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姊弟亂獸實錄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12)

母姊弟亂獸實錄

這天鄭航拿了一瓶叫

」聖女春」

的強力春藥給小琴,他還跟小琴解釋藥名的意思是,再貞節的聖女,只要幾滴馬上會變成發春的蕩婦,要她找一天想辦法讓母親在睡前吃下,等到聽到母親呻吟時,再把正和自己交合,慾火高漲的小潔,推進媽媽香閨,那母子倆一定會大幹起來的,小琴有點忐忑不安地收下春藥,放入隨身包包。兩天後的晚上,小潔正在房裡看書,小琴和香蘭看完八點檔連續劇,看著媽媽剛泡好一杯睡前要喝的牛奶,緊張心虛的小琴有點不太自然地騙媽媽說,自己那個好像來了,衛生棉上次剛用完忘了買,問媽媽現在能不能先到房裡拿兩片給她用,香蘭溫柔地要小琴等一下,然後隨手將牛奶放在桌上,轉身走進臥室,小琴看著母親進房,不安地從口袋裡摸出那瓶春藥,小手發抖著打開瓶蓋,慌忙地倒了一些到牛奶裡,過了一會兒香蘭從房裡出來,拿了三片衛生棉給小琴,然後喝下牛奶便回房睡了,望著母親窈窕的背影走進房門,帶著強烈罪惡感及變態感,小琴中邪般走進小潔房間……

半個多小時後,小琴推開正壓在自己身上激情抽插的小潔,起身拉著小潔的手說:「起來,跟我走」,小潔起身喘著氣問:「去那裡?..姊..我還沒完…我們還沒穿衣服耶…」,小琴:「不用穿了..跟我走就是了…」,說完已經拉著不知怎麼回事的小潔,走到媽媽香閨門口,裡面隱約傳出陣陣成熟女人急促的呻吟聲,小潔本來就與小琴幹得慾火高漲未得消解,在聽了一會呻吟聲後,一根直挺挺地快要漲破,姊弟倆對瞧了一眼,小琴慢慢轉動喇叭鎖,輕輕打開門推著小潔進去說:「媽需要你…快進去幫她…」,隨即關上門,當小潔被推進香蘭房裡後,在柔和燈光下映入眼簾的,是一付嬌懶仰臥在床上,身著白色絲質睡袍,曲線玲瓏的美麗胴體,正撩起下擺、褪下內褲露出一雙白晰又豐腴的玉腿,一隻雪白玉手摩擦著濃黑陰毛下的密洞,仰著臉孔,翹著長長睫毛,媚眼如絲,失神地望著天花板,在強烈春藥作用下,光滑圓潤的臉蛋上,呈現著媽媽嬌、媚、羞、急、淫、浪、迷人、乞求、誘惑的百般神情。

小潔凝視好一會兒,一顆心像小鹿亂撞般,再也把持不住了,喊了二聲:「媽!…媽!!.」,香蘭突然看到兒子裸著身體站在門口,又羞又急地嬌喊著:「啊!!

小潔…你要幹嘛?!.怎會在那裡?.噢!

…不可以過來喔…噢!.媽媽..現在..好..難過…噢!」,由於春藥非常強烈,香蘭已達性慾高峰無力起身,玉手依舊磨蹭著淫洞,皺著眉毛的美目閉得緊緊的,潔白細膩的玉頰發燙飛紅,像胡茵夢般秀挺的鼻子,搭配撐開著的性感細緻鼻孔、微張的香唇淫蕩地嬌喘著,小潔著魔了,原來朝夕相處的母親,竟然是個如此性感美麗、成熟嫵媚的女人。

挺著紅腫高翹的爛鳥,小潔撲上床,抱著母親雪白豐滿的大腿說:「媽…讓我..幫你…」,說完即扳開美腿,開始埋頭吸吮香蘭濕淋淋的陰戶,還將舌頭伸進水雞孔內攪動,覺得膩膩滑滑的,尚存一絲理智的香蘭又驚又怕地哀求著:「…啊!.小潔…不可…不可以…我們是母子,你這樣..媽會去死的…不..

不要…啊!

不…

啊!..」,面對香蘭的哀求,已變成野獸的小潔那聽得進去,反而提起,龜頭對準肉縫,使力一頂,只聽

」噗嗤」

一聲,媽也隨著

」啊」

的一聲驚呼,堅硬腫漲的陽具盡根而沒,充血的龜頭一下子頂在媽的花心深處,陰道裡軟綿綿,暖洋洋的。香蘭一陣痙攣,那雙美麗的大眼中流出了晶瑩的淚水,如作夢般喊著:「啊!.什麼東西進來了?..小潔…你.不可以..這樣..對媽..,.快.拔出去.媽真會死的..不!…啊!

啊!..」,小潔在經過姊姊及鄭航的調教後,干穴技巧已今非昔比,才抽送一下子就把母親幹得滿臉嬌艷嫵媚,風情萬種,雙頰紅潤豐腴,仰著鼻孔,張著淫唇嬌喘著,接著又一番狂暴的抽插,香蘭終於伸手環抱小潔腰部,閉著雙眼咬緊潤唇,跟著兒子快速的抽插節奏,胡茵夢般挺秀的鼻孔不斷發出急促的:「嗯!.

嗯!..嗯!..」幾聲,…來了..終於出來了…小潔的淫精終於灌入當初孕育自己的子宮裡了,小潔激動地伏在香蘭散發著幽香的身上,仍泡在銷魂洞裡感受著母親高潮痙攣的餘韻…..,不久香蘭便昏睡得不省人事了。

次日清晨香蘭醒來,發現自己怎麼沒穿內褲,又看到下體一片狼藉,黏黏糊糊的,驀然想起昨晚的事,一時間腦袋幾乎空白,差點昏倒,…..我怎麼了!!?…怎會這樣?!.我怎麼和小潔作那種事?,我們是母子啊!!….怎麼辦?

怎麼辦?…

慌亂的香蘭此刻心中充滿了彷徨和恐懼….,溫柔嫻淑、毫無心機的她,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會被一向乖巧純潔的女兒下春藥,正值狼虎之年又守寡的香蘭,並不是沒在房裡手淫過,她非常自責地以為,昨晚一定是自己一時無法克制,在床上自慰時,被兒子發現而誘使他作錯事的,多可怕的錯事啊!!

….

,這強烈的自責感與罪惡感,讓香蘭顯得六神無主,不知如何是好,時間不知過了多久,香蘭情緒稍為平靜,勉力起身穿好衣服,離開房間走到客廳,卻隱約聽到從小琴房裡傳來陣陣嫩稚的男女交淫聲,香蘭心裡閃過一個不敢想像的可怕念頭,步伐凝重地一步一步走近小琴房門,她猶豫不安地推開小琴房門,香蘭睜大眼睛被眼前的一幕給嚇呆了,原已稍為平復的思緒,澈底崩潰了….

。原來昨晚小潔在進行母子相奸時,小琴一直站在門口看,直到母子完成了交配,姊弟倆因受不了如此巨大的淫邪刺激,就相互牽著手走進小琴房間,幾近瘋狂地幹了一整夜直到現在。

頭皮發麻的香蘭眼前看到的是兩具赤裸白晰的肉體疊在一起,這是兩個和她相依為命的心肝寶貝啊!!

小潔正瘋狂地姦淫著壓在下面的姊姊,交合處男女性器均已極度紅腫且沾滿了彼此混合的泡沫狀淫液,不知雙方已洩身幾次了,香蘭回神後顫聲驚叫:「你…你..

們在干..什麼?!!…怎麼可以..亂..來!?

….小潔…快離開你姊姊..

那是..姊.姊…你..怎麼可以?…」,此時小潔一心只想快點和姊姊進入極度激情的境界,正忘我地進行著動物本能的交配抽插,對母親的驚喊視若無睹,繼續埋頭苦幹,小琴則仰著頭,像不服管教的小女孩般喘聲說:「媽..讓..弟弟..繼..續吧..我.很舒服…昨晚弟弟…不是也和…你..了嗎?..你舒..不舒服?..」,崩潰了!…香蘭的道德感、羞恥心澈底崩潰了,是的,連自己都和兒子亂倫過了,這都是自己造成的,還有什麼立場要女兒和兒子不能這麼作,香蘭好想去死,真不知往後如何面對這對小姊弟…。

接下來幾天,家中氣氛變得很沈悶,傷透心的香蘭變得很少講話,大部份時間都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但畢竟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姊弟在電腦前看影片時,有時會忍不住直接在和室裡邊看邊干,無可避免地,還是有幾次被香蘭撞見,絕望!.一再的絕望!.對於身為人母無法阻止子女作那種事,香蘭越來越恨自己,受不了越來越強烈的自責煎熬,瀕臨崩潰的香蘭內心吶喊著:「天啊!!老天讓我下地獄吧…」,最後終於…懷著自我毀滅的放縱心理,自暴自棄的香蘭,開始墮落地答應和兩姊弟一起觀看鄭航提供的亂倫、獸交影片,也開始認命地接受小潔不斷的相奸要求…。

這一天週六,鄭航認為時機成熟了,要小琴帶他跟萊西一起回家,因為小琴跟香蘭講過鄭航的事,香蘭知道鄭航遲早會來她家,只是沒想到他還帶了一隻那麼大的狗來,香蘭?腆地和鄭航打招呼表示歡迎,瞧著美貌似胡茵夢的香蘭,鄭航淫笑地說:「上次來你家,就覺得你好美,其實小琴很早就認我當爸爸了,只是我這個爸爸,一直沒機會和你這個媽媽作作夫妻的事,你這麼成熟嫵媚,跟你作的男人一定很爽,對不對,香蘭…」,香蘭滿臉緋紅地瞧著眼前這個比自己小七、八歲的男人,聽著他調戲賴皮的話語,跟印象中那個外表斯文的老師,早已判若兩人。

用過晚餐,鄭航和小琴一家人一起觀賞他帶來的一些亂倫新片,由於有鄭航這個不熟識的外人在場,亂倫的羞恥感讓保守的香蘭,一直顯得有點尷尬不自在,為了讓母親早點進入狀況,在第二片看到一半時,小潔首先幹上香蘭,在喚起溫柔美母的性慾後,再由鄭航輪著上…,噢!..幹上了,真的幹上了,鄭航驚歎著終於幹上了覬覦已久,凝脂般的美艷肉體,最後兩人再同時合干香蘭前後洞。另外這一邊,小琴也沒閒著,正和萊西配對著,小琴主要是想示範給媽媽看,她很想讓母親也嘗嘗萊西的滋味。

香蘭在被兒子及鄭航蹂躪時,其實眼睛一直沒離開過小琴跟萊西,因為那隻狗實在太大了,她擔心驕嫩的愛女會受到傷害,只是她簡直不敢相信接下來眼睛所看到的,一臉稚氣的女兒,竟然熟練淫蕩地把狗的下體,一下子吸舔得腫得像一支紅色大木槌,雖然在影片中看過興奮的狗?,但沒想到真正的狗下體,勃起來這麼大,長相這麼嘔心可怕,更令貞潔保守的香蘭差點窒息的是,稚女的細孔跟公狗的巨根,兩付尺寸不成比例的性器,居然能緊密地結合在一起作活塞運動,最後狗巨?還像倒插木槌般深深嵌入小琴體內,牢牢卡住,看著女兒背對背跟狗連在一起受精的癡淫態,自己前後洞又正被親兒子及不熟男人夾插著,此時刻的香蘭,只能用快瘋了來形容。第一輪大戰完成,休息片刻後,接著由鄭航像導演般,從搓揉口交、騎上抽插到卡住射精,一步一步引導香蘭跟大狗萊西交配,小琴則和小潔在旁邊看邊幹著,雖然是第一次跟狗,覺得很髒,也費了很大工夫,裸身穿著高筒絲襪的香蘭終究還是像母狗般跪著,豐潤的雪白屁股和萊西的屁股背對著,靠著深深埋入的倒插槌狀物,將兩個肉體緊緊鏈在一起,體驗著大狗?卡在水雞孔內射精,那種異色的獸性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