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倫生涯之花甲歲月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1)

亂倫生涯之花甲歲月

我是一位剛剛退休的A市司法部領導之一。在我的一生中抓過很多罪犯,本人也很疼恨世界上大部分的罪惡之事,好不誇張的說,本人還是非常有正義感的人。但是,惟獨在一件事情上,本人與許多人的看法上有相當大的不同,那就是姦淫之事,更甚之亂倫之事。

說起來我的亂倫生涯已經有十年多的時間了。但是每當回想起這個中滋味,仍然讓我回味無窮。在我寫這篇文章的之前,我的兩個兒媳婦和我唯一的一位可愛的女兒都已經和我保持了多年的關系。而且我們之間的秘密一直沒有被我的兩個兒子和我公安局裡的女婿知道。(我也希望他們永遠不要知道,因為我知道他們和我的想法不同,對這種事情估計肯定接受不了。)

言歸正傳,今天是我六十大壽,我兩個孝順的兒子為我在華僑搞了一次慶祝活動。其實我內心倒不是非常喜歡這樣的活動,因為畢竟這種活動我這一生中不知參加過多少次了。只是扭不過子女們的勸說。只好請了幾桌人。

酒桌上難免喝酒,而我向來又不喜歡喝太多酒,因此,很多時候都是我的兩個兒子和女婿幫我喝,所以很快他們就喝的大醉,一個個倒的不行,所以最後酒席結束後只好讓他們的老婆各自領他們回去。由於二兒子家離華僑這邊滿遠的,所以二媳婦美鵑問我可不可以今晚讓他們夫妻睡我那裡。對了我二媳婦的名字叫徐美鵑(化名)大家諒解一下,實在不能透露真實姓名。今年剛好30歲,嫁入我們家5年,而和我的關系已經保持了3年。我看他醉成這樣估計也很難順利回去,再加上他們今天沒有開車來,而且我也有一些私心,所以「勉強」答應了。大兒媳春鳳過來向我眨眼,示意我不要同意,估計是也想留宿,但是見我已經答應了,只好悻悻的帶著大兒子先回去了。另外,女兒他們家本來就離我住的地方很近,所以沒有什麼理由留宿也走了。

於是我扛起二兒子,一邊打開後車門一邊把醉的已不醒人事的兒子扔進後坐,這時美鵑也已經打開我的這輛桑塔納車門坐進了副駕駛坐。外面微風吹過,現在正是涼爽舒適的天氣,讓人格外清新。我坐進駕駛坐然後開始驅動車子。「爸爸,我今天漂亮嗎?」「美鵑在爸爸心裡永遠是最漂亮的。」我一邊開車,一邊回話。其實單從外表上來看這絕對不是我的違心話。雖然已經是30歲的女人了,但是由於還沒有生育,因此身材真的是一級棒,再加上今天喝了幾杯酒,小臉蛋紅僕僕的,讓人我見尤憐。我一邊開車,一邊看著我身邊的這位美女。「真的嗎?」「當然是真的。」我用右手輕輕地摸了一下她的臉。可能是喝了酒的緣故,再加上我們也有接近兩個星期沒有見面了,她開始用她的右手抓住了我的右手輕輕吻了起來。我趕緊看了看後面,還好兒子睡的很死。同時看了看四周,沒有什麼車輛經過。(我的房子在一個比較偏的小區,路上車不多)之後任由她親了。突然,美鵑抓住我的食指放進了嘴裡,然後開始挑逗的看著我「爸爸,這樣舒服嗎?」「美鵑,爸在開車呢,你不能規矩點?」話還沒說完,沒想到她的左手突然伸過來,一把就摸上了我的跨部。「你。。。。」「呲呲呲」看到前面有輛車正慢悠悠的走著,我趕緊剎車,差點撞到。我於是把右手拿回來,轉了個方向盤超過了前面的那輛車。這時,美鵑也確實被嚇了一跳,那隻手竟然忘了拿回去,還在我那裡放著。感覺她的手,我的下面不自然的開始勃起了。這也讓她感覺到了。「鵑,你。。。」我剛想讓她把手拿開,沒想到她竟然大膽的上下摩擦起來。經她這麼一弄,我忍不住「哦」了一聲,也開始享受起這邊開車邊。。。媳婦見我沒有反對,更大膽了。她開始用右手輕輕的拉開了我的拉鏈然後伸手就進去裡面,因為我有穿著內褲,她還是沒有抓到我的大家夥,不過說真的,我還真希望自己沒有穿,雖然我記不得自己不穿內褲出去是什麼時候的事了。她沒有抓到我的大家夥似乎有點失望,於是更用力的摩擦起我的陽具。這裡我大概描述一下我的尺寸,大概4。5CM寬,15CM長左右,不知道這樣在中國人當中算不算大。反正我知道比我女婿大一些,跟我兩個兒子估計差不多。

在她的進一步刺激下,我也有些忍受不住,在加上剛好開進了一處兩邊大樹的小道,於是我也用右手大膽的伸進了兒媳婦的內褲,裡面果然如我所料已經濕了一片。我開始用大拇指和食指輕輕捏了一下兒媳婦的陰蒂,立即,兒媳婦有了反應:「爸爸,不要停,繼續繼續。哦,哦。。。」一邊閉上眼睛享受我帶給她的快樂。看到這麼淫蕩的一幕,我這個老江湖也有點吃不消,我趕緊加快了速度,(看官是車速,不是那個速度,因為我的右手速度已經是最快的了)那科小豆豆在我右手的輕捏下很快有了反應,媳婦開始呼吸加促,同時淫水大量的流出來,濕了我一手。「爸爸,我不行了,受不了了,我,我,我,哦。。。爸爸,我」看官應該已經知道,過不了十分鍾我就已經把她弄上高潮了。「怎麼樣,美鵑,爸爸的手還好用嗎?」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突然這麼說,說真的以前我在她心裡一直還是很倨高臨下的,她可能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才特別喜歡我(比較威嚴嘛)。雖然我們已經在一起3年多了,確切的說是有關系已經3年多了。「爸爸,我,我很喜歡。」美鵑氣喘籲籲的回應著。終於,車子到了小區門口,我怕被門衛看到,只好把濕透了的右手從兒媳婦內褲底下抽出來,同時不自覺的用舌頭添了添這個可愛女人流出的愛液。順利通過門口之後我把車開到了地下室,車後坐的兒子還是睡的跟豬一樣沒有反應。(不好意思,我女兒叫我給她拿毛巾等我有空閒再繼續寫。)

不好意思。繼續前面的話題。車子剛剛進入地下室,我的下面就又多了一隻調皮的小手,我的車位在地下室電梯右邊的角上,當我停好車子時,我的下面已經被這只可愛的小說搓了不下一百下。由於地下室燈光昏暗,加上有這麼遲了,而且又在角落,我不知道自己哪裡來的勇氣,開始有點迫不及待地解開自己的皮帶,兒媳婦見我這樣當然也配合著來解。皮帶一開,兒媳婦就把我的大家夥掏了出來,同時一個彎腰用小嘴把我的命根子含進了嘴裡。「哦,啊鵑,繼續繼續。。。」享受到這種欲死欲仙的滋味,我的雙手不由的抓緊了方向盤。。。。「美鵑,怎麼車子停了?」突然一個聲音從後車座傳過來。美鵑和我都嚇了一跳,她趕緊直起腰,顫抖著轉過身,我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身冷汗,小弟弟也小了不小。「是到了嘛,快扶我起來。」聽到這句話我如釋重負,不由的出了一口大氣。「車子到了,老公,你等一下,我來扶你。」美鵑反應奇快,她一邊下了右車門,一邊示意我也趕快下車穿好褲子。這時我才發現自己還是半光著呢。打開車門,拔下鑰匙,順便穿好褲子之後,我過去右車門。「老二,以後少喝點。」我一邊慶幸沒有被發現一邊又開始以長輩的身份教訓起兒子來。(老子管兒子天經地義,不過老子也管兒媳婦,估計天下這麼幸運的公公不多。)「爸,我沒醉,我還還可以喝呢。」「今天可是您老人家的大日子。」「別說了,老爸扶你」好不容易把他拉出車,關好車門鎖好。我和兒媳婦美鵑一人扶著一邊,費了一大把勁才把他拉進電梯。電梯停在了25樓之後,我們又好不容易把兒子扶到我空出來的一間臥室。一躺到床上,兒子喊渴,媳婦於是出去倒水給他。回來後坐在床邊,兒媳婦一邊給兒子喝水,一邊又調皮的伸舌頭抿嘴還眨著眼睛對我說:「爸,你先去洗澡吧,身上都一股酒位了。我來陪文梁好了。」看到兒子醉成這樣,我看今天自己很難和媳婦重溫舊夢。於是知趣的退出來,把身上的衣服脫光了扔在沙發上進了自己的大浴室。

開了水龍頭之後熱水開始從我頭上澆下來一直流到背脊,流過全身。我透過鏡子看著裡面的人。這個人雖然已經60歲了,但是堅持鍛煉的身體還是很棒。特別是青年時代在部隊練就的胸肌絕對不輸給任何年輕人。胸溝之間長著的密密麻麻的胸毛是我最自豪的男性特徵,曾經多少女人為它動心著迷過。雖然下面的腹肌已經消失不見代之而起的是微微突起的肚子,但是我仍然對自己的身材非常滿意。沖洗了十來分鍾,我開始為自己打肥皂,同時輕輕的打起手槍以稍解燃眉之急。正當我閉著眼睛享受一番時突然浴室門開了,一個裸女沖了進來。不用我說大家也知道,她就是二媳婦。「文梁睡著了?」「是的,爸,你放心好了,我知道他喝醉酒之後一定會睡的跟豬一樣的。」「以後不要這麼說你老公,我們…真的不會有事嗎?」我一邊說著一邊雙手已不聽使喚的伸手捏在了兒媳婦的玉峰上。「不會的爸,哦」「爸,你把肥皂沖沖先。」說著任由我捏著把我身上的肥皂泡沖掉,特別是沖到下面已經勃起像機關槍的家夥時,更是用力搓著。兩人都被這種強烈的慾望支配著,希望盡快占有對方。同時情不自禁的親吻起來,舌頭添著舌頭熱情的親吻著。一陣親吻過後,兒媳婦貼著我耳朵輕輕地急促地說:「爸,抱我到你房裡,我要你,馬上要你,快。。」聽到這麼誘人的話,是男人絕對受不了,我不顧自己身上還有未乾的水,急忙環抱起她的臀部,一邊用嘴親吻著她的小腹和肚臍,一邊快步穿過客廳把她扔到了床上。裸身躺在我床上的美鵑已經完全進入了迷糊狀態,她用滿含慾望的眼睛看著我一邊急促的說:「爸,你快乾我,我受不了了。」我把兒媳婦的雙腿微微曲起張開,自己跪在媳婦雙腿之間,下面已經漲了半天的陽具對準了媳婦可愛的小穴,屁股一挺,龜頭整個送了進去。「啊」當我的陽具淹沒在那潮濕的肉洞裡時,我情不自禁大叫了一聲,快感也迅速從下體蔓延到全身,而從媳婦咬牙切齒的表情裡,我知道她也跟我享受著同樣的快樂。隨著輕輕的抽動,兒媳婦開始咿呀的輕聲叫起來,她的呻吟令我更加賣力的工作著。每次抽動都帶出一股股淫水,同時每次深入都全根盡入。深入牽出之間,蘊涵著我們無限的慾望和快樂。連續抽送之間,美鵑的手很自然的緊壓在我的臀部,每當我深入時,她就狠狠的用力壓推進去,從她的頻率中我知道她希望我更加快速度,於是我開始不客氣的大開大和,大起大落起來,同時雙手更用力的搓起她那35C的一隊乳房。隨著我的速度加快,她的手逐漸的跟不上我的節奏,於是開始轉回來摸起我的胸肌,同時情不自禁的拉起我前面密密麻麻的胸毛。受到這麼強烈的刺激,我感覺自己徹底的瘋狂了,我把雙手下移到美鵑的臀部兩只手好不客氣的配合著自己陽具的插入猛干起來。在我如此激烈的沖擊之下,美鵑開始時還能回應到最後已經完全被我征服,她開始大叫:「爸,我…我不行了,哦…哦…」聽到這麼動人的樂章,我真想直接射進去去,就像我兒子經常乾的一樣。(他們最近計劃要一個小孩)可是我知道這樣不行,畢竟我不希望我的三兒子叫我二兒子老爸,而且那樣做就真的亂了倫常了。另外我也知道她這幾天馬上要來月經了,現在是非常危險時期,所以雖然我很想射進去,但是還是強忍住從兒媳婦的下面拉出來,同時,對著媳婦的胸部右手用力的套著自己的鐵棒。兒媳婦也用手著我套。「哦…哦…哦…哦…」我不知道自己射了幾下,總之,快感很快徹底擊跨了我。而我身下的媳婦開始用左手把我的精液摸在身上。「美鵑,舒服嗎?」躺到在媳婦身旁後我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溫柔的說。「爸爸真強,鵑兒真的很,很舒服」雖然臉紅了一下,但是還是說出了心裡真實的話。…

我的六十大壽之夜就是這樣過去的亂倫生涯之花甲歲月2

上回說到在我六十大壽之日,二兒媳婦美鵑當著醉熏熏的兒子的面上了我的床,送了我當日最好的禮物。現在想起來還是意猶未盡,不過接下來的這份禮物絕對比昨天的更刺激。

睡夢中,我感到有一隻細嫩的手在撫摩我的後背,漸漸的,這只手開始往我前胸摸來,在我的胸毛上輕輕的來回搓著,再過了一會兒,迅速的下滑,伸進了我的大花褲裡,一把抓起我的家夥。經過這種挑逗我逐漸醒了過來,但是這麼享受的事情我可不想輕易破壞。於是我閉著眼睛靜靜地享受著美鵑的這只玉手帶給我的快樂。「不對,美鵑昨天晚上應該已經回到兒子身邊睡了,怎麼還有人挑逗我。」想到這裡,我急忙張開眼回望。「爸爸,醒了呀。」我看到一張漂亮無比的瓜子臉,和那雙我已經看過20多年還是一直看不夠的水靈靈的大眼睛。「玲兒,你什麼時候來的?」「老爸,你不會不知道吧!剛才你還很享受呢」說著調皮的眨了眨眼,同時右手稍稍用力的在我的龜頭上按了一下。「哦,死丫頭,你要謀殺老爸呀。」「哦,哦」女兒沒有停止,右手開始上下套起我的大家夥。突然,我想起隔壁還睡著二兒子和媳婦,要是讓他們看到了,那可麻煩大了。「乖女兒,你二哥和二嫂還在隔壁睡著呢,快,乖,把手拿出來。」我趕緊用手把女兒的手從我跨下拿出來。「爸也真是的,怎麼讓二哥他們睡到家裡了,多不方便」「臭丫頭,老爸這除了你能來,你二哥就不能來啊?」(其實我更在乎二媳婦。)「老爸,我把他們叫醒,讓他們回去好不好」「不行,難得你二哥來爸這裡住,起碼也得讓他們休息夠嘛,再說文梁昨天喝的這麼醉,今天估計起不了。」(媳婦昨天被我乾的這麼爽,現在估計還在夢中呢)「二哥也真是,爸,我可不管,人家可是計劃今天陪你一天的。」「暈倒」,我在心裡嘀咕,看到女兒這個樣子,估計是想我的家夥想了很久了。這次五一都已經過了5天了,我還真沒好好乾過她一次。「這,這,怎麼辦?」「爸,要不去我那兒吧,鬆鬆今天9點鍾就要去值班,晚上才回來。」女兒靠近我耳朵旁輕輕對我說。「那他們呢?」我指了指隔壁。「二哥,二嫂,你們醒了沒?」女兒走到隔壁敲了敲門。「小玲,你二哥還睡著呢,有事嗎?」回過來美鵑無精打采的聲音。「沒事,那你們繼續睡,我和爸爸出去跑步了,等下如果我們沒回來你們自己燒東西吃吧」「好的,爸醒了嗎?」「也還睡著,不過我把他叫醒了,他這個年紀可要多鍛煉鍛煉。你們繼續睡。」「好的。」「走了老爸。」「等老爸換條內褲」「不用換了,反正等一下也用不著了。」女兒狡邪的笑著。

看到女兒這個樣子,我不知道自己是幸福還是無奈。自從退休一來,女兒和我的關系變的越來越密切,而且對我的要求也從原來的一個月3,4次,增加到現在的7,8次。不過我現在還是完全可以滿足她的要求。不過將來還真的不知道怎樣。於是我隨便套了條運動褲和一雙跑步鞋,上面套上條T恤就被女兒拉出了家門。女兒家離我那裡還是很近的,不到15分鍾,我們已經跑到女兒家樓下了。這時剛好九點報時的鍾聲響了起來。「王松,應該出去了吧,女兒」電梯裡我有點擔心的問。「應該出去了」電梯很快停在了18樓。「小玲,你已經跑回來了?爸,早上好」一身警服的王松剛好在電梯口和我們碰了個面。「你不是值班麼,怎麼這麼遲才出去,小心遲到被領導訓。」女兒有些不滿的說。「老婆放心,今天是值班稍微遲點沒關系的。那我走了,老爸我先走了。」電梯裡,女婿和我們換了位置。

「女兒,我看我們還是下去繼續跑兩圈,等確定你老公走了我們再回來」「老爸,你怎麼膽子越來越小,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哦。」(如果從我有膽量搞自己女兒和兒媳婦來看,我應該很膽大,不過從我小心謹慎的角度出發,這應該還是在我風格之內。)「臭丫頭,快進去吧。」「老爸親一個我就進去。」撅起嘴,我看看四周沒人,輕輕吻了吻女兒,把她拉進了她家門。「老爸,我走不動了,你抱我好不好?」「出了這麼多汗老爸身上很臭的,不抱了吧。」「我要嘛要嘛。」「臭丫頭,這麼大了還撒嬌,好好好,老爸抱你進去。」我起身攔腰抱起女兒順手把大門關上。女兒的身材還是和結婚前一樣棒,每次干我都覺得很爽,再加上是父女亂倫的緣故,那種感覺真的不是語言能夠形容。當我們親吻著彼此熟悉的氣息時,我開始血液加速,大棒槌也已經徹底立起來。我感到自己呼吸開始變的急促,大舌頭更加貪婪的吸著女兒的小舌。女兒也熱烈的回應著,雙手緊緊的抱住我的脖子。我們開始撕扯著對方的衣服,到了沙發邊時,我已經忍無可忍的脫光了自己的衣服,同時,撥下了女兒那已經濕透的絲綢內褲。看到女兒那麼可愛誘人的小穴和小穴外面的那顆挑逗的小豆豆,我毫不客氣的跪在自己脫下來的衣服上,同時雙手按住已經分開的女兒的雙腿,用我那條讓女兒欲死欲仙過N次的大舌頭,輕輕的吻上女兒的小豆豆,同時用雙唇捏緊了,這樣來回吸著。女兒受到我這麼強烈的挑逗,顯然立即被我征服了,她用手死死的按著我的頭,同時小穴開始不停的流出淫水。我也毫不客氣的大吸了幾口。「絲,絲」隨著女兒的輕聲淫叫,我知道時機已經成熟了,於是我示意女兒站起來,上半身趴在沙發,下半身把屁股撅起來,當我把我的陽具對準了女兒的小穴,從後面使勁的插進去時,女兒和我立刻都沈浸在那親密無間的愛意中,她開始左右搖晃她的屁股,並示意我趕快行動,看到這麼可愛的女兒做出這麼可愛的動作,你說我能不拼了這條老命。我於是用雙手按在女兒屁股兩側,同時屁股一挺,大力抽插起來。每一次的插入都讓我奮不顧身,勇往直前,而從女兒口中聽到的有節奏的「哦…哦…」的聲音和那不斷湧出的淫水我能體會到我們彼此間的那種快樂。從一出生到現在,女兒一直都在我身邊,最長時間的分離也不過是一兩個星期的事。看著從小到大一直和我無話不說的女兒,在我的努力下享受到如此美妙的時刻,我真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父親。(看官原諒,我自己也覺得這種想法有點變態)估計我的這種觀念大家都接受不了,不過起碼女兒能夠接受,這對我來說也就足夠了。當女兒在我的抽插下變的呼吸急促,我知道是時候快馬加鞭一番了。於是,我把自己的抽插速度提升到及至,在我一陣陣的狂轟爛炸之下,很快女兒開始大叫,「爸,我不行了,哦,爸爸。。。」「女兒,可以射進去嗎?」聽到這麼誘人的聲音我怎麼還能不心猿意馬呢。「恩,恩」女兒點點頭。「太好了。」今天要是不讓我射進去我還真受不了。於是我全然不顧女兒的大聲叫喊,根根盡入,當那美妙時刻來臨時,我深深的插入到女兒的最裡面,同時把那養育了女兒的精液一股股都射了進去。由於昨天剛射過,說實在話,東西還真是不多,不過,還是射了10幾下,把剩下的都一股腦兒全交給了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