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貧艷遇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8)

扶貧艷遇

走出了車站,踏上滿池紅蓮綠荷的堤岸,又開始了我一年一度寫意的暑假生活了。

二十年來的教書生涯,使我覺得自己是蒼老多了。一向隨遇為安,興致所至為所欲為的我,卻偏偏讓教書的時間所束縛,恰似已經失去了自由。

假期是學生們和我都嚮往的日子,可是我這一單身寡佬,祇有眼巴巴地望著其他的教師們紛紛回鄉與家人團聚。心裡酸溜溜的!唯有收拾了簡單的行李,來到寧海這山明水秀的小鎮,幽閒地渡過這漫長的暑假,也可以趁機寫一點稿子。

我在街口賣面的小攤子停下來吃一碗陽春麵,順便和賣面的老頭閒聊幾句,說出了要來這裡住一陣子,並向他打探旅館的所在。他向我打量了一陣,然後說道:「外鄉的讀書人,如果你想在我們小鎮渡假,倒有一個比旅館更悠靜舒適的所在。不知你有沒有興趣呢?」

我笑道:「何止有興趣,簡直是求之不得呀!」

於是老漢祥細地指點了我。吃完麵,我付過錢,便依照他的指示,走過兩個街口,在一條小小的巷子裡找到一個青石鋪地的門口。

我依照老漢給我的說法,拍了三聲門,應聲來開門的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姑娘。我說明了自己是一個遠道客,想在小鎮渡過暑假。可是此地沒有親友,所以想找間房住。是明街口賣面的老伯告訴我,可以到這裡問問,聽說這兒有房子分租。

小姑娘把我上下打量了一下,要我等一等,又把門關上了,我注意地看了看這所房子,還真不小,建築也不錯。不一會兒功夫,小姑娘又開門請我進去了。

我隨著小姑娘走進上房,一位約摸二三十歲的少婦,微笑地招呼我坐下,客氣地請我用茶。我先禮貌向她請問了貴姓,少婦微笑地說道:「我姓白,不過你叫我素蓉就行了。不必客套的。」

接著又她祇是笑嘻嘻的,不和我談起租房的事,反而和我閒話家常,由我的姓名.職業.一直問到有沒有結過婚。

我祥細回答了她的問話,並說出了因為仰慕小鎮的風貌而來渡假。白素蓉高興的表示願意租房子給我,並答應供給我的伙食,當我問及價錢時,她笑道:「遠道客,請還請不到哩!如果一定要付錢的話,等走的時候隨便給就行了,最好是大家做個朋友嘛!相請不如偶遇,我們不要講這個啦!」

我連忙稱謝。素蓉又指著剛才帶我進來的小姑娘說道:「她叫做青梅,是和我相依為命的養女,讓她帶你到房間歇著吧!」

這裡一共有一廳四房,圍繞著一個鋪著細琢石板的院子,青梅把我引到西邊廂一間明窗淨幾的房子裡。慇勤幫我放置好簡單的行李,接著就出去端了一盆熱水進來,並親手擰了一條熱氣騰騰的白毛巾,我連忙上前要接過,青梅卻輕輕把我推坐下來,然後輕輕地為我抹除撲撲的風塵。我雖然覺得非常意外的驚訝,也祇有乖乖地讓她為我洗臉。

青梅豐滿的身體挨近著我,一種少女的幽香直鑽入我的鼻子。青梅又幫我抹了抹手,這時我接觸到她那一隻軟綿綿的小手,禁不住輕輕地捏住說道:「青梅,你的手兒又白又嫩,真可愛!」

青梅並沒立即掙開,她任我摸了一會兒,才柔情的說道:「我去倒水了。」

我放開青梅的手兒,讓她把洗臉水端出去倒了。過一會兒,青梅又端了一盆熱水進來,笑瞇瞇地說道:「趙叔叔,我來幫你洗腳吧!」

我說道:「青梅,還是讓我自己來,不敢勞繁你了!」

青梅笑道:「什麼話呀!趙叔叔是我娘的貴賓,我應該好好服侍你的。」

說完就把我的鞋子脫下了來,又將我的只腳放入溫水裡。一面洗一面望著我笑道:「我娘親好喜歡你哩!我們這裡很清淨,沒有外人騷擾的。如果我娘親想和叔叔親近親近,不知叔叔肯不肯呢?」

這時我的只腳正被青梅柔軟的手兒摸捏得一股慾火從心中燃起,聽她這麼說,不禁暗喜,不過嘴裡卻說道:「青梅,我受到你們熱情地招待,那裡敢說不敢二字,祇怕壞了你娘親的名節哩!」

青梅緊接著說道:「這你就不必擔心了,我們這裡的事,你慢慢會清楚的,祇要你肯和我娘親近就行,其他的事就無須理會了呀!」

青梅嘴裡說著,一隻嫩白的手兒將我的只腳又搓又捏,洗得乾乾淨淨,還用軟布抹乾了。又套上一對拖鞋,才望著我笑道:「趙叔叔,你跟我到裡間洗個澡。」

我跟著青梅從小門進入套間,原來這裡是一個小小的淨室,一個早已盛著溫水的澡盆,還有用來方便的淨桶,可稱為設備齊全了。

青梅幫我脫下外套和襯衣,我笑著對她說道:「行了,我自己來吧!」

青梅把手伸到我腰間一面解我的褲子,一面認真地說道:「我應該服侍叔叔的,你儘管讓我為你洗澡吧!」

說著已經把我的褲子脫下來,這時我胯間的肉棍兒已經豎起來,把內褲撐起著。青梅把我的內褲也褪去,小手兒握了握肉棍兒笑道:「叔叔這裡好棒哦!我娘一定會好開心的呀!」

青梅把我扶進澡盆,對我嫣然一笑說道:「叔叔先泡一泡,我出去把洗腳水倒了,再替你洗澡。」說完就飄身出去了。

我浸在溫暖的清水裡,心裡又驚又喜,不知這飛來的艷福如何消受。正在胡思亂想時,青梅已經回房了。她笑瞇瞇地說道:「我也得脫去衣服,免得弄濕了。」

說著轉過身,慢慢地把她的上衣脫去,露出白晰的背脊和兩條嫩白的手臂,又把褲子脫下來,祇見渾圓的臀部白裡泛紅,兩枝粉腿肥圓適中。青梅轉過身來,身上祇掛著一件紅肚兜。她在洗澡盆旁邊的小凳坐下來,開始替我洗擦著。一邊洗一邊向我講了一些有關這裡的事。

原來白素蓉年輕時是城裡的名妓,五六年前,有一位富商暗中將她贖身,並秘密安置在這不為人注目的水鄉。兩年前,富商意外過著身,幸虧已經有點遺產留下,素蓉不願意坐山崩,所以秘密經營一些生意,用以維持生計。

青梅洗到我胯間的肉棍兒時,我被她弄得堅硬昂起。我笑問:「青梅姑娘,你有沒有和男人玩過呢?」

青梅粉面泛紅地說道:「我本來也是從小賣入青樓,是娘身邊的丫環,娘從良那年我才十二歲,娘很痛惜我,就要求把我一齊帶出來。並認我做養女,因為娘和爹在妓院相好時,我就服侍左右。所以來到這裡之後,我仍然像以前一樣,就算爹在玩我娘的時候,我都在後面幫手推屁股哩!我十四歲那年,有一次爹想要玩的時候,娘卻剛好來月經,娘叫我給爹試一試。那時我已經發育了,平時見到我娘被爹玩得很開心,也是心思思的。那知一試之下,痛得要死。不過後來就玩出滋味來,祇是爹玩我還不到十次,就不幸過身了。」青梅說完,圓圓的俏臉飛紅。

我伸手撫摸青梅可愛的臉蛋,說道:「青梅,你長得真俊俏。」

青梅嬌媚地笑道:「祇要你和我娘相好,我相信娘都會讓你玩我的身子的。好啦!你站起來,我幫你抹乾身上的水。」

我站了起來,跨出洗澡盆。青梅替我抹身後,我大膽地伸手去玩摸她被紅肚兜蒙著漲鼓鼓的乳房。青梅柔順地依著我,任我把她豐滿又彈手的奶子摸捏了一會兒,才輕輕地舒了一口氣說道:「我遲早讓你玩個夠的,現在娘等著和你吃飯哩!」是我換上乾淨的衣服,走出淨室,回到上房。祇見桌子上已經擺上一台豐盛的酒菜。白素蓉也已經坐在席上等著我。我在她對面坐了下來,青梅慇勤地斟酒夾菜。席間我和素蓉談笑風生,兩杯酒落肚,素蓉面泛微紅,談吐間媚目如絲。

用過晚餐,青梅把素蓉扶到床沿,然後收拾碗碟走出去了,房裡祇剩下素蓉和我倆人。我向她走過去,她便依入我懷裡。我在素蓉粉嫩的香腮親了一下,她閉著聲音隻眼顫聲說道:「親親,我要你脫我的衣服。」

於是我將她胸前的鈕兒解開,一對肥乳居然是高翹著,雪白的皮膚,滑滑嫩嫩。我禁不住把手在她鮮紅的奶頭上捏弄。素蓉輕舒兩條細嫩的手臂,摟住我騷蕩地叫了聲:「親親,癢死我了!你把人家弄得一顆心都快跳出來了。」

我摟緊了素蓉一陣熱吻。她的嘴唇火熱,一根舌頭兒尖尖的送入我口裡。我從她光滑的背上摸下去,摸入她的褲腰,覺兩瓣臀肉格外肥厚。

我讓素蓉倒在床上,伸手拉下她的褲子,素蓉忽然叫了聲:「青梅!」

我不禁楞住了。青梅走進來,把我身上的衣服全部脫光,等我上床後,把帳子放下來,卻把油燈撥亮一點,才走出去。

明亮的燈光透過紗帳,把床上照得雪亮,我仔細地欣賞她的肉體,雖說顯得稍胖一點,但是又白又嫩的,應該說是豐滿哩!尤其是一對肥乳房,高高翹起的奶頭兒粉紅色的,纖腰細細,肚子平平,顯然是還沒有養過孩子。

那雪白的屁股,粉嫩的小腹,可以說是我一生未見過的活寶貝。這女人的屁股碩大而圓潤,兩瓣臀肉間的溝子既緊又深。那小腹的盡處,卻是我所玩過上百個女人中第一次見到的奇貨。

通常的女人不管皮膚再白,那銷魂的肉縫總會比較深色,但是素蓉的肉洞口卻是兩片和屁股一般雪白的細皮嫩肉凸凸地隆起。一條細細的肉縫夾住一顆粉紅色的小肉粒。四週一根毛兒都沒有。

兩條修長的大腿,一對玲瓏的小腳兒,真是人見人愛。我伏在她一絲不掛的肉體上到處吻個不停,她的小手兒握住我粗硬的肉棍兒輕輕地搖動著,低聲說道:「親親,我一見到你,就恨不得讓你玩一頓,今個晚上就讓你盡情玩我吧!」

那聲音之嬌媚,淫浪,十足扣人心弦,勾人魂魄。

我趴到她軟棉棉的肉身上,她的粉腿自動分開了,那小肉洞裡的浪水,已經湧了出來,滋潤了迷人的小肉唇。

素蓉伸下手去握住我的下體,帶到她濕淋淋的肉洞口,邊說道:「親親,我下面好久沒有挨男人插過了,一定很緊,你先慢慢弄進去,輕輕地抽我。等鬆了再使勁吧!」

我的肉棍兒慢慢地擠進一半的時候,她深吸著氣,瞇緊著隻眼,我感到她肉洞裡又緊窄,又溫軟。我用力挺了進去,祇聽到她叫了一聲:「哎喲!親親,你頂到我的花心了,好舒服哦!」

她的叫聲是那麼嬌媚和放浪,小肉洞箍吸著我粗硬的肉棍兒,我低頭在她兩粒奶頭上吮了一會兒,就開始抽插了。她的小肉洞在我用肉棍兒抽插時,卻不停地收縮著,使得我的肉凌兒在她肉腔裡重重地刮動著那些暖暖的嫩肉。

素蓉又嬌又蕩地浪哼著,像是替我努力玩她而喝采,同時又挺著屁股向上迎湊著我插下去的肉棍兒。一會兒,素蓉的肉洞兒一陣抽搐,週身打著顫。我也感覺到她肉洞裡湧出一股熱流。而她卻嬌喘著,像是在叫,也似在哼。

我熱得發漲的肉棍兒,又是一陣狠狠地抽插,我們交合著的地方發出「撲滋」「撲滋」的聲響。我越插越猛,素蓉也越哼越浪。她把腿繞到我的腰際,一對玲瓏的小腳互相勾住,肥白的大屁股,貼緊我的大腿股。她用手一按我的屁股,說道:「親親!我怕你太累了,你頂著我下面,休息一下吧!」

我真的把肉棍兒深深頂入他肉洞兒深處,她卻扭動屁股,收縮著小腹一下一下地夾了起來。我舒服得渾身的毛管都放開似的,從頭頂到腳心無處不是酥酥麻麻的,忍不住又抽送起來。我向床頭的鏡子望過去,由腳後反照過來的樣子,真是太美妙了。素蓉那白白嫩嫩的小肉洞兒,夾住了我粗硬的肉棍兒。我挺入時,兩旁肉唇而也帶了進去。我抽出來的時候,肉腔裡粉紅的嫩肉也向外一翻。浪水橫溢,肉體交合處一片滋潤。

素蓉忽然叫了一聲:「青梅!」使我一楞。沒有來得及向她問話,青梅已經飄然進來了。素蓉說道:「青梅,替你叔叔推一推,我怕你叔叔太累了!」

青梅脫去上身的衣服,祇穿著一件大紅色的內褲,挺著一對尖尖的雪白乳房,掀開了紗帳,笑瞇瞇地扒上床來,用一對粉嫩的手兒推著我的屁股,使我的肉棍兒又深又沉地頻頻椿搗著素蓉多汁的肉洞兒。素蓉浪哼浪叫著沒有停過口,忽然緊緊地摟住我的屁股使我的肉棍兒插得更深入,青梅也停止推我的屁股,卻摟住我的身體,用她的乳房緊貼著我的背脊。

這時素蓉的肉洞兒像鯉魚嘴樣的一鬆一緊地抽搐著,滿臉狐媚地笑問:「親親!這樣子你舒服嗎?」

我夾在兩付女人的赤裸的肉體間,舒服得說不出話來,全身一陣興奮,底下的肉棍兒猛然一跳,我的漿液猛射出來,噴入她肉洞深處。素蓉像打冷顫一樣地顫抖著,我也軟軟地攤在她身上。

我的肉棍兒漸漸縮小了,素蓉的只腳也慢慢放下來。肉棍兒緩緩地滑出她的體內。我翻身躺在素蓉的身邊,青梅脫下她的底褲,替我抹抹胯間的液汁,再疊一疊,塞住素蓉正在溢出漿液的肉洞。素蓉自己摀住了,嬌媚地對我說道:「我今晚有事,不能陪你睡,就讓青梅陪你睡吧!」

我還未回答,素蓉已經下床到淨室去了。

青梅笑著對我說道:「叔叔你先躺一躺,我去服侍娘洗洗就來陪你。」

說完也下床去了。我閉目休息了一會兒,青梅又掀開紗帳,對我悠然一笑說道:「娘叫我來幫你洗洗底下。」

我懶洋洋的回答:「好累喲!不想起來了!」

青梅卻逗給我一個媚笑,她說:「不用叔叔起身,我會幫你洗得乾乾淨淨的呀!」說著她就趴到床上,倒轉頭跪伏在我身旁,高翹起一個大白屁股,我不由得伸手去摸了一把,真是又細又白。青梅卻扶起我軟小的肉棍兒,一口含入嘴裡,一股熱氣頓時包含著我的下體,她的嘴唇從我的毛茸茸的根部一直吻上龜頭,還不斷用舌頭兒交卷舔弄。我撫摸著青梅嫩白的臀肉,底下的肉棍兒又迅速地在她小嘴裡膨漲,青梅已經不能整條含入嘴裡了,她就咬著龜頭吮吸。

我的肉棍兒在青梅小嘴裡猛跳了兩下子。她哼了哼,吐了出來,回頭用媚眼望著我問道:「叔叔,要不要試試青梅的小肉洞兒?」

我笑著點了點頭,青梅媚媚一笑,一個轉身,只腳分開蹲在我身上,自己撥開那小肉縫兒,往我肉棍兒就要套下去。可惜她那兒太小了,一下子沒套進,痛得叫了一聲:「哎喲!叔叔,你的東西好大呀!」

於是把只腿又盡量分開,讓我的龜頭抵在她肉洞口,然後左右搖動著他的屁股,才總算套進去一個龜頭。青梅的肉洞兒,小得太利害,把我的肉棍兒包得又緊又熱。她也咬著下嘴唇,像是挨受不住似的。不過她還是一點一點地往下套,當套到底後,她無力地坐到我大腿根,上身伏下來,一對堅挺的肥奶,在我胸口上磨著。她說:「叔叔,你那裡好大呀!怪不得娘剛才浪成那樣了!」

青梅開始收縮著肉洞兒,夾得那麼均勻,一鬆一緊的,真使我舒服極了。我只手摸捏著她的屁股,到底是女孩子,細皮嫩肉的,而且很有彈性。

我摸到她的小屁股眼兒,也是濕濕的,我將手指一揉,感到那小屁眼兒正在一鬆一縮的。我就伸進一點兒手指,青梅有節奏地收縮著底下的肌肉,兩個肉洞兒同時在吮吸著我的手指和肉棍兒。嘴裡浪哼著問:「叔叔,青梅的小洞洞好不好玩呢?」

我陶醉在興奮中,沒有出聲回答,卻覺得她的肉洞裡越來越濕潤了。青梅開始抬起她的臀部,讓我的肉棍兒在她底下出出入入。我把只手從她的屁股移到她的乳房上摸捏著,青梅也開始興奮了,她臉紅眼濕,小肉洞兒卻仍然頻頻在套弄。我也為她的浪態所感染,尾龍骨一陣奇癢,就把漿液噴入她的體內了。青梅也感覺到了,她停止了套弄,把小肚子尾緊緊貼著我,小肉洞一收一放的,像小孩吃奶一樣吮吸著我的肉棍兒。

我的肉棍兒軟下來了,青梅仍然用她的肉洞兒夾了一陣子,才讓我的肉棍兒退出她的體內,卻用小嘴銜著,還用舌頭兒把肉棍兒舔的乾乾淨淨,我因為白天旅途的疲倦,也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半夜醒過來,燈火仍然亮著,我發現青梅枕著我的大腿睡在我身邊,小嘴兒仍然銜著我那條軟下來的肉棍兒。她的下體正向著我這邊,細毛茸茸的肉洞口有些漿糊狀的東西還沒有抹去。望著這香艷的景況,我的肉棍兒不禁又在青梅的嘴裡膨漲起來,直頂她的喉嚨。青梅被弄醒了,她睜開隻眼嬌媚地一笑,就吐出我的肉棍兒說道:「叔叔,你把我弄得透不過氣了,你要不要小解呢?我去拿來給你在床上用吧!不必下床啦!」

我點了點頭,青梅便下床到淨室拿了一個夜壺,我爬起來,蹲在床上,青梅讓我扶著她的香肩,又用手兒輕輕把我的肉棍兒扶正。

方便完畢,青梅又到淨室去了一會兒,才回到床上了,身上仍然是一絲不掛的。我把她光滑的肉體摟入懷裡,青梅依在我懷抱裡,向我講起有關這兒的故事來。原來街口賣面的老漢,正是青梅的同鄉。半個月前,素蓉曾經叫青梅放口訊,說是有房子分租,其實是在物色單身的外鄉男子。不過小鎮的遠道客雖然不少,但總是行色匆匆,所以我還是第一個被指引到這裡來的。素蓉一見到我,已經覺得很合眼緣,遂令青梅刺探,以致短短幾個時辰的功夫,我已經一箭只雕,不但和素蓉有了肌膚之親,而且讓她身邊的青梅侍浴陪寢,極盡風流之樂事。

我撫摸著青梅堅挺的乳房說道:「你娘親待我這麼好,真不知如何以報?」

青梅笑道:「娘親和你結交,無非是彼此圖個快活,你儘管放心在這裡住下去,不必耿耿於懷呀!」

這時候,自鳴鐘已經敲了三下,青梅說道:「娘就來陪你睡覺了。」

果然不多久,房門「伊呀」一響,白素蓉飄身進來。青梅連忙起身迎接,我也坐了起來。素蓉走到床前,笑吟吟說道:「青梅服侍得你好不好呢?」

我連忙回答道:「很好!很好!多謝你這麼的厚待我呀!」

素蓉笑道:「不用客氣的!以後我還會讓你玩別的女人,祇是你可不要忘了有時要慰籍一下我呀!」

我連聲說:「豈敢!豈敢!」

這時青梅已經幫她把衣服一件一件地脫下來,白素蓉終於一絲不掛地投入我的懷抱裡。我摟住她的嬌軀,又捏乳房,又摸屁股。親熱了一會兒,那條粗硬的肉棍兒已經鑽入她滋潤的肉洞去了。我就要挺腰抽弄,素蓉按住我說道:「不要抽動了,我剛才已經讓你玩的很舒服了,你路上也累了,還是睡睡吧!」

我笑道:「剛才有睡過一會兒,所以現在還很精神哩!」

素蓉摟著我道:「你剛才也餵了青梅一次了吧!」

我點了點頭。素蓉笑道:「所以還是歇歇吧!乖乖的插在我下面,不要動了。」於是我讓素蓉側身臥在我身上,肉棍兒深深地貫入她的肉洞裡。素蓉像似很累了,很快就睡著了,我回憶著剛才和素蓉以及青梅親熱的交歡場面,也滿足地入睡了。一連兩天,素蓉都是在晚上九時左右就離開,祇留下青梅陪我。直到半夜再回來和我一起睡。我心裡很納悶,又不方便直接問她。

第四天晚上,素蓉和我溫存一番,又飄然而去了,青梅正用她的小嘴銜著我的肉棍兒認真地替我清潔的時候,我好奇地問青梅道:「你娘親做什麼生意呢?為什麼總是在這個時間最忙呢?」

青梅吐出我的肉棍兒笑著回答說:「你想知道嗎?我都不知道怎麼說好,不如等一會兒我帶你去看看就明白了呀!」

於是青梅為我潔淨好了,就替我穿上衣服,然後帶著我走進素蓉平時睡的房間。青梅打開一個衣櫃,裡面竟是一道暗門。我隨著青梅走進去,裡邊是一條青磚砌成,長長的通道。青梅在我耳邊低聲囑咐我不要出聲,然後小心地打開牆上的一個約摸斗大的小門。青梅向裡頭望了望,然後回頭示意我向裡面望進去。

祇見裡面有一對赤身裸體的男女正正在床上做大力戲。青梅小聲在我耳邊說道:「這女人是男人的媳婦哩!這兩人每個有總有一兩次要來這裡偷情的。」

我仔細一看,有一個四五十歲的男人仰臥在床上,身材不大,但是一條肉棍兒卻是又粗又長。伏在他身上的女人約二十來歲,皮膚不算白,但是很豐滿。她騎跨在男人的身上,蠕動著屁股,肉洞兒頻頻吞吐男人那條粗硬的肉棍兒。那一臉的浪樣兒,像似饑餓已極的神色。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別人交合時的情景,不禁看得血脈憤張,只腿間的褲子也被高高撐起。我一邊看一邊摸捏著青梅的屁股,又引她的手兒去摸我硬起的肉棍兒。

青梅知趣地拉開我的褲子,把粗硬的肉棍兒放出來,浪浪的低下頭,用她的櫻桃小嘴給我含住了吮。

我繼續觀看房間裡偷情的男女,祇見那女人軟軟地伏在男人的胸部,隱約聽見她嬌聲說道:「爹,我週身都酥麻了,你上來插插我吧!」

男人翻身把女人壓到底下,那女人趕緊將他粗硬的肉棍兒引入自己濕潤的肉洞裡。男人開始了狠抽猛插,幹得女人搖晃著頭浪叫著不停。

青梅的小嘴也隨著屋裡那女子叫聲的節奏套吮我的肉棍兒。屋裡的男人插得狠,插得快,青梅的小嘴也含得緊,套得頻。我望著屋裡女子淫姿浪態,彷彿自己的肉棍兒已經插入她的肉體淫樂。一種舒服透頂,竟噴了青梅一嘴的漿液。

青梅緊緊地含著我的肉棍兒,並把我射入她嘴裡的漿液,一滴不漏的吞下去。我問青梅道:「你娘親是不是經營客餞呢?」

青梅抹了抹嘴笑道:「你再跟我看看其他房間就知道了嘛!」

說著又托著我繼續走了一個房間的位置,她打開一個暗門望了望,說道:「小翠不在,我們到輕紅的房間看看。」

說著又拉我向前走去,她打開另一個暗門,立即有一陣淫聲浪語傳出來。我和青梅一齊進去,祇見房間裡燈火通明。大床的床沿躺著兩位一絲不掛的年輕裸女,其中一位女子生得小巧玲瓏,一對乳房卻特別碩大而堅挺。兩條雪白的嫩腿高高地舉著。只腿間有一位約摸三十來歲的男子,正舞動著腰股將粗硬的肉棍兒,向著她小腹尾的肉洞頻頻抽塞。裸女的乳房隨著男人的抽弄有節奏地拋動,那陣陣淫呼浪吟正是從她嘴裡發出。另一名女子生得珠圓玉潤,她的只腳垂下地,毛茸茸的肉洞口濕淋淋的,顯然也是剛剛被男人插過。

青梅告訴我說:「正在挨插的姑娘名叫輕紅,雖然個子小一點,可是一對乳房特別巨大,所以好多客人都喜歡玩她。另外那個姑娘叫做小翠,本來應該在剛才的房間的。可能那個男人喜歡一次玩兩個,所以把她也叫過來了。」

我問道:「這裡是不是妓院呢?」青梅摀住我的嘴說道:「小聲一點說話,一會兒回去以後,我才慢慢告訴你嘛!」這時屋裡的艷戲還在進行,不過那男子已經從輕紅的肉洞裡抽出肉棍兒,而捉住小翠的一對小腳高高舉起,然後將肉棍兒挺入她的毛茸茸的肉洞裡。小翠「哎喲!」地叫了一聲,接著也哼哼漬漬地呻叫起來。

我伸手去摸青梅那渾圓的屁股,青梅卻拉著我的手插到她的褲腰裡。我往她的肉縫一掏,卻染了一手濕淋淋的騷水。我向她微微一笑,青梅羞著把頭鑽入我胸前。我將她的嬌軀抱起來,回到我住的房間裡。

我把青梅剝得精赤溜光,青梅也將我的衣服脫得一件不留。我摸捏著她一對堅挺彈手的奶子,胯下的肉棍兒又硬立起來。我讓青梅坐到懷裡,她的肉洞也便套上我的肉棒子,青梅熱烘烘的肌肉緊緊地擠迫著我塞在她肉體裡的部份。她肉緊地蠕動著身子,用她的肉洞吸納研磨著我的肉棒子,彷彿要將吞食進肚子裡似的。但是較早時我已經在素蓉的肉體裡噴過一次,剛才偷看倆翁媳私通時又讓青梅的小嘴吃了一次。現在無論青梅怎樣活動,我仍然金槍不倒。結果青梅的肉洞裡倒自己磨出許多水汁來,終於軟軟地依在我懷裡不動了。

我抱著青梅躺下來,粗硬的肉棍兒仍然塞在她身體裡。青梅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對我講起有關她娘親所經營的妓院。

原來就在這所房屋的後面,白素蓉暗中經營著一間小小的妓院。那裡祇有四位姑娘常駐接客,她們是白素蓉從外地買過來的,另外還有幾個本鎮的寡婦間中偷偷來做。這些女人經過她的藥物和馴煉後,個個都成了淫娃蕩婦。所以到時到候,總有一班長客,暗中在這裡作樂。有時還自己帶了女人來借地方偷情,除了剛才所看見的翁媳外。還有一對叔嫂,也曾經來這裡私通哩!

素蓉有一位當年在青摟時姐妹替她出面應付客人,但是錢銀的事,到底是自己打理比較合適,所以素蓉每天晚上總是要到那邊收數。

我笑著問青梅道:「你和娘親有沒有偶然揀過自己喜歡的客人受用受用呢?」

青梅用力把我的肉棍兒夾一夾,回答我說:「那倒是很罕有的哩!因為到這裡大部份都是熟客,娘親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幾年來,我祇知道她有三兩次扮成姑娘接遠道的客人,還必須小心翼翼,當心讓人知道。我自己也祇試過兩三次。其中有一次是因為旺場時,又剛好玉環來月事,所以去替工。誰知遇上一個老伯伯,把我又捏又挖,弄得我好想給他插進去時,他卻舉不起來,真氣人!」

談笑間,房門「呀」的一聲,素蓉回來了。她掀開紗帳,青梅趕快要從我身上爬起來。素蓉拍拍青梅的屁股說道:「不用拔出來,剛才我月事來了,今晚你就陪叔叔到天光吧!不過明天一早要記得去買菜才好。」

青梅笑道:「知道了,娘親。」

素蓉回房去了,青梅就讓我摟抱著睡,我的肉棍兒也一直插在她的肉體裡。

直到天明雞叫,我又把她壓在下面抽插一輪,青梅渾身酥軟了,我卻沒有射出來,直到她討饒,我才放過她。青梅爬起來,八字腳地走出去了。

我又睡了好久,直到青梅回來叫我起床。我和素蓉一起吃過午飯之後,素蓉又到後院那邊,我也坐下來開始我的寫作。

素蓉回來吃晚飯時,笑著對我說道:「真是踫巧,青梅的月事也來了。不過你也已經知道我們的秘密了,吃完飯,就叫青梅陪你到後院挑一個姑娘陪你過夜吧!」

我連忙說:「承蒙你這麼厚待,我真不知怎樣報答才好!」

素蓉笑道:「不必客氣了,祇要你也好好對待我們倆母女,就皆大歡喜了嘛!」

晚飯之後,青梅果然帶我到後院的通道偷看姑娘門接客,我們逐一從暗洞望進去,除了輕紅和小翠之外我又看見了玉環和惠香等另外兩位姑娘。以及一個偷偷出來做的本地的寡婦。青梅告訴我這個寡婦的花名叫做玉卿。因為時候還早,四個姑娘的房間裡還沒有男人。祇有玉卿的房間裡有一個大約四五十歲的男人。

青梅問我喜歡那一個姑娘,我摸著她的乳房笑道:「喜歡青梅你嘛!」

青梅笑道:「飽死了!誰不知道你們男人最貪心了,況且我今天不乾淨,都不能讓你玩。」

我笑道:「你的奶子可以讓我玩嘛!」

青梅笑道:「你喜歡搓奶子,不如去搓輕紅的吧!這裡所有的女人中,除了我娘親之外,誰也比不上她那一對大奶子哩!」

我笑道:「我們先看看玉卿怎麼應付客人好嗎?」om

青梅笑道:「也好!不過你到底挑那一位姑娘呢?我要先去通知娘親,叫她不要接過夜的客人呀!」

我笑道:「就聽你的吧!」

青梅說道:「那你在這裡等一等,我去去就來。」說完就向暗道的盡頭走去。

於是我一個人從小洞望進去,那位中年男子已經光脫脫的躺在床上了。那位叫玉卿的姑娘,大約也三十左右了。天生一張騷蕩的臉蛋兒,卻有一副看來還未曾生育過的身材。皮膚不算很白,又是個特別肥大的屁股。一隻小腳,正騎在那個男人的身上。

那客人像是毫不在呼似的,又像在閉目養神。而玉卿卻騎在她身上顫動著肥大的屁股,在那兒左右搖晃,不時地抽套著。她開始嬌喘著呻叫了,卻仍然不停地抽套。那對肥大的奶子也一上一下地拋動。那男人就伸手去摘弄她的奶頭。

青梅很快又回來了,我學屋裡的男子,把手伸進青梅的上衣裡捏住她的兩粒小青梅不放。青梅嬌聲說道:「叔叔壞死了,知道人家不能玩,卻偏要作弄人!」

話雖這麼說,卻也沒有爭扎和推拒,乖乖地讓我玩弄她飽滿的乳房。

我邊摸捏她的乳房,一邊笑著說道:「有樣學樣嘛!對不對呢?」

青梅也說道:「叔叔喜歡,我那敢說不對呢?我們看看別的房間好不好呢?」

我說道:「也好,看那一個房間呢?」

青梅道:「看玉環吧!剛才我出去時,見到她的熟客來了。」

於是青梅帶我到另一個秘窗,我們望進去時,玉環已經替客人脫光了衣服,讓他睡在床上。那是個高個子,一根又粗又長的肉棒子,已經高高翹起了。

玉環卻自己在脫褲子,一個肥大的屁股露了出來,一身的肥肉顫顫地睡在客人的身邊。一手握著那條肉棒子浪浪地說道:「哎呀!好大喲!」

說完卻俯下頭,張開小嘴一口含住。

那男子讓她吮吸了一會兒,終於忍無可忍地翻身趴的玉環身上。玉環也伸手拉著他的肉棒子往自己的肉洞裡塞進去。客人使勁地抽插,玉環嬌媚地浪叫起來。

我說道:「玉環真沒用,一插進去就軟了。」

青梅笑道:「她是故意叫床的,好讓男人快些出精嘛!」

我捧著青梅的臉蛋,在她的小嘴親了親說道:「那你讓我玩的時候又是不是故意叫床的呢?」

青梅說道:「我被你玩得死去活來,還像似假裝的嗎?我又不是像玉環她們,每天都要讓男人弄好多次,我可是被你一抽弄,就真的酥麻了呀!」

我把青梅的粉腮輕輕地擰了一下說道:「小丫頭,你一把小嘴可真管用,淨說好聽的話兒。迷死人了!」

青梅嬌聲說道:「當然啦!我這張嘴不止可以說些好聽的話,還可以為叔叔含肉棍兒,讓叔叔快活爽爽哩!」

我摟著青梅又摸又吻的,青梅嬌笑道:「叔叔一定是看了人家在玩,等不及了。不如我們回房去,我去叫輕紅來讓你出出火吧!」

說完就拖著我回到前院我住的房間裡,她叫我等一等,就連蹦帶跳地跑出去了。

過了一會兒,房門推開了,一位身穿深綠色旗袍,二十歲上下的女子走了進來。她先向我彎腰行了過禮,然後笑吟吟地開口說道:「白娘娘叫我來陪陪叔叔過夜,不知叔叔喜歡我嗎?」

我對她點了點頭。輕紅便站在我面前把旗袍上的布紐一顆一顆地解開來,我先看見她兩個嫩白的肉球忽然跳了出來。輕紅嬌羞地對我笑一笑,又繼續把她的旗袍完全褪下去,一副鮮嫩白晰的肉體頓時展現在我面前。輕紅一對豐滿的乳房和她嬌小玲瓏的身段嚇得很不相乘。可作用子更令我感到她的只峰顫動著,充滿了誘惑。

輕紅向我投懷送抱,我也老實不客氣地摸捏著她的只乳。輕紅說道:「剛才青梅妹吩咐我替她為叔叔洗澡,我也想洗的乾乾淨淨的,再讓叔叔受用哩!」

我點頭稱好,輕紅便把我脫得精赤溜光,她脫我衣服的同時,我的只手一直沒有離開她那一對鮮嫩飽滿的乳房,儘管那兩粒奶頭不知經過多少男人搓摸。卻依然是那麼紅艷誘人。我不禁讚道:「好漂亮的一對奶子呀!」

輕紅也說道:「叔叔,一會兒洗過了,我全身的浪肉都任你玩呀!」

這時我底下的肉棍兒早已堅硬地豎立著,恨不得立即將輕紅按倒在床上干進去。可是她小小的手兒已經拉著我粗硬的肉棍兒向淨室走去。

輕紅先扶我浸到浴桶裡,然後在我眼前仔細地洗擦著她身體的每一部份,換特別地把她的小肉洞裡裡外外都翻洗了。然後她替我洗擦身體,她的手勢顯然沒有青梅那麼純熟,大概青梅為她娘親洗慣了吧!不過當輕紅為我洗那粗硬的肉棒子的時候,那手勢卻顯示出她是玩鳥的能手了。我那條肉棍兒被她棉軟的手兒搓弄摸捏,舒服得幾乎要噴出漿液來。我忍著自己的衝動,也去掏她毛茸茸的小肉洞。輕紅用乾毛巾抹乾我和她身上的水漬,便和我一起到了床上。

輕紅先用她那一對大乳房夾著我的肉棍兒玩了一會兒。再用她的小嘴銜著吮吸,到底專業就是專業,我讓她吸得打心眼裡酥癢,便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鎮定自己。

輕紅吐出我的龜頭笑道:「叔叔,你放鬆點,高興時就儘管射進我嘴裡吧!你先出出火氣,輕紅再讓你插底下的小肉洞兒,你會玩得更開心哩!」

我本來就已經箭在弦上,聽她這麼一說,便在她再度把龜頭含入時,把精液噴了她一嘴,那時她也又吮又吸,而且「骨碌」「骨碌」地把我噴入的漿液一滴不漏地吞了下去。接著她繼續吮吸著我軟下的下體。輕紅的小嘴實在利害,簡直有死蛇翻生的功能,很快的我又被她弄硬了。輕紅就跨到我身上,把她的肉洞兒套下去,我覺得又濕又滑而且暖呼呼的,也挺著腰配合她的節奏。

輕紅拉著我的手全玩摸她的乳房,又對我說道:「待會兒你要再射出來時,我讓你插進屁股眼裡射。然後我們睡一覺,醒了我再讓你正正經經玩到噴出來好嗎?」

我完全贊成她的提議,於是在她套得我興起時,我就採取主動。輕紅伏在床上,昂起嫩白的大屁股讓我從她的臀縫插進去。她讓我弄得淫呼浪叫,直到我噴入後,才相擁著安睡了。

次日清晨,青梅進來收拾時,我醒了過來,祇覺精神爽利,肉棍兒也一柱擎天,便下床將輕紅的肉體移到床沿,舉起兩條嫩腿,玩起「老漢推車」來。輕紅被我插醒了,就自己高舉著只腿,讓我騰出只手去摸捏她的乳房。青梅也過來推我的屁股,這下子足足把輕紅玩了半個時辰,才在她迷人的肉洞裡噴發了。

輕紅用她的手兒摀住灌滿我的漿液的肉縫下床離開了,我卻繼續睡著了。直到午飯的時候,青梅把我搖醒了,我睜開猩松的睡眼,一把將她拉過來摸乳房。青梅.

說道:「你真是的,輕紅的大奶子還沒摸夠呀!娘親叫你去吃飯啦!」

我穿好衣服隨青梅到前廳,素蓉已經在那兒等著了,一見我,就笑吟吟地挨過來說道:「昨晚辛苦了吧!睡到不知醒哩!你在這兒住下來,女孩子有得你玩的。過幾天我要再到城裡接一個小姑娘過來,她還是個處女哩!來了以後,就先讓你開苞吧!」我摟著素蓉說道:「你這麼厚待我,真不好意思!」

素蓉笑道:「沒說的,你對得我們也好嘛!」

青梅插嘴說道:「叔叔,今晚又試試那一個姑娘呢?」

素蓉道:「這裡的姑娘,你叔叔遲早都有得玩,今晚可一個特別一點的女人讓他玩個痛痛快快哩!」

我聽了覺得奇怪,楞楞的望著素蓉。素蓉「吃吃」的一笑,對我說道:「哥!我的一切,青梅都告訴你了。我有心和你一起過日子,你要是不願意也沒有關係,反正我們是各有自由。不過你既然無家無室,那份教書的買賣,就不要做好了。我這裡不但有的是漂亮的姑娘,還有些人家的女人來往哩!今晚我就找一個大戶人家的姨太太,她是我們對面趙家的三姨太。趙太爺已經七十幾了,所以她有時都會溜過來我這裡偷吃。不過我知道她天生賤骨頭,要讓男人虐待才特別興奮。你可以儘管狠狠地插插她!」

接著又在我耳邊告訴我一些收拾女人的法子,但說完之後,卻嬌媚地依在我懷裡說道:「你可不許拿這法兒收拾我呀!」

我把手放在素蓉的酥胸上摸捏著她漲鼓鼓的乳房,說道:「你對我這樣好,我怎麼好意思難為你呢?」說著我也望了望還在吃飯的青梅。

青梅趕快插嘴說道:「也不要對付我啊!」

素蓉笑道:「小妮子如果不乖巧,你就幫我收拾收拾她。」

青梅都著小嘴說道:「叔叔如果把青梅整死了,可沒人幫你推屁股了呀!」

我哈哈笑道:「小青梅,你那麼可愛,我怎麼捨得玩死你呢?」

素蓉也對青梅說道:「乖乖的就不必了,如果不聽話,可要小心我叫你叔叔玩得你脫下一層皮。

青梅扮鬼臉伸了一下小舌頭,沒有再說什麼。

午飯過後,我又是繼續我的寫作。

吃過晚飯,素蓉吩咐青梅帶我到後院,自己也離開了,說是要去接趙家三姨太。

我隨著青梅走過那條秘密的過道。我想再偷看裡面的春宮,青梅說:「娘親很快就會回來的,下次再看好嗎?」

青梅帶我走到一個暗門,推開進去,卻是一間收拾得窗明幾淨的房間,從布置方面看來,好像是較早時偷看到翁媳通姦的那個房間。一進房間裡,青梅就投進我懷裡撒嬌地說道:「叔叔,今晚你在這裡享福,青梅的底下會癢上一霄哩!」

我摸捏著青梅的乳房,如果不是她月滿鴻溝,我真想先插她一頓。

青梅柔情脈脈地望著我說道:「叔叔,你上床歇著吧!娘親就快來了呀!」

我放開青梅,裝成熟客似的,先往床上一躺。青梅微微一笑,就悄悄退出去了。

不一會兒工夫,素蓉帶了一個女人進來。我坐起來一看,魂就飛了天外。原來趙家三姨太確實是一位明艷照人的美人兒。

素蓉把她拉進床前說道:「大爺,這是新來的小玉。」

小玉向我嬌媚地一笑,欠了欠身行了個禮。素蓉笑道:「小玉不懂規紀,一切請你多多包涵。皮肉兒又嫩,你多多憐惜喲!」

我大模大樣地說道:「沒有說的,祇要挨得住插就行。」

素蓉打趣道:「你放心,活兒不錯,你玩上就知道了呀!」

素蓉又將小玉的身子向我一推說道:「好好讓大爺受用吧!大爺要怎麼玩,可要乖乖的順從呀!」

又對我說道:「早點歇著吧!叫小玉替你脫衣服好啦!」

素蓉笑著走出去,小玉跟上去關上門,又走回來,向我腿上一坐,就騷騷的叫了我一聲:「親哥哥!」

我伸手就去摸她的奶,她扭著屁股,一聲浪笑,替我脫衣服。當她看見我那粗壯的肉棍兒時,竟高興得張嘴就含了起來。

我讓她啜吮了一會兒,摸著她的頭兒說:「小玉,上床吧!」

小玉哼了一聲,吐出了肉棍兒,脫去她上身的衣服,然後向我逗了個媚眼兒,慢慢的脫下她的褲子。原來她也是一個白嫩無毛寶貝兒。

小玉赤裸裸的投入我的懷抱,我細看了她的全身,細白嫩滑的,還逆找不出什麼毛病來哩!比起素蓉,要多幾分青春。比起青梅,卻勝一點細嫩。我撥開她一隻嫩白的粉腿,祇見浪水已經衝出了口子。我將她壓在下面,她握住我那粗硬的肉棍兒,導向她滋潤的肉洞口,輕聲說道:「親哥!妹那裡小,輕一點呀!」

我因為急於知道她的底細,所以用力一插,一下子插到了底。小玉「哎喲!」的叫了一聲,把我的身體緊緊摟住。我覺得她肉體被我闖入的部位在收縮著,溫軟的小肉洞緊窄地包圍著我粗壯的肉棍兒。我先不抽送,享受著她一夾一夾的樂趣。這小肉洞兒可夾得逆好,又勻又緊的,一下比一下快,臉上的浪樣兒,好像都要浪出水來了,哼哼秸秸地沒有停過。我只手掐著她豐嫩的屁股,這小嫩肉的夾勁兒,也越來越用力。

忽然,她停止了夾動,卻扭起了她那肥白的大屁股,用她那小穴心子,在我龜頭上研磨著,越磨越快。哼哼秸秸的,也分不出是從喉嚨或者鼻子發出聲音。

過了一會兒,我覺得一股熱流冒出浸淫著我深深插在她體內的肉棍兒。接著癱軟著身子,不再動了。我知道她已經洩過一次身子了,便提起精神,用那九淺一深的方法,抽到了頭,又插到了跟,一下更比一下重。抽插得他的頭在枕頭上不斷地搖晃,嬌喘連連,淫哼浪叫著。我耳聽著她又騷又浪的叫饒的聲音,眼看著她臉紅眼濕的淫蕩樣兒,覺得特別喜悅和興奮,越插越又有勁頭。

我狠抽猛插了足有五六百下,小玉騷騷蕩蕩地挺著小腹,迎接我粗硬的肉棍兒一次一次的進入她肉體裡。一陣陣浪水繼續冒出來,一身的浪肉,都在搖晃著,漸漸地,她祇剩下微弱的嬌喘。終於頭兒不動,手腳也軟了。整個身體像睡熟了一樣,祇有那白白嫩嫩的酥胸在微微地起伏。

我真的有點兒憐香惜玉,不忍心再插她了。可是我的肉棍兒偏是硬梆梆,熱辣辣。又想起素蓉事前的吩咐。就先把肉棍兒從小玉的肉洞兒退出來,仔細察看那個剛才任我狂抽猛插的小肉洞。祇見那隆起的小丘像白饅頭一樣,潔白細嫩。濕潤的洞口有片薄薄的小肉唇兒,又望望小玉的俏臉上的小嘴,那兩片嘴唇兒也是薄薄的。

我分了分小玉的屁股溝子,那粉紅小屁眼兒,正緊閉著。我再次把肉棍兒插進她的濕淋淋的肉洞裡潤一潤,就拔出來抵在她的小屁眼用力一頂。小玉「哎喲!」一聲,痛醒過來。可是我的肉棍兒已經擠進去一個烏龜頭。小玉睜開只目,用乞憐的眼光向我叫了聲「親哥兒!」像似不堪承受。

我不顧一切的頂送著,真是又緊又暖,不禁狂抽猛插起來。她起先是「哎呀」「哎喲」地浪叫,但是一會兒工夫,就已經承受得起似的,搖擺著肥屁股肉兒,嘴裡也淫呼浪叫起來。我要她翻身伏在床上,昂起著大屁股讓我玩,小玉馬上乖乖的照做了。

我一邊抽插著她又緊又窄的小屁股眼兒,一面還伸手去揉她的陰核,果然,她的肉洞裡衝出一股浪水,順著嫩白的地大腿流濕了床單。同時她的小屁眼也一鬆一緊地收縮著我插入她身體裡的一部份。我一陣舒服的感覺,那股熱辣辣的漿液,就「撲」「撲」的噴入她的肉體裡了。

當我射出的時候,她把個大屁股,拚命的迎湊著我的肉棍兒,使肉棍插得深深的。

我拔出之後,躺到了床上。小玉在我臉上吻了吻,就下了地,像妓女似的,倒了熱水,洗擦了自己底下的肉洞兒和屁股眼。然後又擰了一把熱毛巾,伏在床上替我把下身洗得乾乾淨淨。還把一對卵蛋兒擦了擦,才把毛巾往水盆一丟。然後在我那條已經軟小的肉棍兒上,親了一個嘴。又放在她嫩嫩的臉蛋上搓揉一會兒,才睡到枕頭上。

我摟住她滑美細膩的肉體,竟然昏昏地睡著了。

不知睡了多久,我覺得下面癢絲絲的,原來小玉縮到床中心,用小嘴含住我的肉棍兒,慢慢地含.挑.吮.吹,竟把我弄醒了,肉棍兒也硬了起來。

她更加賣力地緊緊含著,一下一下的套弄著。我被她靈活的小舌頭舐吮得一陣子酥麻。我說道:「小玉,你好利害喲!我就要洩出來啦!」

小玉沒吭聲,祇刁著我的肉棍兒對我點了點頭,更加含得緊緊的。我一陣快美下,噴了她一嘴。小玉銜著我的肉棍兒,直到我不再射出了,才一口吞下滿口的漿液,還把我下面舔得乾乾淨淨。

我昏昏欲睡時,記得小玉枕著我的大腿,又將我的肉棍兒含入嘴裡。

次日天未明的時候,我又讓小玉吮吸著肉棍兒而弄醒過來。她一見我睜開眼,就吐出我的肉棍兒,浪浪地笑道:「親哥哥!小玉底下好想喲!你玩小玉一場痛快的吧!」我見她騷得可愛,便撩起一陣慾火,又加上清晨時分,精力特別旺盛。下床用過廁所之後,就站在床邊,舉起她的只腿奮力的狂抽猛插起來。這下子可把小玉奸得如癡如醉,欲仙欲死。

完事之後,她侍候我穿上衣服,洗了臉,我丟下錢,像個客人似的,走了。

我從大門出來時,因為天色尚早竟沒有遇上別人。我兜了個圈子,回到我的住處,我敲門以後,青梅睡眼惺忪的出來開門。回房以後,青梅又依入我懷裡。她說:「昨天晚上舒服嗎?那個姨太太夠味兒吧吧!」

我摸摸她的屁股說道:「沒有你夠味兒呀!」

她向我腿上捏一把說:「哼!我才不相信哩!」

我又睡下了。自從來這裡之後,我每天至少都玩過一名女人。彷彿是我幾十年來少近女色的突然補償。我簡直陷身春夢之中,可這畢竟是現實。

這一天下午,我坐在書檯上繼續我的寫作,想想算算,已經到這裡半個多月了。在這些日子裡,我不時和素蓉共效枕席之歡娛。夜裡又有青梅這一位乖巧的可人兒伴寢,任我要摸就摸,要玩就玩。真是天仙莫及啊!

正想得出神,青梅飄進屋裡來了。她撲在我懷裡說道:「娘親到城裡去接一個新到的女孩子,今個晚上叔叔和青梅到她的床上樂樂好嗎?」

我吻過她的小嘴,又摸著她的乳房笑道:「為什麼一定要到素蓉的床上呢?」

青梅賣關子地說道:「今晚你就知道嘛!」

我並不追問,祇是把手插入她的褲腰,掏弄她的肉洞說道:「好吧!我就等到今晚才親身體會。不過現在是你自投羅網,我可要先插插你這裡喲!」

青梅粉臉泛紅,嬌羞地說道:「大白天的,羞死人了!」

這時我插入她肉洞裡的手指頭已經是一遍濕潤,就說道:「青梅,我知道你是好想的了,如果祇是擔心突然間會有人來叫門,就不如別脫光,祇鬆了褲腰,露出那兒不就可以玩了嘛!」

青梅笑道:「虧你想得出,不過如果有人來,你可要放了我呀!」

我笑道:「行啊!我就先幫你鬆了褲子吧!」

說著我解開青梅的腰帶,青梅把她的褲子褪下一截,就解開我的褲鈕,把我已經粗硬了的肉棍兒掏了出來。低下頭兒,就要含入她的小嘴裡。我摸著她的頭說道:「不必用嘴弄了,我先讓你快活一陣子吧!」

青梅抬起頭,俏眼望著我嬌笑道:「也好!叔叔你今個兒怎麼玩青梅呢?」

我沒答話,祇將青梅的嬌軀抱入懷裡,青梅也乖巧地挪動著她的屁股,把她裸露出來的肉洞兒套住我的肉棍兒。我覺得讓一陣溫軟緊緊包圍著,舒服極了。

我只手撫摸著青梅細嫩的屁股說道:「青梅,我把你放到桌子上玩好不好呢?」

青梅把她的酥胸貼緊我的胸前嬌聲說道:「叔叔,我先把你夾一夾,等底下流出水了,才好讓你放在桌子上抽弄嘛!」說著,便收縮底下的小肉洞一鬆一緊地夾弄著。我也騰出一手去摸捏她的乳房。

倆人正在快樂的當兒,忽然大門外傳來拍門的聲音。青梅嚇了一跳,慌忙爭扎脫出我的懷抱,跑出去開門了。

我略整了衣服,透過窗紗望出去,原來有人送一包大米來。青梅送走了來人,把大門關上之後,回到我房間裡。一進來就投入我的懷裡說道:「嚇死我了!」

我摟住她微微顫動的嬌軀,伸出一支手去摸捏她的乳房。青梅嬌媚地望著我說道:「叔叔,我就要去煮飯了,等晚上再讓你玩吧!」

青梅出去後,我往床上一躺,競睡著了。

晚飯的時候,青梅把我推醒,要我起來吃飯。我張開眼睛一望,屋裡已經點上燈,原來已經晚上八點多了。

晚飯之後,青梅拉著我到素蓉房間的淨室裡,幫我洗了個澡,一邊洗,一邊說道:「洗乾淨一點好,我剛才已經洗得乾乾淨淨的了。」

我笑了笑,沒有回答她的話,但是心裡卻在想:洗得再乾淨,回頭也是讓她的浪水淫液弄上一身。不過既然她喜歡,就由著她替我仔細地洗個乾淨。倒覺得特別精神了。青梅光著身子拉著我赤條條地走到素蓉的床邊,她先爬到床上,在後面紗帳的頂頭的橫條子處用力向下一拉,原來是一幅精工繪製的春宮圖畫。上面畫著二十四式男女交合的姿勢,畫得維妙維俏。稍微踫到紗帳時,就像活動起來似的。

青梅已經睡到床上,見我注意地欣賞那幅春宮圖畫。就湊近我,張開小嘴叼著我的肉棍兒。還用舌頭舔捲著龜頭。

在明亮燈光的照耀下,這帳裡床上,真是春色無邊。尤其是青梅那一身豐滿白嫩的皮肉,更使我淫興大發。我的肉棍兒猛然漲大起來,塞滿青梅的小嘴。

青梅吐出粗硬的肉棍兒,用一隻綿軟的手兒握著說道:「叔叔,你的太大了,青梅的嘴巴含不得了。你把我的只腳吊在床尾的帶子上,好讓你插進下面去快活了呀!」

我看看床尾,果然有兩條紅凌的布帶子。青梅分開了粉腿,我就把她一對小小的嫩腳,分套在兩根帶子上。青梅細毛茸茸的小腹,拱得高高。粉紅的肉縫中已經濕潤了。一對堅挺的奶兒,由於她急喘的呼吸而高低的起伏著。

我伏到她的肉體上,她連忙用手握住我的肉棍兒說道:「叔叔,我的腳被你吊起來了,可祇有挨插的份兒,你可要輕輕的玩我呀!回頭我照上面畫的給你翻花樣哩!」說著已經把我的龜頭帶到她的肉洞口。我等她的手兒剛一放開,就是用力的一下,把肉棍兒一插到底。青梅大聲叫了一聲「哎喲!」渾身顫動著,小肉洞是又緊又暖。

我慢慢抽動著,那紅嫩的細肉兒,被我的肉棍兒帶了出來。插入時,連她那細嫩的肉唇兒也被塞進去。我越來越快地抽送著,青梅呻叫的聲音越來越小。終於閉著眼睛不再出聲了。我親吻她冰涼的櫻唇,舌尖伸進時,牙齒是咬住的。我摸摸她的胸前,透過軟棉棉的乳房,傳來她微弱的心跳。我繼續讓肉棍兒緩緩地在青梅的肉體出出入入,一方面還輕輕地捻弄著她的乳尖。

過了一會兒,青梅甦醒過來,慢慢睜開眼睛。她嬌柔地望著我說道:「叔叔,你好利害喲!青梅被你插得死去活來了呀!」

我沒回答,仍然觀看著她小肉洞的肌肉讓我的肉棍兒帶進帶出的,很是有趣。青梅趁我拔出的時候,伸出手兒握著我那條肉棍兒說道:「叔叔,你把我的腳放下來,讓我歇會兒。等我回過氣來,我給你翻花樣兒呀!」

我依了她。青梅縮回兩條嫩白的大腿,自己撫了撫被我插紅了的私處。接著就參照那幅春宮圖上的姿勢騎在我身上玩「觀音坐蓮」。她抖顫著一對豐滿的奶兒,把屁股又扭又擺,將我的肉棍兒深深地套到底。青梅浪浪地說道:「叔叔,你把青梅的腰摟緊,我要磨你的烏龜頭。」

我摟著她的細腰,青梅就搖動著屁股。我感覺到她溫軟的肉洞裡,也有一團軟肉在摩擦著我的龜頭,既快感又有趣。她又說道:「叔叔,你含著我的奶頭兒呀!」

我吮吸著她的奶頭,她卻哼哼秸秸的,又出了浪水,嬌喘著說道:「叔叔,我又軟了呀!」

青梅真的軟了,她壓到我身上,一動也不能動。我撫摸著她的肥屁股,慢慢地揉到她的屁股眼兒。我說:「青梅,你的小屁眼兒,要不要也讓叔叔插個死去活來呢?」

她連忙說道:「叔叔,青梅的屁股不好,你愛插的話,就去插娘親的,娘親的屁眼兒倒是一絕哩!」

我問:「什麼樣的一絕呢?你怎麼知道啊!」

青梅笑道:「娘親挨插的時候,我常在男人後面推腰。我聽說她的屁眼很會吮男人的,吮得比青梅的肉洞兒還要好哩!叔叔,你自己試試就知道了。我的屁眼兒太小了,爹沒過世的時候要插我,都進不去。我們還是玩花式吧!」

於是我和青梅便繼續玩盡那幅春宮上所畫的姿勢。當玩到「隔山取火」的花式時,我趁著濕滑刺入青梅的屁眼裡,果然奇窄無比。青梅痛得哇哇亂叫,不斷求饒,她高聲嚷道:「哎呀!痛得緊喲!叔叔饒了我吧!青梅的嘴巴和小肉洞任憑叔叔怎麼插都好,可千萬別難為我的小屁眼哪!」

青梅叫痛的聲音彷彿給我一種莫名的刺激,我更加興奮地讓肉棍兒在她緊窄屁眼裡活動。終於,我盡情地在青梅的擠迫體內噴射了。

青梅仍然乖乖讓我的肉棍兒留在她的肉體裡,直至軟小後自動滑出來。青梅又用她的小嘴吮吸乾淨了,然後我們相擁摟抱。她對我說:「叔叔,你就娶了娘親好不好?」我撫摸著她的乳房笑道:「我要娶你,暑假之後,我帶你回學校好嗎?」

青梅嬌聲說道:「叔叔,我不能嫁給你,我不想離開娘親的。你娶了我娘親,也就能玩我呀!叔叔,你不要回去教書了。你就留下來跟我們過日子嘛!」

我吻了她說:「好吧!等你娘親回來的時候,如果他再提起,我就答應她。」

青梅甜甜的一笑,親熱地摟住我睡下了。

次日午後,素蓉果然帶了一個名叫巧菊小姑娘回來了,我見她大約十五六歲上下。身穿粗布衣服,皮膚略為深色,看來出身窮等人家。不過五官端正,唇紅齒白,也算一個美人坯子,看來如果稍微得到調養,不愁是一個未來的尤物。

一起吃晚飯的時候,青梅又提起我與素蓉的婚事。我自然一口應承了。素蓉高興的說道:「難得你並不棄嫌我殘花敗柳之身,擇日不如撞日。我就在今晚和你成親吧!」我點頭贊成,素蓉又說道:「雖然我不能以黃花閨女的軀體與你成親,不過我今晚將安排巧菊一齊和你洞房,以增加花燭良霄的樂趣哩!」

我心裡暗喜,卻連忙說:「這……不太好吧!」

素蓉笑道:「巧菊是我新買來的姑娘,有你為她開苞,總好過她另日遇上難以服侍的客人嘛!巧菊,你說是不是呢?」

巧菊羞紅了臉,微微點了點頭。

晚飯過後,青梅在我的房間裡點起兩對大紅蠟燭。算是我和素蓉的大喜日子,也算是巧菊開苞的儀式。

素蓉吩咐青梅不能離開,要脫光了留下來湊熱鬧,青梅便首先脫得精赤溜光。接著素蓉要巧菊也脫光身上的衣服。巧菊低著頭,羞答答地在我面前脫得一絲不掛。祇見巧菊原先被衣服遮蔽的肉體也是潔白細嫩的。一對未發育成熟的乳房雖然不壯觀,但是那小小的乳頭微微向上翹起,卻非常迷人。我不禁伸手去捻弄,巧菊怕癢地縮走了。素蓉卻要她替我脫衣服。巧菊祇好戰戰兢兢地伸出顫抖的手兒來脫我的衣服。我當然要在她肉體上索油了,我伸手去摸捏她的乳房。她渾身發抖,像是求救似的望著素蓉。

素蓉對她說道:「巧菊,你叔叔一會兒就將為你開苞了,你應該乖乖的讓他摸摸你的身體才對呀!」

巧菊顫聲說道:「我怕呀!」

青梅插嘴道:「菊妹子,你不要擔心,叔叔玩你,到底是一件樂事,叔叔都平時玩我的時候,不止要摸要捏,還把我插得欲仙欲死哩!」

素蓉也說道:「是了,巧菊,你叔叔一會兒也會將男人的東西放入你的身體裡面,那時你將會得到從來沒有過的樂趣的。女人生來就要讓男人插進去的,你快把叔叔的衣服脫了吧!」

這時青梅也走過去把素蓉脫得赤條條的。我望著身邊三個一絲不掛的嬌娃,底下的肉棍兒早已蛙怒了,當巧菊脫下我的內褲時,便彈了出來。巧菊又是嚇了一跳。

素蓉說道:「青梅,還是你先和叔叔玩一會兒吧!也讓巧菊開開眼界,就不會這樣害怕啦!」

青梅二話沒說,已經跪到我跟前。張開櫻桃小嘴,一口將我的肉棍兒含入嘴裡。還用舌頭兒卷弄著龜頭。

素蓉又說道:「巧菊,叔叔將會用他的寶貝插得我們好舒服的。所以我們要先服侍他一會兒,日後你接客人時,也應該這樣做的。現在就讓你學著做吧!你要仔細看看青梅怎麼做,然後你也試試呀!」

青梅吮了一會兒,就拉讓位給巧菊。未經人道的巧菊在這方面顯然很笨掘。素蓉便在一邊耐心指教。還親自把著我的肉棍兒含.舔.吮.吸,為巧菊做示範哩!

接著,素蓉要我先玩青梅一會兒。青梅趕快躺到床沿,舉起兩條粉嫩的大腿。擺好了姿勢。挺著小腹,祇等我的肉棍兒去插入。

我只手握住青梅一對小腳丫。粗硬的肉棍兒輕車熟路地挺入她溫軟濕滑的肉洞裡。

當我抽送的時候,青梅不停的淫呼浪叫著。巧菊在一邊看得情不自禁地伸手撫摸自己的下面。玩了一會兒,青梅的肉洞裡分泌出大量的液汁。使得我和她肉體交合的地方發出「漬」「漬」的聲響。青梅上氣不接下氣嬌喘地說道:「叔叔,青梅夠皮了,你去插巧菊吧!」

素蓉吩咐巧菊也躺到床沿。我從青梅的肉體裡抽出來,移到巧菊的前面,這時我清楚地見到巧菊兩條雪白細嫩的粉腿之間,祇有稀疏的一簇茸毛。那隆起的部位,彷彿大白饅頭。粉紅色的小肉唇深深陷入飽滿的外陰中間迷人的肉縫裡。

我舉起巧菊的小腳。巧菊的腳丫比較深色,但是由小腿開始,就白嬌嫩。青梅從床上坐起來,幫我扶著巧菊的只腿。我用手指輕輕撥開巧菊飽滿的嫩肉,祇見那肉縫裡有一個微細的肉洞,還有一棵鮮紅的小肉粒。我輕輕撥動,巧菊的肉體顫動起來。肉縫裡逐漸變得濕潤。我對素蓉說道:「素蓉,我想在你底下沾些水份,以便順滑地進入巧菊那裡。素蓉說道:「虧你想出這點子,你要來就來吧!」

素蓉說著抬起一支腳,單腿站在床沿。我便挨過去,把粗硬的肉棍兒挺入她滋潤的肉洞兒裡面,我邊插著素蓉,一邊仍然玩摸著巧菊大腿和肉縫。抽送了一會兒,素蓉催我去替巧菊開苞了。於是我從她的肉洞裡拔出濕淋淋肉棍兒,抵在巧菊細窄的肉縫,慢慢地擠進去。巧菊咬著牙,默默地忍受我我粗壯的肉棍兒進逼她的肉體。因為她的肉洞兒實在太小了,我見到她本來隆起的嫩肉被我頂得凹了下去。雖然她那裡也濕潤了,但是好像被什麼擋住了。我使勁一頂,「漬」的一下,終於進去了一個龜頭。我繼續向裡面挺進,粗硬的肉棍兒終於整條塞進她肉體裡。我覺得又緊又暖的,真舒服!

我只手伸到巧菊的酥胸摸捏她的乳房,底下也開始了抽送。巧菊皺著眉頭咬緊牙關像似不勝痛苦。但是這時候我已經顧不了許多,一味讓粗硬的肉棍兒在她的肉體中抽弄著。當我拔出的時候,見到巧菊的肉洞兒已經被我弄得出血了。雖然她不敢出聲,但是已經痛得汗水和淚水一起流出來。素蓉在旁邊看了,於心不忍。就勸我先玩她或青梅,好讓巧菊歇一歇。於是我要她也躺到床沿,然後,我舉起她兩條嫩白的只腿,把沾滿巧菊處女血的肉棍兒塞入她的肉洞裡頻頻抽送。巧菊坐直了身子,青梅用一塊白色的手巾為她揩抹私處的血漬。倆人靠在一起,悄悄地望著我和素蓉在熱烈地交合著。巧菊的手兒輕輕撫摸著受創的私處,青梅摟著她,低聲地說道:「第一次是會有一點痛的,以後就不會了。你看娘親和叔叔玩得多開心。剛才叔叔玩我時也好舒服哩!」

這時候的素蓉已經讓我抽插得很陶醉了,她淫哼浪叫著,只手緊緊地箍著我。肉體被我插入的部位竭力向我挺湊,大量的浪水湧出來。我知道她已經得到一次滿足了,便暫時放過她,轉身對著青梅和巧菊。

巧菊仍然怕怕地望著我,青梅對她說道:「娘親爽過了,我也想再爽爽哩!不過今晚是你的好日子,還是你來陪叔叔玩吧!」

我也說道:「巧菊,讓我來玩你吧!這次一定玩得你好舒服的呀!」

巧菊仍然十分害怕,卻也無可奈何的分開兩條嫩腿,讓我臥到她的肉體上。青梅俯下來,把我的肉棍兒扶著對準了巧菊的肉洞口。我緩緩的插進去,比起剛才來說,畢竟容易多了。巧菊的肉體還是緊張地顫抖著。但是我看得出,她沒有剛才那麼痛苦了。我慢慢的活動著腰際,讓肉棍兒微微在她身體裡抽動。

巧菊開始有反應了,首先是肉洞裡分泌出浪水,使得我的抽送順滑起來。接著她眼濕臉紅,雖然不敢叫出來,卻也低聲地哼哼秸秸的。

我知道她已經動情了,便肆意衝撞起來。這時巧菊已經忘記了剛才的創痛,只手緊緊摟抱著我的身體,小肉洞也越來越濕滑。我把她移到床沿,採用剛才開苞時的姿勢,青梅也坐過來扶著她的只腿,我則邊抽送,邊玩摸著她的乳房。巧菊終於興奮得只腿亂顫,小肉洞也劇烈地抽搐著。我受到她的感染,也湧起一陣快感。登時「卜」「卜」地在她肉體裡噴射了。

我伏在巧菊的肉體上陶醉了一會兒,才抽出了肉棍兒。巧菊的兩條嫩白的大腿還在抽搐。望著她肉洞口溢出的紅白漿液,我心裡油然滿足。

青梅下床擰了熱毛巾,替我和素蓉,以及巧菊一一揩抹乾淨了下體。然後帶著巧菊到她的房間睡覺,留下我和素蓉相擁而眠。

清晨,我醒來的時候,素蓉還再熟睡在我的臂彎。我望著她俏麗的面龐,勻稱的肉體,想起這斷日子和她傳奇般的艷遇,心底裡湧起無限乾感激。素蓉不僅以身相許,而且准許她身邊的女孩子一一供我淫樂。我不知道應該怎樣報答她才好。

看到她兩條白嫩細膩的大腿盡處那一個潔白粉嫩的肉蚌,我胯間的肉棍兒又硬立起來。我摟著她溫香的嬌軀,輕輕撫摸著她一團細嫩彈手的奶兒。素蓉睜開惺忪的睡眼,望著我嬌媚一笑,手兒握著我粗硬的肉棍兒說道:「親親,是不是又想女人啦!」

我情深款款地說道:「阿蓉,你對得我這般好,我不知怎麼報答你!」

素蓉笑道:「報答就不必啦!我倆情投意合,希望來年能養一個娃娃,我就心滿意足了呀!」

我問道:「阿蓉,你是不是很喜歡小孩子呢?」

素蓉說:「是呀!我雖然風塵中出身可也是女人,將來我都想做個母親呀!」

我伸手摸索著素蓉濕潤的私處笑道:「我們現在就來試試配種吧!」

素蓉輕輕打了我一下說道:「沒句好話!」說時卻已經舒開了只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