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姦魔1-4

2016-06-06     收藏     申請刪除

黑夜初奸

運動少女之奸

廁奸高材生

廣未涼子破處摧花

摧殘大波美女

姊妹同悲

破徐艷

迷奸暴虐酒井法子

黑夜初奸

夜,是我最心愛的時刻,因無盡的夜空能令我血液里的奸虐細胞全面醒覺,而化身為午夜奸魔。

這裡是市內的公共屋村,大約有三十多棟高樓,而且警力薄弱,是我的理想地點。現在是晚上7:00,我主要在車站守候我的獵物,突然,面前經過一個少女,看似趕著回家的樣子,我終於找到對象了。

我悄悄地跟著她,沿途對她仔細分析,她身穿白色校裙,長發及背,大約十五,六歲,但身材豐滿,腰細細而胸圍最小也有34寸,遙來遙去,令我慾火高漲。再看她的面容,眼大大膚色又白又滑,更令我難以忍耐。

經過了十多分鐘的路程,少女看來已到達目的地。一棟位於山邊的大廈,我心裡不禁偷笑,看來獵物已逃不出我的魔掌。

我們一同走到電梯大堂,少女對於陌生男子的跟蹤仍毫不知情,而我卻把握這空檔好好打量著她,不知是否校裙太緊的關係,她的一雙乳房比想像中更

,待會我一定要好好品

我和她一同走進電梯內,這裡就只得我們二人,少女按了17字,而我卻把握機會伸出手擘,先用手擦過她豐滿的雙乳,再按在電梯的關門制上。她身體微微一震,卻沒有太大反應,而我卻憑此動作充分了解她雙峰的彈性。

我對選擇獵物很仔細,不足一定條件我是不會動手,經我的觀察,她的面容是B級,身材是B級,但神態舉止卻是A級,看來她註定要成為我的獵物。

電梯已到了少女的層數,我悄悄地尾隨其後,看清四周無人,行動的時間到了,我亮出一把8寸長的尖刀,出奇不意地,先從後以左手緊按她的小嘴,再以右手的尖刀指向她的面頰。

少女先是一呆,跟著便猛烈反抗,苦於嘴巴被按卻發不出半點聲響,我當然不會讓她逃脫,先以右手在她肚上轟上兩拳,再在她耳邊說聲若再反抗便劃快你的臉,少女先是驚於我神拳之威,再被我惡言恐嚇,只好乖乖聽命於我。我先帶她來到大廈的後樓梯,這裡既無人煙,而且更方便逃走,是我行兇的好地方。

我先放開按著她嘴巴的手,然後命她雙手緊握樓梯的欄杆,我終於可好好觀察這美女,只見她雙目緊閉,眼角卻流下淚水,身體因不安與驚嚇而發震,害怕嗎?

別緊張,我們先玩個遊戲吧!說完我已一手按在她的膝蓋上,我們現在玩問答遊戲,我問你答,若答錯的話我的手便會向上移,我們就開始吧。你叫什麼名字?慧儀,少女以微弱的聲線答著。

很好,慧儀,你多少歲?16歲。那你有沒有男朋友?

慧儀遲疑了一會,我的手移上了點。

沒有,慧儀慌忙回答。

那麼你仍是處女吧?她點點頭,我的手再往上升。

你沒有回答我啊!

還是,慧儀哭著回答。

我的手在哪?

我的大腿上,慧儀答。

我一邊問著問題,手卻撫摸著她的大腿,她的皮膚很滑,手感也很好。

我一面享受著一面問問題,你的胸圍多大?35D,我心中震驚手卻已到了大腿邊沿,一面撫摸她的內褲,一邊問,你的內褲顏色?粉紅色,慧儀答道。

我不相信,但手已離開她的內褲。

現在拉起裙子證明給我看,慧儀那敢不從,於是慢慢揭起裙子,而我當然是在超近距離欣賞這幕。

我一面命令她揭高些,自己也往前移近。我以舌尖輕舔她的內裙,享受她的氣味,然後說你說謊,我要處罰你。

慧儀滿心震驚,於是我命她脫下內褲,我接過她的內褲,看了看便放進袋中,其實她並未說謊,只不過是我希望好好虐待她。

現在跪在我的面前,我站直身並從褲中抽出雞巴來,我的雞巴因剛才的連番撫弄已硬直起來,八寸長的巨龍在張牙舞爪。

我喝令慧儔伸出舌頭,像舔雪糕一樣舔我的雞巴,慧儀看來全無經驗,舌尖全舔在我的敏感地帶,我一邊享受著連番快感,一雙手卻從不閒著,隔著衣服一邊一隻地揉動著她的35寸巨乳,我的雞巴在慧儀的口腔內不停抽插。

她濕潤的口腔,溫柔的舌頭不斷刺激著我的每一條神經,終於我將白濁的液體全數射進她的嘴內,我看著精液從這美女的嘴角不斷滴下,達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我當然不會就此放過她,我喝令慧儀轉身手按牆壁,而我則一手伸進她的裙內,玩弄著處女的禁地,另一手則不停解開她身上的衣扣,並從衣領伸手入內不停摸索,慧儀擁有35寸的巨乳,只靠一隻手自然掌握不住,我只好以指尖夾著她的奶頭不停來迴轉動,而另一隻手則玩弄著她的陰唇,我再以舌尖吸啜她的耳珠,令慧儀全身沐浴在強烈的快感中,從她濕潤的下體,硬直的乳尖來看。

是時候了,我心中喝了一句,然後粗暴地撕碎她餘下的衣衫,脫掉她的乳罩,現在這美麗的慧儀已全裸的站在面前,我從袋中拿出手扣,將她雙手扣在她的身後。

慧儀看來也明白將會發生何事,不斷做著最後掙扎,但她的反抗不單白廢功夫,反而更進一步刺激我的摧殘慾望,我將她整個緊按牆邊,低頭吸啜她的乳尖,不時更以牙齒咬扯,而另一隻手則緊接著慧儀的陰部,並以中指突入陰道內。

慧儀受著連番衝激不禁聲淚驅下,我則繼續以指頭玩弄其陰核,慧儀乳香四溢,另我不禁一口咬下。

我將手抽離她的下體,手上沾滿了透明的液體,我將手拿到她面前。

我親愛的慧儀啊,看看,這是你的愛液。

我以舌頭嘗了嘗,便把愛淚盡數抹在我的雞巴上,我的雞巴比先前更大更直,看來是時候了。

我將慧儀壓在牆壁上,並以雙腳強行分開慧儀的一雙美腿,雙手則化為鷹爪抓著她的巨乳不放,手指則夾緊她的乳頭,嘴巴則強吻著她,舌頭更伸進她的嘴內。

慧儀雙手被手扣扣著,對我的攻擊根本豪無還擊之力,我的舌頭則吸啜著她的香舌不放,慧儀的嘴腔內還殘留著我精液的氣味,這卻令我更為興奮,我那八寸長的雞巴已頂在慧儀的陰唇上,部分龜頭更插進陰道內,看來炮台已經裝好了。

我在心裡倒數,五,四,三,二,一,隨之而來的便是奮力一頂,我的整條雞巴便結結實實的插進慧儀的花蕊內,突然失去處子之身令慧儀痛得淚流滿面,而我則痛快得難以形容。

慧儀的肉壁緊緊包著我的雞巴,抵抗著我的每一下攻擊,而我的雞巴卻豪不理會,不斷反覆進進出出,將打樁機一樣越插越快,越插越深,陰道口流出透明的分泌混和著處女的血絲。

可憐的慧儀早已哭得梨花帶雨,而我絲毫沒有理會,享受著破處的快感。

我的雞巴早已頂進陰道的盡頭,火熱的龜頭緊迫著慧儀柔軟的子宮,我享受著慧儀肉壁的緊壓,子宮腔內傳來陣陣收縮,越壓越緊。慧儀的肉壁就像一個緊扣重重地鎖著我的雞巴。

我向慧儀說,是時候給你紀念品了,我的雞巴更大更深的插入慧儀的子宮內,不停地瘋狂插著。

就在我到達高潮的瞬間將雞巴插進慧儀的子宮最深處,我對慧儀說我要你這一生體內都帶有我的精液,便將無數的精液盡數

在慧儀的子宮內,連續的射精足足維持了四,五分鐘,數量多得由慧儀的陰道口滿溢出來,而慧儀則無力地倒在地上,看著一切發生。

我躬下身吻著慧儀的陰唇,將多餘的精液,慧儀的愛液和處女的血絲吸了一口,便往慧儀的嘴內灌,而她亦只得把這些混合物全數喝下。

看著我美麗的傑作無力地倒在地上,我心裡仍不滿足,於是我坐在慧儀的肚子上,對慧儀說,你的35D乳房質數不錯,可惜剛才我並沒玩夠,現在我們來繼續吧。

也不理慧儀的反對,強行把她的35D巨乳擠壓出一條深深的乳溝,並把我的大雞巴夾在其中。

我對慧儀說這招叫波霸熱狗腸,你好好享受吧!

便不停前後磨擦,看到慧儀痛苦的表情,卻令我更為興奮。

其實慧儀的乳房不單止大,而且很

又富彈性,令我非常滿意,我用指尖捏著慧儀的乳頭,把她的雙峰越夾越緊,快感也越來越強,終於一

如注,我的雞巴沒因第三次射精而有所減弱,精液就如一道白色水柱一樣強勁地打在慧儀美麗的臉上,和高聳的乳房。

看見慧儀一臉精液,嘴角和下體不斷流出我的傑作,我感到滿足非常,留下赤裸裸的慧儀踏著輕快的步伐離開。

運動少女之奸

第二天,我發現全城報紙一概大字標題,少女慘被變態色魔撕暴,先玩性遊戲,再施以口交,強姦及乳奸。

我邊看著報紙,一邊以慧儀的內褲自瀆,回味著當晚的情景。電視台正播放著警方的回應,美麗的女警咬牙切齒的保證,一定儘早破案,走著瞧吧!我心裡想,看著警花美好的臉容,高聳的雙峰,貼身的警察服,不禁令我慾念高漲,決定今夜再次出動。

我期待已久的黑夜終於降臨,我換好衣服,我的戰衣以簡便為主,特點是就算細心觀察,事後也不會留有印象。

我背起工具袋,經過上次事件之後我變得加倍小心,工具全放在暗格里,外面放小許書本掩息,就算警方刻意尋找也難以發覺。

今次我不再在車站守候,改在一些偏僻的大廈附近徘徊,查看有沒有合適的獵物。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過,我心裡越來越焦急,慾念卻越來越高漲,竟然沒有合適的少女,不是太老便是太醜。

時間已是晚上十時,我卻只有空自等待,忽然,遠處走過一位少女,我見機不可失,自然從後跟隨,約莫走了五分鐘,少女已來到自己的大廈樓下,我沿途觀察著她,細心分析,少女個子不高,約160CM,身穿白色運動服,深藍短褲,手執一個排球,看來熱愛運動,很好,待會我們一同做愛做的運動。

其實她的身材並不出眾,上圍看來只得33寸,不過相貌極美,短髮至肩,唇紅齒白,鼻子高

,眼睛含情默默的,而一雙又白又滑的大腿裸露在短褲外,令人想入非非。

可能由於經常運動,她的臀部曲線很美,還是處女吧,自上次一役後我已愛上強姦破處的行動,看著無助少女痛苦失貞的樣子,令我獲得加倍的快感,而且處女的陰道緊窄非常,令人乾得興奮無比。

我對她的上圍不大滿意,不過其他方面卻很好,加上現在自己性慾高漲,她只好怨自己運氣不好。我們一同走進電梯,運動少女按了頂樓,而我則把握機會,裝作按關門制,以手擦過她的一雙乳房,品

她的乳質,想不到她乳房細細,彈性卻極佳,看來這獵物的各方面也不錯。

電梯到達了頂樓,我尾隨其後,看清環境,待這運動少女行至樓梯旁,隨即動手,以手緊按她的小嘴,另一手則以刀指嚇著她。

別反抗,乖乖跟我走,我吩咐少女,隨即沿樓梯拖她上大廈的天台。

我把少女拖至天台,看清四野無人,手便在她身上活動起來,我以手扣將她反手扣起,手已快捷地揭起她的運動衫,少女的運動型胸圍被我粗暴的撕破,隨即露出一雙小巧的乳房。

少女還在不斷反抗,我老實不客氣地給她兩巴掌,少女才停止哭鬧,驚惶地看著我。

你最好乖乖的,不然我把你推下去,我恐嚇著少女,她現在只求我不傷害她,說要什麼也答應。

是嗎,我笑淫淫答著,我要你的處女之身呢?

少女頓時面色慘白,哭求我放她一馬。

你還是處女嗎?

少女點點頭,真幸運,看來我又有機會表演我的破處神功。

叫什麼名字,多少歲,我問。

張思敏,15歲。

三圍數字呢?

33-22-35,思敏臉紅紅的答著。

我的好思敏,你乖的話我便放過你,思敏立即點頭答應。

我當然不會放過她,更要好好與她樂一樂呢。

好,現在靠在牆邊,我要玩含乳。

看著思敏小巧而堅

,又富彈性的乳房,我早已心神難耐,我以左手握著她的左乳,不斷揉弄,一面低下頭,把思敏的整個右乳含在嘴中。

可能由於經常運動,她的一雙乳房彈性極佳,含在嘴中就好像吃布丁一樣,令人興奮。

我的左手也沒閒著,一時大力一時輕力的把玩著她的左乳,抽扯,擠壓,抓玩她的乳房,思敏的乳頭還是淺粉紅色的,看來從未被人玩弄過,如何受得這些刺激,乳頭慢慢轉硬,乳房也漲了起來,看著這些轉變,令我更為興奮。

嘴巴大力吸啜她的右乳,舌尖不停撥弄她的乳頭,不時以牙齒咬扯,令思敏又快樂又痛苦。

我擡起頭,改以雙手大力狂揪她的雙峰,思敏立即露出痛苦的表情,我命她伸出舌頭,隨即將她的香舌吸入嘴中,和她舌戰一番。

我雙手的攻擊集中在思敏幼嫩的乳頭上,手指不停捏動,只見思敏的乳頭已硬直起來,我吸啜著思敏的舌頭,一面想著如何玩弄這美女,那蠢處女還以為我會就此放過她。

我離開她的身體,脫下她的運動短褲,思敏穿了一條粉紅色的花邊內褲,這情形下更見性感。

我隨即把她的內褲脫掉,收進自己袋中,就如對待慧儀一樣,我仔細觀察她的陰部,和慧儀作比較,也許因為思敏比慧儀年輕一歲,她的陰毛也相對地小,如短草般圍在她的陰唇邊。

經過我連翻玩弄,思敏也非常興奮,在她的陰道口斷斷續續的流出透明的愛液,我以舌尖輕舔,細意品

,思敏的愛液比慧儀的更淡,味道不是太濃。

我從袋中取出飲管,命思敏躺在地上,將飲管的一小節插入思敏的陰道中,確定不傷及處女膜,便大力吸啜起來,我雙手緊捉著思敏的大腿,嘴巴卻不停吸啜,飲用思敏的新鮮愛液,只痛得思敏聲淚驅下。

我深深吸了一口,將滿嘴的愛液灌回思敏的嘴內,強迫她全數喝下。

我取出相機不停拍攝,將赤裸裸的思敏將數攝入相中,一筒三十八張的底片轉眼用光,思敏不停哀求,我那會理會。

我解開思敏的手扣,並命令她跪在地上,自己則脫下褲,我的大雞巴早已急不及待,擡起頭來,足足八寸長,勁道非凡。

我命思敏將我整條雞巴含進嘴內,她的小嘴哪裡能夠容納,只含到一半便頂在喉嚨上,我要她一面用雙手按摩我的睪丸,一面吸啜我的陰莖,而我則在思敏緊密熱熨的小嘴內不停抽插,雙手則擠弄她的乳頭,思敏的口水沿著我的雞巴滴在地上。

我火熱的龜頭不斷撞擊著思敏柔軟的香舌,我則享受著無盡的快感。

我很快便到達高潮頂峰,我將陰莖狠狠插入思敏的喉嚨中,將八寸長的巨物完全插入她的小嘴內,無數的精液便沿著食道,直接射進思敏的胃內,精液的氣味令思敏伏在地上不停嘔吐,

吐不出我早已射進她胃內的大量精漿。

我將思敏推倒,命她像狗只一般伏著,自己則

到她的身後,我將她的大腿分開,以舌頭舔她的大脾。

由於我以飲管所作之玩弄,思敏的陰部仍不斷流出愛液,我輕易的便將一節手指插進思敏的陰道內,不停刺激著她的陰核。

是時候給她致命一擊了,上次我在牆壁上以直立式將慧儀強姦破處,今次一定要

其他體位。

我再次扣上思敏雙手,自己半跪地上,將思敏的雙腿分開,然後托著她的臀股,將她的下身放在我的身上,我的陰莖抵在她的陰道口,與上次一樣,只插入龜頭的一小部分,待炮台裝好再施以破處一擊。

思敏也看出我的目的,拚命反抗。我以右手緊按她的嘴巴,左手則抓著她的左乳不放,我的嘴巴則狠狠的咬著思敏的右乳,將她壓得動彈不得,破處的時候到了。

我深吸一口氣,五,四,三,二,一,隨即全力一頂,八寸長的雞巴整根插進了思敏的陰道內,輕易的插破了思敏保存了十五年的處女膜,看到處女血不斷從陰道口滴出,我心裡爽快極。

不愧是處女,思敏的陰道比慧儀的更為緊窄,肉壁緊緊夾著我的雞巴抵抗我的攻勢,我先大力抽插將陰莖插到思敏的陰道盡頭,然後以三淺二深之式,一輕重的撞擊著她的子宮,破瓜的痛楚,早已令思敏痛得不似人形,八寸長的巨大雞巴強行在幼嫩的處女陰道抽插。

我火熱的龜頭以轉穿她的子宮為目標,而思敏的肉壁不停收縮擠壓,刺激著我的陰莖,我將攻勢加強,陰莖越插越快,越插越深,越插越狠,思敏的下身也被我撞得起伏不定,可想衝力之巨。

我說出最喜愛的對白,是時候給你紀念品,便更為瘋狂的不停抽插,思敏的愛液混和著處女血瀉了一地都是,思敏已被我操得死去活來。

我將龜頭插入她的子宮盡頭,享受著連翻快感,我要你一生體內都有我的精液,說完便以龜頭不斷撞擊思敏的子宮,在高潮中把精液全數射進思敏的子宮深處。

不要,今天是危險期,思敏慘痛叫著。

可惜已經太遲,精液灌滿子宮及陰道,多得倒流出來,量真的很多。

不過我仍不滿足,思敏則坐在地上哭了起來。

處女之軀被色魔強暴奪去,身心的痛楚都很巨大,再被色魔以精液灌滿子宮,說不定因此懷孕,更令思敏心膽俱裂。

幹完還不走,你快滾,我不要再見到你,思敏痛罵著我。

別急,現在只是上半場呢,我回應她。

思敏才驚慌我仍未滿足。

我把思敏推倒地上,自己隨即坐在她的肚上。

我要你跟我乳交,我看著思敏充滿彈性的乳房。

我要思敏捉著我的雞巴,以她的乳房不斷磨擦,間中以乳頭刺激著我。

思敏的乳房不大,但另有一番風味。

很快我便到達高潮,我把精液全數射在思敏的臉上,看到她被摧殘的樣子,我的獸慾已得到滿足,我用她的裸照,要脅她不要報警,便悄悄的離她而去。

廁奸高材生

或許由於我手上有其裸照的緣故,思敏並沒有報警,不過我一向小心,再在家中靜養個多星期,才再繼續我的奸獵之旅。

今次我改在一些主要的街道守候,街上行人不小,可惜卻沒有合我心意的獵物,時間已是晚上十一時,我正想放棄,卻發現眼前有一條熟悉的人影,我慌忙從後追蹤,遺恐浪費了這最後良機。

前面的不正是李孝慈嗎,她是我以往學校的高材生,更是聞名的校花,我和她不同班,但早已聽過她的艷名,我自中五被趕出校至今已兩年沒見,想不到她長得更豐滿美艷。

她剪了一頭爽朗的短髮,身材明顯豐滿不少,上圍怎看也有35D,肉臂結實,修長的大腿富線條美,擁有一身微古銅色的肌膚,再看臉容,瓜子臉,唇紅齒白,長長的睫毛,是一個絕頂美女。

其實以孝慈的條件,一定不缺裙下之臣,但卻一直無人問津,原因是她自持美女,又是高材生,眼高於頂,不但看不起全校的男生,更經常對我們呼呼喝喝,所以至今仍沒有男友。

看來老天待我不簿,待會我一定要好好奸虐這獵物,改變她高傲的性格。

孝慈越走越快,難道已發現我對她不懷好意,我隨即打消念頭,只見孝慈急急走進公廁內,原來是便急,這所公廁地方闊大,內里清潔而光線充足,平日很受女性歡迎,但在深夜十一時當然人影不見,我看清周圍

境,便跟隨走進女廁內。

我先把女廁的門鎖好,以防止再有人闖入,再細心觀察環境,內里只得靠牆一格的門是關上,我可愛的孝慈一定就在裡面。

我靜靜地走到她的鄰格,輕關上門,踏著廁板在廁格頂偷窺,只見孝慈正忙於用紙巾抹著廁板,還未開始解決,我當然不會放過這機會。

已拿出相機,靜待她的表演,看來孝慈已經滿意,她轉身揭開裙子,拉下純白少女內褲,便坐在廁板上,隨即水聲向起,我則瘋狂拍照。

孝慈的陰毛柔軟而細密,圍在兩片陰唇邊,我把她的陰部看得清清楚楚,雞巴也忍不住硬直起來,水聲完了,我縮回廁格,免得被她發現,整個排尿過程被我拍下。

孝慈還毫不知覺,她整理好裙子,便走出廁格,來到洗手盤邊洗手,我推開門,迅速走到她身後以刀指著她,孝慈從鏡中看到被陌生男子威迫,眼中閃出害怕的神色。

你是誰?想幹什麼?孝慈強裝鎮定。

我是色魔,想幹什麼,當然是干你這小美人,我打趣回答。

我將孝慈按在洗手盤上,以下身緊壓著她的屁股。

你叫什麼名字,多少歲?我故意問。

李孝慈,17歲,三圍數字呢?

35D-24-36,她回答著。

我對舊校的女生制服自然相當熟識,手輕易的解開她的上衣。

孝慈穿了一件少女型半件頭內衣,簡直浪費了她的美好身段。我撕破她的內衣,孝慈那堅

的雙峰便完全裸露出來。

我一邊一隻緊握她的乳房,手指捏弄著粉紅色的乳頭,嘴巴吸啜她的耳珠,舌頭舔動她的頸項,孝慈從未與男性有過身體接觸,正值發情期的她很快便快感如潮。

很爽嗎,我問孝慈。

你放心,對著你這種美女我至少干五,六次才滿足。

說完右手已離開她的右乳,從後揭起她的校裙,扯下她的內褲,收進袋中,手已在孝慈的陰部撫弄起來。手指插入陰道內玩弄她的陰核,孝慈隨即嬌喘連連。

陰道更流出大量透明的愛液,其實孝慈的身體已經成熟,早應給人好好享受,卻在充正經,今天就由我替你開苞破瓜。

我將孝慈推倒地上,拿出女廁的水喉便向她不停沖射,水柱集中在她的乳房和陰部,直至她純白的校服濕透至透明為止。

我喝令孝慈脫去剩餘的衣服,全裸的跪在我面前,我自己則脫掉褲,拿出早已硬直的雞巴,命孝慈含進嘴內。

孝慈哪敢不從,張開櫻桃小嘴將我的陰莖慢慢含著,孝慈全無經驗,我一面指導她何時應用舌尖輕舔,何時應吸入喉嚨深處,一面享受著觸電般的快感,很快便在她的嘴內爆漿射精,我命孝慈全數喝下,一邊想著下一步如何奸虐她。

為免夜長夢多,我決定先破處為妙,我將孝慈拖回洗手盤邊,喝令她雙手緊握洗手盤,我要以老漢推車一式將她就地正法,我下身緊壓她的屁股,雙手一邊一隻大力的抓著孝慈的美乳,整個人壓在她身上,只靠孝慈的雙手支撐著,一部分雞巴插進陰道內,待炮台裝好即時行刑。

我倒數,五,四,三,二,一,隨即全力衡插,第一下竟不能轟穿處女膜。

我將陰莖抽後寸許,命令孝慈從鏡中好好欣賞破處的一刻,便集中全身之力,由雞巴狠狠轟下,強大的衝力先轟破處女膜,再將整根陰莖插進陰道盡頭,直抵子宮,孝慈更被我插得撞向洗手盤。

突如期來的失貞令孝慈痛得死去活來,我則抓著她的乳房借勢不斷抽插,口中打數,五,十,二十,五十,一百…..。

只乾得百餘下孝慈便忍不住呻吟起來,始終身為女性根本無法忍耐這種快感,就算被強暴也是一樣,看著孝慈一邊痛苦叫喊,一邊喜極呻吟的表情,我更越干越賣力。

到了三百下左右,便對孝慈說是時候給你紀念品,便一邊抽插,一邊倒數。

由三百至二百,由百至五十,最後十下更是雷霆一擊,每一下也頂到她的子宮盡頭。

我要你一生體內也帶有我的精液,說完便將大量的精液盡數

進孝慈的子宮深處,足足維持了五分鐘,直至整條陰道填滿。

去勢仍絲毫不減,我怎能浪費我的寶貴精漿,便從孝慈的陰戶中抽出雞巴,硬生生插進她的菊門口。只痛得孝慈整個彈起,但我隨即緊緊壓著她,直至把孝慈的屁道也填滿,我的射精才告結束。

我觀察著孝慈,只見她的陰戶因六百多下的抽插而紅腫,下體及肛門口仍流著血,處女血絲及愛液遍地都是,而孝慈則神智不清的站著,睜大眼,微張小嘴,仍接受不到事情的發生,我怎麼會理會她是否神智清醒,跟隨便把孝慈推倒地上。

我要乳交啊,大美人。

我對孝慈說,跟著便以她堅

的乳房緊緊的夾著我的雞巴,35D果然不同凡向,我很快便作出第三次的射精,精液全數射在孝慈巨大的乳房上,奶白的一大片厚厚的塗在她的乳房上。

孝慈已回過氣來,我隨即對她說,我答應你要干你五次的,現在還有兩次呢。

我坐在孝慈剛才坐過的廁格上,要孝慈用她幼嫩的手替我手淫,孝慈十指包圍著我的陰莖,像電磨般磨擦撫弄我的雞巴,連寸快感令我很快便把精液

射在她的玉掌上。

我命令她伸出舌頭將手上的精液舔干,自己則讓雞巴好好回氣休息。

是最後一擊了,我對孝慈說,就試試我自創的面奸。

我一手抓著孝慈的短髮,緊按她跪在地上,另一手抓著自已的陰莖,往她面上不停磨擦,孝慈已被我奸弄得身心破損,毫無反抗之力,只懂得本能地扭轉面容。

我卻不停以她高

的鼻子,柔軟的面頰磨擦著,其實感覺比起乳交差得多,不過能近距離看著美女抵抗面上陰莖磨擦的痛苦表情,卻令我的奸虐心得到很大的滿足。

是離開的時候了,我對孝慈說。

剛才你小解的精彩過程已全被我拍下,若不想你學校的學生看到你的肉照的話,你就乖乖的別報警。

孝慈慌忙點頭答允。

我手上有這厲害皇牌,也不怕她玩什麼花樣。

說完便故意對著孝慈的鼻尖,作第五次的射精,奶白的精漿布滿孝慈的臉上,看來她還透過鼻子吸入少許,痛苦地跪倒地上咳著,而我則心滿意足地慢慢離開。

廣未涼子破處摧花

終於等到了,報紙正報道著廣未涼子將會在下星期訪港的消息,其實我從她的第一本寫真集開始已經被她深深吸引,卻不是為了她的美麗可愛,而是希望能好好姦污這天真浪漫的日本清純少女偶像。

現在終於等到機會,我打電話給一位任職新聞記者的朋友,問了一些有關廣未涼子的來港事宜,他的資料也很詳盡,連涼子住的酒店房間也打聽到,真是天助我也。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我不斷明查暗訪,打聽廣未涼子將入住酒店的狀況,酒店為了保護廣未涼子不受閒雜人等及記者打擾,決定將整層封鎖,連酒店職員也不准出現,換句話說整層就只有可愛的廣未涼子在,這樣亦更方便我行事。

我早在廣未涼子抵港的五小時前,已順利潛入酒店,埋伏在該層的梯間。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現在已經是深夜二時,我暗想難道我的情報失誤,突如其來的腳步聲打斷了我的思維。

我探頭出外偷窺,看見我守候了整晚的獵物廣未涼子的出現,由於酒店的保安規條,整層也只有廣未涼子一人走著,連酒店的閉路電視也不准開啟,這令我可放心好好玩弄我的獵物。

廣未涼子今天穿了一條純白的連身長裙,只見她拖著疲倦的步伐往通道的另一邊走去。

我悄悄地從後跟蹤,只見廣未涼子停在盡頭的房間面前,以酒店獨有的磁卡打開門。

千萬不能讓她關上門。

我心裡暗叫不好,便以高速衝到廣未涼子的身後,廣未涼子警覺身後傳來腳步聲,慌忙轉身察看。

這時我已衝到她的身後,重拳無聲地轟在廣未涼子的肚上,只見她痛得連叫喊的氣力也沒有,整個人倒在地上緊按著肚,我把握這良機隨即把她拖進房內。

我把廣未涼子抱起放在床上,以膠布封著她的小嘴,以免因叫喊破壞我的好事。將她的雙手雙腳縛在床上的四角,現在這美麗的涼子已動彈不得,大字型地躺在床上,睜著充滿恐懼的大眼睛,看著我將如何進一步對付她。

我卻不急於玩弄她,從袋中拿出我為今次行動特別買的攝錄機,架起對準床上的廣未涼子。

涼子察覺到我的報置,心裡倍覺警慌,其實我確是早有預謀,更特別去苦讀日語,今天就是我取得回報的時候,我坐在床邊,以手撫弄著廣未涼子細小的乳房。

很小啊!摸上去只得三十一寸。

我以日語問她,你是廣未涼子,17歲?

廣未涼子口舌被封,只好點點頭,你知道二次大戰時日軍如何對付中國的女子,涼子無奈地點點頭。

今天我就要在你的身上好好為那班中國婦女報仇。

說完便粗暴地撕碎廣未涼子身上的白色長裙,只見涼子穿著純白的少女乳罩,綿質的純白少女內褲,令人感到一陣青春氣息。

廣未涼子拚命掙扎,但礙於手腳被縛,一切也無功而還,我用刀割破她的乳罩,扯掉她的內褲,深深吸著沾染在她內褲上的體香,真想叫她在內褲上籤個名呢。

我把涼子的內褲放進袋內留為記念。赤裸裸的廣未涼子已活現眼前。

我拿出相機不停拍照,將涼子的裸體盡數攝入照片中,廣未涼子不斷瘋狂掙扎。

我對她說,你盡情掙扎吧,這攝錄機會把你的一舉一動全數拍下,留給我好好欣賞。

廣未涼子無奈地放棄掙扎,我伏在床上,以鼻尖緊貼著她的少女陰戶,吸著她的處女芳香。

我以手指輕輕分開她的兩片陰唇,觀察著內里環境,廣未涼子的陰道非常緊窄,只有原子筆的粗幼,盡頭有一塊血色小膜。

憑觀察我已肯定廣未涼子仍是處女,為確定答案我擡高頭問她,廣未涼子點頭答是,我又有機會表演我的開苞神功。

我將舌頭伸進涼子的桃園洞內,廣未涼子當堂全身為之一震,我以舌尖不斷挑逗她的陰核,只弄得涼子快感如潮,很快便從陰道流出透明的愛液來。

我以嘴巴緊貼廣未涼子的陰戶,不斷吸啜她的愛液,想著這是萬人傾慕的廣未涼子的愛液,令我興奮得無以復加。

只見涼子被我啜的不停抖動,看來她的身軀相當敏感。

我脫掉身上的衣服,解開涼子的雙腳,把廣未涼子一雙雪白嫩滑的大腿強行從中分開,一邊一隻托在我的肩膀上。

雙手抓著廣未涼子小巧幼嫩的乳房,以牙齒咬扯她粉紅色的乳頭,而我則以結實的身軀緊緊壓著涼子幼滑嬌嫩的身軀。

我沒有說些什麼,廣未涼子已清楚我的意圖,不斷作出最後掙扎,破處無分國界,這說話證實是對的,涼子的一雙玉腿被我高高托起,肉體被我緊壓著,根本無從發力。

我任由她不斷掙扎,因為廣未涼子每扭動一下身軀,就只會更進一步刺激著我的摧殘慾望,最後廣未涼子放棄了反抗,軟軟的倒在床上,以悲哀的眼神看著我,眼角流下了淚光,一副任我處置的模樣。

我將少許陰莖插進廣未涼子的陰道來,等待著破處的一刻來臨。

我倒數,五,四,三,二,一,跟著全力一頂,雞巴以雷霆之勢轟穿了廣未涼子的處女膜,直插陰道盡頭,廣未涼子的陰道是我所遇過的眾多少女中最為緊窄的,陰莖的每一下進出,都帶來與肉壁的緊密磨擦,連翻快感剌激著我。

我以九淺一深的姿態不斷抽插,廣未涼子的肉體很快便向現實低頭,流出大量的愛液,支援著我陰莖的每一下抽插,看到自己的肉體被強姦得快感如潮,更令廣未涼子羞愧得無以復加,開苞破處的痛楚,慘遭破奸施暴的心理陰影,肉體上的玩弄,每一樣都狠狠剌進廣未涼子弱小的心房,不爭氣的身軀卻被玩弄得快感如潮,令涼子倍覺心傷。

我知道廣未涼子的身體屬於敏感型,於是加倍刺激著她的性感帶,耳珠,頸項,乳頭,腰間,屁股,大腿內側,陰唇,我都以唇舌及手指一一玩弄。

廣未涼子已興奮得全身不停扭動,是時候了,我扯下貼在她嘴上的膠布,強行將舌頭伸進涼子的嘴腔內,吸啜著廣未涼子的香舌。

只弄得涼子嬌喘連連,香舌任由我吸啜玩弄,廣未涼子的肉壁不斷收縮,擠壓著我的陰莖。

我對廣未涼子說,是時候給你紀念品了,便不斷加速大力抽插。

廣未涼子也被我乾得忍不住嬌喘呻吟,就在我將要達到高潮的瞬間,我發現廣未涼子已先我一步達到高潮。

我緊抱著她,將陰莖插進她的子宮深處,對她說,我要你一生體內也有我的精液,便在廣未涼子的子宮深處盡情

射。

我們無力地躺在床上,高潮的感覺暢快嗎?我問涼子。

對於自己竟被強姦至達到高潮,廣未涼子羞得無地自容,我把她手上的繩解掉,便拖著她連同攝錄機一同走進浴室。

我要廣未涼子在自己的乳房上塗上洗澡液,然後磨擦著我全身,那種快感真令人神往。

隨即要她以唇舌為我的雞巴作清洗,廣未涼子含著我的陰莖,以舌尖來回挑逗,令我快感如潮,很快便在她的嘴內射精。

我坐在浴缸內,喝令廣未涼子背著我坐在我的身上,命令她以陰戶對準我的陰莖坐下。涼子迫於我的淫威只好乖乖聽命。

我們以男下女上的方式坐著,在浴缸內以觀音坐蓮開始第二回合的交戰。

我從後揉弄廣未涼子的雙峰,手指捏扯她的乳頭,連翻刺激令廣未涼子不自覺地扭動腰肢,陰戶扣著我的陰莖上下抽動,快感一浪接一浪。

廣未涼子就在這種情況下,接受了我的第三次射精,這場澡足足洗了半小時才結束,我更要廣未涼子用舌尖舔干我身上的水珠。

我把涼子拖回床邊,我要她雙腳站著,而上半身則躺臥床上,我從後拉著她的腰肢,以狗仔式從後作第三度強姦。

廣未涼子已經被我姦污失掉處女貞操,不過她的陰道仍比不少處女緊窄得多。

我不停抽插玩弄著她,廣未涼子已顯得無力反抗,任由我玩弄她的肉體。

我很快便作出第四次射精,看著廣未涼子的美麗肉體,陰戶因三次的強姦合共千多下的抽插而紅腫,短時間不能再玩弄,可惜我的慾火仍未滿足,仍用不同的方式奸虐著廣未涼子。

這夜我總共作了三次強姦,一次口交,兩次手淫,一次乳交,總共射了七次精,不但廣未涼子被我奸得全身無力,我自己也雙腳發軟。

我看著涼子全身布滿我的精液,滿意地悄悄離開。

第二天的報紙卻報導著,廣未涼子突患重病,取消訪港的其他活動,即日起程回日本休息,我看著這段報導,回味著昨夜的一切,展出了會心的微笑。

大家一起來推爆!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路過看看。。。推一下。。。

分享快樂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我最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