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名媛系列之二 -迸裂的蜜桃

2017-04-19     WoKao     檢舉     收藏 (16)

時尚名媛系列之二 -迸裂的蜜桃

一月份台北的天空飄落霏霏細雨,街道上一遍濛濛蕭瑟冬景,畏寒的路人快步半跑著。喀喀喀……金融大樓門口轉入一位飄逸長髮、穿著制式西裝外套、裁剪貼身的窄裙,短裙下露出穿著三寸高跟鞋白晢的雙腿,迷人的左腳踝還繫上銀色閃亮的時髦腳鍊,手臂挾著名牌的公事包,一副充滿專業自信的模樣,她就是剛晉升理財專員的我,尤慧甄。

歷經半年的努力與付出,嚐盡辛酸與不為人知的委屈……終於如願以償的升任專員,而且是頂尖的業務高手,相當獲得主管的器重。

這些日子來,情竇初開少女所嚮往的感情生活,我並非不想!有時午夜夢迴會被那纏綿春夢喚醒……免不了以自慰來疏解饑渴慾潮。但是追求成功的慾念,戰勝了兒女私情,每天不停地工作,甚至利用晚間亦主動拜訪客戶。

縱然再怎麼潔身自愛,克制肉慾的需求!再怎麼防範色侵,逃避魔杖的誘惑!在這淫慾橫流的都會裡,畢竟無法抵擋的……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由於天生貌美婀娜多姿,加上後天的薰陶與修煉,凹凸有緻的身材,不時散發出煽情的信息。公司裡追求的男士如過江之鯽,其中不乏已婚的,然而我都婉轉技巧的拒絕。

有一天,一位大戶要我傳話給股票代操專員,這位李漢勳專員是跟我配合的,人長得高高挺拔地滿英俊,看起來挺順眼。手中的客戶大都轉交給他,因為出手既準又狠是他的特性,勝算滿高的,我也好跟我的客戶交代。

「李專員!等一下!」看他下班正要離開,我追上去喊著。

「哦!尤專員,有事嗎?」停下腳步望著我。

「是呀!有事拜託你,你要回家啦?」

「沒有,先去吃個飯再回家。哦!對啦!一起吃飯去,邊吃邊聊……」他一手抓著我的手臂就往外走。只好快步的跟上……

於是來到附近巷子裡一家雅致的小餐館,在角落面對面坐下來。很快地隨便點了餐。我忍不住好奇的問:「你不回家吃晚飯?」

「回去沒飯吃!老婆跟小孩到歐洲旅遊去啦!七八天後才回來……」

「哦∼你自由了!」我不禁頑皮的打趣。

「是∼王老五一個,妳當我女朋友?」他反過來逗我。

「好啊!只要你老婆不反對……你不怕我跟她打小報告!嘻嘻……」本來嘛!他既瀟灑又有才華,滿討人喜歡的!我心裡暗想著:「我們走在一起滿登對的!不知要羨慕多少人?」

在輕鬆的氣氛下聊著,順便把客戶下單的事交代了一遍。很快地已經八點多啦!他買完單:「我送妳回去!」

「喔!不用,我搭公車,很快的!」我慌忙婉拒,住處那麼簡陋!可能是自尊心作祟吧!

「今天讓你請客,謝啦!改天換我請,掰掰……」我揮揮手轉身離開……

隔了兩天,股市飆漲紅透半天邊,我手中客戶信託的個股多數漲停板。於是下班主動找上李專員。「專員!李專員!這可要謝謝你囉!」我興高采烈的嚷著。

「謝什麼謝?又不是妳的股票!」

「還是要替客戶謝你啊!走!我請客……」不由分說地拉著他往外走……還是就近來到那天吃飯的餐館。今天的他特別健談,把如何操作股票講得天花亂墜的。我在旁邊也聽得傻愣愣地……

一時禁不住誘惑:「李大哥!我也開戶,你教我買賣好嗎?」

「可以呀!但是玩股票不是賺就是賠喔!妳要有心理準備……」

「好啦!不過……不過我錢不多耶!」我低下頭嬌憨地說。

「沒關係!妳先買少一點,等賺了再玩大的!而且如有內線消息,我會偷偷告訴妳……」李大哥安慰著給我定心丸。

「那我明天就開戶,先謝謝你啦!」

「那我們走吧!唱歌去……」他搶過帳單說著。

「咦∼唱歌?哦∼你太太還在歐洲喔!王老五!」我笑笑指著他的臉調侃。於是坐上他的BMW離開餐館。大約十幾分鐘的車程,來到一家KTV停了下來,進入包廂後他未徵詢就點了紅酒……自從踏上台北就很少娛樂,上KTV唱歌更不用說。起先我們還拘謹的坐得遠遠地,由於酒精的催化,漸漸地靠在一起了……尤其唱男女對唱的歌曲時,他更是用手摟抱我的肩膀。

剛開始時,少爺還不時的送水果、遞毛巾的,我看李大哥塞了小費,在耳邊滴咕了什麼的?服務生把燈光調暗,就此失蹤啦!因為沒外人進進出出打擾,自然而然的更放縱開懷,歌一首接一首荒腔走板的唱、紅酒一杯接一杯的灌……不知不覺地有點恍恍惚惚……燥熱的感覺讓我不顧形象地將上衣扣子解開了一半,汗濕白裡透紅33D的酥胸,還有蕾絲半杯胸罩,若隱若現的暴露在昏暗的燈光下。原來就很短的窄裙,也逐漸退縮到大腿根,一雙著長筒絲襪粉嫩嫩地大腿醒目的展露,還有微凸飽滿的陰阜,透過薄紗縷空的丁字褲淫蕩地向人招手……

而李大哥也好不到哪裡!一條領帶早已扯掉,襯衫也整個攤開啦!我倆就這樣放浪行駭地玩鬧起來……逐漸地,他的注意力轉移了……由唱歌轉到我身上來了!瞇著一雙布滿血絲的眼睛,直盯那豐滿顫動的乳峰……接著更耍賴地將臉龐靠上來埋在乳溝裡磳揉……

「哦∼好癢耶!」而迷迷糊糊的我已不懂得閃躲拒絕,只是一味地顫抖嬌哼……女性該有的貞節觀念都拋在腦後。這可能是暗地裡對李大哥的愛慕,以及耳濡目染現今都會靡靡風氣吧!平常偶而碰上鹹濕客戶的性搔擾,上面摸摸揉揉、下面摳摳挖挖地!雖然沒有真正上壘;難道敏感的我沒有感覺嗎?難道血肉之軀的我不想嗎?少女情懷對性的好奇與希冀是隱性的,只要適當的誘導,她可以一夕之間轉變成蕩婦……

因此今晚的我藉著半醉半清醒,身心完完全全地撤防……甚至把他的頭抱著往豐碩乳房壓揉,還一邊嚷著:「悶死你!讓你沒氣……哦∼不能!不能用咬的!嗯嗯……」

在嬉鬧中,很快地胸罩飛啦!褻褲也不知扔到哪兒!漸漸地……笑鬧聲停啦……取而代之的是耳鬢廝磨抿嘴羞笑。包廂內迴響著激情的嬌哼、淫蕩忍悛不住地呻吟……

他那靈活的舌頭遊遍了山川溪谷……口水沾染了細緻柔媚的肌膚,底下嬌嫩柔美的芳草地,顫抖懸垂著不知是唾液還是汨出的愛液!在他熟練的愛撫下,酸癢酥麻難耐的我,只有款款擺動纖腰、淫淫挺舉陰阜……旖旎煽情媚眼如絲的嬌顏,含羞帶怯的噓哼連連……

當春情勃發正載沈於醉人的慾海中時,一句:「我們走……」

「這樣快?回……」一付欲求不滿無奈的表情,羞澀默默地將散落一地的衣衫穿回……

車子重新加入繁忙的車潮,他無言、我也沈默,寂靜的車內只有誘人藍調在迴盪……忽然他把方向盤一打!拐進了路旁的一家MOTEL……

「啊!不好啦!」我輕呼了一聲,羞愧的趕緊將頭低下,腦袋裡剎那一遍空白……

到底怎麼進到香豔的房間?事後都回想不起來!因為來到這地方是我生平頭一遭,簡直羞得無地自容!擡頭望去,一張圓形彈簧床置中擺著,牆壁鑲滿落地鏡子,透過落地玻璃可以看見浴室裡大型按摩浴缸。

此時李大哥由身後將我的纖腰溫柔地環抱,嘴唇輕佻地啣住敏感的耳垂,整個身子一下子酥軟地攤在他懷中……渾圓的股溝感受到粗硬的堅挺不斷的點擊,扶在腰際的雙手,緩緩地移到高高聳立的乳峰,隔著衣衫輕捏慢揉……隱匿在體內深處的情慾,再次蠢蠢欲動,底褲內隱密花瓣癢癢地顫動,淫水濕潤沁濡恥露的陰溝……

襯衫、胸罩在他靈活的手指下,一一脫離柔美的軀體,微微上翹的雙乳坦蕩蕩地淫露,漲大的乳頭在撥弄下更是因充血而激凸展現……我萬分羞怯地閉上含春水漾的眼眸。耳邊由下面傳來嘶嘶的拉鍊聲,接著窄裙從35豐臀被剝落掉在地毯上,剎那間蘊集密處的溫熱散發出來,室內迷漫一股屬於處女的芳香。我出於本能的將手護住被丁字褲遮掩的私處……

他緩慢而堅定的將我轉過身來,面對面屈跪跟前,臉龐對著薄紗覆蓋的陰庭,將護住的手移開。哦∼這時的我真的羞愧得無地自容,雙手又扶上粉嫩凸翹的圓臀,將近乎赤裸的下體引向嘴巴……然後騰出一隻手掌由大腿內側往上撫摸,最後停留在隆起的恥丘輕壓慢揉地,偶而伸出手指延著秘溝劃動。頑皮靈活的舌頭不停地在小腹與恥骨間打轉……下體被挑起的騷癢由肉縫深處漸漸漾蕩開來。

「嗚∼嗯嗯……喔!不要啦!」我哀絕地輾轉呻吟,指頭深深地插入他濃密的頭髮,不知是要推開還是拉近纔好!接著輕咬住底褲鬆緊帶,用力往下扯,柔順的陰毛、鼓起如包子的陰庭、還有微微閉合的唇瓣,逐一的暴露在他的眼裡……喔∼現在的我除了仍套在腿上的兩條長統絲襪外,全身上下已經完完全全裸露,像初生的嬰兒一般……

這時舌尖掃過微捲的恥毛,終於往下來到隱密的秘境,溫柔地輕點揉舔。那顫抖的雙腿不知是主動、還是被動地大幅張開,他困難地仰著頭,用那濕潤的舌頭巧妙地劃開密合的陰縫,緩緩地由會陰往上舔……我那緊咬著下唇的嘴巴,不由得激動地張開喘氣……整個身軀向前弓起,形成優美淫蕩的弧線。

「哦∼哎呦!哦哦……」在他舔到陰溝上方充血凸出的陰蒂時,全身不停劇烈抖動,嬌啼哀鳴聲由齒間喉底蹦放出來……再也承受不住啦!一股又一股的愛液如泉水般湧出,隨著陰腔不規則的痙攣,兩片腫脹的小陰唇一開一合的張閉著……這時的我已忘掉羞恥,巨幅地款款挺擺騷屄擦揉,將汨汨淫水塗滿仰著的臉龐、嘴鼻……

此時的我如遭電擊,雙掌緊握,小腹抽搐,白嫩臀瓣不由夾緊,全身神經都集中在陰唇嫩肉上,極其敏銳的感受攪動的舌頭。嬌滴滴、喘噓噓地,任憑他舔、吸……一點都使不出力來。想不到平常自慰撫摸時,舒爽的美感比不上現在的萬分之一!心裡暗忖,沒插入就那麼爽啦!假如真的插入的話不知會怎麼樣!不知會不會暈厥過去?想著想著,忽然將我輕易地撈起,讓那赤裸裸的胴體橫陳舒適的床上……

瞇著惺忪迷離的媚眼,心如鹿撞,靜靜地等待生平第一遭的到來……在昏暗的燈光下,他背轉身一件一件的脫,直到一絲不掛。背影中那臀部是多麼結實、身材是那麼地魁梧迷人!等他一轉過身來……哇∼好可怕喔!一叢烏黑茂盛的陰毛,由下往上延續到肚臍!一隻巨大肉棒堅實的高高翹起。我害羞得趕緊撇開頭閉上眼睛……嘴裡喃喃地:「不要!不要!我怕……」

「乖!不要怕!我會很溫柔很輕的……」他一邊撫摸臉龐一邊安慰著。

「不要!你的好大、好粗、好可怕耶!」嘴裡嬌嗔,偷偷地打開眼簾瞄著猙獰的陽具既愛又怕地打量……

他緩慢地跨上床舖,在身側跪坐下來,接著牽起我的右手放在粗壯的陽具上!當時我嚇得趕緊縮回;但是他又溫柔而堅持的將我的手放回,握住來回抽揉著……一邊安撫著:「慧甄!不要怕!我會讓妳很舒服的,放鬆……乖!握著我的雞巴慢慢套弄……對!好!好爽喔!哦∼妳好棒喔!一教就會……」

在李大哥柔情的安慰鼓勵下,輕柔地握住熾熱的肉棒,羞澀地愛撫著。而他左手就著陡峭的乳峰,肆意地輕佻揉捏……右掌滑過平坦柔順的小腹,在覆蓋著柔細恥毛的小蜜桃棲息。中指劃開濕漉漉的唇瓣,來回愛憐地劃動輕搔,經過陰腔口時,不忘微微往內淺探……哦∼每次的淺插輕探,都引起下體的顫抖與痙攣……淫水更像決堤的潮水,氾濫再氾濫……

此時腦袋裡一遍空白,言不由衷的「不要」兩個字,是僅存的語彙……每回插入,伴隨著的是「不要」的嬌哼!但當抽離時,又捨不得地款款挺舉陰戶,追索蝕骨的撩撥……這時蘊藏的慾火已經漫延開來,貞節兩字也拋在九霄雲外!李大哥已婚與否,已經不重要了!內心最隱密的深處對交歡的渴望已蠢蠢欲動,冰封的秘境終將解凍,禁錮二十多年的蓬門即將打開……

他輕巧地翻身趴在赤裸的上方,強健的胸脯微微接觸那激凸的乳頭,底下外翻柔嫩的陰唇輕含著昂然的權杖……銷魂渴望已讓我把持不住了!放浪淫蕩的拱起肥美陰阜,貪婪地期盼陰莖馬上插進秘穴,蹂躪既青澀又成熟的肉體。

他節奏性地晃動,讓碩大的龜頭沾滿淫淫的愛液。接著停止了滑動……緩緩地對著腔口施壓……再施壓……

「喔!痛……痛!」禁不住輕呼出聲。壯碩的龜頭終於擠進了狹窄緊縮的秘道口……

「嗚!哎呦!痛痛……」我緊蹙雙眉倒抽口氣的嬌呼,陰腔皺褶緊緊纏繞著已緊迫處女膜的猙獰肉棒……雙手指甲因緊張而將他汗濕的背部,摳出一條條血絲。

「好!好!我停止……乖!乖!」他邊哄邊吻著嬌啼連連的檀口……

就這樣靜止不動地,你吻著我的櫻唇、我吸吮著你的舌頭,不住的纏綿廝磨……但是他的分身還是不安分的一下下脈動,而我底下的妹妹亦隨著收縮吮夾……難耐的酥癢一陣陣侵喫淫露的軀體。再也無法忍受啦!我不顧羞恥毅然地說:「我……我要在上面……」

「咦∼什麼?」他困惑地問。

「我要在上面!我的處女膜要掌握在自己手裡……扶我上來。」堅決的語氣由饑渴的口中蹦出。霎那間的抉擇,改變了我未來的生涯,包括事業、生活、以及情慾的態度……

「好!我欣賞妳這一點……耶∼」他說完將我的胴體緊緊抱住,一下子翻轉過來……同時我把手撐著他累累腹肌,仰起上身,兩顆堅挺的椒乳顫巍巍的抖動,性感撩人。陰阜肉溝仍夾持著翹咚咚的陰莖,起先只是膽怯地徐徐上下套弄……後來忍不住將薄膜抵住昂首的龜頭,咬住下唇,狠狠地往下……

「喔!哎呀!噓噓……」一股撕裂的痛楚傳布全身。我禁不住屈下上身,緊攞李大哥抽搐……晶瑩淚滴不禁由閉起的眼角滲出。

「哭吧!妳盡情的哭出來……」他緊扼抱住我,兩條粗壯的大腿死死地箍住痙攣的下體,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錐心的痛楚一絲一毫的消退……酸麻蝕骨的酥美像浪潮般,席捲我饑渴的心靈……漸漸地蛇動細腰、挺擺凸翹的屁股,以美妙隆起的陰庭,去研磨它根部濃密粗糙的陰毛,發出沙沙的聲音……

趴伏在他身上,「哼∼嗯嗯∼」婉轉嬌媚喃喃的悶哼,伴隨著滴下的唾液一一啜進他吸吮的嘴巴裡,水乳交融的情景極其美妙淫蕩!

隨著蜜汁大量的分泌,秘徑與粗屌的磨擦更是順暢舒美。磨擦所發出的熾熱、酥麻,那刺激興奮的快感,促使我加快了蠕動的頻率,胸部因急速喘息而劇烈鼓動,整個精神已被情慾官能佔據,恍惚昏亂地擺動腰支、磨動騷穴,企求更緊密、更貼切的快感……

「哦∼噓噓……喔……嗯!嗯!嗯……我……我要死了……哦哦……」香汗伴隨著語無倫次的呻吟聲潺潺泌出,浸淫了胸貼胸、腹貼腹的隙縫,發出啾啾滑膩淫穢的聲音。高潮將屆臨所挑起的渴望已把持不住了!兩手死命地抱住他的脖頸,下體賣力的挺磨打轉……這時他的雙手扶持著蛇擺的纖腰,趁著我下腹提上時,用力往下壓,同時將硬如鋼鐵的陽具向上挺,深深地肏入……

「哦∼唔∼哎呦!」貝齒咬著下唇,止不住的悶聲哼出了淫蕩呻吟。一下子崩潰啦!氣如遊絲地癱軟在他身上。秘幽處緊緊地箍住碩大龜頭肉冠,腔壁嫩肉包覆著粗壯陰莖,一波波痙攣脈動如海綿似地往內吸……

彷彿過了一世紀,漸漸地從極樂快感中甦醒過來……我半瞇著嬌情的眼眸,小鳥依人羞答答的偎在他胸膛。內心默默地想著,性愛原來是這麼美妙!

「嗯∼舒服嗎?還痛不痛?爽不爽……」他溫柔地輕撫濕漉漉的背脊,體貼的在耳邊問著。

「嗯∼你好壞喔!人家不告訴你……」我含羞帶媚的撒嬌。

「好!妳不告訴我!看妳求不求饒……」於是一翻身將我結結實實地壓在底下。

「啊!哎呦……痛!」仍崁在陰阜裡的大肉棒,因翻動而再次深深插入腔內深處……「你……你好強哦!」我倒吸一口氣嬌呼著。

兩條白晢粉嫩的大腿,順從地被他大幅度分開,陰道內巨大的陽具緩慢地退縮……再退縮……直到完全脫離,蜜壺內滑潤的愛液挾雜著殷紅血絲,汨汨的被抽出,滋染了雪白的床單。充實脹滿的下體一下子空虛起來,一股悵然若失的感覺由然而生。接著……濕潤的陰溝再次感受到一股壓迫的力量,硬梆梆滾燙的龜頭劃開了充血柔嫩的花瓣,準確地戳在回復閉合的腔口,在他緩緩堅定的施壓下,緊縮的穴口肉縫再度被擠開了。

雖然剛剛纔破瓜的秘道還是那麼狹窄;但天生俱來的肉壁是那麼地柔軟,粗大的雞巴毫不費力地往內挺進……此時全身的神經都集中在下體接觸的那一點,感受那期待衝擊的舒美快感。接著……接著又快速的抽出!哦∼好壞喔!啊!又來了……還是慢慢的推開層層肉褶,當我的渴望再深入時……又倏然停止前進!隨著它的退縮,我饑渴難過的挺舉陰阜跟上去,哦∼羞恥心已遠離而去……

「進來嘛!人家要你進來嘛!嗚∼好癢喔!快…快插進去一點……嗯∼」輾轉哀喚的我,急迫地希冀釋放幽境深處的騷癢,兩條腿主動地高舉環扣在他腰際。在我面臨即將慌亂崩潰時……猛然的一插到底!來自深處的強烈滿足,彌補了巨陽在陰道中前進時,造成的排擠所帶來的撕裂痛覺。

「哦∼好強喔!唔∼」舒暢滿足的讚嘆由喉間竄出。

接下來……又一再重複吊胃口的淺進淺出,然後盡根插入致命的一擊……前未經人事的我,哪堪如此這般的奸幹折騰!他不斷的將我從酸癢難耐的谷底,帶上舒暢的頂峰。又從愉悅的巔峰再度墜落難耐的溪谷……淫液汨汨的流出濕染了兩人的私處,浸濕了糾纏的陰毛。

忽然他將我雙腿抓住放到肩膀上,此時身軀被壓迫得像煮熟彎曲的蝦子,陰阜高高隆起……接著巨幅抽動肉棒,次次到底、下下頂到子宮……隨著有力的樁擊,喉底不停的發出呃、呃、呃……的聲音,而下體會陰屁眼一再受到累累睪丸的拍擊,發出噗噗、唧唧淫穢響聲……

嘶喊的聲音已經沙啞啦!瀕臨崩潰邊緣欲仙欲死的我,忍不住的用雙手大力握住白嫩怒翹的雙乳搓揉,淫蕩的婉轉呻吟……高潮像浪潮般來了又去、去了又來,全身紅撲撲、軟趴趴地任憑耕耘插肏……

「呀!幹、幹、幹……耶∼耶∼」他瘋狂的嘶吼,啪唧、啪唧猛力的端肏,肉棒好像又脹大了許多!每次的插入都將騷屄塞得滿滿的,好充實喔!

「呃、呃、呃……我…我會死……插我!快、快……哎呦∼我去了……」在一股股滾燙的精液沖灌下,繃緊的肉體剎那爆發崩塌啦!終於虛脫的暈眩過去了……他接下去到底又幹了多久?何時退出?我全然不曉得……

不知經過多久纔甦醒過來,睜開惺忪的眼睛,發覺赤裸裸地撇開大腿,陰阜唇瓣仍然張開淫蕩暴露著,淫穢的精液混雜著濕滑的淫水還在緩緩泌出……

「醒過來啦!」坐在沙發抽著煙的李大哥望過來。

「嗯!不要看哪!」我羞赧地躲入被單下。

他來到床上,伸出手指在嬌羞的臉頰劃著:「還害羞呢!看妳剛才淫蕩的模樣……」

「不要聽!不要聽!你好壞哦……佔了便宜又笑人家……不來了……」說著愛憐地咬了他手指一口……

「來!起來啦!去洗一洗……」「嗯!」順從地坐起來,當跨下床舖時,「啊!好痛喔!」我不禁捂住紅腫的下體,彎下腰來……

「怎樣啦!要不要緊!」他趕緊過來關心著。

好不容易舒緩過氣來:「沒!沒關係……好一點……都是你啦!」曖昧地白了一眼,趕忙進入浴室……

「慧甄!要不要我幫妳洗?」「不用啦!色狼……」我嬌罵一聲。

「慧甄!我……我會補償妳的……」他在門外低聲說著。

「是我一時衝動……奪走了妳的貞操……」在他的傾訴下,誘使我忍不住滴下了眼淚……激情地打開浴室的門,濕淋淋地投入他的懷抱……

「你不要再說了……是……是我願意的!不會要你負責……」我哽咽的阻止他說下去。

唔∼他的嘴巴堵住了櫻唇……而我也激情地將舌頭伸入他口中回吻,嘖嘖聲中,一切一切的委屈都化為烏有,屋內僅留下饑渴交纏為一體的男女及煽情的畫面……

時光在流轉,人事在變遷……我還是我,一個力爭上遊的尤慧甄。不會因偷嚐禁果而改變,更不會藕斷絲連、兒女情長……改變的是舉止間加添了嫵媚動人,改變的是不再堅持最後一道防線……我要憑智慧和麗質天生的肉體,在上流圈子周旋奮鬥,假以時日擠身時尚名媛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