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淫家庭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15)

魔淫家庭

「老公,晚上我約了阿全他們,你要來載我過去他那兒呦!」,阿思在辦公室打了通電話給她老公,阿文是阿思的老公,他一接到電話心中一陣酸痛,但又不得不回答的說:「妳又要去玩了呀!身體要保重啊!好我會準時去接妳的!」,阿文說完掛了電話,他知道晚上妻子又要去找阿全那夥人玩樂了,要找阿全那夥人來淩虐輪姦了,阿文心痛的等著晚上的到來。

阿思,一個35歲的人妻,也是一家中等規模的貿易公司的董事長,在她32歲的生日前,她只是一個單純的家庭主婦,但自從那次老公在大陸包二奶被她發現,而老公又因要跟那二奶分手,而被那二奶剪斷了命根子不能人道之後,阿思就變了,阿思整個人都變了。

她把原來是他老公當董事長的公司,接手過來自己當董事長,這公司本來就是阿思的父親送給她的嫁妝,他老公又是自己外遇不貞而又負傷療養中,所以不得不把公司讓給阿思去管理,而阿思又在她父親派了幾個幫手來幫她之後,也慢慢的學會了公司的經營方式,公司也逐漸的步入軌道,規模也越做越大了。

但是就在公司一切上軌道之後,阿思忽然覺得寂寞孤單,回頭一想上次和老公做那件事已經是兩年多前的事了,而三十如狼的她前些時日因為要學習管理公司的事,而忙到沒時間想這事,但等公司都一切正常之後,她心靈和肉體的渴望,就慢慢的侵蝕著阿思的理智,那阿思有種老公不行了那就外面找男人的衝動,而這衝動就在阿思35歲生日派對上赴之行動了。

當生日派對結束後,只剩阿思和她的秘書林秘書一起整理善後,今天來的都是阿思的朋友或是客戶,所以阿文一直都沒有下樓來參加,林秘書邊整理邊看到阿思有點悶悶不樂,她就問阿思說:「董事長,妳好像有心事呦?」。

阿思回說:「那有,妳不要亂猜!」。

林秘書:「董事長,我們都是女人,我又跟妳這麼久了,妳的心事我大概知道,是不是有點空虛寂寞啊?」。

這時阿文剛好下樓來到客廳,林秘書一看到阿文那副垂頭喪氣的樣子,又看到董事長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她不禁為董事長抱不平,為什麼是阿文犯的錯,卻要董事長一輩子守活寡受活罪,她忿忿不平的對董事長說:「董事長,妳老公自做孽無法行房,妳這麼年輕又沒有小孩,妳幹嘛幫他守活寡啊!」。

阿思一聽連忙回說:「林秘書,妳喝醉了,我先送妳回去吧!」。

林秘書:「董事長,我沒醉,今天我說的話如果妳不高興,妳可以叫我明天不用來上班我都沒關係,但我一定要說,妳每天辛苦的工作,但女人最後總是需要男人的安慰,需要男人肉體的安慰是吧!」。

林秘書越說越氣,他轉身對著阿文說:「你已經是個殘廢了,董事長沒跟你離婚已經是仁至義盡,你不會還有臉反對董事長偶爾去找找男人,排遣一下寂寞吧!」。

阿文聽了更是垂頭喪氣的坐在沙發上默默無言,阿思連忙說:「林秘書,妳別再說了,妳為我好我知道,但這是我的家務事,妳不要管了!」。

林秘書聽到董事長如此回話,真是心灰意冷,轉頭就要回家,就在這時阿文開口說:「林秘書,妳先不要走,妳說的對,阿思她有她的需要,不能因為我讓她痛苦,但是我是愛她的,我不想跟她離婚,不過她有需要男人的時候,偶爾出去玩玩我不會在意的,今天是她生日,就當是我送的生日禮物,妳帶她出去玩玩吧!」。

阿思聽到看著阿文說:「阿文!你....」。

阿文:「別顧慮我了,今天好好出去玩吧,我累了先去睡了!」。

阿文說完低頭默默的上樓回房去了,林秘書看到阿文回房,馬上拉著阿思出門,當阿思還在猶豫不決的時候,已經被林秘書帶到一家牛郎店了。

林秘書拉著阿思進入店內跟隨領台到了包廂後,林秘書對阿思說:「董事長,這家店我來過幾次,它這邊的牛郎都蠻英俊的,最重要的是幹勁十足啊!」。

阿思:「妳常來?」。

林秘書:「我那有錢常來,不過只要我存了一點錢我一定來,不然我又沒結婚,交男友又怕碰到壞男人,來這裡最沒負擔最快樂了!」。

阿思:「妳的想法蠻新潮的,不過也不能說妳錯,但是如果在這裡玩懷孕了,那怎麼辦?」。

林秘書:「董事長妳放心,別家我不知,但是它們這家的牛郎都有打長效的避孕針,不會讓客人懷孕的!」。

阿思:「嗯,真是體貼的店,那我們要如何玩?」。

林秘書:「董事長,今天蠻晚了,開派對又搞得蠻累的,明早妳又要接見外國客戶,那麼今晚我們不要浪費時間,直接點個牛郎來幹砲吧!」。

阿思:「這麼直接啊!也好明天還有事,那我們是把牛郎帶出場找飯店做事嗎?」。

林秘書:「那多發時間,這店有砲房包廂的,董事長妳是要單獨一人的嗎?」。

阿思:「什麼單獨一人的?難道還有多人的嗎?」。

林秘書:「當然有,我如跟朋友兩人一起來,都會用多人的,並且會多叫一個牛郎來玩5P大混戰,那真是過癮啊!」。

阿思:「想不到妳私底下玩這麼瘋!」。

林秘書:「董事長,妳別笑我了,我是對妳忠心耿耿才會連這麼私密的事都跟妳講!」。

阿思:「我知道,現在是下班時間,妳不要當我是董事長,我們好好玩吧!」。

林秘書:「我還是叫妳董事長較習慣,妳要跟我一同玩多P的遊戲嗎?」。

阿思心裡一想,第一次來這種地方,人生地不熟的,有點怕怕,然後又從來沒有玩過多P性愛,只有在A片中看過好像蠻刺激的,於是她對林秘書說:「就跟妳玩多P的,一切都由妳來安排,錢不用擔心,好玩最重要!」。

林秘書一聽點了下頭,然後她按了下桌上的服務鈴,不一會兒就來了一個英俊高壯的男人來,林秘書一見那人馬上介紹說:「董事長,這位是阿威,這裡的紅牌,阿威這位是我們公司的董事長!」。

阿威連忙掏出名片遞給阿思後說:「董事長?女的董事長?稀客!稀客!我叫阿威請多多指教!」。

林秘書接著說:「我今天特別帶我們董事長來捧你的場,你要好好招待呦!」。

阿威:「當然!當然!不知兩位要玩些什麼花樣?」。

林秘書:「我們今天比較沒時間,直接幹砲好了,嗯你安排刺激一點的玩法,我們要用多人的砲房!」。

阿威:「沒問題!我安排妳們到雙情趣椅的砲房可以嗎?那裡有兩張最新型的情趣椅,包妳們會非常舒服的享受幹砲的滋味!」。

林秘書:「好就那間,那就點你再加三個來服務我們吧!」。

阿威:「我!妳知我的價碼的呦!」。

阿思接口說:「錢不是問題,要你來你就不用怕我們會付不起錢!」。

阿威連忙說:「誤會!妳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來我先帶妳們到砲房去!」。

阿威帶阿思兩人到了店對面的一棟大樓的八樓,她們進了一間標著823房的房間,阿思見那房間整個以粉紅色係裝潢,內有一張大圓床,一角還擺設兩張情趣椅,浴室是直接在房內無隔間,有一座大型的按摩浴缸,最特殊的是一旁還有一台自動販賣機。

阿威指著那自動販賣機說:「妳們可以先買些道具玩玩,我去準備一下,約半個小時後過來!」。

阿思和林秘書好奇的到那自動販賣機旁一看,那機器原本是賣一些情趣用品的,一旁還有張說明寫著:「本機器直接跟櫃台連線,您需要任何道具,只需按下該項按鈕即可,該筆金額買單時會一並計算,本機所出售之道具,為個人用品,為了公共衛生概不退換,使用完後您可帶回或棄置房內,本店會代為銷毀丟棄,謝謝!」。

阿思:「好貼心的服務,不過我沒用過這玩意,不知感覺怎樣,林秘書妳用過嗎?」。

林秘書:「我上次跟朋友來玩,她有帶一支來玩過,但她那是一般情趣商店的便宜貨,用起來感覺不是很好,我只試了一下下而已!」。

阿思:「那我先買一支來給妳試試,感覺不錯我再來試可以嗎?」。

林秘書:「董事長,妳說怎樣就怎樣吧!」。

於是阿思跟林秘書一同挑了一支紫色電動雙轉輪的假陽具,然後林秘書就自己先脫光了衣服,爬上了圓床上,阿思拿著假陽具也要上床,林秘書連忙阻擋她後說:「董事長,妳先脫衣服再上床吧!」。

阿思:「脫衣服,嗯,有點害羞啊!」。

林秘書:「我們都是女人,等一下又要一起跟牛郎幹砲,妳有什麼好害羞的,來我幫妳脫好了!」。

林秘書下床來幫阿思脫衣服,當她脫下阿思身上的香奈兒紫色小禮服後,她看到阿思裡面穿的是法國名牌的黑色蕾絲內衣褲,她不禁邊脫邊稱讚的說:「董事長,好漂亮的內衣褲啊!」。

阿思:「沒什麼!我都穿這廠牌的內衣,還好一套只要2、3萬而已呀!」。

林秘書心想:「2、3萬?都快我一個月的薪水了!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林秘書幫阿思脫光衣服後,她牽著阿思一起上了圓床,她拿了個枕頭墊在自己的臀部,然後雙腿開開的對阿思說:「董事長,妳可以拿那假陽具來玩我了,不過請輕一點呦!」。

阿思看到平常在公司一派正經的林秘書,現在卻是全身赤裸雙腿開開的在她面前,她還一時真的有點不敢相信,她看到林秘書那黑色濃密的陰毛中,那女人最私秘的淫穴正微微張開的呈獻在她眼前,而林秘書的雙手這時也伸過來撫挖著淫穴,啊!這是阿思第一次親眼目睹女人在自慰,讓她看得目瞪口呆了。

林秘書一看到阿思一臉疑惑的樣子,她挖穴自慰的手就越挖越快,她邊挖還邊把穴撐開,故意讓阿思看得清楚穴內濕淋淋的模樣,然後她嬌喘的說:「啊!啊!董事長,我在等妳啊!等妳來插我的小淫穴啊!唉!唉!快!快來插我吧!快啊!」。

阿思聽到林秘書那淫蕩的呼喚,她伸出手撫摸了林秘書的淫穴一下,那種濕熱柔軟的觸感,讓她是又熟悉又陌生,雖然她常在夜深人靜的夜晚,自己撫摸著自己的淫穴,但摸別人的淫穴這卻是第一次,讓她不由得停下手了。

林秘書看到阿思停手就一把抓住阿司的手,猛往自己的淫穴摸去,她用力挺起了臀部,用淫穴磨擦著阿思的手,讓阿思的手上沾染了她的淫水,阿思回過神來,拿起了假陽具就輕輕的插入林秘書的淫穴內,「啊!輕點!輕點!啊!阿!」林秘書呻吟的叫著。

阿思的手慢慢的加快插弄的速度,林秘書的臀配合著阿思的插弄也慢慢的越搖越激烈,阿思把假陽具的開關開到最大,插穴的力量也越來越用力,只見林秘書的淫穴被假陽具插得是一翻一掀的,那穴內湧出的淫水,更是弄濕的一大片床單,只見林秘書雙手緊握著阿思插穴的手,拚命的幫忙抽插著假陽具,她的臀部拚命的上下扭送著,「啊!啊!好爽!好爽!用力!用力!唉!唉!快用力!我!我快出來了!啊!快用力阿!」就在林秘書的一陣淫叫後,見她身子一挺,雙手握住阿思的手不動,顫抖了一下後,一陣熱熱的陰精就噴灑在阿思的手上了。

阿思看到林秘書雙頰通紅的攤在床上喘息著,她連忙拔出了假陽具,波一聲林秘書的淫穴又隨著假陽具的拔出,冒出了一灘的淫水來,她臀部下的床單整片濕透了。

阿思看著林秘書問:「妳現在就出來了,那等一下牛郎來了妳怎麼辦?」。

林秘書疑惑的看著阿思說:「董事長,妳難道不知道我們女人一下出來個兩、三次是蠻正常的嗎?」。

阿思搖搖頭說:「我不知道,我也只有在新婚那幾天好像有過高潮,再來都是我剛有點感覺他就洩了,我真不知連續高潮是什麼滋味啊!」。

林秘書一聽阿思哀怨的說著,馬上起身拉著阿思到自動販賣機處又挑了一支黑色粗大的假陽具,她又另選了一條有九個鋼珠的鍊子,她把阿思推坐在情趣椅上,拉開阿思的雙腳綁在腿架上,然後她綁好阿思的身體和手,調高阿思臀部下的椅墊,讓阿思的淫穴整個暴露出來。

她輕輕的撫摸著阿思的淫穴,發現阿思全身僵硬的起雞皮疙瘩,她知道阿思太緊張了,於是她頭一伸舌一吐的吸吻進阿思的淫穴,阿思全身一顫的抖了一下,她感到林秘書靈活溫濕的舌頭在她的穴內翻攪著,那軟軟的雙唇輕輕的吸咬著那柔嫩的陰核,阿思不禁也叫出聲來了。

「啊!啊!不要!不要!啊!那裡不能吸啊!啊!輕!輕點!啊!啊!」阿思迷幻的呻吟著。

林秘書在吸吻了一段時間後,見阿思的淫穴已經濕淋淋的了,就起身拿起那假陽具就噗一聲的插入阿思的淫穴中,阿思啊了一聲的挺高了臀部,那假陽具就在林秘書的插入和阿思的挺臀中,齊根的沒入阿思的淫穴內,阿思被這突如其來的刺激,弄得滿臉泛紅整個身體都挺起來了。

林秘書順勢用力抽插著假陽具,阿思被插的是全身亂顫淫水直流,就在插弄了一段時間後,林秘書拿出了九顆鋼珠的鍊子,她放開了阿思的雙手讓她自己拿假陽具插穴,而她把那鋼珠一顆一顆的網阿思的屁眼賽了進去,阿思扭了一下屁股喊聲痛就隨林秘書把鋼珠賽進自己的屁眼內了。

林秘書把九顆鋼珠都賽到阿思的屁眼後,她慢慢的一顆一顆的拉出來,她每拉出一顆鋼珠阿思就唉叫一聲,當九顆鋼珠都拉出後她又重新的把鋼珠賽進阿思的屁眼內,阿思就在林秘書的反覆賽拉鋼珠下唉叫連連,而阿思自己插穴的動作也越插越激烈了。

這時房門忽然打開了,阿威帶了三個健壯的牛郎進來,他們看到房內的兩個女人,全身已脫個精光,一個還被綁在情趣椅上用假陽具插著穴,於是阿威等人迅速脫光了衣服,阿威伸手把阿思穴內的假陽具和屁眼內的鋼珠鍊子拔出,他和另一名牛郎伸出舌頭舔弄著阿思的身體,他吸吻著阿思的淫穴,而另一名牛郎就吸吮著阿思豐滿的雙乳,阿思被吸得是渾身亂顫淫笑連連。

另兩名牛郎也一樣的把林秘書綁在情趣椅上,一樣的吸吻著她的全身,牛郎們邊吸邊自己用手把肉棒弄硬,阿威肉棒一硬後就馬上插進阿思的淫穴中,他整個身體就趴壓在阿思身上,腰部拚命的上下擺動著插著阿思的穴,另一名牛郎就在旁邊幫忙推送著阿威的腰,讓阿威插穴的動作更重更猛了。

林秘書這邊也是一樣的插穴方式,林秘書邊被插邊喘著說:「阿威,換手,你過來幹我吧!」。

而被阿威幹得淫喘連連的阿思也說:「去吧,我秘書很想被你幹!」。

這時阿威卻說:「對不起,我們店裡規定,為了客人的衛生健康,禁止混插客人的穴,請見諒!」。

兩個女人一聽,原本高炙的淫火當場熄了一半,就在牛郎們拚命輪流的幹完穴後,兩人草草的買單出了店,林秘書伸手叫了一輛計程車兩人坐了上去,告知司機要到那後阿思對林秘書說:「真掃興!那些牛郎那麼多規矩,後面花錢請他們來幹砲,都還不如前面我們自己玩的刺激,這家店以後不來了!」。

林秘書:「唉!真的是蠻掃興的,下次我再找找有什麼刺激的店吧!」。

這時開車的司機忽然開口說:「兩位客人剛剛到牛郎店玩得不過癮是吧!難怪嘛!那些小白臉只會耍嘴皮騙騙女生,要想真槍實彈的刺激,他們那成啊!只是白花錢的囉!」。

林秘書:「喂!你怎麼可以偷聽客人談話啊!」。

阿思興致勃勃的被澆熄正覺得掃興時,一聽到司機和林秘書的談話連忙接口說:「沒關係,是我們自己講太大聲了,那司機大哥,你知道那裡有刺激好玩的嗎?」。

司機:「哈哈,客人妳今晚還沒盡興啊,要刺激幹嘛花大錢找那些中看不中用的牛郎,找我們司機們幹得妳過癮,妳再賞些小費即可,如不過癮車錢不收送妳們回家!」。

林秘書:「什麼?給你們幹!那多不安全啊!」。

司機:「不安全?妳是人我們也是人啊!大家的命都一樣值錢,更何況我們只找自己喜歡的女人幹砲,那像那些牛郎給錢就幹,到底是誰比較危險啊!」。

阿思:「司機大哥你別生氣,對了如何稱呼啊?有什麼刺激好玩的?」。

司機:「這位客人,妳這樣就對了,不要亂看不起人,我叫阿全啦!要玩旁邊這位小姐肯嗎?」。

阿思看了一下林秘書,見她搖了搖頭,可是阿塵封已久的慾火才剛被燃起,她不想今夜這樣就算了,於是她對著林秘書說:「那我先送妳回去,我再跟阿全去玩吧!」。

林秘書忙說:「董事長,這樣不好吧,如果妳出事了怎麼辦?」。

阿全:「說什麼出事怎麼辦,我從不做犯法的事,妳可以記下我的車號跟登記證的號碼不就得了!」。

阿思:「好了!別再多說了,我就這樣決定了!」。

林秘書看到自己勸阻無效,也只好在被送到家門口後,目送著阿思被陌生的計程車司機阿全載走,她不知道阿思會被如何的玩弄,但她是真的擔心阿思的安全,她對喚醒阿思心中的慾火感到有點後悔了。

阿全問:「這位客人如何稱呼啊?妳今晚要怎樣玩?」

阿思:「你叫我阿思就可以了,怎樣玩?聽聽你的安排看看囉!」。

阿全:「嗯!妳剛剛才玩過牛郎,那今天先讓妳吃一點點甜點好了!」。

阿思:「什麼甜點?」

阿全:「看妳穿的這麼高貴,一定不曾在雜亂的地方幹過砲,我帶妳到一處刺激的地方幹砲吧!」。

阿思:「什麼刺激的地方?你一個人能滿足我嗎?」。

阿全:「哈!客人妳吃重鹹呦!平常我一個人可能無法滿足妳,但今晚妳已先玩過了,我一人應該沒問題,地方到了就知道囉!」。

阿全靜靜的開著車子,阿思默默想著,等一下要跟這才認識的計程車司機,在一個陌生的地方幹砲,她從後面看著阿全,發現他的體格十分強壯,隱約的看到他胯下那攏起的粗大肉棒,阿思感到自己的淫穴又慢慢的濕了。

阿全在一個漆黑的公園前停車,他牽著阿思進入了公園,阿思發現那公園的路燈幾乎都壞了,整個公園漆黑一片,但是她發現公園內有不少的遊民,那些遊民用著不友善的眼神看著阿思,讓阿思心中冒起一陣寒意,她趕緊緊抓著阿全的手臂慢慢的跟著阿全走進公園深處。

阿全帶阿思來到公園深處的一個涼亭,裡面本來有幾個遊民一看到阿全都紛紛的走了開去,阿全看著阿思說:「嗯!妳叫阿思?別怕,在這公園我最大,跟我一起他們不敢對妳怎樣的,妳真的要玩,不會後悔?」。

阿思本來看到那些遊民有點害怕有點後悔,但聽阿全一說她反而感到一種莫名的刺激,她於是對阿全說:「不後悔!要怎麼玩?」。

阿全:「就在這涼亭玩,妳有在戶外玩過嗎?有在這麼多人的窺視下玩過嗎?更何況又是一群骯髒潦倒的遊民窺視下玩過嗎?妳說刺不刺激?」。

阿思聽了全身亢奮的說:「刺激!刺激!好刺激!快來吧!」。

阿全一聽指著涼亭內的石桌說:「那妳站上去,慢慢的把自己的衣服脫光,並扒開淫穴給我瞧瞧!」。

阿思依言站上石桌,然後慢慢的脫下了她那紫色的香奈兒的小禮服,再慢慢的把那套黑色的法國名牌蕾絲內衣脫下,她用雙手拉開自己的陰唇,讓自己的淫穴濕淋淋暴露在阿全和躲在一旁黑暗中的遊民面前。

阿全走了過去,手指一伸就插進阿思的淫穴中,他毫不憐香惜玉的用力的挖弄著,阿思被他挖得雙腿發軟,跪蹲在石桌上了,阿全拉著阿思到涼亭柱邊,要阿思雙手撐著亭柱屁股擡高,他肉棒一掏就幹進了阿思的淫穴內了,阿思被阿全突如其來的猛烈幹穴幹得整個人都趴在亭柱上,阿全把阿思拉好讓她雙手撐柱的猛烈幹著她,「啊!啊!輕點!輕點!啊!啊!用力!用力!啊!啊!啊..........!」阿思被幹得淫叫到最後,只剩微弱的喘息聲了。

阿全用力拉退阿思,阿思一時雙手扶不到亭柱只好雙手撐地的勉強站著,阿全這時邊幹邊推邊走的把阿思幹推到涼亭外,阿思兩腿一軟的蹲了下去,阿全配合著阿思蹲下的動作,沒讓肉棒離開淫穴的蹲下身體,他變用狗爬式的幹法幹著阿思。

阿全一樣邊幹著阿思邊要阿思往前爬,阿思身上駝著阿全身體,淫穴插著阿全猛烈插弄的肉棒,她就這樣一邊淫喘一邊爬行的繞著那涼亭,沒多久阿思撐不下去了,一頭趴倒在地上,阿全就整個人壓在阿思身上,一樣的猛烈幹著阿思,阿思身體趴在冰冷的地上,她那白晢豐滿的雙乳,在阿全背後的幹穴下在地上磨來磨去,那對白皙的乳房被地上的汙垢磨的是又紅又黑了,這時阿思身體一陣顫抖,淫穴一陣緊縮的射出了一股熱熱的陰精來。

阿全見狀一把抽出肉棒,只聽波一聲阿思淫穴內的淫水何陰精噴流了出來,染濕了公園髒亂的地上,阿全拉起了阿思要她躺回石桌上,阿全跟著上了石桌,雙手拉起阿思的雙腿架在肩上,他猛力一壓的又在石桌上幹起了阿思,阿思被阿全壓的雙腳都快到頭上的彎曲著身體,而阿全的肉棒是越幹越深的插弄著淫穴,到最後阿全的肉棒幾乎每插一次都刺中阿思淫穴中的花心,讓阿思全身一直扭抖的又連續出來了兩次。

阿全看到阿思漸漸的沒有反應了,他停下了幹穴的動作,搖了搖阿思,阿思無神的動了一下身體,阿全把阿思抱在懷裡,拍拍阿思的背,阿思終於回過魂來看著阿全,阿全對阿思說:「什麼嘛!說什麼要玩刺激的,一下就被幹昏了,這不是在妳刺激,而是我怕把妳幹死了的刺激吧!」。

阿思微弱的回答:「自從我老公被閹了之後,三年多了我都不曾幹過砲,今晚先被牛郎幹過,又被你如此的操弄,難怪我會撐不住的,下次!下次我一定跟你幹到底的!」。

阿全:「什麼?妳有老公?那沒有下次了!我不是說過我不做犯法的事嗎?一個女人有老公還到外面亂玩,當心被老公抓姦啊!」。

阿思一聽連忙回說:「不會的,我老公因為被二奶閹了無法人道,今天我出來玩都是他同意的!」。

阿全:「我不相信有做老公的肯讓自己的老婆出來給人玩?我不相信?」。

阿思著急的問:「那要如何你才肯相信?才肯再跟我玩?」。

阿全:「要我相信那就叫妳老公一起來,一起來看他老婆被人玩,這樣我才相信!」。

阿思低頭想默默的想著,一陣涼風吹來阿思打了個冷顫,阿全要阿思把衣服穿上,阿思這才發現自己全身赤裸裸的坐著發呆,她連忙穿好衣服跟著阿全出了公園,他兩上了車阿思說了家的住址,阿全靜靜的開著車,阿思低頭默默的沈思,就在快到阿思家的時候,阿思開口對阿全說:「對不起!今晚只有我出來而你沒出來,下次我一定會滿足你的,一定會讓你把精液射在我的淫穴內的,今天真的對不起!」。

阿全邊開車邊回答:「說什麼對不起!妳給我幹我就很爽了,有沒有出來不是最重要的,下次?你老公肯嗎?」。

阿思:「這我會說服他的,下次要怎麼聯絡你?怎麼找你?」。

阿全遞了張名片給阿思,說要找他就打他的手機聯絡,但如果要玩一定要她老公一起,因為他不想被告妨害家庭,到了阿思家,阿思拿了一萬元給阿全,阿全收了錢就開車走了。

阿思一進門就看到阿文坐在客廳等她,阿文看到她搞得全身髒兮兮的回來,連忙問阿思出了什麼事,阿思搖搖頭說沒事就回房間洗澡睡覺去了,只留下阿文一個人在客廳獨自的默默發呆。

隔天阿思到了公司,林秘書急忙問她昨晚如何,阿思只是笑了笑後要林秘書不要在談起昨晚的一切,林秘書知趣的說好昨晚什麼事都當沒發生過,兩人就繼續處理公司的事務了。

過了一個星期,阿思回到家拿了張離婚協議書要阿文蓋章,阿文看到了嚇了一跳問阿思為什麼,如阿思真的不愛他應該早在三年前就跟他離婚了,為什麼直到今天才找他離婚?阿思把她和阿全的事告訴阿文,她說她愛上那種刺激的快感,但是阿全一定要她找老公一起去,她知道這對阿文是莫大的羞辱,但願她又非常的想要那樣的刺激快感,於是她只有跟阿文離婚才能再去享受那種刺激那種快感,她知道這次是她對不起阿文,所以她接受阿文的所有條件,甚至把公司再還給阿文都可以。

阿文低著頭沈默了一會兒,他問阿思:「妳還是不是愛我?妳是不是愛上了阿全才不要我的?」。

阿思搖頭說:「我要是不愛你早就跟你離婚了,也不會幫你守了這三年的活寡,但是人總有生理上的需求,我不得不面對現實,而我又不想叫你做這樣的事,那對你太過羞辱了,最後我才會提出這樣的解決方式,請你見諒!」。

阿文搖頭嘆了一口氣說:「如果妳一定要離婚,我可以答應妳,也不會要妳補償我的,我們終就愛過,但是如果只是為了要去給阿全玩而困擾,那我肯答應妳跟妳一起去,妳肯不和我離婚嗎?」。

阿思流著淚抱著阿文說:「肯!我當然肯!但是這樣太委屈你了!」。

阿文也流著淚說:「只要和你還在一起我就足夠了,是我先犯錯才造成今天的結果,我沒有怨言!」。

那晚阿思和阿文三年來第一次同床共枕,但是阿文知道自己無法再滿足阿思的生理需求,他只能默默的抱著阿思睡到天明,一早阿文提醒阿思可以跟阿全聯絡了,他看阿思整晚睡得不好,知道阿思寂寞難挨,阿思點了點頭說她會跟阿全約好今晚,要阿文今晚準備好等候著。

阿思在中午時聯絡了阿全,阿全起初不相信阿思老公會答應,直到阿思說要阿全到她家來接她,阿全才暫時相信了阿思,並約好晚上來載阿思夫婦。

當晚阿全來到阿思家,按了門鈴是阿文來開門的,阿思下班還未到家,阿文請阿全進屋去坐,阿全頓了一下就跟阿文進屋到客廳坐下,阿文問:「阿全先生你要喝酒嗎?」。

阿全:「不了!開車不能喝酒!你太太有跟你說我今天來找她何事嗎?」。

阿文:「有!你今天是來帶我太太去幹砲的不是嗎?」。

阿全:「你真知道!你真肯嗎?」。

阿文:「哈哈!我愛我太太,但是我已經是廢了,如果能讓她快樂的話,我有什麼理由說不?」。

阿全:「真有你這樣肚量的老公,阿思真是幸福啊!」。

阿文苦笑了一下問:「那你今天安排怎樣玩阿思?一定要讓她刺激又快樂呦!拜託你了!」。

阿全笑了一下說:「到時你就知道了!」。

就在這時阿思匆匆的趕了回來,見到阿文跟阿全聊了起來,馬上說要先洗個澡就可以出門了,阿全說不用洗澡現在就可以出門了,阿思說好就放下公事包跟阿文一同坐上了阿全的車了。

阿全一樣載阿思夫婦到了那個公園,三人下車後一起走進公園,這時阿全拿出了一條狗鍊說:「阿思的老公,你用狗鍊把阿思當狗牽著走吧!阿思今天要讓妳當母狗可以吧!」。

阿文接過狗鍊猶豫了一下,阿思連忙把那鍊上的狗項圈綁在自己脖子上,她往地上一爬就像條母狗的被阿文牽著,阿文一看知道阿思十分想要今晚的刺激,於是他就牽著阿思跟阿全到了涼亭那裡,一路看到身穿著英國名牌套裝,腳穿法國高級女鞋的阿思,像狗一樣的在地上爬行著,一路爬到涼亭了。

一到涼亭阿文要阿思站起來,然後要阿文親手把自己太太的衣服脫光,阿文動手把阿思脫光,再來阿全要阿文把阿思栓綁在黑暗公園公廁外的一棵樹旁,只見他對著黑漆漆的公園大喊:「喂!我今天帶了條母狗來給你們玩,只能用手不能用你們那骯髒的肉棒呦!」。

然後他低頭對阿思說:「等一下那些遊民怎麼玩妳妳都不能反抗,更不能站起來,記住妳現在是一隻母狗!」。

阿思點了點頭就在樹旁爬來爬去的扮母狗,阿全拉著阿文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等著看阿思被遊民戲虐,只見阿全一走到旁邊坐好,從一旁的草叢內就走出了一個滿身髒兮兮長鬍子的遊民來,他先跟阿全打了個招呼,就不客氣的再阿思身上摸來摸去,最後更是把那黑髒的手指插進了阿思的淫穴中,阿思嗯了一聲搖擺起屁股,那遊民一見就整個人騎上阿思身上,面向阿思的屁股,雙手四指拚命的挖弄著阿思的淫穴了。

阿思被那遊民挖的整個淫穴是黑汙汙的,而淫水被那用力挖送的手指帶噴了出來,那遊民一見阿思淫水流出,居然站起來一把抓起來阿思的雙腳,一頭埋進了阿思雙腿之間,嘴巴一嘟就往阿思的淫穴吸了起來。

阿思頭下腳上的被倒抓著,而淫穴又被滿是鬍鬚的嘴拚命吸舔著,阿思雙手撐地的呻吟著,不多久那遊民放下了阿思,改趴倒在阿思後面,由下往上的繼續吸舔著阿思的淫穴,阿思被吸的是全身起了一陣一陣疙瘩,阿思雙腳一軟整個淫穴就坐在那遊民的臉上,那遊民趁勢抓緊了阿思的腰,用舌頭挑找出阿思的陰核,牙一咬就咬弄著阿思的陰核了。

阿思啊了一聲屁股直搖,那遊民更是用力抱緊阿思,只見沒多久阿思就灘在那遊民的身上了,那遊民推開了阿思站了起來,阿文見到他滿嘴都是阿思的淫水和陰精,他知道阿思出來一次了。

阿遊民走開後又來了兩個髒兮兮的老遊民,他們一人拿著一支髒兮兮的假陽具,就往阿思的淫穴和屁眼插了進去,阿思啊了一聲整個人又像狗般的爬起來,那兩個遊民一左一右一上一下的插弄著阿思的淫穴和屁眼,阿思被插得是雙手撐的直直的,頭部猛烈的擡高擺動著,屁股拚命的配合著插穴動作而搖擺著,此時阿思那像個高貴的女人!那像是公司的董事長,她就像是一隻發情的母狗拚命的迎著假陽具的抽插而動著,阿思真的像極了是一隻無毛長髮的母狗啊!

又過沒多久阿思又攤了,阿思又整個人攤趴在地上了,那兩個老遊民用力的拔出了假陽具,只聽波一聲,阿思的淫穴又流出了濃濃白濁的陰精出來,阿思又出來了一次。

又看到兩三個遊民從草叢內走出來,阿全看到阿文緊張又不捨的表情,他一揮手那些遊民就又消失在漆黑的草叢中了,阿全走到阿思旁,解下狗鍊,然後拉著阿思到公廁去洗了一下身體,他忽然拿著一條水管裝在水龍頭上,打開水龍頭後把那水管就插進阿思的淫穴內沖洗了起來。

阿思站著雙腳開開的,被阿全拿著冒水的水管插進了淫穴,阿全一抽一插的沖洗著阿思的淫穴,阿思淫穴內被水沖洗出一些黑黑的汙垢和白濁的陰精來,在沖洗了一會兒淫穴之後,阿全拔出水管改插進阿思的屁眼,阿思被阿全沖洗屁眼的刺激,她腳一軟又蹲了下去,並忍不住的尿了一大泡尿在地上了。

阿全停下手來問阿思:「怎樣?被淩虐的滋味如何?下次還敢來嗎?」。

阿思站起身用堅定的眼神看著阿全說:「敢!我敢再來!不過可不可以下次能有真的肉棒來幹我,不要都用假的!」。

阿全看了一下阿文後對阿思說:「好!既然今天把妳淩虐成這樣妳老公都沒關係,那下次一定會讓妳更爽的,今天是因為妳臨時通知,我不知道他們這些人,最近有沒有亂搞而染病,所以不敢讓他們上妳,下次就不會這樣了,一定讓妳真槍實彈的享受!」。

阿思一聽興奮的問:「真的嗎?那下次什麼時候可以再來?還要我老公一起來嗎?」。

阿全:「當然要妳老公一起來,這才表示他同意妳來被人幹嘛!不然被他告了怎麼辦?下次那就後天晚上十點,一樣我去載你們吧!」。

三人回到了涼亭,阿全要阿思穿好衣服,然後三人出了公園阿全開車把阿思夫婦送回到家,下車時阿思拿了一萬元給阿全,阿全看了阿文一下就收錢開車走了,阿思夫婦進到客廳後阿文忍不住的問:「思!妳這樣被淩虐好嗎?有沒有受傷?妳下次還要去嗎?這麼粗暴妳身體受得了嗎?」。

阿思邊往房間走去邊回阿文:「我就是愛這樣的刺激,還好沒受什麼傷,只是淫穴有點痛,應該是有點破皮吧,沒關係!下次當然還要去,我們不是說好了嗎?我的身體我知道,你不要瞎操心啦!不說了我要先回房洗澡睡覺了,晚安!」。

碰一聲阿思關了房門,阿文一個人坐在客廳靜靜回想著今晚的一切,他發現阿思好像蠻喜歡被人淩虐的,難道阿思有被虐狂?但是如果要自己來淩虐阿思又不捨得動手,看來到阿全那真是阿思情慾的唯一出口了,阿文無奈的回自己的房間睡覺去了。

兩天後的晚上,阿全又載阿思夫婦到了公園,阿思今天穿了套白色的連身洋裝,腳上穿著一雙紅色的高跟鞋,一進公園阿全要阿思把洋裝脫掉,阿思脫下了洋裝後,身上只剩下一套法國蕾絲內衣和那雙紅色高跟鞋,阿全帶著阿思夫婦來到了公廁邊,只見他一聲大喊四方出來了十多個遊民,他們站成一排的在阿全和阿思夫婦面前,阿全說:「你們把褲子脫了,等一下有你們享受的,阿思今天妳是妓女,是這公園的妓女,上去幫他們吹喇叭吧!」。

阿全一說完就見遊民們一下的脫光褲子,一條條的黑髒肉棒就呈現在阿思面前,阿思看到阿全又拉阿文到旁的椅子坐下了,她馬上走到排頭的遊民前蹲了下來,雙手握住那遊民黑髒的肉棒就往嘴裡送,一股又腥又臭的尿味衝進了阿思的嘴內,阿思頓了一下就拚命的吸吹起那黑髒的肉棒了。

阿思越吹越激動,那遊民被吹得肉棒剛硬堅挺,他一把抓住阿思的頭,猛烈的往前壓,而他的堅硬肉棒拚命的往阿思嘴內插動,阿思被插的只能含著肉棒乾咳,口水從嘴角被插流了出來。

阿全見狀要阿思改吹下一個遊民,她要阿思站起來,雙手扶著那遊民的腰,彎腰低頭去吹那遊民的肉棒,而排頭那個遊民見到阿思擺好姿勢吹起下一個遊民的喇叭後,他就走到阿思背後,把阿思的雙腳拉開,伸手把阿思法國蕾絲的白色內褲褲底拉到旁邊,腰一挺就幹進了阿思的淫穴了。

阿思輕啊了一聲就繼續吹著肉棒,而淫穴被背後幹入的肉棒插得噗滋噗滋做響,阿思的屁股也隨著插穴的動作而扭擺著,「嗯!嗯!啊!啊....」就在阿思口含著肉棒發出的淫吟聲下,插穴的那遊民腰一挺射了阿思一穴的白濃精液,而被阿思吹喇叭的那遊民,也在報著阿思頭猛搖幾下後射了一股熱熱的精液到阿思的嘴內,阿思被這忽然射入的精液嗆得直咳嗽,連眼淚的咳出來了。

阿思把口中的精液吐出後又繼續吹起第三個遊民的肉棒,阿全見有的遊民肉棒已自己硬梆梆了,就說:「喂!你們不想被吹喇叭或等不及的,可以直接幹這女人的淫穴,但不要搶一個一個來,阿思精液那麼補吐掉多可惜,下一泡給我吞下去!」,阿思邊吹肉棒邊點頭,而她的背後一個遊民已把堅硬的肉棒插進她的淫穴中幹了起來,一旁等待的遊民就在阿思的身體上肆無忌憚的摸來摸去了。

「滋!滋!滋....」「噗滋!噗滋!噗滋....」就在阿思的嘴巴和淫穴發出吸可惡插穴聲下,一個接一個的遊民,不是射精在阿思的淫穴,就是射到阿思的嘴內,三個多小時後,公廁前只剩阿思一個人,最後射精在阿思嘴內的遊民身影也漸漸的消失在草叢之中了。

「咕嚕」阿思把嘴中的精液吞下肚,她全身被遊民們摸的髒兮兮的,那套法國蕾絲的白色內衣,都被拉扯得破破爛爛髒兮兮的了,阿思的臉和頭髮也被精液沾的到處都是一漬一漬的,而那被幹得紅腫的淫穴內,更是精液滿得直冒出來。

阿思慢慢的站直身來,一縷白色的精液就直接從她的淫穴流到了地上,而她的嘴角也還垂流著一縷白色的精液,阿全走了過去看了一下阿思說:「怎樣?今天這樣真槍實彈的給十多名遊民幹,爽吧?下次還敢來嗎?」。

阿思擦了一下嘴角的精液後說:「好爽!我從來不知被幹有這麼爽!敢!當然敢!下次我一定要再來!是什麼時候?」。

阿全見阿思意志如此堅定,不禁拍拍阿思的背說:「先把內衣褲整理一下,到公廁稍微清理一下頭臉,把衣服穿好,我們下星期在約吧!」。

阿思算了一下說:「下星期不太行啦!剛好是我的生理期呦!」。

阿全笑說:「紅燈啊!妳沒被闖過紅燈啊!就下星期四晚上十點,我在公園門口等妳,妳跟妳老公自己開車來吧,有沒有問題?」。

阿思想都沒想的回答:「沒問題,我一定準時到,我們不見不散呦!」。

阿全等阿思整理好儀容之後就開車送阿思夫婦回家,阿思一樣下車給了阿全一萬元後就進了家門,阿文看到阿思走路時雙腳有點開開,他知道阿思的淫穴一定很痛,於是他就問阿思說:「淫穴腫起來了吧?又破皮了吧?妳被那麼多人輪姦,難道不會不舒服嗎?還要再去啊?」。

阿思邊走向房間邊回答說:「這點痛算什麼,都沒你外遇又受傷時我心的痛,我很爽!我要再追求這種刺激的快感,你不要再念了,去睡覺吧!」。

阿思關了房門洗澡睡覺去了,阿文自己斟了一杯酒,孤獨的坐在沙發上慢慢的喝著,他一人默默的喝著酒,無奈啊!一切都已經變成這樣,他又能怎麼辦,也只好下次再陪阿思去給人淩虐了,哀!

又到了約定的時候了,這次阿文載著阿思到了公園門口,他們等了一會兒才見阿全開車到來,阿全一下車連忙說:「抱歉!抱歉!剛剛載了一位長途的客人所以晚到了,阿思妳那個今天有來嗎?」。

阿思聽到阿全忽然問起自己月經有沒有來,她雙頰一紅說:「有來啦!那今天能玩嗎?」。

阿全笑說:「當然能玩,今天連我都會下來玩,說真的我也沒玩過月經來的女人,今天我就玩玩看,對了!我還特別先準備了一個道具在裡面那呦!」。

阿思興奮的說:「什麼道具?快!快帶我去看!」。

於是阿全又帶著阿思夫婦到了涼亭那裡,阿全指著擺在亭內的一張長板凳說:「這就是我準備的道具,阿思先脫光衣服過來趴在上面」。

阿思依言脫光了衣服趴在長板凳上,阿全把阿思脫下來的衣服墊在阿思腹下,然後把阿思的手腳各綁在板凳的四支腳上,他調整了一下阿思的姿勢,讓她的雙乳偏出在板凳的兩邊,屁股墊高讓整個紅吱吱的淫穴暴露再外,阿全拍了一下阿思的淫穴說:「原來女人那個來,淫穴會又紅又腫的,第一次看到,玩玩看囉!」。

阿全說完後就脫光自己的衣服,肉棒一伸就插到阿思的嘴內,阿思趕忙吸吻了起來,等阿思把阿全的肉棒吸吹得又硬又挺時,阿全走到阿思後面,一趴身就整個人壓在阿思身上,肉棒一翹就插進阿思的淫穴中。

「噗滋!噗滋!」阿全猛烈的幹著阿思的淫穴,「啊!啊!嗯!嗯!快!快!用力!用力!啊...」阿思拚命的擺動著屁股,大聲的淫叫著,阿全感到阿思的淫穴今天熱熱的,又有點黏黏滑滑的觸感,他又發現隨著插穴的動作,隱約聞到一種腥臭的味道,他想難道這是女人月經來淫穴的味道嗎?不管!繼續幹!

就在阿思被幹得滿臉通紅淫叫連連時,阿全感到阿思淫穴內流了一股熱熱腥臭的液體出來,他趕緊拔出肉棒一看,原來流出的是暗紅色的經血,阿全看了一下就再把肉棒插進流著經血的淫穴內,繼續用力的幹著。

就在阿全幹了約一個半小時後,他腰一挺射了一泡熱熱的精液到阿思的淫穴內,阿全拔出了肉棒,他看到肉棒上微微的沾著血漬,他用手擦了一下然後大聲的喊:「這女人今天月經來,敢幹的就上來幹,一次一個不要搶!」,阿全說完就穿好衣服,到旁邊的石椅上陪著阿文一起坐著觀賞阿思被遊民幹砲。

就在阿思被第六個遊民幹完之後,阿全看到阿思只剩下微微的呻吟聲,身體也整個趴在板凳輕輕的抖著,阿全手一揮原來要再上來幹阿思的遊民就退到草叢中了,阿全走進阿思一看,阿思滿臉通紅,嘴上還流著口水加精液,眼神渙散的看著阿全。

阿全把阿思的手腳解開,扶著阿思站起來,只見阿思的淫穴內流出了一股混著經血、精液、陰精和淫水的紅白色泡沫液體來,阿全拿起了阿思的衣服一看,那件香奈兒的黃色小禮服,被經血染的一塊一塊汙穢的血漬,阿全和阿文一起幫阿思把衣服穿好,一起扶她坐在石椅上休息。

阿全說:「妳不要命呀?撐不住就說,我要要他們停的,妳這樣被幹得都快掛了,萬一真的出事了,那該怎麼辦?」。

阿思虛弱的回答:「對不起啦!我一時太爽了,等我最後一次出來之後,我那知會忽然全身虛脫四肢無力啊!對不起啦!我下次會注意的!對不起啦!」。

阿全看到阿思連連道歉,也就不再計較了,他跟阿文扶著虛弱的阿思上了阿文的車子,然後阿思看了阿文一眼,阿文點一點頭後掏出了一萬元給阿全,等阿全收下錢走回公園後,阿文就載阿思回家了。

這樣又過了兩個星期,阿文在中午接到阿思的電話,說晚上跟阿全約好了,要他晚上到公司去載她,阿文一聽只覺心中一痛,但也只能說好的掛了電話,當晚阿文依約到公司載了阿思,阿思要他先載她到一家蠻大間的情趣用品店,阿思匆匆下車買了一袋東西後,就叫阿文直接載她到公園了。

兩人一到公園,阿思就在車邊就脫起了衣服,阿文看她一下就全身脫個精光,然後阿思拿出袋中的狗鍊交給阿文,阿思自己把狗項圈套好在自己脖子上,然後帶上新買的護膝和護肘,又拿出剛買的一支白色粗大電動的假陽具,打開開關就插進自己的淫穴,她身體一趴在扮狗樣的爬向了公園入口,阿文只好像溜狗般的跟阿思進到公園了。

阿思全身赤裸裸的,淫穴又插了一支扭轉振動的假陽具,她像狗一般的爬行著,忽然旁邊草叢衝爬出了一個披頭散髮全身赤裸的遊民,他一把抽出了阿思淫穴的假陽具丟給了阿文,然後他身體一下就騎上阿思的身上,肉棒一挺就幹起了阿思。

「呼!呼!呼....」那遊民邊幹邊喘著,「嗯!嗯!嗯...」阿思像狗站般的爬挺著身體呻吟著,阿文看到前面草叢又爬來了一個也是全身赤裸的遊民,他在阿思身邊邊爬邊聞著,阿文感到他好像看到一條母狗正在被公狗幹著,而旁邊還有一條公狗等著幹那母狗一般,阿文也只能牽著狗鍊靜靜的看著了。

「嗯呀!」趴在阿思身上的遊民悶吟一聲,他要一挺射了一泡精液在阿思的淫穴中,當他一離開阿思身上,一旁爬行的另一個遊民就馬上騎上阿思身上,「噗」一聲他那肉棒就插進阿思那流著精液的淫穴中,那遊民死命的幹起了阿思。

就這樣阿文牽著狗爬的阿思,邊走邊被遊民幹的來到了涼亭,在涼亭口阿思又被幹上了,阿全從涼亭內走出來,他拉著阿文坐在石椅上,然後觀賞著阿思跟遊民像狗交配般的幹著,阿全問阿文:「這是第幾個幹你太太的?」。

阿文算了一下說:「連這個共十一個了!」。

阿全遞了根煙給阿文,阿文接過來點燃抽了起來,他也順勢幫阿全點了根煙,阿全接過阿文幫他點的煙說:「謝囉!請教一下,你每次帶你太太來給我們幹,給我們淩虐你不心疼嗎?」。

阿文搖搖頭,苦笑了一下默默抽著煙,阿全見阿文不語他也沒再說什麼,一旁幹著阿思的遊民在阿思淫穴上射了一泡精液後爬開了,阿全走到阿思身邊,幫她把狗鍊解下,然後要她像發情的母狗一樣,在涼亭四周爬行的找人幹她。

阿思一聽就像狗般的在涼亭四周爬來爬去,她那被幹到紅腫外翻的淫穴,拖流著一縷白白的精液,她邊爬邊扭動著屁股,沒多久又有一個遊民騎到阿思的身上幹穴了。

不知阿思被幾個遊民幹過後,阿文牽著全身赤裸的阿思回到了車邊,他一樣拿了一萬元給阿全,然後看到阿思連衣服都不穿的坐進了車內,他搖一搖頭上了車一路開回家裡,還好阿文的賓士車隔熱紙蠻深色的,而且又在深夜,所以沒有人看到裡面坐著一個全裸的女人。

到了家門口,阿思就要赤裸裸下車,阿文連忙制止她,說讓鄰居看到了不好,阿思說她累到連穿衣服的力氣都沒有了,阿文只好先下車開門,再讓阿思光溜溜的赤身下車跑進家內,阿文嘆了口氣關好車門和屋門進了客廳,阿思已早進房睡覺去了,這次阿思連澡都沒洗就睡了,阿文一想到阿思帶著滿滿整個淫穴的精液在睡覺,他就感到心痛,但是他能怎麼辦,這不是當初大家都說好的嗎?如果現在他跟阿思離婚,那阿思就沒人照顧了,那會不會玩的更兇弄換身子啊?阿文無奈的回房睡了。

鈴!鈴!阿文心中一痛,他希望不是阿思打回來的電話,他一拿起電話就聽到:「老公,晚上我約了阿全他們,你要來載我過去他那兒呦!」

((助跑~~~~~~~~~~~~~~~~~~))

我推!

我最愛了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分享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