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没能发成功,现在补发,寻秦记HH版!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12)

尋秦記

二十一世紀中國特種部隊的精銳戰士項少龍,成了實驗的白老鼠,被送回公元前的戰國時代,可是時空機器發生了毀滅性的大爆炸,所有叄與的科研人員均灰飛煙滅。

項小龍則流落到二千多年前中國最動盪和變化急劇的時代。於是尋找秦始皇便成了他唯一的目標,只有成為當時尚落泊趙都邯鄲的贏政的拍擋,才有機會成為當時代的強者。其中過程,自是妙趣橫生,曲折離奇。這是絕不能錯過的天馬行空般的科幻創作。

第一章時空機器

「咿嘎!」

因煞車致輪胎與地面摩擦的尖叫聲在全城最熱鬧的「黑豹酒吧」門前響起。屬於軍方特種部隊,被譽為精英里精英的第七團隊的軍用吉普車倏然停下。

歡叫怪笑聲中,項少龍和三名隊友抓著門沿,飛身躍下車來。經過了在戈壁沙漠三個月艱苦的體能和戰術集訓後,難得有三天假期,不好好享受一下人生,怎對得住生自己出來的父母。

項少龍今年二十歲,因長期曝曬的黝黑皮膚閃耀著健康的亮光,他或者算不上是英俊小生,可是接近兩米的高度,寬肩窄腰長腿,沒有半寸多餘脂肪堅實賁起的肌肉、靈活多智的眼睛、高挺筆直的鼻樑、渾圓的顴骨、國字形的臉龐,配合著稜角分明的嘴旁那絲充滿對女性挑逗意味的 洋洋笑意,實在有著使任何女性垂青的條件。

剛要擁進門內,一陣混亂之極的物體墮地和鼓掌喝罵聲中,先他們一步來的隊友小張和蠻牛兩人給扔了出來,橫七豎八倒跌門外,呻吟著要爬起來,可是這在平時雖是非常簡單的動作,此刻對這兩個特種部隊的精銳來說卻非常困難。

四人色變,沖前扶起兩人。額生肉瘤的犀豹駭然道:「有多少人?」

這一句話大有道理,小張和蠻牛與他們同屬第七特種團隊,乃由全國軍隊精挑出來接受訓練的精銳部隊,專門應付各種最惡劣的情況,例如反恐怖活動,進入不友善國家進行刺殺或拯救任務、保護政要等等。訓練包括了對各種武器的運用、徒手搏擊、體能耐力、曠野求生、各種間諜的技巧,總之是要把他們訓練成超人。等閒十來個壯漢也難以傷他們毫髮。

不過他們亦是其他部隊嫉妒的對象,那些好事分子均以打倒第七團隊的人為榮。所以假日花天酒地時,鬧事打架乃例行節目,只不過像這次給人轟出門來的情況,還是第一次發生。

小張這時清醒了點,張開了被打得瘀黑的眼睛,一見扶起他的是項少龍時,大喜道:「龍哥快給我們出這囗鳥氣!」

部隊里人人都尊稱項少龍作龍哥,不是因他年紀大,而是因為他是隊里的首席神槍手、自由搏擊冠軍和體能最隹的英雄人物。

蠻牛喘著氣指著酒吧內道:「是八四一部隊的教官黑面神,竟斗膽挑惹我們的冰霜靚女。」

四人一起勃然大怒,冰霜美人鄭翠芝是他門團隊指揮的美麗軍機女秘書,在他們尚未有人追求得手時,怎容其他部隊沾手染指?

項少龍想起打架便手癢,挺起胸膛喝道:「扶他們進去讓小弟表演一下身手!」領先大踏步進入酒吧里。

寬敞的酒吧內煙霧迷漫,人聲音樂聲震耳欲聾,占了一半是軍隊和公安來胡混的人,還有外國人,普通人只有三十來個,鬧哄哄的,氣氛熱烈。

他才現身門處,酒吧立時靜了下來。

身材魁梧結實的黑面神和十多名他部隊的戰士身穿便服,和幾名穿得性感惹火的女郎倚著長水吧喝酒調笑,冰霜美人鄭翠芝給黑面神摟著小蠻腰,見到進來的是一向不大理睬她的項少龍,故意把惹火的身體挨到黑面神去,還吻了他的臉頰。

黑面神看到項少龍,眼睛亮了起來,手往下移,摸上鄭翠芝的盛臀,大力拍了兩下,笑道:「一個對一個,還是一起上!」

軍隊間有個不成文的規矩,就是要打便打拳頭架,除非深仇大恨,又或火遮了眼,否則不會動刀子或破酒瓶等一類殺傷力較大的東西,以免鬧得不可收拾,給憲兵逮捕懲處。

項少龍見酒吧皇后周香媚斜倚在桌子處,含笑看著他,雄心大振,從容笑道:「對著你這種角式,我甚麽都沒有所謂,悉隨尊便。」

酒吧內不論男女一齊起鬨鬧笑,推波助瀾,氣氛熾烈沸騰至頂點。

小張移到他旁,低聲警告道:「小心點!這小子很厲害。」

不知是誰怪聲怪氣尖叫道:「有人怕了!」

好看熱鬧的旁觀者笑得更厲害。

蠻牛也走過來低聲道:「黑面神後面那兩個人是本地洪館最辣的兩個冠軍拳手,他們今次是有備而戰,全心落我們的顏臉。」

項少龍早留意到那兩個一身兇悍之氣的人,「觀察環境」是特種部隊七大訓令的第二項,第一項就是「準備充足」,第三項是「保持冷靜」,這正是現在他要做著的事,低聲吩咐道:「叫他們袖手旁觀,我有信心單獨解決這三個人。」

這時黑臉神脫掉西裝上衣,交給了冰霜美人,踏前兩步,冷冷道:「項少龍!我忍你很久了,上次你在野貓卡拉OK打傷了我們十多人,今天我便和你算算舊帳。」

項少龍教五名戰友分散退開,也踏前兩步,來到黑面神前四步許處,好整以暇地向酒保叫道:「給我來支鮮奶,讓我教訓完黑面神後解渴。」

這兩句話立時惹來哄堂大笑。

黑面神的人叫道:「這小子要使出吃奶力氣了。」

黑面神向左一晃,使了個假身,下面陰險地踢出一腳,照著項少龍小腿上五寸下五寸處踢去。

項少龍往旁一移,輕鬆避了開去。

眾人見終於動手,不論男女,齊聲囂叫,煽風點火。

黑面神一聲大喝,閃電搶前,進步矮身,雙拳照胸擊來。項少龍再退一步,避過敵拳。

眾人見他閃躲不還手,齊聲嘲弄,黑面神那邊的人更是大聲辱罵。

黑面神以為項少龍怕了他,更是得意,曲突中指成鳳眼拳,乘勢追擊,箭步標前,一拳往他鼻樑搗去。

項少龍心叫來得好,待拳頭離開鼻樑只有寸許時,整個人往後飛退,就像被他一拳轟得離地飛跌的樣子。

眾人更是如痴如狂,大叫大囔。

蠻牛等自然知道打他不著,正奇怪為何他只避不攻時,這小子連退六步,往後一仰,竟倒入了坐在椅上的酒吧皇后周香媚的芳懷裡去。

周香媚嚇得尖叫起來。

黑面神瘋虎般撲了過來。

項少龍一聲大喝,身子一挺,右手乘機在周香媚高聳的酥胸摸了一把,借腰力彈了起來,炮彈般俯身往黑面神迎去,不理對方兩手握拳往他背上猛擊下來,頭顱剛好頂在對方小骯處。

黑面神還未有機會擊中項少龍,對方頭頂處傳來一股無可抗拒的龐大力道,使他近一百公斤的身體像玩具般往後拋跌,結結實實掉回舞池的正中處。

酒吧內二百多人一起噤聲。立時由極嘈吵變回極靜,只剩下分布酒吧內四角的喇叭仍傳出充滿節奏和動感的「樂與怒」叫聲。

項少龍若猛虎出柙,往跌得四腳朝天的黑面神撲去。

那兩名黑面神請來的職業拳手見勢色不對,同時搶出,繞過仍未爬起來的黑面神,分左右迎擊項少龍。

戰友蠻牛小張等紛紛喝罵不要臉,卻沒有動手。沒有人比他們對項少龍更有信心了。

戰事眨眼結束。

只見項少龍連晃數下,避過敵方攻勢,惡豹般竄到兩人間,一肘撞在左方那拳手脅下,右手格開敵拳,在左方那人倒地前,給右面那人的小骯來了兩記連續的膝撞。黑面神此時勉強站穩,項少龍已在右面那拳手痛極跪地時,狠狠在黑面神的鼻樑處搗了一拳。慘嚎聲中,黑面神鮮血噴濺,倒入趕過來的翠芝身上,這對男女立時變作滾地葫蘆。

項少龍哈哈大笑,指著黑面神方面的人罵戰道:「來!一齊上。」

蠻牛等一起迫上來,摩拳擦掌。

翠芝爬了起來,尖叫道:「項少龍!你好!我會要你好看!」

項少龍那還有空理她,走到酒吧皇后周香媚處,一把拖了她起來,拉著直出酒吧。

周香媚大 道:「你要帶人家到那裡去?」

項少龍將她抱起放到吉普車司機旁的位子裡,笑道:「當然是回家啦,我怎夠錢付酒店的昂貴租金。」回到家中,項少龍領著她上了樓。打開門房,走了進去。她在門外籌躇了一分鐘,才低著頭跟了進來。

雪白的雙人床鋪著雪白的床單與被單。茶几上放著溫水瓶與兩個白紙包裹的玻璃杯。兩張沙發椅並排靠在拉緊窗簾的牆邊。由梳妝檯的大鏡可看到她那略似不安的神情。

項少龍關上房門、打開浴室燈,反身對她說:「你先洗個澡吧!」

氣氛有點尷尬,她回聲道:「你呢?」

「難不成你要跟我一起洗?」項少龍說道。

周香媚聽了有點不好意思,赧笑著閃到浴室。

項少龍關了房燈、扭開冷氣、電視與床頭燈,室內柔和了許多。聽著浴室嗶啦的水聲,按不住驛動的一顆心,拿起換洗衣褲來到浴室門前。

「我可以進來嗎?」項少龍輕敲著浴室門問道。

「好哇!」門內答道。

門一打開,只見她早已穿了一套白色襯裙狡詰吃笑著閃了出來。

「調皮的ㄚ頭!」項少龍心中暗道,口中則說道:「你耍我!」

快速刷洗過身子,換上乾凈的內衣褲。耳邊則不時注意著門外的動靜,生怕她臨時變卦走了。

輕開門縫往外瞧。只見她坐在床上,曲膝蓋著被單,雙眸目不轉睛地看著電視。看她一付入迷的樣子。時而矗眉、時而微張櫻唇。

項少龍猛一拉開浴室大門,只見她羞得躲入被窩中。項少龍關掉電視、扭開床頭音樂,掀起被單躺了進去。

只見她將身子轉了過去,粉頰深埋於棉枕中。是嬌羞?是驚怯?

項少龍伸出右臂摟向她,她則再度背過身去。我雙手隔著她白色襯裙握向她的乳房。卻發現她襯裙下並無胸罩,手握處是一掌的柔綿與溫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