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繼母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17)

14歲到時候媽媽不幸去世了,我大部分時間都是住寄宿學校里,趕上暑假才住回爸爸在軍區大院的家裡來。哥哥和姐姐平時也很少在家裡住,爸爸的生活基本是靠家裡的服務員照料著。爸爸也有50歲了,常年的軍旅生活倒也身體很強壯,媽媽剛去世的一段時間里他主要靠警衛員照料生活,吃飯也常到機關食堂去,後來組織上爲了照顧他的生活特意爲他介紹了一個歌舞團的女兵來當服務員照料生活。我暑假回家的時候,爸爸把她介紹給我認識,讓我叫她阿姨,我有些怯怯的叫了一聲,她也紅了臉說不如就叫姐姐吧,我也不算很大的,不過我還是一直叫她阿姨。爸爸不在家的時候,我也和她聊天,看她收拾家務給爸爸和我做飯。她是個張得很清秀的女子,軍裝下襯托出窈窕的身姿,大約23、4歲的年紀。她告訴我組織上把她調來已經快有二星期的時間了,覺得我爸爸的生活確實也需要人來照料,而且也要服從組織分配才行。

回家的第二天晚上,爸爸下班回家和我一起吃過飯,阿姨忙碌的收拾完碗筷,爸爸和我簡單的聊了會兒天就說還有些工作要做,就上樓到他自己房間去了。我和阿姨坐在客廳里一邊吃水果一邊看電視,她依然穿著一身夏季的軍裝,短袖的上衣下身一條裙子,但好像比一般女兵的裙子要略短一些,露出一雙修長勻稱的大腿,腿上穿著女兵里很難見到的長統絲襪,腳上穿著黑色的高跟皮鞋。爸爸不在家的時候她也穿得比較隨意,只是在爸爸快要下班回家之前才整理好軍裝,穿上鞋襪。電視看得比較乏味我就要回房間休息,她說要等首長是否需要夜宵才能去休息,我自己先回房間了。

過了大約半個小時後,我聽到她從我門前走過,上樓到爸爸的房間去了,不一會兒就聽到她那很好聽的嗓音喊了聲「報告」。我突然來了一股好奇心,心想老爸到底會和這個女兵發生些什麽,其實那時的我對男女之間的事情雖然已懵懵的懂了一些,但不知像老爸這樣的年歲會怎樣。於是我躡手躡腳的來到樓上,爸爸的房門沒有關上,這是一個套間,外間是爸爸辦公的地方,里間是臥室。只見阿姨端著一盤切好的西瓜站在辦公桌前,爸爸示意她把果盤放在旁邊的茶幾上,隨後從辦公桌後站起身坐到了沙發上。阿姨在茶幾上放下果盤,立正敬了個禮,爸爸點下頭算是回禮了,接著問道我是否吃過了。阿姨告訴他說我已經吃過去睡覺了,爸爸「哦」了一聲伸手接過阿姨遞過來的西瓜,「來,小孫你也一起吃點」。阿姨輕輕的說「不,首長您吃吧我吃過了」爸爸接著說道;「那你也坐下吧,陪我說說話」。說著把身子往沙發一側挪了挪。阿姨又一次立正後坐到爸爸身邊,有些拘謹的並攏雙腿挺直上身的坐在沙發邊上,不時的把西瓜遞到爸爸手裡。爸爸吃過幾塊西瓜,舒展的靠在沙發裏手臂自然的搭在小孫的肩上說道「小孫啊,你在我這里還習慣吧,我覺得你乾得不錯,希望你能留下來」。小孫立刻站起身立正答道:「首長,我在您這里很好,謝謝首長誇獎,我願意聽首長的安排」。爸爸笑著朝她招招手讓她繼續坐下,笑著說「好、好,我很喜歡你能長期在我這里哦,你看平時我就一個人也沒人照料,難啊,呵呵,有你在我身邊太好了,只要你願意就好」。阿姨剛要站起身,爸爸把手搭在她肩頭按她坐下說「好了,不要那些規矩了,陪我坐會兒」。說著爸爸伸出一隻手去撫摸小孫的臉蛋,小孫有些恐慌的又要站起身但被爸爸的大手給按下了,爸爸一手按著她的肩膀一手在她臉蛋上撫摸著,阿姨的臉立時變得通紅。爸爸用手端著阿姨的下顎注視著她嬌紅的面容,慢慢的但堅決的把她的身體攬向自己的懷中,她在爸爸的手上慢慢的轉過身隨著攬動的大手慢慢向爸爸懷里靠近,就在隆起的乳峰將要貼上爸爸的胸膛時,她無力小手推卻著爸爸的胸膛柔聲說道「首長,不要,我怕」。爸爸沒有理睬她卻用力把她攬入懷中,托起她的下巴在通紅的臉上親吻了幾下,隨即轉身把她壓在沙發靠背上在臉上、嘴上胡亂吻著,她仰著頭小手推著爸爸的肩膀。終於爸爸放開了她,她趕忙站起身整理一下被壓皺的軍裝,立正說道:「首長,您休息吧,我下去了」。說著剛要擡手敬禮,爸爸一把拉住她的手用力一帶,她穿著高跟鞋站立不穩一下子跌倒在爸爸的懷里,她輕輕的推卻著正在解胸前軍裝紐扣的大手,「不要這樣啊,首長」。羞紅著臉輕聲說道。很快短袖上衣的紐扣全都被解開了,露出裡面乳白色的胸罩,她斜躺在爸爸的臂彎里上衣向兩側敞開著。爸爸激動的說著「小孫,我要你,我太需要你了」,說著便低下頭去在胸脯上親吻起來,胸罩被推到了上面,不停的在乳房上親吻著,她在爸爸的臂彎里垂下頭,長發披散著向下垂著,隨著爸爸的親吻不住的「嗯、嗯」著,雙手撫著爸爸的頭發。爸爸不停的在乳上親吻啃咬著,一隻手不停的在裹著絲襪的大腿上撫摸抓撓,不一會兒爸爸把他抱起來脫掉她的上衣,我看見她白皙的前胸高聳著,乳頭粉紅小小的微微凸起,爸爸的臉色也有些紅潤呼吸急促,只見他一手托起她的腿彎一手摟過肩背,把她抱了起來,徑直朝臥室走去。爸爸回腳踢上房門,但由於用力較大,房門又錯開了一條縫半掩著,隨即就聽「撲通」一聲,小孫被爸爸扔到了床上。我趕緊側身掩在房門口偷偷觀瞧,小孫斜趴在床上臉埋在枕頭里,頭發淩亂的披散著,爸爸三下五除二的脫光了衣服。好家夥,只見爸爸的下身黑黝黝的粗硬的挺立著,他自己又用手握著搓了幾下變得更加粗長了,他爬上床有些哆嗦的解開胸罩扔到地上,然後撲到她身上,撥開淩亂的頭發在她脖頸和臉上親吻了幾下,很快又從她身上下來將她翻轉過來平躺著,她雙手捂著臉任由爸爸將綠色的裙子撩到腰際,白色的三角內褲被脫下扔到一邊。爸爸擡起她的一條大腿,從腳背一直撫摸到大腿內側腿根處,將絲襪往下擼了些露出更多白嫩的大腿,又用手在大腿根處按了幾下,她隨之渾身顫抖了幾下。爸爸放下大腿讓雙腿蜷曲著分開,就讓兩只還穿著黑色高跟皮鞋腳踩在床上,爸爸跪到了雙腿中間,用手握著粗長的家夥在她大腿根處磨蹭頂壓著,就在大龜頭擠入進去的一霎那,她的雙腿緊張的夾緊了爸爸的身體,爸爸按著她的膝蓋慢慢分開,爸爸伏下身在乳房上揉捏了幾下,又把她雙手從臉上挪開,粗壯的身軀覆蓋到柔細的身軀上,吻著通紅的臉蛋和嘴唇說道:「小孫,我要你,我喜歡你」。她在爸爸身下嬌喘著用幾乎聽不到的聲音說:「首長我好害怕,您輕一點兒啊」,爸爸只是不住的親吻她,突然爸爸弓起的腰身猛地往下一壓,只聽小孫用壓抑的聲音「唉呀」叫了一聲,緊皺著眉頭咬住下唇的嘴隨即大大的張開後又咬住嘴唇,兩條大腿伸直緊繃著然後再蜷起了,鞋跟將床單踢得卷皺一片,兩只小手緊緊地抓著爸爸的肩膀。隨即爸爸再次緩慢的弓起腰身,然後重重地壓在小孫的身上。隨著幾次的動作,小孫左右搖晃著頭發出痛苦的「哎喲,唉呀」的叫聲。爸爸停下動作捧住她的臉不住的親吻,邊吻邊說道:「小孫,你已經屬於我了,你願意嗎,我控制不住了,我要好好乾弄上一陣」。小孫在爸爸的狂吻中有點哽咽的說:「首長我也喜歡您,我想讓您痛快的,您也很難受吧,不用管我的,要怎樣我都願意的」爸爸顯得各外激動,連連用力的在小孫臉上親了幾下,隨後直起身撐開她雙腿,握著纖細的腰枝有力的挺動著自己的腰部,小孫的身體在床上被頂撞的往上一躥一躥的,兩手無助的亂抓著床單,痛苦的腰著嘴唇不時地發出「唉呀、哎喲」的叫聲。爸爸的動作漸漸加快了,然後又抄起大腿把高跟皮鞋脫下仍到地上,雙手像鐵鉗一樣攥著大腿,手指按壓到肉中,小孫的雙腿被舉得老高,隨著爸爸猛力的沖刺,搖晃著頭痛苦的嬌啼呻吟著。過了不知多久,爸爸突然松開大腿趴伏在小孫身上,死死的壓住她的身子,小孫纖柔的身子在爸爸健壯的身下只露出兩條大腿,爸爸快速用力的起伏著下身,小孫的嘴被爸爸的唇堵住,只能從喉嚨里發出陣陣的啼叫聲。突然爸爸的身體變得僵硬,擡起頭喉嚨里發出低沈的「哦、哦」的吼聲,同時下身也狠狠的抽動了幾下,小孫也跟著「啊、哎喲、首長,啊」的啼叫了幾聲。之後,爸爸重重的倒在小孫身上。兩人喘息著過一會兒,爸爸翻身下來仰面躺在床上,小孫慢慢的並攏雙腿稍微側過身,用手替爸爸擦去臉上的汗珠,屁股下面的床單上有幾塊紅色的斑跡。爸爸伸手在她臉上、頭發上愛戀的撫摸了幾下,滿足而疲憊的閉上眼睛休息了。小孫有些艱難的從床上下來繞到床邊,白嫩的大腿上流淌下一些白色夾雜紅絲的東西,她彎腰撿起地上的內褲捂在襠部擦了擦就放下被撩到腰際的裙子,穿上鞋子有些踉蹌的走進衛生間,不一會兒拿著毛巾出來,輕輕的爲爸爸擦乾了身體蓋好被子。我趕緊輕手輕腳的回到樓下自己房間,關上燈虛掩著房門,不一會兒小孫就從樓下下來,她的頭發還是淩亂的,走路也有些費力的樣子。我躺到床上時發現自己的內褲已經全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