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艷事-1 作者 元陽九鳳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1)

國外艷事-1

作者 元陽九鳳

我當年在美國黑市工作的時候,賺的錢只夠生活費,露宿街頭總不是辦法,於是到處找個合適的地方住下,終於在「搭上搭」的情況下,我找到以前一個女同學、徐熙媛現在女子大學的宿舍裡,她在大學附近租了一間房子,她答應不用我給租金,只要我盡量做多些家務,就可以在她客廳的沙發上過夜。

這樣相安無事地過了一個月,有一天晚上,我在半夜裡給人弄醒了,原來是我那個「包租婆」女同學,當時徐熙媛身上一絲不掛地騎在我身上,一對白晢軟滑的大乳房壓住我扭磨,正想問她幹甚麼?她突然一舉手,「咯」的一聲,她竟然把那支比利達自動手槍帶到我床上。

上次徐熙媛生日,我陪她去槍會玩時,我曾經見識過那支小傢夥的威力。

徐熙媛的手隔著薄薄的運動褲,撫摸著我粗糙的大肉棒說道:「嘿…殷俊鴻…是時候交房租了!…嘻…嘻…喂!咬著它。」說著,她就把槍桿塞進我口裡。

徐熙媛褪下我的褲子,使勁地揉搓著我的陰莖和陰囊,半帶粗暴地命今我道:「快!…快勃起來!殷俊鴻!哼…雞巴再這麼個死樣,我就開槍了!」我的嘴含糊地抗議著、胯間兇猛的巨龍反而因刺激竟然完全勃漲起來。

「好了!…哈…哈…很好!大肉棒果然好粗壯啊…」說著,徐熙媛略為坐後一點,將我猙獰而堅硬的大雞巴套進了她潮濕而灼燙的淫洞裡,毫不羞恥地上下蹭動!徐熙媛的緊湊小穴己完全濕潤,所以我硬如鐵棍的陰莖磨擦她痙攣顫動的酥穴,發出「噗…滋!噗滋!噗…」的聲響,在小小的宿舍裡顯得特別響亮。

「雪…雪…俊鴻的…大肉棒…好…好…好硬粗啊!…噢…好…好…美啊!…」徐熙媛閉了眼睛享用我鋼硬的火棒,一副忘我享受的模樣,我灼燙的大雞巴被緊湊的陰肉壁包裹著,雖然感受到極酸酥的刺激快感,但越來越覺得不妥,如果她高潮來臨的時候,可能會無意識地開槍,那我豈不是死得不明不白。

心裡的不安始終支配著我,即使我粗筋漲凸的大肉棒怎樣被她劇烈收縮的陰腔所吮磨及擠壓,我也沒辦法享受飄飄欲仙的感覺,陰莖反而更僵硬挺直。

「噢!…噢…噢…好…好…舒…服啊!…噢…噢…噢…噢…」十多分鐘之後,徐熙媛淫糜的套壓動作中,手中那支比利達自動手槍改指住我的腰,而且不忘用自己白晢軟滑的大乳房刮擦我的臉,更將硬如石子的乳頭強行塞入我的嘴裡,命令我大力吮扯,以增加自己的快感。

被淫賤的擠磨近二十多分鐘後,我感到徐熙媛緊湊的陰腔越來越熱,痙攣的陰肉壁緊貼著粗筋如鋼的陰莖顫動,大量粘稠的液體從酥穴凹處向湧出來,使我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像在洗熱水澡一般。

「呃!怎麼啦!俊鴻!噢…我己經高潮了…哈…哈…你還沒有…射給我嗎?嘿…再不射…我數三聲…便開槍了!」飄飄欲仙的高潮後,徐熙媛伏在的我的胸脯上喘著氣說。

「嘩!瘋狂的淫婦來真的!…」我立即去拉她手臂,但已經遲了,只見徐熙媛手指一扳,啊!我一陣眩暈,腫脹堅挺的巨根一下顫慄、抽搐,感到粗糙龜頭的馬眼像失禁般猛烈地射精。

「噢…好…好…過癮呀!…噢…你…終於…通通…射…射給…我啦!…」徐熙媛像八爪魚般纏緊我歡呼。

待我驚魂稍定,才明白槍中並無子彈,徐熙媛只是惡作劇,要嚇唬我一下。

「哈…哈…殷俊鴻!原來你只要可以造愛,就是被人用槍指著也不抵抗的。」徐熙媛摟住我的頭,毫不客氣地吮吻我的嘴,毫不理會自己的緊湊小穴瀉著大量白濁粘稠的陰精液。

後來,我再不要每個月交租,但每個月一定會做的事,就是要不時陪徐熙媛上床,由她主動褻玩各式各樣的肏交方式。

我印象最深的是接下來那狂雪吹襲的聖誕節,暴雪中我正在樓上休息,忽然,徐熙媛和一個金髮女郎回來了,她叫我下去那個有火爐的溫暖大廳慶祝聖誕節,飲了幾瓶紅酒之後,徐熙媛滿臉春情的靠過來說:「喂!…殷俊鴻…脫光你身上的衣服吧!」

雖然這年裡我們已性交了很多次,但在陌生的人前…我看著那個金髮女郎,不好意思地說道:「這!…不大好吧!」

「那…也可以!不過…你現在就搬出去!…我不再租地方給你了。」徐熙媛不在乎的說。

外面暴雪狂吹,行出去不用三分鐘就一定凍僵的,我無奈地寬衣解衭,展露出我因體力勞動而鍛鍊出的身軀!…徐熙媛和金髮女郎對望媚笑著,她們已經迫不急待地撲過來,徐熙媛把玩著我胯間兇猛的巨龍,金髮女郎舔著我粗糙的龜冠,她又把手指戳進徐熙媛的肛門,徐熙媛更翻身壓住我的胸脯,命我吻吮自己剃光恥毛緊窄的小浪穴,很快我們已經興奮起來。

這樣,我輪流肏插她們嫩滑的小淫肉窟,大量白濁、粘稠的陰液濕粘了我胯間兇猛的巨龍,待我被她倆淫婦蹂躪夠了,她們享受到欲仙欲死的高潮之後,才高高興興地笑著停下來喘氣。

休息一會後,她們躺下來和我接吻,接著徐熙媛想了一個主意,她對金髮女郎說道:「好舒服啊!…Vilian…我們再玩一個遊戲…嘻…嘻…就是…殷俊鴻躺下來,挺直粗糙的巨棒,讓我們輪流繼續肏姦,誰先讓他射精!…就算贏家。如果半個鐘頭後他還未射精、我們便賞他一份聖誕禮物,好不好呢?」金髮女郎Vilian拍手叫好。

她們擺出一副風情萬種的樣子,淫褻地在我身上馳騁,當徐熙媛瀉著蜜液的緊湊小穴套住我鋼硬的火棒扭磨時,Vilian則騎坐在我的臉嘴之上,著我刺激她顫動的大陰唇;反之,Vilian像母狗般撅起屁股任由我挺肏,徐熙媛則要我伸長舌頭,瘋狂舐、舔她酥痕的緊湊小穴,但當我快要射精時,她們便會捏痛我的睪丸,如果我的陰莖軟化時,她們又搔我的肛門,再用肉腴豐軟的巨乳刺激我的大龜頭馬眼,使大雞巴回復兇悍的硬直!

轉換了多個淫賤的肏操姿態之後,淫穢不堪的半個鐘頭過去了,徐熙媛和Vilian都享受到一浪接一浪的欲仙欲死高潮,淫賤的緊湊小穴瀉出大量白濁粘稠的陰液;金髮女郎Vilian稱讚我的大肉棒勇猛,讓她非常過癮,一邊撥弄我的乳頭一邊說:「噢…好過癮呀!呃!熙媛…果然好介紹!現在他應該得到禮物哩!來吧,先讓他看看禮物再說。」

她們掙紮起來,毫不理會自己淫賤的肉窟兒正滲流出汙穢不堪的陰液,把我帶到徐熙媛的睡房,原來有一位中國女孩早已被她們綁在床上。

徐熙媛溫柔地摸著我的陰囊說道:「她是我同父異母的妹妹,名字叫徐希蕾;她還是個處女,哼!仗住爸爸痛愛就不把我放在眼內…現在讓你去替她破身吧!…嘿…嘿…」

為了怕我反抗,金髮女郎Vilian手中拿著徐熙媛的比利達自動手槍,命令我接受她們的禮物,無奈我只好爬到那個中國女孩子的身上。

看到光溜溜的我行近,徐希蕾驚惶地呻吟著說:「喔…不…不…不要過來!…我好怕!…」

被Vilian的手槍指嚇,我只好輕撫徐希蕾已充滿汗濕的黑髮,安慰她說道:「呃!小妹妹…不用怕,她倆可能已瘋了…我已經讓她們淫弄得快要射精了,待會!…可能沒幾下…我就射精了。」

我話未說完徐熙媛順勢餵了我吃下一粒藥片,Vilian亦餵了徐希蕾吞下一粒春藥,把床前的攝錄機開了,才退到一旁欣賞我即將表演淫賤的春宮;徐熙媛的兩隻手開始刺激我和徐希蕾的下體,春藥的藥力發揮中,我們就在扭動中濕吻起來,徐熙媛拍拍我的屁股說:「殷俊鴻…大雞巴快點插進去!…嘿…看樣子,你就要發射了。」

我扶著脹得快爆炸的火灼陰莖,讓鋼硬的大龜頭頂著徐希蕾的私處,強行擠開那緊閉的大陰唇,粗筋漲凸的大肉棒還沒有插入三分之一,她已大聲吟叫起來,柔弱嬌婉的呻吟聲令我更衝動,忍不住性慾誘惑、於是怒漲的巨棒一口氣向前疾刺,雖只插入一半,但她已痛得死去活來。

此時,徐熙媛捏著妹妹白晢軟滑的乳房,更吻住她的嘴唇,令春藥發揮更大的刺激,讓她安靜下來享受被開苞的樂趣;金髮女郎Vilian拋掉手中的手槍,大力拍擊我的屁股,促使我更用力地插肏徐希蕾白饅頭般的小酥穴。

「嘻…插進去了…嘻…」Vilian把攝錄機的鏡頭對準我倆性器吮吻處說。

我淫糜的活塞動作中,徐希蕾初時禁不了疼痛而尖叫起來,在這細小的房間中,叫聲倍覺響亮,但春藥的影響下,她漸漸變成配合我肏操而扭轉,吟叫變成妖媚起來,而我好像忘了她剛才還是處女,盡情發洩體內被淫藥刺激的慾火,雖然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已辛勞了很久,現在每一下都插進徐希蕾子宮的最深處。

「唏!…噗滋!…噗滋!呀!…哎唷!噗…滋!噗滋!唏!…噗滋!」

終於,百多下強猛的活塞動作之後,在狂亂的光景下,我將濃濃的白濁色精液丟在徐希蕾滲血的緊湊小穴裡,算是接收了她倆淫糜的禮物。

不知徐熙媛和Vilian在給我飲的紅酒內是否下了壯陽藥,陽精發射之後我兇悍的大雞巴還意猶末盡,於是便將她倆抓起來疊在一起,掰開了她們兩條修長的玉腿大幹特幹。

那天晚上,我瘋狂地在她們身上三個肉洞連肏操了十多次、不知是插著誰人的淫肉窟窿,最後一次我陽精已經射無可射了,才昏迷不醒倒睡在一起。

這是我一生中最淫亂的一次。

甦醒後我仍記住讓我開苞的徐希蕾,但自從那次之後,我就沒有再見過她一面。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