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大炕(經典)

2017-02-06     WoKao     檢舉     收藏 (35)

我老早就知道娘怕癢,看到娘的動作知道她很癢了。我突然玩心大起,開始輕輕的撫摸著娘的背部、腰部、等等她怕癢的地方。娘的身子開始不安的扭動起來,但是很奇怪,以前我搔娘痒痒的時候,娘早就笑得透不過氣來。但是現在她不但不出聲,而且還盡力不讓自己大幅度扭動,並且開始往牆角退縮,娘今天到底是怎麼了?

我一邊往前擠去,一邊用雙手搔著娘的痒痒,突然我想起剛才娘摸我腹部那些毛的時候,我心頭癢得不得了,看來只有用這招娘才會像以前一樣的求饒。於是我的手開始摸向了娘的腹部。可是這個時候,一直沒有理會我的娘,用手抓住了我已經抱住娘的腰的雙手。我掙扎了一下,娘卻更加用力地抓住我,讓我動彈不得。

我急了,想叫喊,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好像不願讓兩個姐姐知道我和娘這麼親熱。也許以前爹和娘特別溺愛我的時候,我都不會再姐姐面前向爹娘撒嬌,可能是怕姐姐們吃味吧。

於是我決定自己想辦法解救自己的雙手,我正在想辦法的時候,突然感覺到我的雞巴正猛烈的跳動著,原來娘把屁股縮開了一點,讓我的雞巴不能頂住娘的屁股。我突然想到娘好像很害怕我這用來尿尿的小雞雞,從剛才起娘都在躲著它。

我知道我找到解救雙手的方法了,我的雙手環抱著娘的細腰,雖然我沒有力氣把她拉過來,但是我卻能把自己拉過去啊。我雙手屁股一起用力,我那猛烈跳動的雞巴終於再次碰到了娘的屁股。

娘的身軀果然如我想像中的一樣震動了一下,接著她立刻挪動屁股,往外移去,當然是非常緩慢的,看來她也不想給那兩個只顧著聊天的姐姐知道我們在玩呢。我當然也非常配合的,緩慢前進。就這樣的挪動中,我感覺到我的雞巴每從離開到接近娘的屁股一次,我心頭就湧起一種揉動的感覺,而且娘的身軀也同樣震動一次。

我出生在東北一個非常偏僻落後的山村,我家爹娘、兩個姐姐再加上我一共是五口人。娘在18歲的時候嫁給了爹,第二年就生下了我大姐,在我娘20歲的時候又生下了我二姐,原本計劃生育的問題,爹娘他們應該不能再生了。不過農村是非常封建的,女兒是不能當作繼承家業的後代的,這個觀念是牢牢盤踞在大家腦海中不可動搖的。

爹是村裡最大的官——村支書,雖然同樣也有著這個觀念,但顧及自己的身份,也就不敢去考慮這些問題了。

不過,在二姐出生兩三年後,親戚朋友村人開始有了各種各樣的風言風語

我老早就知道娘怕癢,看到娘的動作知道她很癢了。我突然玩心大起,開始輕輕的撫摸著娘的背部、腰部、等等她怕癢的地方。娘的身子開始不安的扭動起來,但是很奇怪,以前我搔娘痒痒的時候,娘早就笑得透不過氣來。但是現在她不但不出聲,而且還盡力不讓自己大幅度扭動,並且開始往牆角退縮,娘今天到底是怎麼了?

我一邊往前擠去,一邊用雙手搔著娘的痒痒,突然我想起剛才娘摸我腹部那些毛的時候,我心頭癢得不得了,看來只有用這招娘才會像以前一樣的求饒。於是我的手開始摸向了娘的腹部。可是這個時候,一直沒有理會我的娘,用手抓住了我已經抱住娘的腰的雙手。我掙扎了一下,娘卻更加用力地抓住我,讓我動彈不得。

我急了,想叫喊,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好像不願讓兩個姐姐知道我和娘這麼親熱。也許以前爹和娘特別溺愛我的時候,我都不會再姐姐面前向爹娘撒嬌,可能是怕姐姐們吃味吧。

於是我決定自己想辦法解救自己的雙手,我正在想辦法的時候,突然感覺到我的雞巴正猛烈的跳動著,原來娘把屁股縮開了一點,讓我的雞巴不能頂住娘的屁股。我突然想到娘好像很害怕我這用來尿尿的小雞雞,從剛才起娘都在躲著它。

我知道我找到解救雙手的方法了,我的雙手環抱著娘的細腰,雖然我沒有力氣把她拉過來,但是我卻能把自己拉過去啊。我雙手屁股一起用力,我那猛烈跳動的雞巴終於再次碰到了娘的屁股。

娘的身軀果然如我想像中的一樣震動了一下,接著她立刻挪動屁股,往外移去,當然是非常緩慢的,看來她也不想給那兩個只顧著聊天的姐姐知道我們在玩呢。我當然也非常配合的,緩慢前進。就這樣的挪動中,我感覺到我的雞巴每從離開到接近娘的屁股一次,我心頭就湧起一種揉動的感覺,而且娘的身軀也同樣震動一次。

,當這些言語傳到爺爺奶奶外公外婆耳中時,四個老人立刻冒著風雪從百里之外翻山越嶺的趕到我家,據那時只有四五歲的大姐回憶,當時爺爺奶奶指著娘親罵,而外公外婆則指著爹來罵,罵了一陣後,他們又調轉來開導自己的子女。

雖不知道他們講了些什麼,但是事後一年,我就哇哇叫著來到這個世界。雖然事後聽說當時的爹和娘都被人抓走動了什麼手術,而且爹的公職也被革去了。但是當為我百日進行擺酒的時候,爹和娘以及四個老人都腰骨挺直,滿臉紅光,帶著笑得合不攏的嘴接待著鄉親們。

在我出生後,據說再也沒有聽到那些風言風語了,爹娘在村人面前神色都很傲然。不過因為爹的公職沒了,除了自己的一畝兩分地外,再也沒有什麼收入,生活開始艱難起來,爹和娘那驕傲的神色也不見了。為了養活五張嘴,爹一咬牙,離開了這個鄉村,出外打工了。家裡就留下娘和我們三姐弟。

不過,雖然家裡只剩下娘一個婦道人家和三個未成年的小孩。但是由於爹在外面打工很順利,每半年回來一次的時候總是帶了許多禮物和蠻豐厚的生活費回來。我們家又在村人當中威風了起來,而我家也是全村第一戶把泥房換成水泥房的。再加上爹爹以前當村支書時留下的權威,在村裡是沒有人敢來欺負我們這些婦幼的。

過了一兩年,當爹爹帶回全村第一架彩電的時候,全村都轟動了,調試彩電的時候,幾乎全村的老少爺們都來了,把屋裡屋外都擠得滿滿的。過完年,爹爹又出去打工了,不過這次不是他一個人出去,而是全村青壯男丁都跟著走了。這樣一來整個村子只剩下些老弱婦幼了,同時我家的聲望在村裡也達到了最高點,很多時候,我娘的話比村支書還有用。

而我就是在這個幸福的家庭里,在這個可以說是女人村的村子裡長大的。

我們東北自古以來就有個習慣,這個習慣現在雖然沒有什麼人,特別是城裡的人去做了。但是在我們這個常年風雪封地,地處偏僻的鄉村卻依然保持著。這個習慣就是脫光衣服睡覺。

據老人說,這樣脫光了鑽進棉被,躺在熱炕上,那感覺比穿著衣服暖多了,同時也舒服多了。當然,不用說都是一人一張被子的。

小時候的事,我記得不大清楚,只是朦朧記得,我打小就沒有自己的被子,很小的時候開始就被娘抱在懷裡,共一張被子睡覺。娘的被子是一家人當中最大的,據大姐說,娘的被子是和爹一起用的,所以才這麼大。

在爹回來的時候,我就不跟娘親一起睡,轉而跟大姐同一張被子。每當爹在家的時候,而且在我晚上憋尿憋醒的時候,就會看到娘的大被子動個不停,而且還傳來爹和娘急促的喘息聲。我喊尿尿的時候,原本非常疼愛我的爹都會罵我,因為娘會起來幫我尿尿。

我不知道兩個姐姐有沒有看過這一幕,反正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就發現姐姐們都一動不動的睡著覺,也許她們看到了,卻因為怕被爹爹罵而不敢出聲打擾爹娘吧。於是當我自己能夠小便的時候,我就沒有打擾過他們,只是偷偷的鑽下床自己解決了。

我家的炕是個大炕,能夠並排睡上3個大人,擠一點話5個人也能睡下。床上只擺了娘和兩個姐姐的三張被子,所以可以說還蠻寬敞的。當時我最想要的就是能夠擁有自己的一張被子,但是娘老是說我還小,怕我冷著,不同意加多一張被子。那時我真的很討厭娘親,不過當我10歲時發生了一件事後,我就不再提起要有一張自己的被子,同時也感激娘親沒有讓我單獨擁有一張被子。

村子裡沒有小學,村中的小孩要上學都要走上十多里路,才能到鄉里的小學上學。但是我們這裡一年中有6個月是下雪的日子,所以村裡很多小孩,特別是女孩都是推遲讀書的。不過,不知道爹常年在外見多識廣,還是家裡有點閒錢,我十一歲就讀小學五年級了。而大我兩歲的二姐則讀六年級,大我五歲的大姐在鎮里的中學讀初二。在這年,娘才35歲。

說起我娘,那是整個鄉里有名的大美女。一米七的身高,秀麗的長髮,瓜子臉,柳月眉,嬌嫩的紅唇,凹凸玲瓏的身材,還有那雙修長白嫩的長腿。她不單單雙腿白嫩,全身上下都是雪白雪白的,因為在這冰天雪地里生活的人全都是白嫩嫩的嘛。

也許這樣一個年輕貌美,丈夫又長年不在家的美婦人,肯定是那些男子打歪主意的目標。但是娘親平時不大和那些男子說話,而且我那身高兩米,當過特種兵的強壯爹爹,脾氣的暴躁可是聞名鄉里的,誰敢打我娘的主意,先掂量一下自己脖子夠不夠硬。再說家裡還有一把爹爹當村支書時留下的雙管獵槍,晚上敢來偷雞摸狗的沒有一個。當然,現在村裡都是些老爺爺和小孩子,年輕人都走了,更沒有人打娘親的主意了。

至於那些從鄉鎮慕名而來的幹部們,他們也只是遠遠的說上幾句話,飽飽眼福,打死他們都不敢動手動腳。要知道我爹和我娘的家族在這附近的鄉里勢力是最大的,一聲招呼,幾百上千人都能喊來。不然我爹爹一個沒有背景的退伍兵不會當上村支書,不會娶到這麼一個美嬌娘,也不會在第三個孩子出生後才被革職。

有這麼樣身材高挑的爹爹和娘親,我們三姐弟的身材也非常標準,而且樣貌也同樣非常的出色,沒辦法,父英偉母嬌美,我們這些做子女的當然也遺傳了這些優秀基因了。

也許東北人普遍高,我十一歲就有一米五了,而十四歲的二姐居然有一米五六,十六的大姐更是厲害,早就有一米六幾了,那高挑的身子也更是豐滿。知道是不是爹爹帶回來的營養品太補,還是怎麼的,兩個姐姐的身軀都有了女性線條,雖然不是成熟的,但是還是非常能夠吸引少男們的目光。

我們姐弟三人的感情非常好,也許打小在我接受爹爹特別給我的禮物後,我都會把這些禮物分給姐姐的原因。不知道怎麼搞的,我從來沒有獨占的慾望,所有單獨給我的東西我都和姐姐們分享,像那些特別買來給我吃的營養品,我就是和兩個姐姐一起享用的。我們三姐弟從來沒有吵過架,也從來沒有紅過臉,懂事以來都是很體貼手足之情,非常關愛自己的親人。我這個最小的弟弟當然特別受姐姐們的愛護了。

當然這也是因為我也同樣愛護她們的原因,今天我打架了,我把學校里對我說髒話的人打得頭破血流。和我同學校的二姐,被老師叫到辦公室的時候,沒少教訓我。雖然二姐和老師都問我打人的原因,但是我沒有回答,我想那個被我打的學生也不會說出為什麼會被我打的。

老師見問不出來,只好讓我抄10遍課文當作處罰。我當然無所謂了,不過二姐明顯知道我不會隨便打人的,所以一走出辦公室,二姐就把我拉到偏僻的角落。二姐用雙手捧著我的臉,然後緊緊地盯著我的眼睛,沒有說什麼就是這樣的看著。

我知道姐姐想問我為什麼打架,但是我不想那些污言爛語傳入二姐的耳中,所以我把眼神望向遠處,決定不吭聲了。

好一會兒,二姐笑了,笑得很美,笑得很開心,她輕輕的說道:「是不是你那同學用髒話罵你,你才教訓他的?」

我不由自主地點了點頭,現在罵人的話一般都是肏你媽!尻你老母,插你娘親,不過不知道怎麼回事,可能是我的姐姐太美麗了,那些和我爭執的人在罵我的時候,很常是說肏你姐的屄,插死你姐姐!

雖然這些話我不大懂,相信說這些話的小孩也不懂,但是大家都知道這是一種很嚴重的侮辱行為。不管是我姐姐還是我娘親,凡是我的家人都不容許有人侮辱,就是想也不行。所以我可以說是從小打架打到大的,在這學校,誰都知道用那種髒話罵我,我就像被激怒的老虎。

久而久之,幾乎沒有人敢當面用髒話罵我,當然這樣一來我也沒有什麼朋友了。至於那個被我狠扁一頓的傢伙,是剛轉學來的,不然他哪敢觸我逆鱗。

姐姐當然了解這些事情,所以二姐輕輕的拍了拍我的臉蛋笑道:「人家剛轉學就被你打了個下馬威,看來以後他再也不敢在你面前說髒話了。」笑完,她又繃著臉敲了下我的腦袋,故意生氣地說道:「下次不准再打架了,不然二姐就告訴娘,讓娘不帶你睡覺。」

姐姐有時會假裝生氣,但是我卻知道,姐姐非常喜歡我這樣做。所以我忙笑嘻嘻的點頭表示以後不敢了。

我們這很多學生的家離學校都很遠,所以這裡中午不用回家的,大家都帶了午餐的便當來學校吃。我剛和二姐一起吃著便當的時候,學校的高音喇叭突然傳來校長的聲音,讓學生立刻回教室集中。

回到教室聽了廣播後,才知道連續不斷的暴風雪又要來了,學校開始提前放學,同時在暴風雪沒有過去的時候,不用來學校,一律在家自習。在這個季節,我們這一帶這樣的事很常見。對於學生們來說,又要過幾天無聊的日子了。因為暴風雪一來的時候,連門都出不去,別說找同伴玩耍了。

我和二姐離開學校後,立刻往家裡趕。在這片風雪之地生活的人,就是三歲小孩也知道暴風雪的利害,沒有哪個白痴會在回家路上玩耍的。

回到家的時候發現讀初中的大姐也回來了,而娘親看到家裡人都回來了,不由鬆了口氣,開始忙著去燒炕了。在我們這個地方,無論吃飯、聊天、睡覺都是在炕上的。平時被子都摺疊好放在依牆而建的櫥櫃里,只有晚上睡覺才移走矮桌拿出來攤好。

我脫下厚重的毛衣毛鞋,爬上了炕,先打開了炕頭放著的電視,然後才把作業拿出來放在矮桌上,當然跟上來的二姐一下子把電視關掉,瞪了我一眼,也拿出了作業。我當然了解二姐是要我先完成作業才准看電視,於是我只吐了吐舌頭就寫起作業來。而大姐則和娘親開始準備度過幾天暴風雪的工作,去整理糧食,檢查門窗等等之類的。當我完成作業後,發現二姐早就完成了,她沒有開電視看,只是看著一些故事書。我就是喜歡二姐這麼體貼人,忙一邊收拾書包一邊向二姐高喊作業寫完了,因為我知道二姐其實是很喜歡看電視的。

夜幕慢慢的降臨了,外面的風聲也越來越大,不過我根本感覺不到什麼寒冷,嘴裡是熱乎乎的晚飯,屁股下是暖烘烘的熱炕,眼睛看到的是電視里的精彩節目。這樣的我怎麼會去在乎外面冷不冷呢?一家四口吃完飯後,都坐在熱炕上一邊看著電視,一邊閒聊著。我依著大姐而坐,我突然覺得這就是幸福啊。可是我對幸福的感悟突然變成了深刻理解什麼是不幸,因為突然停電了。

整個房間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同樣也一陣死寂般的甯靜。年幼的我馬上感覺到了恐怖,嚇得我連忙向身旁的大姐摸去。恐懼的我一摸到大姐的身體,立刻緊緊地抱住,但是突然被大姐打了一下我的腦袋,這個時候我才感覺我的臉部貼在大姐的胸口,雖然大姐穿著厚棉襖,但是我仍能感覺到大姐的胸部有點鼓,好像在裡面藏了兩個饅頭。

這時大姐出聲說道:「娘,蠟燭在哪?」娘說道:「在牆角最下的抽屜里。你的作業沒有做嗎?」大姐說:「在學校就做完了,二妹三弟你們的作業呢?」我和二姐異口同聲地說:「早就做完了!」娘聽到這話,笑道:「那就不用找蠟燭了,睡覺吧,反正我也沒什麼家務可乾的。」我聽到這話不幹了,忙喊道:「娘,現在才8點多,那麽早睡幹嘛?可能是保險絲燒了,等下會有電來的。」我才不想這麼早睡,晚上9點鐘的時候3頻道會播動畫片呢。

大姐打趣道:「喲,三弟你怎麼知道保險絲燒了?就算燒了,外面風大雪大的,你叫誰去換啊?」二姐也跟著搭腔道:「小孩子晚上8點就要睡覺了,這是書上說的。」兩個姐姐都是邊說邊摸黑打開櫥櫃,取出被子開始攤起來。

而娘則笑著勸我:「我們的保險絲幾天前才剛換的,而且你看外面看不到一點燈光,一定是大雪把電線壓斷了,不說今天晚上沒電來了,暴風雪在的這幾天都可能沒電來。」

我聽到這話,心都涼了,以前就有過一次大雪壓斷了電線,那次一直過了好幾個星期,才有人把電線接好。沒辦法,誰叫我們這裡都住了些平頭百姓,而且這裡非常的偏僻。不說現在暴風雪肆虐,就是暴風雪過後,那些供電局的也要等膝蓋深的大雪融化後才會來。

看來我這幾天將會是非常無聊的日子了,我垂頭喪氣的面對牆角,脫起了衣服。雖然現在一片漆黑,姐姐和娘也在整理著被子,而且我懂事以來,家裡人都是熄了燈以後才脫衣服進被子的。但是我就是害怕被人看見,我一個小孩有什麼好怕的?家裡人一定在我小時候的時候,仔細欣賞過我的身體,我還有什麼不敢給她們看的?

一個月前我都還敢光明正大的脫衣服,但是現在我不敢了,因為我小雞雞上面肚子的地方,居然長了毛!我的同學去尿尿的時候,我都偷偷留意過,他們根本沒有長毛!而且我的小雞雞居然比他們大了一倍!而且上體育課爬竿的時候,小雞雞受到擠壓,雖然隔著厚厚的棉褲,但仍能感受到一種莫名奇妙的感覺,那感覺讓人有點不自在,又有點期待。

這種感覺我連最親密的二姐都沒有說,我不是一個喜歡向長輩求救的人,但是我知道一定是爹爹帶回來的幾盒小瓶飲料有關,我只記得那名字是什麼激素,當時我在爹爹出去打工後,分給了兩個姐姐各一盒,而我則占了兩盒,現在看來恐怕是我吃多了,不然兩個姐姐怎麼沒事呢?

出現那種莫名其妙的感覺也就算了,起碼那要在爬竿的時候才會出現。我煩惱的是小雞雞附近的毛。剛開始我那光滑的地方只是長了一兩根毛,當時我也沒有在意,只是偷偷用剪刀剪掉了。但是過沒幾天,哪裡居然長出了數十根!嚇得我小心的全部剪掉,但是跟著而來的是生毛的地方特別癢,癢得我時不時要去瘙一下。既要瘙癢,又怕被人看見了笑話,那感覺還真的很難受。

不過在那些毛又一次長出來的時候,那種痒痒的感覺消失了。我也知道,只要剪掉那些毛我就會癢,而且那些毛長出來也不會妨礙我尿尿,所以我就沒有再去剪掉它了。臉皮薄的我不希望家人知道我那長毛,所以才會這樣躲在角落脫衣服。

此時娘喊道:「狗兒,脫了衣服沒有?脫了就快進被子,免得著涼了。」狗兒是我的小名,是我眾多小名中最不喜歡的。其實我蠻喜歡娘喊我小三這個小名,但是娘說喊賤一點,小孩才會平安無事的快高長大。

我光著身子也覺得有點冷了,要不是在熱炕上,我早就感冒了。所以我連忙摸黑的往娘那邊爬去,我不敢用走的,一怕踩到人,二怕絆倒。由於娘是睡在最外邊的,而我則習慣面對櫥壁脫衣服,所以要爬著經過姐姐的地盤。姐姐們好像非常熟悉我這個打小就養成的習慣動作,都不約而同,好像例行公事似的,拍了拍我的屁股。

經過了這麼久,我的眼睛已經適應了黑暗,但是外面是晚上,而且還沒有月光,只能朦朦朧朧看到一個影子。看到最大的那個影子掀開被子向我招手,已經開始有點冷的我,忙加快動作,滾進了娘的被窩。「哇,好舒服,好暖哦。」我光溜溜的身體接觸到被炕暖的被子,馬上舒服的喊道。

大家都只是笑了一下沒有搭話,聽嘶嘶嗦嗦的聲音,不用想,就知道娘和姐姐開始脫起衣服來了。我非常清楚她們的習慣,爹爹不在家的時候,娘是在外面脫光才鑽進被子。而爹爹在家時,娘是在被子裡脫衣服的,不過好像都是爹爹幫娘脫的。而姐姐她們脫衣服就有點奇怪了,全都是躲在被窩裡脫掉,然後把衣服整齊的擺在床頭。哪像我脫下後就隨便亂扔,第二天起來一陣好找呢。不一會兒,我感覺到一股冷風進來,看來是娘掀開被子準備進來了。我不由側轉身朝姐姐那邊挪動了一下,我怕娘不小心碰到我那些毛,這樣不就被她知道了?這可是我的秘密啊。

娘進來躺下後,發現由於我挪開了身子,搞得被子中間出現了入風的空隙,忙跟著挪動身子,貼了上來,並微微撐起身子,伸出一隻手從我身上掠過,緊了緊我這邊的被子。把被子整理的密實後,娘的那隻手順勢把我抱住,然後娘的整個身軀都貼了上來。娘的這個動作,讓她那高挺豐滿的胸部,在我赤裸的背部磨擦了數次,然後就整個緊緊地貼在我的背部。

娘的這個動作從小到大已經重複了不知道多少次,以前我根本就沒有任何感覺,也許那時我的小雞雞還沒有變大也沒有長毛,也許那時還沒睡覺我就已經很睏了,被娘抱在懷裡只會更加快的入睡,哪裡會想其他什麼事。

但是今天晚上特別早睡,我現在正精神的時候,哪能睡著,而且我也不知道怎麼搞的,被娘的胸部磨擦時,我居然有一種很舒服的感覺,而且心中居然像有螞蟻在那爬動一樣,痒痒的有點難受。我不自在的扭動了一下屁股,可能我的扭動帶起了風,娘移動了一下身體,把下體緊緊地貼了上來。

我剛開始還沒在意,繼續扭動了一下,但是我突然感覺到娘的下面好像有一撮毛,這撮毛在我的扭動下,輕柔的搔弄著我的屁股。我立刻不動了,我在為自己悲哀,因為我以為女人才長毛,我現在長毛了也一定是女人。我一直以來都為自己是個男人而驕傲,現在知道自己是女人,那對我幼小的心靈是多麼重大的打擊呀。這時一直悄悄和二姐說著話,靠著我睡的大姐說話了:「娘,好擠呀。」娘拍了一下我的屁股,向大姐笑道:「狗兒這傢伙不肯好好睡覺,老是亂動帶起風,搞得我只好越擠越前了。」娘說完,把那隻抱著我胸口的手往下一移,抱住了我的腹部,然後就這樣抱拉著往後挪了幾下。

回到原來的位置後,娘又起身整理我這邊的被角,我突然覺得被娘的胸部,和她下體的那撮毛磨得我心裡的螞蟻越來越多,但是很奇怪,雖然很難受,但是卻很想繼續感受這樣的感覺。

當娘整理好被子再次抱住我的時候,我突然覺得小雞雞變大了,而且漲得很難受。我被這種反應嚇呆了,我以為我生病了,正準備向娘親訴說,但是也不知道怎麼搞的,我一害怕,小雞雞就變小了,那漲的感覺也沒有了。

我剛舒了口氣,娘的手突然再次移到我的腹部,把我整個人往她的懷裡擠,而且這次輪到娘動起來了,她的下體貼著我的屁股,緩慢的上下磨擦著。我的小雞雞又被那撮毛的瘙癢搞的再次變大,原來還是垂著頭的,現在居然高高的翹起。娘抱住我腹部的那隻手,原本只是輕輕的在我肚臍邊,緩緩的移動著。不過感覺到娘越移越低,而我的小雞雞居然在這樣的動作下,漲得更加厲害了。不過娘的手在摸到我的那些毛時,她的動作突然停止了,因為她的手掌不但摸到了我的毛,也碰到了我那高高翹起的小雞雞。

娘的手好像遲疑了一下,但是她很快繼續撫摸著我那些毛,不過卻故意不去碰觸我那高挺的雞巴。而且娘的嘴唇輕輕的貼在我的耳邊,吹了一口氣,沒有說什麼,但卻搞得我心頭更癢了。

這時我突然感覺到娘那滑嫩的手指在我的背部寫著字,這是很早以前娘為了教我認字,而想出來的一個遊戲教學。以我四年級的程度,立刻就認出娘寫的是「長大了」這三個字。

我雖然認出了字,但是非常不解,是說我長出毛長大了呢?還是我雞巴翹起來長大了呢?我想到這,忙轉過身來,娘不知道為什麼,在發現我想轉身的時候就先一步轉過身去了。我那翹起來的雞巴立刻頂到了娘的屁股,我只覺得這樣很舒服,當然也發現娘的身子在顫抖著。

我沒有太過在意,看到娘把背部向著我,以為娘也要我在她背部寫字讓她辨認呢。反正我剛好有問題要問,就開始在娘光滑的背部寫起字來。不過娘突然變得很奇怪,身軀開始躲閃著我的手指。

我老早就知道娘怕癢,看到娘的動作知道她很癢了。我突然玩心大起,開始輕輕的撫摸著娘的背部、腰部、等等她怕癢的地方。娘的身子開始不安的扭動起來,但是很奇怪,以前我搔娘痒痒的時候,娘早就笑得透不過氣來。但是現在她不但不出聲,而且還盡力不讓自己大幅度扭動,並且開始往牆角退縮,娘今天到底是怎麼了?

我一邊往前擠去,一邊用雙手搔著娘的痒痒,突然我想起剛才娘摸我腹部那些毛的時候,我心頭癢得不得了,看來只有用這招娘才會像以前一樣的求饒。於是我的手開始摸向了娘的腹部。可是這個時候,一直沒有理會我的娘,用手抓住了我已經抱住娘的腰的雙手。我掙扎了一下,娘卻更加用力地抓住我,讓我動彈不得。

我急了,想叫喊,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好像不願讓兩個姐姐知道我和娘這麼親熱。也許以前爹和娘特別溺愛我的時候,我都不會再姐姐面前向爹娘撒嬌,可能是怕姐姐們吃味吧。

於是我決定自己想辦法解救自己的雙手,我正在想辦法的時候,突然感覺到我的雞巴正猛烈的跳動著,原來娘把屁股縮開了一點,讓我的雞巴不能頂住娘的屁股。我突然想到娘好像很害怕我這用來尿尿的小雞雞,從剛才起娘都在躲著它。

我知道我找到解救雙手的方法了,我的雙手環抱著娘的細腰,雖然我沒有力氣把她拉過來,但是我卻能把自己拉過去啊。我雙手屁股一起用力,我那猛烈跳動的雞巴終於再次碰到了娘的屁股。

娘的身軀果然如我想像中的一樣震動了一下,接著她立刻挪動屁股,往外移去,當然是非常緩慢的,看來她也不想給那兩個只顧著聊天的姐姐知道我們在玩呢。我當然也非常配合的,緩慢前進。就這樣的挪動中,我感覺到我的雞巴每從離開到接近娘的屁股一次,我心頭就湧起一種揉動的感覺,而且娘的身軀也同樣震動一次。

我玩出味道來了,緊緊貼著娘的屁股前進,終於,娘整個人都貼在牆角,我被抓住的手都可以感覺到被子那頭的硬度。我樂了,娘終於不能逃了。於是我在勝利在望的時候,猛地把硬得很的雞巴朝娘的屁股挺去。

我馬上發現這次我不是頂在娘的屁股肉上,而是插進了娘的屁股縫裡,娘的身子又是一震,她緊緊抓住我的雙手終於鬆開了。而我則感覺到雞巴被娘的兩塊豐滿臀部夾住了,那裡很緊,又有點熱,熱得我只想讓雞巴出來透透氣。於是我屁股輕輕往後動了一下,把雞巴抽了出來,雞巴頭部和娘的屁股縫的磨擦,讓我感受到了一種難以言語的感覺,這感覺讓我忍不住想再體會一次。想到就做的我立刻挺動雞巴,不過這次卻頂到了娘的屁股肉,沒有插入那屁股縫裡。此時我的雙手已經解脫了,我立刻把它們抽出來,來到娘的屁股上來回撫摸那光滑的肉感。我當然不會摸摸就了事,我找到了娘的屁股縫,用手把它們往外撐,然後挺動屁股,把我的雞巴挺了進去。

鬆開手的時候,我又享受到了剛才肉緊的感覺。這次我沒有上次那麽傻了,我沒有把雞巴整條抽出來,而是抽出一點,然後就猛地挺入。這樣我才不會又要用手來開路嘛。

當然已經完成任務的雙手也沒有閒著,我一手往上,從娘的腋下穿過,接觸到娘那豐滿堅挺的大奶子。而另外一隻手則從娘的腰部穿過,往下準備撫摸娘的下體。

接觸娘奶子的手,馬上摸到了娘那特別硬特別大的乳頭,我只是摸摸捏捏了一會兒,就往另外一個奶子摸去,但是卻發現,那裡早就被娘的一隻手占據了。搞得只好退回原來的陣地防守。

而往下的那隻手卻出師不利,還沒進攻就發現被娘的另外一隻手占領了。我當然不願意就這樣退兵,試著看對方答不答應組成聯合探索隊。結果是,我順利的摸到了娘的毛。那是成豎形排列的毛髮,和我成三角形排列的毛不同。原本我還想探索一下娘她尿尿的地方,可惜友軍死占著不肯離開,我只好退居二線撫弄著娘的那豎形毛髮了。

很快,我的注意力被吸引到自己雞巴上面,我這樣連續的抽動,每抽動一次就帶來一種快感,這種感覺和爬杆時所產生的感覺相比,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我越抽動就是越想把雞巴插入娘的身體內,我那現在硬起來比同齡人大了三四倍,也長了三四倍的雞巴,終於插到了底部。但是我馬上發現底部還有一個微微張開的小洞,這個小洞一旦被我的龜頭碰觸一下後,就緊緊的閉上。當這個小洞閉上的時候,娘的屁股縫就變得很緊密,甚至夾得我的雞巴有點痛。

這樣我進攻了那個小洞幾次,就被娘的屁股縫夾了幾次,在第四次被夾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到一陣酥麻,好像電擊一樣的感覺,從腳跟往上涌,先是傳到腦部,然後再傳到雞巴上,雞巴感受到這股電流,猛地跳動起來,一股非常急的尿意急湧上頭腦,好像非常希望立刻就尿出來。

我嚇了一跳,娘讓我體驗到那麽美妙的感覺,我居然想在娘的身上撒尿?就算娘非常的寵我,相信也不會原諒我在玩著遊戲的時候,在娘的屁股縫裡小便,再說現在可是在炕上啊,這裡是睡覺的地方,怎麼能夠拉在這裡呢?

我馬上吸氣,咬牙硬忍,同時按住了雞巴的根部,不讓那尿流出來。這是小時候玩看誰尿得久的遊戲時掌握的方法。好一會兒我的尿意終於消失了,我鬆了口氣,總算沒有在炕上拉尿,都讀小學4年級的人了,要讓人知道還會瀨尿,那不是羞死人?我的尿意雖然消失了,但是那種觸電般的感覺還在腦海中漂浮著。而我那雞巴依然挺立,不過我現在不敢再插入娘的屁股縫了,要是等下忍不住的話,那就糗大了。{等我以後真的再和娘弄的時候我才知道那個小洞洞是娘的屁眼,而我的嫩雞雞當然沒有真弄進娘的那裡面去,而只在娘的屁股縫間摩擦而已〕我原本想轉身的,但想了想還是把雞巴再次插入娘的屁股縫裡,雙手抱著娘的細腰,準備睡覺了。因為我發現時間過了好久,兩個姐姐的談話聲早就停止了,並且還傳來她們熟睡的呼吸聲。可是娘卻在這個時候,擡起了屁股,讓我的雞巴退了出來。接著娘迴轉身來和我面面相對,雖然在黑暗中,但是我依然能夠看到娘那閃亮的眼神。

娘和我都沒有說話,好一會兒,娘伸出手把我推得轉過身去,然後在我背上開始寫字了,依照感覺我發現娘寫的字有點難理解,第一句是:「小X生,連你娘的屁股都干!」那個X是因為那個字筆畫蠻多的,我根本感覺不出來。

我有點呆呆的,因為我不知道「干」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是指我那樣用雞巴抽插娘的屁股縫嗎?這樣我就明白為什麼那些傢伙罵人會老是說尻你娘了,原來乾娘真的這麼好玩的,嗯,不知道干姐會不會也這麼好玩呢?不過,我絕對不會讓那幫傢伙干我娘和干我姐,要干也只有我能幹!我暗暗的下定決定。娘寫的第二句是:「什麼時候長毛變硬的?」這話我理解,我轉過身來,這次娘沒有轉過身去,只是把下體往後移動了一下。我只好在娘的腹部寫了:「一個月前。」這幾個字。娘又問為什麼這麼小就會這樣,我怎麼知道要到哪個年齡才適合這樣,所以我沒有回答,只是摸了摸娘的小腹。

娘的手指在我的胸口滑動著,好像在想著寫些什麼才好。過了好一會兒,娘飛快的寫出幾個字,然後就把我推得轉過身去。我在腦海中仔細思索了一下,才想到這句話是:「太短了,不頂用。」

不會是說我的雞巴太短了吧?我現在可是比那些傢伙長了好幾倍哦。我剛想轉過身去抗議,但是娘已經整好被子,把我牢牢抱住了。不過,她只用一隻手穿過我的脖子,箍住我,另外一隻手則往下一把抓住我依然挺立的雞巴。

她在我的龜頭上撫摸了一陣,然後鬆開,好像試了試自己手中有沒有沾到什麼東西。接著,那隻手再次握住我的雞巴,輕柔的上下套動著。雖然被娘用滑嫩的手這樣套弄很舒服,但是卻比不上娘那緊密地屁股縫。所以我根本沒有一滴尿意,任由娘玩弄的我雞巴。

忽然,娘把被子拉起,把我們兩人都罩在被子下。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娘的嘴唇又輕輕的貼了上來,她用只有我能夠聽得到的聲音說道:「好厲害,居然沒有泄。」

我不懂什麼泄不泄的,我現在只感到很悶,很需要空氣,我掙扎著往外鑽。娘看到我的樣子,笑了一下,把被子弄好,鬆開握著我雞巴的手,轉到我的背後又寫起字來了。

我睡眼朦朧中感覺到那是一句:「剛才的事,不要讓任何人知道,包括你的姐姐。」我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不能讓姐姐知道,但是內心深處還是認為不讓姐姐知道為好。於是我點點頭,終於在娘的懷抱中睡著了,在入睡前,我感覺到娘仍握著我那已經慢慢開始跟著主人休息的雞巴玩弄著。自從那天的事後,娘與我有了一個共同的秘密,娘和我的關係比以前更親密。有一天,我尿憋的很急,就一邊脫褲子一邊往廁所跑。剛進廁所我已經把硬邦邦的雞巴掏出褲子了,我抓著雞巴剛想尿。天那!娘正在裡邊尿尿。我看到娘的褲子子卷在大腿上,內褲拉到了膝蓋,兩條大腿岔的很開。一股白色的尿液正從黑壓壓的一片毛中噴射出來。娘用目光看著問我:「是不是想尿尿。」我一時不知怎麼回答才好。娘說:「你要是很急就在這旁邊尿吧,我往邊挪一點。」說著,娘往旁邊挪了一點,既然娘說了,我就尿吧,我抓著硬邦邦的大雞巴使勁摁著往下尿,心終於可以放鬆了,誰知這一來更難受,想到那晚,自己用小雞雞頂過娘光光的、肥嫩的大屁股,硬邦邦的雞巴一開始還摁得住,可我想到剛才看見的娘胯下黑黝黝的屄毛和白色的尿液融合在一起的情景時。我怎麼都摁不住雞巴了一股尿直噴出去,射到對面的牆上,尿到處飛翔散,濺得娘身上、屁股上都是。我一下子傻了。心想這回娘要生氣了。可娘什麼都沒說,只是趕快拿了點紙,擦了兩下屁股,就這樣在我身邊站了起來,提上內褲,走了出去,進了屋裡。

這以後我常常幻想娘的身體,回憶娘下面兩腿間那一片黑茸茸的屄毛。不知道女人的屄到底是個什麼樣子呀?從此我就喜歡往娘的懷裡鑽,表面上是撒驕,其實是吃娘的豆腐。當然娘不知道我在幹什麼,並不介意。

一天,娘和我去趕集,回來時要爬一個大坡,天時,娘頭上不停地冒出汗珠,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汗水濕透了一大片,汗漬使得她的衣服貼在了身上,胸前的奶子更是被濕衣服緊緊地包住挺在那裡。我們這裡的風俗凡是女人一經結婚,原來的姑娘保守防線就完全不需要了,結過婚的女人可以做當姑娘時不敢做的許多事情,象在這麼熱的天氣里,村裡的姑娘們還穿裹著厚厚的衣服,而結過婚的女人就沒有了這樣的約束,她們可以任意地光著上身不穿上衣。「這天真熱!」,說完太熱的話後,娘就把身上被汗水濕透的褂子解開,兩隻汗淋淋鼓鼓的大白奶子象肉球一樣從衣服的約束下解放了出來。

雖然已是三個孩子們的母親,它們十分豐滿也極富彈性,兩個滾圓的奶子隨著娘走動的上下左右來回亂動著,它們就象生在女人胸前兩個活蹦亂跳的肉球,這情景令我禁不住眼花繚亂,我的襠下也開始有了變化,自己感覺到原先還安份的雞巴,已經一跳一跳不太老實地慢慢向上翹了起來。

在經過一片小樹林,娘尿激了,讓我幫助把風,背對著我脫了褲子就蹲下去尿尿。娘大概是已經被尿憋得很久了,她一蹲下去我便馬上就聽到一陣極有刺激性尿液湍急的聲音,而且我還看到黃色的尿水把她前面的泥地激打起一片尿花。娘是背對著我蹲下去小便的,由於她剛才已經解開了上衣,現在因為小便又解下了褲子,所以我從後面清楚地看到了一個裸露的女人,尤其是她那肥肥白白的圓屁股,還有屁股溝裡面的一簇屄毛,全都一覽無餘地展現在了我的面前,第一次見到女人身上的這些隱密,在條件的反射下,我的雞巴立即猛地硬挺了起來。

娘蹲在那裡沒有回頭地對我說:「狗兒,你也憋得夠戧了吧?你也方便一下吧。」。娘這時已經尿完了,農村女人不象城裡女人尿完要擦什麼屁股,她把屁股翹得高高地使勁地上下抖動著,好把沾在屄上和屁股上的尿水甩掉。

張開雙腿在自己面前幾步遠地方小便的娘,當她用高高翹起屁股上下擺動的姿勢甩掉尿水的時候,女人陰部的一切都被我看得清清楚楚,在那條深色的屁股縫裡,我看到了女人紫紅色的屁眼和被黑毛包圍著的屄,她的兩片陰唇張開呈現著誘人的褐紅色,陰唇和屄毛以及屁股上還沾著點點尿液,淺黃色的尿液在女人不斷的甩動下,紛紛落了下來,象顆顆閃亮的明珠。看著娘最隱密的地方,這使我的表情變得遲純起來,當時我的眼睛已經變得發直,它們一動不動地死死盯在了女人那個叫作屄的東西上面。

站在娘的身後,我沒有轉過身去,掏出自己的小雞雞尿了起來,雖然自己也在小便,但雙眼卻一直緊緊地盯著娘的屁股沒有分神,以致最後的一點尿液競落到了自己的褲腳和鞋上我都沒有察覺。

「狗兒,看你真是個呆子像,看女人看得眼睛都直了,娘就那麽值得你看嗎?」娘回過頭看著我的傻樣說。我紅著臉又羞又窘說不出一句話。

一天,大姐和二姐去姨媽家作客,家裡只剩下娘和我兩人,我心裡很高興。自從那夜我的小雞雞頂過娘的屁股之後,第二天晚上,娘已對我開放了雙峰高地,我的手可以自由自在地撫摸娘的奶子,捏擠娘的乳頭。看完電視,我關好門,脫光衣服先進到被窩,娘關了燈,在黑暗中脫了衣服,掀起被子,在我身邊躺下,並微微撐起身子,伸出一隻手從我身上掠過,緊了緊我這邊的被子。把被子整理的密實後,娘的那隻手順勢把我抱住,然後娘的整個身子都貼了上來。娘的這個動作,讓她那高挺豐滿的胸部,在我赤裸的背部摩擦了數次,然後就整個緊緊地貼在我的背部。我想轉過身去摸一摸頂著脊背乳,娘不讓。娘一手捆住我的雙手,另一隻手卻在我的身上撫摸,從腰部順勢往下,滑進我的腹部,梳理我不多的陰毛,握住我自然勃起的小雞雞,上下套動著。之後娘轉過身去,背對著我。我會意地轉過身,往娘身邊挪了挪,我那翹起來的雞巴立刻頂到了娘的屁股,發現娘的身子在顫抖著。我用手撫摸著娘肥嫩嫩的大屁股,娘彎曲著右腿,牽引著我的手,去撫摸娘娘兩腿間的部位,在那神秘的毛叢中間我的手觸到了一個溫熱的鼓鼓的肉丘,那應該就是我那天看到的屄了,觸手處只感覺濕濕的,粘粘的,我的心砰砰直跳,胡亂的在那肉丘上摸弄起來。十來歲的我那時還不懂得怎麼用手來玩女人的那個東西,手指只是在那裡激情的摸索。娘在我的摸弄下呼吸逐漸急促起來。我的手指後來終於完全是盲目地進入了那肥嫩的肉溝里,娘那兩片陰唇在我的手指邊向兩邊翻開,「啊!」我聽到從娘嘴裡發出了聲音,我的兩根手指插入了一個濕熱粘滑的所在,那裡好像有一個神秘的肉洞洞。象一個小男孩在玩弄一個新奇的玩具,我的手指在那「洞」里好奇的摳弄嗯……嗯……「娘在我的摳弄下呼吸好像越來越急促。

那洞似乎深不見底,四周的肉壁粘滑粘滑的,有的地方好像有著微微的凸起。我不自覺的在裡面抽插起手指。「狗兒……狗兒……」娘嘴裡喃喃的低聲叫著,她忽然轉過身來,變成臉對著我,黑暗中,我仿佛也瞧見了娘暈紅的臉。

「要死啊狗兒你!」娘說,鼻腔里噴出的熱氣吹拂著我的臉,娘抱緊了我小小的身子,嘴貼著我的耳邊,「除了你爹,娘這裡還是第一次讓別的男人弄。」

我的手被娘的兩腿緊緊夾著。「狗兒,別弄了,娘受不了了。」娘的聲音軟軟的。「娘!」正在興頭上的我急了。「我是你親娘呢狗兒。」娘依舊夾著腿,手摸著我瘦小的屁股。親娘怎麼了?「什麼也還不懂的我完全是傻傻的問。娘呆了呆。」那娘讓你弄的事你會告訴別人嗎?「娘良久怔怔地問。黑暗中我搖搖頭,頭碰到了娘的下巴。」那,你爹呢?「娘又問。

我一愣,再次堅決地搖著頭。娘不再說話,黑暗中娘把我摟得更緊,而下面,娘鬆開了緊夾的腿。隨著腿的分開娘再次喘息。

我的手指再一次找到了那個「好玩」的洞洞,重新插入的手指感覺到了裡面的粘液。我重新在裡面抽送起手指……

娘的胸部因為急促的喘息而砰砰的跳動似乎我都能聽到。

「嗯……嗯……」娘的嘴在我耳邊很快發出了低低的呻吟。

我不知道娘為什麼嘴裡發出這樣嗯嗯的聲音,娘疼的嗎?我邊用手指「干」著娘那個洞心裡邊想。「嗯……啊。嗯……」娘的聲音竟然越來越大起來,而我也感覺自己在裡面摳弄著的兩根手指也越來越是濕粘,那洞裡面好像有一種水兒慢慢地滲出來。

「娘你疼嗎?」我終於在娘嗯嗯的呻吟中停止了手指的插送。

娘沒說話,娘在黑暗中咬著嘴唇,暗夜中我看見了娘亮亮的眼睛,「狗兒……娘的狗兒……」娘低下頭看著我的臉,「娘的狗兒竟然會弄娘了……」娘喘著,「娘不疼,狗兒,你弄吧,娘讓你弄……」娘竟然忽然咬住了我的耳朵當然是輕輕地,「傻狗兒,娘那是舒服的。」娘在我耳朵里說。

聽到了娘最後一句話的我仍然是不懂,「我這樣摳娘的屄娘怎麼還會舒服呢?舒服了怎麼還會象得了病一樣呻吟呢?」我心裡又有了另外的疑問。但不管怎樣,不再為娘擔心的我重新又那樣的玩起來。

如果說娘剛開始的呻吟還帶著強自抑制,那她現在則完全地放開了一切。「嗯……啊啊……嗯……啊……」娘的兩條渾圓的大腿在下面交錯著分開,娘死死抱著我。

我逐漸地從女人那樣的呻喚中感覺到了興奮,我手指的插松摳弄也逐漸地不再是好奇的玩弄,而是興奮地「干」{從娘上次給我寫在背上的字我這樣理解了「干」的意思}「啊狗兒……啊……嗯……」娘分開的兩腿似乎僵直了。「狗兒你好會弄啊狗兒……」娘喘息著輕聲地叫。

娘忽然手伸了下去,握住了我稚嫩但已漲硬起來的雞雞。娘的手急速的握著那肉棒上下的捋。

「狗兒……乾娘吧狗兒……娘受不了了。」娘邊用手套著我雞雞邊喘息著急促地說。

我在娘的喘息聲中一時不明白娘的意思。

「來……」娘喘息著在被子中仰面躺過去,然後我感覺娘的兩腿在被子中向上方分開擡起,被子被頂老高。

「趴娘身上來。」娘說。

我興奮中帶著好奇依言挪過身子從正面趴在娘身上。

我的臉到了娘臉上方,娘的高擡的兩腿在我頭兩邊分開,而我漲硬的雞雞就頂在了娘兩腿間。

我兩手撐著床,在我身下的娘的臉就是在黑夜中也能看到如火般紅。

雞雞頂在娘跨間,龜頭感覺到了那些毛叢的存在。

娘的手從邊上伸過去,捏住了那個肉棒棒。

肉棒棒被娘在她那裡引導著。

「嗯……」娘的呼吸聲,我的龜頭感覺到了一處粘滑。

「插吧。」娘說。

我不自覺地向下面那處搗了進去。

「啊!」娘失聲的喚了一聲,龜頭連帶整根肉棒一下全插入了進去!插入了一個溫濕粘滑的所在!

「天!」娘輕聲地叫。

我的身子伏在娘豐滿的身上,體驗著從被緊包著我雞雞那裡傳來的那種說不出的快感。

良久,娘的身子終於動了,娘在下面咬著嘴唇,「傻小子」娘說,她想說話卻又忍住,一隻手放在了我屁股上,然後拍了拍。

我不知道她的意思也可以說完全沒注意到,只是沈浸在那難言的快感中。這快感比我上次「干」娘我屁股縫不知強烈了多少倍!

娘急促的喘息著,「狗兒,你動動……」娘喘著艱難的說。

聽到了娘這句話的我完全是迷迷糊糊的將那雞雞在娘那裡面動起來,剛開始還說不上抽插,而只是不自覺地抽出來一點點然後不自覺地再插進去。龜頭摩擦著娘裡面的肉壁,象電流一樣傳來我酥麻的快感讓我如上九天雲宵!

接著嘗到了甜頭的我不用娘再說就調整好了抽插的深度與頻率,只顧將那雞雞在娘那神秘的肉洞中抽送起來!

娘咬上了嘴唇,閉上了眼,就那樣高抬著腿任我插著,但在我那樣插不久娘就鬆開了緊咬的嘴。

「嗯……嗯……」我再次聽到了娘的呻喘。

我象在做伏臥撐,新奇的興奮中一個勁兒的猛插。

「嗯……啊……啊……嗯……」娘的嘴唇啟動著,夢囈似的呻吟著。

我被娘那聲音感染的更加興奮,我對女人的第一次竟然在忘記一切中象個機器人那樣重複著動作。

「啊……啊呀……嗯……天……啊……」娘被我肏的高擡的腿僵直了。隨之而來的是娘呻吟聲越來越大。

我感覺那肉洞裡面的水兒越來越多,雞雞抽起來毫不費力,插的飛快,要知道我在學校體育課上做伏臥撐可是一百分。

「啊……啊啊……嗯……啊……啊呀……」娘被我肏得啊啊不停。

興奮中我被娘的聲音刺激得忽然打了一個寒顫,那急急而來的象過去一樣的尿尿般的感覺又來了,而且難以控制,我顫慄著趴在了娘身上,雞雞在肉洞中插到了最深處,我「尿」了,和平時尿尿不同,這次好像是一股一股的噴射而出,那「尿」射進了娘那洞裡面……

在我「尿」的時候娘沒有動,似乎也身子僵直。等我射完全身軟軟地趴在了娘身上,娘才呼出了一口氣。

準確地說我和娘的這第一次我做的時間不長,但對於我這樣的男孩這已經算差不多了。當然,那時的我還完全不懂這些,「尿」完以後只是感覺有一點累,就那樣趴在娘身上不想動的樣子。

娘撫著我的頭,很久也沒有說話。

我終於在娘身邊躺下來,娘仍摸著我的頭。

「娘。」我說。

「嗯。」娘慵懶的聲音。

我想著,「娘,我們剛才是幹啥呢?」

「你說呢?」娘的臉在黑夜中帶著笑。

「娘我們剛才是肏屄吧?」我說。

「小壞蛋!」娘的手刮著我的鼻子「你說呢?」

「是。」我肯定著,「我知道的」我說。

娘沒有說話,娘和我臉對著臉,娘咬著嘴唇,做為一個生活在東北農村裡的娘這樣少有的嬌羞的表情竟然讓只有十來歲的我看得發了呆。

「除了你爹,娘只讓你……肏過……」娘的臉又再現了那種暈紅。

我摟住了娘,我聽見了娘的心跳。

「讓娘再看看」娘說,手在下面摸索著又握住了我的雞雞。我已經軟做一團的雞雞感覺到了娘手心的溫軟。

娘不說話,就那樣輕輕捋著。

我的手握住了娘的奶子。說實在的我這樣年齡的男孩對女人的奶子興趣不大,我這樣摸也是隨意的。

娘的手繼續動。

雞雞慢慢地在娘手裡再次硬起來。

我又聽到了娘的喘息,「小壞蛋」娘喃喃著。

我的身體再次燥熱,「躺著別動」娘輕輕在我耳邊說,然後娘的身子在被子裡滑下去,來到了我的腳邊。我感覺到娘伏在我的腳邊。然後,感覺到雞雞再次被娘的手脫起。接著,感覺自己雞雞的前端龜頭處開始酥麻起來,如電流一樣。

「娘」難言的快感中我叫著。

娘沒說話,然後我感覺雞雞忽然進入了一個溫滑濕潤的所在,那種感覺讓我身子象一片樹葉般漂起來。緊接著,雞雞好像被那所在吞吐著。

我從沒體驗過這樣的享受,身子再次到了雲宵。

良久,雞雞好像出來了,然後娘又從床尾鑽過來。我馬上摟住了她。

「娘,娘我又想干你了。」我對娘說。

娘還是那樣的姿勢,我又再次把自己那根重新漲硬的雞雞插入了娘的屄里。

這一次,我乾得時間很長,飛快地做著伏臥撐,很久也沒想「尿」的感覺。

娘的呻吟響在我的耳邊,這隻有讓我更加興奮乾得更猛插得更深!

「啊啊啊……嗯……啊呀……」到了後來娘的呻吟響成一片,娘的頭也在枕頭上不自覺似的左右扭動不停。

我猛插!

「啊……啊啊……天……啊啊……」娘扭著頭,臉上的暈紅黑夜中如火一般。

我感覺自己那根肉棒上粘滿了從娘洞裡面流出的那水兒,後來竟然聽到了隨著我的插送從娘那裡面傳出了「咕嘰……咕嘰」的聲音。

「要死了……啊……」娘叫著。

我的胳膊觸到了娘高擡的腿,那兩條腿是那樣的僵直!

「狗兒……狗兒……乾死娘了狗兒……」娘扭動著頭只是不停的叫。

我聽著女人那樣的叫聲,十來歲的我興奮莫明。

又繼續伏臥撐了三四百下!

「嗚……」我聽到了娘忽然發出的哭聲,「不……不要……嗚……娘受不了了狗兒……娘要死了……啊……」

我被娘的哭聲只有刺激得更加興奮,雖然我還不太清楚娘是不是真是很難受,但我內心隱隱有了做為一個男人天生的征服感。

我終於再次的「尿」了,再一次在顫慄中把「尿」射在了娘的屄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