛?」「當然行了,只有這些性感的衣服才能配上姐姐美妙的身材呢!」我回身上下打量著她,嘴上恭維著她。

還別說,以前真的沒有仔細觀察過她的身材,今天這麼近距離的仔細一看,還真是相當不錯呢!她的身材雖然不是很高,但是長得很勻稱、很飽滿。胸部高高的、腰肢細細的、屁股緊緊的翹著,一點也不顯下垂!由於一直從事化妝品行業,面容保養的相當細嫩、水滑,略施粉黛,更顯成熟女人的韻味!

媽的,真的有些懷疑她前夫的品味,這麼個人間尤物竟然不如他的眼,真是浪費!

「唉,別誇了,快些吧!」她露出了難得的少女般的羞澀。看來,成熟的女人也想聽男人的甜言蜜語啊!

「好的,就它吧!」說著,我拿出了那套紅色的開檔內衣!拿在手裡,我不禁佩服起這件內衣的設計者了:整身內衣很輕,胸罩罩杯部分只有普通胸罩罩杯的一半,外圈點綴著誘惑的蕾絲,胸罩帶子只是細細的一條紅繩,真像小女生們的頭繩一樣;內褲部分整體是T型的,後邊一條紅繩、前邊一條稍寬些的紅繩,只在檔部開了個長長的口子。這款內衣,穿不穿實在沒啥區別!

看著這身性感絕倫的內衣,我不禁遐想到了穿在她身上的樣子,小弟弟不禁硬了!

「討厭!你還真會挑呢!」她顯然也想到了我會挑這身,顯得有些得意!「快幫我去放水,等你幫我脫衣服呢!」「收到!」我趕忙衝出臥室,到衛生間去放熱水,也是趕緊壓制一下小弟弟的感覺——才這樣就要有感覺,太不爭氣了!

很快,熱水從太陽能管道流出了,我喊她:「姐,水好了,過來呀!」「不行,你得幫我脫衣服呢!」唉,真是麻煩,剛才做菜都可以,現在脫衣服竟然不行了,這不玩我嘛!

不過,我倒是很樂意干哦!但是程序不能錯,我去廚房找了一個塑料袋,來到客廳!哇塞,真是千嬌百媚的女人吶!

雖然還穿著那身職業裝,但是氣質已經完全不同!面容越發顯得緋紅,嬌滴滴的,真是媚死人!這種淫靡的經歷,她顯然也很少有,有些羞澀,反而更加誘惑!

現在,我也管不了自己的小弟弟再次支帳篷了!走到近前,對她說:「姐,你從現在開始一切都要聽我指揮了!」她含羞點點頭,像一位少經人事的少女。

我用塑料袋套在她受傷的左手上,用繩子紮緊。又看著她「姐,開始脫衣服吧!」「嗯」她很配合地抬起手臂。

我很溫柔地幫她脫下套裝的上衣,露出了貼身的胸罩。呵呵,真是不甘寂寞的女人,這件工裝的內套也這麼性感,是白色的蕾絲胸罩,基本上是鏤空的,兩隻大大的奶子就被罩在下邊,擠出了深深的乳溝!

然後是短裙,由於拉鏈在後邊,她很配合地轉了個身,我很利索地把拉鏈一拽到底,露出了內褲。沒有懸念,還是一件T字內褲,為了不勾勒出臀部的內褲痕跡,現在的職業女性大多都穿這樣的內褲。

一條窄窄的帶子深深地陷在她渾圓、光滑的屁股中間,是白色的呢!

就著方便,我很輕柔地摘開了她胸罩的後掛鉤,那件白色的蕾絲胸罩自然地掉落在她腳下。她自然地轉回身,那一對白花花的大奶子就暴露在我面前!雖然曾經窺到過她高高的乳峰、深深的乳溝、高高翹起的紅色乳頭,雖然上回她曾經用這對大奶子給我乳交過,但是當這一切又再次清晰無遮的暴露在我面前,我還是不禁有些眼熱!

她的大奶子真的是太漂亮了!雪白、渾圓不說,那高高的聳起乳峰、那鮮紅的奶頭,簡直就像是少經人事的少女一般漂亮呢!肯定是因為她自己也興奮了,奶頭也驕傲地翹起著!

下體的T字內褲緊緊地包在她大腿交叉中間,高高地隆起著。布料實在太少了,只是可憐地遮著那一小塊陰阜,看得出,已經有些潮濕,微微地顯現出一道淺淺的溝痕!

我看呆了!

「看什麼看,沒見過啊!」她嬌羞地啐罵我。「一會讓你看個夠!」我回過神,雙手繼續,把手指插在她內褲的兩側,緩緩地向下褪。拉倒膝蓋位置了,她很配合地邁出雙腿,完全赤裸在我的面前!一小簇整齊的黑陰毛就顯現在她陰部!

我大概一看,我塞,不會吧,她難道是傳說中的「饅頭屄」,不然,陰阜不能這麼高挺吧!

說實話,看她的身材,怎麼也不能相信這是少婦的身材!小腹平坦,沒有一絲贅肉、皮膚光滑,沒有一點坑坑窪窪、很白晰,透著一些粉紅。最關鍵是,她的陰部很乾凈,怎麼看也不像是行過房事的女人啊!

我的小弟弟早就已經高高昂起頭了,把寬鬆的大褲衩又頂的像帳篷!

「還看、還看,你還不趕緊也脫了,也讓我看看!」她在我眼前晃晃手,打斷我直勾勾盯著她下體看的眼神。

嘿!瞧我這齣息!我不禁自責,瞎好咱也是結了婚的男人了,女人的裸體也見過不少,咋能這麼失態!真丟人!

我忙不迭地站起身,嘻皮笑臉地說:「姐姐,我都幫你脫了,你總該幫幫我吧!」「真討厭!」她又啐罵。但手上倒是沒停,用她沒有受傷的右手一下子把我的大褲衩一拽到腳底!呵呵,好熟悉的經歷呢,第一次不就是這樣的嘛!

我的小弟弟沒有了阻擋,一下子昂首挺立在她面前!可以很自豪地說,我的小弟弟尺寸可不一般,長度中等,可是很粗壯!大大的龜頭閃閃發亮,馬眼中已經滴出一絲長長的粘液!還在微微顫動著向她行禮呢!

她一把將我的小弟弟抓住,用力地套弄了幾下,嘴裡喃喃地說道:「對!就是這個感覺!」我操,把我的小弟弟當成什麼了,還念念不忘的!看來,上次對我突然襲擊的口交,已經讓她無法忘記我這雄壯的小弟弟了!

來而不往非禮也,我也甭客氣了,伸手也向她的下體摸去!呵呵,她的陰毛早已經濕漉漉的了!

「別鬧了,趕快洗澡吧!」她嬌笑一聲,鬆開緊抓我小弟弟的手,向浴室推我。

「好的,誰讓你先折騰我的……」我嘟囔著,拉著她的右手走進浴室。

由於浴室的空間很小,所以我們兩個可以說是幾乎挨在一起!不是夫妻的一對男女就這樣赤裸著相對而立,真是一番很淫靡、色情的場景啊!她的身高是160厘米,比我矮半頭多,站在我的面前很是顯得嬌小玲瓏。她那豐腴飽滿的肉體直吸引著我的小弟弟高高的翹在她的小腹部!

「姐,咱先洗頭吧?」「好的。」說著,她稍一彎身,右手扶著我的肩膀,低下了頭。

她是一個留著短髮的女人,頭髮燙著小卷,平時形象很精幹,洗起來也很方便呢!

我打開水閥,把水流放地很柔和,慢慢地衝著她的頭髮。左手湊上去,仔細地揉搓著她的卷髮。溫溫的水流沖濕了她的頭髮,沿著她的脖頸流向全身。

忽然,她換了個姿勢,用裹著塑料袋的左手扶在了我的右肩,沒有受傷的右手滑下去,一把又再次握住了我高高翹起的小弟弟,輕輕地套弄起來!

嘿,真會抓時間吶!

我的陰莖之前一直就高挺著,這下被她柔軟細嫩的小手抓住玩弄,更是難以控制地越發堅硬。

唉,真是麻煩,至於性饑渴成這樣嘛!我顧不上搭理她,繼續用心地幫她洗頭。她顯然很受用,套弄我陰莖的手動作那叫一個輕柔,呵呵,真是一個女人一個感覺啊,可比我自己的老婆伺候的舒服多了!

沖濕了她的頭髮,我又拿過洗髮水倒在她頭上,繼續揉洗。她繼續享受著我無微不至的服務,手裡依舊很體貼地撫弄著我的陰莖。

終於,我算是把她的頭髮沖洗乾淨了,長出了一口氣。陰莖在她孜孜不倦的玩弄下越發堅挺豪放,隱隱有了想發射的感覺!

這可不行,還沒有決定是否要好好享用她呢就要繳槍!必須控制下她了!

於是把她的身子扶正,讓她把手從我的陰莖上移開,準備對她全身沖洗。

「姐姐,別著急嘛!」「嗯!」她的臉色有些潮紅,顯然也很興奮。

再次打開水閥,全面地沖洗她的身體。呵呵,這下,我可要仔細地觀察、欣賞、品味下她曼妙的身體了!

她的身材,真的很棒!很勻稱,但絕對不骨感;不高大,但絕不嬌小玲瓏。那對大奶子很高聳,一點也沒有下垂,很渾圓地掛在胸前!

乳暈不大,是紅色的,一點也不像是少婦的感覺。乳頭已經很挺、很硬,像兩粒大大的花生米!溫溫的水流,在我的控制下,很輕柔地從她的脖頸流下,流過她豐滿的乳房、平坦的小腹、修長的大腿。

我的手也沒閒著,配合著水流,也輕柔地撫弄著她的身體。那對乳房,尤其得到了我格外的照顧!

我把淋浴器的花灑插好,騰出雙手,開始仔細地撫摸她的雙乳!

這可是我第一次真正的接觸她的乳房呢!這對大乳房,不但看著漂亮,手感也好極了!

一隻手一個,我一下子握在了她的乳峰之上!好柔軟啊!這真是一種很難完全說得清的感覺呀。我不停地揉搓、旋轉著手掌地揉搓著。不時地用力,把兩隻乳房向中間擠弄。兩隻拇指更是惡作劇般撥弄著她紅色的奶頭,把奶頭逗引的如兩粒石子般硬挺!

她輕聲地呻吟起來,半仰著頭,微閉雙眼,很享受這一切!

我把嘴也湊了上去,一口含住了她的右乳頭,用力地吮吸起來,還不時地用我的舌頭刮弄著!

她的奶子,滋味、感覺和自己的老婆就是不一樣啊!

她的喘息聲稍大了些,雙手抓住我的頭髮,用力地向她的乳房按,顯然希望我的動作更暴烈些。

我還客氣啥!

揉弄她乳房的動作更大了,幾乎想要把她的乳房擠出水來的用力。嘴巴如走馬燈樣地不停地換著奶子在吮吸,偶爾,還用牙齒輕輕地咬一咬她的奶頭!

「哦……哦……哦……」她輕聲的呻吟替代了喘息,頭更加後仰,左右搖擺,顯然對我的挑逗、刺激很受用!浴室里只有我不停的嘬弄聲和她銷魂的呻吟聲!

終於,我的手要向下移動了!輕輕地滑過她平坦光滑的小腹,來到了她雙腿之間那個茅草悉悉的風流之源!手指很輕易地就撥開了她稀稀的陰毛,找到了她的洞口!

呵呵,她的陰部,已經很濕了!絕對不是淋浴的水,因為很粘、很光滑,顯然是她興奮的愛液!

「呵……」她發出了一聲長長的呻吟,雙手猛地抱緊了我的後背,兩條白晰渾圓的大腿微屈,打開了!

她的陰毛不多,但很整齊地布在整個陰阜的周圍。陰毛不長,也不扎手,手指游弋在其間很舒服。她的陰阜很高聳,絕對有傳說中「饅頭屄」的潛質,手掌撫摸,被她高聳硬挺的陰阜頂著的感覺,很是意外的享受!

我的中指下滑,輕輕地撫過她濕濕的陰門,停留在她大陰唇上部,那是她的陰蒂呢!由於興奮,她的小小陰蒂已經外凸,被我輕輕一按,全身不由地一顫!呵呵,看來大多數女人的最敏感點就是這小小的陰蒂,她也沒有例外啊!

伴著她身子的顫抖,我又重點出擊,用中指更加仔細、用力地對她的陰蒂又是一陣研磨!

「啊……啊……」她的呻吟聲被更加歡愉的叫喊替代,頭左右搖擺,雙手抱我抱的更緊,雙腿更加打開。我用手掌向她的陰門一摸,嗬,已然水流泛濫了!

「弟弟……進去……啊……」她沉浸在舒服的享受中,嘴裡含混不清地呻吟著,期待著我對她進一步的侵犯!

我再次用整個手掌撫摸著她的陰部,感受著她陰部的潮濕、濡熱!

她陰道如打開的小溪,不停地流淌出濕滑、粘稠的淫水!看來,缺乏性愛的女人真是可怕啊,淫水竟然可以這樣肆無忌憚的流泄,我的手掌幾乎要被她的淫水完全澆濕了!

不需要特殊的動作,我的中指稍微一彎,在她的大陰唇間滑動的手指「嗖」地一下子就插進了她洪水泛濫的陰道中!

「啊!」她一聲動情的叫喊!空虛的陰道得到了滿足的充實!

她的陰道,真是滑極了,熱熱的,粘粘的。手指明顯地感覺到了她陰道內壁皺褶的蠕動!這就是我的鄰居少婦的陰道,我終於感受到了她陰道的感覺!一點不像少婦,她的陰道仍然很緊,陰道口就像一張小嘴,緊緊的咬合著我的手指,我塞,簡直是女人中的極品吶!

我的手指插入她的陰道中後,她抬起一條腿,蹬在了浴缸邊上,更加放肆地大張雙腿,期待我更進一步的動作!

我把中指更加深地向她陰道內插入,然後用拇指用力地按在她高高陰阜下的陰蒂上,其餘的手指完全覆蓋著她濕濕的大陰唇、陰毛,開始猛烈地攪動起來!

這招可是我從日本的A片中學來的,百試不爽,沒有女人能經受得了這種猛烈的刺激、對整個陰部面面俱到的刺激!

「啊……啊……啊……」伴著她陰道發出的淫靡的「吱、吱」水聲,她開始大聲地叫喊起來!她的身子在快速顫抖、皮膚滲出細密的汗水、面色通紅、媚眼緊閉,顯然,這種劇烈的快感讓她沉迷其中、無法自拔!

我真有些佩服自己了,看來日本的A片沒有白看。

自己的鐵手指沒有白練啊!向來風騷、美麗的女鄰居在自己的魔手玩弄下,媚態百出、盡顯陶醉,一種成就感油然而生!

「我不行了!」猛地,她全身肌肉一收縮,用力地抱緊了我,一股熱熱的水流從她陰道噴射而出!她泄精了,她高潮了!我沒有把手指從她陰道中抽出,盡情地感受著她陰道一波一波的顫動、擠壓!

我們就這樣緊緊地擁抱著,誰也沒有動,時間仿佛停滯了!

過了大約有3分鐘,她終於回過神來。

她睜開一直閉著享受的眼睛,嬌羞地看著我,說到:「弟弟,你真厲害,姐姐都快爽死了!」「真的?」我故意問她。

「真壞,你不知道?」「呵呵,我哪知道啊,我的小弟弟一直閒著呢!」「死相!姐姐真的從來沒有這樣爽過!你的手真厲害!」「你才厲害呢,瞧!」說著,我把手指從她的陰道中抽出,舉在她面前。我的手指上沾滿了她陰道中的分泌液,濕濕的、白白的、粘粘的,帶著一股女人下體特有的腥臊味。

「還不都是你弄的人家!」她說著,深深地送了我一個吻!我沒有客氣,一下子吸住了她的舌頭,用力地親吻著她!她很配合地再次閉上眼睛,用力地擁抱著我,開始深吻起來!她的口水很多,小小的舌頭相當靈活地配合著我的舌頭的攪動!真爽!

慢慢地,她沒有受傷的右手又探了下去,摸向了我雙腿之間,很熟練地抓住了我早已似棒子般堅挺的大陰莖,套弄起來!這次,她可沒有溫柔,而是一上來就是猛烈的套弄!

我的陰莖早就躍躍欲試了,對於她這麼猛烈的套弄很是反應強烈,龜頭更加變得粗大,陰莖上的血管也逬了出來,馬眼中滲出的粘液也要滴下去了!

套著套著,我的陰莖突然感覺進入了一個緊緊的、烘熱、潮濕的通道!她的手,引導著我插入了她的陰道!

我睜開眼,看到她也正在看著我,媚眼如絲,脈脈含情。她微微搖頭,示意我不要說話。我這才想起原來她一直叉開著雙腿站在我面前,而且,還高抬著一條腿,這種姿勢插入,簡直太方便了!

她的陰道好緊吶!這是我第一感受,簡直像未經人事的小女孩一樣!尤其是陰道口,就像一張小嘴,用力地咬合著我陰莖的根部!但是相當光滑,大陰莖沒有受到什麼阻力便一下子插到了她陰道的深處!她的陰道好熱啊,在外邊裸露很久的陰莖幾乎有些承受不了她陰道內火熱的溫度,有些火辣辣的感覺!她的陰道好滑呀,可以說是汁液豐富,有些感受不到她陰道內壁皺褶的刮蹭!

絕對是極品的女人陰道啊!

我簡直要叫出聲來了,這種愉悅和舒爽,真是前所未感!

最起碼,她的陰道,要比我的老婆出色的多!

既然陰莖已然插入陰道,不抽動就是不可能的了。我們結束親吻,她的雙手扶住了我的肩膀,我的雙手探下去,扶住她渾圓翹起的屁股,開始大力抽插!

「嘶……嘶……嘶……」「啊……啊……啊……」伴著陰莖在她陰道內抽插的摩擦聲,她也發出了一聲聲的呻吟!這種顯然和剛才我用手指插她的感覺不一樣,她的叫聲也變了!

這種雙方站立姿勢的做愛本來是相當耗費體力的,但是由於她身材比我低,又加上她相當配合地大開著雙腿,所以我並不感到吃力。又加上她陰道中傳來的銷魂感覺和她動人心魄的呻吟,所以我分外有勁地大力地做著抽插動作!

這一組「急衝鋒」,足足有1分鐘!她被這瘋狂的刺激折騰得呻吟聲亂作一團,陰道內的淫水越流越多,順著我們的交合處不斷的流下!我的陰莖也被摩擦的很熱,由於淫水實在太多,我幾乎感覺不到她陰道的任何阻力了!

猛地,我停止了抽插,一桿到底,深深地插在她的陰道中!

「啊……」她長出一口氣!「你壞死了,要插死姐姐啊!」風情萬種地看著我,嘴上掛著甜甜的微笑,她嬌聲說道。

「舒服嗎?」我明知故問。

「嗯。從來沒有這麼爽過。」說著,又送了我一個甜甜的吻。

「姐,你的叫聲好風騷啊,我都要忍不住了!」「真壞,還取笑姐姐!」「那我結束?」說著,我假意要拔出陰莖。

「不……」她抱的我更緊了,生怕小陰道離開這充實的感覺。接著,兩腿一盤,全部夾住了我的屁股!

這下可有些吃力了,畢竟,她豐滿的身體是有一定重量的。

「姐,我累了,咱們上床吧?」我問她。

「你抱著我去!」她開始撒嬌,一點也沒有要下來的意思。

我只有捨命陪君子了。就讓深深插入她陰道中的陰莖當槓桿吧!我緊緊地托著她的屁股,她雙臂緊摟住我的脖子,順手把裹著左手的塑料袋扔下,就這樣,我們一步步向臥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