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寶傳奇7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0)

第020章

白馬王子

「怎麽了?心疼了?小妮子!」

成熟美婦老師蘇雅琴擰著女兒婷婷堅挺的瑤鼻揶揄道,看見女兒天真爛漫的樣子,想起自己剛才和女兒的男朋友曖昧禁忌的場景,胴體深處麻酥酥的美妙感覺依稀還在,心裡不禁覺得有點難爲情不好意思起來,粉面飛起了紅暈。

大寶看見婷婷也感覺很慚愧,慌忙轉移話題問道:「婷婷,看你高興的樣子,是不是考的很好啊?」

「可能感覺不如平時那麽好吧!」

婷婷大大咧咧地說道,「反正考完了,好壞就那樣了,不管怎麽樣,我終於解放了!」

「磊磊呢?是不是考的很差都不敢見媽媽了呀?」

成熟美婦老師蘇雅琴問道。

「我就知道媽媽要小看我!」

磊磊沖進來摟著媽媽和姐姐大笑道,「我感覺比姐姐考的還好呢!那些題目太簡單了,有什麽呀?不吹牛的說,一類本科沒問題!」

衆人大笑。

「我的寶貝兒子就是考200分,也照樣上大學!」

常俊來撇著嘴笑道,「寶貝兒子,縣城沒有什麽意思,明天爸爸帶你們去北京旅遊去怎麽樣?」

「好啊!」

磊磊高興地叫道。

「你們聊吧!」

常俊來說道,「晚上我有應酬,不在家吃飯了啊!」

說著樂顛顛地轉身走了。

「磊磊,你跟爸爸去北京吧!」

婷婷說道,「我想去炎都池看看呢!」

「炎渡池又不是沒有去過,有什麽好看的?」

磊磊不屑道。

「婷婷,媽媽明天也陪你和大寶一起去炎都池,看看是不是有機會看到傳說當中的湖怪?」

成熟美婦老師蘇雅琴笑道,「我們來個探險旅遊,怎麽樣?說不定還能夠發現阿里巴巴寶藏呢!」

「好啊!媽媽,我們一起去爬山,有說有笑,有山有水,有花有草,多熱鬧啊!」

婷婷摟抱著媽媽的胳膊嬌笑道。

「那我也跟你們去爬山看炎都池吧!」

磊磊羨慕道,「正好還可以遊泳呢!呵呵!」

大寶回家吃飯之後,一個人躺在床上胡思亂想,心潮起伏,一會兒是炎都峰和炎都池,一會兒是《山海經》《推背圖》一會兒又是《房中術》那些繪圖姿勢還有成熟美婦老師蘇雅琴甜美滑膩的香舌,豐滿高聳的酥胸,纖細綿軟的柳腰和豐腴圓潤的嬌軀,熱火一樣炙烤著他那少男的心靈。

「大寶!」

萍表姐突然進來了,關心地詢問道,「考的怎麽樣啊?」

大寶慌忙起身說道:「感覺馬馬虎虎吧!萍姐姐,你才下班啊?」

「是啊!芳姐姐這兩天加班,都在紗廠宿舍住了,不回來了呢!我們也忙的不輕呢!」

萍表姐好像發現什麽似的,詫異地問道,「大寶,你怎麽臉這麽紅啊?是不是病了?」

「沒有了。」

大寶不好意思起來,被成熟美婦老師蘇雅琴循循善誘略微教導初試吻技之後,他現在發現自己看女人總是不由自主地瞄向那凸凹有致曼妙玲瓏的曲線,即使面對一起長大青梅竹馬的萍表姐,也情不自禁地偷偷瞄了她嬌挺凸起的酥胸兩眼,難免心猿意馬起來。

「姐姐摸摸你的額頭看看!」

萍表姐沒有注意大寶表情的慌亂,伸出芊芊玉手撫摸上他的額頭,她一探手,玲瓏剔透的嬌軀幾乎貼近大寶的面前,尤其是她連衣裙下面嬌挺渾圓的酥胸赫然就在他的眼前顫動,看得大寶愈發心慌意亂不已,身軀不禁往後閃躲。

「額頭不熱啊?怎麽臉這麽紅啊?」

萍表姐嬌嗔道,「躲什麽啊?姐姐又不是老虎,還能吃了你啊?忘記以前咱們小時候玩過家家了,現在長大了,只有婷婷摸得,姐姐就摸不得了,是嗎?」

「沒有啊!姐姐!我還記得小時候扮過家家,芳表姐總是當媽媽,萍姐姐總是當我的媳婦呢!」

大寶笑道,18年了,和芳表姐萍表姐一起度過的兒童少年時光是多麽的美好,多麽的難忘啊!

「仿佛就在昨天一樣啊!」

萍表姐歎息著揶揄道,「現在連摸額頭都不讓姐姐摸了,以後啊!有人家婷婷關心你了,也用不著姐姐閑吃蘿卜淡操心了!」

「哪裡有啊?什麽婷婷啊?我哪裡不讓姐姐摸額頭了!」

大寶摟抱住萍表姐嬌嫩光滑的胳膊耍賴著賠笑道,「姐姐隨便摸,想摸哪裡摸哪裡就是了!」

「少臭美了!臭男人,都是泥做的,髒兮兮的,邋遢遢的,臭烘烘的,有什麽好摸的?求我摸我也不摸呢!」

萍表姐囔著瑤鼻嬌嗔著,說著伸出芊芊玉手在大寶的胳膊上面使勁掐了一下,嬌笑著揶揄道,「聽說你今天去丈母娘家打短工去了啊!挺孝順的,還沒有訂婚呢,就開始學會巴結丈母娘了啊!這正應了一句話: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歡,趕明說不定把你招了上門女婿呢!可惜你舅舅舅媽辛苦把你養大卻是給常家養的哦!你舅媽知道了還不氣死啊!」

說著說著咯咯嬌笑出聲來。

「姐姐,你說什麽呢?」

萍表姐說者無心,大寶卻是聽者有意,恰巧被萍表姐說到了心事,想起今天在天心閣裡面和成熟美婦老師蘇雅琴的曖昧禁忌場景,大寶更加感覺難爲情了,滿臉通紅地摟住萍表姐雪白的胳膊撒嬌調笑道,「我就賴在這里了,好好孝敬舅舅舅媽,好好疼愛芳姐姐萍姐姐,報償養育之恩,好嗎?就怕芳姐姐萍姐姐身不由己被人家爭相追求你爭我奪,芳姐姐已經定下了婚期,萍姐姐恐怕也是時不我待了吧?」

「小壞蛋!跟誰學的胡說八道?」

萍表姐羞赧地嬌嗔道,「我才不象芳姐姐那麽著急地把自己嫁出去呢!那個羅建軍有什麽好的?哼!我心目中的白馬王子還沒有生呢!」

「那我不是姐姐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嗎?」

大寶說笑道。

「切!你以爲騎白馬的都是王子啊?那有可能是唐僧。」

萍表姐嬌笑道,「你就是象唐僧一樣,在女人面前有點太害羞了,所以,在姐姐心目中只能是半個白馬王子!」

第021章

衆說紛紜

「好姐姐。」

大寶很自然地摟住萍表姐纖細綿軟的柳腰,故作撒嬌地說笑道,「那我要是變得陽剛霸氣,具有男子漢氣概了,是不是就可以成爲姐姐心目中真正的白馬王子了呢?」

「那我要考慮考慮研究研究,看你今後的表現嘍!」

萍表姐感覺到大寶的大手在她的柳腰上面輕輕撫摸著,本來就對這個一起長大青梅竹馬的表弟滿心疼愛喜歡,此時被他的大手摸得渾身發軟,芳心有如小鹿亂撞,又羞又急地嬌嗔道,「小壞蛋,干什麽呢?是不是和她在一起學會這樣動手動腳的了?」

「沒有啊!」

大寶被萍表姐點破,有點難爲情地羞赧喃喃道,「姐姐不喜歡大寶動手動腳,那我以後都老老實實的,不碰姐姐,好嗎?」

「小傻瓜!」

萍表姐卻抓住他縮回去的大手重新按在她的柳腰上面,依偎在他寬闊強壯的胸膛里,低聲喃喃道,「就這樣摟著姐姐,不許亂動哦!大寶,你是不是也這樣摟著她呀?」

大寶明白萍表姐說的她是婷婷,不好意思說道:「我和她沒有啊!」

「還說沒有?」

萍表姐芊芊玉手在大寶發達的胸部肌肉上面掐了一下,刁蠻地嬌嗔道,「芳姐姐還說見到她親你呢!我就不信你沒有親她摟她,更不信你沒有象剛才那樣動手動腳地撫摸她!老實交代,有沒有?小壞蛋!」

「真的沒有!婷婷只是親我臉兩次讓芳姐姐看見了,我可不敢摟她,不要說親她了,更不要說什麽撫摸的了。」

大寶自嘲地笑道,「她那個母老虎的脾氣,我碰她還不是摸老虎的屁股啊?她還不把我吃了啊?」

「咯咯!小傻瓜!」

萍表姐嬌笑著芊芊玉指在大寶額頭上戳了一下,羞赧嫵媚地嬌嗔道,「人家都親你了,什麽意思還不明白啊?她巴不得你摟她親她呢!我看啊,你就是摸她的老虎屁股,估計她也不會反對的哦!」

「姐姐,你又笑話我啦!」

大寶摟抱著萍表姐嬌嫩柔軟的玉體,雖然不如蘇雅琴的豐腴圓潤飽滿性感,隔著連衣裙卻也可以清晰感覺到她的凸凹有致玲瓏剔透的曼妙美好的身材,大寶也不禁心神迷醉。

「你呀!表面上老實巴交,其實心裡走事,是個典型的老實懸!大寶,你知道姐姐這兩天忙活什麽呢嗎?」

萍表姐轉身從包里拿出來一本縣志,交到大寶的手中,然後娓娓道來,「我抽空去縣城圖書館查閱有關於炎都池湖怪的縣志和一些資料,我想對你將來的調查工作可能應該有點幫助吧!」

「好姐姐,你真是太有心啊!太感謝你了!」

大寶感激無比地說道,一邊打開了縣志。

「先別忙著拍馬屁!什麽感謝不感謝的,搞的那麽客氣!」

萍表姐嬌嗔著,抱著大寶的胳膊,侃侃而談道,「你知道嗎?據我了解有關資料顯示:早在2000多年前,就開始流傳炎都池中有巨大怪獸常常出來吞食人畜的故事。古代一些人甚至宣稱曾經目擊過這種湖怪,有人說它長著大象的長鼻,渾身柔軟光滑;有人說它是長頸圓頭;有人說它出現時泡沫層層,四處飛濺;有人說它口吐煙霧,使湖面有時霧氣騰騰……各種傳說衆說紛紜,莫衷一是,越傳越廣,越說越神奇,聽起來令人生畏。

近一百多年來,此湖怪像幽靈似地時隱時現,不斷有人聲稱親眼看到過它。根據那些聲稱見過它的人們描述,它那蛇一樣的頭和長脖子,一般伸出水面一米多高,人們較多看到的是怪獸的巨大背部,有人說是兩個背,有人又說是三個背;有時它突然露出水面,水從它的肋腹部上像瀑布似的瀉下來,一下它又迅速潛到湖下,在湖面掀起一陣惡浪。

你還記得不記得小時候,咱們還聽張六伯說起過他見湖怪的故事呢?二十多年前,他有一天在炎都峰上采草藥,突然發現在遠處的炎都池水面上有一個物體,體大如牛、頭大如盆,並且遊動極快,身後還拖著一條長長的喇叭形劃水線。

根據縣志記載有專家對此專門進行分析,讓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炎都池是一個火山口湖,山高水冷,裡面的營養含量非常低,過去人們都認爲在炎都池裡面基本沒有什麽生物,爲什麽突然之間出現了這樣一個巨型生物?於是炎都池有「怪獸」的傳聞流傳至今。可是,二十多年過去了,這個謎團非但未能解開,張六伯卻已經去世了,各種傳說更加邪乎,反而愈加顯得撲朔迷離。

北方市《都市生活報》的記者王長生曾經寫了紀實報道,說他到炎都池實地考察,當時聽到湖面上發出了一陣巨大的響聲,與此同時,看到在白色的浪花中露出了一個很奇怪的動物的頭。頭上似乎還長著一個冠子。隨後,在水中有一個動物在旋轉翻騰,激起了一陣陣的大浪,它的身體也在翻騰中時隱時現,露出了灰白的身體。當時,王長生估計,那個動物的身長大概有二十米左右。一時之間,在全國引起巨大的轟動,雖然有專家質疑他造假,可是各地遊客慕名而來,絡繹不絕,紛至沓來,在很多人的眼裡,這個水怪仿佛具有某種超凡的魔力,它甚至能夠影響一個人一生的命運:好心的人看到這個寶物,他能得到福氣和金錢,一生平安;而心術不正的,上山看到水怪以後就會倒黴,就會遭到懲罰。這些傳說在當地人的心理産生著很長久的影響呢!」

大寶翻看著縣志上面的記載:1982年10月26日上午10時許,炎都池上空突然飄起了雪花。我們在對岸附近的水面上,發現有一片可疑的跡象,湖面上似乎被什麽東西在水下攪起了一個個巨大的漩渦,而且旋轉的速度非常驚人。我們在期待著那個神秘動物會馬上從湖裡竄出來。看到整個炎都池中間有一個巨大的紅色物體漂浮著。長度有十五

六米長。這是他第一次在炎都池裡的看到如此大的漂浮物,並發現不明物體正在緩慢的移動。

其實世界上關於水怪的傳聞很多,近百年來「水怪」的傳說始終是一個懸而未解的謎題。無論是蘇格蘭的尼斯湖,還是我國的長白山天池、新疆的喀納斯湖,四川的列塔湖以及中原地區的炎都池等等,「水怪」出沒的傳說一直不絕於耳,卻又始終撲朔迷離、難辨真僞。點點請注意在科學氣息濃郁的21世紀,應該不會有誰輕易相信神鬼的謬論,可是現實生活中確實發生著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無法解釋的怪事……

第022章

臨別依依

「好姐姐,你太好了!」

大寶感激地說道,「你可幫了我大忙了!」

「弟弟,你怎麽感謝姐姐呢?」

萍表姐愛撫著大寶的臉頰低聲呢喃道。

「姐姐,你說要弟弟怎麽謝你呢?」

大寶感覺少男之心開始狂跳起來。

「偷偷地告訴姐姐。」

萍表姐咬著大寶的耳朵低聲問道,「你真的還沒有親過婷婷嗎?也就是說我的寶貝弟弟的初吻還沒有給她呢?是嗎?」

「是啊!真的沒有啊!」

大寶心裡暗自思量,初吻的確沒有給婷婷,卻被婷婷的媽媽蘇雅琴奪走了,想起來蘇雅琴柔軟濕潤的櫻唇和甜美滑膩的香舌,大寶感覺嘴唇都有些發干,被萍表姐咬耳朵咬的有點莫名其妙的沖動,大手情不自禁地上下撫摸揉搓著她纖細綿軟的柳腰。

「大寶!」

萍表姐被大寶身上濃烈的少男陽剛氣息熏得芳心迷醉,更被他的大手摸得玉體酥軟嬌軀輕顫,青梅竹馬的感情,少女懷春的悸動,她伸出芊芊玉手愛撫著表弟大寶刀削斧砍稜角分明的面龐,含情脈脈地盯著他的眼睛,嬌羞無比地低聲呢喃道,「好弟弟,你喜歡姐姐嗎?把你的初吻給姐姐,好嗎?」

「萍姐姐!」

大寶看著萍表姐的嬌美容貌,挺直而小巧的鼻樑,淡淡地斜挑在一縷蓬蓬鬆鬆的劉海下的眉毛,一對在潔白的牙齒襯托下更顯嬌豔誘人的紅唇,一雙清轍透明讓人幾乎不敢正視的眸子,還有那一頭流光閃動的披肩發,雪白的脖子下漂亮的連衣裙里聳立著兩座挺拔的玉女峰,再往下是渾圓的香臀,萍姐姐的全身散發出迷人的香味,得到萍表姐主動的表白示愛,大寶不再被動,雙手捧著萍表姐白皙嬌嫩的臉頰,動情地親吻住她鮮豔濕潤的櫻唇。

萍表姐嬌軀一顫,害羞地閉上了天使的眼睛。當萍表姐迷人的紅唇,被大寶火熱的雙唇溫柔親吻上時,萍表姐感覺自己好像此時在夢中一樣,當他的舌尖分開她雙唇時,她不由自主地迎接他的舌頭,當他的舌頭與她甜美滑膩的香舌纏繞到一起時,萍表姐口中情不自禁地分泌出津液。

大寶已經從蘇雅琴那裡得到了初步的調教,一經調教立刻開發了天賦異秉一般的接吻技巧,此時此刻初次在心愛的萍表姐的櫻唇上嘗試,好整以暇地實施進攻,厚厚的嘴唇封上了萍表姐濕潤柔軟的櫻唇,粗大的舌頭探進了萍表姐的櫻桃小口,放肆的在萍表姐溫暖濕潤的口中活動著搜索著,時而和她甜美滑膩的香舌糾纏在一起,時而又沿著她光潔的牙齒遊走,親吻的感覺如此美好,萍表姐霎時間感覺到百花齊放,自己就像一隻快樂的花蝴蝶一樣,在花叢中自由飛翔,輕盈無限,兩人舌尖纏綿,互相吸吮著,再也不願意分開。

萍表姐美麗嬌豔的秀美桃腮羞紅如火,嬌美胴體只覺陣陣從末體驗過但卻又妙不可言的酸軟襲來,整個人酥軟無力地依偎在大寶的懷里,嬌俏瑤鼻發出一聲短促而羞澀的呻吟。

「你好壞!」

萍表姐勉強推開大寶的濕吻,羞赧無限地嬌嗔道,「小壞蛋,還說沒有親過?怎麽這麽熟練這麽壞啊?小壞蛋,你騙姐姐!你肯定和婷婷親過了!」

「好姐姐,真的沒有和她親過。」

大寶支吾著說道,「我是看電視上面都是這樣演的啊!」

「小壞蛋!就這樣學的快!」

萍表姐芊芊玉手使勁擰著大寶的胳膊,羞赧嫵媚地嬌嗔道,「你高考完了,改天姐姐休假陪你出去轉悠轉悠輕松輕松,好嗎?」

「姐姐掙錢不容易,出去旅遊又要花錢的。對了,姐姐,有件事我都沒有告訴芳姐姐和舅舅舅媽呢!」

大寶輕輕擁抱著萍表姐說道,「我明天想爬炎都峰,去炎都池看看!」

「什麽?好弟弟,你是不是要去炎都池尋找當年姑媽姑父出事的線索啊?」

萍表姐吃驚地問道,「你不知道炎都池是很危險的嗎?」

「姐姐,我長大了,我知道男子漢大丈夫,有所不爲,有所必爲!」

大寶慨然說道,「就是明知山有虎,我也要偏向虎山行!爲了調查爸爸媽媽出事的原因和內幕,我是毅然決然義無返顧!不怕路途有艱險,越是艱險越向前!」

「別看平日裡羞答答內向的象個大姑娘,其實從小比驢都倔強!大寶,你明天一定要小心哦!」

萍表姐關切地叮囑道,「我總感覺有些危險的!」

「好姐姐,沒有那麽危險的!」

大寶溫柔地摟抱住萍表姐柔軟渾圓的肩膀,溫言軟語地笑道,「上炎都峰和炎都池旅遊參觀的人多了去了,這些年也沒有聽說有什麽危險啊?放心吧!姐姐!」

「話是這麽說,可是我最近總是心驚肉跳的!你知道嗎?我昨天晚上做了個噩夢,夢見我們在炎都池觀光旅遊,突然從炎都池裡面鑽出來一條張牙舞爪的巨龍把我和芳姐姐都給吃下去了呢!嚇死我了!」

萍表姐回想起來那個噩夢,還仍然心有餘悸地緊緊抓住大寶胸口的襯衣,憂心忡忡地追問道,「就你自己去嗎?還有誰和你一起去嗎?姐姐請假陪你去,好嗎?」

「好姐姐,你一請假,舅舅舅媽和芳姐姐就都知道了,放心吧!」

大寶愈發奇怪,怎麽萍表姐也和蘇雅琴一樣,進入了一個和自己差不多的夢境呢?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安撫姐姐擔心地笑道,「還有蘇老師和婷婷一起去呢!相信我,沒事的!」

「好啊!」

萍表姐囔著瑤鼻,不依不饒地嬌嗔道,「原來是早就和佳人約好了啊!怪不得不要姐姐陪你呢!」

「好姐姐,我明天就要探險去了。」

大寶輕輕愛撫著萍表姐光滑細膩的臉頰,吹彈可破的肌膚,食髓知味地輕聲調笑道,「姐姐不再給我一些鼓勵嗎?」

「小壞蛋,才不呢!剛才姐姐都讓你騙了!」

萍表姐嘴裡嬌嗔著,芊芊玉手卻挑逗似的擰向大寶的臉頰,眉目含春地說道,「等你順利回來,姐姐給做好吃的,好嗎?」

「我什麽都不想吃,現在只想吃姐姐的胭脂啊!」

大寶壞笑著摟抱住萍表姐,再次親吻上她的櫻桃小口。

當他的舌尖分開她雙唇時,萍表姐並無絲毫抵抗的意念,當他的雙唇與她香舌纏繞到一起時,萍姐姐口中情不自禁地再次分泌出津液。大寶不理會萍姐姐美麗可愛的小瑤鼻中不斷的火熱嬌羞的嚶嚀,鼻中聞到一陣陣冰清玉潔的處子特有的體香,不由得欲焰高燃。他一雙手在萍姐姐的玉體上遊走,先輕撫著萍姐姐的玉頰桃腮,只覺觸手的玉肌雪膚柔嫩滑膩……雙手漸漸下移,經過萍姐姐挺直白哲的優美玉頸、渾圓玉潤的細削香肩,隔著一層薄薄的連衣裙握住了萍姐姐那飽滿翹挺、嬌軟柔潤,盈盈不堪一握的處女椒乳。

第023章

探險出發

「你干什麽?大壞蛋!恩!」

萍姐姐開始還掙紮著反抗,等到大寶再次親吻住她的櫻桃小口,她掙紮反抗的雙手漸漸變得軟弱無力,嬌軀酸麻酥軟,輕啓櫻唇,不知深淺地吐出香豔的小舌,笨拙地反吻著他濕熱的嘴唇。

大寶順勢咬吻住萍姐姐甜美柔軟的香舌,動情的糾纏著,貪婪的吮吸著,唇舌交織,津液橫生,他的色手再度隔著一層薄薄的連衣裙握住了萍姐姐那飽滿翹挺、嬌軟柔潤,盈盈不堪一握的處女椒乳,溫柔地撫摩著,揉搓著。

「唔……」

萍姐姐玉頰羞紅如火,嬌羞地輕啓玉齒,這次沒有掙紮反抗推開他,反而情不自禁地胡亂撫摩著他的虎背,任憑他火熱地捲住了她柔嫩香甜的嬌滑玉舌狂吮浪吸。

「嗯……嗯……嗯……」

萍姐姐嬌俏的小瑤鼻火熱地嬌羞輕哼。此時的萍姐姐已是媚眼如絲、眉黛含春,她覺得背後大寶的一雙大手順肩鉀到腰際不斷撫摸,被撫摸過的地方熱乎乎的感覺久久不去,偶爾撫上豐滿的雙臀,那可是美女的雙丘啊!他肆意的抓捏著翹挺滾圓的臀瓣,愛不釋手。偏偏他的技巧還不只此,在春心蕩漾的萍姐姐心猿意馬當中,他的手已滑入了萍姐姐裙內。

萍表姐覺得背後大寶的一雙大手順肩胛到腰際不斷撫摸,被撫摸過的地方熱乎乎的感覺久久不去,偶爾撫上豐滿的雙臀,那可是美女的雙丘啊!他肆意的抓捏著,愛不釋手。

「嗯……不要嘛……」

萍表姐羞澀地說。

大寶的手溜進了萍表姐的裙子,經過柳腰,插進了萍表姐的玉腿根中。撫摩著萍表姐的玉腿內側,萍表姐又急又羞,但被男性撫摩的快感令她下意識輕輕分開玉腿,占據著萍表姐美臀的灼熱五指趁勢隔探到萍表姐更深更柔軟的底部。萍表姐趕緊並攏雙腿夾住大寶的右手,羞澀嗔怪道:「小壞蛋!你好壞,夠,夠了,不理你了!」

死命地推開大寶的摟抱,心慌意亂地嬌喘籲籲地逃之夭夭了。

又是炎都峰上,炎都池畔,大寶和成熟美婦老師蘇雅琴婷婷一起眺望炎都池風生水起,山水如畫,芳姐姐和萍姐姐突然看見了他們,四個女人莫名其妙地發生了爭吵,大寶正在不知所措的時候,又是蘇雪梅不知道從哪裡出來拉著大寶就跑,四個女人在後面追趕,突然,一聲霹靂,從炎都池裡面又鑽出來一條巨龍,好像《史前一萬年》一樣,衆人驚慌失措,四處逃竄,可是大寶最終眼睜睜地看著芳姐姐萍姐姐婷婷蘇雪梅和成熟美婦老師蘇雅琴五女先後被巨龍張牙舞爪地吞吃下去,他大叫一聲,一下子坐了起來,才發現原來又是似曾相識的南柯一夢,天色已經朦朧見亮,登山需趕早,約定的時間到了。

成熟美婦老師蘇雅琴她穿的是粉色短袖襯衣,將她雪白的皮膚襯得更加雪白無瑕,豐碩高聳的山峰頂得鼓鼓囊囊顫顫巍巍的,白色長褲緊繃繃地包裹著修長圓潤的玉腿,盡顯凸凹有致的身材,豐腴性感,雲發挽髻,柳眉鳳目,粉面含春,渾身上下洋溢著成熟迷人的美婦風韻。婷婷上身穿黃色T恤衫,嬌挺的酥胸凸起挺拔,下身穿藍色的牛仔短褲,凸顯出來雪白修長的美腿,玲瓏剔透的身材,披肩長發簡單地紮成馬尾辮,象牙雕刻的雪白頸項上掛著粉色米老鼠套裝的諾積壓手機,渾身上下收拾得精明干練,干淨利落。大寶身穿圓領衫和牛仔褲,脖子上面掛著舅舅的軍用水壺,隨意的近乎瀟灑。

「大寶,你穿牛仔褲真酷啊!」

婷婷嬌笑道。

「婷婷,你這樣打扮也很漂亮啊!」

大寶羞赧地看了一眼成熟美婦老師蘇雅琴,由衷地贊美道,「蘇老師今天也很美麗啊!」

兩個人四目相對,立刻碰撞出一絲火花,臉頰也不約而同地泛起紅暈。

「好了!你們倆就別卿卿我我的了。」

成熟美婦老師蘇雅琴含羞帶怨地看了大寶一眼,嬌笑著揶揄道,「咱們趁著黎明的大好時光出發吧!」

「等等我啊!媽媽!」

常磊磊緊趕慢趕地從家裡追了出來。

「你不是等著跟爸爸去北京嗎?」

婷婷譏笑道,「炎都峰和炎都池有什麽好看的?」

「老爸昨天晚上喝多了,現在還鼾聲如雷沈睡不醒呢!」

常磊磊一身名牌運動衣,嬉皮笑臉地說道,「跟他去北京有的是機會,今天跟著你們熱鬧啊!再說,你們忘記了一件至關重要的東西啊!」

「什麽至關重要的東西?」

婷婷和媽媽蘇雅琴一起面面相覷地納悶道。

「喏!就是這個!」

常磊磊從背後拿過來一個數位相機,得意地笑道,「探險尋找炎都池湖怪,怎麽能夠缺少這個至關重要的數位相機呢?我早偷偷藏起來了!呵呵!」

「你這個小鬼頭,一點聰明都用在這上面了!」

媽媽蘇雅琴嬌笑著嗔怪道,「好了,咱們出發吧!」

「走吧!前面還有一對帥男美女等著咱們呢!」

婷婷嬌笑道。

「怎麽還有人啊?」

成熟美婦老師蘇雅琴詫異道,「你這個小妮子又私下裡約了誰啊?」

「美女是媽媽您的堂妹,帥男卻是大寶的兄弟,你們說是誰啊?」

婷婷笑道。

果然是蘇雪梅和胖大海等候在那裡呢!蘇雪梅上身穿藍色的李甯運動衫,酥胸和婷婷一樣的嬌挺凸起,下身穿紅色的緊身七分褲,將美臀包裹得豐滿翹挺渾圓誘人,裸露出來的小腿雪白嬌嫩,透著粉紅色,象脆生生的蘿卜一樣。她微笑著與蘇雅琴婷婷打招呼,卻羞赧地看了大寶一眼;胖大海卻樂呵呵地看著大寶傻笑,襯衣敞胸露懷,還是繃得緊緊的,胸脯和小腹比熟女還要豐滿肉感,背著提前買好的美味野餐,整個一個任勞任怨的夥夫長。

「哎呀!還是胖大海心細啊!」

大寶笑道,「我們都忘記帶食物了!」

「只能說你忘記了。」

婷婷不依地說道,「你問問胖大海,這些食物是誰安排他準備好的?」

「那還能有誰啊?」

胖大海拉著大寶的胳膊笑道,「你還真不得不佩服人家婷婷,這些都是她昨天吩咐我提前準備好的哦!正所謂兵馬未動,糧草先行,運籌帷幄,千里決勝,對吧?大班長?」

「大海,你呀,都把婷婷誇成女諸葛了,再誇呀,她都不用爬山了,直接飄到炎都峰上去了啊!」

成熟美婦老師蘇雅琴嬌笑著調侃道,衆人大笑。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感謝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是最好的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