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色男友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2)

我的色男友【1】制服男孩

作者:佚名

傍晚時分,正將一盤盤的菜放上餐桌,等著那位大老爺回家。不一會兒,門很快速的被用力打開,探進一個帶笑的俊臉。

「萱……我回家了。」穿著卡其色制服的男孩,帶著一臉疲倦,把背包用力的摔在地上。

「那洗完手吃飯吧,辛苦了你。」轉身,想回到廚房端出那鍋熱湯。

「可是……我想先……」話沒說完,他迅速的抱起我,往沙發走。

「鄭翰書,不行,你先吃飯!你明天要考試的人,滿腦子在想什麼啊你!」我掙紮的撥開他上下其手的魔掌。

「萱……我已經很久沒跟妳做了耶,這樣我連女生的身體長得什麼樣子都會記不得耶!!」他完全不理會我的掙紮,很熟練的褪去我的襯衫,撩起我的裙子。

該死,今天幹什麼不穿牛仔褲!

「我說過你要考試之前都不準,你竟然食言,況且明天是模擬考,你不想活了嗎你!」我邊打開他探入內褲的手,邊警告的說著。

「可是我書都念完了啊,而且……」他忽然咬住我的耳垂,然後在我耳邊說:「食言的是妳,妳說過我考全校前十名就要讓我做的!上次我考第五名耶!我有權要求獎勵吧。」

「呃……你……嗯……。」明明知道他就是愛耍賴,但是我也推不開他,他很清楚我身上敏感的地方,這個可惡的小子。

我看著他脫去他的制服,露出黝黑的肌膚,長期練習籃球的結果讓他有一副結實精壯的好身材。他慢慢的將唇從我的耳垂移到胸前,胸罩早就不知道何時被他推開,我只能看著他的舌頭遊移在我胸前跟乳頭。

「妳實在好敏感,我好喜歡。」他擡頭看著我迷離的眼神,帶著純真的勾引。

「你……今天只……能……做一次喔!」我奮力的想清楚的跟他表達,但是他卻故意的用手指在我陰蒂上逗弄,讓我斷斷續續的才能說完話。

「嗯。」他繼續吻著我,手指伸入我已經潮濕的小穴,滿意的感覺我的濕潤。

下一秒,他脫去下身的障礙,戴上保險套。

「你這傢夥,什麼時候在客廳放保險套的啊!」我不可置信的看著他從面紙盒邊拿出保險套。

「噓……」他吻上我,然後打開我的雙腿,壓在我身上小聲的說:「因為我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會想做嘛!而且……」他刻意不說完話,一個挺身就進入我的體內,惹的我嬌喘不已。

「我連飯廳,還有廚房,浴室,陽台都放了!」他邊說邊抽插著,帶著他邪惡的笑意。

「你放陽……台幹嘛……啦!嗯……嗯……哈……啊……。」我又斷斷續續的說不完話了,我知道他特別喜歡看我這樣,所以總是在我想說話的時候,更用力的在我體內衝刺跟擺動。

「我這次模擬考考第一名的話,我要在陽台上做喔,然後妳要跟我做十次。」他貪得無饜的說著,唇又移上我的唇。

「嗯……唔……。」我完全不能回答,只能隨著他伸進嘴裡的舌頭交纏著。

好一會兒,他才離開我的唇,然後開心的笑著:「不說話就是答應了。」

「你……嗯……啊……。」在他奮力的衝刺下,終於高潮了。我則是無力的癱在沙發上,帶著一臉的怒氣跟迷離的眼神。

「妳不要這樣看我,不然我要跟妳再來一次喔!」他邪笑,從面紙盒旁邊又拿出另外一個保險套。

「不準!先去洗澡,然後去吃飯啦你!」我看著他擦拭著他的陰莖,看似很想又將另一個套子戴上的感覺,用力的說著。

「好吧!反正今天滿足了,我明天肯定考很好。」他微笑的低下身給我一個長長的吻,然後抱起地上散落的衣褲,開心的走向浴室。

我又氣又好笑的瞪著他的背影。

我的色男友【2】青梅竹馬

作者:佚名

為什麼我會開始跟鄭翰書同居?

我是尹萱,今年是大一的學生,而鄭翰書是我的青梅竹馬,我們從五歲就開始形影不離,他小我一歲,今年是C中三年級的學生。

本來青梅竹馬應該是淡淡的小朋友之愛才對,基本上我也認為是如此,只是家中開藥局的鄭翰書,似乎對於兩性關係特別的有興趣以及早熟。

國小時代人人都在看小叮噹的時候,他已經在看A片了,鄭翰書後來對我說,這是他哥哥替他培養出來的興趣。這是什麼鬼興趣?

然後到了國中,他已經能夠對各國A片分門別類並且加以給於等級評論了,他也絲毫不否認他就是喜歡。難怪那時候我總覺得他常常和一堆男生待在房裡面,我還小小擔心他是不是自閉了。

我升上高中的那一年,念的還是我家附近的高中,因為我覺得路程近也不錯,所以並沒有特別強求想去念台北市的高中。那年我才開始認識除了鄭翰書以外的男生。因為從國小一直到國中,我身邊的多半是一些幼稚的男生,讓我對男生印象沒有特別的好,也壓根沒有經歷過暗戀這個過程,雖然說鄭翰書也是很幼稚,但是基於我們兩家是鄰居又是世交,我勉強還是和他當好朋友,所以他是我從國小到國中這九年間唯一的異性朋友,不過他小我一歲,與其說是朋友,不如說是弟弟吧!

說回我剛上高中的時候,我才真正覺得高中跟國中果然不同了,高中男生似乎成熟有禮了一百倍吧,然後我開始注意起異性了,那個高瘦秀氣的班長。不過基於矜持,我偷偷的喜歡他兩年多,遲遲不敢告白。

「你有沒有喜歡的人啊?」無可奈何之下,我只好向身邊唯一的男性朋友詢問。

「問這個幹嘛?」鄭翰書凝著臉看我。

我看著他忽然也不知道該怎麼問他,盯著他卡其色的制服,我只能默默的發呆,忽然,他的唇湊上來,親親的吻了我一下。

「你……你……你幹嘛!」我嚇的站直了身體,一直指著他。

「沒有啊,忽然想親親看。」他無辜的說著,然後忽然轉頭說:「妳嘴唇太乾了。」

我只能瞪著眼,撫著我的唇。

說真的,我的確是不討厭鄭翰書,但是他就像我的弟弟,然後還奪去我的初吻,現在竟然又像是沒事一樣,我完全不知道該哭還是該氣。從我上高中以後,和他的交集變少了,然後他竟然不是選擇和我同校,而是去念了台北的C中,還是個男校,這可是讓我們兩家人都大吃一驚,然後久久沒遇到他,我今天才發現,他似乎高的比我想像中的快。

被他一吻後,我竟然才發現,鄭翰書已經變成一個男人了。高的我打不到頭,壯的像是一堵牆,沒變的是依舊好看的臉。

那天一吻後,我才發現我有時候腦子想的不是我暗戀的人,而是那個在台北唸書的傢夥。

考上大學那年,我早早填了我想念的T大,也因為在台北,所以爸媽說乾脆和翰書同租一層樓,彼此都有照應。於是,我們搬進了兩房兩廳的小套房。

「妳會想家嘛?應該還好吧!也不遠。」第一天晚上,鄭翰書像是怕我會不習慣似的,到我房間裡面陪我聊天。

我只是點了點頭,因為我很記掛那天他吻我的事情。

「那天是想找人吻吻看,妳不要多想了,妳不會好奇嘛?」他笑著坐到我身邊。

「嗯……好像會。」我很認真的思考著,總是想了解為什麼兩個相愛的人一定會用親吻表示愛,親吻究竟是不是那麼美好?

「那,就當學習,我們再練習一次。」他嘴斜一邊的笑著。

「好。」說真的,我不討厭他,於是我答應。

如果兩家的父母知道我們到的第一晚竟然是唇舌交纏,然後相擁而眠的話,不知道會不會氣死。

兩個月相處,鄭翰書總是不管他已經高三了,每星期六、日都纏著我跟他一起看他收藏的A片,說是要學習,我到現在還是不懂怎麼自己會那麼笨,對他說的話完全信任。

當一男一女總是在家裡看著A片,遲早會出事的。我該慶幸竟然過了兩個月才發生。每當看完電視上的男女飢渴的叫囂,狂亂的擺動後,我總覺得有種動情的感覺,下體略略的會有刺激感。當然,我也和翰書直說了。

「真的嗎?」他又歪著嘴笑。

「嗯。」

「想不想試試看?」他慢慢引誘著我。

「不能亂來,會懷孕。」基本的常識還是要有的,不知道為什麼,我對於鄭翰書總是過度的信任,甚至當他說想和我試試看的時候,我也只是擔心懷孕,而不是擔心失身。

「我有保險套。」他拿出一個方形的鋁箔包裝袋。

「可是……。」

「我只是想試試看,我不會傷到妳的啦,而且妳知道嗎,台北高中生很多都有做過,我常常被我同學笑耶,妳忍心看我丟臉嘛!」他故做委屈的說著。

「好啦!那……不能太用力喔。」我可不想像電視上面的女人唉唉叫成這樣。

「嗯。」他賣乖的點點頭,嘴微微歪斜笑著。

我一直到現在都覺得自己很笨,而且我之後才知道當他嘴歪一邊的笑的時候,就是在設計我,但是我竟然也被他騙了半年。為什麼那麼容易被他欺騙?也許,我真的還蠻喜歡他的吧。

「真的要脫?可是我腰部有贅肉耶。」我看著他逼近,然後有些尷尬的說著。

「沒關係。」他倏地把自己的上衣脫去,然後說:「我都先脫了耶。」

「喔。」無奈的低著頭,想脫卻一直脫不下來,睡衣的釦子依舊緊緊的扣著。

「我幫妳。」他看似好心的笑著。

不一會兒,我的睡衣已經落地,現在僅穿著胸罩和內褲。像是感覺我的緊張,他脫去自己的褲子,然後慢慢的躺在我身邊。

「我陪妳啊,我們現在平等。」

「等我脫光可能要等很久耶,我沒這樣在別人面前過。」我轉頭對他說著。

「沒關係,我很有耐心。」他笑了笑,然後轉身壓上我的身體。

「你要幹嘛?」我失聲大叫。

「教妳做舒服的事情。」然後,他慢慢的將唇吻上我的唇。

經過兩個月的親吻,我早就習慣他唇的味道,也習慣他的輕咬,不自覺的,我只能回應著他的吻。

這次的吻有些不同,他時緩時快的加重吻的深度,在我頭昏眼花的時候,他的手指忽然伸入我的內褲裡。

「啊……」我看著他低呼一聲。

「噓,感覺就好。」他笑了笑,然後右手的手指在我的陰蒂上不住的揉搓。

「身體會……熱,下面好像濕濕的。」我低聲的跟他說。

從他說要教我親吻起,他總是要我習慣對他說我的感覺,然後他常常在聽的時候露出滿意的笑容。當我說完我現在的感覺,他更是咧嘴笑著。

「那,這樣?」他右手更是伸入,伸入了一根手指在我明顯感覺濕潤的陰道中移動,左手褪去我的胸罩,抓住我一邊的胸部,伸出舌頭舔舐著我的乳頭。

「感覺怪怪的,你這樣好像小寶寶喝母奶喔,電視上的人也這樣做對不對!」我低頭看著他,在我問他的同時,他又多伸了一根手指進入,讓我驚呼。

「先要夠濕潤,不然我怕妳會太痛。不過妳好敏感耶,一下下就溼透了。」他微笑的說著,表情卻有些僵硬。

「翰書……你……勃起了耶。」我放在他下身旁的手腕,忽然感覺到突起,尷尬的對他說著。

「這是當然的,這時候我如果沒反應,妳才應該哭,因為不是妳沒魅力,就是我不舉。」他笑了笑,脫去他僅剩的內褲。

「你的那個長大了,比電視上的還大耶。」我看著他的陰莖,忘了害羞。

一個原因是,比起小時候跟他一起洗澡時的大小,明顯變大很多,讓我驚訝,忘了害羞另一個原因是,他連續兩個月讓我看無碼A片,似乎讓我習慣了,這是好習慣嘛?

「笨蛋。」他笑了笑,然後又說:「不過妳說我比電視上的還大,我很驕傲。」

漸漸地,我在他的逗弄下癱軟,我想我下面的小穴已經濕潤的不行了,一陣陣快感襲來,讓我不住的嬌聲叫著。

「嗯……啊……」流露出口的叫聲,激起了翰書的慾望。他直直得盯著我看,然後擡起我的雙腿,呈現一個令我害羞至極的姿勢,像是電視上的男女一樣。是時候了嗎?我有些緊張。

看著翰書像是忍了許久的僵直臉色,我摸了摸他的臉頰,他對我微微一笑,然後拿起了他放在我床頭的保險套,直挺挺的戴上。接著他將手撐直在我身邊,將他的陰莖放進我溼透了的陰道中。

「呃……。」從手指換成他的陰莖,讓我微微的皺了眉頭,似乎比我想像中的還要痛了一點,他只是放在前端就讓我有種快被撐破的感覺。

「我會慢慢來。」他邊忍著邊對我說,一滴汗滴落在我身邊。

在他邊逗弄我的陰蒂,以及緩緩的推進下,我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進去好一大半,我感覺下身填滿了他勃起的陰莖。

「會太痛要跟我說。」他似乎有點緊張,很認真的對我說。

「嗯。」我點點頭,主動吻上他的唇。

「呃……啊……啊……」在他終於向前一挺的時候,我感覺到痛楚的衝力。有些痛的止住他的進入。

「很痛嘛?」他皺起眉頭擔心的看著我。

「還好。」我對他點點頭,因為我看他的眼中的疼惜。

翰書換了一個角度,然後再輕輕的進入,我終於比較放鬆了一些,隨著翰書微力的撞擊,我才漸漸能接受他的進入。於是,我對翰書微微點頭,默許他的用力。

翰書吻上我的唇,又怕我痛,持續的撥弄我的陰蒂,終於才用力的前後推動,我雙腿架在他的肩膀上,完全使不了力,但是卻能感受到一波波的快感,還有翰書的溫柔,終於,我們兩個都受不了的達到高潮,他猛一挺身,趴在我胸前,然後不一會就立即抽出,將保險套拿起丟掉。

「我怕漏出來妳會懷孕。」他很溫柔的拿起一旁的濕毛巾,然後擦拭我的大腿內側。

「嗯。」完事後,我反而不知道該怎麼看他,因為我們彼此的關係似乎有了新註解。

「痛嘛?」他看著我。

「一點點啦。」我害羞的低頭回答。

「我怕妳很痛,因為我也是第一次,我怕我控制不住。」他難得露出害羞的表情,對我那麼說著。

「可是你好像很有經驗耶。」我訝異的看著他。

「我都跟妳說過我沒有過經驗啊,不然怎麼會被笑。」他歪嘴一笑。

「你跟我爸媽如果知道我們上床不知道會怎麼樣喔?」我擔憂的問著。

「會高興吧。」他低頭思考著。

「啊?」

「沒有啦。」他笑了笑,然後靠近我吻著我說:「我們再來一次吧!」

「不要啦!」我推開他,然後躲避他的吻。

我好像喜歡上他了。

不然,我不會把自己交給他的。我的色男友【3】十次約定

作者:佚名

翰書模擬考後已經過了兩個星期了,可是他完全沒來煩我,可見是一定考的不好,誰叫他考前還要做。這樣我也樂的輕鬆,剛好可以準備期末的報告。

「你回來啦。」可是為了避免他太難過,我還是打算好好安慰他。

當然,不會是他想的那種安慰。

「嗯。」他點點頭,看了我一眼,然後就回房間去了。

又過了一個星期,他連平常的性騷擾都懶得做,這倒是很令我驚訝。我看著餐桌上這個一點都不像平常的卡其色制服男孩。該不會感冒了吧?

明天放假要陪他去看看醫生才好。

我認真的那麼思考著。

「欸。」他低頭吃著飯,過了一會兒,他忽然擡頭看著我:「妳報告弄完了嗎?」

「今天交出去了。」我開心的說著。

上學期常常因為他鬧著要做,所以很多報告我都要趕到半夜才寫的完,這次真難得。

「喔。」他忽然又歪嘴微笑,讓我心中警鈴大作。

當我們發生關係後的半年,我終於知道他歪嘴微笑的涵義,可是我總是不知道他做什麼打算,一如現在。

當我戰戰兢兢的一直到洗完澡,他都還沒有來偷襲我,讓我擔心自己是不是太不信任他了。鄭翰書,抱歉耶,我怎麼會那麼不信任你呢?

半夜在陽台晾衣服,看著四周的燈火幾乎都要熄了,只有我會在淩晨兩點晾衣服吧!

「萱……。」翰書忽然出現在我身後,然後抱著我。

「你是不是心情不好?」我有些擔憂的問著背後的人。全身不住的抖動是因為在啜泣嘛?

「不是。」

「那你?」我還沒問下去,他忽然就從我睡衣的下擺伸進右手手指,一點都不陌生的直達內褲裡層。我驚訝的趴立在陽台上,雙手撐著陽台。

「成績單。」他將一張成績單攤在陽台圍牆上粘著,然後左手輕逗弄我的乳頭,嘴還不斷地在我耳邊嚙咬著。

我瞪視著翰書座號旁邊的全校排名-第一名。

「你……。」我狼狽的左擋右擋,被看到會很丟臉耶。

他右手忽然更伸入我的小穴繼續撥弄,讓我有些腿軟,只得半倚在牆邊,半靠在他身上,任由他不斷的搔弄著。

「會……被……看……到……啦……。」我無力的想撥開他不斷加速撥弄的手指,只是成效不彰,反而更無力的將手放在他手上,任由他不斷玩弄。

「不管。」他賭氣的說著,然後左手輕輕扯著我的乳頭。

「進房在說。」我稍喘一口氣,然後說著,儘量讓我的語氣不要又勾起他更深的慾望。

「談判破裂,我為了這個念了整整一個星期的書。」他得意的笑著,然後褪去我的內褲,拉開他自己褲子的拉鍊,掏出他已經脹大的陰莖,從陽台洗衣機的旁邊拿出保險套,然後套上。

「你……什麼時候放的。」我訝異不已,在問的同時,他慢慢打開我雙腿,從我背後進入。

「我放很多地方。」他只是笑著說。

因為怕被鄰居看見,又加上夜晚微冷的氣溫,我無力再他的一波波衝刺下,軟了雙腿,只能完全的憑藉他的身體支柱我,這樣更讓他加深他的動作。

「啊……嗯……」我想壓抑住聲音,翰書卻故意的衝刺更加用力,右手還不斷的繼續搓揉我的陰蒂,讓我終於忍不住叫了起來。

「我喜歡聽妳叫。」翰書在我耳邊小小聲的說著,但是動作卻絲毫沒有減緩的感覺。

「我……不行……了。啊……」我邊嬌喘著,翰書也最後用力的一挺,用他低低的嗓音,嘶吼了一聲。

結束後,我無力的只能倚著他,他笑了笑,抱起了我進了屋裡去。

「你很壞,我以為你沒考好,原來你都在設計我。」我坐在翰書腿上,靠著翰書的肩邊喘邊說。

「我如果壞的話,我在成績單發下的那天我就做了,我為了等妳弄完報告,忍到我都快爆炸了。」他低頭對我說。

「呼。被看到的話我就丟臉死了啦。」我轉身拍了他肩膀一下。

「他們愛看就讓他們看,我們男的帥女的美,怕他們看嘛。」

靜默了一會兒,我正覺得奇怪,才發現他的手指又不規矩的伸入我的下擺裡,剛剛做完內褲還沒來得及穿上,小穴正濕潤的微微綻開著。

「你……不要啦。才剛做完耶!」我使勁的想推開他在我小穴中不規矩的手,卻徒勞無功。

「我忍了快一個月了,妳答應過我的喔,還有九次。」他笑了笑,不一會就忽然抱起我,然後對準他的陰莖進入,形成我也逃不開的坐姿。

不過他戴保險套速度好像愈來愈快。

「萱……妳動好不好。」他雙手扯動我的乳尖,在我身後那麼說著。

「我……」我有些尷尬的感受到他在我體內的陰莖正不斷的發脹。

「我唸書唸的好累,然後又禁慾那麼久,妳不覺得我很可憐嘛?」他又露出無辜可憐的表情,讓我無奈的只得自己上下的擺動。

在我擺動的同時,我聽見他在我身後小聲小聲的叫著,原來他也會發出聲音?這是我第一次發現,然後我忽然發現我們兩個的面前正對著電視,一片漆黑的電視機剛好反射出我們兩個淫糜的樣子,我看著電視螢幕反射出的我,長髮批散著上下搖動,雙乳也不斷的震動,左乳房被翰書的手掌緊緊包覆搓弄著,大開的雙腿讓我的陰唇完全暴露,翰書的手指正不斷的在我陰唇陰蒂中撥動,製造出我一波接一波的快感。

「妳看到了啊。」翰書忽然湊上我的耳邊,然後笑著說。

「好……丟臉。」我低頭說著。我現在才知道翰書是故意在電視前面讓我自己動的。

「不會,這樣很美。」他柔聲說著,然後似乎不耐於我的緩慢移動,他忽然抱住我的腰臀,然後用手臂抱住我替我搖晃,沙發的彈性讓他使的力反彈的更加用力,一陣陣的撞擊在我陰道深處。

「啊……翰書……。」我只能抓著他的手,隨著他搖擺。

「我好喜歡聽妳高潮的時候喊我的名字。」他繼續用力,然後讓我陷入迷亂的高潮中。

「我累死了啦。」一連兩波的高潮,讓我真的完全都無法使力,虛軟的癱在翰書身上,我知道這樣是讓他有機可乘,但是我卻也施不上力,腿部完全無力。

「很累?」他喘著氣笑著看我。

「廢話。」我瞪了他一眼。

「我想洗澡。」他忽然那麼說。

「我也想洗啊,都是你啦,害我全身濕濕粘粘的。」

「好。」他忽然抱起我,我浴室走去。

「鄭翰書你幹嘛啦。」我在他懷中大喊。

「洗澡啊。」他又歪嘴笑了。

我這才想到,我還欠了他八次。

我一直以為他在開玩笑,但是可見他真的想用這個週休二日,把他的十次全部討回去。

=======================================================================================

我的色男友【4】週休二日

作者:佚名

翰書抱著我到浴室,轉開了水龍頭,任由蓮蓬頭溫熱的水直接淋在我們兩個身上,他將我放在浴缸中,慢慢的等水積起。然後拿起我的浴球,擠上了滿滿的沐浴乳搓揉成泡,空氣中散發著沐浴乳薰衣草香的味道,隨著蓮蓬頭水的噴灑,小小的浴室充滿了蒸氣。

「你幹嘛?」雖然我們常做愛,但是我其實很少仔細去看翰書的身體。因為我總是帶著一些些害羞,所以總是半瞇著眼叫著。而且當翰書和我有了第一次的關係後,他就再也不讓我看A片了,他說怕我覺得別人比他強。

這是我很少有的機會直盯著翰書,比起我的遮遮掩掩,翰書在我面前反倒落落大方,我盯著他剛剛衝擊有力的陰莖瞧著,很顯然此刻它應該也累了,正一蹶不振的落在他的雙腿間。之前看A片很多男優皮膚過白,反倒顯得陰莖過黑,但是由於翰書的身體曬的均勻,反而不覺得突兀,大小也剛好。

「萱。」他拿著浴球揉上我的胸,然後對我說:「希望妳這樣大方的盯著看的只有我一個,很顯然是我教育很成功,妳竟然一點都不害羞的盯著我小弟弟看。」他順著我對面,也坐在浴缸中。

「我也沒機會看到別人的啊。」我很認真的看著鄭翰書。

「想都別想。」他笑了一下,然後要我坐在浴缸邊的檯子上,張開雙腿。

「幹什麼?」我害羞的讓自己的雙腿和陰部對著他的臉。

「幫妳洗澡。」他那麼說完,右手拿過了蓮蓬頭,試了試水溫,然後左手輕輕的隨著蓮蓬頭的水,清洗著我的下身。

「可是……水沖的我……」我連接不上的說著話,因為翰書正將蓮蓬的水開到最大,沖擊著我的陰蒂。

「舒服嘛?」他不回答我,又繼續撥弄著我的小穴,然後問著。

「嗯。」我想闔上雙腿,卻讓翰書開的更開,他整個上身跪在我雙腿間,很專心的玩弄著我的陰蒂跟小穴,似乎很滿意的看著我雙腿抖動,眼光迷離嬌喘的樣子。

隨著水一波波的沖擊,我竟然也達到高潮,雙腿不住發軟抖著。翰書終於放下了蓮蓬頭,但是身體卻不移開,讓我還是害羞的開著雙腿對著他的臉。做了那麼多次,但是卻從來不像這次那麼讓我害羞跟興奮,看來我也很色。

在我來不及問翰書究竟想做什麼的同時,翰書低下頭用舌頭舔弄著我的陰蒂,加以細細的在我陰唇中逗弄,或是輕咬。

「翰書……你在幹嘛……很髒……。」想到我排尿的地方正被翰書一吋吋的吸吮舔弄著,我就更加不知所措,卻又帶著興奮。

「不會。」他擡起頭對我笑了笑,然後更打開我的雙腿,舌頭伸入我的小穴不斷的進出。

「啊……啊……翰書……。」我只能不住的扭著腰,這和翰書以往的做法都不同,似乎更加的深入跟色情,我只能隨著慾望擺動腰枝。

「我一直都想這樣做。」他擡頭笑了笑,嘴角似乎有我濕潤的淫液,害我尷尬的不敢看他。

在我還在喘氣的時候,他從櫃子上拿了一個保險套,嘴一咬撕開包膜,然後拿出套子套上他不知道何時已經勃發的陰莖。就著我大開的雙腿,一個挺身就進入我早已經濕潤的氾濫不已的小穴,他不斷的抽送,在空氣中除了瀰漫一股薰衣草香外,還有一股淫糜的氣息,也因為如此,我發現我竟然叫的特別用力,翰書更是因為如此,抽插的更加用力,終於又再一次高潮。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樓主呀!

分享快樂

大家一起來推爆!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