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新神鵰3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45)

第三章[古墓荒淫]

[喔……天啊∼∼喔……天……啊……好棒……啊∼∼∼∼……啊∼∼∼……啊∼∼……繼續……千萬……不要停……啊∼……喔∼∼∼∼天啊……我……啊……啊……啊∼∼∼∼∼∼……]

這時候楊過正跟洪淩波在浴室裡面鴛鴦戲水著,挺起高翹的圓臀,趴在大浴池邊上的洪淩波,正讓楊過用舌頭來吸吮舔弄她淫蕩的肉洞!楊過的舌頭幾乎都要整個鑽進了她的肉穴裡面了,也難怪她會這樣淫蕩地呻吟著。

洪淩波的淫蕩肉洞被楊過舔舐著,而她自己也用手大力地搓揉著自己那豐滿堅挺的一對巨乳,一手托著乳峰,一手伸出手指頭來撚弄著峰頂的兩顆紅漲的乳頭。

在雙重的刺激下,洪淩波很快地就又達到了高潮,她已經不記得在進入古墓後的情形了,她只記得自己在遇到了楊過之後,在他肉棒完全的征服下成為一個淫蕩的女人,而他也讓自己體驗了幾十次的高潮。

但其實她也不知道,楊過有多麼高興可以跟她這樣美麗又淫艷的女人作愛啊!

本來楊過只想先收服了小龍女再慢慢的打算,誰知她倆突然衝進來,他也只好不客氣的一並收下了這兩個嬌艷淫蕩的床上尤物。

這時楊過玩的興起,一把將洪淩波抱起來,讓她躺在一邊的石床上,接著楊過再用雙手來開始繼續慢慢地撫摸挑弄她的雙乳,並且漸漸地變成上下夾攻,一邊撫摸她敏感高聳的巨乳,一邊也撫摸她那早已經濕淋淋的淫蕩肉洞。

[啊……主人……人家求你了……別這樣……喔……你壞……欺負人家……啊……乳頭咬輕點……會痛啊……咯咯……啊……別在揉了……人家的小肉洞要……要酥了……麻了……啊……別再挖了……淫婦要……啊……]

情慾攻心的洪淩波,小嘴不斷的哀求著,雪白的圓臀也在楊過的雙手裡來回地扭動著,楊過伸出一隻大手來洪淩波雪白豐滿的巨乳上狠扭了一把後,食指捏住那敏感誘人的乳頭淫邪的問道:[是哪兒癢呢?]

[啊……主人好壞……就是要人家說……是……是……淫婦說了……是……淫婦的小肉洞在癢了……求主人用大肉棒來插……來干……啊……]

但楊過可沒理會她的請求,因為他發現洪淩波的肉洞緊緊纏住了他的手指,於是就狠力插進了深處繼續的挖扣著,另一手也沒閑著,搓揉著巨乳上充血腫脹的乳頭,不斷的刺激著她的情慾,想瞧瞧洪淩波洩身的艷麗模樣。

[啊……要死了……人家受不了啦……我……淫婦要洩……洩了……啊……]猛然的,洪淩波身子一陣顫抖,牙齒咬得吱吱作響,一股大量的淫水,已從子宮口激流而出。

剛洩身的洪淩波全身酥軟無力,而楊過也停下了雙手的動作,只是溫柔的撫摸著她的全身並與她親吻著。

接著楊過的雙手停在洪淩波豐滿的巨乳上,先在用手指在乳房上揉搓,然後用力的揉捏敏感的乳頭。

[哎呀……捏太重啦……啦……咯咯……淫婦會痛的……啊……主人……]從洪淩波那紅艷的小嘴裡發出細微的哼聲,雖然嘴上那麼說,但洪淩波卻淫蕩的挺起了一對豐乳來,好方便楊過手指的撫慰,纖細的腰肢也淫蕩妖媚的扭動著。

兩條性感的大腿,好像很難受的靠在一起摩擦著。洪淩波全身暴露在男人的面前,而自己淫蕩的肉體又不斷的受到撫摸玩弄,淫蕩的的慾火也忍不住的在體內熊熊的燃燒著,下身淫蕩的肉洞深處不斷傳來的騷癢,讓洪淩波成為了淫蕩的牡獸了。

[啊……人家受不了了……主人讓淫奴舔你的大肉棒好嗎……]洪淩波淫蕩的向楊過要求著,現在能下意識的說出這種淫媚的要求。

心裡想把火熱粗大的肉棒含在嘴裡吸吮,一面盡情的手淫著,洪淩波那一雙粉白的藕臂在她心中剛有這個念頭時,就已經放在肉洞上了,手指也已插入不斷的挖扣了。

[真是淫蕩的女奴啊,這想要舔我的大肉棒嗎?好啊,就賜給妳吧。]楊過放開了洪淩波的美艷肉體,讓她面向自己那已脹大的粗大肉棒。

[啊……主人的大肉棒……好硬又好……好熱]洪淩波的玉手握著楊過粗大的肉棒,就這樣跪在他的面前,豐滿的圓臀露出來,十分淫蕩的模樣。

先伸出小香舌把在眼前的粗大肉棒,先從大龜頭一路舔到了根部,然後張開了小嘴吞進口唇內開使上下熟練的吸吮著它。

[唔……嗯……唔……]洪淩波發出足以煽動男人慾火的腦人哼聲,專心一意的吸吮著楊過的粗大肉棒,洪淩波除了賣力吞吐外,還不時的張眼妖艷淫媚的望著楊過的表情,也不時的用香舌包著大龜頭來不停的劃圓吸吮著。

看到洪淩波淫蕩性感口交模樣,楊過興奮伸出雙手的從洪淩波的背後了抓住了她的一對巨乳來揉捏玩弄著。

[啊……主人要再……再大力的搓揉啊……對用力的……弄死人家吧……]洪淩波淫蕩的扭動纖細的腰肢,淫媚的嗲叫呻吟著。

楊過的雙手回應著她淫蕩的要求,用力的搓揉著洪淩波那對豐滿的巨乳,還不時的揉捏她敏感的乳頭。

洪淩波一面熱情的吸吮著楊過的大肉棒,一面淫蕩的扭動著屁股。敏感的乳頭受到楊過不停的玩弄搓揉,淫蕩的肉體也變得火熱異常了。

[喔……舒服啊……真是……肉棒已快要融化了……啊……快要射了喔……淩波要全部喝下……啊……喔……]聽到楊過如此說的洪淩波更是加快了吸吮肉棒的速度,沒過多久,楊過的粗大肉棒在她小嘴裡射出了大量火熱的陽精,而洪淩波也熱情的全吞了下去,之後還用小嘴和香舌把楊過射精後的肉棒清理乾淨。

[淩波,喝的夠不夠多?]

[人家還要……主人的精液……真好吃……]一張俏臉貼在楊過的粗大肉棒上,洪淩波淫蕩的回答著,妖冶的眼神看著楊過,眼裡不斷燃燒著的慾火顯示出她還不滿足。

[小淫婦受不了吧,還想要的話,就再把我的大肉棒舔硬吧,這樣我等一下就會讓你好好的爽一下的,哈~哈~~哈~~~]楊過命令著洪淩波。

[是……主人……讓我舔吧……啊……主人的大肉棒……真是好粗……好熱喔……]洪淩波張開了小嘴,伸出舌頭來舔弄著龜頭,從龜頭到根部來回的舔弄著,很快的楊過的大肉棒上就沾滿了洪淩波的口水。

接著洪淩波把楊過的粗大肉棒放到小嘴中去吸吮咬弄,漸漸的楊過的大肉棒又慢慢的粗大硬挺了起來,並且在洪淩波熱情的口交下,肉棒也變的更為粗大火熱。

[啊……真好……主人的肉棒又大起來了……真棒……現在又這樣硬了……]剛剛才射出得了大量的陽精,現在又變的硬挺火熱不已,從洪淩波的眼中露出了崇敬的眼光,小嘴吐出了肉棒,先在大龜頭上用櫻唇親了一下後用著小手握住肉棒來慢慢的揉搓著。

[嘿嘿,只要是淩波淫蕩的小嘴來舔,不管何時都是會硬起來的。以後要試試一天能連續射幾次在妳的小嘴裡面。]

[好……不管多少次我也願意……主人再……再給淫奴喝一次吧……]洪淩波這樣顯示著濃厚的媚態時,楊過那原本就很巨大的龜頭更加的膨脹,粗大的肉棒上也冒出了血管。

不等楊過的命令,洪淩波張開了小嘴就把龜頭含進了嘴裡,吐出來後又在大肉棒上的來回的舔弄著。

[好,這樣就夠了,現在妳這個騷媚的小淫娃,想怎麼辦被我干啊,自己說,今天本少爺會好好的調教妳的,哈~哈~~~~~~~]楊過淫邪的對洪淩波說著。

[嗯……]好像很費力的張開眼睛,洪淩波用著妖媚的眼光看著楊過,接著用手拉起了黏在臉上的頭發後站了起來,先是背對著楊過,然後跪在地上高高的挺起了圓臀來,淫蕩的肉洞在舔弄著楊過的粗大肉棒時就已經溢滿了淫水,她張開了修長的兩腿,迫不及待的要迎接楊過的粗大肉棒,。

[人家喜……喜歡跪在地上……然後像只淫蕩的發情母狗一樣……再高高的翹起自己淫蕩的圓臀來……好讓主人能從背後用大肉棒來猛力的插我……干我……並揉捏著我尖挺的巨乳……]擺好了姿勢的洪淩波已經和小龍女一樣,墮落在淫慾的泥沼中,不可自拔的成為楊過忠實的性奴了。

楊過也被洪淩波淫蕩的話語激起的慾火,況且本身粗大的肉棒也不斷的脹痛著,於是邪笑著對洪淩波說道:[小淫娃忍不住了吧,先自己騎上來,待本少爺休習夠了,就會把你干到爽死的,哈~哈~~哈~~~哈~~~~]

洪淩波努力的爬起了身子來後,張開了修長的兩腿,跨坐到了楊過的上方,一雙玉手先是握著楊過那根灼熱粗大的肉棒後,接著就迫不及待的將它放入了自己淫蕩的肉洞中。

[唔……好棒……好粗好長……都頂到人家的心口上了……咯咯……]圓臀慢慢向下降,洪淩波的小嘴裡也發出喜悅的聲音。當楊過粗大的肉棒完全插入時,洪淩波發出了甜美的嘆息聲,細腰也輕輕搖動著圓臀,好讓兩人的結合度變深入。美麗豐滿的一對巨乳也輕輕擦動著楊過的胸毛。

[哦……好……好呀……主人粗大的肉棒……真是……哦……好棒啊……]洪淩波淫蕩的肉洞緊緊地纏住了楊過粗大的肉棒,而此時的洪淩波受不住楊過的粗大肉棒帶給她的充實感,而淫蕩地扭動著細腰及晃動著圓臀來,享受著被楊過的粗大肉棒那火熱而持久的頂挺。

[啊……嗯……啊……淩波的豐乳真大呀!啊……摸起來真是好舒服……]楊過用雙手揉搓著洪淩波一對雪白挺拔的巨乳,享受著女人皮膚的細嫩和豐乳的彈性,洪淩波則是上身向前傾,把重量壓在楊過的一雙大手上,淫媚的享受著男人的愛撫,豐滿的圓臀也前後左右搖動著,時而加入上下套弄,這樣盡情的享受著楊過粗大的肉棒。

[嗯……不要頂那……那麼大力……人家會……會被主人頂……頂死了……淫娃要樂死了……咯咯……要爽死了……啊……太大力了……不行……要死了……洩……要洩了……啊……]洪淩波淫蕩地套弄著楊過的粗大肉棒,她忘情地擺動著身軀,享受著粗大肉棒不斷刺入子宮中的快感,爽的她整個人幾乎都要徹底地崩潰了!

[啊~~~啊~~~~死了……人家要洩了……被主人的大肉棒插死了……]此時的洪淩波全身被強烈的肉體愉悅感侵襲著,那如櫻桃般紅艷的嘴唇,不禁流下一絲絲的口液,一雙亮麗的媚眼更是瞇成了一條細縫,淫蕩的肉洞也緊緊吸吮著楊過粗大的肉棒。

但楊過的慾火正旺呢!他要洪淩波趴在一邊的石床上,抓著她的雙手,面對著浴室中的一片大鏡子,從後面干著她,然後欣賞著她胸前兩團肉球在被干時,不住搖晃的淫蕩模樣!

[啊~~~主人你……的……大肉棒………好強……對……就是………這樣……插的淫婦要瘋了……啊……再用力插……進來………啊∼……好棒……要乾死淫奴了……啊……好舒服……對……用力的奸死我吧……就這樣乾死我……奸死我………好了……啊……對……猛力的……我………干我……來……對……就是………這樣子……啊………啊…………舒服啊∼∼……]一看到在鏡中的自己那淫蕩的模樣,洪淩波更是淫蕩得不能自己。

但是楊過還沒有射出,粗大的肉棒還在洪淩波淫蕩的肉洞中緊緊的纏繞吸吮著,接著他把洪淩波放倒在床上,改用正常位趴在她豐滿的嬌軀上瘋狂的挺動肉棒抽插著。

[啊……好棒……主人你干……乾的淫婦好爽啊……]被楊過一陣狂插猛抽的洪淩波,小嘴淫蕩的叫著,再加上當巨大的龜頭摩擦到子宮口時,下體便?生了一股電流般的快感,也讓洪淩波淫蕩地上下擺動圓臀迎合著,配合著楊過粗大肉棒的抽插。

此時兩人都已汗流浹背,在明亮的燈光照射下更顯得楊過肌肉矯健,洪淩波妖艷動人,胸前一對高挺圓潤的豐乳顫動不止,纖細結實的細腰上下扭動,豐滿勻稱的粉腿時而伸直、時而彎曲、忽而夾緊、忽而叉開,好似不知道怎麼擺放好。

[咯咯……爽……人家要爽死了……淫娃樂死了……主人好棒……大肉棒又粗又硬……要乾死人家了……不行了……真的會死……啊……不要……對……主人粗大的肉棒……乾的淫娃要爽死了……啊……淫婦要被插死了……要洩……洩身了……啊……]洪淩波已爽快的簡直發狂了,猛烈的搖頭浪叫著,終於達到了最高潮,一次再一次的洩了,強烈的高潮,使得她雪白的圓臀更高高挺起,下體一陣顫抖後,跌落在床上,人也不禁的陣陣的顫抖著。

洪淩波身上那雪白柔嫩的肌膚,每一都有楊過揉弄的痕跡,他貪婪地享受洪淩波那迷人的成熟肉底,妖媚嬌艷的面容上,只有無盡的媚態,慧黠清秀的大眼中,正燃燒著熊熊的慾火。.

看到洪淩波俏臉上那淫蕩的媚態時,楊過也沒打算就這樣放過她,而他那粗大的肉棒則是一直都停留在洪淩波的淫蕩肉洞裡,接著楊過把洪淩波的雙腿扛在肩膀上面,然後開始緩緩地前後抽插起來。

這時候楊過一邊挺動抽插著肉棒來干著洪淩波,一邊用手把玩著她的雙乳,還不時地俯身下來,與洪淩波來個濕濕的深吻,讓她很快地就再度的回到快感的高潮之中,洪淩波這樣不斷地持續在高潮當中,已經讓她的神智快要崩潰了!

這時楊過忽然感覺後面有一個火熱的身軀緊緊挨住自己,並且從背上所傳來的奇異的感覺分明是兩顆碩大的乳房擠壓而來,回過頭一看,原來是李莫愁不停用自己碩大堅挺的巨乳摩蹭著他,下體的肉洞也緊貼著楊過的臀部不停的劃圓磨擦著。

本來在房中休息的她,覺得身體濕黏不已,因此想到此淨身沐浴一番,但是她沒有想到楊過與洪淩波兩人在此鴛鴦戲水來著,兩人淫蕩的動作以及洪淩波那嬌媚淫蕩的呻吟聲,讓她體內那強大的慾火再次的高漲起來,也不顧一切的脫光了身子上前去一同索取楊過的恩寵。

楊過將洪淩波放開後,接著把李莫愁抱起看著她,她那醉人的媚眼中,現下只容得楊過一人:[小淫婦醒了,昨晚乾的你可舒服,現在這麼騷是不是我昨晚沒喂飽你啊?]一邊說著,一雙魔手也毫不客氣的在李莫愁身上不停的撫摸起來。

[唔……嗯……人家那說的過你呢!現在起人家已經是你的淫奴了……所以……你想……要怎樣就怎樣吧!]李莫愁將整個豐滿的嬌軀酥軟的瘓在楊過的懷裡,任由他的一雙手在她驕挺碩美的巨乳上不停的揉搓著,豐滿動人的嬌軀上也被他又撫又捏的、無所不為,淫媚的嬌吟聲不斷從她那櫻花般紅潤的檀口中飄出來。

[哈哈!淩波妳一旁先休息一下,等會去房裡把龍兒帶過來,今天我要讓妳們三人,一整天都沈醉在數不清的高潮中。]楊過先對著已被他乾的渾身酥軟的洪淩波說完話後,把肉棒從她的肉洞中抽出來,接著就要對李莫愁嬌艷的胴體,發動強烈的攻勢了。

但李莫愁看到楊過的大肉棒上沾滿了洪淩波淫蕩的蜜汁後,反而先跪了下來,接著張開了小嘴,把楊過的粗大肉棒含進嘴裡去吸吮著,當李莫愁把楊過的大肉棒舔弄乾淨後,先把肉棒吐出來,接著楊過就一把將李莫愁抱起到了一旁的床上,緊接著就是一陣的狂吻,讓李莫愁差點就透不過氣來,[咯咯……]嬌笑連連,楊過由上到下,從李莫愁的粉頸到胸前的一對巨乳,楊過的舌尖在李莫愁的身上到處遊走著,再次的喚起了她體內的淫慾!

李莫愁這個蕩婦,在經過昨夜的淫心蠱的心智改造下,一身嬌艷的胴體變的敏感無比,現時那經得起楊過這個色狼如此熟練的挑逗手法,小嘴只能不停的呻吟,粉臉上湧起了一片的紅霞,但一雙玉可也沒閑著,一手在楊過身上撫摸,另一手握住了楊過的粗大肉棒來套弄著。

[好人……不要這樣……你會……弄得人家……受不了……啦……]楊過此刻雙手正把玩著她的巨乳,並且張開嘴吸吮著其中一邊的奶頭,另一隻手也不停的揉捏著另一個。

只吸得李莫愁她媚眼半開半閉,艷嘴微開,嬌軀火熱酥軟,並不停的從小嘴及口鼻中發出了淫蕩的呻吟聲,呢喃不停。

[好人!咯咯……你吸的人家……全身酥麻死了……喔……不要……輕點……奶頭會痛……啊……壞人……討厭啦……欺負人家……叫你咬輕一點……你……你反而咬……咬那麼重……別再吸了啦……你真……真要人家的命了……]

不理她的嬌吟媚呼,楊過他只是輪流不停的用嘴吸吮,玩弄著兩顆巨乳,另外手指也在肉洞中挖扣了,還不斷的搓揉著敏感的陰蒂,弄的李莫愁整個人快爽死了。

[啊!好人……吸輕一點嘛……淫婦不行了……要被你整死了……壞蛋……人家要……要洩了……啊……]

[小蕩婦,才這樣子而已,妳就已經受不了了啊。]楊過在李莫愁的耳邊說著。

[給我嘛……人家要這個嘛……要主人的肉棒來幹人家……快來呀……人家的肉洞裡好癢……要肉棒干……快來嘛……]李莫愁的手已握住楊過粗大的肉棒在上下套弄了。

楊過笑著說:[是,美人有命,怎能不從。]

一個翻身後,楊過全身壓在李莫愁豐滿動人的胴體,但沒有立刻將肉棒深深的插入肉洞中,只是用雙手不停的,在李莫愁的巨乳、小腹、粉腿及肉洞上不停的揉捏撫摸。

李莫愁全身的敏感點,全被楊過用摧情手法揉捏撫摸,讓她全身的快感,有如電流般的快速,全身酥麻酸癢,媚眼如絲,小嘴嬌喘不已。

李莫愁的一雙玉手,握住楊過粗大的肉棒後,就往自己淫蕩的肉洞內塞,小嘴裡說著:[你壞……你壞啦……就會欺負我……我要嘛……快給人家啦……主人……求你快把肉棒插進來嘛……人家的肉洞快癢死了……別……別再這樣……弄人家了……啊……]

接著李莫愁主動的?起圓臀來往上一挺,想把楊過的大肉棒套弄進自已那淫蕩的肉洞深處中,但因為從肉洞中所滿溢出的淫水太濕滑而沒能成功。

[啊……急死人了……]李莫愁這一次用手抓住了楊過的粗大肉棒,好能確實的吞進淫蕩的肉洞裡。

只聽[噗吱]一聲,楊過粗大的肉棒竟然全部連根插入了肉洞內。

[啊!終於插進來了,好深,好飽滿喔。]李莫愁淫蕩的嬌喊著,淫媚的胴體中也有一股電流直衝向她的頭頂。

接著雙臂一張,死緊的摟住楊過的脖子,粉腿夾著他的虎腰,圓臀就開始上下不停的挺動起來。

楊過輕捏她的一對巨乳柔聲說:[愁奴啊,別急,小心會噎到喔!]

[少來了啦!又不是在喝湯,人家怎麼會……噎到……哎唷…………]楊過突然用肉棒猛力的往上一頂,在酸疼下,李莫愁不由得叫出聲來!

[哈哈!這不是就噎到了吧。]楊過揶揄著李莫愁。

[討厭,討厭啦,你好壞喔,就會欺負人家,人家整個人都給你了,你還不肯放過人家嘛。]李莫愁酥軟的全身,趴在楊過的身上,小手不依的槌打著楊過。

[說我壞是吧,那我就開始壞給你看喔。]說完,楊過一個翻身,雙手抓著李莫愁的細腰,下身的粗大肉棒,開始用力的不停猛烈的插干著。

[噢∼∼∼……喔……喔……喔……你……你好狠喔∼∼……這樣大力……別……別抽出去……快點……快點……用力干我……喔∼……喔……天吶……就是這樣呀……對……對……用力點……喔……喔……喔……]

當李莫愁的呻吟從苦苦哀求轉變成為淫蕩騷媚的呼喊時,楊過知道她已經可以徹底的享受性交的歡愉了,由其是李莫愁那姣美的俏臉上的淫媚神情,更是刺激著楊過他放肆地猛力抽插著肉棒,而這樣的動作,更是激起她的快感與高潮。

[親親……搗得人家的……的肉洞……又痛……又舒服……哎唷……你的……大肉棒……又熱……又好硬……乾的淫婦……好痛快……好舒服……嗯……我太快樂了喔……啊……]現在的李莫愁她雙手反撐著地上,挺起一對巨乳來承受著楊過那技巧熟嫻、次次將她帶上高峰的舔玩,纖細的腰肢就像是要扭斷似的劇烈地扭搖迎合著,每一次都讓李莫愁融入了更強烈的愉悅中,讓她更是努力挺動著圓臀來,洩的她全身酸酥,眉梢眼角盡是幸福滿足的紅潮,很快她就無力地癱暈了下來,全身酥軟的趴在楊過的身上。

接著楊過將她的一雙粉腿來扛上了肩,雙手強力的揉捏撫摸李莫愁的那一對傲人的巨乳,下身粗大的肉棒更強烈的插弄把李莫愁插的更是慾仙慾死了。

這一招可讓李莫愁爽到了極點,剛才她還有高翹的圓臀可用來當屏障,使得她還能夠迎合著楊過粗大肉棒的大力抽插,但現在情況完全不同了。

她的整個圓臀懸空,粉腿又被楊過的高高?起,無力可施的李莫愁,只能任由楊過的肉棒,在她高聳的肉洞中不停的猛力插弄。

楊過挺著肉棒,一口氣狂插猛抽百來下後,李莫愁這個淫娃,已嬌媚的淫呼不停了。

[啊……親哥哥……淫婦的好主人……你的大肉棒……真是厲害……要了人……人家的小命了……我要死了……要死在你……你的大肉棒上了……啊……]

突然,李莫愁緊小的肉洞一陣強力的收縮,大量的淫水就從肉洞的深處不停的流出。

[小淫婦,這次這麼快呀,乾的妳還舒服嗎?]楊過問著李莫愁。

但李莫愁沒有答他,只是挺起了身子,拋了個極為誘惑的媚眼給他,這個媚眼更是使楊過興奮不已,他在心中想著待會可要好好的淫干著這淫蕩可人的美艷淫娃。

楊過將李莫愁放在一旁的椅子上,讓她雪白肥嫩的圓臀高高的翹起,楊過發出淫笑說:[我這次要干到讓妳明天早上爬不起床來!]

[來呀,怕你不成啊,人家今天也睡了大半天哩!]李莫愁不甘示弱的回答著楊過。

接著楊過從李莫愁的背後用大肉棒對準了肉洞,只聽見[噗!]的一聲,巨大的肉棒強力的插入了李莫愁的體內,秀麗烏黑的長發在雪白的背上搖動著,很快的從李莫愁的小嘴中,發出了甜蜜的呻吟。

[啊!好哥哥……頂到底了……淫婦……舒服死了……]楊過深知眼前這淫婦,已在他這一陣強力的插磨猛轉下,可真舒服死了。

[淫婦!你那兒舒服呀?]

[哎唷……人家……說不出來嘛……]

[要趕快說喔,不然我就要把肉棒抽出來了喔。]

[我說……不……不要停,是……是人家的……肉洞裡很舒服,啊……]

楊過才稍微減緩了肉棒抽插的速度而已,沈溺在淫慾裡的李莫愁馬上急忙的說出了令楊過滿意的話。

[這樣才是一個乖奴隸嘛,不過妳要說是妳的淫賤的肉洞很舒服。]

[是……是人家的淫賤肉洞很舒服……啊……喔……]

楊過伸出兩手抓住李莫愁的細腰,又快又狠的盡全力用肉棒插干著李莫愁淫蕩肉洞。

[咯咯!淫婦的……大雞巴的……好哥哥……淫婦……要舒服死了……哎唷……好棒的你的大肉棒…………妹妹要被你的……肉棒乾死了……呀……要頂上了天去了……你把……我奸死算了……妹妹的魂……都快沒了……我好……好舒服……哎唷……要死了……要死在……哥哥的……肉棒上了……哎唷……好棒好猛的雞巴呀……妹妹的命……快要……快要完了……啊……]

楊過仍然不停的用肉棒插干著,李莫愁也一次又一次的靠近高潮的頂點,並忘情淫蕩的浪叫起來。

[啊……好……好棒……哦……人家最喜歡……淫婦最愛主人的大肉棒了……啊……哦……好粗、好硬的大肉棒哥哥……啊……爽死小淫婦了……哦……美死人家了……嗯……這麼舒爽的感覺……呀……大肉棒的好哥哥再用力、再大力點來干淫婦……啊……]

李莫愁搖擺著淫蕩的身軀,使得兩團雪白的巨乳上下左右的跳動著,並用著豐滿的圓臀拚命地向後頂,迎合著正從背後猛力插干著她淫蕩肉洞的粗大肉棒,她已舒服得進入瘋狂的境界。

[啊……好……好主人……哦……淫婦好舒服……唔……小騷貨也快……快爽死了……你的大肉棒太厲害了……得人家爽死了……喔……愁奴是一個蕩婦……是淫賤的婊子……啊……再干……用力干……乾死淫婦……呀……快用力干……乾死你淫賤的奴隸……哦……好主人……喜不喜歡人家著麼淫蕩啊……喔……嗚……]

楊過這時心中懷著強烈的征服感,向李莫愁的肉洞深處猛插,他不停地變換著插入的角度,以使每一次的插入都能給她持續的衝擊,雙手也離開李莫愁的纖腰,伸向前去抓住兩顆左右晃動的碩大雙乳,用力揉搓她豐滿的乳房,在左右拉動,手指使勁揉捏著尖挺俏立的乳頭。

這時李莫愁的身體抖動得厲害,她伸手下來,伴隨著楊過粗大肉棒有力的抽插,淫蕩的用手指捏玩弄著自己敏感的陰蒂。

[啊……受不了……我快要死了……]淫蕩的肉洞裡受到各種角度的摩擦,李莫愁的裸體如白蛇般扭動著。

楊過粗大的肉棒在李莫愁緊縮的陰道裡面,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幾乎每一戳都可以深入她淫蕩的子宮中。

現在的李莫愁理智已經瀕臨潰堤,一身嬌媚的胴體再也沒有力氣迎合了,她的纖腰好似扭斷的軟癱了下來,紅艷的小嘴只不斷的討饒著,現在李莫愁已全身發軟的趴在地上接受著楊過肉棒的猛力抽插。

這時的龍兒與洪淩波兩人剛走到浴室門口正在覺得奇怪。

[咦!怎麼會沒有聽到師姐的浪叫聲呢?]龍兒發出了疑問。

[是呀!師父她啊!可是最會浪叫哩!]在一旁的洪淩波也覺奇怪。

當兩人打開浴室的門後,只見楊過精壯的身體,正抱著李莫愁那豐滿動人的胴體,不停的挺動肉棒插干著,而這時的李莫愁已被他得白眼直翻,嬌吟聲愈來愈媚、也愈來愈弱,眼看是再承受不住楊過的粗大肉棒了。

洪淩波與龍兒兩人一看之下,連忙躺了過去,說道:[主人,師姐(師父)她已經昏過去了,所以來干我們吧。]

[不行!今天我要讓她來個爽歪歪!]目光一看龍兒已主動的雙腿大張,將整個淫蕩的肉洞呈現在他眼中。

[哈哈,龍兒妳準備好了喔!]話說完後,楊過將肉棒自李莫愁那濕淋淋的淫蕩肉洞中拔出,猛力的插入龍兒的肉洞深處。

[啊……來了……喔……好棒……頂到底了……]龍兒大呼一聲,期待已久的她終於被插入了。

[喜歡嗎?妳這個小淫婦!]

[喔……好棒……喔……主人的肉棒更粗大了……啊∼……弄得……人家……好…舒服……也好快活……唔……啊∼∼∼……]龍兒開心地淫叫著,而且身體還不斷地扭擺上挺的配合著楊過肉棒抽插的動作不停的迎合,為的就是希望可以讓楊過把肉棒插得更深入。

楊過這時候不僅一邊挺動著肉棒,還俯下身去,一邊把玩著龍兒的雙乳,然後淫笑著對她說:[怎樣?!我乾得妳舒服嗎?]

[嗯……啊……主人你……的肉棒……最好了………好哥哥……好主人……你今天……可要……好好……地讓……淫婦爽個夠啊……嗯……喔啊∼∼∼……]

[妳這個好色的小淫婦……我今天會干到讓……妳爽死滿足為止……讓妳每天……都要我的大雞巴來喂飽妳……]話一說完,楊過就開始加快了肉棒的挺送,並且也更換了姿勢,站起身來,讓龍兒變成了30度的半倒立姿態,然後他可以更勇猛地抽送干。

果然這時候已經搞得龍兒呼天搶地的浪叫了起來!

[哦……嗯……主人你……好棒……啊……大肉棒……插的……淫婦好爽……好舒服……啊……再來!主人的大肉棒插的……龍兒好爽……喔……嗯……]小龍女已經忍不住劇烈的快感而發出淫蕩的呻吟,兩人簡直無視李莫愁師徒倆在一旁,完全投入他倆的淫亂性慾之中,只為能帶給對方舒服及快樂。

楊過將他的大肉棒插在小龍女那緊窄的肉洞裡,享受著他那[朝露花語]名器的吸吮,而小龍女的雙腿也緊緊地夾著楊過的熊腰,肉洞裡更是規律地蠕動著,彷彿是要告訴那條正在裡面插弄的粗大肉棒說,她有多麼地快活!

其實現在的楊過也正不斷地克制著自己不要射出來!因為那種快感真是太過強烈了,令得他的雙眼直冒金星,幸好,當楊過已快要忍不下去的時候,小龍女就已經進入了高潮,而且身軀更是不斷地微顫,他趕緊深呼吸幾下,好讓自己的情緒可以鬆懈一下,在運起[帝王真氣]穩固了精關,等一下好有更多的樂趣!

[情哥哥……美死了……人家沒……沒有命了……你的大……大肉棒要……要搗死淫婦了……你的太大了……龍兒要……要被你插死了……啊……]楊過伏壓在小龍女那豐滿的胴體上,如同海綿一般,會自動彈起讓他省力不少,而小龍女兩條玉腿上舉,勾纏在楊過的腰背上,兩條玉臂更是死命地摟住他的脖子,圓臀也不停的扭擺上挺迎合著,迷人的哼聲叫著。

[咯咯……主人……你好棒……好強……乾的人家快要不行了……你太強了……在持續下去……淫婦真會被……你的大肉棒搗……搗死……主人你……要玩死人家了……啦……求求你饒……了人家……人家……已經……要洩了……啊∼∼∼…啊……要洩了……啊∼∼∼……]淫蕩的呻吟使龍兒扭腰擺臀地變成了思春的俏淫婦。

但楊過全不理會小龍女的討饒,反而更加猛烈的挺動肉棒,每一次都插到小龍女的花心上,抽出來時還在上面猛轉一下才抽出,小龍女被楊過這樣的玩弄,沒多久就全身一顫的從淫蕩肉洞的深處,流出了大量的淫水來。

[好寶貝……妳弄得我真是舒服……但我還沒有過癮啊?]

楊過見小龍女洩了身子後便停止了插弄肉棒,頂著她的花心來,然後坐在床邊,讓她跨坐在自己的身上來,享受著小龍女肉洞裡緩慢但是規律的蠕動。

這時小龍女滿足地雙手摟抱著楊過,還在他的身上不斷地撫摸著,小香舌更是不住地舔弄著楊過的胸膛,顯然地,龍兒還想要繼續呢!在她不斷的挑逗刺激之下,很快的就激起了楊過再一次的慾火,而小龍女經過剛才的一陣休息也恢復了一些體力,嬌軀也能開始扭擺著圓臀來迎合了!

[哎呀……主人……呀……淫婦的……親哥哥……對……對……就是這樣……哎……哎唷……大雞巴……好哥哥……你……真得……會乾死……人家的……小肉洞了……好舒服……主人你……今天……好神勇……喔……親丈夫……哎喲……你的……大…龜頭……漲得……好大……插得太棒了……把……人家的……小花……心……頂……頂得……爽……爽死……了哎唷……人……人家……快……不行了……哎……哎喲……快……快了……人家要……要被主人的……大肉棒……插……插死了……了……喔……啊……啊……啊……]

楊過見平時一臉清雅氣質高貴的小龍女,一插起穴來會是這般淫蕩迷人,恐怕要是她自己在藥效過後清醒的話,作夢都不會相信她自己是這麼個淫蕩風騷的女人。

楊過心想自己的艷福真是不淺,能幹到小龍女這種平常高貴含蓄的美女,作起愛來又是如此放蕩冶媚的浪婦,想著想著就能把自己我全身所有的感覺神經,刺激得無限舒暢,大肉棒也插在她的小肉洞裡更努力地插弄著。

[哎喲……淫婦的……好丈夫……大……雞巴……的好主人……淫婦………快要……忍不住……了啊……好……好美………這次……真的……不……不行了……哎呀……人……人家……要……洩……洩了……嘛……哎唷……怎麼會……洩……洩得……這麼……爽喲……人家……要……洩……洩給……大雞巴……哥哥……了……哎呀……喔……好……好爽……]

龍兒這個小淫婦大概從沒有被楊過插得這麼爽地痛快的丟過,她的淫水一陣又一陣地猛洩著,洩到她周身爽乎乎地顫抖著,楊過也感到一股股又多又燙的淫水強力地噴灑在他的大龜頭上,大肉棒也抖了幾抖,頂在龍兒的小肉洞的深處中,把大量的滾燙的精液射在她的子宮裡。

龍兒正爽得洩出了大量的淫水,又被楊過的精液燙得再次大洩特洩,全身酥軟地癱軟在床上,小嘴也直喘著大氣,楊過也趁此機會將大肉棒插在她的小穴裡,並抱著她粉嫩的嬌軀趴在她身上休息著。

接下來楊過將肉棒自龍兒那濕淋淋的淫蕩肉洞中拔出,挺著巨大的肉棒來到了洪淩波的面前,躺在地上後,楊過只輕輕地一擰手指,原本在一旁照顧李莫愁的洪淩波就乖乖地爬到了他身邊,保持著圓臀高挺的媚艷姿態,任由大量的淫液流在腿上,淫蕩的肉洞正對著一旁的小龍女,就這樣吻上了楊過那根巨大的肉棒,小嘴也柔媚無比地打開來吸吮了起來。

而另一邊已回過氣來的李莫愁也不甘示弱的,似要和洪淩波比賽誰能取悅主人似的,拖著疲憊的胴體滾到了楊過的身上,兩人甜蜜地熱吻著,李莫愁也任憑楊過的一雙魔手在自己傲人的胴體來上來回的恣意撫摸著。

接著楊過他的雙手已經扶住洪波淩的纖腰來,讓她保持著坐姿來,慢慢的沈坐下去,來將他巨大的肉棒吞入她的淫蕩肉洞內,只聽得洪淩波一陣歡喜的尖叫,雙眼登時翻白,全身已軟綿綿的無法使力,顯然已經肉棒整個吞進去直達肉洞深處的花心,但楊過的肉棒實在是太粗大了,洪淩波連連套動了好幾次,好不容易才將楊過的粗大肉棒吞進去三分之二,外面還剩下好大一截!

楊過粗大的肉棒脹的洪淩波她淫蕩的肉洞滿滿的,全沒一絲空隙,她才噓了一口氣說道:[啊!主人你……你的肉棒……好大……插得人家的……的小肉洞好……好脹啊……]楊過要洪淩波往前趴下,她聽話的趴下後,胸前的一對巨乳剛好就垂在楊過的面前,楊過毫不客氣的伸出雙手來撫摸著,並且用嘴含住,用力地吸吮!

楊過要洪淩波自己開始挺動纖腰來套弄,並對她說:[小騷貨……這次……讓妳自己來……妳好好的扭……想怎麼爽……就怎麼扭……怎麼搖……好讓你自己爽上天去……唔……真好妳的小肉洞又……又夾緊了……]已被慾火占據全身的洪淩波聽從了楊過的命令,開始扭擺挺動圓臀起來,而李莫愁則是跪在楊過與洪淩波的的兩腿之間,含弄舔吮著楊過的睪丸,這種玩法,楊過可也第一次完,刺激與快感都特別強烈,但是他可沒有這般無用,他依然打起精神來,好好地應付洪淩波,好讓她可以好好的再爽一次。

不一會兒洪淩波已被楊過的肉棒給弄得春情蕩樣,嬌艷的俏臉上充滿著一片淫媚的神情,水汪汪的一對媚眼望著楊過,一副淫蕩騷浪的模樣,再加上從小嘴中不斷傳出的那淫蕩無比的浪叫聲,使楊過更用力地往上挺動著整根大肉棒,順著淫水狠狠地干著洪淩波那淫蕩濕潤的肉洞。

[咯咯……主人……大肉棒的親哥哥……淫婦愛你……愛死你了……真愛死你的大肉棒了……啊……啊……你弄得人家好舒服……啊……你下面不要轉……啊……啊……這樣人家……會受不了的……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啊∼∼∼∼……]

原來楊過一邊用手把玩她的奶子,一邊還故意用肉棒在洪淩波的花心上磨轉抽動,讓洪淩波整個人幾乎要瘋掉了,而這時從洪淩波的淫蕩肉洞中所留出的淫水也愈來愈多,讓楊過過的粗大肉棒也能更為深入,而且也洪淩波也愈來愈可以適應楊過肉棒粗大的尺寸,所以她套弄的動作也愈來愈大,肉棒在套弄近千下之後,已經可以完全地沒入她的體內了。

[哎唷!……美死淫婦了……好主人……大肉棒哥哥……咯咯……我要洩了……要死了……啊……你太強了啦……啊……死了……啊∼∼∼∼……]

整間浴室裡面都可以聽到洪淩波的浪叫聲,而且此時的她已經亂披頭發,搖頭晃腦,看得出來洪淩波已經進入高潮了!

[咯咯……主人……淫婦要死了……淫婦被你的……大肉棒……插死了啊……好爽……啊……啊……∼∼∼]高潮過後的洪淩波整個人無力的軟倒在楊過的身上,楊過將洪淩波一把抱起來後,然後將她放在溫泉浴池中讓她躺著休息,緊接著楊過走到李莫愁的面前抱著她的身體在龍兒及洪淩波的面前上演另外一場激烈的性交。

由於洪淩波跟龍兒兩人分別癱在浴室裡的地板上面及浴池中,所以這時候李莫愁就只好趴在一面牆壁上面,然後將圓臀部高高翹起,像是一條極為淫蕩的母狗般搖擺著,勾引著楊過來干她!

[主人……請用你粗大的肉棒來插我吧……]李莫愁的騷媚的聲音,主動的勾引著楊過。

楊過走向在一旁不斷勾引他的李莫愁,楊過先用雙眼凝視著他白如凝脂的圓臀,然後猛力的一口氣將肉棒從她的腰臀處猛力的插進去!

[啊……好大……好硬……插的淫婦好爽……好厲害喲……]由於李莫愁的淫蕩肉洞已經非常濕潤了,所以這時候的她已經可以充分地接納楊過的粗大肉棒來,在自己肉洞裡面進出,而且也更可以徹底地享受這麼粗大的肉棒所帶給她的樂趣!

[妳個小淫婦,期待很久了吧?]

[啊……我喜歡雄壯的男人……從剛見到你的那一刻開始……嗯……人家就想被你干……給你插……小淫婦的騷穴就已經在等待主人了……]李莫愁一邊搖晃著圓臀的,一面喘息坦白地對楊過說道

[唔啊∼∼……真好……好哥哥……主人……大肉棒的親哥哥……你的……雞巴……真是好……插弄得……人家……好舒服喲∼∼……唔∼∼……唔∼∼……唔∼∼……喔∼∼……喔∼∼……喔∼……喔∼……喔∼∼∼……]李莫愁那如同哭泣一般的呻吟,迴蕩在古墓裡的浴室之中,在武林中出名凶殘的[赤鏈仙子

李莫愁]竟會在這種地方和男人淫蕩的性交,說出去任誰也不會相信。

[愁奴……妳好淫蕩……啊……真好你的肉洞……又夾緊了……好美的騷穴啊!……]楊過一邊稱贊著她,一邊奮力勇猛地挺動肉棒來。

[啊……主人也是……你的大肉棒乾得人家要瘋了……喔……啊……]李莫愁淫浪的呻吟聲,使得浴室的空氣也震動。

李莫愁採取狗趴的姿勢趴在牆上,豐滿成熟的胴體上全是汗水,她不停的扭動她豐滿的圓臀來迎合著,每當楊過將大肉棒深深的插入時,一對傲人的巨乳也隨之搖動,而李莫愁紅艷的小嘴裡也發出淫蕩的呻吟聲。

[嗯啊………好………好棒……哦……爽死了淫婦最喜歡………我最愛主人的大肉棒了………啊……哦………好粗……好硬的……大肉棒哥哥……啊………要插死淫婦了……肉洞會被主人的大肉棒干壞的……啊……淫婦爽死了……哦……淫婦美死了………嗯………這感覺呀………主人再用力……再大力點……把淫婦乾死吧………啊………]

沒有多久,李莫愁的雙手已幾乎無力來支撐自己上身的重量,只能高高翹起圓臀來,一頭拂亂的長發,俏臉上淫蕩的神情,騷媚的淫蕩擺動的圓臀,以及豐滿傲人的巨乳,這一切都使楊過感到無比的刺激,這時候楊過發動更為猛烈的插弄,肉棒的抽插速度也加快了,同時用手刺激李莫愁淫蕩肉洞上的小陰核。

[啊……好哥哥……再用力一點……插爛妹妹了……喔……就是那裡……別停下來呀……快一點……大肉棒的好哥哥……人家想要……被你的大……啊……肉棒……呀……一直干……就是那樣……呀……受不了了……又要來了……淫婦又要洩了……啊……]

這時的李莫愁淫蕩的肉洞緊緊咬合著楊過的粗大肉棒同時不停的收縮夾緊著,從肉洞的深處流出一股股溫熱的淫水直灑著插在肉洞內楊過的大龜頭上。

楊過的肉棒受到她這股溫熱的淫水灑淋著,不禁微微一抖,但仍是不射精並持續溫柔的用肉棒緩慢干著李莫愁的淫蕩肉洞[哦……主人……我的好哥哥……啊……],高潮洩身之後,李莫愁像是失了神一般,無力的跪趴在浴室的地上不停地嬌喘著,而她也知道楊過尚未射精,因為他的肉棒仍硬挺挺的從她的身後插在自己淫蕩的肉洞內。

[小淫婦舒服了嗎?]

[嗯啊……主人你……插的人家好舒服……好舒爽……喔……也好壞……你真會干……人家好舒服喔………]李莫愁回過身用著她的香唇親吻著楊過,

[愁奴………這次怎麼這麼快就被我乾得洩出來了呀?而且還表現的這麼的淫、這麼的騷?]被楊過這麼一問,李莫愁不禁俏臉一紅。

[哼……嗯……還不都是你害的?先是只顧自己舒服而抱著人家猛干,然後把人家干到暈過去後,又在一旁跟淩波還有龍兒乾的那麼激烈,害得人家在一旁看的受不了,肉洞又愈來愈騷癢,忍不住的人家就先跟淩波弄了一次,不然人家……人家怎麼會這麼淫蕩又這麼快洩出來!]說完李莫愁已經是害羞得將那早已嬌紅的俏臉低頭深深埋進楊過那寬闊的胸膛裡,並且親吻起楊過那強健的胸肌來,靈巧的舌頭沾滿唾液在他的乳頭上舔弄,用著時而輕巧,時而重壓的方式,帶給楊過十分強烈的興奮感。

[那愁奴妳現在舒服爽完了,可是主人我還都沒爽快呢……你看肉棒還這麼的硬挺呢………所以愁奴啊………我要再來干妳可愛的淫蕩肉洞了喔………]說完楊過還挺動了一下,讓李莫愁感應著它的粗大。

[嗯………討厭啦,人家才洩完身而巳,好主人,大肉棒的親哥哥,你讓淫婦休息一下好嗎?]李莫愁淫媚的哀求著楊過。

[唔………不行,剛才是誰自己那麼淫蕩的引誘我,拖著我硬要的啊,我可不管,小淫婦我要再來干妳囉……我要把我火熱的精液射滿妳的淫蕩的肉洞……]說完楊過也不顧李莫愁的反應,就又在她的淫蕩肉洞內開始抽送著他那條粗大肉棒。

[啊……哦……真是要命……主人你好壞……欺負人家……哦……都不讓……啊……都不讓人……人家休息一下……哦……淫婦真會被你乾死的……哦……好舒服呀……呵……啊……]不知為何,洩完身的李莫愁此時竟也還是如此淫媚騷蕩、如此的饑渴的需索著楊過的大肉棒,圓臀又不禁地主動迎合起著楊過的肉棒有韻律的抽干。

這時楊過才又插干李莫愁一下後就將他的大肉棒抽離了她淫蕩的肉洞,然後坐在浴池邊後,拍一拍大腿說道:[愁奴來啊,自己跨坐在我的肉棒上,我想吸吸妳那對傲人的巨乳………]

聽到楊過這麼說,李莫愁也不怕羞的走到他了面前,先蹲下來用小嘴把沾滿自己淫液的肉棒清理乾淨後,才跨過他的大腿,用手握住並搓揉著楊過的肉棒來說著:[討厭啦……主人……你總要人家用這種令人難為情的姿勢跟你做愛……但淫婦是不會怕羞的……嘻嘻……]話一說完,李莫愁先將楊過的大肉棒扶正之後,雙手握住了它,先是跪下來用小嘴清理乾淨沾滿自己淫液的肉棒後,接著迷人豐滿的圓臀便往下一沈,[滋!]的一聲,楊過那粗大硬挺的肉棒又貫進了李莫愁淫蕩的肉洞內。

當楊過的粗大肉棒再次插進了李莫愁的淫蕩肉洞後,她主動的運用著腰力來上下擺動前後套弄著,讓楊過能放鬆著享受她的肉洞帶給他的緊縮與愉悅,雙手也向後撐在楊過的膝蓋上,主動的挺起雙乳來好方便楊過能吸吮玩弄它們,除了下半身不停的用著肉洞來套弄著楊過的粗大肉棒,同時一雙媚眼如絲地看著楊過英俊的臉孔,看著、看著李莫愁又不禁地主動的親吻著楊過那張英俊幼嫩的臉頰,並大膽而火辣,伸出舌頭來用力地與楊過親密地交纏著,在他的嘴裡激烈地攪動著好一會才嬌喘不已的說著:[啊……嗯……主人………愁奴好愛你……好愛你……哦……人家淫蕩的身體永遠都是主人的……啊……]

楊過聽李莫愁這麼說也在她耳邊親吻著說道:[小淫婦……我會永遠愛妳的……我會是妳唯一的男人……而妳也會永遠是我的女人……知道嗎……喔……]

[唔……嗯……人家那說的過你呢!反正淫婦已經是主人的性奴了,所以主人你要……要怎樣就怎樣吧!]李莫愁一雙媚眼半睜半閉,輕喘嬌吟聲不斷從她那櫻花般紅潤的檀口中飄出來,整個人就像是融化在楊過的身上一般,但她的內心其實是非常開心的,嬌艷的淫蕩胴體也扭擺的更快速了。

楊過看著李莫愁她那一臉淫蕩騷媚的表情,在加上大肉棒也開始脹痛起來,便不再憐香惜玉了,雙手抱著她的纖腰,挺起屁股來猛抽狠插,大龜頭也猛力的直頂花心,搗得李莫愁是欲仙欲死,楊過還一口含著她的奶頭來,又舔、又吸、又咬,的弄得她嬌喘不已,一雙媚眼已爽到瞇成細絲了,圓臀亂扭,小嘴淫聲浪叫著:[好主人……你……要弄死我了……我好舒服……好痛快……哎唷……干吧……用力……干啊……人家……啊……我的小肉洞……又要……要被你……干到洩了……喔……洩死了……喔……啊……啊……]

小嘴裡愈叫愈媚蕩、纖腰也愈搖愈用力,李莫愁已不能自己的獻上了嬌嫩的胴體,做愛的舒暢感已完全的占據了她的腦海。而楊過的手也緊抱上了她的纖腰,好帶動著她的圓臀能更配合著大肉棒的深戳淺插,吸吮著乳房的嘴也愈來愈是落力,讓這落凡的淫蕩仙子呻吟得更加騷浪,全然不知楊過正帶著她在走動著,兩人的淫水已灑了遍地。

[你好……厲害…人家都已……經丟好幾次了…你還……沒有啊……啊……人家我會……被你的大雞巴……玩死……會被你……奸死的……搞我……弄我……花心要頂死人家……了……哦……喔……爽死我了……我就喜歡……你這樣姦淫我……啊……啊……]

不知道楊過是練了[帝王真氣]了的關系,他的肉棒把李莫愁干到都已經高潮三四次了,還是一點射精的跡像都沒有!兩人換了四個體位後,李莫愁已經洩得全身酥軟了,但是楊過卻還是興致盎然的樣子,雙手揉捏著她那一對巨乳,粗大肉棒也不停的上挺猛頂著。

這時李莫愁又爽又怕的忙問著楊過:[咯咯!好主人你……差不多了吧?]

楊過一邊挺動著肉棒一邊回答:[什麼差不多呀?]

[主人……你……你還沒要洩嗎……淫婦……我……啊……爽死人家了……啊……啊……又要洩了啦……淫奴不行了……主人……淫婦再下去會……會被你的大肉棒插死的……啊……真要命……]嬌媚的淫蕩呻吟中,李莫愁的嬌軀開始劇烈的顫抖了。

而楊過體內高漲的慾火已快到達頂點,粗大的肉棒也開始發脹,顧不了回答下身急速的挺動起來。

感覺到插在自己那淫蕩肉洞中的粗大肉棒變的更為粗大時,李莫愁的心中一陣的狂喜,她知道自己的主人要噴出那濃烈滾燙的精液給她了,於是鼓起剩餘的體力來迎合著楊過。

楊過不斷的挺動著的大肉棒來不停地左抽右插,旋轉干弄著,手指在李莫愁的陰核上不住地揉磨捏扣著,由慢變快,由輕漸重,越來越快也越來越重,使李莫愁被他乾得淫蕩騷媚地浪叫著:[主人你的……大雞巴……真好……乾得……人家……好爽快……哎唷你又……又頂到……人家的……花心了……啦……喔……喔……人家……又……快要……不行了……受……受不了……哎喲……你的……大雞巴了……呀……人……人家……喔……又要……洩……洩了……喔……爽死……人家了……啊……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