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誘姦現場秀一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12)

這真是一個特殊的夜晚。

心怡以前的高中女同學小娟,打電話約她到她在那家pub做調酒師的店裡,說是要請客,其實是想炫耀她的調酒特技,沒有去過那種地方的心怡心裡有點怕怕的,於是打電話約她的男朋友維雄一同前往,但是維雄說跟別人有約,無法陪她,她賭氣的告訴維雄說如果在那種地方被男人盯上旁邊沒有護花使者的她,請他不要後悔。

雖沒去過那種地方,但是,既然不用花錢,又何樂而不為呢?所以她毅然決然隻身前往。

維雄今晚其實並沒有事,只是他前幾天在網路上看到一則廣告,說有現場做愛的表演,是兩猛男對一美女,而且強調他們所找的女孩都是非職業的,只是為了撈一點外快才做的,甚至有的還是女學生。在這麼大的誘惑之下,維雄與他們聯絡上,本來還怕自己受騙,但是對方一再保證物超所值,人數有限,而且不須預付,只要到現場再付錢,所以他們之間已經談好了,正好就在今晚,而女朋友心怡臨時才告訴他的事,他當然不願意去,想想好不容易才等到這一天,他那捨得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平常有機會想跟她做愛時,她都推三阻四的,大概四次裡她才會答應一次,雖然她的處女初次是給了他,但是從第一次做愛到現在為止,她的反應都不熱烈,他懷疑她是否性冷感呢。

而這次的真人秀使維雄充滿強烈刺激的好奇心,從沒有看過的他,一直想看看別人做愛是什麼樣子,尤其廣告說是兩個猛男對一女,他更想看看那個女的會是什麼樣的感覺,如果把那個女的換成他的女朋友心怡,她是否還是一樣冷冷的呢?

這時心怡已經來到了這家pub,坐上吧檯椅子,在一陣寒暄之後,小娟秀了一手調酒特技,並請她一杯「神農特攻隊」的雞尾酒,甜甜的,有點像水蜜桃汁,蠻好喝的。

她一面與小娟聊天,一面聽著樂團演唱。過些時店裡突然來了一通電話要小娟立刻請假回家處理一重大事情,小娟立刻又調了一杯酒給她,要她在店裡先看看樂團,等她回來再好好聊一聊。

其實今天阿浪與阿興這對雙生兄弟來這家pub就是專門為了晚上現場秀找女主角,因為每次都跟那些從事特種行業的女人表演,都快膩得舉不起來,他們跟老闆講好,如果他們自己找到女主角就用他們的,如果找不到只有用原來的,只是如果原來的不用的話也要付一半錢,他們講好願意從他們的錢中扣除,為什麼他們願意這麼做?因為每次與那種女人表演做愛只是他們的工作,這次他們不只是工作的表演,更是他們的興趣,所以他們挑的女孩一定是要自己很喜歡的,而跑了幾家pub之後才發現眼前這個可愛清純的女孩。

就在小娟離開五分鐘之後,自稱阿浪與阿興的兩個男生分別坐到她左右與她搭訕,這兩個男子塊頭小小的,大慨只比她高三、五公分而已,瘦瘦乾乾的,臉孔長得是獐頭鼠目,不但醜,而且土得沒有一絲絲的氣質,心怡心想怎麼會有長得這麼土又這麼相像的人,說不定是雙生的,只是雙胞胎長得這麼抱歉還真是少見與可惜。

因此心怡根本懶得理他們,但是人家也點了酒,也有權坐在吧檯椅上,心怡以輕蔑的眼神對付他們的搭訕,卻仍沒能趕走他們,氣不過,只好藉故上洗手間待個十幾分鐘才出來。

當她一離開座位不久,阿浪就把無色無味,俗稱強姦藥的FM2偷偷地融入心怡的酒裡,然後就離開吧檯到另一漆黑角落站著。

心怡出來之後發覺那兩個臭男人已不見了,(至少不在吧檯附近)這時她才放心的坐回去,高興之餘一口氣將眼前的雞尾酒一飲而盡。

才過了五分鐘,不會喝酒的她已是面頰紅潤,雖有酒意,但是神智卻還算清楚,只是身體懶洋洋的不聽使喚,她還在奇怪這種酒怎麼有這種奇怪的感覺時,她的身旁又回來了那兩個臭男生!

她用驚悸的眼神看著他們,想叫他們滾卻說不出話來,想離開吧檯卻是全身無力,一咕嚕地從高高的吧檯椅子上跌下去,正好被阿浪阿興左右接住扶回椅上,他們說要送她回家,心怡當然不肯,可是卻無法表達,所以別人都以為她與他們原本就認識,只是現在她喝醉了,有認識的人送她回家不是正好嗎?

於是心怡就被阿浪與阿興一左一右夾著腋下走出pub。

其實在阿浪的車後座上,她還是蠻清醒的,阿浪在前座開著車,後座的阿興一直有意無意地把手放在她身上,她很氣,但是卻更氣自己無力反抗,只能從喉嚨發出一些連她自己都聽不懂的囈語以示抗議。

其實綽號阿興比綽號阿浪早了約一分鐘出生,理論上應該是哥哥,可是阿浪卻一點也不服氣,何況自己又比阿興聰明,更加不願稱呼阿興為哥哥,也不準阿興稱呼自己為弟弟,以致外人看起來總以為阿浪是哥哥與老大的怪異現象。

「等一下可千萬別猴急啊!」開著車的阿浪突然表情凝重起來說著。

「為什麼?你不想嗎?」

「廢話!我比你還想啊!我們什麼時候玩過這種清純貨色的?每次表演都是跟那些妓女或特種行業女郎,她們的乳頭都被吸黑了,下面也鬆垮垮的,要不是為了表演我才懶得肏她們屄。」

「那就更應該快點上啊!你到底在猶豫什麼?」

「別忘了她可不是以前那些專門來表演的女人,這是我們偷偷給她下藥才綁來的,萬一藥性不夠或時間未到,弄得她大叫救命,那可就慘了!到時候被告輪姦你劃得來嗎?」

「說得也是,像我們這種職業要玩女孩子實在是輕而易舉,只是……,老是玩風塵女人,卻玩不到這種女孩啊!就算她想找對象也輪不到專門表演現場秀的我們。」

「所以我們才需要對她下藥,喂!是FM2!最近抓得很兇呢!如果不是像她長得那麼純真可愛我還真不敢用呢!」

「好吧!那你到底打算怎麼做?」

「我建議我們不要猴急,難吃的要盡快吃掉,好吃的可要慢慢的來,好好品嚐,肏她個幾次才過癮,到時候全程錄影還能幫我們不被告,而且還可能被我們繼續威脅再誘姦個幾場,那才夠本啊!」

「不!膩了還不夠!物盡其用,別忘了咱們的顧客,他們只要額外再付一些錢就可以像咱們一樣的爽快,。好啦!那現在要怎麼玩?」

「我們千萬不能讓觀眾看出她是被我們強迫的,要讓大家覺得她是甘願的,所以我們先用各種辦法把她的情慾挑起到最高點,直到在藥性真正發作時還是不能上,要一直等到她實在受不了折磨時再肏她,讓她達到高潮後她就會從被動變主動,等她達到個幾次高潮後,她就不能告我們強姦了,你有聽說過女孩被肏到出來好幾次,事後還告對方強姦嗎?就算告了又有誰會相信呢?」

「可是我們要怎麼挑逗才真正有效呢?平常我們碰到的都是特種營行業上班女郎,根本不用我們挑,她們就主動挑我們了。」

「喂!別忘了是二對一,我們兩張嘴,四隻手,還有靠著它吃飯的兩根大屌!你以為那些女人只是表演,而不是真的被我們幹到爽得死去活來的啊?」

「說得也是,看到這麼清純的女孩,頭都變呆了。」

「別忘了等一下要給她戴上眼罩面具。」

「為什麼?以前從來沒這樣做啊!」

「對不起,以前是用特種行業上班女郎,現在這個良家婦女可是我們綁來的,若不戴面具的話,萬一被客人認出怎麼辦?。」

「可是我們的客人一次也才只能容納十五個人,哪有那麼剛好會有人認識她。」

「說你呆,你就是沒腦筋,難道你不知道現場有兩部攝影機在拍嗎?若不戴面具,將來賣出的影帶如果被她的親人認出來的話,要怎麼辦?你想被告嗎?」

「可是可以加馬賽克呀。」

「加馬賽克?你以為我們是賣什麼?我們賣的是地下色情錄影帶啊!加了馬賽克能叫地下嗎?還會有人買嗎?,而且也看不到臉部,不夠真實,戴上化妝舞會用的蝴蝶型眼罩面具,至少還可以看到眼睛、鼻尖、嘴吧、整個下巴及下半部臉頰,才能顯得出她純真的面孔,而當有人認出她時,卻沒證據,也無法百分之百的確定就是她。」

「可是對方可以依據影帶裡特寫鏡頭的乳房和陰戶的特徵證明那就是她呀。」

「你的頭腦真的有問題,難道說腦大鳥小,鳥大腦小嗎?我就不是這樣子。你想想會有正常女孩子刻意揭露自己的生殖器,只為了證明她就是影帶的女主角嗎?那對她是更大的第二次傷害呀!」

「說得真有理,還是你聰明。」

其實他們的對話心怡迷迷糊糊地多少都聽到一些,應該要有極大的驚悸反應才是,無奈力不從心,其實她的心也只是半醒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