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媽媽打脫衣撲克

2016-06-08     WoKao     檢舉     收藏 (12)

我的父親是一個勤奮的工人,習慣了長期在烈日暴曬下工作,皮膚黝黑,樣貌粗獷。在單位他是工作的模範,但在家裡卻時常酗酒,脾氣時會變得很壞。一喝醉他就會莫名的發火,不僅僅是沖著我們,而且是沖著這世界上的每一個人,大打出手.最終,父親為此付出了代價,由於一次酒後惡意傷人被判入獄兩年.臨走前他握住我的手唏噓的說,現在是我是這個家的主人了,我要負起照顧媽媽和弟妹的責任了。我不顧媽媽的反對,放棄了學業,也進了廠子裡當起了雜工,由於雜工必須連班倒,一周里我總有四五天要住廠里,但這樣子能多賺些錢。家裡實在太窮了,還要供弟妹上學,我拿的這些薪水只剛夠抵家用的。所以我幾乎沒有什麽娛樂,也不交女朋友,能回家的日子總是早早的回家,然後幫媽媽做這做那,媽媽是個很柔弱的小女人,以前弟妹中她就最疼我,現在就幾乎把我變成她的依賴。日子很快過了半年雖很艱辛,卻充滿溫暖,對我來說回家的感覺真好,教育弟妹規劃家裡的用度,慢慢的我覺得我和媽媽就象兩夫妻,在一起努力的維持著家計,滿帶溫情。我對家越來越依戀,對媽媽也越來越依戀,我也感受到媽媽對我也越來越親熱。記得那是父親入獄的第七個月,設備大修停工一周,那晚媽媽看我總無聊呆坐,就心疼的提議和我打牌,"好啊"我高興的站起來準備去拿牌,忽然瞥見媽媽的領口半敞,她那對堅挺的豐滿的乳房欲蹦欲出幾乎全裸著,我的臉忽的漲的通紅感覺從沒有的燥熱,媽媽順著我的眼光也瞬的明白過來,臉上一片糙紅著掩住衣襟,房間里頓時彌漫起一種令人緊張躁熱的氣氛。拿牌的時候我和媽媽的的手不小心碰到一塊,我和媽媽的身體都像觸電似的顫抖,隱約間媽媽胸前的乳房顫巍巍的十分誘人。於是我的手總是不經意的碰向媽媽,我的體溫迅速臌升。牌幾乎是亂打的,我出錯了好多,媽媽也出錯了好多,弟弟妹妹只喊沒勁,到了十點多,都要去睡了,媽媽開始忙裡忙外的幫著他們收拾,我則呆呆的坐著不停的理牌。終於看著媽媽停下來了。"媽媽,我們。。再打兩付吧"我鼓足了十萬分的勇氣,"好啊"媽媽的臉始終泛著紅潮不敢正視,"兩人打啥?""雙。。。雙人橋吧"我幾乎快聽不到自己的聲音,心裡緊張萬分,眼角瞥見媽媽早已雙頰紅"隨。。。隨你"媽媽也聲如蚊蟻。我們這,雙人橋是窮人的牌,輸了不輸錢一件件脫衣,誰脫完了誰輸,所以又叫蜜月橋,說新婚夫婦或戀人打這牌是性交前戲的一部分.我感到說不出的溫暖,媽媽答應了,我的陰莖漲膨膨的,我想要媽媽.天雖然很冷屋裡卻熱的象鍋爐,可能心有旁顧,我一路的慘敗,身上衣服一件一件的脫下,惹的媽媽偷著嘴笑,氣氛又輕鬆起來。於是我定了定神專心的打將起來,這下時來運轉,接下來我一直贏,眼看媽媽的脫下上衣、短裙、絲襪。。。。。媽媽脫的時候我心直乒乒跳,只感用眼角偷偷看。我又贏了一把,隱約看見媽媽把頭低的很低很低,慢慢地媽媽的胸罩落在了地上。我鼓起勇氣擡起頭,盡管燈光昏暗,我仍可以清楚的看見媽媽那對渾圓的乳房,尤其是那兩顆櫻桃般的乳尖完全赤裸著,我的心跳越加急速,雙手也微微的發顫,"媽媽。。。你真美""傻子"媽媽嬌嗔的聲音象磁石般。

隱藏的內容

我的腦嗡嗡亂響,心快要從胸腔里跳出來。我再也忍不住,幾乎顫抖的站起來,一把將媽媽抱進懷里,媽媽"嚶"的一聲,我的嘴就已經迫不及待地蓋住了她火熱的櫻唇。媽媽象化了一樣的無弱,熱烈但生疏的回應著,任我勾出她的嫩舌肆意的吮吸,手漸漸攬住我的脖徑,媽媽的身子始終在輕顫、在輕吟著「不。。。不能。。。的」人卻完全偎進我的懷里。 我和媽媽如合逢般的摟著,慢慢地慢慢地一起倒入雪白的沙發里。媽媽緊閉著眼滿臉紅暈。我左手緊握住她的手,將唇緩緩地順著媽媽的手臂,爬上她業渾圓光潤柔若無骨的肩頭,右手則偷偷從她的腰側爬上媽媽的胸前,握住媽媽豐滿的乳房。媽媽睫毛輕顫雙唇微張也不可抑制地顫抖,身子仿佛不安似地蠕動,時而交互地曲起又伸直光裸的長腿。我快炸了,手變的急促貪婪的搓揉著媽媽渾圓秀麗的乳房,近乎粗魯地拉扯下媽媽的短褲。媽媽嚶嚀一聲,兩手遮住了臉。雙腿夾的好緊。我的陰莖在媽媽那渾圓柔嫩的大腿上來回的摩擦,原本早已硬挺得它更是漲得難以忍受。我開始熱烈的親吻媽媽的胸脯,媽媽也瘋狂了起來,只一個勁的嬌喘著:「嗯,…

嗯…」我順勢把媽媽的兩條雪白大腿分開,媽媽的屁股完全擡離了沙發,黑黑的陰毛在我的呼吸下微微的飄搖,神秘的陰道口卻仍然關得緊緊的,只現出一道沁滿晶瑩露珠的紅線……我全身肌肉象繃起來一樣,陰莖滾燙地插入媽媽的陰道里。"啊"當我進入的媽媽體內的一瞬間,媽媽一聲嬌呼,羞得身子燙極,兩條光滑的大腿死命的夾住我的身子。我饑渴的吸著媽媽小蛇似的舌頭,下身挺挺直直地繼續向前纏進。

陰莖一分分進入了媽媽的體內,充滿的溫熱濕潤的感覺。空氣中凝結著性愛的眩昵,我和媽媽在沙發上不停的抽動交合纏綿。忽然"媽媽,媽媽我睡不著""啊!"

我和媽媽快速的分開,手亂舞著隨地抓衣服,只見弟弟揉著眼從屋裡出來,媽媽臉上布滿著紅潮,拿著我的漢衫擋在胸前喃喃的"寶。。寶貝怎了。。媽。。媽陪你""哈哈哈,哥哥羞羞光屁屁"我和媽媽臉都燙的通紅,"不許胡說"媽媽打了弟弟一個頭粒,忽又"嚶"的一聲嬌羞的轉過去,原來剛這一刻我熬不住射精了,我隨手抓著的是媽媽的內褲,一陣急流射在媽媽的內褲上又流到沙發里,我看著媽媽的陰部也是濕漉漉的。幾乎是混混噩噩的回了房,我倒頭就迷迷糊糊地睡過去了。第二天我要開班,起來卻很失忘沒有看見媽媽,顯然她躲在裡屋,早飯早放在桌上了,沙發也清理過了只留下一塊明顯的黃漬。這次一上班就要十天,真不知這日子是怎麽過的,我從沒有這麽亂過,好多的部件不合格還挨了訓。做完第六天,我倒完班回宿室,那時剛過了十點,我困極了倒頭就想睡。突然有人敲門,八個床鋪的宿舍只小權還躺著,不過睡的很死,是誰這時敲門真討厭。開了門我忽覺得象暈了頭,呆傻的,是媽媽。媽媽很憔粹很無助的樣子,我們都沒有說話,我把媽媽一把抱進了懷里,媽媽輕輕的抽泣,溫軟的身體和身上的體香了讓我充滿了憐愛。"媽媽。。。""小。。。傑。。。"我不由分說地把媽媽一把抱起,偷偷摟進我的被窩,拉籠蚊帳。"是誰呀!"小權迷糊的。"沒。。沒人。。。。"我不待話說完,嘴就含住媽媽的嘴唇,溫柔的流著淚吻著她,我不知道怎麽會流下淚來,可能是太興奮了吧,那時感覺似乎是歡喜得整個人都快要飛了。媽媽還在昵昵的抽泣,但明顯帶著甜蜜。我一面吸吮著媽媽的香舌,一面手從媽媽的衣服下擺伸了進去,毫無障礙的摸到了媽媽翹翹的乳房,媽媽的乳房是那樣的柔軟那樣的尖挺,隨著我的動作,媽媽的喉部也發出了輕輕的吟聲。很快,我就把媽媽上衣完全腿下,媽媽嬰兒般白皙的胸部隨著起伏在泛黃的柔和光線下明暗變化有致,那一剎我心神為之顫栗不已。媽媽還很難為情,發現自己半裸的樣子,嬌羞極了,雙肘拚命地想遮擋胸部。但是她那嬌羞嫵媚的神態更深深的吸引了我,我幾乎是拉般的扯掉自己的衣服,很快再次壓上媽媽的玉體,勃起的陰莖隔著睡褲抵著她的小腹,重新摟緊媽媽,再次吮出她的香舌,然後是她的耳垂,玉頸,媽媽不時輕輕膩聲吟著,吟著。親呢的纏綿中,我慢慢吻到了媽媽平坦的小腹,擡頭一看,媽媽已經閉上了眼睛,嬌嬌的喘氣。我輕輕退下媽媽的內褲,媽媽含露待放的陰道在稀疏的逼毛掩映下出現在眼前,媽媽白皙的臉色愈發發紅了,呼吸也明顯變得粗重起來。我愈加興奮起來,堅挺的陰莖對著仍在不斷顫栗的媽媽很快順利的滑入了陰道深處,媽媽這時也一改剛才的矜持,開始主動吮吸起我的舌頭,並且睜開了眼睛嬌羞的看著我慢慢開始抽動,隨著我抽動的加快,媽媽的呼吸更粗重起來。漸漸的我開始加大插入的深度,媽媽的小腿反纏上我的膝彎,雙手始終緊緊摟住我的後背,我們幾乎融在了一起,漸漸的我感覺到陰莖似乎碰到了什麽阻礙,而媽媽的哼聲也響了起來,小腹不斷擡起迎合著我的抽插,我知道快插到媽媽的子宮了,那就是孕育我的聖地所在呀,想到這里,不禁陰莖一陣酥癢,我知道自己快要洩了,媽媽雙手撐在床單上,努力的迎合著我的抽插,嬌吟聲一度幾乎失控,但是因為擔心被住在旁邊的小權聽到,又很快壓住了聲音,突然我失控般的低喝一聲,陰莖幾乎是筆挺地直立在媽媽的陰道內,媽媽嬌吟的聲音也突然為之一拔,雙腿則緊緊夾住了我,媽媽的陰道開始劇烈的抽擠,一股股熱流沖擊著我的玉莖,我覺得玉莖一陣電擊般的感覺,開始在媽媽的子宮內開始噴射。那一刻概不長,但感覺真是天長地久一般:擁吻著強烈噴射。我第一次在女人的體內射精,精液射入的是媽媽的體內。好一陣子,我才無力的慢慢放開了媽媽的雙腿,陰莖也慢慢的退出了媽媽的體內。但我還是俯伏在媽媽身上不停的吻著媽媽,媽媽也回吻著我。忽然,媽媽想要起來清理汙物,我不讓。媽媽羞澀的"會很髒的,沙。。沙發上就留下了"。"沒事的,我要留著"

「嗯。。。」我和媽媽就這樣甜蜜的躺在床上訴說起衷腸.父親入獄後那半年,媽媽真覺得對不起你,你長大了,給媽媽完全的依靠,媽媽覺得現在的生活真好,可媽媽沒錢連媳婦都沒法給你娶。那天媽媽。。。媽媽感覺你想要我、、、媽媽很高興,你要媽媽,那媽媽就是你的。。。媽媽的。。。。媽媽的身子都是。。。都是你的。。。媽媽,我要你。。。我要你成為我的妻子。。。。我感到無比的的甜美媽媽輕輕笑了一聲說,「傻的,我們哪能結婚,但。。。但媽媽給你。。是你的女人。。。"燈光下媽媽嬌媚的神情再次觸動了我,我輕輕摟住媽媽道:「媽媽,我愛你。」媽媽柔順的靠在我懷里,任我愛撫著她的全身,一番纏綿之後,媽媽掙脫了我說:「太晚了,關了燈睡吧。」我一看鍾,竟然十二點多了,自己也嚇了一跳,不過摟著媽媽溫熱的裸身,我又怎睡的著,不一會兒又興奮了起來,一定要擰開燈,讓媽媽對著燈光讓我飽覽春色,嬌羞的媽媽發現我挺起的陰莖愈發尷尬起來,一定要去擰滅燈。我戀戀不舍的關滅燈,便已經迫不即待的又一次插進入媽媽的身體,媽媽癱軟著任我恣意的輕輕的在我耳邊呢喘∶「別急,今晚┅┅還長得很呢┅┅」可能是沒有了燈光下的尷尬吧。很快在媽媽非常自然的配合下我們又再度交歡。那一晚我和媽媽幾乎都沒有睡,連做了四次,最後一次亂搖的床都把小權吵醒。

感動!我哭哭!但不代表我娘炮~~~~~

我最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