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神風流史 第九卷

2017-02-12     WoKao     檢舉     收藏 (14)

本帖最後由

Timfirend

2011-5-22

13:55

編輯

第九卷

第一章

蘇摩之血

作者:西門小子

向那個已經消失掉的傢夥吐了口唾沫,收起紫晶劍,我回到了羽衣身邊:「怎麼樣,沒事了吧?」

「維爾哥,問題大了啊,你的生命之光好像沒有什麼效果啊,欣迪她根本沒有好起來的跡象啊。」羽衣緊張的說。

「啊?不是吧?我堂堂混沌神的魔法只失效過一次啊,是不是搞錯了啊?」雖然我這麼說,不過我也知道,羽衣的話是不會錯的。

「我也不知道啊,恢復的能量對她沒有效果,而且好像欣迪身體裡有種力量,對生命之光的恢復能力有排斥作用,要是排斥的力量太大的話,可能會對欣迪的身體造成危害。」看來羽衣也已經試過了。

「沒辦法了,羽衣,你先回來吧。」我歎了口氣,讓羽衣回到我的身體裡,抱起昏迷的欣迪向後面跑去,很容易就找到了莎莎和茉莉。「欣迪受傷了,我要先把她送回皇宮去,莎莎,幫我告訴飄香姐一聲,這裡的問題就交給她了。還有,把雪兒也叫來吧。」莎莎很聽話的點點頭,到前面去了,不一會就看見雪兒一臉緊張的跑了過來。

雪兒一看到我懷裡的欣迪愣了一下:「欣迪她……是不是你對欣迪做了什麼!」看雪兒一副要發飆的樣子,茉莉忙上前把雪兒拉到一邊低聲說了幾句,雪兒的臉色才略有緩和,不過還是一臉不相信的看著我。

我也沒時間多解釋了,衝她們喊道:「喂,快點過來拉著我,再這麼下去……你們也知道會怎麼樣。」茉莉聽了忙上前拉住了我,雪兒嘴裡嘟囔著也過來很不情願的拉住了我。本來打算就這麼快些回去,不過——「都是你們這些人渣才會搞出這件事,負出代價吧。」我心裡想著,騰出左手,黑色火焰迅速在我手心出現,一甩手扔進了叛軍最多的地方,回頭閃起一道白光離開了這裡。(作者:推卸責任的傢夥,還要我給你善後,靠!)

下一個瞬間我們已經出現在若冰的房間裡,因為是突然出現,把若冰嚇了一大跳,捂著最才沒有叫出聲來,好一會才回過神,小心翼翼的問:「維爾,你們怎麼回來了啊?」我沒回答,把懷裡的欣迪放在床上,「茉莉,你和若冰一起去把達蘭妮找來。」茉莉點點頭拉著若冰出去了,當然我也知道茉莉會和若冰解釋清楚的,所以現在我要好好看看欣迪的傷。

「羽衣,你說的欣迪的身體裡有一種力量把我的生命之光給擋了出來?」我疑惑的問羽衣。

「具體是怎麼樣的,我也不很清楚,但是欣迪的身體卻有一股紅色的光把生命之光擋在外面。」羽衣想了想說。

「對我的恢復魔法有排斥?不可能啊,我從來都沒有遇到這種情況啊,難道是什麼地方出錯了?生命之光是不會出錯的啊。」我實在是找不出什麼理由可以解釋。

「要不再試一次好了。」羽衣提醒道。

看來也只有這樣了,我開始把我可以想到的光系的回復魔法都拿出來用了:「生命之神啊,請以你的仁慈,為你神聖光芒照耀下的人們去除傷痛——神聖之光。」一顆很大的光球一下就出現在房間,然後就看見欣迪的身體表面泛起一陣紅色的光芒,把白光擋住了,隨著我加大了神聖之光的力量,紅光也隨著增強了,欣迪的臉上也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嚇的我馬上停止了神聖之光。接著我又用生命之光,結果也是一樣。

「光系的不行,我換!」想著我就要用黑暗魔法,不過馬上被羽衣制止了。開玩笑,黑暗魔法進本上都是攻擊的,偶爾有恢復的也需要強韌的體質才可以承受,像欣迪這樣要是被我用了的話,估計就要被我治死了(汗……)。

「用水系的吧。」我想來想去好像沒有更好的辦法了,「甘霖普降」一片水藍色的雲就這麼毫無徵兆的出現在欣迪的上方,然後就像下雨似的,帶著能量的雨滴輕輕的落在欣迪的身上,在她的身邊形成一片水藍色的膜。那紅色的光並沒有出現,我終於稍微放心了一點,看著藍色漸漸進入了欣迪的體內,我才送了一口氣。

不過我一直都沒有注意到旁邊的雪兒,看到我隨意的使用著那麼多光系的高級魔法,對於她這個元素魔法的天才來說,帶來的震驚實在是太大了。然後就盯著我猛看,看著看著臉一紅低下了頭,但又很快的擡起頭繼續偷看著。直到我用了「甘霖普降」之後發出的聲音才把她驚醒,紅著臉坐在一邊沒說話。

「喂,你不要坐在那裡發呆啊,也過來看看欣迪啊。」我一邊看著欣迪的情況一邊對雪兒說著,雪兒不知所措的站起來,然後看到我並沒有在看她,不由鬆了口氣,不過心裡又有一點點失落。「我在想什麼啊?」雪兒心裡想著來到了床邊,不做聲的站在我的身邊。

這時茉莉和若冰帶著達蘭妮也進到房間裡來,若冰最先開口:「維爾,欣迪她怎麼樣了啊?」我從床邊站起來,示意若冰和茉莉過來查看欣迪的情況。然後拉著達蘭妮在旁邊的椅子上座了下來。

我先把欣迪的情況告訴了她們,然後問:「你是精靈,對元素的流動比我還清楚,我想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排斥發生,而且,不像是任何一類的元素排斥,所以你們來感覺一下。」達蘭妮點了點頭,閉上眼開始感知元素的流動。雖然我是混沌神,但是並不像精靈那樣可以和元素進行交流,所以我要先確定在欣迪體內的是什麼東西。

不久之後,精靈美女張開了眼睛,雖然她還沒有說話,可是從她的眼神中我就知道了答案。「少爺,沒有元素的幹擾,應該是其他的原因導致的。」達蘭妮搖著頭說到,然後又接著說:「少爺,要不要讓其他人幫忙啊?」

「暫時還不要吧,現在欣迪的情況還比較穩定,現在看來只有甘霖普降這種恢復魔法才有用處,先等飄香她們回來再說吧。」我仔細考慮了一下說。然後一群人就這麼呆在若冰的房間裡,一直到天色大亮。說來慚愧,全部人裡面好像只有我一個人睡著了,要不是達蘭妮在旁邊把我推醒的話,我可就糗大了。

「你們先去休息吧,飄香她們應該也回來了,讓其他人來吧。」說著我抱著若冰,茉莉架著雪兒出去了,留下達蘭妮繼續守著欣迪。等把三人安頓好之後我才回到了帕梅拉阿姨她們在的地方。一進去就看見飄香她們坐在一起不知道說什麼,看到我進來,麗貝卡和席絲蒂忙搬了一張椅子讓我坐下。

「叛亂處理的怎麼樣了啊?」我一坐下就問飄香。看她的樣子,應該是忙了一整夜吧。

「叛亂已經解決了,之後不少叛亂的人都投降了,導致叛亂的索達,克裡他們都已經被我們捉到,現在都關押起來了,我們正在討論怎麼處置這些人呢。」飄香的語氣裡帶著一點的倦意,也難怪,忙了一個晚上嘛。

「這些事情沒什麼重要的,叫給盧卡斯處理就可以了,不用什麼事情都親自處理,不然等我們不在這裡的時候他們反而不會做事了,你們都先去休息吧,晚上都到若冰的房間來一下。」飄香她們聽前半句的時候還想說什麼,可是一聽到後半句全都臉紅了,估計又想歪了。碧菲爾看了看我的樣子,覺得應該不是那樣的,所以就拉了拉飄香的衣袖,先站了起來。

當然咯,我可是沒這麼好就放她們回去的啦,每個人都被我好好的吻過才出了房門。剩下的只有蘇珊她們,「青妤、翠婷、丹晨、佩珊、詠薇、清瑩,麻煩你們先到若冰的房間,幫我照顧一下欣迪,有什麼情況的話盡快告訴我。」我坐在剛才飄香的位子上說。

「維爾哥,欣迪姐姐怎麼了啊?」水靈爬到我的腿上坐了下來,摟著我的脖子嬌聲問到。於是我就把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很詳細的說了一遍,末了,我歎了口氣說:「看來是我對愛之戒的能力太過信任了,要不然怎麼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青妤他們是第一次知道愛之戒的事情,所以相當吃驚,至於夢娜和凱娜,我也沒當她們是外人,就讓水晶把愛之戒的事情仔細的說了一遍,等水晶說完之後,我接口道:「其實我以前就發現了這個問題,可惜沒有重視。愛之戒可以抵擋所以的物理和魔法攻擊這是毫無疑問的,但是我當時忽略了一點,就是攻擊帶來的衝擊力,愛之戒沒有辦法抵消,所以欣迪這次就是受到強力攻擊的衝擊,造成內傷的。不過奇怪的是,欣迪的體內有什麼東西讓我的光系回復法術都沒有效果,而且似乎是不允許我的能量進入體內。排斥力相當大,如果我加大強度的話,我怕會對欣迪的身體造成更大的傷害。」其實我還有一點沒有說。就是我給欣迪和雪兒的不是愛之戒,而是愛之戒幻化的手鐲,而且沒有完成愛之契約的愛之戒是沒有辦法完全發揮出力量的。

「維爾公子,那個,可不可以讓我去看一下啊?」夢娜小聲的問我,說完就低下頭。見我沒說話,又擡起頭看著我。看我不置可否的發呆,凱娜也開口了:「維爾公子,小姐她學識很廣的,應該會有幫助的。」

我想了想,點了點頭:「那好吧,莎拉、佩莉、蘇珊、拉蜜絲、溫蒂,這裡的事情就暫時先交給你們了。夢娜小姐,我們走吧。」說著我就站起來帶著夢娜向若冰的房間走去。一路上夢娜只是低頭走路,看不出來她在想什麼,到了門前我忽然停了下來。因為沒注意,夢娜就這麼撞到了我的身上,一聲驚呼,夢娜差點摔倒在地,我忙伸手摟住了她的纖腰,向懷裡一帶,當然,這可是下意識的動作,可不是故意的啊。(作者:誰會相信啊?)

不過手上的力大了點,把夢娜緊緊拉在懷裡,感覺到和平常不一樣的豐滿,夢娜比平時看起來的要豐滿很多啊。「喂,你還不放手啊?」我這才反應過來,忙送開了手,不好意思的道歉:「對不起啊,那個,我看你要摔倒,所以就想拉一下,結果就那什麼了。」

「我知道,進去吧。」說著夢娜紅著臉先進了房間。我也就低著頭跟了進去。其實我沒仔細想一下,要不然就會發現問題,不過現在欣迪的傷勢是要先解決的,所以我也就沒繼續想下去。

看到夢娜和我進來,達蘭妮站了起來,退到了一邊,把位置讓給了夢娜。夢娜坐在床邊把手指搭在欣迪的手腕上,不知道在做什麼。(作者:白癡啊,這可是國粹啊,中醫的望聞問切的切脈啊!)我也不敢說話,和達蘭妮一起靜靜的看著夢娜。好一會兒夢娜才把手收了回來,不再說話了。

「夢娜小姐,你那個有什麼結果嗎?」我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夢娜搖了搖頭:「我也不能確定,有沒有人和欣迪小姐比較熟,我想問一些問題,然後才可以下結論。」我點了點頭,讓達蘭妮去把茉莉和雪兒找來。雖然她們可能還在休息中,不過和欣迪有關係的事情,她們應該比任何人都想先知道吧,畢竟她們的感情是很好的。

趁她們還沒有來之前,我好奇的問夢娜:「夢娜小姐,你剛才用的是什麼方法給欣迪看的啊?我怎麼從來就沒有見過呢?」夢娜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公子叫我夢娜就好了,那是一種古老的東西,我也是在一本古書上看到的,現在大概還有這種職業。」

「這樣的話你也應該叫我維爾的啊。對了,那是什麼職業啊?」我也笑了起來,隨口問道。

夢娜低頭想了想:「現在大陸上受傷的人都是讓魔法師用恢復術進行治療,效果又快又省時間,但是有些東西卻不是只靠魔法就可以的,而且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請到魔法師的。畢竟請魔法師是要錢的,那些貧民就只能靠一些簡單的草藥來治病。然後就出現了這種職業,叫做藥劑師。」

「哦?還有這樣的事情啊?我都不知道呢。看來有時間的話,夢娜你可不可以教我一些啊?」我有點興奮的問。其實我也想到一件事,就是平民基本上是比較窮的,即使生病的話也沒辦法用什麼魔法來治病,不像皇族和貴族的人,有的是錢,隨便就可以找魔法師來治病。

「想叫我教給你啊?這可是我吃飯的本事哦,被你學去了的話,我怎麼辦啊?」夢娜忽然和我開起了玩笑,眼裡閃動著狡黠的光芒。

「那我就聘你做宮廷的藥劑師啊,幫這些平民治病的事情可是很重要的哦,而且報酬很高的哦,要不要考慮一下啊?你不會不做吧?」我也說著也笑了起來,不過後半句話可是真的。

就在我們聊天的時候,達蘭妮已經帶著雪兒和茉莉進來了,我們也適時的停了下來,大概她們兩人回去之後也沒好好休息,眼眶還是紅紅的。之前夢娜和她們也見過面,所以茉莉和雪兒並沒有覺得吃驚,只是奇怪為什麼她會在這裡。不過我還是給她們相互介紹了一下,並且把夢娜的要求告訴了她們,也就是想知道欣迪家的具體情況。

「欣迪小姐的母親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夢娜想了想,問了第一個問題。茉莉和雪兒相互看了一眼,一起搖了搖頭,雪兒插了一句:「欣迪姐姐的母親很早就過世了,所以我們也不是很清楚。」

夢娜點了點頭:「那欣迪小姐的外祖母呢?」

「這個我知道啊,不過好像和欣迪姐姐的外祖母沒什麼關係。據說欣迪姐姐的外祖父從來就沒有生病過。不過欣迪姐姐的外祖母好像也是很早就過世了。」茉莉很肯定的說道。

「那她的外祖父還在嗎?」夢娜接著問,顯得有點緊張。

「已經不在了,據說是因為以前的舊傷復發引起的。」雪兒接著茉莉的話說了下去。

「舊傷?什麼舊傷?」夢娜的表情很激動,拉著她們的手問。

「不知道啊,只是知道欣迪姐姐她外祖父以前受過很重的傷,幾乎要喪命,不過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就好了,痊癒之後不久,欣迪姐姐的外祖母就過世了。」茉莉仔細想了想回答。

「那欣迪的母親是怎麼過世的?」夢娜再次問到了欣迪的母親。

「聽說是因為生下欣迪姐姐後身體虛弱,又染了什麼病,然後就過世了。是我堂哥告訴我的。」茉莉說完有點神色黯淡。也難怪,這些不好的事情說出來其實也是會覺得很難過的。

聽完茉莉的話,夢娜低下頭沈思了起來。然後忽然問了一句:「欣迪以前沒有生病過吧?」茉莉和雪兒都點點頭,夢娜站了起來走到了窗戶邊看了一會,回過身來緩緩的說道:「我想我已經知道大概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就是了。」

「是什麼啊?」我也不禁好奇的問。

夢娜瞪了我一眼,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才繼續說下去:「你們聽說過黑暗種族吧?」我點頭表示知道,雪兒和茉莉則是一臉茫然,因為之前莫雅的事情,所以才我在如煙哪裡知道的,茉莉和雪兒應該是第一次聽到,不知道也很正常的。

「所謂的黑暗種族並非一族之稱謂,也不是什麼嚴格意義上的定義,泛指一切人類不熟知的神秘種族,只是平時我們根本就不知道罷了。如果不是他們有一些特徵,是很難發現的。」夢娜看茉莉和雪兒的樣子,就解釋了一下。

「比如幹達婆族就是其中一支,據說少數與神族有極親密聯繫的種族,具有神族的某些血統。幹達婆族的人天生便繼承了強大的魔法能力和鬼魅般的身法,而且族人身上總飄散著一種凡人不可察覺的芬芳香氣。還有就是幹達婆族人的血是紫紅色的。」我接著夢娜的話說了下去,看到她們的眼神我忙解釋道,「我有位妻子就是幹達婆族的。所以我才有所瞭解。」然後我就把莫雅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

「如果我猜的沒有錯的話,欣迪小姐身上有蘇摩一族的血統。但是,她應該不是蘇摩族的人。」夢娜說完之後,好像放下了什麼很沈重的東西似的,輕輕的舒了一口氣,接著就像是自言自語似的繼續說著,「蘇摩一族有著天生的能力,她們是最好的藥劑師,世界上幾乎沒有她們治不好的病,因為,她們都是用自己的血加入藥裡。她們的血可以治百病。」

「啊?有這麼奇怪的種族啊?」我也不由的發出一陣感歎,小創還真是有兩把刷子啊,這麼多希奇古怪的東西他都搞的出來,後悔當初為了要找美女沒好好聽他說,不過我的女人知道的也不少啊,反正只要有美女可以泡,管那麼多做什麼啊。想著我就很開心的繼續聽下去。

「蘇摩一族全都是女性,而且據說她們可以自己控制自己的下一代是男孩還是女孩,只有女孩才可以繼承蘇摩的血統,男孩則會被送出去,具體是什麼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一聽到蘇摩族都是女性的時候不禁兩眼放光,口水差點就流下來了,早知道這樣的話就叫小創告訴我蘇摩族的住地,直接進去找美女好了。不過想歸想,總不能亂來的吧,沒有感情基礎的話還是不要試的好。然後我就邊聽夢娜的話,一邊偶爾小幻想一下。

「那怎麼肯定欣迪姐姐是蘇摩族的呢?」雪兒一臉的不解,茉莉和我也是同樣的表情看著夢娜,期待她給個答案。

「你們不是說欣迪小姐外祖父的事情嗎,我想欣迪小姐的外祖母應該有蘇摩族的血統,然後就把自己的血做藥引才治好了欣迪小姐的外祖父,不過我想那時,應該是用了那個吧?血統不純的話用那個的話失敗的可能相當高啊。」夢娜低頭想了很久,我們也不敢說話,就這麼看著她,直到她重新開口:「蘇摩族還有一種能力。蘇摩族的女性如果真心愛上一個男人的話,她的血就會有一點變化,只要她把全身的血讓那個男人喝下,那個男人就可以長生不死。而那個女性則會死去。據說蘇摩一族的消失也和這有關。把蘇摩族的女性的血吸乾,就可以延長生命,但是還是會死,所以很多心懷不軌的人開始屠殺蘇摩族的人。」

「生命是平等的,怎麼可以因為一己之私就做出這種事情!」我憤怒的一巴掌拍在旁邊的桌子上,差點把桌子拍爛。茉莉知道我的身份,所以對我的表現並不覺得奇怪,倒是夢娜和雪兒都嚇了一大跳。

「維爾,你還真是奇怪呢,頒布了那麼多不同的法令,這麼大膽的行為我還是頭一次見到呢。」在我面前的這個看起來瘦弱的女孩子還是第一次用這種柔和聲音和我說話,讓我覺得在她的外表之下,應該還有另外一面吧?不過我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下去,於是嬉笑著看著夢娜:「要是有興趣的話我可以和你說上三天三夜呢,不過我現在比較想知道蘇摩族的事情呢,可不可以先告訴我啊?」

夢娜嬌媚的白了我一眼,那表情讓我不由得心中一蕩,和外表不相符的神情,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夢娜接下去說著:「所以從那之後,蘇摩族的人就這麼消失了,沒有人知道她們的下落。偶爾還有人找到蘇摩族的女子,可是人們發現,她們已經失去了那種神秘的能力。」

「那欣迪的事情呢?」我好奇的追問下去。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我在無意之間在一本古書上看到了記載,只是不敢確定是不是真的。那是這麼說的,生命之源起使的能力,延續生之希望,禁止重生之事,沈淪與塵世之間,直到生機重現,間斷的能力,逃脫時間的枷鎖,解脫亙古之宿命。」夢娜用相當沈重的聲音念出了那段話,沈默了片刻繼續說了起來:「我想,它的意思應該是因為蘇摩一族的能力帶來了滅族的危險,所以為了可以繼續活下去,她們的這種能力消失了,然後要等到什麼事情發生或者什麼人出現之後才可以擺脫宿命。」

「那你覺得是什麼讓她們的能力消失了呢?」我聽完這段話就已經知道了大概,這種唧唧歪歪,亂七八糟的話,九成九是哪個不開眼的白癡聽了小創的話,不對,大概是傳夢之類的,才寫的吧。估計是能力被小創封印了的緣故。

「是封印,肯定是的,而且它提到了時間的枷鎖,肯定是和時間有什麼關係,然後加上什麼東西,就可以接開封印。」夢娜一臉的興奮,「我想大概是因為能力被封印,所以蘇摩族的人就和平常人一樣了,不過隨著時間的流逝封印的力量開始慢慢減弱,所以欣迪的外祖母才會有這種能力。」

「那為什麼欣迪的母親沒有呢?」我繼續問道。

「可能是隔代遺傳吧?據說這樣的話封印的力量會減弱,那書不是說間斷的能力,逃脫時間的枷鎖嗎?應該就是這樣了。」看夢娜肯定的樣子我不禁開始懷疑,面前的這個女人真的是看起來那樣柔弱嗎?我搖了搖頭,不敢再想下去,既然什麼都還沒有發生,就不要隨便說什麼。

「那欣迪的傷怎麼辦?那紅光是怎麼回事?」我拋開腦中的想法認真的問夢娜。夢娜也是露出了遲疑的表情,然後才說:「大概是封印的力量,封印的力量不允許外界的力量幹擾她,或許會有新的情況出現也不一定。」

「但是我的甘霖普降卻可以進入欣迪的身體,這是為什麼啊?」我又是一個問題扔了過去。

「不知道,現在只有等待,我剛才檢查了一下她的身體,好像有點不太對勁,如果我估計的沒錯,最遲今天晚上,就會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其他章節

第一卷

天降神龍篇

第二卷

校園風雲篇

第三卷

風月無邊篇

第四卷

帝都風雲篇

第五卷

初試鋒芒篇

第六卷

庫卡風月篇

第七卷

玫瑰軍團篇

第八卷

風雲變幻篇

第十卷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分享快樂

大家一起來推爆!

是最好的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