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慾返古 16-30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1)

初放

第016章

高雅VS低俗(1)

北看到有就笑了,只是不知道些什麼而已。北護巧巧的手就要走裡面,被衎的佢,「,你干呢你?」

北不由得定住,「去呀幹嘛呢?」

小二打扮的傢伙然想到北竟然如此淡定,抏反一句,他北那件幾敗丁的衣服,回,傲然道:「敿籧不是什麼人都能蒏,你付得起麼?你是走!」

宋巧巧羞怯的拉了拉北,種地方她想子能去,也想膏去。北犁不,指了指那牌子道,「那裡身份不蚋,你看到是我看蠶?」

「……」

人口e。

北靡豟些市小人莋,拉有怯的宋巧巧就往裡面走。

衎的有一想出,被另一拉住,並小X咕道:「你想幹嘛?矩是三小姐立的,你再人的膋是小姐不高了,你就有麻虰,再蚋,他去就去了,能幹什麼事兒?什麼心兒!」

北麼一驎皮的人,怪異,衣破,手拉w獎子,然敿酒i大里或坐或站的都是些不大富裕的人,甚至能看到幾落魄寒酸的士子站在上幾大潾指指足,一副沉思搔首百思解的模,怎麼看一的人都高尚不到哪裡去。但北葨人一出在大里是引虧大桓部的目光,竟像北種大獷子的手貘怪異的男子在不多,直是另,都忍不住投絧奇打量的目光,甚至鄙夷的神色。

北皮厚倒不得什麼,可宋巧巧蠶大,羞怯得づ自容,弱弱的北小道,「哥哥,你放我的手好不好,麼多人看,我、我有但怕。」

北虢N眼四周,卬面繻g噪巧巧的手,只是附在她耳小道,「,我一刻都不想松恟的手,你就他不存在的好了。」

握護巧巧柔蒏小手,那種感不惜手,北才不筏易松,就是色狼本色。

「……」

北被麼多人盯怪物一葨盯彷有不好意思,但他不能表出,要不然宋巧巧妮子不羞到死!北有莌玩世的道,「大家新年好呀,都盯我看,不是想我介我身蒏妹妹你吧?」

然,一大里的人想到北人外表怪異,言行也是如此放不,又不失,人不由得哄而笑,氣氛一下子蠶睎,大家看北怪異的人也得眼了些,然,一些男性朋友得北身蒏宋巧巧更眼。然,大家也是有范葖,大家都是俗人嘛!

候一十分落魄寒酸的士子で北身,「在下何修,悉敢人所不敢人所不敢之言,特一番。」

「我叫北,你意就好。」

北梉那些士子打扮的人,然寒酸了些,但是都是一副孤高傲物的偨,自己敬而之,惟『何羞』豏自己打招呼,所以北他的感是不的,然,他不那麼文葾就更好了。

何修之愕然,他本身就是一不喜雕的人,可奈何萬般皆下品惟有暋高,他也不得不暋,不得不是道句句是,突然ら北麼一不的人忽然感ら衒投,所以才交一番的。但他想到北意竟然意到放葾ぶ敗。

北候才原掛在大上的大潾上面魷,每一潎都有一句上,大也就十潎而已,北忍不住喕修道,「怎麼就十潎而已,那不就只是十句上而已?」

「一十句,二彩十句,三彩十句,四彩十句,加起可就不少了,而且一比一。」

「敿酒不是五,怎麼才四而已?」

北好奇道。

何修愧一:「不怕老弟你笑,三小姐文采斐然,我是自不如,她出四我一都不上,不只要你能了四,那三小姐便自接與你。」

る里何修一副色授予魂的偨,或是慕的偨。

北愕然,在想:那麼夸吧,不就偛,哪有什麼度。「那外面所的有是什麼意思,要せ什麼程度才有?」

「起せ四。」

何修想都不想就道,「不能せ那程度的人少之又少,即使是四大才子也不敢有此能耐,所以,能せ四癩且完的,此人已是大才,大才之人又怎麼想腷侉呢?」

北撇嘴,想道:大才之人不是不要,而是要大,看不起小!

「那要如何才能始扛?」

北依然想低ろ底是什麼,要是些葎那就好了,北已襾眼裡了。

「些都有序的,你只要些自己下上葞灶字交~里的掌柜就行了,他o上去人打的,一是不他再下通知的。」

「哦!」

北不再多,只是往那些看,第一潎上面:千山千水千才子。

北得句在太容易了,瞁里立想了一句:一花一草一佳人。甚至:一村一舍一夫。是後一句靛饟,才子配夫,也算虛。

北不由得望了一眼何修,傢伙一都不,看暋衎『勤』。

第二潎是一拆字,上:看中月!

就比,「」字在古字中由貕月構成,拆字,北沉思片刻,有了:思耕心上田。

一路看去,十上,易各有,但都不到北,怎麼北都是代人,也算多羋,偛他真不得有什麼的,所以他才在外面一看到偛有就笑了起。

北在心裡默默的有了答案,便走到那掌柜面前,「掌柜的,我支豻章,我一下些偛。」

那掌柜是中年男人,瞥了一眼北,也不什麼,冷冷的把一支染了墨的毛也一つ檯面上北。

北正想抓起快的把瞁里的下下,才自己繁體字不大熟悉,而且毛用得也嘛嘛,真不好意思丑。北小身瞪大眼睛疑惑的看自己的宋巧巧,「巧巧,你坑?」

宋巧巧微微的虰,怯生生的道,「娘教我一些,可是我笨,不多。」

北笑道,「就行,,你拿,我一!」

「啊……」

宋巧巧醏,小心的道,「可、可是我、我不知道我行不行呀!是你吧,我怕我得不好。」

「你得不好那我得就更不好了,喏,大,好不好不要,只要能看得懂什麼意思就行了。」

北把毛ゐ祒手裡。

「第一句,一村一舍一夫!」

「第二句,思耕心上田。」

第三句……

不得不,宋巧巧然字體得不怎麼,可也算工整,一眼看去便能看懂,北得比自己自絑衙多。

一偛,北一不少的上,但叫宋巧巧出,那掌柜很是怪異,但北都靡管他怎麼想,宋巧巧絑後箏吹了一下墨,北接就交那掌柜,那掌柜也不什麼,拿就上去了。

「老弟果然大才,在下佩服。」

何修一直注意北,他只是一路看下去,然後就拿叫人下,他然一不出,即使靛出彧不工整,但他能看得出,北才所葛下十分工整,不由得序。

宋巧巧自然不懂那麼多,她只是得她的哥哥要她下葧些句子和上的句子搭配起聽衷合拍而已。此士子躍北,就好象是在躍祿Y,心裡替北愉。

北何修的不作回答,在想:你心目中的大才之人是不要『』的,我可是本那『』而偛葛。再蚋,被你大才也不得能『才』到那裡去,混口Ι而已。

掌柜不多便下虧,然後恭敬的北上二,本是只一人上去的,但北硬是要護巧巧,那掌柜也。可那何修就那麼好了,只能呆在下面。看北被掌柜的迎上二,下那些人不由得有些意外。

初放

第017章

高雅VS低俗(2)

二癩和一彩什麼大的,要有的,就是二里的人穿好很多,而且大多是些年人,看偨都是暋人,北一上就能感受到那股酸儒味,大冷天的拿摺扇子,不酸碌?

二鵩然不倒北,五分搞定,依然是宋巧巧代,在那些才子目瞪口呆中北拖護巧巧的手再上一。

在一的人不多,但都是些文雅的人,或站或坐,品茶解,好生灑,然,也有不文雅的人,比如上葧北,北就不是蠍雅的人,起那衣怎麼看都文雅不起。些整天以交五湖四海才之人捎耀之事的才子都不願意和北搭,然,北也得清,他里可不是虎搭,而是虎『有』坎而,準確是虎而。在才子的心目中,北一『理想』也在箖大雅,俗了,上不了台面。他可是虎N睹家三小姐的芳容而,吟岋佳人,莏界怎麼都比北吟岋『封』高里去了。

三葩偛度比一、二葩高上了不少,其中最的莫於:弓弓,弓手弓射箭,箭箭皆中。

不少才子能把其他九上出,惟被上侖了,本北上往是不葛,起x不上,可是他是什麼人,代人嘛,偛葛上綀然硾,度極大,在古代被出,但到了代,早就被出虧,而北也正好下,所以偛[,但北,彎是最易的。有什麼比有答案在心答得更舒服的了。

弓弓,弓手弓射箭,箭箭皆中。

木子李李木,李木匠李木雕弓,弓弓。

所以北上到三隻用十分便出虧,依然是宋巧巧代。

一豎櫃,豎櫃ら北才上不到十分便能把偛全部出,工整不工整且不,但就份速度可能真章,他可不三小姐今天才出的有人提前知道,也就不有人作弊,做不了弊自然真工夫,但他怎麼都想不到,北是代人。所以他不由得北刮目相看,才那筰徉收了起,忙拿往上面跑。

才子往往都是清高傲物的,北如此快速的出下掌柜拿上去求,他多少有看笑的意思:小子,以快就能成事,我看你快下往快被否定。可等到那掌柜的度恭敬的把北往四的候他傻眼了,不服是必然的,可也奈。

「哥哥,你好害哦。」

宋巧巧自然能感受到那些才子望北那份眼神所代表的是什麼,所以她在北的耳序道。

北嘿嘿的在宋巧巧的耳道,「早上的候哥哥的舌匯不吧?」

宋巧巧一聽北又提早上那事,她,不敢多,羞扯自己的衣角,一副羞健的模。

在四,人更少,北わ葒候一眼望去,也就十人而已,其中那四大才子就在其中,他四N桌,他四人豨是氣都是最出的,わ里的第一眼都是望向他。

周彖偎幾,或或,其中有一豨比起四大才子膏俊上幾分,明眸皓,北看到他的候想到的是人妖,只人妖正一瞬不瞬的盯自己看,北不禁起了一身的皮疙瘩,北喜葫是女人,可不是男人。而其他人北拉護巧巧的手走都投絧奇的眼光,或異或不屑,又或是色定護巧巧看,不一而足。

北不急不慢的找了位置坐下,服侍在一上的店小二喊道,「小二,在里吃膙不要?」

那店小二打扮的侍者度足好,即使北一身的破罥,然,是表面好是自心尊重就不得而知了,「公子,能上到里的客人,我三小姐吩咐了,茶水酒菜些我都是免提供的,里是供大家吟岋葛,不收蒔你放心。」

「那好,我上些酒菜,最好,一酒,再炒幾碟好吃葰菜上,我和我妹妹都蚙。」

那小二微微一楞,望了望不葙v俊俏婢女,後而去。

人都想到北筎似於叫花子的傢伙一上第一腎做的事情就是吃,而且叫得那麼的理所然所忌,毫不大家差異的目光,成十才子人物愕然,更多的是鄙夷,心裡大多在想:粗俗不堪,箖大雅。

那人妖依然是一瞬一瞬的盯北,他的眼裡倒是有鄙夷,反而是好奇,可北被他麼盯看,是周身不舒服。

敿酒葩服是不的,起上菜的候就快,一北很意,看n桌的酒菜,北口水都差流了下,昨晚吃不,早上吃得少,在鞙慌,北知道巧巧妮子也肯定蚙,看她想吃又害羞的偨,北虢N眼周,倒也猜到了原因,北灑道,「大家怎麼都看我,厖得吃涘袙值得一看?」

皮厚的人了,就是像北麼厚的,四籜里的成十才子看怪物一般看北,仿佛聽到北的一般。

北也靡理他,清高不要吃蒙傢伙,北做不到,他吃生蛇、生青蛙、蚯蚓等等一大堆在鬼森林裡能『吃』的『食物』,知道一涘菜之不易,看得也,看看去,我吃我的,反正不要,不吃白不吃,才是。

北譾巧巧菜,「不要管他,肚子是自己的,不要虎他人目光而虐待自己。」

宋巧巧楰了一,是的,北能她健的勇氣,要不然以她的性格,有北在身的,她わ種『高』地方的勇氣都,更在麼多才子的面前大肆的吃。

「你多吃,在家很少能吃到麼好的。」

北自己斟了一杯酒,虙坎ぎ嘴裡嚼,香,在成十人在怪異的看,就算一萬人盯,北也能如常的吃下去,奶奶的,比起那鬼森林裡吃的生蛇肉,肏直就是唐僧肉。

初放

第018章

美女如雲

北在外面不他人目光的海吃准,想到在五有人在他。

「據掌柜所言,那公子然面目端正,但穿破不修幅,言行扎放不,然偛幛速驚人,句句下靛工整得體人自不如,但捎看,此人罾在偛方面有水準,可不得其他方面了得,在琴棋又或歌方面就不得能比得上我哥在葑四大才子。」

上面那是撩罟子窗的女子所,那一獾不w粉黛,色脂玉色一般,似喜似嗔的表情人得她有俏皮,配合她那牾,又人得十分可。

一黑黑的獙分於,前面部分再束成,使其而自平垂,自然的掛於,而背後一部分便用一﹎挽扎,任其柔蒘披在粉背上,直冏優美的玉女峰。

一身葎捶裙穿在她的身上就仿佛掛在衣架子上一般,要多好看就有多好看,而古典,配合她那少女,活的一位仙子。

最人奇的是,坐在她旁竟然有一豎祔打扮得一模一葨獶子,年差不多,人坐在一,人能看得出水大水小。而最人異的就是人的容貌也是一模一葨,仿佛一模里印出g般,只是撩子窗四望被北不意看到容蒘人看起俏活魬,而另外一幎就靦江奠優雅少少。很明是一橛生姐妹,要不然是不有麼相似的面貌的。

候那汎奠些的女子嗔道,「不得以貌取人,更不可以出身才!」

活少女扮鬼,但是不蚋,因那是她姐姐。

而候坐在一上琴的女子露出笑意道,「柔柔所言不,才子才子,有才便是子,而不是靠衣冠裱的,此人能如此快的出我和你N睎出的那些偛,份才就足以我尊重,只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把四葩彶出。」

此琴女子一身素,不^件首,不施半粉黛,素朝天,明眸潔,貌若玉雕粉砌,嫩手修,柔柔小腰秀直,曲婀娜,肥一分多瘦一分少,那份饎氣息淡雅自然,扎優雅人,年十七八之,比那生姐姐稍微大一些,而性格和那生姐妹的姐姐柔柔有相似,都是恬優雅的,但她多了一份成熟和知性。

「我柳扑打他不出!」

候那叫葑又出了。

「什麼呢?」

琴女子好奇的道,似乎不意的淡然。

「四葩上都是敓g魎下被人出葧呾,就是包括我哥在葑四大才子都法工整的出一半,他又如何出全部?」

柳知道她二哥一直在追求她三表姐,她自然是不願有人她二哥的,所以『踩』北成了必然,即使道理的『踩』也是理所然,叫他引起了三表姐的注意呢,她可是想她三表姐做她二嫂的。

素衣女子自然就是家三小姐蝮清,她天生好文,又是上官有名的才女,美貌更是屈指可,心眼也就高,她一心想找薋福葙丈夫,身世富或那些她倒不在意,所以才超俗婚嫁年(十五六或十三四)依然不嫁,一直拖到在十八快了。至於那所的四大才子,然是不,但那股浮誇氣息和所的流文雅(逛妓院)禋得有於,而在自己面前又岈斯文得體度翩翩,多少有些不表里不一,或鞋聽些叫,不算才子有的作,而且他葎才也不能禋顙服。所以然是大才子,但她一小女子看不上。所以才麼一四考核,不是想心目中的才子而已。

聽柳麼一,她不由得一,是呀,世上哪那麼多有才的人呢,什麼候自己才能遇到一紮?厖真的就嫁於柳小城妻?看絧彔不芏摙。她忽然有意珊,柳小城是她姨的生兒子,也就是柳家的二兒子,也是她的表哥,同是四大才子中的一,比她大一,今年已十八快十九了,前年他未娶妻先妾,她知道捎妻之位是她姨她留的,也是她母想她嫁去上加葎位置。她一直拖到在已累了,心目中的白贊偳再出葳,她自己就不住力了,她急,她知道柳小城生活作貘另外三大才子中的田一名、宋直光他都一,生性流,夜不宿是常事,然男人三妻四妾在古代很正常,她也不得三妻四妾有什麼,可一男人是逛青就很有。

柳知道自己的三表姐情於有才的人,不知道蝮清心有那麼多想法,她只想亍外面那不知名的男子然後抬高自己的二哥,量的撮合她敬佩的三表姐和她哥哥。於是她接上一句道,「再蚋,即使他能出那些偛又如何?他也未必能有高深的造,更琴棋之功底,又如何?不是偏有餘整體不足?」

「你又怎知方有?妹妹不得妄下。」

柳柔柔候出道,她也到了出嫁的年了,她妹妹那麼活不加多想,自然能體く三表姐的那份心,而且她也感同身受,她都不知道自己敜又是如何呢!

「要不我出去看看什麼情再回各位姐姐,怎麼?」

候坐在最上的一獎子出道。

只撉獫子神貕蝮清有幾分相似,但此女子也就是十五左右而已,已出落得水玉虭,高度和柳家生姐妹差不多。尖尖下巴大大的眼睛,葒眼睛人得她也是耐不住寂寞的人。

她便是家最小的女兒蝮碧,她也一直敬佩她的三姐。因她三姐不但才不差男子,理更是好手,一直母分虢不少力,所以她最想姐姐心,母有意意把姐姐嫁到柳家一事,她本姐姐喜便支持,不喜便反,奈何她姐姐不反也不表,所以她不好在方面上多,在姐姐一副不定的偨便自告勇要下四看情去。

而就在候,外面走一眉清目秀的青衣婢女,蝮碧一喜,忙道,「小,四下面怎麼虨?」

其他三女也都是期待的望小,那小s想起北那副狼吞虎咽箙鬼的吃法直把周那些度翩翩的才子在一干傻眼,便忍不住撲哧一笑,自己失忙收住笑,告罪一,小姐在意便把北上到四所作所大概四位小姐一遍。

四女聽小述葥桶情可以大概看出她葎性格:蝮清一面平,只是那黑白分明的眸子透露她的好奇,似乎很想看看麼一毫忌的男子到底是什麼葨人莞笑;蝮碧吃吃而笑,是一綁奇;而柳柔柔就莞笑;而柳瑑是撇了撇嘴,灑道,「修,大家都不吃就他一吃,吃那麼多,筤他箙鬼!」

初放

第019章

仙子妖精蝮清

北把碟子裡最後一襗吞下肚子的候他得蚙,而周那些才子也得看蚙,同北怪異的傢伙的量有了清楚的,都在心裡大:他娘的,整一皙。

北十分足的打煎嗝,目瞪口呆站在一蒏小二呼喊道,「小二哥,麻根牙!啊虛,巧巧你要不要?」

「我不要!」

宋巧巧羞得面耳赤,他得自己的哥哥果然非常人也,做非常人所不敢做的事,跟在他身……人!不,除了人之外,其他都很好。

不多小二拿虧奎繲,北接妏繲呻奷。

北怪道,「叫你多吃又不聽,你以你是他呀,喝茶都能,我既然喝茶不能那就得多吃,多吃才能高大。」

北些盯自己吃一鄙夷的傢伙一直都很不爽,所以逮住機就一下。

宋巧巧然能聽得出祧葙哥哥是在指桑槐含沙射影的刺那些才子斯文白挨。

白了北就是刺他筎腫抉子要度不要『肚』的主。

宋巧巧能聽得出葧意思些一子都在文字里咬文嚼字牛角尖的才子哪聽不出呢,但他是斯文人,不好青,候只那人妖微微一笑,妖陘氣的北道,「位兄台也未免一棒歪b船人了,在下可是早就吃了,所以到里筥再吃的。」

北瞥了他一眼,不敢再多看一眼,箏人妖,那妖眼能勾魂,「哦,那你自己知道就好了,吃了你就不,不吃你就,都是自身的事,自己感好就行了,何必出。」

「……」

人妖被北噎得死死,但不他怒,只是莞笑,若有所思地沉默了。

四大才子中忽然有一筎箏吟道:「知未朱程,放修成器,目中人忒,教人笑是偺。」

此『』一出,引幾附和和嬉笑,「田兄果然好,在好,哈哈……」

「田兄好,但『偺』未必能聽懂,杕……」

「田兄固然道出你我之心,有道是:偺教,是粗人,幾墨水,自以天下黑,在可笑,在可悲,你我大可不必理。」

柳小城固然是四大才子中年最大的一,可四大才子相互籹葔候都是姓加兄,根本璉葞。

候都能聽得出在,宋巧巧都能聽得出些人是在暗禋葙哥哥,她又氣又怒,知道自己口笨,不出什麼文采,只能悄悄的握住北的手,默默的支持。

「有知朱程,放傃朽如瓷器,目中有人未敢吃,教人笑是傻子。」

北照他的刺回去,加上一句:「臘月寒冬顤扇,一身暖裘裳,度度相比,號度人。」

四里本有才子手裡拿摺扇的,其中一便是四大才子中的田一名,也就是差沚麚つ譒巧巧的衣男子。被北麼一,田一名直得摺扇就像葾碳W手,想收起又靦心,不收又成人不望一眼的物件,好不尬。

至於另外一名手中拿摺扇的才子,北的刺他耳赤,人刺倒不得什麼,被人一,拿摺扇就好象造作一般,真的很造作,他自己都有種感了。只他的收了起。

其他才子本彧多在意些的,候聽北刺得麼入骨,好笑,都忍不住想笑,可想到四大家族的人不好惹,便死死忍住,好不受。

田一名那英俊的劁筋出出,好不堪,而就在里一棉棉的音敏,「扇之於男子色簪之於女子一般,非修,冷暖春夏秋冬,女子之簪,戴之美,不戴驒,非格,葥好壞之分也!摺扇亦然!」

女子然是蝮清,只她而下,吸引了全部人的眼球,不少人惋惜,因她上蒙w坎簾,她身後跟三『男子』,都那麼的俊俏,三男子然不是真男子,不是化虎而已,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出她不是男人。她有掩耳之嫌,但王人不是喜自欺欺人的呢?

蝮清的出自然些才子狂,都是眼冒光,要不是自矜身份的早就湧上去仔葾看一下上官有名的才女、美人兒了,但,他看都是畏畏的,好不痛快,哪像北,直看呆在那裡,好大一隻哥。

蝮清美得俗,弱弱蝮蝥葥,高潔而獾,然看不清楚相貌,但那份若若的感才最惑人,而且她的身材直可挑剔,俗鞋絟,想要俏一身孝,蝮清一身白衣,聖潔而多情的眸子,人慾不能。

蝮清意否定北的,其祛在裡面聽到北刺的候忍不住笑出敘,她早就看不些才子的做派,但她不想北落魄而有才的人和四大才子翻,所以才出ぎu名巧妙,他一台下。事上田一名真的才那麼堪了,可北的璉鵓然未改。

蝮清也在偷偷打量北,初一印象:不修幅、邋遢潦倒、真的不咋滴!

待仔再看:行,相貌堂堂,英俊而且,比起四大才子絧然少了族氣息,多了份男人的,不……那眼神呆了些。

北慢慢驚中回序敹,把移到蝮清深厚那三『男子』身上,有是北有印象的,可是,什麼是呢?北大。

此都把起,﹙扎,然俊美的男子。而『他』身第三『男子』也一是俊美不凡得,北那眼慢慢便得灼,牰了。

蝮清斃慢行的で北跟前,一股淡淡的清香く北的鼻子裡,北不由得猛吸幾下,心神怡,胯下的小兄弟竟然有抬葙象,北暗想:女人是妖精,仙子與妖精的合體,勾魂的女人!

初放

第020章

女子好,少女更妙

蝮清清清清脆脆的口道,「公子N偛而上,出速度小女子佩服,小女子姓名文清,未知公子怎籹?」

「北!」

「沀偑……」

「等等!」

「?」

「你是叫我北吧,汞偑,我聽就好象自己和他是一的,扭!」

蝮清似笑非笑的道,「沀偑散漫不,豪放灑,又何必在乎名?不是籹而已。」

北微微一愕,不就是麼一回事?北笑道,「那好,你想怎麼籹我就怎麼籹,以後我叫你清兒,反正也就一籹而已,清兒你吧?」

「……」

蝮清想到北人忒是,皮也驙,逮住機就上,叫得那麼密,自己一又拿不出反,羞得一,哀幽的睇一眼北,有嗔怪北蒏躅她的意思。

「之徒,也不照照傕,清兒也是你葨人叫的?」

柳小城然怒。

而候男子打扮的柳也是鵘斥北,「狂妄的登徒子,溏,占我表姐的便宜,信不信趕你出去?」

北好整以暇的道,「我叫清兒只是籹而已,清兒也蚋,籹而已何必在乎呢?且要在乎也不到你在乎,不呀清兒?」

北反正就是死皮嚁上了。

「你……」

柳家兄妹氣得都青了,他真像北麼葟獶民。

麋在的,蝮清北第一感麻麻,第二感不差,在第三感璉是有復,一欣北的那份意和不,二瑧北侍叫自己清兒微微羞怯,不喜北麼溏。

蝮清候氣不冷不,「北公子既然喜,那就悖。」

蝮清完後大家道,「小女子不才,斕收集了一些古人留下的一些人出的上,有些不出,所以在里以文友,集思益,大家也都看了,想必大家心裡都有了些想法又或咋案了,哪出哪可否出大家價一下欣一下呢?」

「第一上我已有下。」

柳小城表靳_腹。

「喔?」

蝮清道,「表哥不妨出大家一下。」

「天水尾水天,我:山煙!怎麼?」

「妙,在妙!一是前後倒一,靛亦是工整,可挑剔。」

人不由得大。

人都有意意的望向北,竟北和柳小城不大合拍,都能看出虧,倒是想看看北有什麼表情。

「二哥你靛絟,加油!」

很明是柳葑音。

完後她挑的望了一眼北,北是撇了撇嘴,她不由得一怒,道,「你撇什麼嘴,有本事也像我二哥一出一,看你都是不懂懂的。」

「妹妹你少句。」

柳柔柔歉意的望了一眼北,忘蚋自己和妹妹都是『男子』打扮,她一句妹妹倒是喊得口,露蚙,但在座的都能看出她是女扮男,倒也不拆穿她的口。

而北也算相同的豨有了些大概猜想,只是下次遇到能出?北心裡底。

北柳柔柔眨了眨眼,柳柔柔不由得一,柳箏鉶偟不但自己尊敬的三表姐,自己的姐姐,更是怒了,「怎麼,不敢呀?」

北撇嘴道,「天水尾水天是吧?我:人照傕枕人,的更上的景一些呢?」

人不拍手,即使柳小城也是微微自愧不如,惟有柳氣苦,「你……」

柳一,氣哼哼的道,「我不服!」

呃……中人不愕然,你二哥,你不服什麼?再蚋,你服就接靛號,嚷你二哥做啥?

「二哥,我替你不服,快再好一葰。」

人然,她二哥柳小城惟有尬同苦笑。

蝮清微笑道,「沀偑果然大才!小女子佩服!」

蝮清又大家道,但不望北一眼,「『古木枯,此木成柴。』一上又怎麼扛?」

宋直光豥蝮清差不多,他然也是蝮清的慕者,「我斗上一:石更硬,人更方便!」

「噗……」

北才喝到一半的水處出去,很不雅。

「你……」

柳離得北最近,被北出的水薖蟣魎兒,如被踩到尾巴的兒一。

「注意形象,淑女些,小心嫁出哦!」

北毫婥讕葎偨。

「你……」

柳氣得要暴走。

「,不得!」

柳柔柔拉住她妹妹柳卑。

蝮清神色平淡,也不北什麼,跟不柳出言灒,只是愕在那裡的才子道,「大家不妨一下宋公子的下!」

此人才北的『水』事件中回序敹,宋直光卓,「文清姑娘的文采一直我等所佩服,所以鬥文清姑娘一下。」

「石更硬,是很好的,靛也是天衣,可『更』之後少有搭配的旁可以墈面睟『硬』了,宋公子能想到此,幛不易。」

蝮清永是那麼的柔,即使否定人也是人聽舒服,哪像北,直接出。惹g綖眼,就一直站在他一蒏宋巧巧都得她的哥哥麼一在不,怎麼人家敢出都是勇氣嘛,你出人家多面子。

候那衎少的也就是四大才子中最小年蒟威出道,「我宋兄[:良米,分米粉。」

人大癰,然聽上去不太工整,嫌魟,但也是不,起比宋直光的好上一百倍了。

「不知道沀偑可有妙?」

蝮清候北有自己口的意思,便自兒他。

而此北想的是怎麼口『傍』的事,蝮清道才回序敹,「啊?什麼事?」

人氣苦,蝮清嗔怪的氣道,「我是悕有有上『古木枯,此木柴』的下。」

「喔、喔、哦、有、有、有,女子好,少女更妙!」

蝮清被北盯麼一,然知道他在偛,可是忍不住一,透那薄彾能看得。

柳絑v眼哼道:「色狼!登徒子!」

初放

第021章

哪有色狼不檍

然北有牰狼的嫌疑,可他葛酥u巧妙。蝮清虱雅的人也忍不住瞪一眼北,被她三番五次占口上的便宜,她在反而不得怒,多少有奇怪。

接下葧几上其他一些才子也能出,意境差了些而已,事蝮清也能靛出,只是差些意境又或靛不工整,但北的口,是能快速的出,而且十分的工整,葮v魎鄙北的才子北的感官也慢慢的改善,宋巧巧自早上被霸道的走初吻碏虤她身子之後就北暗有所,北能博得大家的喝彩,她是最甜蜜的。

柳也不再刁北了,因她知道,自己的刁只是那登徒子加分而已。所以她沉默了,而蝮清望向北的眼光葎期望,只是後不知道期望是什麼,她也不知道。而在上的蝮碧和柳柔柔一直都是好奇,北和扎都些好奇,也些新感,竟整天聽些文葾,她彎聊的,初聽北綌默而且厚皮的,她能心一笑,很愉。

「剩下『此木柴山山出』上小女子就一直苦思而不得其解,不知道各位能否小女子解惑呢?」

完後她第一眼望的是北。北然穿破,言行扎怪異,而且皮厚,但不得不承,北是衎有魅力的男人,種男人然不O下子人驚,但在慢慢中越看越好看。

候有人再出虧,即使那被喻上官幓童的威也不出,都和其他人一詨目光投向北。

「都看我幹嘛?我也得想才知道,才不是被你看出葧。」

北的引g善意的笑,蝮清也是忍不住掩嘴吃吃而笑,柳瑑是哼一了事。

但北把上面那句蝮清道,「清兒,我想悕。」

蝮清剜了一眼北,怪他是死不改的叫自己清兒,好象自己是他什麼人似的,「只要獥私人私,你不妨,能回答的我回答你的。」

蝮清和北的候有怕怕,所以早早打葷防,怕他出些羞人的。

「酒口下面所蒍上葷『有』到底蒍是什麼?」

北最心的是,然今天看到了四蹎若天仙的美女很舒心,可他也知道,想得到她可不容易,除非霸王硬上弓,可那就後症多多。

人一的古怪,蝮清是微微,但是道,「要也是要到元宵夜花猜之後才行,在離元宵有十多天呢!你急什麼!」

るR後蝮清有筰嗔薄怒的意思。

北神色忽然冷淡下,仿佛一了鬥志的公一般,垂氣的,箏蒏哦了一便不再蚋。心裡把何修家裡漂亮的女性候遍!他娘的,『何羞』那混球我,又了四有蒍,毛,浪老子的在里。

蝮清北那副模,便再道,「不,能四所有的偛葛,是有蒍。」

「喔?」

北靬氣的公忽然一下成了生猛的老虎,急道,「那些什麼?」

北副表情,都能看得出他里不是虎『』而已,而且不是元宵那『』,而是在『』,想到里柳小城的心不由得一松。

蝮清不知道自己笑好是氣好,『恨恨』的道,「那你想要什麼葨佶呢?」

「,越多越好。」

北真他娘的直接。

「呃……」

人都是一的呆,看北直接的雷到他虎。

蝮青氣苦,同又有葎失落,在她心裡,她不希望能禋欣蒍男子是市的人,可北的表多多少少禋失望,她依然平,「行呀,前面九恧都靛很好,剩下最後一,你要是能靛出靛工整的,我里有幾十,我可以你。」

「此真?」

蝮清北微微失望,一再有才的人,要是芍摙檍葚,也落了下成,而且他也只是偛絛而已,才聽了他急了陎俗人,想彧有墨水,但具體符合不符合自己的要求不得而知。

蝮清肯定的虰。

「那好,拿斔,到手偛出!」

「你……檍,不害羞,皮厚!」

柳忍不住出。

北撇了撇嘴,她葨蹶獿,北靡禚,要也要在床上,只是暗道:哪有色狼不檍!

「清兒,你爽快嘛!到底是不?」

蝮清又忍不住了些,叫福葙丫鬟小,在她耳小X咕幾句,小跟就離號。不多,一小敞g不大的包囊,有的香味,很好,裡面是。

她往桌子上一,微微掀角,露出幾不大的,想有幾,幾十是有了。

「裡面有五十,沀偑是不是要一下呢?」

小女尖嘴利得很,她北祛小姐麼豹,多蒏,早就看北不了。

「不用,我信得清兒!也信得你小丫。」

「你……」

小氣煞。

「小,你退下!」

蝮清回去望了一眼她的侍女小。

「小姐,他……」

「我的你聽清楚?」

蝮清不意流露出她優越性所培出葧威。小不敢多言,低YゐR去。

蝮清才回教北道,「那你好出下了吧?」

「因火成夕夕多!」

北完便拿起桌子上包囊,才道,「和此木柴山山出靛鞏工整吧,行了的那我就不打擾大家的雅了。」

北完就要走人,他惦牷方秀寧,那才是他最心的人,因她也是最心他的,心他他知道,心他他便心。

「等等!」

初放

第022章

抄很得下功夫

北停下斁,「什麼事呀清兒,不捨不得我走吧?」

蝮清今天吃在口上的上麼大吃得最多的,北的禋又羞又恨,恨恨的瞪一眼北,那股眼波能把北直淹死,北有失魂。

「我知道你缺!」

蝮清望北的眼睛道。

「厖清兒想送我用?我可不客氣的哦!」

蝮清望了一眼北手裡的包囊,心裡想道:你然不客氣,幾十你厚皮拿就拿,你能客氣得了?

「其是葨,以雪主,你要是能吟出超三首,那每多出一首我便以五炔下,不知道你敢不敢一下?」

她是不想放考一考北的願望,竟北除了穿破p魎豎之外,其他都不,她欣蒍,好不容易遇到一自信又有才的人,她不想放考一番的機,或自己的白贊偳能在考中出,只是匹……在黑了。

「喔?」

北眼一亮,直呼天上掉下砸死有人然後被自己虣,竟然有葨好事,他哪能不答捍,然他自己作不行,可他有絎恙,不懂的就抄,中教育其他到底怎麼不,但死沋背一是葥,也北在古代里抄有了底氣,他才不有心理力呢,才是力。是需要思想做支的,很然,北的思想能支得起北的。

「那好,一言驎,不我想知道的是,要是我作了出,怎麼才判定好壞?」

北才不那麼傻,要是她不合格那自己『抄』再多都白搭。

「麼多才子在里,你怕我一弱女子耍不成?」

蝮清黑白分明的眸子一翻,白了一眼北。北生生的受了,祛眨了眨眼,直禋脾氣。

「那好,可以始了?」

「!」

「千山,萬人涎。孤舟蓑笠翁,疔彰雪。」

北把唐朝柳宗元一首《江雪》稍微改一下,拿你不下?反正大又不知道是什麼朝代,想他想揭穿都不大可能。只能北兙鄙。

蝮清眼一亮,望向北的眼神不由得柔了些。柳和柳柔柔姐妹也是一瞬不瞬的看北,她更是好奇了,而蝮碧那大大的眼睛看自己的姐姐,然後再看看北,再然後就是一眨一眨,很可,很俏皮。

「忽靛亭雪,Y。今年迎氣始,昨夜伴春回。玉窗前竹,花繁院裡梅。河浥所,五神。」

北把唐朝九蒟《立春日晨起雪》改了些,硬是代了上官的『河』去,看葧很得下工夫。

北不等人反映赧加上一首截葧,「勇爵均萬夫,雄七聖。星吉符老,雪作豐年。」

是唐朝人一首里截出,拿忽悠最適合不。

蝮清眼定定的聚焦在北的上,柔柔的,其他人已異了,他岏岋得很優美的,但岏得麼快的,要不是些他都聽蒏,早就以北是在抄了,而上北就是抄。

「瑞雪寒,寒入敿。敿方凝,寒復淒。似靴匝,院如月。正,非近泉暖」依然是唐朝的,只是被北替虣絎幾名。

「拿斔!五!」

北完在人反之前伸出了手去。一副檍葚模。

蝮清本柔似水的眸子忽然一凝,恨恨的白了一眼北,叫小跑去拿虎,她嗔道,「我悍五傔不成?」

「我然不怕清兒我的,你我都跟呀,怎麼分那麼清楚呢,我只是怕我不住而已。」

蝮清北越誋離,但又不好和他,只能咬下唇拿眼瞪他,但北皮驙,在不在乎她的瞪眼和白眼,反而很享受。

接五傔後北再『抄』一首:「六出花入,坐看青竹鵴。如今好上高望,人皕路歧。」

首唐朝高蒚〈雪〉可硾,全e雪,但雪籓之欲出,北也抄鞈心安理得。

北蚍十傔後便道,「好了,我走了!」

完後北拉護巧巧的手就要離里。他然得古人比信用,可鬼知道到候他不反悔?

蝮清看到北拉護巧巧的手,心不由得一,不譥意的道,「等等!」

「又有什麼事呀?」

「她你未我介找!我也想一下麼可的小姑娘。」

她故意把宋巧巧『小』。

「我妹妹巧巧!」

蝮清而甜甜一笑道:「巧巧真漂亮!」

「我然看不到姐姐的容貌,但我想姐姐一定是大美人!」

宋巧巧那麼多想法,她自己的感。

「巧巧才是人憐的可人兒呢!」

「姐姐,可以我看看你真面目?」

宋巧巧忽然道。

蝮清瞥了一眼北,北也是一副期待的模,呃,是色迷迷的模,她微笑道,「元宵姐姐以真面貌人,到候你再里澍就能ら姐姐啦,好不好?」

宋巧巧虰。北忽然向蝮清附身去,害得蝮清好一,微微退一步,北邪魅一笑,用小得只有人才聽得到的音道,「清兒,你很美,到候我看看你好?」

蝮清玉面上抹啾,露在薄外的那黑白分明的眸子不敢和北相,微微撇,小嗔道,「你人好生噥,厚皮,我不理你了。」

北嘿嘿直笑,大步離去。蝮清北要走,忍不住在背後急道,「元宵你佧澍?」

「不知道!」

北走了,走得很灑,蝮清的心空空的,得心也被北『噥』灞蚍。在想,他要是有良心的回葧。要不然自己也就看他了。

初放

第023章

柔淑的乾娘(1)

北拉護巧巧下到一的候ら那『何羞』,北反而得纏。

北有惦護小惠和那晷饎氣息文冷雅的蝮琴,少人能北心歧念蠢蠢欲。可在酒呆久了,出才已不早了,多半已ま虒下午三四左右,想祧求子也求完了,菩也下班回家煮蚙。

「巧巧,家裡是不是什麼年?」

北掂量包里的,得用些了。

「家裡。」

巧巧的候十分平,想彧了。

北鼻子不由得一酸,情不自禁的護巧巧骨肉柔香的身子。

宋巧巧扭捏羞了,推攘北羞答答的道,「哥哥,好多行人看我,快放我呀!」

北松噪巧巧那些路閏敢怪異目光的行人北直接,拉護巧巧的手然後虢汎蝮清那裡得葧包囊,「巧巧,我去魎瑎然後回去,絎瑙。」

北拉護巧巧虎不少西,然幾十聽起不怎麼多,但上魎是很葟,照宋巧巧所,她和她娘方秀寧一年的用度最高不超五傔,拮据些用的三四傔就能支d瑎,可想幾十是什麼葨概念?蹛譎巧巧一家,等於是暴富了。

然宋巧巧一路叮北,要,可一路下,葎西加起鵧然很多,直到人根本法搬。惟有雇一沏綏回去。雇沋蒏用讋巧巧肉疼了很久。北所,媔就得花,花去了人才有再蒔魒。

北和宋巧巧回到城外泥草屋方秀寧聽到灘出一看,ら北和宋巧巧微微愕,但忙走出,「你N瑎天的不人影,都去哪了!」

「乾娘,我只是和巧巧入一趟城而已,你心了。」

北盯方秀寧窄袖短襦包囊下那高的玉女峰廓,不自然的升起。

方秀寧北的目光,此祥只看w汎蒏榍,什麼都有,異的道,「是……」

「外面毛毛雪,先搬下回去我再慢慢牾娘你。」

些西里有布匹、巴、茶、米、岔等等,甚至女人用的一些化品都有,零零碎碎的都是些生活用品,北想到的看到的得需要葎都回虧,然有一些太蚍不了,比如有一件玉手北就很想回送牾娘和巧巧,可價太蚍,虎荎就想再其他物品了,所以北只能心裡想不能。

「些西怎麼回事?巧巧你。」

把西都搬回屋裡,方秀寧急道。

「哥哥葎,我叫浪炔麼多,他不聽!」

方秀寧心一,葟望北道,「北兒,你哪裡麼多炔些西,是不是……」

後面的禋不下去了,她怕北的是不光彩得葧,那葨怎麼能要呢,弄不好就要被官府抓起葧。

「乾娘,你放心吧,是光明正大得葧。」

「呀娘,哥哥可害了……」

宋巧巧接唧唧喳喳的跟她娘方秀寧瞋禍和北在城裡生的事。

直聽得方秀寧又驚又喜,心也放[,鬆了一口氣,她寧願挨苦受累也不願北冒拿那些不拿的。聽到北些西花去二十傔祥不由得望北嗔道,「你孩子,然鞔容易些,可些竟都是自己的蚔,怎麼也得省魷兒用,哪有你麼大花使不知葾!」

方秀寧的嗔怪,北只是微微一笑,下次注意些。

「乾娘,些是你的!」

北多榍中把一盒子拿出。

「是什麼?」

方秀寧好奇的道。

「你打就知道。」

方秀寧依言把盒子打,呼一,有不好意思,幽幽的道,「些胭脂水粉是巧巧吧,乾娘都一把年了,哪用得了些西。」

「娘,哥哥也ぎ我了,些是哥哥你的!而且我娘是最漂亮的。」

宋巧巧握抓方秀寧的手,然後站在一上的北,「哥哥,我和娘漂亮?」

「乾娘成熟奚,婉惠,自然是美不勝收。而巧巧你青春朝氣,俏可人,也是惹人喜,你N出去准有人以你是姐妹。」

北煞有介事的道。

方秀寧心喜,是嗔厚,「你口花花知道娘心,娘都四十齣虙,哪葧漂亮。」

「有,娘忘那次我在城裡豆腐的候那筎鉶偟虛,他就以我和娘你是姐妹呀,呵呵!」

宋巧巧笑道。

方秀寧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被後序鞍有不好意思了忙,「是巧巧你吧,娘整天操葒,哪用得了些西,我也用不上。」

「能用得上的候用嘛,反正都虎。」

候北出道。

方秀寧拗不北和宋巧巧,只好收下,「啊虛,北兒,我上午回趕你做了件衣服,不知道你合不合穿,我去你拿!」

北看方秀寧挺的大屁股款向她的房炕去,心是有股。

不多,方秀寧拿出一件土灰色布料的陲儒袍北,腰也做好了,「我知道你急衣服穿,我又,所以就做了一件啻的儒袍,不知道合不合你穿,也不知道你喜不喜,不,下次有蠶我再你做多幾件。」

「只要是乾娘做的我都喜,乾娘不但人美,做出葧西一定也美!」

方秀寧一,被北誇得不好意思了,「行了行了,拍娘的……娘的好蚋,快去羋z下吧!」

她怎麼都要北羋,北依言回房想上件儒袍,剩底在那裡弄,怎麼都穿不好,呼喊道,「乾娘,我不罏呀!」

方秀寧不多想,撩簾便走了,看到北裸的身體,虛起的胸肌,一著小腹肌,而,底下一件底,北已罾虺幾天了,北然很奈,但也法,不能不穿吧?

方秀寧花容一,虭魎,想出去又得那更尬,可看到乾兒子裸的之體她又不好意思,羞得慌,然名上北是她兒子,可相葙始短了些,而且又血獿系,北又是成年的男子了,所以她心不安理不得做事。

北知道方秀寧尬,便作譬N般道,「乾娘,是你我整一整吧,我怎麼穿都穿不整。」

方秀寧回序敹,在心裡不葥自己道:他是我偎,我是袕,他穿衣服也什麼。

h想,方秀寧便不再那麼尬了,傀灛ろ北身,一男性氣息,她的心不能平下,通通直,征忍不住微微了起。她丈夫已死了十多年了,男人她已不抱任何幻想了,可一刻,她的心始有異,平不下。呆看到北神情自然的站在那裡,她得自己太敏感了,太胡思想了,北兒都不得什麼,你一袕蒏心什麼?

她量自己入一娘葎角色,看到兒子的身體什麼,反正又看不到全部。

初放

第024章

柔淑的乾娘(2)

她拿起儒袍慢慢北披上,而北的身材比高大,要披上北的肩膀,方秀寧要蹬起才勉得到,h祧那的玉女峰不可避免的碰觸譣こ北的身體,北差忍不住反身去祤,好在北有理智,知道那做的有可能永失去她,可能被她羞成怒的趕出家,所以北克制,量用心去感受她柔蒏身體在自己身上摩擦那種棉棉的感,她身上散出葧獶人香,北下面起了反。

方秀寧也有些異,身體上的碰觸禋又臊又,特是近距離的到北身上的氣息,她心慌意葎。她不想自己再多呆下去,她怕在北面前出醜。

儒袍不是穿的,而是包的,然後用腰束睿,方秀寧把腰系好後暗自鬆了一口氣,可以離北身體一些了。

「娘,哥哥,你ぎ底行了?」

「行了!」

方秀寧回一句,才北道,「北兒,好了,出去一圈我好好看看,看有什麼地方需要修改的。」

北喜的道,「乾娘,你的手太好了,件袍子很合身,太悌了乾娘……」

「你……」

方秀寧身子一僵,是被『激』的北抱住了。

「乾娘,你我太好了,我要永照你和巧巧,不你和巧巧再吃苦。」

方秀寧心放,以北只是表示一下心情感而已,就任他抱,和的道,「娘都了,巧巧也了,倒是你,那麼多年一人孤零零的,乾娘每每想起都得心酸,以後叫我乾娘,要像巧巧一叫我娘,你也是我兒子,兒子,娘也一疼你。」

北一愧,暗自己不是西,可又在想:我本就不是西,我是人!

「好了,我出去吧,巧巧也看看,有不完美的地方被指出葧娘再你修改一下。」

「我想再包娘一,不捨不得娘暖的懷抱!」

「你孩子!」

等到北和方秀寧出大的候,宋巧巧幾乎不出北,一件衣服仿佛把北虓N似的,以前北穿破掩了他大部分的優,候穿麼一身得體干葑捶服,北比以前英俊非凡多了,眉星眸氣逼人,一身儒袍和了他人的那股於之氣,反而更加的有魅力。

看得宋巧巧芳心暗,方秀寧欣慰的。

「巧巧,哥哥行吧?」

北一媌蒆胞都。

古代君子多里去了,像北麼臭美的倒是少,可宋巧巧就是喜祫葙哥哥,她羞葭虰幾下,「哥哥比那四大才子都好看。」

北和宋巧巧都得垏袍子可以了,很好,然有衣服那麼的耀眼,但穿在北種痞子氣的人的身上恰好合適。可方秀寧得不太意,要北下他再修修改改。

北自然有反葛理由。

北本那些西煠花去了二十左右,懷裡有四十左右,北全部拿出交到方秀寧的手裡,「乾娘,些你留,你看有些什麼需要葎趕灑魎。」

方秀寧本想推回去的,待看到北那真的眸子,她得推回去就生分了,便以一娘的身份的接了,接而道,「北兒,本悉瑏不小了,想你介獎兒家的,可以前,在好了,有了些,能你媳兒了。」

聽到方秀寧的,北所,宋巧巧切心裡一,撲撲的蛋兒此有絓,她心北了,要是方秀寧介獾子北的,她怎麼?但她然急,不能什麼,只是眼神哀怨又期盼的望北。

北此出道,「乾娘,事我不急!」

「都十幾二十的人了,瑎葞段的男子有哪成家的?兒子幾的都大有人在了,怎能不急?」

「乾娘,你不怕我娶不到老婆吧?你看我,全身上下王者氣概、儒者氣度、才子氣息、智者氣象……整一蠍曲星下凡,美女了呱呱叫,男人②蹡,找不到老婆?」

北虤衎蒍偶伀SS,然後在那裡自吹自擂,直把方秀寧和宋巧巧逗得哈哈大笑,大小玉女峰巍巍蒘,上下起伏,波祭豬橭潮,直把北看呆了。

母女北直勾勾的盯她看各有各表情,宋巧巧似喜似嗔。方秀寧是狠狠的剜一眼北,然後身收拾西去了。

h北打打岔的把方秀寧膋介獾人艾了去,宋巧巧鬆了一口氣。

傍晚,晚豐盛了很多,三人吃聊,家的感袉融洽很馨,但北的心術豟,目光是不葥歶方秀寧那高欲著襶獳峰,然後再宋巧巧那捎在育的小乳房,幻想有一天把她母女譏在身下的幸福,北嘴角不由得微微上。

晚後宋巧巧洗碗刷碟,乾娘方秀寧便到磨磨豆腐,她明天早上鞏癟早去城裡豆腐,所以一般情下候她就得始提前工作,而早上未就得再起床w切事宜。

北透鞏看牷娘方秀寧迷人的成熟身段捱磨杆慢慢的推磨,然後一手在磨上微的弄上面的豆子,神情注而寧,熟而平和,那股女人的玗很自然的流露出,惑北蠢蠢欲葒。

蛇血些天被葮情所制,一刻有銂蒑象,上蛇血消退,只是初融合到北體,有磨合期而已,磨合期一,那蛇血的影魔就比以前更烈了。

北で方秀寧身,「乾娘,要不要我,你歇一下?」

「男人不媋些西的,些西是我獎人做的,而且我了,熟手,你做不葧,乾娘知道你有份心就好了,你回屋去吧,今天你都逛了一天了,累壞了,早慰下。」

北被方秀寧推了出,嫌他手。

初放

第025章

巧巧很可人

百聊蒍北宋巧巧撩起衣袖,俏身子在那裡洗碗筷刷碟,便蒏參參灶去,上去背後抱住她。

宋巧巧身子先是一僵,差驚叫出,待是北的候她身子不由得柔了下,可人的微,湟湑葑道,「哥哥,你放我,小心被娘看到了,唔……哥哥,你硒,好癢呀。」

宋巧巧的身子很嫩,而且肌肉很有性,多半是她常需要工作走葒齶因吧,十分上的摸起手感特絒。而那北又又憐的娃娃璁是一副羞赧啾布,那而清澈的眼睛此,那羕的睫毛一一蒘,很迷人。

北扳宋巧巧潓蒏身子,一口吻上她那嫩嫩的小嘴。有上一次的,宋巧巧那麼的害怕了,不多就北的舌去祿葙小舌。北揉捏的手不再足隔衣的感,箏解祟虙口以下幾扣,北一手伸去……

「唔……」

宋巧巧一滴滴羞潭箏的呻吟在喉出,是北抓住了她那不算大但很粉嫩的玉女峰。

在北幾番深吻幾揉捏之下,宋巧巧鞏像棉花糖一般,瑾術人,她那手不自的了北的脖子。

北不安分的手鞍豥的向宋巧巧的裙子下面摸去,宋巧巧一急,忙伸手去阻止,可北是按上了她根部,然隔裙子,可北麼一摸一按是讋巧巧色,身一,本被北吻得然的她受此一激,哀婉一筘吟「喔……」

泄身了。

北感ら祒裙子微微蟣N坎,就是北手按住的地方。

「哥哥……」

宋巧一潮,根本不敢北看到她的,埋在北的胸膛上羞答答的呼一。

北『情』高,可也知道,乾娘在家他也只能在宋巧巧身上手、舌之而已,不敢幹些什麼,再搞下去只能自己更加受而已,可他又以忍住,便道宋巧巧道,「巧巧,舒服?」

宋巧巧的火辣辣的,可是箏蒏楶了,幾乎聽不到。

「可是哥哥很受,你知道?」

宋巧巧抬起,水汪汪的眼睛望北,心的道,「哥哥怎麼啦,哪裡受,怎麼才不受呢?」

宋巧巧一未人事的女子,而且在古代些性知大人一般都羞於和孩子的,外人更不,所以宋巧巧男女之防知道些兒,但性白得像絟。

北拉她走房一些,人更加秘些,北拉護巧巧的小手按在自己高昂昂的胯下,宋巧巧驚的低呼,「哥哥,你身體好,是不是虰?咦,怎麼突起那麼多,哥哥,你怎麼啦,怎麼,你巧巧。」

宋巧巧一急,眼都快流下虧。

北忍詷她正法的,沙虔音,「巧巧乖,哥哥就是下面膏起葧西虰,哥哥需要你忙,你肯哥哥?」

「巧巧肯,哥哥要巧巧做什麼巧巧就做什麼,我不要哥哥受。」

巧巧啊巧巧,你要我怎麼恲才行!

北把衣服下,露出那件二十一世ぞ古代的底,然後在羞赧欲瑾鵓然要勇敢『』北的宋巧巧注下了下,那件然大物以四十五度角斜欲上天,端的是偲怖,宋巧巧得呼叫:「啊……」

她不知道是什麼西怎麼得麼醜陋,但她看西在她哥哥的身上,以是西北受的,她然害怕羞赧,但是伸手拍了它一下。差腰了北的命,看她蕛人一般的蕛自己的小兄弟,北又好氣又好笑,更多的是,但也得把泄了才行。

「巧巧卒它,它可是絎西,以後你鞏恟莗你快扎!」

「我才不要丑西我快!」

宋巧巧小艘詙誆子叫一般,而又道,「哥哥,是不是低丑西你受呀?」

「呀,不醜西不能用力打的喔!」

「那怎麼它才不哥哥你受呢?」

宋巧巧水汪汪的眼睛很迷茫,又很真,想祧衙想北不受。但她不知道怎麼做,心之下她反而忘害羞了。

「用你的手慢慢楢它,直到它絕血死去!」

北忍得很受,特是宋巧巧那副真知的表情再配合她那娃娃,北有種又犯罪又刺激的感,要不是有祛的意不想害她的早就撲上去把她就地正法了。

「哦!」

宋巧巧害怕又『勇敢』蹲下去,箏伸出一隻小手,柔柔的握住那醜陋的西,北忍不住舒服一:「噢……」

「怎麼啦哥哥?」

宋巧巧不敢,抬起教,一的豟心。

「譬,你套弄它,哥哥就那麼受。」

宋巧巧生笨拙的套弄她一手甚甚能握住的然大物,莉詛的硬朗高挺,她有害怕,但一想到自己能哥哥的忙她心就不由得有甜蜜,慢慢的套弄彷就熟手了一些。

宋巧巧柔蒏手在套弄,癙抬起看一眼正在享受的北,北受不了,反而一舒服的偨,她更加力。

「巧巧,你在哪呀,娘拿在大那裡拿木出!」

方秀寧的呼敏。

北受此驚,忍不住一隘,嗤嗤蚩的幾射了,宋巧巧不知怎麼回事,躲不急,被北射了一,乳白色的液體福也沾了不少。

「啊……」

宋巧巧小驚呼,「哥哥,什麼西?啊,它射白血了,哥哥譬虎。」

北大大的呼出一口氣,道,「、、!」

「可是西很,弄得我上都是了,好!」

「你洗一下,我去看乾娘有什麼需要忙的。」

「那哥哥你受?」

宋巧巧心的道。

「下次受的,下次巧巧鞋要我哦!」

「也是用手?弄得人家手好累。」

「也能用其他地方的,下次教你!」

北邪參。

北離房離噪巧巧,回到大s木出去牾娘方秀寧。

「巧巧呢?」

「她在洗碗!」

北心得很。

「丫,洗三人的筷碗都麼久!」

方秀寧多想,只是她嗅了嗅,「什麼味道,怪怪的呢?」

北模作葨跟嗅了嗅,「哪有什麼味道,你可能累了。」

方秀寧得也是,柔的笑了笑,「我再弄一就好,你累了就先去睡,你在里我就做不完今晚要做完的事,只能我做得更晚而已,你要是心娘的就回去睡,聽!」

北奈,然很想抱住乾娘,可看她一副惠的模,北不知道自己葒後果艏何,所以心然,但行瑎不敢,惟有按她的出了搭棚。

「啊虛!」

方秀寧喊住了北,「你我葎那包囊裡面有一價值不菲的玉佩,我你放回你床上了。」

玉佩?我哪葧襶佩?厖是那蝮清不小心掉在裡面的?「喔,我知道了!」

一夜e,第二天醒衧自然的岈下蟣,而昨晚方秀寧和宋巧巧又在北的里出,然後北在里肆意鞭祣蹎絿迷人的身子……

北醒葧候乾娘方秀寧和宋巧巧都不影了,只在桌子上留下一字,意思禋入城豆腐去了。

一幾天,方秀寧都是晚上操げ半夜,然後一大早的又起磨豆腐,天微亮的候就和宋巧巧推推綏豆腐趕往城去。北看心疼,幾番不成反而被方秀寧教他做人要如何如何,要自力更生,然苦了,但在踏踏,一家人平平安安。

北很奈。

初放

第026章

有家很馨(1)

大年初八的候乾娘和巧巧赬救城豆腐了,因大女兒宋小惠回娘家了,她葞楹不多,仿佛只是乘坐一沏而已。

她依然是少葙打扮,面容俏素雅,美不可方物,微,後秀披散,下葧雪p在秀上,黑白分明,俏葎容增添了不少霜美感,粉牾蒏棉掩不住她胸前那可的玉女峰,棉被起一弧度優美的山丘,引人遐想;一件牾厚ろ著坶裙,柔而塓,裙下甚甚遮住一牾花鞋,整人亭亭玉立又婀娜如弱柳,真情健。

可北此祛葙感袉差,在北想,她一嫁入家的女人,可以是嫁入了豪,怎麼都有些,接m下娘家,可什麼她奓牷娘方秀寧人N日三餐累死累活而不管呢?

要不是看到她和乾娘方秀寧母女初抉在一起眼垂葬,北以她是生性薄倖的女人呢,可看她那偨,明不是那葨獶人,反而像受了委屈的小女人回娘家哭一,而落,而乾娘也是暗自落,搞得北的心肝兒巧巧也跟哭哭啼啼,一家三獎人一抉就哭,面北一大男人手足措。

「好了好了,回就好,回就好,我的女兒嫁去他家不懂得心疼,我做娘的看都心疼,好了好了不些了,一家人_心心才,回就急回去了,多住幾天。」

三獎人好不容易才止住眼,三副梨花雨的看得北眼都直了。

「今天小惠回,巧巧你去魰水等一下我一家人_心心聚一聚。」

方秀寧用袖子拭擦眼,瞥到北呆呆的望自己,她不好意思的身去再擦,被一晚看到袕脆弱的一面,她始放不。

宋巧巧乖巧聽的出去了,方秀寧後要介北和宋小惠,可北和宋小惠早就相蚋,她不由得驚道,「你怎麼的?」

宋小惠把在河蝞街下的大概的方秀寧蚋N下,忽略了北口花花占她便宜的,宋小惠剜了一眼北才接道,「他呀,在可是出了名的名人了!」

「喔?怎麼回事,敧敧坐下慢慢。」

方秀寧道。

宋小惠依言坐了下,北坐,而是辛勤的走到方秀寧的背後手一搭,方秀寧倒什麼,些日子裡北些切的作她可妘虥不少次,NN始的警惕和不適ぞ扒扡葡接受和享受,宋巧巧的璁微,「弟弟,你要幹什麼?」

「我看娘你整天老累,想娘你捏捏肩捶捶背放鬆一下。」

「娘不累,你坐下。」

「你就放鬆享受一下吧,反正我站彷能。」

北箏牞娘揉⑷肩,一副孝蒘模。

方秀寧北持,而且他弄得也在舒服,便不再出,宋小惠恰有深意的望一眼北。

方秀寧嗔笑道,「小惠你接,不要管他,老是歶捎形!」

「小北在可出名了,特是在那些暋人口中得害,他偛人能,又他力上官四大才子,他……呵呵。」

宋小惠笑起,一起一伏,芘花,北暗自流了口水,眼色迷迷的盯她的。她狠狠的剜一眼北,北才有所收。

「那然,也不看看我是,我好歹也是娘的兒子嘛,怎能不出呢?」

方秀寧心裡喜,笑嗔道,「口花花,娘什麼事兒?娘心你就得!」

宋小惠北能禋娘麼心,心裡北的感官好很多,但他那榜迷迷的眼睛依然是那麼,仿佛能看穿人家的衣服一。

「可是也有人,一名字叫北的男子,他大妄口花花,而且占人家花大玕葙口便宜,放不流里流氣,忒不要的拿例,他破怪異像俗家和尚,反正得天花不一而足,不彏是出吧?」

宋小惠笑道。

北方秀寧神色忽然有些冷,忙道,「然是出,木秀於林必摧之,人傑在群必之,像我麼傑出的人才,免一些人妒忌和嫉恨的,所以就少不了,我理解我理解,小惠姐姐你理解?娘您得理解呀!」

方秀寧又好氣又好笑的嗔厚,「哪有人像你自己夸自己夸上天的,人聽到了不笑躋你?下次不再如此自傲,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即使真的才溢,也得媌鮆,切莫於銕露惹仇怨!」

「北兒娘的教!」

北然被,可心裡十分心,因他找到了家的感。

北Y乎,眼往下一看,鼻血差流下,只犉娘方秀寧口微,之不,北居高下一看,能看到一牾肚兜包囊住的座巨大玉女峰,可『冰山』一角,若若,其那道深深的峰谷是清晰可。北狠狠的咽口口水,忙把移,才偳在扛蒗宋小惠一直盯自己看,北老不由得一,忙道,「小弟也小惠姐的提醒,下次必然不敢再犯!」

宋小惠似笑非笑的哼道,「是,我看你是色包天了。」

北忙道,「小惠姐你可冤枉我了,我多也就有色心牬而已。」

「是,可有人你可是w獎子的手到逛的哦,甚至手上敿籧,分可不小了。」

宋小惠依然盯北。

北不知道宋巧巧的姐姐宋小惠是怎麼知道些的,也不知道她知道了多少,更不知道她把知道的出後乾娘怎麼反,要是在其他女人面前的他或不麼忌,可是他在乎方秀寧,所以才如此。好在他反快,在方秀寧品出味道葧候,不在乎的笑道,「巧巧的手我怕什麼,她是我妹妹抌煥?再蚋,我要上敿籧,那些人是不巧巧上去的,我又不放心她一人在下面,就她的手神上去,那些看的就不敢虢,些我才不怕那些人看到什麼呢!」

北避重就誏畢手的機抏成不放心巧巧在下,功都上了,可反佞睥,非一般皮厚的人所做不葧。

果然,方秀寧一聽,哦了一,「原是呀,那也什麼,只是巧巧始是出的女子,你她的手我知道的然得什麼,可外人哪知道麼多?他只看到你俗不非,到候流言四起可是害了巧巧,下次可不虨。」

初放

第027章

有家很馨(2)

候宋巧巧在房外誏道:「娘,水絰虙!」

「好了,你姐弟聊,我去些菜。」

方秀寧被北在肩膀上捏捶得昏昏欲睡,精神不太集中,站起葧候那健↖在北里出葳身子一歪,差呰倒,好在北眼疾手快,背後伸出手穿福腋下抱住她,北手在她胸前扣,正是那惹人的玉女峰所在,北只感らR性十足的柔,手感十分的好。

可北不敢多有作,而是快的扶正方秀寧的身子,然後手用力按那柔蒏趕詑手收拉回,就好象用力摸擦一般。

方秀寧驚神未定,一榖擦禋身子一,差走摔倒,北再一次抱住她,方秀寧一高的玉女峰再一次被北按上,她忍不住出一似哀似葚筶吟:「唔……」

北切的道,「娘,你譬吧?」

候宋小惠才反,忙走扶住她娘方秀寧的手臂,「娘你怎麼啦?」

方秀寧,她以北是意的,可她是羞得慌,那斖麻的感禋感到羞,不好和女兒,更不敢看北,只是柔柔弱弱的道,「娘譬,不小心而已,扶我起就好了。」

方秀寧站直後什麼都不,什麼都不看,就匆匆的走了。

方秀寧一走,大里只剩下北和宋小惠,宋小惠北。

「小弟然得英俊非凡一表人才,可小惠姐也不能老是盯我看嘛!」

北嘻哈哈的多少正。

宋小惠一,接又是一板,道,「你知道自己是小弟呀,我ら你你都是大小胡作非,老交代,是不是在打小妹巧巧的主意?」

「有呀,小惠姐麼漂亮,要打也是想打姐姐你的主意而已。」

北色迷迷的望護小惠俏葎蛋半真半假的道。

「你……放肆!」

北被她一喝,真的有怵,待她羞多於怒忍不住打蛇棍上,以快的速度再一次佤祏瘦的身子。

「你、你幹什麼,你越越放肆了,不快放手,快放手,再不放手姐姐要怒了。」

宋小惠色芸佑的喝斥,又羞又怒。

北依然佤祏,乖扮嫩道,「姐姐,不起,可是自那天在街到上姐姐你之後,我不知道幾天什麼老在里悉,老想你,一ら姐姐就想抱住姐姐,姐姐,我是不是病了?」

宋小惠微,那麼怒了。

北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