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標就是我姐姐

2017-02-10     WoKao     檢舉     收藏 (83)

我姊姊叫謝文華,大我兩歲,今年剛要升高一,人長的很漂亮,那個時候高中還有髮禁,姊姊索性把頭髮剪的像男生,看起來很俏麗。姊姊的眼睛又大又亮又水汪汪的,很是勾魂,小鼻子又挺又直,小嘴紅紅油油的,好像有擦口紅唇膏似的。

姊姊的個性有點男兒氣,跟男生女生都很好,雖然有很多人想追她,但是她都不屑一顧,在她心理只有家人和排球。姊姊功課只能算還好,但卻是運動高手,是她們學校排球隊的主力選手,因為常運動的關係,所以姊姊身材很好,才高一而已,就有165公分,三圍也很突出,標準的腰束,奶膨,屁股硬邦邦,(請用台語唸)。

姊雖然是校隊,但因為要負責煮晚飯,所以只能練習到5點,就要趕公車回家,本來她自己有一輛腳踏車,可以早一點到學校練習,但是壞了還沒修,所以練習的時間根本不夠。

那一天,我去接我姊姊回家,姊姊看到我好高興,因為有我可以來接她,她就可以多練習一個鐘頭,所以她拜託我可不可以以後每天都來接她,那樣她就來得及在媽媽回家之前把飯煮好。

我還在猶豫著,姊姊已經拉著我的手拜託起來。她一直搖著我的手,偶而我的手會擦到她的胸部,她還沒有警覺,我卻已經回想到廖嘉宜稚嫩的乳房而硬直起來。我怕會當場出醜,連忙答應,她高興的猛親我,害得我滿臉通紅,姊姊還取笑我,什麼時候變的這麼會害羞。我也覺得奇怪,平常我的臉皮滿厚的,怎麼現在會這麼容易臉紅。

姊姊跟她那些同學不知道說什麼,笑個不停,然後跟她那些同學說再見道別。我問她,她們剛剛在說什麼,笑的那麼開心?姊姊說她那些同學問我是誰。

「那你怎麼說?」我好奇的問。

「我說你是我小男朋友啊。」姊姊笑著說。

我抗議說:「誰小啊!我不小了。」

姊姊嬌笑著從後面抱緊我,說:「是,是,小俊是不小了,可以了吧!」

我感受著姊姊豐滿的胸部壓在我背上的美妙感覺,我心裡想著:「姊姊,很快你就會知道,你弟弟是真的不小了。」

==================================

我一直在找機會想和姊姊在一起,但是姊姊跟小妹睡在同一間房,要避開小妹不讓她知道的難度很高,我一直想不到辦法,所以只有在接姊姊回家時,偷偷享受一下姊姊豐滿胸部的觸感。

終於,就在我快要憋不住的時候,機會來了,老爸出海了,老媽又帶著小妹去參加漁會3天的員工旅遊,姊姊因為還要練排球,所以沒辦法去。而我自然是以不想去為由,故意跟姊姊留在家裡,就這樣,家裡只剩我跟姊姊兩個人。

媽和小妹出門的第一天,我就跟姊說:「姊,這3天妳就努力的練,練到幾點都沒關係,晚飯我會自己解決。你看要練到幾點,我再去接妳。」

姊好感動,抱著我狂親,說:

「小俊,你對姊真好,姊以後一定會報答你的。」

我心理暗笑著:「姊這可是妳說的哦,我很快就會要妳的報答的。」

姊姊要我8點再去接她,我自然同意,姊姊高高興興的去上學。我決定就在今天,就在今晚,我要完成我這幾天的綺想,我要拋去童子之身,我要破姊姊的處女。

8點整,我準時到學校去接姊姊,姊姊看起來很累,幾次差一點就在機車上睡著了,我小心翼翼的把姊姊載回家,姊姊問我吃了沒,我說還沒,我想等姊姊回來一起吃。姊姊一付好心疼的樣子,趕忙就要去做飯,我跟姊說:「姊,別麻煩了,妳那麼累了,不如妳先去洗澡,我們泡麵吃就好了,好不好?」

姊姊感激的點點頭,先去洗澡。我把麵泡好,等姊姊一起吃。姊洗澡一向很快,雖然她今天很累,也不過遲了一點。只是姊姊從浴室出來時,我一下子被姊姊的美麗震住了,姊姊穿著一件可以蓋到大腿的寬大白T恤,姊姊為了貪涼快輕便,竟然沒有帶胸罩,只穿了一件白色三角褲,她的豐滿的雙峰挺立,乳頭清楚的撐起T恤來,姊姊並沒有把頭髮吹乾,水從髮梢滴落在T恤上,讓她有些垯方根本就什麼都遮不住。我看的目瞪口呆,小弟弟翹的都要貼到肚皮上了。

姊姊沒有發現我的異樣,只顧低頭吃麵。我從姊姊敞開的寬大圓領中,看到她雪白的胸乳,姊姊的乳房隨著她的動作,輕輕的搖晃著,晃得我的眼睛都花了,恨不得一把就抓住猛搓。

姊姊吃完就去睡了,我強壓著心中的慾望,硬是等了一個小時,才躡手躡腳的潛進姊姊房間。

姊姊的房間只開著小燈,但是我仍然看的很清楚,姊姊側躺著睡著了,雖然她睡的很熟,但是我仍然很小心的靠上去。我從姊姊上面看下去,她的乳房被她的手臂擠壓成圓鼓鼓的,中間也擠出深深的乳溝來,還差一點點就把乳頭擠出來。我顫抖著伸出我的手,緩緩的摸著姊姊柔軟的嘴唇,姊姊一點反應都沒有,我的膽子頓時大了起來。我順著姊姊的嘴唇,頸子往下摸,摸到了姊姊的鎖骨,姊姊的鎖骨長的很

纖細清秀,看起來很性感,是我最愛的垯方。我愛憐的在那裡停留了一下,然後向著第一個重點,姊姊的乳房前進。我的手順著姊姊的曲線向下滑,只覺得心跳很快。當我終於摸到姊姊的乳房時,心中那種感動真是筆墨難以形容。我按了按姊姊的乳房,竟然被姊姊乳房的反彈力震的我手指發麻。

「姊姊的乳房彈性真好啊!」我不禁贊嘆著。我把手指插進姊姊深深的乳溝中搓動著。

姊姊可能覺得不舒服,一翻身,變成仰著天大字形的躺著,我嚇了一跳,以為姊姊醒來了,還好姊姊只是翻了一下身,但我馬上被姊姊惹火的睡姿,刺激的差點流鼻血。姊姊兩條修長的美腿分的開開的,T恤翻到了她的乳下,露出了整個纖細的腰肢和平坦的小腹。而最吸引我的,當然是姊姊胯間的神秘垯帶,姊姊的白色三角褲,緊密的包住姊姊的小穴,但是姊姊的陰毛卻從邊邊跑出來,白色三角褲的中間也映著一團黑影,姊姊的陰毛長的很茂盛。我激動的撫摸著姊姊雪白柔嫩的大腿,心裡想的卻是想要看姊姊的小穴。可是姊姊的這個姿勢讓我沒辦法去脫她的內褲,我正在為難中,突然想到一個方法,急忙到外面拿剪刀。我把姊姊的內褲輕輕的拉開,然後把剪刀伸進去,小心翼翼的把姊姊的內褲兩邊的褲頭剪掉。顫抖著把布片掀開,終於,我看到了姊姊美麗的陰戶。姊姊的陰戶真的非常美麗漂亮,柔細的陰毛稀疏的環住陰戶,艷紅色的陰核配上粉紅色的陰唇,紅嫩紅嫩的看起來很亮眼,小穴裡有兩個洞,只是我不知道那一個是陰道,那一個是尿道?

我把自己脫光,然後溫柔的輕撫著姊姊柔細的陰毛,軟棉的觸感刺激著我的感官,姊姊的陰戶也隨著我的撫摸而顫動,慢慢的流出透明滑潤的液體。這是姊姊的愛液!我心中無比感動的,忍不住將臉靠在姊姊的陰戶舔呧著姊姊的愛液淫水。

「小俊,你在干什麼?」姊姊終於被我愛撫的動作喚醒,我從姊姊的胯間擡頭看著姊姊,臉上還沾

著姊姊小穴流出來的淫液,姊姊一臉震驚的看著我,美麗的臉龐嚇的粉白。

我順著姊姊的嬌軀往上爬,然後壓在姊姊豐滿的乳房上,一臉癡迷的說:「姊姊妳醒了?妳別怪我,我實在是愛妳愛的快發瘋了,姊,妳給我吧!讓我進去好嗎?」

姊姊看到赤身裸體的壓著她,堅硬的小弟弟正在她的禁區前不斷的嘗試進入,她想將兩腿夾緊,也因為我夾在中間而變成不可能的事。她感受到我小弟弟的強壯,忍不住驚慌起來。

「小俊,你別鬧了,你先讓姊姊起來。」

「我不要,妳先告訴我,妳是愛我的,妳不是告訴妳同學說我是妳的男朋友,那就表示妳是愛我的。」

我赤裸的身體全面緊壓著姊姊豐滿的肉體,我還不停的蠕動著來刺激著姊姊。姊姊果然經不起我的全面刺激,粉臉開始泛紅,連頸項耳朵都紅了起來,她央求我說:「小俊,姊姊拜託你,你先起來姊姊受不了。」我當然不依不饒的要她先說。

「姊姊當然也愛你啊,只是我們不能這個樣子,這是亂倫啊,我們會被爸爸打死的。」姊姊無奈的說。

我故作慷慨激昂的說:「既然我愛妳,妳也愛我,那我們還怕什麼,我們又沒有妨礙到別人,說到亂倫,我們也不是第一個,像廖嘉偉和廖嘉宜他們還不是亂倫,不也沒人怪她們。」

姊姊嚇了一跳,說:「你在胡說什麼,這種事也能拿來亂說?」

我心裡一喜,知道有門了,連忙說:「我才沒有亂說,妳還記不記得,我那天去學校接妳的事.......」我把當天看到廖嘉偉廖嘉宜在海防崗哨兄妹亂倫的事,加油添醋添枝加葉的說了出來,我故意將過程細節講得很詳細,存心刺激著姊姊。

姊姊聽得目瞪口呆,臉上的警戒之色越來越鬆懈,也忘了繼續掙扎,穴裡的淫水又開始分泌了。我暗暗得意,知道姊姊已經被我挑動春情了。

「...所以妳說,為什麼別人能,我們不能?妳也說過妳是愛我的,那為什麼相愛的兩個人不能在一起?而他們就可以?」其實我真對不起姊姊,我那時候那知道什麼叫愛情,滿腦子只有肉慾的沖動,甚至一直到現在,我到底知不知道什麼叫愛情,我自己也不確定。只是我知道姊姊愛聽這一套,所以就投其所好的說了一大堆。

聽完後,姊姊沈默了很久,才說:「廖嘉偉廖嘉宜他們那是沒人知道....」

我連忙說:「那我們也別讓人知道不就行了?姊拜託啦,我真的快受不了了啦,妳感覺一下,我的小弟弟都快漲爆了,姊....」我努力的哀求著。

姊姊被我一直拜託,開始心軟了起來,只是她想了一下,還是說:「小俊,姊姊真的不能跟你做那種事。不過你不是說廖嘉宜會用嘴幫廖嘉偉吸嗎?既然你那麼難過,那姊也用嘴幫你吸,好不好?」

我當然不願意,只是我看這已經是姊姊最大的尺度了,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同意了,只是我也提出了我的要求:「那妳要讓我摸妳的奶子」

姊想了一下,才紅著臉同意。

我先從姊姊身上爬起來,講真的,真是捨不得。姊姊去了我這個重壓,這才能好好忽吸。她埋怨我說:「臭小俊,那麼重,快壓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