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複

2016-08-15     WoKao     檢舉     收藏 (8)

看著從地下室剛開轎車上來的女人,我竟然興奮的有點發顫。那個女人叫徐曼君,跟我沒有任何關系也沒有仇恨,但誰叫她嫁了一個爛老公,「…吳天良…」想起那賤人,讓我更咬牙切齒了。

三年前,我的人生就被剛當上法官吳天良毀了。只因爲我戶籍沒有跟著居住地遷移,沒收到教召令,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以逃避兵役被通緝,更氣人的是,爲什麽教召找不到我,但被通緝的隔天,警察就能找到我家,知道我的手機.

難道爲了考績嗎!

在開庭中,第一次上法院的我,被檢察官逼問是不是逃避兵役,我回答說︰

「因爲我媽爲了躲債,沒有遷戶籍,所以才不知道有教召,並不是逃避兵役!」

「你幾歲了?」坐在中央的法官問。

「25歲」

「都25歲了,爲什麽戶籍還跟你媽在一起,爲什麽不遷出來?」

「我爸45歲,戶籍還是跟我阿媽在一起,有規定一定要遷出來嗎?」

法官跟檢察官聯手逼問,硬是要我承認我有逃避兵役,但我就是覺得我沒有要逃避兵役,我只是不知道有教召,再說我都服完兩年兵役了,爲什麽要爲教召這種幾天而已的而逃兵!!

最後,檢察官跟我說︰

「你如果認罪的話,可以判輕一點,也不會浪費我們的時間,如果你再這樣不認,我們會考慮從重量刑,要知道逃兵可以判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我第一次上法院,也不知道該怎麽辦,只好認了。但是那個法官居然判了我一年,我就此留下前科,以後人生就這樣被毀了。出獄後,找頭路處處碰壁,以前的朋友也很少往來,菸酒不沾的我,常常藉酒消愁,就這樣渾渾噩噩地過了一年多,卻讓我又看到了那個法官!

於是我俏俏跟蹤了他三個月,知道他的住處,也知道他半年前結婚了,這樣我好恨,爲什麽他能過的那麽自在,爲什麽他能過的那麽幸福,所以我要報複,我也要毀了他!

今天就是我要行動的日子,根據我的觀察,他老婆總是早上十點去買菜,大約十一點回家,而他總是早上九點上班,下午五點左右到家。

我的計劃就是趁他老婆去買菜時潛入他們住的大樓,埋伏在樓梯間,趁他老婆回到家要開門時,用買來的乙醚制服她。

雖然他們住的大樓有管理員,但根據我的觀察,現在這個警衛才上任不到三個月,對所有住戶還不是很熟悉,而且執勤上很鬆散,我趁著他好像專心在他今天帶來的書上,光明正大的走進大樓,從樓梯慢慢走上一樓要往二樓的轉角等待。

手上準備了沾了乙醚的手帕,偷偷的望著電梯門,打開後終於看到那個女人提著四、五袋的東西站在他們家門前,掏出鑰匙轉動,門開了,眼見機不可失,我猛的沖了出來,因爲手上還提著東西,又或者被嚇到,讓我很順利的用手帕蓋住她的口鼻,掙紮了幾下後,就昏了過去,我馬上抱著她進入房子裡,也把散落在地的東西收拾進來,鎖上了門.

看著昏迷不醒躺在客廳地上的女人,我從我的背包內拿出早就買好的童軍繩,將她抱到臥室的床上,把她的雙手綁在她的頭上,正想把她的雙腳並攏綁起來,卻剛好看到他們的床居然是有床腳的,嘿嘿嘿,我就把她的右腳連同床腳一起綁緊,然後用一條更長的繩子繞過床底下跟她的腰部打結綁住,再拿出買好的膠帶,往她嘴巴一貼,便站在床邊看著我的俘虜。

講實在的,這女的還真的不錯,看起來就是很淑女,大約165公分,三圍大概是33、24、34吧!今天她穿著一件黃色的T袖,黃色的長裙,再套一件白色薄外套,一點也不覺得她已經結婚了,或者才結婚不到一年的關系吧。

趁著她還沒醒,我從客廳找出一把剪刀,慢慢的剪著她的外套,上衣,長裙,看著身上只剩白色蕾絲胸罩與內褲的女人,我覺得身上的血都往下腹跑了,再從背包中拿出數位相機,對著女人拍了幾張後,又把她的胸罩解下,只見兩團白肉在向我招手,我倒是第一次那麽近看到女人的裸胸,用手感覺那個綿密的觸感,那乳頭色澤還是粉粉的,看來是沒有使用過度,姆指食指夾著那個紅點來回搓揉,嘴就找上另一邊可愛的渾圓.

原來這就是吸奶的感覺,原來這就是女人的身體,因爲沒有交過女朋友,也沒有上床的經驗,以往只能上上風月大陸,看看抓回來的A片,從來不知道親自接觸後的感覺,我不停地吸著,揉著,輕咬著,只覺得好軟好香,忽然感覺到這女人動了一下,我知道應該快要醒了吧!

我又拿起擱在一旁的相機,開始拍了起來,胸前因爲沾了我的唾液,絲絲發亮,更增添了幾分淫蕩的感覺,從相機里我看到了女人的眼睛慢慢的睜開,好像還有點昏沈,看到眼前站了一個拿著相機,理著平頭的人,她瞪大了眼,想要張口卻又出不了聲,才發現自己被膠帶貼住了嘴,雙手遭綁,右腳更是被綁在床腳,驚慌使她想要坐起來,卻沒有辦法,因爲連腰上都有一條繩子將她固定在床上,更看到自己身上只剩一件內褲,胸口更是濕濕的,想到自己等會可能會有的遭遇,她怕的不斷掙紮,不明白自己怎麽會遇到這種事。

「徐曼君小姐你好,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我居然還能很正經的開口,我真佩服自己!

「你一定很好奇我是誰,爲什麽要這樣對你,對吧?」聽到我這樣講,曼君只能點頭.

「一切都是因爲你那個當法官的老公!!」我一臉氣憤的把一切都說了出來,曼君聽了只是不停的搖頭,仿佛不能接受因爲這樣就要找她報複。

「你不用搖頭,今天既然我已經做了,就不打算收手,你老公毀了我,我也要毀了他。我知道你是無辜的,但誰叫你剛好是他老婆呢?我打算把你跟你老公的裸照散怖在網路上,我要他擡不起頭做人,我要他下半輩子不好過!!!!」

「現在話說完了,現在才十二點,在你老公回來前,讓我先收點利息吧!」

話講完,我放下相機,想要脫下曼君身上最後一件遮蔽,曼君用僅能活動的左腳想要踢我,但又怎麽能敵的過一個四肢能正常活動的男人。我壓住她的左腳,雖然她還想用雙手敲我,手卻被綁的緊緊的,我又有防範怎麽會讓她得逞,用力撕壞白色蕾絲內褲,看著黝黑的萋萋芳草,卻看不到那條縫,原來是曼君見內褲已經被撕毀,只想把兩腿並攏不讓人看。

我用力把左腿往我的右邊拉,因爲她右腳被固定的關系,很容易的雙腿之間就被我拉開大約150度,我跪坐在她的左腿上,右手抓住她欲遮掩下面的雙手,她反應激烈的掙紮,我左手一巴掌往她臉上搧去,「啪」一聲,她就安靜了。

「你如果想死的話,我不介意,反正我已經沒什麽可以失去了!」曼君看著我的眼睛,她知道我是說真的,如果一個人已經抱著死也沒關系的決心,那會做出任何事,有了這個認知後,也不掙紮了,只是眼角泛起了水氣。

感覺到曼君已經放棄掙紮,我便專注的研究女體的秘密,雖然在A片上看過幾千幾百遍,但近在眼前卻還是第一次,大陰唇,小陰唇,陰蒂,一邊摸著一邊看著曼君閉上雙眼的樣子,赤裸的女人,就在我面前,我卻沒有急著上馬,我要慢慢的享受。

熱切的從頸部、雙胸、大腿、甚至將左腳擡起來從小腿開始親吻、舔咬,最後整個嘴罩住整個陰部,回想以前看過的片斷,用舌尖來回地在縫隙中掃動,刷著左右兩片粉嫩的陰唇,捲住那快要冒出頭小豆豆,我不知道這樣做對不對,我只想好好品嘗我第一次可能也是最後一次碰到的肉體.

舔著舔著我發現有另一種味道出現,味道來自兩片陰唇之間,有點透明像水一樣的液體,我知道那不是我的唾液,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愛液?想到這,我更是興奮,把舌頭捲起往那洞中搓刺、轉動,手也沒閑著的抓住小豆豆不停的搓揉,感覺水越來越多,曼君也開始扭動身體,我用兩根指頭沾了洞口一些汁液,跟她說︰

「開始有感覺了喔,雖然你沒辦法開口,但你只要享受就好了!」說完我就把汁液抹在她的左胸。

然後脫光我的衣服,這時我的陰莖已經硬的不行了,我的雖然不是情色小說中常出現的什麽18公分巨炮,但用尺量過也有14公分長,直徑4。5公分,在看A片時也覺得不會輸那些男優,曼君發現我動作忽然停了,就睜開眼睛剛好看到我脫光衣服,下面翹的高高的,正在跟她致敬。

「怎麽樣,應該不會比你老公差吧!」曼君居然還點了頭,才發現不該這樣,又閉上眼偏過頭去。

我哈哈一笑,擡起曼君的左腳放在右手腕上,身體擠進她兩腿之間,左手抓著硬挺的陰莖像以前看過的A片一樣,用龜頭拍打、壓揉那凸起的小陰蒂,來回的滑動讓汁液沾濕前半部,對準洞口,慢慢的讓龜頭當開路先鋒,擠進那狹窄濕熱的縫隙,靠,真的好緊,看著我的龜頭逐漸的消失,被夾緊的感覺讓第一次的我,好像要射出來了,不得不先停止動作,深吸口氣,然後屁股往後一翹,稍微退出一點,再往前一挺,終於全部進去了。

曼君也感到有根熱棒塞進自己的體內,自己老公以外的男人,也是自己的第二個男人,想到這里,眼淚一直滑落。

我感覺整個包皮被蛻到極限,感覺好痛,但夾緊又濕熱的感覺卻不是平常自慰能比的上的,爲了先讓自己習慣,我拿起放在床頭櫃上的相機,拍了起來,拍下面男女交接的淫穢場面,拍曼君帶著淚痕緊閉雙眼的畫面,拍了七八張後,我來回抽動了起來,感覺交媾的快感,終於知道爲什麽明明可以打手槍來解決的事,卻又有那麽多人要犯下強奸、強暴的罪行,肉體親蜜的接觸的確是無法取代的,一邊挺送著我的臀部,一邊往前舔吸著柔嫩的乳房,不到五分鍾,我越挺越快,越挺越急的,猛力一插,括約肌一緊一放,噴射了我所有精華.

曼君沒想到我會直接射在裡面,想起這幾天剛好是危險期,萬一懷了孽種,該怎麽辦?拚命的搖頭,扭動身體,卻改變不了已經承受了老公以外的精液的事實。

人家說第一次通常都很快,結果我也不例外,射完感覺出了一口悶氣,整個心情放鬆了開來,拔出來後在她的大腿胡亂的抹了兩下,看著慢慢流出洞口的白色濃液,想到自己再也不是處男了,居然好像又硬了起來。

打鐵趁熱,在下午四點以前,我又在曼君的身上射了三次,感到有點腳軟,曼君整個身體都是紫紫紅紅的吻痕、齒痕,整個陰戶也因爲不斷的磨擦,慘不忍睹,陰道口更是還閤不起來,整個人因爲太過勞累昏睡過去。

我在廚房隨便找了碗泡麵煮了起來,畢竟等會還要對付那個賤人,沒有體力怎麽行!

吃飽後,我收拾了客廳的東西及我的東西,看著時間差不多了,我就到主臥室的浴室放水,我希望讓那個賤人以爲是曼君在洗澡,我則是躲在主臥室之前那間應該是客房內,手裡一樣拿著沾乙醚的手帕,不過這次量多一點了,接著就是等待那個賤人回來!

「老婆,我回來嚕!」聽到這個聲音,我打起十二萬分精神,屏息以待!也許是浴室傳來的水聲讓那個賤人沒有半點警覺,也對,正常來說不會有人在家還提防著什麽,隨著腳步聲越來越近,我躲進陰暗處,藉由臥室傳出的亮光,我看到了我的仇人背對著我往前走,我用力把手帕往他口鼻一遮,左拳往他側腹一拳,只有短暫的抵抗後,他便整個人癱軟了下來。

我先把他全身脫光,再把他雙手往他身後並攏綁緊,再綁緊他的雙腳,最後一樣貼住他的嘴,這時曼君也醒了過來,看到老公的情況,不停的嗚嗚出聲。

我拿起相機開始拍攝,雖然我不想拍男人,但這是一定要做的。然後又擺弄成他幫曼君口交的樣子,然後拿起皮帶,往這個賤人身上鞭打,打第二下時,他就醒了。

「大法官,醒啦,記得我嗎?」他搖了搖頭.

「你當然不記得,法官高高在上,怎麽會記得我們這種平民呢?告訴你!我是來報複的!因爲你毀了我,我問過很多例子,通常都會判三到六個月,還會緩刑,結果你卻判了我一年,讓我留下前科,你知不知道有前科的人該怎麽過以後出獄的日子!!!」

接著我把之前的事都講了出來,不管他們有什麽話想說,把相機的照片通通存在他們書房的電腦,然後上傳到幾個我知道的網路空間,再到各論壇PO文,散怖連結,更上法務部,台中地方法院的網站,PO上留言留下網址,還寄了封信到蘋果日報,忙完這些事,也兩個多小時過去了。

因爲被我綁住,這段時間夫妻倆兩眼雙對,口不能言,只能眼神交流,看著老婆的慘況,他心裡有說不出的愧疚,因爲當時年輕,台灣又沒有陪審團制,一切由法官自由心證,該怎麽判全在一念之間,三年前很多案子都沒有從輕量刑,也不知道會結下這種梁子,現在被找上門來,真是悔不當初。

進入臥房察看了一下兩個人的情況,再度綁牢繩結,看著那個賤人,心頭一陣火起,拿起皮帶狠狠的抽,抽到身上一條條青瘀,甚至還開始流血,我停了手。

「告訴你們,所有的照片我都上傳PO出去了,以後你們可能不敢出門了吧!我要你們記得,不要將人逼到死路,不要因爲一時的快意而毀人一生,我今天做了這些事,可能就會被關到死吧!不過我不願被關,我甯可去死,今天我最對不起的就是曼君小姐了,也不奢求你能原諒我,你就怪你老公吧!」

說完,我到廚房拿了菜刀,打了通電話給警察,在狂笑聲中,切斷了吳天良的四根手指,也劃過我的喉嚨,以死結束了短暫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