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交換女友(4)

2016-06-21     WoKao     檢舉     收藏 (7)

四)

原來阿軍比我更早完了,早抱著阿萍在我身旁休息。而我女友阿雯身邊則換上了阿力,因爲他剛才在阿欣身上發泄過了,陽具還是軟趴趴的。他擁著阿雯半坐著,兩只手分別在她的乳房及濕漉漉的私處上撫摸,而阿雯半合上眼睛,享受著他的愛撫,半開的櫻唇呢喃著滿足的呻吟。

阿軍半撐起來,看著阿君因興奮而微微呈現粉紅的玉體奇道:「阿豪,你剛才沒有射精嗎?想保留實力再戰下一場呀?」

我奇道:「有呀。你爲何這樣問?」

此時阿萍亦半撐起來,望了望阿君的完美陰戶,奇道:「真的一滴精液也沒有啊!」

其他仍在休戰的各人都被我們的對話吸引而望過來,阿君也因我們的對話而離開我的懷抱,坐起來望向自己的下陰,除了有一絲絲蛋白色的水狀物流出來之外,真的沒有一滴精液流出。她也覺得奇怪的問:「爲何會這樣?」

我忽然心中有一絲明悟,坐起來道:「我明白了!因爲阿君的陰道非常短,所以當我全根陽具插入後,龜頭已經穿入了她的子宮內。我射出的精液跟本沒有經過她的陰道而直接射入她的子宮內,而當我拔出後,子宮頸自然收縮合上,將我的精液完全包裹她的子宮內,所以此時一滴精液也沒有流出來。而且她的子宮頸還很敏感,只要一被侵入,她就會立即泄身呢!」

當我把她的身體特徵告知各人時,她羞得把臉埋入我頸項間,雙手亂捶著我的胸口,不依的道:「羞死人了,將人家的秘密像公諸於世般說出去!」

我笑笑道:「就算我不說出來,今晚後還不是人人也知道?」

她「嚶唔」一聲,把頭埋得更深,顯然知道今晚難逃要給在場各人玩弄的命運。

突然阿發開腔道:「原來她子宮頸也可以被插入,早知如此我就不用次次遷就著,不敢把整根陽具插入啦!」

阿君猛然回頭驚顫道:「什麽?」

我笑罵阿發道:「阿君怕了你的超級陽具呢!你的陽具這麽粗大……」

我未說完,阿欣已吐出口中阿發的陽具,搶著道:「他的陽具真的很粗啊!我把嘴張到最大也不能全根含入口中呢!何況阿君的陰道這麽短,你想把阿君的陰道也插爆嗎?我也有點怕了你!嘻嘻!不過我卻心思思想試一試,肯定會高潮疊起呢!」

阿基怪叫道:「若你嘗過他的滋味後變得非超級陽具不歡的話,我豈不是滿足不了你?」

阿欣捉狹的說:「那也不要緊,最多我們每次做愛時也叫他一起來。阿雯,你說好嗎?」

阿雯在阿力的懷中坐起羞道:「爲何問我,關我什麽事?」

阿欣正被阿旗插得快到高潮,喘著氣道:「呀……啊……呀……好舒服啊!插入些,大力些……阿雯啊,除了……呀……除了阿君外,現在只有……呀……只有你被阿發的……呀……的大肉棒插過,感覺如何你最清楚,呀……我就快高潮啦,再插大力些……呀……是否只有他的肉棒才能滿足你呢?啊……我高潮來啦!呀……好……」

說罷,已經整個人軟攤地上,而阿旗仍舊奮力做著抽送動作。

阿雯羞澀的道:「我才沒有你這般淫蕩呢!」

阿旗笑說:「看來不需阿發的大陽具也能滿足她哦!阿基你大可放心了。」

阿發此時苦著臉道:「那我豈非不能盡情享受阿君?」

我笑說:「那也不是沒辦法,我遲一些再教你!呀……」我慘叫一聲,因爲阿君很用力地打了我的陽具一下:「你想我死麽?教他把這麽大的陽具插入我裡面。」

阿基此時放開了阿珠,走到我們身邊,向阿君道:「你遲些被阿發插不插死我不知道,但肯定你將會被我插得欲仙欲死!」然後轉向我道:「阿豪,該輪到我嘗一嘗班花的滋味了,我也想一嘗被子宮頸吸吮的滋味呢!」

阿君淒然道:「阿豪,你害死我啦!」

我哈哈一笑,將阿君送入阿基的懷抱,笑著對她說:「我怎麽是害你呢,剛才被我的陽具插入子宮時,你不是興奮得忘了自己身在何方嗎?我是幫你發掘性感點,讓你享受性愛樂趣呢!」

我說完後,起身讓阿基占據我的位置,然後走去微笑著的阿珠身邊。背後隱約傳來阿君的耳語:「我不懂。」

阿基說:「不要緊,我教你,遲些你也會像阿欣般純熟。」

我坐下擁著阿珠24吋的蠻腰後,望向阿基他們,原來阿基在教著剛失身於阿發不久的阿君口交。只見阿君羞答答的把他的陽具含入口中,生澀的吸啜著那仍軟趴趴的陽具。

我擁著阿珠蠻腰的手開始不規矩起來,攀上那對35B的豪乳。阿珠突然按著我的手道:「你先回答了我的問題,我才讓你繼續!」

我呆道:「什麽問題?」

她的手仍按著我在她酥胸上使壞的手,但沒有推開,一本正經道:「你是否與阿基夾計,今晚來玩弄我們?」

我大呼冤枉:「怎會呢?你也看到,我的女友也正被人玩弄著。」我續把剛才被阿欣挑逗的情形原原本本的說出來。

阿珠聽完後說:「想不到阿欣這麽大膽。還好,你們不是夾好的,否則我一定心有不甘。」

我奇道:「爲什麽呢?」

「雖然我也從中得到享受,但始終有被玩弄的感覺。」她頓了頓續說:「原本人家一直都只忠於阿軍一個,沒想過會將身體交給第二個。誰不知,今晚卻什麽也變了,還要一次過讓六個人玩弄自己的身體。你們讓我覺得自己像個淫蕩的女人呢!」

我聽完後感到很是內咎,像做了壞事般想把放在她豪乳上使壞的手縮回,但她卻把我的手抓得更緊,不讓我縮開。我驚奇的看著她,她笑笑的對我說:「但現在什麽也沒關系了,反正阿軍也與其他女孩歡好,我也好應享受一下瘋狂的性趣。反正年輕,瘋狂一下,甚至……」我看見她臉紅得連頸也紅了。她以蚊子般的聲音續說:「甚至淫蕩一下也不爲過,可能還會變成曰後美好的回憶呢!」

說完後主動的吻上我的臉,我亦以熱情的火吻作爲回應。

此時,我聽到阿發對阿旗說:「該輪到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