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神風流史 第七卷 玫瑰軍團篇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0)

本帖最後由

Timfirend

2011-5-22

13:44

編輯

第七卷玫瑰軍團篇

第一章

佳人有約大陸歷7992年4月13日的下午,我一個人懶洋洋的走在大街上,享受著春天所獨有的、充足而不強烈的陽光。前兩天佳薇她們已經陪我將艾依克斯城逛了個遍,從今天開始她們又在我的指導下進行著訓練起來。在經過近一個月的訓練之後,碧菲爾、卡蕾、拉蜜絲她們已經是今非昔比,實力已經增長了不知道多少倍。

當然啦,這裡面的大部分功勞都要算在我的身上,要不是我對她們施行「種玉大法」,她們就算再練一百年也未必能夠達到現在的境地。佳薇、素雅、水靈她們當然要差得遠了,她們才剛剛經過我的「種玉大法」的改造,一個月後才能趕上現在的卡蕾她們。眾女怕我看她們練功太悶了,所以就讓我出來透透氣,而我也想起還一直沒有從「朝日旅店」退房,所以也趁出來逛街的機會來把這件事情給辦了。

我一邊朝「朝日旅店」走去,一邊漫無目的的瀏覽著街道兩旁的商店,不知不覺就已經快到旅店了。突然之間,我的目光凝注在了一個剛從街道對面商店裡走出來的姑娘身上,她一邊走還一邊低頭端詳著手中的發卡,看樣子是她剛從商店裡買的。雖然她低著頭,而且跟我隔著一條街道,但是我仍然能夠清楚的看到她那張熟悉的面龐。淺藍色眼眸,一張如芙蓉般的精緻面龐,細膩的如同用毫無瑕疵的白玉雕刻出來的皮膚,嬌小的瓊鼻,櫻桃般漂亮,潔白的貝齒,一頭如水波般淺藍色的長髮披在潔白的法師長袍外。她不是別人,正是跟我有一面之緣的茉莉,看來那個讓人不敢領教的欣迪今天並沒有跟在她身邊。

突然,茉莉嬌軀微微一顫,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目光。她猛的擡起頭來,我們的眼神正好撞在了一起,水汪汪的大眼睛,令我不由的心中微微一蕩。不愧是修煉魔法的魔法師,能在這種情況下感受到我注視,對心靈的鍛煉果然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她的臉先是微微一紅,然後透露出疑惑的表情,反覆的打量我,然後只見她突然放出喜悅的光芒,似乎想起了什麼,臉色更紅了,卻仍然注視著我,不肯錯過我的一舉一動。看來她是認出我來了,我只是微微向她點點頭,在她驚喜嬌羞的目光中,慢慢向前面不遠處的「朝日旅店」大門走去。

「喂……那位大哥……你等一下……」身後傳來茉莉的叫聲,我轉過身來,看見茉莉正從街道那邊向我跑來。我不知道她這個純潔善良的女孩子把我叫住是為了什麼,畢竟上次我們是在那樣一種尷尬的情勢下認識。就在我胡亂猜測的時候,茉莉已經一路小跑到了我的面前,不知是因為激動還是因為跑得太急,她的呼吸有些喘,胸部不住的起伏著,而且臉上也浮現了兩朵紅雲。

「茉莉小姐,你叫住我有什麼事嗎?」看到茉莉有些羞澀不知道說什麼的樣子,我只好開口問她了。

「嗯……想不到我們又見面了……這位大哥……你現在可以告訴你的我名字嘛……」聽到茉莉的話,我不禁暗自訝異,難道她追上來只是為了知道我的名字。我壓下心中的疑惑,含笑答道:「是啊,想不到我們這麼快就又碰面了,我叫維爾。蘭迪。」

「原來是維爾大哥,你總算肯把名字告訴我了。」茉莉有些羞澀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前面的旅店,有點不太確定的道:「維爾大哥,你是住在這」朝日旅店「嗎?」

「是的,我是住在這裡。」看來茉莉有些迷惑的看看我、欲言又止的神情,我不禁笑著說道:「茉莉小姐,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如果不嫌冒昧的話,可不可以到我的房間去坐坐?」

「好……好吧……我是有些話想跟大哥說……」茉莉在我的注視下,有些手足無措的樣子。她還真是一個純潔的小姑娘,驟然接受我這樣一個可以說是陌生男人的邀請,對於她這樣一個小姑娘一定是鼓足了勇氣的吧。唉,她也太容易相信人了,像她這樣的小女孩,真是讓人不放心啊。

「那就請茉莉小姐跟我來吧。」我一邊轉身向朝日旅店走去,回頭確認了一下她是否跟來,待我看到茉莉滿臉通紅的低著頭跟在我身後的樣子,我不禁笑著說道:「茉莉小姐,你怎麼這麼輕易的就答應了我的邀請,你就不擔心我是一個壞人嗎?」

聽到我的話後,茉莉擡起通紅的俏臉望著我道:「我相信我自己的眼睛,維爾哥一定不是一個壞人,要不然上次就不會……」說到這裡,她突然臉更紅了,再也說不下去了。我也是臉上一陣發燒,我當然知道她想說的是什麼話,她是想說如果我是壞人的話,上次早把她和欣迪兩人給就地正法了,哪會那麼輕易的就把她們放走了。

「呵呵……那也說不定啊……壞人有時候也會良心發現的……」我不好意思的摸著鼻子,訕笑著道。

茉莉聽了我的話之後,掩嘴嬌笑了起來:「嘻嘻……維爾哥……你騙不了茉莉的……」她好像一下子也不像剛才那麼害羞了,也許是因為我跟她說的這幾句話,讓她將心裡的緊張情緒給驅走了吧。她也不再是像個受驚的小兔子似的走在我的身後,而是向前跨了一步,跟我走了個並肩。

「蘭迪公子,好幾天沒見到您了,這位小姐是……」我和茉莉走進旅店的時候,迎面碰上了旅店老闆菲利普,他熱情的向我打著招呼,同時也注意到了跟在我身邊的茉莉並不是他見過的眾女之一,不由得有些好奇的問道。

「哦,這位茉莉小姐是我剛認識的一位朋友。」我一邊答道,一邊帶著茉莉向裡邊走,驀地又停下來轉身對菲利普說道:「老闆,這麼多天以來一直承蒙您照顧有加,真的是要非常謝謝你。不過我們在這裡碰到了一位朋友,她硬要我們住到她家裡去,所以請老闆幫我清點一下帳目,一會我們離開的時候結帳。」

「啊——公子要走了啊?還真是遺憾。」菲利普聽到我說要退房,不免有些遺憾。說真的,他還真是一個不錯的人,沒有沾染太多的奸商氣息,很容易就讓人對他產生好感。說實在的,我們在這裡住了近一個月,還真是舒服得緊。要不是有庫卡王宮這樣的新家,我還真不捨得離開這裡呢。

走進我們住的別院時,看到滿院的鮮花綠草,茉莉忍不住讚歎道:「這裡好漂亮啊,維爾哥,你就住這兒嗎?」

「是的,這裡的環境的確不錯。」我一邊回答著,一邊將茉莉請進廳中。在我請茉莉坐下之後,屋中的氣氛一下子變底十分怪異起來。茉莉只是坐在我對面椅子上,撥弄著她水藍色的長髮,一語不發,連頭也不敢擡起來。只是間或瞥我一眼,卻又迅速垂下同樣是水藍色長長的睫毛,通紅的臉頰嬌艷欲滴,連修長幽雅的脖子也紅透了。

茉莉最吸引我的,除了她如水一般的溫柔善良,就是現在這副嬌羞無限的少女情懷,讓我心醉神迷的,忍不住想將她摟在懷裡親憐密愛。其實茉莉人如其名的美麗,不帶半點汙垢的純真,以及熱愛一切的善良,讓人起不了半絲的雜念,只是想好好的保護她,不讓她受半點傷害。

「茉莉小姐,你好美。」看著嬌羞可愛的茉莉,我忍不住脫口讚道。這句話絲毫沒有經過大腦,剛一出口我就後悔了,可是想收回已經來不及了。聽到我這句話,茉莉的嬌軀不由的猛然一顫,幾乎將她面前桌上的水杯打翻了。她滿臉通紅的將頭垂的更低了,長長的美麗睫毛,不但的顫抖著,現的又羞又喜,我能感覺到她如鹿撞般的心跳。

「真的?」茉莉的聲音如蚊子般的輕微,幾不可聞,聲音顫抖遲疑,卻又帶著無限的歡喜問道。

「真的。」雖然我後悔說了那句話,可是已經收不回來了,我又怎能忍心昧著良心說話呢。

茉莉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擡起頭來,定定的看著我,雙眸裡含著海一樣的歡喜與深情,是那樣堅定,雖然她如蘋果般可愛的臉蛋仍然紅暈未減。這只是普通的小小舉動,可是我知道,對於這個那麼害羞的姑娘,卻需要多麼大的勇氣來表達自己的歡喜和深情。只聽她嗤嗤的望著我,嬌聲喚了我一聲:「維爾哥……」

然後茉莉也不等我反應,低下頭自顧自的說道:「自從上次的事情之後,我就一直希望能夠再見到你,想不到今天真的碰到了你……那天你為了救我差點受傷,我們還誤會你是……其實欣迪姐姐也明白的,你不是那種人,以你的本事要做……壞事的話,她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雖然欣迪姐姐嘴上不說,但我知道她心裡很還是後悔的。只是欣迪姐姐她一下子拉不下臉來,才會這樣做的。維爾哥,你不要怪她好嗎?欣迪姐姐是好人,她也是為了保護我,才……」

茉莉說到這裡停了下來,擡起了還帶著羞紅的臉蛋,滿臉期待的看著我。她的雙手捧在胸前,似乎擔心著我不肯原諒那個差點刺傷我的欣迪。她當然明白,憑我在那天表現出來的實力,如果我要對欣迪不利,簡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我雖然不太喜歡欣迪那種作風,對她沒有什麼好感,但又怎麼會是那種斤斤計較的人呢?何況我又已經出手教訓了她,給了她很大的難堪,怎麼還會不依不饒呢?當然還有一點就是,那次的事情我也有很大的責任,所以我就半開玩笑的對茉莉說道:「我哪裡敢啊,只要欣迪小姐不再怪我,我就謝天謝地了。」

「不會的,不會的。」茉莉看著我的表情,有些著急的說道:「一定不會的,欣迪姐姐已經後悔了,她不是有意的。真的,維爾哥,你一定要相信我啊。」情急之下,茉莉不由的緊緊抓住了我的手,似乎我隨時會出手傷害欣迪一樣。

看著茉莉著急的樣子,我心裡一軟,輕輕的拍拍她的小手,柔聲寬慰她道:「好吧,茉莉,你放心。我答應你不會傷害欣迪的,我盡量讓著她大小姐就是了。說老實話,如果不是她太過分的話,我又怎麼會去惹她這個貴族大小姐呢?」

我的話讓茉莉平靜下來,但她眼睛裡仍然藏著一絲憂色。沈默了一會之後,茉莉幽幽的問我道:「維爾哥,你很討厭貴族麼?」我被她突如其來的話,問的一愣,脫口而出道:「我的確不願意與他們打交道,這些貴族不是整天不學無術,無所事事,就是到處仗著自己的身份權勢欺壓平民,的確讓人討厭。」

聽到我的回答,茉莉不由的嬌軀一顫,水藍色的大眼睛不敢看著我,猶豫的問道:「維爾哥……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我是貴族……你是不是也……不願意……與我做朋友呢……」

我明顯的感受到茉莉的擔心,她微微發抖的小手緊緊的握住我,手心裡還濕漉漉的。我早就猜測過,她和欣迪那麼親密,一定也是貴族出身。看到茉莉楚楚可憐的樣子,我不由得反手將她的小手握在我的手心裡,右手微微托起她的下顎,讓她的眼睛看著我的視線,凝視著她柔聲道:「貴族裡也並不都是像我剛才說的那樣讓人討厭,貴族裡也有善良好心的人。就像你一樣,我早就猜測到你是貴族出身,要不然你怎麼會跟欣迪那個嬌小姐是姐妹呢?茉莉,不管你是貴族也好、平民也好,都不會影響你的純真和善良。人的出身並不重要,人的心靈才是最重要的。像你這樣純潔善良的女孩子,誰都會願意有你這樣的朋友的?」

聽到我的話之後,茉莉眼睛裡放射出醉人的光彩,充滿的喜悅,整張臉變的如此的明艷照人,不可方物。猛然她意識到兩人的親密姿勢,不由的大羞,連忙將玉手從我的掌心裡縮了回來。她後退幾步,滿臉通紅的一隻手捂著胸口,隨著胸口劇烈的起伏,誘人之極,但還不忘記送我幾個柔情似水的眼神,讓我為之沈醉。定了定神,她望著我問道:「維爾哥,那我以後可以再來找你麼?」

我自然知道茉莉這話是什麼意思,這無疑是向我發出了一個強烈的信號,她對我有了相當的好感。她雖然羞的滿臉通紅,但仍期待的看著我,等待著我的回答。想不到在得知我願意成為她的朋友後,居然會給她增加勇氣。如果不是因為我馬上就要離開這裡,如果不是因為她太過純潔善良,我一定會回答「當然可以」,可是眼下我只能抱歉的搖搖頭道:「恐怕不行了,兩天之後我就要離開這裡。」

茉莉不加思索的就急忙問道:「離開這裡?到什麼地方去?」我不禁有些遲疑,該怎麼跟她說呢,又不能跟她說實話,但是騙她這樣善良的女孩子我又不忍心,真是麻煩啊。就在我猶豫不決的時候,茉莉已經開口又道:「維爾哥,對不起,我不該問你這些的。」

看到茉莉滿臉失望的低下頭,眼睛中也亮晶晶的,我忍不住道:「我雖然很快就要離開這裡了,但是不會太久我就會回到這裡的,不會一去不返。」

「真的?」茉莉驚喜的擡起了頭,眼睛裡的亮晶晶讓我看得更加分明了。

我忍不住笑著搖了搖頭道:「當然是真的,你這麼善良,我怎麼忍心騙你。」

茉莉羞喜的瞟了我一眼,低頭看著自己的鞋尖道:「維爾哥,你是兩天後才離開這裡對不對?今天我不能在這裡呆的時間太長,那我明天我再來找你,我們一起出去逛逛,算是給你送行好嗎?」這無疑是向我提出了約會的邀請,真想不到剛見面時還那麼害羞的她會變得如此大膽。對於已經有了數十女人的我來說,卻還是頭一次碰到這樣的事情,居然有女孩子向我提出約會的邀請。我知道茉莉說出這樣的話需要多大的勇氣,不管怎麼說,我都不能傷這可愛女孩的心,於是我笑著點了點頭道:「好啊。」

「那我們說好了,只是——」茉莉突然皺著眉頭對我道:「我剛才聽你跟那個老闆說要結帳,那你今晚就不住這裡咯,那明天我到哪裡找你呢?」

我現在當然還不能告訴茉莉說要到王宮找我了,於是就道:「這樣吧,你說個地方,到時候我們就到這個地方碰面好了。」

「那咱們就一言為定。」茉莉於是就跟我說了個地名,她說的地名我並不陌生,就在「霍夫曼商會」所在地再過去一條街就到了。跟我約定好之後,茉莉站了起來道:「維爾哥,對不起,我要告辭了。雖然我有很多問題想問你,但是今天沒有時間了,我必須得走了。」

「那好吧,我送你出去,有什麼問題明天咱們見面的時候你再問吧。」我笑著站了起來道:「我知道你最想問的問題一定是我是什麼人?到這裡幹什麼?為什麼能夠住這麼高級的旅店?等等諸如此類的問題,我猜得對不對?」

茉莉羞紅著臉看了我一眼道:「維爾哥,你怎麼知道我想問這些問題的?我知道隨便打聽一個人的事情是不好的,所以這些問題我雖然很想知道答案,但是並不打算問你的。如果你肯告訴我答案的話,那當然好,原本我最想問的是你什麼時候會再回來這裡。」

「哦,這樣啊,怎麼說呢,這前幾個問題要回答起來還真的很麻煩,以後有時間的話再告訴你吧。至於說到我什麼時候回到這裡,那就說不準了,總之不會太久。」我一邊回答著她,一邊起身將她送出旅店。我們就在旅店門口分手,送走她後,我就回到旅店大廳結帳。我們住在這裡的花費一共是伍千金幣,這還是菲利普特別給我們打過折之後的數字,這並不出乎我的預料,所謂一分錢一分貨嘛,我們住的這麼舒服,多花點錢也是應該的。

走在回皇宮的路上,我想著剛才碰到茉莉的事情,我心中暗自感歎道,這女人真是奇妙的生物,真不知道小創那個傢夥當初是怎麼創造出來的。有的美艷動人,有的熱情主動,有的楚楚可憐,有的清純可愛,有的高貴典雅,有的英姿勃發。不同的女孩有著不同的魅力,就像剛才的茉莉和只有一面之緣的蓮怡、飄香,就給人完全不同的感受,但是都足以讓人沈醉。

回到庫卡王宮,我發現眾女還在努力的練習著。看到我的出現,眾女都停下來休息。冰倩看了看我,笑著問道:「維爾,是不是有什麼好事,怎麼這麼開心?」

我還沒有回答,心中的羽衣就嗤嗤笑著道:「當然有好事啦,跟女孩子約會還不是好事嗎?」當然羽衣的話是說給我一個人聽的,冰倩她們是絕對聽不到的。這倒不是說她不能讓冰倩她們聽到,而是羽衣不想暴露自己,所以才不讓除了我之外的人聽到她的聲音,否則她豈不是露餡了。這個小妮子,時不時的冒出來說兩句俏皮話,要不是我對她這種行為已經習以為常的話,說不定會被她嚇死。

「當然有好事啦,跟女孩子約會還不是好事嗎?」我也沒多想,索性就把羽衣跟我說的話原封不動的搬了出來。眾女聽了自然大感好奇,素雅笑著問道:「哦,維爾,你出去才這麼一會,就又泡上新的女孩子啦,你這效率是不是太高了一點?」

我嘻嘻一笑唱道:「路邊的——野花——不採——白不採——家花——哪有——野花——香——」

眾女被我逗得嘻笑不已,佳薇伸手捏了我一把,有點醋意的說道:「你快跟我們說說清楚,到底是什麼樣的野花,連我們這些家花都比不上。」聽到佳薇微帶醋意的話,其他眾女都忍不住捂嘴偷笑起來。連水靈這小妮子也不甘寂寞的跳到我懷裡,摟著我的脖子嬌聲說道:「哥哥,你有大麻煩了,佳薇姐姐吃醋了。」

「哈……哈……哈……」聽到水靈的話,眾女忍不住大笑了起來,笑得佳薇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有些忸怩的道:「你們笑什麼,人家才沒有吃醋呢。」聽到佳薇這「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話,眾女笑得更大聲了,佳薇恨得牙癢癢,但又拿她們沒辦法。

水靈坐在我懷裡,仰起小臉望著我道:「哥哥,靈兒不吃醋,你快告訴靈兒,到底遇到了什麼樣的漂亮姐姐。」

聽到水靈有些稚氣的話,我笑著親了她一口道:「還是靈兒好,不會吃醋。」佳薇自然知道我是在指桑罵槐的說她,沒好氣的白了我一眼。我笑嘻嘻的朝她做了個鬼臉,低頭對懷中的水靈道:「其實這個人哥哥跟你說過,靈兒,你還記得茉莉這個名字嗎?」

「哦,就是那個讓哥哥你念念不忘的茉莉姐姐啊,你今天怎麼會碰到她的?」水靈和冰倩等人都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但是素雅和佳薇、婉清、雲倩等人卻是面面相覷,她們當然並不知道我被人當成「淫賊」的那回事情了。

「哦,原來就是那位茉莉姑娘啊,她沒再把你當」淫賊「吧?」潔露笑吟吟的說道,滿臉的壞笑,她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淫賊?」素雅和佳薇等人更加摸頭不知腦了,大眼瞪小眼的望著我發愣。潔露笑著對她們道:「哦,我都差點忘了,素雅妹妹你們還不知道這件事情呢,我來告訴你們是怎麼回事吧?」說著潔露就把素雅和佳薇拉到一旁,嘰嘰咕咕的說了一通,她還真是會給我做宣傳呃。看著素雅和佳薇等人一副怪笑的表情看著我,我就知道潔露一定沒說什麼好話,指不定還故意往裡面添油加醋呢。

素雅笑瞇瞇的打量我半晌,然後問道:「維爾,你能不能跟我說說看,那個茉莉姑娘長什麼樣?」

看到素雅的表情,我不禁心中一動,於是笑著說道:「素雅,你是不是認識這個叫茉莉的姑娘,那我就把她的樣子說給你聽聽,看看是不是你想的那個人。」說著我就將茉莉的形象描述了一遍,從素雅和佳薇等人的表情來看,她們顯然是認識這個叫茉莉的姑娘。

舒雪笑嘻嘻的湊過臉來打量了我一番,笑嘻嘻的說道:「想不到你這個傢夥還真是眼光不差,居然看上了宰相西隆特大人的女兒茉莉小姐,她可是排在」帝都三美「之首。」

「宰相?帝都三美?那素雅你怎麼會排在茉莉之後呢?」聽到舒雪的話,我還是微微吃了一驚,想不到茉莉居然是庫卡帝國宰相的千金。當然最令我感到吃驚的是,茉莉居然排在「帝都三美」之首,她和素雅基本上屬於一個類型的美女,要是嚴格比較起來,素雅可能還是要稍勝一籌。

婉清笑著道:「維爾,你說什麼傻話,素雅姐姐可是有帝國第一美女之稱,這」帝都三美「當中怎麼會有素雅姐姐呢?」說著她又促狹的笑了笑道:「看你連口水都快流出來了,我就把這」帝都三美「跟你好好介紹介紹吧?」聽到眾女嗤嗤的笑聲,我只能慨歎「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句話所蘊含的深刻哲理,婉清這才跟冰倩、潔露她們相處了幾天,就知道拿我開玩笑了,真是敗給她了。

看到我的苦瓜臉,婉清笑嘻嘻的接著往下道:「這」帝都三美「之首你已經知道了,就是西隆特宰相的千金」茉莉。西隆特「。排在次席的則是財政大臣格裡納侯爵的千金」欣迪。格裡納「,你也已經見過了,夠辣的吧?」我靠,居然還有這麼巧的事情,沒想到我居然偷看洗澡的對象竟然是「帝都三美」的頭兩位。更讓我沒有想到的則是欣迪居然也位列「帝都三美」,當然客觀的說,欣迪的美貌的確是不比茉莉遜色多少,只是性格上讓人不敢恭維。

婉清斜睨著我,繼續說道:「這」帝都三美「排名最後一位的就是帝國四大軍團之一的」烈火軍團「的統帥法羅卡將軍的千金」雪兒。法羅卡「。」雪兒?這個名字我從欣迪和茉莉的對話當中聽到過,看來「帝都三美」私下裡還是要好的姐妹,這個雪兒。法羅卡很可能就是欣迪口中的那個雪兒妹妹。

婉清當然不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看了我一眼之後繼續說道:「她們三個之所以被稱為」帝都三美「,除了她們出身名門,而且都是難得一見的美人之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她們三個都是資質極佳的人,未來的成就都是不可限量。茉莉。西隆特,天賦極佳的」光明系「魔法師;欣迪。格裡納,悟性極高的劍士;雪兒。法羅卡,天才的元素魔法少女。如果單就容貌來說,能夠跟她們三個一較高下的大有人在,但是就天賦上來說,能夠比得上她們三個的就基本上找不出來了。」原來這「帝都三美」不僅僅是評價容貌而言,還包括了實力在裡面啊,這就難怪了。

柔依笑嘻嘻的看著我,狡黠的道:「維爾,你的運氣還真好,這」帝都三美「中居然有兩個被你看光了,你的眼福還真不淺哦。」唉,柔依又來了,看來這件「窺浴事件」註定要成為我的「十大糗事」中的一件,以後很長的一段時間都會被她們掛在嘴邊了。

素雅笑瞇瞇的說道:「你現在知道了茉莉的身份啦,那是不是可以跟我們說說,你和茉莉是怎麼碰到的,你們在一起又幹了些什麼?」沒好氣的看了眾女一眼,我就把如何在旅店門口碰到茉莉,跟她說了些什麼話一五一十的說了,反正我也沒想瞞她們。

佳薇怪腔怪調的說道:「哦,原來還是茉莉主動約會你啊,你的魅力還真大啊。」

「佳薇,你還在吃醋啊,想不到你還是一個醋罈子啊。」我笑謔著說道,水靈早見機從我懷裡溜了下去,她還真是個機靈的小丫頭。我笑著伸手一拉,佳薇就倒入了我的懷中,我不待她分辯,低頭就封住了她的櫻桃小嘴,佳薇「咿咿唔唔」兩聲之後,就火熱的回應我起來,眾女都笑嘻嘻的看著這香艷的一幕。

夜深人靜之時,我拉了佳薇回房歡好。這還是我們兩個第一次有單獨相處的機會,佳薇居然破天荒的露出了羞澀的神情,羞紅著臉坐在床邊不說話。我微微一笑,來至她身前,手臂摟上她的腰肢,湊近她濕潤的紅唇,吮吸著她主動送過來的香唇,左手緩緩地撫上她高聳的酥胸。

佳薇乳上的蓓蕾已然綻放,雖已經手過很多次,但雪白玉乳上那兩點嬌媚粉嫩的紅點,此刻仍是誘的我心癢難搔,手掌盡力蓋住那一手不能盡握的玉乳,不住搓捏掐弄。圈抱柳腰的另一手則順著她光滑的脊背,一路探伸下來,直至她那又滑又軟且彈性十足的嫩臀,輕輕拍了一下。媚眼如絲、眉黛含春,極是柔順嬌媚正自享受著的佳薇嬌軀一顫,「哎喲」了一聲,卻因櫻唇被封,聽來就像是咿唔做聲,嬌嗔的橫了在她嬌軀上肆虐的我一眼,嬌媚無比。

我繼續和佳薇作著唇舌之交,一指沿著深厚的臀溝探索,直搗那淫滑濕潤的幽谷,掌心覆上幽谷,指頭正精巧地勾弄著她勃發的唇肉,如彈奏樂器般地誘發出她狂野的慾火。佳薇此刻臉似紅霞,媚眼如絲,不由自主地大聲叫喚起來,凝脂軟玉般潔淨瑩白的肌膚染滿了暈紅,媚的彷似一掐就掐得出水來。肩蠕股動,心搖神蕩間讓她忍不住縮起嬌軀,連一雙玉腿也夾了起來,腿間那濕滑黏膩的感覺,在輕夾之中更為明顯了,此刻若非我緊摟著她,怕不早已軟癱在地。

我玩弄著佳薇那對原就極為豐滿、此刻因漲滿乳汁更是腫脹滾圓的乳房,搓揉捏掐,極盡花勢,使軟軟乎乎的酥胸變換出各種形狀。佳薇媚眼如絲,臉色緋紅,嬌喘連連,兩隻乳頭鮮紅似欲滴出血來,只覺乳房陣陣酥麻,漸漸散布全身。她緊閉俏眼,細眉微顰櫻唇略張,呼吸急迫,呻吟聲如泣似訴:「嗯……大壞蛋……別逗人家了……啊……癢死了……啊……」

我微微一笑,驀然雙手托在佳薇臀下,將她的玉腿掛在肩頭,她那泛著淡淡幽光的蜜穴立時顯露眼前。佳薇正覺胸中窒悶,沈迷在一種強烈到無可抑制、似乎要將她體內空氣全擠出去的美妙感覺的時候,令她魂牽夢縈的堅挺肉棒,倏然猛的撞進她的蜜穴裡去。氾濫濕熱,嬌嫩充滿彈性的蜜穴,立時將粗長肉棒吞入,一下子全根盡沒,佳薇忍不住大聲呻吟起來:「啊……好滿……啊……好脹……啊……好哥哥……啊……啊……啊……好粗啊……」

我感受著陣陣濕黏的熱流不斷刺激肉棒,緊擁著佳薇抽搐的玉體,在緊窄的肉洞中抽送,漸次著力。佳薇似已被慾火完全燒化了,星眸迷茫如霧、香肌暈紅若火。她的那雙修長的雪白玉腿緊箍在我腰間,隨著我托住她腰間的手的來回輔助,挺動纖腰,好讓蜜穴承受著我一下比一下更兇猛激烈的衝擊。

「啊……好美啊……啊……好哥哥……啊……再重點……啊……啊……太舒服了……啊……又頂到……花心了……啊……啊……要上天了……啊……好哥哥……啊……你真棒……啊……」佳薇美艷的胴體似能透出火般地緊貼著我,她纖腰圓臀不停扭轉迎送,迎合著我的動作。在聲聲呻吟當中,佳薇只覺高潮的快樂一波又一波地襲上身來,一次又一次地將她滅頂。

「啊……好哥哥……啊……你插死……佳薇……了……啊……啊……好棒……啊……」佳薇發燙的蜜穴已不知給我插過了多少次,津液紛飛,混著那狂野而美妙的滋味令她的血液都似沸騰了起來。原本美眸迷茫,似完全沈迷的她扭搖慢慢軟弱,變成由我全盤主導。她那如沐淫雨般水淋淋的胴體,現在只能在我的手下,隨著我的動作而迎送,連聲音都似隨著洩身而綿軟無力了。偏偏那跟給她無數痛苦快樂的肉棒似全無衰竭,在蜜穴中幹得更是大力,腰間的衝刺也更強猛。

「啊……啊……啊……好哥哥……啊……佳薇……啊……又死了……啊……啊……」在一陣曼妙無倫的嬌吟聲中,佳薇的嬌軀整個抽搐了起來,四肢像八爪魚一樣緊緊的纏住我,蜜穴中汩汩液體噴薄湧出,丟精的美妙快感徹底佔領了她的身心。

我當然不會這麼快就滿足了,慾火還未曾消散,我怎麼會輕易就罷休呢?我的雙手箍住佳薇的纖腰,讓她濕透的秀髮披床上,肉棒抽插的動作全然不見輕緩,幹得她蜜穴裡玉液一波一波地直噴而出,似是無有斷絕。我在她身上不停地抽送著,嘴貪婪地狂吻著她挺拔高聳、十分柔軟、帶有彈性的乳峰,噬咬著她香甜溫潤的圓唇和每寸肌膚,我的舌頭拱開嘴唇,伸進她的口中不停地亂攪著,而下身被這一切所激動著,發狂地抽送著。

「啊……啊……好哥哥……啊……你太強了……啊……好棒……啊……」聞著佳薇誘人的體香,看著她嬌美的絕世容顏,感覺著她身體內溫熱而又刺激舒服爽透的快感。尤其是那來自下身的不自覺的抽動,像一張小口裹住了肉棒,不停地拚命吮吸一樣。

終於在我抽插良久之後,那種脊樑酥麻的感覺猶如一陣山崩地裂、像洪水湧來一般,我用盡全身力氣緊緊地抱住了佳薇,肉棒像有無窮的力量一般拚命地抽搐著。佳薇先是起了一陣輕顫,既而身體不自覺地迎合著這股浪潮扭動著,而蜜穴內也像小口一般一下一下地吮吸著這似乎無窮無盡的溫暖的液體。

佳薇感覺到一股暖流自下身一直傳到胸口,而且力量十足,射擊般撞擊著她的身體,而粗壯的肉棒在怒脹著,脹得她的下身似是不堪承受。佳薇用盡最後力氣發出了一陣陣的呻吟,身體劇烈地迎合著那股浪潮而扭動著,全身肌膚起了一層晶瑩的汗珠。

「啊——啊——」兩人同時叫聲出口,我只覺後腰一麻,滾滾濃精如黃河之水決堤般噴灑而出,點滴不剩地澆灌在佳薇嬌嫩的花心上,將她燙得失聲嬌呼,雙腿不由自主地夾緊了我的腰,柔順的擡起臀部迎接這浪潮般洶湧而至的衝擊,又一次地攀上了欲仙欲死的情慾頂峰。

半晌,倆人的喘息聲才告平復,纏綿過後的身子依舊緊緊交纏在一起。我吻著佳薇的紅唇,有些意猶未盡的歎道:「佳薇,我真是對不起你們,這麼快就要跟你們分開了。」

其他章節

第一卷

天降神龍篇

第二卷

校園風雲篇

第三卷

風月無邊篇

第四卷

帝都風雲篇

第五卷

初試鋒芒篇

第六卷

庫卡風月篇

第八卷

風雲變幻篇

第九卷

搶頭鄉ㄡ~~~~~~~~~~~~~`

路過看看。。。推一下。。。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