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帥兒郎,倫盡美親娘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1)

我今年三十三,小時候,從未對她有過邪念。很多人以為當兒子長大時對媽都會想入非非,可我沒有。

不過我的「性趣」卻很大,可能長大了,我十六歲開始就有女朋友,而性是我人生的一大事。年少時如此,至今不改。

說說我老媽,老媽五十五,老爸今年五十九,退休後兩老生活清靜,老爸愛呆在家裡,有時與朋友一起。

媽媽常在他身邊,老爸說什麼她就做什麼,在世人眼中,他們是一對好夫妻。不是假的,不過,我後來才知道,媽媽這般年紀,還是想得到多一點東西,叫生活多一點剌激吧。

她想要的東西,在我那裡找到了。

我仍然不明白她那麽多年來,怎麼把她自己的另一面藏得那麽好。她告訴我,從未做過出牆紅杏,我是睡過她的第三個男人。

對,我和我的老媽睡覺,而且是經常的事。除了我以外,她結婚前曾有過一段情,後來嫁了我老爸,就是如此。

她對我說她的性生活本來不錯。在生了我和弟弟之後,還算滿意。但最近十年八年,性生活變得平淡乏味,千篇一律,只是偶而為之。

相比之下,我們母子之間的性生活就一級棒極了!這不是我自我吹擂,而是她說的。她又告訴我,自從和我開始了這種關係之後,覺得自己比以前更開放,更有自信心,享受著生活的每一分每一秒。一個女人,如果有愛情的滋潤,性生活美滿,從她臉上就可以看出來。老媽總是掛著甜絲絲的笑容,讓人知道她是個快樂的女人。

我老媽身高170公分,身材不胖也不瘦,她對健美,纖體那些東西著了迷,身材保養得蠻不錯,我想不到恰當的言語去描寫她的身段體態,反正要是看過她的身體,就會明白我媽確實很棒。

她金髮,(不是染的,是天然的),直的,長披及肩。她的胸脯簡直「勁揪」(香港語,精彩的意思)。兩個乳球又圓又大,很自然地稍微下垂,兩條玉臂、兩條玉腿都滑溜溜,細皮白嫩。

臀兒渾然圓滿,

偶爾彎腰蹲下時走光,露出一點兒,就會把你的魂魄從這個小縫兒攝進去她的內褲裡面。小貓兒嘛有兩片厚厚的陰唇,又不是少女了,卻是你要它有多緊就多緊。恥丘上應該還長了金色的陰毛。

忘記說,她有一張可愛的臉和大嘴巴。她很多長處,要脫光了才可以欣賞得到,不要誤會她是個什麼豪放女,她是個不折不扣的家庭主婦,平時,在街上她在你身邊走過也不會起眼,只是普通一個太太。但是一旦把她搞上床去,別是一番風光。

她既賢淑,又夠野,而且她願意!

(二)初赴巫山

我們的第一次是這樣開始的……當時的情景是沒有任何預謀,我沒有,我媽也沒有。我對她之前沒有非分之想,我發誓。

從沒想過可以把媽媽變成自己的性伴。而那一天,我們終於共赴巫山,和她真箇消魂,是因為我臉皮夠厚,膽子夠大,一有機會就抓主,堅持到底就會得到好處!那是在2003年9月初開始的。

那是禮拜三、四的日子,回家吃飯,探望雙親。老爸叫我禮拜六陪媽媽去參加一個婚禮。

表弟結婚,媽媽要去吃喜酒,老爸慣例不去,怕應酬,甯可留在家裡。姨父母的家很遠,要去就要開一天的車。

通常,我不會那麽孝順肯去效勞。不巧我失戀了,兩個禮拜沒有女友在身邊,我想去遠赴另一個城市散散心也好。我想若能半路休息,在旅館既然開個房,運氣好還能泡個妞兒的話,就不必孤襟獨眠了。

我一口答應,開始旅程,其實走一天路就能到達,可怕當天赴會到達時會太累。於是,決定禮拜五中午出發,預計開車到下午,找個旅館先過夜,第二天再輕鬆的走。

當天天氣清朗,陽光普照,熱透了,路上我們談的全是婚禮。媽媽對我說,我己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早應想一想了。我告訴她暫不考慮。到了下午七時左右,我告訴她我悃了,不能再開車了,叫她留意路上有沒有旅館。五分鐘之後,我們看到第一家旅館就停在那裡。

那是個小旅館,櫃檯後的男人說有兩個房間,一間有張雙人床,另一個三人間有三張單人床。我想把兩間都要了,可是媽媽說,要那間有三張單人床的。她說,幹嘛要付兩個房間的錢,我們所需要的只是一張床睡覺。

她先去沖個澡,我付錢後提著行李隨著入房。我也沖了個澡,兩個人去了附近的餐館吃飯,和喝了一瓶酒。

我們誰都沒醉,不過,酒能叫我們放鬆。旅途叫我們倦了,九時許,我們回到房裡,我坐在床上,我的床靠近衣櫥,我把行李都放在裡面。媽走到衣櫥那邊,靠近我,在行李箱拿了一件睡袍,解開襯衣紐扣,她身上還穿了裙子和涼鞋。

雖然自小在家裡,我們就習慣看見彼此穿著內衣那是平常事,但我從未見過媽裸體。

話歸正傳,媽脫去襯衣,沒脫乳罩,我不想盯住她的胸,故此轉個身去脫鞋。襪子也脫了,媽卻來到我前面,仍然戴著乳罩,叫我替她在背上抓抓癢。照她的指引我搔著她的癢處,我聽見她發出享受的呻吟。見到她那麽享受就對她說,媽坐下來吧,坐在這兒,我知道你需要的是什麼。我坐在床上替她按摩背脊。

就在這一刻,這個近在眼前人,不在我考慮範圍之內的女人,忽然和她通了電。眼前一亮,面前穿很很少很少的老媽,只有乳罩和內褲(都不是性感誘人那種款式),原來是個很有吸引力的女人。

我從前是不會這樣看她的。她的金髮拂在我的手臂上,她輕輕的呻吟,她的體香和她柔滑的肌膚,和那黑蕾絲乳罩,內褲,都能叫我的雞巴當場硬了起來。我可以和她做那回事的念頭在我腦海里一閃而過,我差不多射了。

你會想像,我會馬上撲上去,和她做愛。我沒有這樣做。在那個時刻,我什麼也沒做,那不是做愛,而是強姦。我繼續若無其事,好像心無邪念的替她按摩,撫摩她的頸子,和肩帶以上的裸背,直至她對我說,夠了,謝謝你。

我記起小時候,我在她身邊時,她會在我面前穿睡袍,然後在睡袍底下用女人那靈巧的手勢,脫去乳罩。

我以為她會照這個方法穿睡袍脫乳罩,可是,她卻請我替她解開乳罩的撘扣,理由是她太累了,不想自己動手。我遵命而行替她解開。她站起來,用兩手把乳罩按住在乳房的原位上,不讓掉下。跑到衣櫥那個角落,那裡有張椅子,她的睡袍就搭在椅子的靠背上。

我以為她會拿起睡袍,走進浴室里去換衣服。可是,她背向著我,就在那裡脫下乳罩。她正預准穿上睡袍的剎那,我說話了。

我不知道何來勇氣去說這些話,可能正因為我根本沒有想過才會衝口而出。話兒自然而然的在我嘴邊,我為她的倩影而著迷,她一舉手一投足都有催眠作用,叫我不由知主的對她說:「媽!不要穿睡袍。」

她聽見了,拿著睡袍,呆呆地站著,片刻,問我說,我剛才對她說什麼?

她仍然背向著我,我只看見她的裸背,和乳房側的輪廓,但看不見她的表情。我想,要就趁著這現在這個時機,一鼓作興,否則機會過去,後悔莫及。我走到她身邊附在她耳邊,聲調非常鎮定的說:「媽,您轉過身來面向著我,我要看看你的乳房。」

她楞住了,久久不能言語。她開口說話時,聲音顫抖著說:「吉米,我是你媽媽啊!你為什麼要那樣做?」

「你不信任我麼?」我說。

「我當然信任你。不過,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我這樣做。」她說。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看一看你的身體。可以嗎?」我告訴她。

她站在那裡,幾秒的時間,對我好像是幾個世紀。然後,她慢慢的轉身。站在那裡,神情尷尬,兩手捂著乳房。

我坐在床上向她招手要她過來,等她,她稍為猶疑下就過來了,站在我面前。

我叫她把兩手挪開,等了一會兒,她把雙手稍稍挪開,迷人的乳尖和乳暈在指縫間乍現。就在那裡,我第一次正面見到她一雙乳峰,巍峨聳峙,一覽無遺。

那一雙乳又圓又大,飽滿乳汁,她雖五十五歲了,可是她的乳房美極了,那是一對充滿著母愛的乳房,和我女友們堅實而年輕的乳房不一樣。

我想立刻去摸摸它,但害怕這樣會嚇怕媽,所以提起手慢慢的移動,讓她明白到我想要摸她。

我的指頭貼著她的乳暈繞了一圈,卻沒有碰她的乳尖。她全身直哆嗦著,卻仍站著不動,眼睛朝天,不看我和摸撫她的手。

「不用怕。」我說著,輕輕抓住她捂著乳房的雙手,把它完全挪開,由我的雙手代替她守護那神聖的峰巒。

我沒有蓋住她的乳房或是什麼,只是愛撫,放得很輕,很從容,然後摸她的乳尖,都己經堅挺起來,和別的女人一樣。

我不知道一下步會做什麼。說得準確點,我不知道媽會讓我放肆到什麼地步。不過我知道,當時我最想做的就是吮媽的乳頭!

我對媽用平和的語氣和她說話,請她坐下來,然後靜靜地等待她反應。她聽我的話,在我身旁坐下,兩手不期然又護住胸前雙峰。我對她說你最好躺下來,躺在床上,不要捂住乳房,都已給我看過了。此時,她轉過頭來看著我,四目相投,她沒作聲,只是看著我的眼神有點困惑。

我等她說話,想像要和我說些什麼道理,不過她什麼也沒和我說,反而照我說的做了。她脫掉涼鞋躺在床上。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個想法:她如果上床前脫鞋,我就有希望了。我的希望是什麼?欣賞媽媽的裸體?和媽媽做愛?

我俯下身子貼近她,兩手覆蓋著她的乳房開始犘挲,她的乳尖堅挺的抵住我掌心。她直看著我,眼睛對著眼睛沒躲閃過,女人在床上被我這樣看,通常會躲開我的眼睛或閉上眼,老媽卻定睛看著我,於是,我也在她身旁躺下。

不過和媽睡在一張床上,還是有些尷尬,我竟不知跟著做些什麼,於是任讓天性作主,我的嘴巴找到她的乳頭,開始吮媽的乳頭,另一個乳頭用指頭捏弄。

她呻吟了,不是大聲叫喚,而是輕輕的哼,多麼的感性,十二分情色。愛撫了一會兒,把手移過隔鄰的乳頭,又是摩挲又是搓撚。媽的嘆息愈來愈重,把手放在我頭上,用手指撫摸我的頭髮。

在寂靜之中,我吸吮她的乳頭,她撫摸我的頭髮,良久,她的淚水滴在我的臉上,才發現她哭了。

我沒說話,恐怕說錯什麼,我先自己拉下褲子的拉煉,因為我的雞巴漲的受不了了,接著我從媽的乳房吻上去,直吻到她的臉兒。

我抹掉她的淚,愛撫她的臉,在她臉上每一寸肌膚,輕輕的啄下去。吻到她的唇兒,她打了個戰,我輕輕的和她接吻,可是我試一下把我的尖頭放進她嘴裡,她就錯過臉。

我沒有硬把舌頭塞進去,回頭再吻她的臉頰,和老媽一起躺在床上到現在,我的手沒離開過她的雙乳,輪流的捏著,愛撫著。她的反應和別的女人一樣,兩顆乳頭己充實挺立。

我揍近她的耳朵,悄聲的對她說:「媽,你很美,"

她不回話。我說:「媽,我要你,我好想要你。」

我說的溫柔和氣,生怕得罪她。她把頭轉過來,撥開我的手,面向著我,對我說:「夠了,到這為止!」

「我們才開始。」我說。

「我們不能再下去了。」她說。

「不行!媽,我停不了。」

「不行,這樣不對。就到此為止,好嗎?該睡覺了。」她說著眼淚又再從她臉上掉下來。

我吻她,她側過面要避開,但我追著她,終於給我吻上她的嘴兒。

「那是最後一個吻,好嗎?」她說。

我對她說:「到了這個地步我哪能睡得著,我知道你也不想到此為止,是嗎?」

我的手游到她裙下,把她的裙子逐寸掀起,直到在她緊緊合攏著的大腿的交會處,摸到她內褲,不由分說把手塞進她的內褲,在裡面摸索起來

「噢!不要,吉米,不要摸我,不要摸那個地方。」她說著,透身顫抖。

我沒聽她的,將一根指頭剌進她的「貓咪」里(英文俗語叫小屄做PUSSY)。

我的天啊!她的小屄濕透了,好像是條流過的河。我為之驚嘆,以老媽的年紀來說,別的女人早要塗潤滑劑,而她竟然那麽濕,我將中指一併插進去,開始用手指來肏我的親媽。

她口頭說不,但她的身體背叛了她,向我降服沒再抗議。

我翻身下床。這一下動作令她為之愕然,問我下床來做什麼?

我對媽說,我要脫衣服。在她面前,我脫去T恤,褲子和內褲,我的大雞巴彈跳而出,在她眼前晃動,她雙眼卻躲閃開了。

我絕不耽擱時機,再上床來,打開她的大腿。我試著脫她內褲時,沒有阻力,她甚至把屁股略為提起來給我幫忙,這助長我了的膽量。

我脫下她的內褲,慢慢欣賞著她小屄的景色,那裡鬈毛叢生,看得出很少修剪,頭髮天然金黃,配上金毛小屄,並沒有因年齡而變色,我媽真是罕見的極品!

我提起她的大腿,把她的腳架在我肩上,媽的眼睛己閉上,滿臉紅暈。

我吸了一口氣,腹部向前一挺,我這兒子的大雞巴,對準媽媽的小屄就肏進去了,順勢再頂幾下,就全根沒入媽媽的陰道里。

當時就聽到老媽的喉頭哼起嬌嗲的呻吟聲,我就神魂顛倒了。

我有心痛快的和她做愛,不過我沒有莽動,只為她是我的老媽,我只是用雞巴肏著她,釘住她,動也不動。

我擁抱著她,在她屄裡面和她黏著,讓她小屄的濕潤和溫熱吞裹著我。

頃刻我看到前所未見的情境,她全身開始不受控制般顫抖、搖擺,好像透不過氣來,好像要呼出最後一口氣一樣。

我看得出是個性高潮的反應,是我從沒看過的情境,更未曾試過,也不會有過。

看見自己的媽媽在自己的身下,被我這兒子的雞巴肏的這樣「來了」。想到這裡自已也撐不住,不用抽插就在她屄裡面射了。

完事了我看她全身汗浸浸,但她的臉不再生緊,神情舒暢開了。

我這才發覺我的雞巴仍然堅硬地插在她屄裡面,就放下她兩條腿,壓在她上面,十指和她緊扣。我感覺到她的乳房貼著我的胸,她的腿盤纏著我,想法子吸住我,把雞巴留在她屄裡面,愈深入愈好。

這個交合的位置叫我暢快,我也明白媽原來喜歡這樣子。於是,我在她上面仗著雞巴還有的硬度,輕抽快插,感覺媽媽的小屄越夾越緊,驚訝老媽的小屄有上佳的彈性。這時媽把嘴巴貼在我的耳邊悄聲說:「不要停,使點勁。」

我吻她唇兒找她的舌頭,她回吻舌吐著我的舌頭。我們激情地互吻,找著一個做愛的韻律,我們放慢著,從容不急的肏著,享受著每一個動作,做一個香甜美麗的愛。

這是梅開二度,本應多享受這美好的時刻,可是我們兩個誰也頂不住,很快就激烈的瘋狂起來,老媽她高潮不斷,我也狂射不已,我們倒在對方的懷裡,媽媽和兒子緊緊地摟著睡著了。

多諷刺,三人間裡有三張床,我們兩個卻同睡在一張單人床上。

第二天清早,醒來媽不在身邊,在旅館餐廳找到她,她獨個兒吃早飯。一看見她臉上的表情,就感到那裡不對勁了。

她說聲早,就低頭繼續看著咖啡杯,我也沒敢多說話,我們隨即離開旅館再上路。

在車上,我忍不住開口說話。

「媽,有什麼事,把心裡的話說出來吧。」

「我們沒話好說。」她一句就打住。

「你說什麼?我們做過的事……」

「不要再提這事。我們都是成年人,我們都有需要,我們做了,做過是做過,不過以後不會再做,明白嗎?這是我們兩個人之間的事,不要和別人說,答應我,不要再提起這件事。」

我啞口無言。

我並無預謀過要和媽發生關係,或是對她心存不軌,正如媽說,發生了就發生了,不會有下次。

我有過不少霧水情緣,都是萍水相逢,之後不相來往,沒有下文的,我不知道是否應該把和媽上過床這件事叫做「霧水情緣」。因為她是我的媽媽,和她發生了性關係之後,我仍要見她,比互不認識更尷尬,甚至有點內疚。

不過,我還是憧憬著這段近乎不可能的情緣,不甘心就此划上句號。心想總會有下文吧?雖然不知道會怎樣發生,但我相信一定會發生。

「聽到我說嗎?答應我嗎?」她打斷我的思路。

「答應。」我能說什麼,她是我媽喲。這是我們最後一句談話。一路上我們默默無言,直到中午,來到姨媽家裡。

到達後,媽馬上換上更衣,與姨母談興不休。我們在姨媽家坐幾個鍾個,就到旅館休息。姨父安排了一切,我和媽各住一個房間,到婚禮時才離開。

婚禮後是宴會,我沒心情跳舞和泡妞,獨個兒留在自己的位子,沒走開過。媽媽與姨父和別的男人跳舞,盡力叫自己看起來沒事,整個晚上,我都盯住她。

有一兩次,我們的眼神偶然相遇,捕捉到她臉上極為迷惘,不安的心情。遮掩不住的,是她骨子裡打量著我的神情。

舞會未完媽就說要走了,媽對姨父說她旅途疲倦,明天還要趕路回家。

回到旅館,她問我明天何時起程,就說上午。獨自回去房間,整個晚上輾轉反側,搜索枯腸,為這兩天發生的事找個解釋。

第二天氣氛更糟,我們整天同困在車廂里。倏地,我們不知道如何相處,尷尷尬尬,渾身不舒服,每一次我們想要開口說話,總是說不出來。

終於我們放棄了,在歸家路上默然不語,漫漫長路,回到爸媽家裡己是上晚上七時。我在門前放下媽就走了,我不想見到爸爸。

(三)食髓知味

男女之間發生過性關係,要在心裡埋葬了它,原來是不容易。有過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和老媽也一樣。

自那個禮拜天晚上,送老媽回到家門,我們再沒有見面,也沒談話。只有兩次,爸爸打電話給我,問我要不要回去吃飯。兩次都找個藉口推了。我明白媽媽不好意思和我再相見,所以不想勉強她,讓她為難。我也下了個結論;她是我的媽媽,幻想著和她男歡女愛,不切實際。

一次偶發的事件只能回味,不能重演,不過,一直以來腦袋裡老是盤旋著老媽的影子。第二個禮拜,我決定不再想她,又四出獵艷,尋開心去了。

除了和媽上過一次床外,己一個月不知「肉」味,我差不多做了個禁欲主義者。我要趕快找個女友,有了女友就會把老媽快點忘掉。

可是,運氣不佳,沒遇上能上眼的。

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那是月中的一個周末,大概下午一點,百無聊賴,只穿著褲頭,攤在沙發上看報紙。

門鈴響了,我問是誰?門外的人說「是我!」

我一聽就認出是老媽的聲音,我深深吸了一口氣才開門。

「早啊!」她說。

「不早了,下午一點了。」

「我可以進來嗎?」

「噢,當然可以。」我稍為退後,側身讓開路。她進來的時候,和我擦肩而過。

她進來,四圍探視,說:「不打擾你嗎?」

「我沒事做。」我裝成懶洋洋的樣子。

她出其不意駕臨,我竟然有些兒緊張。從前怕她抓到我和別的女孩子上床,所以我堅持不要她來我家的原因。

我心情緊張心跳加促,不是心虛,而是預感到有事要發生。我看她的神情,和她談吐舉止,在最小的骨節眼裡,就知道她的心情很靚很好。

另一件怪事是,在這穿T恤也會滿身汗的大熱天裡,沒風沒雨她卻穿著風衣來,著實令人奇怪。

進到客廳,我請她坐她不坐,反要我坐。我坐在沙發上,她站在我面前,再次問我:「只有你一個在家?沒別的人?」

「都說了,只有我一個人。」

我意味到有些事情將要發生,不過,我以為她想和我說話而已。她站著片刻,低頭看著地板。

我等她說話,然後她脫掉外衣,露出一身薄薄的夏季衣裙。我看到布料隆起處她乳房的形狀,微微的下垂,兩顆乳尖,在襯衣下突起,若隱若現。第一、二顆鈕扣沒扣上,露出深不可測的乳溝。

她上面真空,沒戴乳罩,下面有沒有穿內褲,我看不見。現在作興些無痕內褲,讓人摸著女人的「底」,除此之外,她只穿上一雙涼鞋。

她直看著我,與我四目交匯說:「如果你不想要我,叫我走開就可以。不過,我以為你會喜歡替我剝乳罩,像上次一樣。」

「媽,上次你有戴,現在你沒戴乳罩。」我認真的回答她。

「是嗎?噢,是的。那麽,我要你幫我做別的。」說著,她開始以極度誘惑的姿勢,拉起裙子,裙擺下,一雙玉腿徐徐暴露。

不過,最大的驚喜在後頭,她對我綻出淫蕩的笑容,然後將裙子一下就揭起,讓我看她沒穿內褲,而且把陰毛剃光凈了,變成只「白虎」,看到老媽這個樣子真讓我吃了一驚,說不出話來。

她說:「我以為你喜歡我這樣子,這樣可以解決你問題嗎?」

她指著我勃起的雞巴,此時我那雞巴已從褲襠間那縫兒鑽了出來。

她那麽一指,令我登時異常尷尬,馬上用手捂著,看來想做愛的不只是我一個。

媽媽一直拉高裙子,讓她乾淨的小屄和我的視線同一水平,讓我正面無遮的看個飽。我向她招招手,拍一拍身旁的位置,媽就坐在我身邊。

我伸過手去,搭住她的腰,攬著她,她就向我倒過來,二話不說就吻她。她立刻反應,回吻給我。我們嘴對嘴互相吸住,正想可以和她來個濕吻,她就推開我,說:「慢著。」

她想幹什麼?又反悔了?我毫無頭緒的看著她。她對我笑一笑,說:「兒子,如果你想和媽做愛,現在就來肏我。」

我第一次聽到媽媽說「肏我」這麼粗俗不文的字眼。不過我知道她不是開玩笑,喜極加激動,脫掉褲頭,立即上馬。媽媽把裙子翻起,打開大腿,讓我趴在她身上,讓我的大雞巴一下肏進她的濕屄里。

她小屄別來無恙,一樣的濡濕,我不必再挑逗催情,她已慾火中燒了,我只顧拚命的肏她,不想到其他的事了。

我知道和媽媽做愛,應該要特別溫柔體貼,但是她似乎不介意我的急色,她樂在其中,比我更覺享受,差不多叫喚起來。

聽到我們的肉體相碰的聲音、加上老媽呻吟、浪叫,連我自己也覺得太淫蕩了。我猛肏了不多時,就忍不住,濃濃的精液射進媽媽的小屄里。信不信由你,她來了兩個高潮,是她告訴我的。

高潮落下,我的雞巴仍插在媽的屄裡面,和她擁抱著,不願退出來,享受著做愛之後的余熾。此時,大家都需要喘息一下。

歇息之後,她說去我的睡房,我說當然可以。

扶起她軟綿綿的身子,擁在懷裡,她看見我的雞巴雄糾糾的翹起,抵住她的大腿,有點羞答答。她衣裙凌亂,也不整理,就隨著我,走入我的睡房,她叫我躺在床上,我躺在床上,心跳得更厲害,等待好戲上演。

老媽彎腰脫掉涼鞋,裙子,一絲不掛的來到床前。她赤裸的胴體逐步迫近,我不能不看她。

她不只脫掉衣衫,而且恥丘光滑無毛,我從來沒想像過老媽的小貓兒會沒有毛髮,那是她給我最赤裸的照面。

她上了床,拿起我的雞巴在手裡,我心裡想,媽呀,不要替我「打飛機」,我要把它插到你屄裡面去。她觸摸它,輕吻它,將我兩顆睪丸放在手裡愛撫著,順著雞巴的起勢上下來回的套弄揉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