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小花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1)

第一章

一切從這一個縫開始……

六月,炎熱的夏天,當逢周末應該是回家消暑或者是外出狂野放縱的時候粿粽粻綿,我因為一份文件要趕著傳真給客戶,所以頂著艷陽回到公司里。

正當我走近黑漆漆的辦公室大門時箄箝箔箘,我想大概全公司的同事都已經回家了,順手掏出門禁卡準備刷卡時才發現門根本沒鎖毄毃毾氳,我心想:「不會吧,大樓樓下有保全還會遭小偷的話那個保全就該抓去槍斃了……」也好誦語誨誥,憑著我的身手,乾脆來個英勇捉賊,搞不好下個月還能領個優秀員工獎金也不一定,想著想著,我不動聲色的走進辦公室內,準備給他們來個冷不妨……

一走進辦公室,乖乖,冷氣沒關,但是卻一片漆黑,我心裡暗罵:「好個王八蛋,偷東西還不忘開冷氣,當賊未免也當得太舒服了,看老子等會怎麼去收拾你……」我榜腳的走進辦公室偷偷張望,卻看不到任何被翻箱倒櫃的痕跡……難道……這個賊有著精準的線報……知道公司哪裡藏著貴重物品還是他根本是個商業間諜,只想染指我們最新的商業機密……

正當我再胡思亂想時,我隱約的聽到了一陣低吟般的女性哭泣聲……配合一陣冷氣吹來,我不禁以為……嗯……不對,現在可是大白天,我提振起所剩無幾的膽量,隨著聲音的來源慢慢的走去……

乖乖隆的咚,當我隨著聲音的來源走近管理部時,我幾乎可以確定聲音是從這裡面傳出來的,可惜我們辦公室別的不好,就是隔音比人家好,此時我還是無法聽出聲音的內容與辨識出是誰,只能依稀分辨出是個女性的聲音……我偷偷走到門前,推開了一個小縫,我這時並不知道,我的辦公室私密性生活就是從這一個縫中開始的……

第二章

管理部的冰山女王

當我推開管理部的門縫往裡看時,我可以說是看到了這一生中最令人感動的一幕景象,我們公司公認的冰山女王,有著38E豪乳與修長美腿的傲人身材,可以說是辦公室男性同事性幻想對像第一名的美君,竟然穿著在想像中不可能出現在她身上的黑色高開岔長裙與黑色連身弔帶襪,搭配著黑色蕾絲內衣褲及半開的白色襯衣與性感的黑色眼罩,酥胸半裸而且一腳高高抬起的坐在辦公桌前的椅子上,雙手更不住的在胸前摩擦與愛撫,口中則隨著愛撫的節奏不斷的吐出各種你以為只能在A片里聽到的淫聲浪語……

這就是我剛剛在外面聽到的詭異聲音來源……正當我因為過分吃驚而在發獃的當時,美居突然將她的右手往下移動,而且開始更熱情的說:「喔……我好熱……好熱……好想要喔……喔……我的胸部好酥、好麻……好舒服……我的下面越來越熱了……喔……誰……誰來愛撫我……誰……我好想要人舔我……吸吮我……喔……快……誰……誰來……喔……你看……我的乳頭……都硬了……人家的下面……越來越濕……越來越癢……喔……求你……求你給我……求你插進來……」

隨著美君勻稱的身體不斷的扭動時下體隱隱浮現出一陣反光,在我目瞪口呆的當時,我突然發現,美君前面的辦公桌上有著一套攝影機與麥克風,我這時才恍然大悟,想起辦公室最近的傳說,美君這小妮子想必是謠言的根源或者是與這謠言有密切的關係。

我突然感覺到一陣口乾舌噪,胯下的小兇器逐漸的不安分了起來,我這時才知道原來我們公司最不容易接近的冰山女王竟然是傳說中的網絡真人性表演的一員,而且竟然能如此的投入,一個人的自導自演竟然能讓她的下體也跟著完全的潮濕起來,不枉每分鐘50元的收費,而我竟然能在現場看到完全聲歷聲的免費表演,想到這裡,我全身幾乎僵硬而不自主的呻吟了出來……

第三章

我還要..

聲帶,真是一種很奇怪的東西,兩片薄薄的肌肉,卻可以發出極其美艷誘人或者極其噁心的聲音,前者指的當然是美君那能令任何人血脈噴張的情慾私語,後者則是指我因為極度震驚而發出的渴求呻吟了.

我想,在美君極度的沉溺在自我撫慰與忘我表演的情況下,當她聽到我的呻吟聲時,她所展現到的震驚絕對不下於當年我在自瀆時,媽媽突然從房門外走進來的窘狀了.

果然,緊接在淫聲浪語之後的一聲高分貝的驚呼「誰」,竟然能讓平日號稱反應靈敏英明神武的我,完全喪失手腳運動協調能力的從只是略開的門縫滾跌進了辦公室里,而我的身體就幾乎半趴半跪在美君單腳抬高的跨下,而我的一隻手更好死不死的跌扑到了美君那隔著黑色半透明蕾絲內褲而露出點點晶瑩水珠的桃源洞口,而我那平日可以媲美李立群般的口才卻只能斷斷續續的蹦出幾個字「我..我..是...我...」

美君的職業反應讓她比我還早恢復正常,只見她反手立刻關掉了電腦,絲毫不掩飾她的驚訝之意的問我:「你怎麼會回辦公室的?」

反觀我仍是略帶結巴的說「我..我回來..傳..傳真」,真是完全辜負我平日有如鐵齒銅牙的紀曉嵐作風.

此時美君的嘴角傳來一絲詭異的笑意,拿下了眼罩瞪了我一眼卻語帶笑意的說:「好小子,你看了多久的免費表演,快給姑奶奶我從實招來,表現好的話或可從輕發落,否則必殺無赦..」

我暗吸了一口氣力圖振作,正準備以我一貫的輕鬆本色從善回答以博取美人青睬之時,美君竟以我從沒見過的狐媚表情再瞪了我一眼說出了一句令我全身如五雷轟頂的話:「喂,先生,你的手還要放在我那裡多久阿?你把我都弄濕了..你這樣讓我會更想要的呢...」我才發現從我剛剛跌倒到現在,我那不爭氣的右手,仍然緊密的放在美君那不知令多少人為之遐想瘋狂的桃源洞口之上,她那本來僅略為濕潤的蕾絲內褲在我溫熱的手掌毫無保留的貼合壓力下,晶瑩的蜜汁幾乎是如洪水泛濫般的滿溢出來,不但流滿了我的手,更順著我的手肘逐漸的順勢滴下.....

我相信我的臉在當時一定是比熟透的番茄還要紅,因為美君竟然椄口說:「喂,你最好不要跟我講你喝了酒,你要是因為喝了酒而的話而無法讓我滿足的話,我保證會讓你下半輩子無法再當個男人..」

這一連串的變化讓我的頭幾乎是因為缺氧而感到天旋地轉,整個腦袋的語言細胞退化到大概比一個受精卵還多不了多少,口中只能發出無意識的呻吟,而我那享盡人間艷福的右手依然不爭氣,完完全全的背叛了我如鋼鐵般的堅強意志,仍固執的緊緊依偎在美君的身上,蜜汁的熱度搭配上桃源洞口的軟度,加上幾絲透過蕾絲小褲所感到的恥毛在手心上的刺癢感,混合著幾釵]為濕潤所感到的黏度與潮濕,那種銷魂的感覺直接的刺激到我跨下的小武器,讓它可以說是一直保持在全軍備戰的狀態而擠迫到我原本伏貼的內褲和西裝褲上,每一個青春期的男性朋友都知道那種壓迫的痛苦加上銷魂的觸感幾乎是無法言諭的..

美君突然將原本高抬在辦公桌上的腳放下來壓在我的肩上,她的右手順勢拉起我的領口與領帶,惡狠很的說:「你死人阿,平常不是標榜為情場悍將外加風流倜儻口若懸河,你到底是要自己脫還是老娘把你的衣服全扯爛,是男人的就乾脆一點,你在我慾火高漲時闖進來搗蛋,不找你負責我找誰負責....」

天阿,這就是我們辦公室里公認的冰山美人嗎?此時美君的語意神情搭配上半裸的酥胸與清一色的黑色貼身衣物{抱歉,當時我的眼睛已經無法離開她那嫣紅的乳頭及豐滿的豪乳,哪會注意到她那敞開的白色襯衫呢},哪像個平日拒男人於千里之外的冰山女王,反而更像一個高級公關女郎.

視覺的刺激配合上幾乎缺氧的壓力,讓我一反常態的成為了一隻只憑本能反應的性野獸,在她言語的刺激與挑逗下,我猛然的站了起來,美君也因為我的突然站立而使身體往後仰,我左手贏握住她原本跨在我肩上的美腿,右手拉住她原本緊握住我領口的玉手,順勢的把我的領口與領帶解開,此時美君仿佛是受到刺激一般,在我放下她的腳後,如同一隻敏捷的母虎從椅子上彈立了起來,她的喉中蹦出一聲低沉的吼聲,雙手狠很的拉住了我的絲質襯衫,一陣清脆的帛裂之聲迴蕩在我們兩個人的耳邊,我的襯衫就此吋吋碎裂....

在心理與肉慾的極度的需求下,我的左手回抱住她那沒有一絲多餘脂肪的小蠻腰,右手順勢解開了她胸罩後面的小扣.猛然的一轉身便將她抱起並推倒在辦公桌上,一瞬間,我的眼前只見白色的辦公桌上玉體橫陳,凌亂卻帶著高度性感的烏黑秀髮散於雙肩並發出陣陣的發香,雪白的肌膚搭配上黑色的萊卡薄絲內衣散發出的悠悠體香,高岔的黑色長裙向後翻露至腰間露出濕潤的黑色半透明內褲及若隱若現的密麻陰毛與晶瑩水珠,極具視覺挑逗性的黑色吊襪帶與黑色絲襪包覆著完美的雙腿曲線,那雙幾乎會放出火光來的如絲媚眼加上她那性感豐厚的紅唇所流露出來的挑逗呻吟,從視覺聽覺觸覺與嗅覺的任何角度上都是一幅極度引人遐想並具備高度挑逗性的圖案.

我以最快的速度解開的我的褲腰帶與底褲,挺出了我傲人的小武器,此時美君的左手幾乎是如同演練過千萬次一般的自我的陰囊輕輕的往上撫摸至我極其猛漲的雄性器官上,那種如千瓦伏特流經身體的快感與刺激,讓我發狂般的將她的雙腳抬起,狠狠的將她那已經濕潤不堪的內褲撥到一旁,以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勢全根而入.

「喔..你..你好大...好熱...喔...」當我進入美君體內的那一岔那,美君幾乎是忘情的高喊了起來,原本就已極度濕潤的小穴,讓我能夠毫無保留的長驅直入,我幾乎可以感覺到我的龜頭已經直觸了她的花心,兩人衣冠凌亂不整近乎全裸的身影映在牆壁上的更衣鏡上,身處在平日嚴肅的辦公室里做愛的罪惡感更增添了我們兩個人的激情與快感,我將身體放低,雙手放在辦公桌上,低頭亟欲飽嘗她那混合著香水與汗水的神奇馨香,腰部更是毫不保留的保持著極快的速度前後震盪...

當我插著美君濕潤的浪穴,前後不停的抽送時,美君媚眼如絲的抱緊我,嘴上不停的喊著:「喔...JOHNSON...喔...快...快...快乾我..干我..求求你..干我..喔..好爽..不..不..不要停..喔..不要停..喔..」

我從來不知道美君是這樣一個淫蕩的女人,在做愛時竟然可以毫不保留的追求著自己的快感,加上她那天生窄小的陰戶與因為高度興奮而不斷流出的淫水,抽插的撲哧聲配合上她那天生若吟若泣的叫床聲,不論是在生理上或是心理上,對男人而言的確是一種至高無上的享受.

此時美君更加高亢的用一種近乎瘋狂的聲叫喊著「喔...求求你...對..對..就是那裡...對...不..求你...不要停..喔..不..不要..不要停.求你....干我.干我......干我..我要到了...要到了..說你愛我....說....喔...喔..說.....說你愛我...求你...喔..對...說..我要到了..要到了...快...快...不要停...不要停..快..就是那裡...再用力...用力阿...」

淫蕩的叫床聲,瘋狂的舉動與近乎罪惡感的刺激,讓我與美君都陷入了幾乎瘋狂的邊緣,昔日的冰山女王的影子已蕩然無存,有的只有兩個瘋狂追求快感的慾海男女,兩個人的汗水交融在一起,高亢忘我的叫床,性感低沉的喘息聲與肉體的交觸碰撞聲組成了一首愉悅無比的性愛交響曲,此時一股衝動,讓我低頭封住了美君那正做出各種淫樂的雙唇,在這種刺激下,美君的肉體突然發出了急促的抖動,我憑著經驗知道美君已經達到高潮的頂點,在此時我順勢將我的舌頭深入她的口中,纏捲住她的丁香小舌,一陣陣的津液順著我的舌流入她的口內,而她那如蘭的口氣也隨著她的不住喘息直撲我的鼻中.這時,我的下體正一步一步的準備做最後的衝刺一起邁向兩人幸福的頂點....

在彼此不斷的喘息聲中,美君突然猛睜雙眼,用她的看似柔弱的雙臂將我高高推起後,連帶使她的香舌遠離我的口中.此時,一句最令所有男人害怕的話突然在我耳邊響起.....

「我還要....」

第四章

兩隻垂死的金魚

男人,在談到性能力這方面的事情時很少願意認第二的.

我雖然不敢自豪說是體能超強持久耐戰,但也絕對不是鹹蛋超人般的三分鐘弱者,可是如今我不得不承認美君這個幾乎是毫無瑕疵的人間尤物不管在各方面的表現與反應都會使人很快的會達到刺激的頂點而繳械投降,如果她又是個饑渴女王或者是慾火悶燒型的女人時,大多數的男人絕對無法順利的滿足她的需求而將使她長期處於欲求不滿的狀況,無法得到性滿足-這或閉O她下意識的輕視並疏遠男人的原因,當我體認到這一個事實時,我幾被慾火沖昏的腦袋突然冷靜了下來,雖然我的肉棒仍不停的抽送著,但我卻強忍住了一波接著一波的高潮刺激感,圖謀著另一波的反攻,我今天非得讓美君在我的跨下得到她此生第一次的高度滿足不可..看樣子要改變策略了..

正當美君輕輕的舒展她那柔若無骨的身軀,準備迎接下一次的激情衝刺時,我狠一咬牙,將正在她體內抽送的的肉棒一舉拔出,此時突然感受到下體一陣空虛的美君,就好像一個長久行走於沙漠中飽受口渴之苦的人,當給她第一口水喝之後,讓她眼看著一大桶清潔冰涼的水卻不讓她喝到半滴一樣,只見她又急又氣的不斷喘息,以近乎渴求的聲音說:「你..你做什麼..你..你好壞..你干麻..你..你明知道.人家還要.你壞.壞死了.快..快插進來..別欺負我..快快..快..求你..」

「別急,你身上的衣服不脫一脫,到時弄亂了你怎麼外出見人,屁股抬高,讓我把你的裙子跟內褲脫下來」美君一聽霎時滿臉通紅,雖然身體百般的不願意也只好乖乖的抬高屁股讓我為她脫下已經凌亂不堪的裙子與內褲,雖然是一個簡單的動作,但是想到這裡是我們平日嚴肅辦公的辦公室,這個動作所代表的淫蕩感受更加的讓我們兩個感到銷魂,不一會,黑色的高岔裙與沾滿淫水的半透明內褲已脫落在地上,我突然停止雙手的動作並且露出淺淺的邪惡微笑.

「你..你快點..人家都被你弄成這樣子了..你..壞透了..你故意不脫我的襪帶與絲襪...你..你讓我感覺很淫蕩....壞..壞死了..快.插進來..插進來..」

焦急的呻吟搭配上不耐的扭動,讓美君的下體與豐滿且彈性十足的臀部完全的暴露在我的眼前,濃密的黑色花園有如被狂風暴雨侵襲過一般而凌亂不堪,她那因為充血而略為張開的神秘花園布滿了近乎滿溢的蜜汁,隨著身體的曲線緩緩流下,她那菊花蕊就有如沐浴在清晨的朝陽一般的晶瑩剔透,而潔白的桌面更遺下了攤攤水漬,一切的一切都是剛剛激情過的證明.而我面對著這一副情景,強忍著想繼續插入的強烈衝動,緩緩的挺直了上半身.

美君感受到我的動作,情急之下不顧自己的僅余的矜持與尊嚴,咬著她那潔白的雙牙用更哀求的口吻說:「你..不要..我知道你還沒到..求你..人家...人家的下面很癢..很空虛...我真的很想要..好哥哥..大雞巴哥哥..求你..繼續..繼續..繼續干我.」

仿佛是為了配合她的話,她更是努力的抬高她的雙臀想迎上我逐漸遠去的肉棒,如果說美君剛剛的表現是淫蕩的話,那她現在幾乎可以說是淫到骨子裡了,連大雞巴哥哥這種要親密女友講也不容易講出的字句都可以輕易的講出來.我的雙手在美君滑如凝脂的雪白肌膚上輕輕的滑動,從她的雙肩滑向敏感的腋下,再由腋下順著身體的曲線滑過她的腰際後拉上來直接輕觸她那硬挺嫣紅的乳頭,一陣麻癢酥爽的快感如蟲咬一般的侵襲著美君的身體,讓她原本就已經被慾火衝擊而迷惘的意識更加的模糊不清,為了讓她更加的意亂情迷,我不斷的摩搓美君敏感的雙乳,但是卻絲毫的不碰到她那實際上最需要碰觸愛撫的桃源洞口,這種持續令人保持慾火高漲卻無法獲得即刻解決的愛撫方式,讓美君全身一陣緊繃後產生斷續的瘋狂抖動,連呻吟聲也幾乎無法發出的只能大口的喘著氣.

「求你..求你干我的小浪穴..我求你..隨便干我..愛怎麼干都可以..快..快.」急促的渴求配合上性感哀怨的表情,我知道美君的慾火因為無法得到順利的解決而一直不斷的向上延燒,這正是我要塑造的結果.

我突然低下頭,伸出了我的舌頭舔向了美君那已潮濕不堪的嫩穴,將重點集中在最敏感的陰蒂,美君受到這突如期然的刺激,興奮的雙腿高高抬起,自動的將整個股間完全張開在我的面前,「喔..對..舔..那裡..繼續..繼續.喔..好刺激..好刺激喔..再進去一點..進去一點..喔..我不行了..不要停..繼續舔..舔我..」

美君的雙手緊抓桌延,雙腳將我的頭盤住深深的往內擠,口中仍不斷的高呼「你..你真能舔.....喔.就是那裡..繼續..繼續..哥哥..哥.舔我..快..快..我又要到了..對..快..」

她不斷的高呼也不斷的揪臀部往上抬高,不斷湧出的蜜液沾滿了我的臉,更幾乎封閉住我的呼吸.我為了不被她搞到窒息而死,只好努力的將頭與舌頭往下挪移,從她的陰蒂一路移下來時,緊貼的觸感讓她感到另一波的刺激而不斷的提升雙腿的壓力與臀部的角度,我的鼻子被壓力擠壓而順勢的頂入她的穴內,讓她感到一種被插入的快感..

「你..你好壞..喔..你..喔..好爽..喔..好刺激喔」

幾乎窒息的我,突然冒出一個念頭.我會不會是第一個窒息在女人陰戶內的男人,為了避免這種不名譽的情況發生,我奮力的掙脫,再順勢往下,就這樣頂住了美君的菊花蕊,我調皮的輕輕一舔,卻讓美君產生的極度強烈的反應,美君的雙腿壓力突然間緊繃到了極點後全身狂亂的抖動,她的雙手抱住了我的頭拚命的往內擠,臀部也不停的上下震盪左右,菊洞也一張一合的讓我的舌頭緩緩進入.

「阿..阿..你.壞.我..到..到..到了...」一股濃熱的蜜汁突然噴滿了我的上額,傳說中的潮吹竟然出現在我的眼前.達到第二次頂點的美君此時只能向只垂死的金魚一般不住的喘息與抖動.

我抓住美君的雙臂,突然用力的將她原本癱軟在桌上的身體整個拉起來,在順勢將她往前放下,令她四肢著地的爬在地上,我則坐在辦公椅上,她的頭則剛好面對我那沾滿了她淫液的肉棒前.

「你..你好壞...你..你讓我變成一隻小母狗了..你..壞死了..你上面那麼濕..你..還要我舔..」

美君突然明白我要她幹什麼,一陣如少女的嬌羞表情出現在她的臉上,雖然如此,她高漲的慾火仍戰勝了理智,略為猶豫一下便張開雙唇將我的肉棒整根的吞入,開始貪婪的吸允吞吐了起來,吞吐中還不忘用那靈巧的軟舌偶爾刺激我的敏感頂部並不時從鼻間發出陣陣的滿足哼聲.

「喔..爽..好爽..美君..你..你真會舔..你她媽的舔的真是好..太爽了」

如果我將現在的情形告訴所有辦公室的同事,一定沒有人會相信,原本被公認為是辦公室第一美女的冰山女王,原來是一個極其淫蕩的潮吹女王,竟然會像一隻發情的母狗一般趴在地上留著浪水的貪婪的吸允男人的肉棒,這種感動,我想我一生中一定不會忘記.

突然間,美君將雙唇收緊加快了吞吐的深度與頻率,做起了超高難度的深喉嚨動作,我感到每一下吞吐我的龜頭都深深的頂入了她的喉頭,加上她蓄意的用舌頭頂住我的肉棒,那種刺激感比一般的口交還要爽上幾十倍,讓原本已經十分興奮的我感到一波新的刺激頂點,我的肉棒一陣暴漲,幾乎要噴了出來.

正當我咬緊牙根,想要繼續硬撐之時,感受到我肉棒變化的美君突然抬起一隻手,狠很的朝我的菊洞戳了下去,受到刺激的我全身一震,爆出一陣狂吼「阿..你.你..阿..我..受不了了..阿..你..你給我..乖乖的吞下去..」,隨著身體的抖動毫無保留的將大股火熱濃稠的白色濃漿灌入美君的口中.這次,換我只能如同一隻垂死金魚般的只懂喘氣了.

我的噴射維持了大約十幾秒,我感到美君很技巧的在我每一次的噴射中加大了她口內的吸力,這幾乎榨乾的我的每一滴濃漿,當我吐出最後一滴的汁液時,美君的雙唇也緩緩的離開了我的肉棒,同時也留了一點點的白色濃漿在她的臉上,只見她將滿口的白色濃漿在口中緩緩的翻攪了幾次,用一種極其淫蕩的神情將它緩緩吞入後,她又伸出那靈巧的丁香軟舌在我的股間中細細的清理了起來,在此同時她還不時調皮的用舌頭觸及我的菊洞口,陣陣的酥麻感傳來,我突然發現的那原本應該軟化的武器突然間恢復了生氣.

{:3_311:}{:3_311:}{:3_311:}

真是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