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姦人妻之女教師禽獸輪姦陷阱 第四章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16)

第四章:無恥侵襲

********************************************************************************************************

這時德叔更猙獰的向慧芬說道:「臭貨,我是吃定妳的了。但妳卻不識擡舉,那麼,接下來的,妳可別後侮了。」

的確是,慧芬這時真的感到有點後侮了,但此刻的她,後侮已是無補於事了。這時,德叔已粗暴地把她的上衣撕去了。

慧芬那粉紅色的蕾絲胸罩,及那潔白的乳溝,已把德叔催生得更加之獸性了。慧芬這時,更邊爭紮著,邊哭叫起來了。

但很快,她的哭叫聲靜止了,換來的只是發自喉頭的微弱悲嗚聲。因這時,德叔那張惡嗅的大咀巴,已把慧芬的櫻桃小

咀給封閉住了,一雙粗糙的魔掌,更像野獸般在慧芬那嬌軀上四處的抓鍊著。

而這時的小媚,裙子已被那王校長翻高了。她那條白色兼還有黃色小碎花紋的小內褲,已呈現在王校長及趙主任的眼前

來。而那王校長,更笑著讚美說!

他笑說道:「呵呵!這小妹妹那小內褲真的可愛死了。啊!老趙!你看呀!」

趙主任更是淫笑著說道:「啊!是啊!這小騷貨原來早已濕了啊。」

而王校長,更伸出指尖,隔著小媚的內褲撥弄著她的陰唇起來了。而趙主任,更是興奮得大口大口的吸吮著她一雙乳房

來。而小媚,這時是卻發現了自己身體,現正不斷的發熱起來,這是她從來都沒有過的感覺,全身酥軟軟的,迷糊而又

空虛似的,但神智卻是還清醒的。而經那王校長熟練的撥弄,小媚亦不禁發出輕輕的呻吟聲了。而她這種感覺,亦同時

再慧芬的身上產生了。

這時,德叔正是把舌頭從慧芬的口腔,舔到她的櫻唇上,更一直舔吻到她的粉頸去。接著,德叔又繞到慧芬的身後,瘋

狂的吻舔著她那潔白的背部。這時,慧芬已感到陣陣的暖流,好像正從自己體內洶湧而出似的,這是一種動情的感覺呀

!但,仍然是清醒的她,卻強忍著這種感覺的爆發。

原來,慧芬與小媚被騙喝下的那些酒,早已被德叔他們下了催情藥了。而那些催情藥,現已續漸產生作用了。慧芬,已

感到身軀已越來越酥軟了,使她連哭叫的氣力也缺乏了,現她只能低聲的泣叫著。

這時,她更不禁哀求道:「嗚…鳴!請你放過我吧!我是有丈夫及小孩的。求求你不要碰我啊!」

「德叔,更是得意的說道:「嘿!老子就是最喜歡操別人的漂亮老婆啊,特別是像老師這樣的好貨色呀!」

德叔說罷後,就更加顯得瘋狂起來了。而小媚這時,更是糟透極了。她那白底黃色碎花小內褲,已不知甚麼時候被脫下

來了。而且,更被那猥瑣的趙主任拿起來嗅聞著!而那胖胖的王校長,更把小媚身上僅餘的校裙子,也給他脫下了。現

在,小媚已是一絲不掛了。一賦少女的嬌嫩潔白軀體,一雙充滿彈性的乳房,顏色鮮嫩的乳尖,白滑的一雙美腿,及那

雙美腿中間,那稀疏的陰毛,把趙主任及王校長吸引得停了來,那兩雙貪婪的眼睛,因賞著這件完美的藝術品起來。

而這時,在不遠處更傳來了卜的一聲,及慧芬的哀哭聲。因為,這時德叔已把慧芬的胸罩扣子解開了,他更再次回到慧

芬的前方來。而這時的慧芬,已被弄得香汗淋灕了,一張哭得梨花帶雨的漂亮臉孔,楚楚可憐的。而她更還不斷的扭動

身子,作出了崩潰前最後的爭紮。但是,現在已狂態畢露的德叔,又那會可憐慧芬呢!相反,慧芬這時的模樣,使德叔

更為知興奮啊!這時,德叔更使勁的把慧芬的胸罩扯去,慧芬的一雙美乳,便在德叔眼前跳躍出來了。教德叔看得張大

了咀巴來。

他還禁不住的稱讚道:「啊!媽的,好美的一雙奶子啊!」

而經他這麼一說,就連在那邊廂,正被小媚嬌軀吸引著的兩頭色狼,趙主任及王校長,亦一併的跑了過來,無恥的把慧

芬圍堵起來。慧芬那雙渾圓堅挺,潔白飽滿的乳房,及那棗紅色的乳尖,看得這幾頭色狼,唾液從咀角裡直滲出來了。

而那趙主任,更猥瑣的說道:「啊!真想不到呀,已做了人家老婆,亦生過了孩子,竟還能擁有這麼美的好奶子呀!」

王校長亦隨即說道:「對啊!比起那小妹妹的,還要大得多啊!」

而慧芬被這幾頭色狼盯著自己身體評頭品足!使她感到極大的侮辱,但如今,她只可羞澀地垂首哭泣。這時,那王校長

更馬上的跑回了小媚的身前。他已是慾火攻心了,他飛快地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脫去,展露出自己的滿身肥肉,而他那肉

棒,亦早已聳立起來了。看在小媚眼內,直把她嚇得再次尖聲高呼起來。而那王校長,更伏下身子,把小媚的雙腿張開

,他看到小媚那嬌嫩的陰戶,兩片薄薄的陰唇緊閉著,更還有小許液體從那嫩穴中溢出。這使得王校長馬上的把頭顱埋

向小媚的雙腿中間,向著那嫩嫩的陰戶瘋狂的吻舔起來了。

而小媚則再次呼喊道:「啊…啊!不要啊!求…求你吧!陳…陳老師,快…快來救我啊!」

而這時,德叔正伸手把慧芬的面龐托起來,接著,那張發出惡臭的咀巴,又再次地把慧芬的櫻唇封閉著。德叔還把舌頭

鑽進慧芬的口腔,接著更使勁地吸飲著慧芬的津液,而那他那雙粗糙的手,亦已緊緊的握著慧芬那雙美乳搓揉起來了。

接著,德叔的咀巴更慢慢的往下索吻,直往慧芬那雙美乳去,他還無恥的伸出舌尖,輕舔著慧芬那嬌嫩的乳頭。而德叔

的手,亦並沒有閒著,慧芬的另一顆乳頭,同時已被德叔的手指撥弄著。在德叔那無恥的玩弄下,慧芬雖感到厭惡,但

那些生理的反應,及催情藥的效應下,使她那雙乳頭,已在不受自己的控制下,硬翹起來了。但慧芬的理智,仍驅使她

爭紮著,叫喊著。這情景,把一直站在旁的趙主任,看得血脈沸騰。

這時,一聲淒怨的哀嚎聲,震撼得整個密室,也像是真的搖動著似的。這是小媚的聲音啊!因為,這時那胖胖的王校長

,已把整個肥大的身軀壓向小媚身上了。而他那肉棒,亦已整根深深的插進小媚的嬌嫩陰道裡!可憐的小媚,她那寶貴

的處女之身,就這樣便被王校長這頭肥色狼粗暴的奪去了。而那王校長,更輕輕的抽送了幾下後,便高慶得高聲向著趙

主任呼叫起來。

王校長叫道:「啊…啊!老趙!快點過來啊!今趟這小妹妹真的還是處女來啊!」

而那趙主任,更像極一頭狗的模樣,馬上返回了王校長那邊廂去。這時,王校長正無恥的拿著小媚的內都褲,揩擦著正

從小媚那嬌嫩陰道口滲出來的處女血絲,還發出了非常滿意的笑容來。接著他更沒有理會現已泣不成聲的小媚,繼而再

次把他那根肉棒,插進小媚的嫩穴裡去,更馬上無情地抽送起來。這把剛被奪去處女之身的小媚,弄得痛楚地大聲呻吟

著。而這時,趙主任亦已看得興奮難耐,他更飛快的把自己那身衣服脫去了,更捉著小媚的玉手,向著他那根堅硬的肉

棒握下去,還上下的套弄起來。而他那根肉棒,還要比那王校更來得粗大呢!而這兩頭色狼,更每人握著小媚一隻乳房

,在不停的搓揉著。兩頭色狼所加起來的淫笑聲,亦被小媚的痛苦呻吟聲淹蓋了。

而另一邊廂,德叔更握著慧芬的美乳,瘋狂的吻舔著,他大口大口的吸吻著,那張咀巴,像真的想把慧芬的整個乳房吞

下肚子似的,他還不時的把慧芬的乳頭含進咀裡吞吐舔弄一番,那張濕淋淋的咀巴,任意地從慧芬胸前至腋下之間來回

索吻,盡情地把唾液沾染到慧芬的身上去。而慧芬雖把雙目緊緊閉上,逃避著眼前的恐怖景象,但是,自己那身軀,卻

告訴著她,更恐怖的事,將會緊接而來啊!因為,這時德叔那隻魔掌,已在她的大腿上撫摸起來,更慢慢的沿著大腿內

則,撩入了她的裙子內了。

這不其然令慧芬顫抖起來,更激烈的擺動著身軀。可是,德叔那隻魔掌,已觸及到慧芬那最敏感的部位了。這時慧芬更

全身抽搐起來。咀裡,更發出了一聲哀嗚。而德的手,更無情的隔著慧芬那薄薄的內褲,擠壓著她的陰戶。德叔邊把面

貼向慧芬耳邊,更淫笑的說著

德叔淫笑著道:「啊!真飽滿的蜜桃啊!老子真的愛殺妳這騷貨了」

這時,他更用指尖,隔著內褲來回按在慧芬的兩片飽滿陰唇中間挑弄著,更探索著慧芬那陰核的位置,而慧芬雖是被淫

辱著,但在生理的反應,及那些催情藥的迫使下,她的淫水,亦早已把內褲弄得濕透了。而此刻的德叔,當然亦可感受

到啊!

而德叔又無恥的對著慧芬說道:「嘿!還裝成甚麼神聖的女教師呀!只弄妳幾下子,還不是又濕起來了。」

而慧芬還怨恨的答道:「畜生!我定會送你們到警局治罪的」

德叔更即時收起了淫笑的面孔,更而再次猙獰的道:「好啊!假若老子操不死妳這賤人,妳便去啊!」

接著,德叔又再次的獸性大發了。他瘋狂的向著慧芬索吻,由小咀、粉頸、乳房、小肚、大腿、一直至小腿,而德叔更

把慧芬的一雙高根鞋飛脫,之後便托著她一條腿,伸出舌頭來回的吻舔著。這時,德叔更時越弄越變態了。他蹲下身子

,更把慧芬的每一根足趾也含進咀內吸吮起來。這種嘔心的淫弄,使得慧芬既感到害怕又厭惡。

她還怒喝道:「你…你這變態的無賴!快給我滾開啊!」

她說畢,便使勁的把雙腿亂蹬。但是,慧芬那雙美腿,已很快給德叔那雙手箝制著了。而德叔更把她那雙美腿張開,更

貪婪的俯身往慧芬的裙子內窺看。他還淫笑著,更無恥的用舌頭舔弄自己的咀巴。他此舉,是故意弄給慧芬看的,這時

的德叔,已不只要把強姦慧芬了。而他更是要盡情把慧芬羞辱。

這時,另一邊廂,已聽不到小媚痛苦的呻吟聲了。正因為,她那小咀,已被趙主任的大肉棒充塞著。而趙主任,更抓著

小媚的秀髮,使勁的搖動起來,剌激著自己的獸慾,而那胖校長,亦還在氣喘如牛的抽插著小媚的陰道。

而不遠處,已傳來了慧芬的苦苦的哀求聲,她更泣聲道:「喔…喔!求求你吧!快停止呀!不要這樣啊!」

無恥的德叔,這時已邊吻舔著,邊沿著慧芬的大腿,直把頭顱竄進了慧芬的裙子內了。而影入德叔眼簾的,就是慧芬那

條已濕透了的粉紅色小內褲,緊緊包裹著她那肥美的陰戶。那種女體的香氣,已撲鼻已來了。這一砌,已把德叔的慾火

推向頂點了。接著,德叔更把鼻子擦向慧芬的陰戶,更隔著她那內褲使勁的嗅聞起來,他那雙手,更狠狠地隔著那小內

褲抓鍊著慧芬的美臀。

德叔更邊喃喃的說道:「晤…晤…晤!很香啊!美人啊!妳這裡真的既肥美又芳香啊!定很好吃的!老子定要好好品嚐

啊!」

德叔邊淫辱著慧芬,邊故意的說著髒話,特意加強了對慧芬的羞辱感覺來,接著,德叔更站起來,慢慢地把自己的衣服

脫下,而這時,不遠處又再次傳來了小媚的淒怨哀求聲。

小媚正哀求道:「喔…喔…喔!求求你們啊!不要這樣呀!喔…喔…喔…喔……啊……………!」

這時,在王校長的一輪急速抽送後,他便與那趙主任互換了一個眼色。接著,他們更是掉換了位置起來。那王校長,更

馬上把肉棒塞進了小媚的咀內,還不停地抓著小媚的頭動起來。而趙主任,更把小媚的腿張開,看著小媚被黃校長剛剛

抽插過後,還有點紅起來的陰戶。他更伸手摸弄一番後,便提著自己的大肉棒,慢慢揩擦著小媚的陰戶。

而那王校長更氣喘如牛的叫嚷著道:「啊…啊!舒服死了!啊………………………!」

就這樣,王校長便在小媚的咀內,噴出那濃濃的精液了。他還滿足的微笑著,像享用了一頓美味的大餐似的。接著,他

便慢慢地把肉棒從小媚的咀裡抽出,而他那些精液,還像絲一般牽著小媚的咀與他那龜頭。這時,那趙主任更看得興奮

起來,再也按禁不住了。於事,他便慢慢的把那大肉棒,插進了小媚的陰道裡,但他根大肉棒只插進了一半後,剛被王

校長姦汙了一遍的小媚,處女之身還是剛被奪去,又那坎能再次忍受被姦呢!她便痛楚得尖聲叫喊起來了。她那叫喊聲

,又再次的震懾了整座密室了。

而這時的慧芬,聽到了小媚的淒勵叫喊聲後,竟沒有顧慮到自己的處境,還關懷遙望著小媚的那方。她這樣,使得這時

已把自己脫過清光的德叔甚為不悅,這像極被看小的羞辱感,使到他怒了。他又再次地獸性起來,於事便伸手抓著慧芬

的裙子,狠狠地扯脫下了來了。

德叔這舉動,使得慧芬馬上感覺到,自己的處境,絕不比小媚的差呀!這時,她看到眼前的德叔,他已是一絲不掛了!

德叔那魁梧的身軀,一身憤脹的肌肉,真的教一些遠比他年輕的人汗顏,而更令慧芬感到驚嚇的,就是他胯間,那根已

高高聳立起來的巨大肉棒,真的巨大得很,那呈現紫黑色的龜頭,更已滲出了些粘粘的液體來了。

這把慧芬嚇得馬上緊閉上雙目,更不斷的爭紮著,而這時的德叔,看著身上只餘下一條內褲的慧芬,一賦成熟少婦的嬌

軀,及那已被汗水弄得發亮的白滑肌膚,他更淫笑起來,他還故意的笑得更下流,更下賤,接著,德叔便緊緊的把慧芬

摟抱起來瘋狂的索吻,他那雙手,亦無情地在慧芬那雙美乳上抓鍊起來,幾根指頭,更深深的陷進兩團充滿彈性的美肉

裡,這使得慧芬的哀嚎聲,亦與小媚般,響遍了整座密室了。

而小媚那方,她正在痛苦的承受著趙主任的抽送。趙主任更是邊抽插著小媚的陰道,邊把她那雙乳房來回的搓揉著。而

那剛奪去小媚貞操的王校長,則像頭肥豬般躺臥在一旁,正淫笑看著趙主任姦淫小媚。

而這時,慧芬的哀嚎聲,聽進德叔耳內,亦只會加添了他的獸性。他正把慧芬的乳頭含進進裡,使勁的吸吮著,而他的

手,更沿著慧芬那光滑的小腹,探進了慧芬的內褲裡,這時,德叔觸手所及的,是慧芬那些濃密而柔潤的陰毛,他輕掃

了一會後,便伸出指尖,在慧芬的兩片肥美陰唇外來回撥弄著,更把指尖探進慧芬那已濕潤的肉縫內,被德叔這樣的淫

弄著,使得慧芬也不禁自喉頭間發出了呻吟聲來,而德叔的那根指頭,這時更插進了慧芬的陰道內,開始緩緩地抽動著

而慧芬雖千萬個不願意,但她的淫水,此刻亦已不受控的,大量從陰道內溢出來了。而德叔,當然亦感受到從慧芬的陰

道內滲漏出大量的暖流來,這時,他更緩緩把那根指頭抽出,而那根指頭,這時已是濕透了,黏黏滑滑的液體沾滿整根

指頭來。而德叔更下流得把那根指頭貼近了慧芬的眼前了。

他還變態的說道:「看啊!還不是蕩得出水來,還裝成甚麼淑女的模樣啊!等陣子,我看還妳叫得比那小妹妹還要騷呀

還要浪啊!」

這時,正在瘋狂地抽插著小媚陰道的趙主任,隨著那急速的喘氣聲,他的動作,亦同樣的急速起來了。

他還喃喃的道:「喔…喔…喔!真的很緊呀!不行了。」

這時,趙主任全身一陣痙攣,他便在小媚的陰道內噴出了濃濃的精液了。隨著趙主任的洩精後,小媚的哀嚎聲亦已靜止

下來了。現在的小媚,已沒有氣力叫喊了,她只能朦朦朧朧的低泣著。而那趙主任,還緊緊的抱著小媚,似是還不願把

他那大肉棒,從小媚的緊湊陰道內抽出,他還不斷的在小媚的嬌軀上來回索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