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貓咪-洪阿姨(part 6)

2016-08-27     WoKao     檢舉     收藏 (4)

小貓咪-洪阿姨(part 6)

阿欽放榜了,因為它成績達第一志願而願讀當地夜間部,所以如願以償。他在公司也不再是打工,而是成為外務員,阿欽繼續努力吸收著,這兩個月,他天天進歩著,白天上班,下班後和洪怡及羽珍姐,討論此行業,阿欽也利用晚上讀經濟.行銷.廣告及法律,總之有行業高手教導,及自修課程,阿欽虛心請教,不驕傲。洪怡看在眼裡,非常高興,阿欽不管多忙,總會使洪怡舒舒服服,洪怡也因阿欽的開發,更顯美艷動人。而羽珍雖不知情洪怡和阿欽的關係,但由於有洪怡製造機會,阿欽和羽珍相處愈來愈親密。而洪怡已蓄勢待發,走第二歩棋。

在一西餐廳中,洪怡和羽珍吃飯閒聊著,羽珍問洪怡妳越來越明艷動人,如何保養呢?洪怡本來坐在對面,就走到羽珍旁坐下,說待會再告訴妳。洪怡問:你最近有男朋友嗎? 沒有啦!如此年齡怕遇人不淑,年輕男人單純但不一定要老女人,年輕男人又易變心,總之隨緣吧! 那你如何紓解呢? 羽珍臉色紅暈羞赧說:就靠手啦!有時看A片,有時幻想阿欽健壯身體喔!阿欽這壞胚子,人也不高大,,不知如何就吸引著我,有時逗我害我春夢連連。本以為認他作乾弟,關心他照顧他,送他20萬勞力士錶,他會對我有好感。總之還是真的喜歡他,願意為他付出,只要抱抱他,就心滿意足了。 洪怡說:這就對了。拿起右手中指說,這戒指是阿欽送給我的定情之物,但我沒跟你搶喔!是阿欽挑逗我三個月,磨蹭的讓我濕三個月,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沖涼換內褲,在他考完聯考那一夜,就是隔天我生日,他不知從哪得之,可能見過我証件,還等到七月四日淩晨送我一套丁字褲內衣,而也在那夜我們發生關係。睡醒我們逛街去,我們在咖啡廳,也瞞我去買戒指,買囍字貼紙,回到家還拿客廳玫瑰花向我求婚,我也愛他,所以過幾天我們就去註冊結婚。 羽珍聽得入迷,原來是英國WINE公司總裁害了我。 洪怡接著說,只要妳願意,我已布下棋……..。羽珍說:原來你有阿欽滋潤,才如此明艷動人。首先恭喜妳,不過阿欽不曉得喜歡不喜歡我,如今我已喪失自信。洪怡說:阿欽是個善良孩子,很有責任感。不喜歡處於被動,所以你必須誘惑他。必須慢慢來,讓他擈向妳,金錢物質對他沒用,他很有自信,你看六百萬存摺他都不要。 羽珍接過存摺看,說:不過易經曰:三人行則損一人,一人行則得其友。 洪怡說:就是因為我們有共同目標,所以不忌妒,則得其友,妳信我,我信妳。豐臣秀吉啟發我,不平凡男人,如同貴重茶壺,必須有數個精美杯子陪襯著。我們必須防止阿欽在女人上惹麻煩,你我可幫他篩選精美杯子。羽珍咬著下唇思考著:沒想到這壞胚子如此浪漫,自信,踏實,努力。好,我們一起幫我們所愛之人把關,讓他功成名就。來..乾杯..。成功時叫老公買一模一樣戒指送妳,戴上你右手中指。

寧靜西餐廳,柔美音樂,偶爾傳來輕微笑聲,兩個臉上紅暈女人輕聲細語。洪怡正說得羽珍心跳加速,雙腿不時磨蹭著,蜜壺已湧出涓涓淫水。"堅挺,持久,啊…..喔..真的好舒服……,阿欽叫得我魂飛魄散"。此時阿欽正在上課,會計學,沒想到此時正為兩女人算計著。洪怡此時毫不猶豫走出第三歩棋。

阿欽星期二.四因三.四堂課沒課,所以洪怡安排阿欽到羽珍公寓處學易經,洪怡和羽珍告訴阿欽人生有很多時候必須靠著智慧去抉擇,去進退。不要把易經看作是卜筮工具,所謂善易者不卜。它將帶給你多方面思考問題角度,它將帶給你以後在商場上無窮力量。阿欽求知若渴,當然樂意接受洪怡和羽珍的安排。而阿欽另方面也因作了外務員,接觸業界機會多了,洪怡羽珍也輪流帶他與同業聯誼,也因跑外面而人脈漸廣,也知道了同業最不友善的"天下貿易公司",隨時虎視眈眈想擊敗" Taiwan 28",而最友善莫屬於"小邑貿易公司"。或許因為"Taiwan 28" "小邑",面對強大的"天下",不得不彼此支援。也或許同為女人發跡,彼此英雌惜英雌。

"小邑"老闆叫甜姨,19歲嫁人,生一男一女,3年後丈夫卻因生病早死,被夫家認為掃把星而被逐回娘家,娘家面對此獨身女遭此橫禍,挺立相助創辦"小邑",如今二十幾年頭已過,父母也相繼過世,女兒也嫁人,兒子如今也25歲,到日本留學如今當了工程師。甜姨,這二十年來深居簡出,可謂是一位摸不清底細的老闆,只知她現今45歲,氣質出眾,永遠略施化妝,身材中等,如同鄰家所見中年婦女,但多一份清新脫俗。

阿欽下課後騎著野狼125機車,買了東山鴨頭,秋意涼涼,到了位於10樓公寓。阿欽學易已快兩個月,而阿欽也感覺到羽珍越穿越少,時時在挑逗他。阿欽認為羽珍自喪夫喪子後,沒交過男朋友,心情寂寞,而阿欽認為只要不越雷池一歩,卻能帶給羽珍快樂,展現笑容,何樂不為。阿欽自從和洪怡相處,深知女人心理,女人你必須疼她但不要欺騙她,無論男女我相信最受不了的就是欺騙,也就是一片真誠。按了門鈴,羽珍開門,阿欽眼睛一亮,羽珍穿了一套緊身黑色連身窄裙,低胸.露背而下擺在屁股下緣數公分處。阿欽說:乾姐,你好漂亮喔!

羽珍說:謝謝你,壞胚子。快進來。阿欽走進門,關了門。囉!姐,東山鴨頭特地買給妳吃。姐!妳穿如此漂亮剛回來。羽珍,喔…,對..找朋友剛回到家。阿欽心想:妳才不會穿這樣上街。而阿欽已坐在地毯上,在透明玻璃茶幾上,擺上易經,準備上課。眼睛則不由自主被羽珍火辣身材所吸引,面對豐臀一擺一擺,羽珍到廚房拿盤子裝東山鴨頭,阿欽大陰莖已暴怒著,撐起短運動褲。羽珍坐在阿欽旁,開始教授易經,因坐下裙擺略微上揚,阿欽眼睛已被那豐嫩大腿吸引,時時飄向腿跟與小穴連接處,若隱若現,也飄向白皙豐滿柔軟低胸上,大雞巴撐到不行了,哪學的下易經。阿欽這將近兩個月,都是利用時間把進度趕上。羽珍時而到電視機前,伏在地毯上,豐臀高翹著,打開電視機下櫃子,找著面紙,似乎找不到,翻來翻去。阿欽正面對羽珍搖擺的豐臀,看到羽珍白色三角褲,阿欽再也忍耐不住。起身說:姐我幫你找,阿欽走到羽珍後面,用堅挺大雞巴磨蹭著羽珍豐臀,且趴上羽珍後背上。阿欽一眼就看到面紙就在眼前,但也裝傻的找來找去。而大雞巴繼續磨蹭羽珍,而此時羽珍似乎陶醉在阿欽堅挺火熱的大雞巴,閉著眼,輕輕呼著氣,直到受不了的嗯.兩聲。阿欽說:找到了,拿到面紙往回坐在地毯上,只見羽珍臉上洪暈輕輕喘息著,嘟著嘴說:壞胚子。阿欽這段日子,藉由如此隔靴搔癢挑逗羽珍,自得其樂,常常使羽珍濕淋淋,羽珍雖難耐,說實在卻越來越喜歡阿欽挑逗,享受這短暫男人愛撫,及堅挺感覺,羽珍愛上這口中著壞胚子,愛上不只是健壯身體,也愛上阿欽個性,總之她已為阿欽著迷,但卻不急著擁有他,因為從洪怡口中她知道阿欽不願處於被動,她不願因為躁進,而讓阿欽反感,而失去阿欽—-她的最愛。她也知道阿欽雖然有善良的心,更有如老虎般的面向,追逐獵物,咬著獵物,放了獵物,又追逐著獵物,享受著獵物倉皇失措驚恐的快感。唯一差別只在羽珍這獵物心甘情願,被咬著.放著。等到有一天,

阿欽甘願了,盡情吞噬她!

阿欽慢慢輕撫著羽珍全身每吋肌膚,慢慢輕輕吻著舔著嘴.臉龐.乳房.肚臍.大腿.小腿,最後隔著濕淋淋內褲,舔弄小穴,羽珍震了一下,雙手立即按住阿欽的頭,那裡髒,不要。阿欽擡頭柔情的說,那是我的羽珍的淫水,我喜歡舔,我喜歡吸,我喜歡喝,因為那是我的愛人羽珍的淫水。羽珍感動得只能閉起眼睛享受阿欽舔弄,羽珍從閉眼眼角,沁出兩行熱淚,羽珍心中想著死去老公,從不願舔弄小穴,而阿欽此時舔著她濕淋淋小穴,羽珍感覺好幸福。阿欽舔了約五分鐘,溫柔專注的神情,吸引著羽珍,羽珍舒服著,全身蠕動著,嗯….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