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2016-06-07     檢舉     收藏

****HiddenMessage***** 讓那一片輕薄的遮掩瞬間滑落在美人兒的腰間。一對漂亮的凝脂綿乳,像兩個剛出爐的雪白饅頭,就這樣晃動著映入銅鏡當中,勾引著皇甫玄紫的視線。

克制的吐納幾下,男人的呼吸還是無法反抗的變得急促。

「只有你才襯得上我的美貌,本王要的就是你這樣的極品。」

紅唇從女人的肩部移動到鎖骨,皇甫玄紫將幕清幽身子翻過來,側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一手摟住她的纖腰,另一手則溫柔緩慢的摸遍了她全身每一寸肌膚。

從第一眼在玄紫樓見到幕清幽起,他就被她的美麗與清純所吸引。

她就像是一個沒心機的小動物,沒等他去捕捉,反而因貪戀花朵的美艷自己傻傻的送上門來。那個時候他拉住她的手防止她中毒,卻不料自己的指尖竟傳來一股酥人的電流,讓一貫冷靜的他也有些錯愕。

到最後,她沒有中毒,只是無辜的用那一雙誘人犯罪的水眸望著他。卻不知他反而中了她的「蠱」,被她艷絕群芳的美麗所迷惑……

聰明如他,當然知道自己不該陷入這樣一段荒唐的感情里。為了抑制這種朦朧的好感,皇甫玄紫刻意讓北堂墨派人去查幕清幽的底。想證明她與之前別國送來的那些女人一樣,徒有美麗的的外表,卻無深沈的內在,只是被送來當做男人的玩物。

卻不料資料到手,所見到的卻讓他如獲至寶般忍不住興奮的狂笑。

因為她非但不蠢,反而慧黠多謀,心機極深!

思及當日的初遇,皇甫玄紫不禁莞爾連自己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都被她高超的演技所騙到,這女人真是對極了他的胃口。

在外她與他一樣的冰肌玉骨、艷色絕倫;在內又聰明絕頂,狡詐多變。從那一刻起,皇甫玄紫就要定了她。這輩子除了幕清幽,再無女子能入得了他的眼。

管她和其他男子曾經有過何種糾纏,即便對方是自己的兄弟,他皇甫玄紫也沒打算放手。

他要她,只是這種要需要時間。

他和她一樣美,卻自恃要比她聰明上幾分。幕清幽畢竟年紀尚輕,只要皇甫玄紫有了防備她就很難真正斗得過他。不然現在,她也不會被剝得半裸,差點丟掉小命,只能昏昏沈沈的窩在男人懷中不省人事。

如果說她的聰明可以稱作「慧」,那麽皇甫玄紫的才智分明就是「奸」。

他陰險,奸詐,難以捉摸,擅於隱藏而且極有耐心。他原本打算等自己已經醞釀多時的「大事」完成之後才擁有她的,但是今天,這隻小狐狸卻懷著自己的鬼胎不走天堂路卻下得地獄來。

那可不能怪他要提前品嘗她的美味了——

想到此處,皇甫玄紫勾唇一笑。對著鏡子將幕清幽擺成背對著自己便於讓他從鏡中觀看她被自己玩弄時的媚態的姿勢。

毫不客氣的張口含住她的耳珠,輕齧著口中柔嫩的質感,皇甫玄紫讓自己蔥根般的玉指邪惡的伸向其中一團飽滿的乳房。卻故意不觸碰她的乳峰,也跳過了粉色的乳暈。只是專注的按壓撥弄著那尚未甦醒的乳頭。

而後親眼見著那可口的小果在自己的刺激下挺立變硬調皮的與他的指尖相互追逐嬉戲。

「你瞧,硬了。」呼著男性特有的粗嘎熱氣,儘管幕清幽看上去聽不見他的話語,皇甫玄紫還是自顧自的在她耳邊低喃出兩人親熱的細節。

因為他心裡明白,他會的東西還不只武功和煉蠱殺人這樣而已。

在他十八歲那年,醫聖見他出落得越來越美,也越來越陰邪。索性將自己收藏的一本最邪惡的醫書贈予他,讓他自己參悟研究。

那本醫書記載了醫理的最高境界,就是以催眠控制人的心智,讓對方的身體狀況,神智思維都跟著醫者的布局走。用得好的話可以將患有絕症的病人通過心理暗示催眠他的七經八脈讓其不藥自愈。但是如果用在邪惡的地方,那這種本事便是一種極高超的傀儡之術。會讓被催眠者完全被施術人所掌控。

此時,皇甫玄紫就想在幕清幽身上第一次試用這種妖術,讓兩人的性交達到前所未有的和諧。現在的幕清幽剛剛解毒,昏昏沈沈的毫無還價之力。正好可以任陰險的皇甫玄紫對她為所欲為。

見一個乳頭已經被他玩弄的紅艷艷的,俏生生的點綴在白嫩的乳房之上。皇甫玄紫的手指又游移到了另外一邊動作。直到兩邊的乳頭都被他撚弄的硬起時,皇甫玄紫才開始將手掌弓成爪型,將兩團綿乳大力的抓在手中一邊揉搓一邊讓兩枚小果在他的掌心快速的摩挲滾動著。

「唔……嗯……」昏迷中的幕清幽似乎也感受到了這種強烈的刺激,半夢半醒之中發出嬌嗲的呻吟。

「小東西,舒服麼?」聽到她的淫叫,皇甫玄紫更是放肆的將乳房抓捏成不規則的形狀。飽滿的乳肉不時的被擠出他的指縫,留下一道道迎合他手指尺寸的紅痕。

「我知道你中了媚藥,離不開男人。」靠在她耳邊繼續低語,「但是你現在偷走了我的心,就要對我負責。」皇甫玄紫伸出長舌開始舔刷女人的耳廓,並將舌頭捅入她的耳內不斷搗動。

「你要記住,和你歡愛讓你最舒服的人只有我……」用十根手指的指腹輪流在她的兩個乳頭上輕輕的按摩一遍,男人有力的長腿勾住她的腳向兩邊對著鏡子敞開。

「嘶啦」一聲,皇甫玄紫騰出一隻手來撕裂了她的褻褲,可憐的幕清幽在男人們這種野蠻的對待下不知損失過多少貼身衣物。

當女人迷人的私處完全的映入皇甫玄紫深邃的月牙眸之時,他也隨手褪去身上僅著的那件火紅色的睡袍。將自己赤裸的身軀緊貼在她的背脊之上,雙手從背後霸道的掌握著她的胸乳,跨間的肉棒也狠狠抵住她的臀縫。

兩人的身體像連體嬰一般緊密的黏貼在一起,皇甫玄紫發情的用自己的胸膛用力擠壓磨蹭著幕清幽滑膩的背部肌膚。一面配合著手上獬玩她乳房的動作,一面將脖頸與她相勾一同轉到側面色情的接著吻。

「啊……哦哦……嗯……」

男人的口中不斷發出類似痛苦的呻吟,他情不自禁的用大腿環住幕清幽的腰肢在上面磨磨蹭蹭的饑渴著需求。

「我好想玩你……玩你的小浪穴……玩你的大奶子……」腰間高高豎起的長物彈動著在她的臀縫間來回穿梭。

當皇甫玄紫感到一股熱液順著女人的股溝滴落到自己大腿上之時,他「哦」了一聲,興奮的睜開微闔的月牙眸,一把粗魯的掃落梳妝檯上的所有物品。將女人向前用力的壓倒在冰涼的桌面上,自己也隨即跟了上去。大手把住她的兩片臀瓣向外扒開,露出已經沾滿盈盈露珠的粉色花瓣。

「這樣就濕了?你這個天生就適合被男人乾的小淫物!」狎笑之中揉合了得意的亢奮,皇甫玄紫有心要做第一個引領她進入至高無上的性愛天堂的男人。他要和她好好的做,讓她在他的身下達到別人給不了的高潮。

一想到這美麗的尤物曾經有過其他的男人,皇甫玄紫心中就充滿嫉妒。既然無法成為破她身的男人,那麽至少要成為她死都忘不了的那一個!

他迅速的蹲下身去,將頭湊到幕清幽的兩腿之間,僅用長舌向上一挑就劃開了兩片保護著穴口的小陰唇。濕嗒嗒的嫩穴涓涓的流出香甜的淫水,被皇甫玄紫一滴都不放過的盡數嘬飲至喉中。

男人先是極有耐性的將美人兒的整個陰戶都蠕動著舔了一遍,緊接著他用兩根手指調整好角度斜插進幕清幽的水穴里,在淺處頂著那一塊與眾不同的嫩肉大力的抽插著,快意的將不斷分泌出的水液搗得四處飛濺。

在用手指聳弄女人小穴的同時,男人絕美的容顏湊近她的菊穴。就著口中殘留的她的體液用舌頭輕輕舔弄起來。時不時還將舌尖淺淺刺進緊密的穴口,在菊花瓣上旋轉著畫著圈。

「嗯……啊啊……」身下兩個小穴被皇甫玄紫邪佞的玩弄著,幕清幽禁不住的全身發抖。媚眼微微的睜開,身體清醒了大半。但是意識卻仍然在對方的掌控之中。

「叫出來,這是你的夢。」皇甫玄紫惡意的勾引著幕清幽身體內淫蕩的一面,「拋開你的羞恥盡情的享受我給予的快感,越浪我就越喜歡。」說著,手上又是重重的一個插入。這一次他開始轉動被嫩壁包容著的手指,在裡面用迴旋的方式攪動。還不時的曲起指節摳弄著裡面的溝回,享受的聽著那一陣陣「滋滋」的水聲。

「啊……嗯嗯……好舒服……我還要!」真的就忘記了被玩弄的羞恥感,幕清幽現在只知道身體好熱好想要。一方面是媚藥徹底的發作了起來,另一方面卻是皇甫玄紫的技巧的確太過高超。輕易的就勾起她熊熊的慾火,讓她此時像個發浪的小獸一樣只想被欺負被占有。

「怎麼樣,我是最棒的,對不對?」離開了她的菊穴,皇甫玄紫將舌頭貼在幕清幽的陰蒂上,撥開外面的包皮直攻嬌嫩的陰核在上面舔弄著輕打。

「你是最棒的……我好麻……」幕清幽情不自禁的昂起頭,一頭美麗的青絲在空中甩出迷人的弧度。瑩澈的肌膚滲出燥熱的香汗,雖然身子趴在梳妝檯上可以支撐重量。但是雙腿卻無力的顫抖起來,顯然已經酸軟的站不住了。

「嗯……真香……真好吃……」皇甫玄紫猶自捧著幕清幽的雪臀,用自己的舌頭和手指不斷的折磨著她的妖穴。

被他舔得渾身舒爽,只覺得體內那一個最癢的地方好似被騷到了卻還遠遠不夠。要更大更重的撞擊才能完全的撫慰到。

「快點……給我……」

聽到女人的請求,皇甫玄紫月牙眸一眯,緩慢的舔過自己口唇上沾滿的淫水。笑著退後,將幕清幽逐漸滑落的嬌軀接在懷中。

「要什麼?」男人漫不經心的吮著女人的紅唇,將她粘滿汗水的碎發拂到耳邊。

「我要你……要你……」幕清幽混混沌沌的看著抱著自己的男人,只覺得他好美好熟悉。卻認不得他到底是誰。

「你……你是誰?」當她酥軟的身子被他抱著平放在水床上時,幕清幽痴迷的擡起小手小心翼翼卻又好奇的撫摸著皇甫玄紫女子一般的容顏。

「我是誰?」皇甫玄紫看著她可愛的舉動故意又向前湊近了一些。順便將手掌放在她的胸前,慢慢地揉弄著一團綿乳。

「你是仙女嗎……?」被他的美貌所迷惑,幕清幽傻傻的笑起來。傾城的嬌顏此時綻放開來帶著誘人的酡紅,像雨後第一朵綻放的櫻花一般,讓皇甫玄紫也看得快要醉了。

「我美麼……?」手掌情不自禁的按住她在自己臉上不斷摸索的小手,皇甫玄紫慢慢壓上了她的身軀。

「美……你好美……」幕清幽覺得眼皮越來越重,她好想再多看這個「仙女」一眼。卻被他蠱惑的低沈嗓音低喃的好舒服,好想要也好想睡……

「睡吧……讓你的身體跟著我就好。」幫她將雙目合上,皇甫玄紫憐惜的伏在她耳邊輕輕地說,「記住……我是你睡夢中的良人。」

「嗯……」

「啊……嗯……」空氣里四處瀰漫著蒸騰的熱氣和男女歡愛的麝香味兒。只見皇甫玄紫正跨坐在幕清幽的肩頭將自己的肉棒送入她翕張的小口中快速的抽插著。

「唔……嗯嗯……」被男人粗長的陰莖頂入,幕清幽只覺得這長物每一下都深入到自己的喉嚨當中,讓她有些作嘔。卻捨不得男人陽具所散發出的極好聞的蘭花味兒,仍然貪婪的賣力吸吮著,想要嘬飲他釋放出的精液。

明明兩個人就在真實而狂放的激烈歡愛著,但是被皇甫玄紫催眠後的幕清幽再睜開眼時就已下意識的認為這一切都是在夢境中。而正猥褻自己的男人不是別人,正是她名正言順的相公。

也因為是做夢,她比平時更勇敢,更放蕩,一心只想求得身體上的歡愉,迷得皇甫玄紫欲罷不能。

「啪啪……啪啪……」男人全身都泛著歡愛時才會產生的緋紅色,一雙玉手按在她的頭兩側。鮮紅的長指甲用力的陷進床榻之中,幾乎要將水床抓破。肉棒後面的兩個圓球不斷的隨著他的擺動用力的拍打在幕清幽的下頜上,發出淫靡的聲響。

「啊啊……冤家……冤家……」儘管皇甫玄紫的肉棒太長,只能勉強進入女人的口中三分之一。但是光是被她滑溜溜的小舌在龍頭處有規律的吸吮舔弄他就忍不住興奮的快要射了。眼見幕清幽雙手搓著他露在口外的棒身,吃他吃得津津有味。皇甫玄紫怕自己精關不守連忙從她口中抽出自己沾滿口津的分身。

「冤家……你要吸死相公我了!」翻倒在幕清幽的身邊大口大口的吸著氣,皇甫玄紫將幕清幽攬進懷裡吮著她的紅唇懲罰性的咬了她一口。

「這就不行了?」幕清幽笑著閃躲他的再度啃咬,趴在皇甫玄紫身上呵他的癢。她快樂的捧住男人漂亮的臉「啾」的一聲在上面落下響亮的吻。

「相公你真美!」幕清幽覺得只要看著他,自己也變成了貪戀美色的大淫魔,恨不得將皇甫玄紫一口吃掉。這夢中的相公簡直就是神仙賜給她的珍寶讓她也能嘗到這種絕色的滋味。

「只可惜夢一醒,你就不見了。」惋惜的任由皇甫玄紫溫柔的抱著自己,幕清幽放鬆的枕在他的胸膛之上。

聽到幕清幽天真的話,皇甫玄紫全身一震。他輕輕地端起她的下巴,若有所思的凝視著她的美眸低聲說,「若不是夢你會想要我當你的相公嗎?」

「想啊。」幕清幽含住他的手指,不加思索的回答道。

「你這麼美,既然送來給我我為什麼不要呢?除了神樂哥哥以外,就數你最合我的意了。

口中的手指驀地被抽回,皇甫玄紫坐起身來一把擒住懷中的而小東西,模樣有些陰冷的低語,「看樣子,我得讓你知道一下他的真面目……」

「你說什麼相公?」幕清幽一雙藕臂熱情的環住男人的脖頸,不明所以的在他懷裡蹭來蹭去。這個男人身上每個地方都有清雅的花香味,她可喜歡得緊。

「沒什麼。」皇甫玄紫勾魂的一笑,「來,冤家,給奴家躺好了!」

他逕自下了床,也不在意自己跨間火熱的長物。為了延長和她的歡愛時間,他有必要讓自己先冷靜一下先同她玩點別的遊戲。

幕清幽不解的乖乖躺在水床之上,卻見皇甫玄紫從屏風後拎出一個芳香四溢的竹筒,裡面裝滿了冰塊和沁涼的各色花瓣……

(0.28鮮幣)魔魅(限)90

最難消受美人恩1<高H>

這是什麼?」見皇甫玄紫帶著神秘的微笑將竹桶放在塌邊,幕清幽的心裡有些惶惶然。他是好美,美的不食人間煙火。但是這種美會讓她覺得自己這位夢中的相公,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妖媚的陰險。

他的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都閃耀著危險的光環,仿佛他的每個吐納每次勾唇都能殺人。她很懷疑,若是有人被他不幸盯上的話,是不是會瞬間就被啃得屍骨無存……那個人會不會就是她呢?

毛骨悚然。

他讓她切身的感受到什麼叫做毛骨悚然。

周身被一種陰險寒冷的氣息所縈繞,像一張密不透風的大網將她牢牢的捆綁在其中任人宰割。眼見對方漫不經心的用玉手從桶中拈出一小塊碎冰嬌笑著含入唇中,而後意味深長的望向她。被捕獵般的冷箭射中,幕清幽害怕的想要逃離,卻無奈於他修長的身型已經霸占住床沿讓她無入地之門。

「乖娃兒,到奴家的懷中來。」眼見美人相公朝她勾魂的拋了個魅眼,其眼波流轉風情萬種。幕清幽心裡縱使一萬個惶恐,而身體卻禁不住這種蠱惑只好乖乖的手腳並用向前爬到他的懷中。

「嗯……真乖。」看見心愛的女人像動物一般赤裸著身體在他眼下爬行,男人的獸慾被輕易的挑起。他學著她的樣子跪趴在床上,絕美的容顏向右偏側用冰冷的嘴唇吮吻她濕熱的唇瓣。

「嗯唔唔……相公……涼……」被他哺喂著口中已經融化了的冰水,幕清幽心頭的燥熱轉為舒適的沁涼。

「喜歡麼?」長舌不斷侵入芳香的小口,一個倒身與她成相反方向的躺在她的身下。兩人頭顱相對,皇甫玄紫從下方對準幕清幽的櫻唇開始恣意的蹂躪。

「嗯……喜歡……唔……」蘭舌被他勾引到唇外,在空氣中與他交纏不斷拉出銀色的絲線交換著彼此的口津。兩雙美眸凝視著對方的下巴,親眼見著紅色的熱舌像麻花一樣扭在一起。

「乖……去叼一塊冰給我。」男人重重嘬了一下她舌尖上的唾液,笑著說。

幕清幽依言轉身,從竹桶里撈了一塊碎冰咬在齒間喂給他。

「嗯……」皇甫玄紫接過涼冰,在口中含吮一會兒便開始在幕清幽仍然維持著跪趴姿勢的身下移動。

滑膩的背部肌膚貼著水床像蟒蛇一樣扭動著滑行,咬著冰塊的紅唇沿著幕清幽的鎖骨一路向後吮吻,最後停留在一隻晃動著的綿乳上。他色情的將柔嫩的乳肉同冰塊一起咬在口中吸吮咀嚼,惹得幕清幽瑟縮著身子一陣浪叫。

「不!相公……好涼……」從乳頭上傳來的涼意和他長舌的糾纏讓女人受不住的撐離床榻想要將自己的乳尖從他口中拔出。

卻不料皇甫玄紫反而更惡意的將她像吃奶一樣吸得更緊,饅頭一樣的乳房在兩人的撕扯中由飽滿的圓形被拉成高聳的錐形。男人的牙齒仍然倔強的咬著她的乳頭讓幕清幽渾身不住的顫抖。

「相公……放過我……」女人敵不過他的力氣,只得軟下身子任他予取予求。嬌嫩的乳頭在他浸滿冰水的口中變涼變硬,時不時的被舌尖舔弄著前端。

雖然不能說話,皇甫玄紫的喉嚨中卻震動出緊繃的笑意。他吞下口中的冰水,更賣力的吸吮起殷紅的小果。大手也握住被冷落的另一團綿乳,用溫熱的掌心划過顫動著的乳峰,還加上靈活的玉指捏撚拉扯乳頭的動作。就是有心要讓幕清幽感受一下乳房一邊熱一邊冷的磨人快感。

「唔……相公……」空氣中傳來女人痛苦的低泣聲,皇甫玄紫知道她已經是舒服的不行才會如此失控。

「乖……」愛不釋手的又輪流疼愛了幕清幽的兩個乳房好一會兒,直到口中的涼意消失殆盡,皇甫玄紫才戀戀不捨的吐出濕淋淋的乳頭,抱著她坐起身來。玉手還在不斷撫摸著她手感極好的彈性豐臀。眯著眼,男人忍不住要想像自己腹部待會兒一下又一下撞上去時的美妙觸感。

「你真是個好玩的小淫物。」手指在幕清幽的臀瓣上寵愛的捏了一把,皇甫玄紫親了親她的額頭將她放在水床之上。

「現在,我們換過來玩。」

(0.66鮮幣)魔魅(限)91最難消受美人恩2<高H、慎>

什麼,叫換過來玩?

幕清幽瞪著無辜的大眼睛,躺在水床上好奇的瞅著自己這位狡猾的美人相公。不知道他接下來要同自己玩什麼。但是皇甫玄紫作為她性愛啟蒙的先生,不出片刻便身體力行的告訴了她他們要玩的遊戲是多麼的非同尋常!

涼夜還未過去一半,兩個人已經火熱的交纏許久。

熱情在交媾的煉獄中催化,形成蒸騰的情慾。男人?女人?性別已經無關緊要。重要的是兩個人在這樣你追我跑的過程中盡享到了遊戲的樂趣。

「嗯……不要……不要強姦我!」在繞著整間屋子進行一場激烈的追逐之後,皇甫玄紫淚光閃閃的被幕清幽一把推倒在震顫的水床之上。雪白的大腿交疊在一起遮擋著胯間的肉棒,皇甫玄紫咬著紅潤的嘴唇不斷向角落裡瑟縮,那一張俏臉上的無辜與恐懼卻適得其反的更加引人犯罪。

「求求你……好人……」眼見幕清幽化作饑渴的採花盜賊,雖然相對嬌小卻極具存在感的身形一步一步的向床沿逼近。皇甫玄紫更是忍不住開始低聲的抽泣,那一雙迷人的月牙眸氤氳著蒸騰的水霧。沙啞柔弱的男音帶著最後一絲希望向獵人請求饒恕。

「逃跑這種事情想都別想,今天我一定會讓你徹底的成為我的人!」邪笑著撲上男人的嬌軀,幕清幽擒住他的手腕將皇甫玄紫拉入懷中拚命吮吻他的紅唇。為了加強強迫意味她還故意咬破了他的下唇,一面貪婪的嘬吮著他與眾不同的涼血,一面用手指精準的掐住他兩個男性乳頭來回撚弄,逼他在她身下放浪的呻吟。

「嗚嗚……你好壞……」胸前傳來一陣酥麻的快感,皇甫玄紫身子漸漸變軟。他惶恐的被幕清幽死死壓在身下,兩人的私處相互貼合。女人的玉手緩慢的觸碰著他的肉棒,拿捏在手心不甚溫柔的撫摸著。讓他的慾望脹得更大更野,上下彈動著炫耀著自己不屈的能力。

這一切都是按照皇甫玄紫寫好的劇本上演的一出閨房春戲。

幕清幽知道在男人的性幻想當中,有很多是關於強姦女人的。因為女人不願意,就更激發了男人的獸性,讓他們有征服感。但是這位美人相公的性幻想卻獨獨的與眾不同。在她被他像強迫著玩弄過雙乳之後,這男人竟然睇著一雙嫵媚的月牙眸一本正經的要求她反過來強姦他一次。讓幕清幽著實的嚇了一跳。

沒過多久,男人誘人的身軀已經屈服的跪趴在水床之上,紅唇叼住自己的一綹青絲想要抑制過激的叫喊卻仍然從開合的唇角泄露出破碎的呻吟。皇甫玄紫像一隻被逼到死角中的小兔子,委屈的翹起自己的臀部,任幕清幽跪在他的身後對他進行凌辱。

「冤家……那裡不行!」

雪白的身子沾滿了香汗,隨著身後美人兒的動作不斷喘息著晃動。讓身下的軟榻也跟著淫穢的搖曳起來,使床上尋歡的兩個人宛如置身於輕舟之中。

「你以為你還有權利說不麼?」女人口中含著冰塊,在皇甫玄紫的臀肉上來回遊移。讓冰涼的硬物不斷刺激著他,時不時的還用力的在他滑膩的臀肉上咬上一口,留下自己的痕跡。

「啊嗯……冤家……不要欺負我……」被她咬的好疼,皇甫玄紫忍不住哀戚的向前爬了爬,卻又被女人抓住腳踝惡狠狠的拖了回來。

「啪!」的一聲,女人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拍打在男人的屁股上,懲罰他的妄想逃脫。

「敢跑!」

「嗚嗚……嗚嗚……」小綿羊小聲的嗚咽起來。

涼涼的舌頭滑過他的菊穴,在那粉色的穴口來回的打著轉轉。像他剛才玩弄她時的那樣幕清幽將皇甫玄紫的兩片臀肉向兩邊用力掰開。然後將口中和著冰水的唾液吐在男人的菊穴上,將小舌一次又一次的刺進穴口模仿男女交歡的頻率快速的抽插著。

「啊啊……你要玩死奴家了……冤家!」

情慾之需將皇甫玄紫全身雪膚染上一片緋紅,先前凜冽的掠奪者姿態已經蕩然無存。現在的他月牙眸含羞帶嗔,嬌滴滴的等待著,任幕清幽用他教的色情方法玩弄著他的身體。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分享快樂

大家一起來推爆!

分享快樂

大家一起來推爆!

分享快樂

大家一起來推爆!

分享快樂

大家一起來推爆!

太棒了

感謝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復支持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

路過看看。。。推一下。。。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

發這文真是他XX的是個天才

太棒了

發這文真是他XX的是個天才

我最愛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