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逆!癡女電車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3)

逆!癡女電車

作者:ML

女性專用車廂,是J 國獨特發展的特有文化之一,其目的在於防止某些男性

於擁擠的電車上,所行使的各種性騷擾的行為,也就是為了防制俗稱的癡漢。

X X X

「完蛋了,怎麼會突然下起這麼大的雨,這下電車又要擠爆了!」今年國二

的信吾,拿著書包遮著雨,夾在慌忙的下班下課人潮裡奔跑,衝進了車站。

今天原本是晴空萬里的好天氣,但一場突如其來的驟雨,讓平時只有固定乘

客的電車,多了許多為了躲雨而改變交通工具的路人。

尖峰時刻的電車班次是頻繁的,站在月台邊的人群有如螞蟻般的多,眾人都

注視著電車進站的入口,直到電車的車頭出現,站在人群最前面的信吾,用著目

光歡迎進站的列車,並準備上車。

「唉呦!急什麼急啊!」由於今天的乘客很多,許多心急的乘客擔心自己會

趕不及這班電車,因此在電車還沒到站便開始往前推擠,站在最前面的信吾首當

其沖,在電車剛到,開門的瞬間,就毫無選擇的被擠進了面前的車廂。

乘客們爭先恐後的上車,卡在門口,被推得傾倒的信吾沒有辦法站穩身子,

為了不倒在地上,他歪曲的將臉靠在一個極為柔軟的物體上,直到車門關起。

「這……不會吧……我怎麼會坐到這一節車廂……」電車發動後,信吾調整

自己被擠得失去平衡的身體,站直了身子,他抓著鐵桿,矮小的他勉強的觀望著

四周,忽然發現四周的乘客全都是女性,僅僅只有他一個男性在其中。

其實是很少人會坐錯車廂的,在車廂外面都有註明女性專用的字樣,而信吾

則是過於匆忙沒注意到而站錯了位置,因此被後面的人擠進了這男士止步的禁區,

幸好,信吾還是個國中生,少年的臉孔和他不滿一百六十的矮小身高,讓他避免

了被女乘客驅趕的命運。

「咦……」信吾正眼直視前方,一對堪稱巨乳的豐滿胸部,就在他眼前不到

十五公分的地方,他回想起剛才進門時,用臉靠著某個柔軟物體支撐的情況,忽

然瞭解到自己不經意的作出了非禮的行為,臉皮嫩的他,不好意思的將頭低下,

避開眼前的景象。

也許是乘客們都被淋濕的關係,空氣裡有些濕悶,被雨淋得幾乎濕透的OL由

美,注視著這剛進來就用臉去撞她胸部的害羞男孩;看信吾緊抓著吊環,非常害

羞的低著頭,深怕一不小心就再撞上她的可愛模樣,讓剛和男朋友分手的由美,

心中有種突如其來的衝動,惡作劇的衝動。

發育中的男孩總是對異性有著更多的好奇心,所以信吾雖然是避過視線,但

還是不時的斜眼偷看﹔夏天的衣衫都是很薄的,被雨淋濕以後,更是沒有遮掩的

效果,直條紋的襯衫沿著由美自傲的胸部緊貼著,圓弧的曲線在紅色胸罩的包覆

之下,更顯得豐滿,國中生的信吾哪裡有看過著這麼活生生的豐胸,既使只是不

時的偷看,也看得他心跳加速。

由美由上而下的觀察著信吾,信吾的行為她完全看在眼裡,自己最自傲的地

方能夠對少年造成這麼大的誘惑,信吾的好奇心完全滿足了由美的虛榮心,她稍

微的挺起了胸,讓雙乳與信吾的距離縮短了些,同時拉了拉兩旁同事的手,用眼

神打了個暗號。

「喂…很好看嗎?不如摸摸看吧!」由美彎下腰,塗了口紅的艷唇在信吾的

耳邊悄聲說著,如蘭的香氣從口中吹出,徐徐的吹進了他的耳裡。

「啊…」信吾首先是因為自己的偷窺行為被發現,而嚇了一跳,然後是眼前

那雙豐乳的逼近,逼近,直到他的臉頰又再次的體會到它的柔軟觸感。

成熟的巨乳隔著胸罩和快乾的襯衫貼著,但是對於信吾而言,卻彷彿直接的

接觸在那雙巨乳上一樣,被乳肉擠壓著臉頰,信吾充分的體會到女人獨有的柔軟

彈性,不僅如此,在那深邃乳溝裡,還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混合著迷人的乳香,

佔據了信吾的呼吸。

雙手抱著信吾的頭,控制著他埋在自己的懷裡,從雙乳間可以感受到信吾興

奮的顫動,由美很滿意信吾的反應,她轉過頭,向兩旁的同事吐著舌頭,炫耀她

的魅力。

「隔著太多東西,怎麼夠舒服呢?讓你「親手」感覺一下女人的觸感吧!」

從由美的暗號開始,一直看到由美大膽的惡作劇,少年明顯處男的反應讓真琴也

浮起了些微的慾望,她語帶雙關的對著信吾私語,一邊鬆開他抓著書包的手,引

導著他伸進自己襯衫的釦子間。

手穿過未乾的襯衫有些冷,但是當信吾的手直接握在真琴那飽滿的乳房上時,

他只感到十分的火熱﹔真琴的胸部並沒有由美那麼大,但是卻是比她更加結實有

彈性,當信吾受到真琴的引導施力時,反抗的彈力幾乎要使信吾滑開了手,而從

未碰觸過如此美妙肉體的信吾(而且一次還兩個),發育中的身體起了直接的生

理反應。

「哇!已經變硬了呢?真是個壞孩子…」好友們都已經開始玩弄著這偶然的

年輕肉體,在一旁的理加自然也不願錯過﹔她非常清楚,這年紀的男孩都是經不

起挑逗的,她雙手準確的找到了信吾褲襠的位置,隔著褲子撫摸著他的勃起。

「喔!大姊姊開始期待你的成長了,嘻嘻!!」拉下拉煉,勃起的肉莖從內

褲的一旁被解脫了,少年肉色的陰莖朝氣的向上直指,比同年齡男孩還要大上一

些的堅硬肉棒,讓理加不禁想像著它的將來。

「唔!」柔若無骨的手掌握著肉棒,規律又輕柔的搓弄,比自己自慰時還要

舒服上千倍的快感,逆著血液上衝,信吾加快的心跳又似乎跳得更快了些,尤其

是在理加指尖摳弄著他未完全露出的龜頭時,心跳急促的像是要休克一般,很快

的,只是處男的信吾就在理加成熟的指技當中,噴發了精液。

與信吾有著身體接觸的三人,都感覺到了信吾的高潮,尤其是理加,信吾濃

郁的童子精全都噴在她的手掌上,白濁的液體糊在掌心﹔理加舉起手,展示般的

給由美兩人看,然後用著美味的表情,將自己的手掌舔淨。

在電車的冷氣吹拂下,乘客們淋濕的衣服也都乾了,由濕變乾的衣服會讓人

覺得寒冷,但由美四人卻是例外,由於由美一時的惡作劇,演變成三人競爭般的

調戲,尤其是在理加舔食精液的動作之後,四個人的情慾都迅速上升,已快到無

法控制的地步。

「嗯…」讓信吾火熱的鼻息噴在乳溝裡,信吾射精時的急促呼吸,讓由美的

乳尖變得硬了,發硬的乳頭頂著胸罩,有種淫癢的微痛感,佔據了信吾的頭部的

她,把信吾從巨乳的悶絕裡解放出來,但是信吾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由美艷紅

的雙唇,就又封住了信吾微張的口。

已經不記得自己正在被女性性騷擾,成人的口紅香味,從最近距離竄進了信

吾的鼻中,比乳香還要艷麗的唇香,讓信吾陶醉在她侵犯的芬芳裡,而由美直接

伸入的舌頭,更是在信吾口中姿意追逐的他瑟縮的舌,強迫著他和她相互交纏,

由美熟練的纏繞著他的舌頭,讓甜美的唾液,在交纏裡湧入,從喉嚨直達信吾的

陰莖裡,使他尚未疲軟的肉棒,又再恢復硬挺。

僅僅只是撫摸胸部,已經無法滿足發情的真琴了,真琴的胸部是她最敏感的

地方,不過是幾分鐘的愛撫,便足以使她花蜜洶湧,特別是在電車上被一名少年

把玩,那種暴露和犯罪的刺激,直接反應在真琴的蜜穴裡,大量溢出的淫蜜,濡

濕了內褲。

真琴抓著信吾的手,改變了它的位置,讓信吾的手穿過短裙,拉開內褲,覆

蓋在她濕透的淫穴上。

「!!!」信吾的手有些顫抖,這是信吾第一次接觸到女人的私處,掌心細

毛的觸感,手指濕滑的裂縫,雖然沒有親眼所見,但從A片上得來的知識讓他知

道,這是女人美妙的陰戶。

「啊…別只是磨著,我教你怎麼動…嗯…」信吾手掌的顫動,不經意的摩擦

到了陰核,身體裡蕩漾起一陣美感的真琴,不小心的發出了呻吟,她低聲對著沉

醉在接吻裡的信吾呢喃,要教導他能夠使女人快樂的手技。

「啊…對了…要再深一點…嗯…對…」信吾從接吻的沉醉裡分出一點心神傾

聽著,他的手指在真琴手指的指揮之下,笨拙的在她的私處逗弄,少年沒有經驗

的手指在蜜穴裡橫衝直撞,一下子劃著肉唇,一下子刮著肉壁,偶爾挑逗到花心

的差勁手技,讓真琴的心裡,因為這處男的新鮮感而雀躍不已。

由於由美接吻的動作太過明顯,害得理加在發情之餘,還擔心起是否被人發

現,她站直身子,觀察著四周,所幸她們四人是站在靠車門的地方,其餘乘客又

是朝著另一邊車門在等待下車,而擁擠的車上又沒有乘客無聊的四處張望,因此

目前還沒有人發現她們的舉動。

安心了以後的理加,假裝蹲下撿東西,但卻是將位置移到了信吾和由美的中

間,面對著她一直沒有放手的肉棒。

「嗚嗚!!」還在品嚐著由美甘甜唾液的信吾發出了悲鳴聲,勃起的肉莖被

理加溫暖的口腔吞沒,靈活的舌頭還立刻捲上了棒身,超越了手淫數百倍的快感,

又一次的給予了他射精的命令。

但這次信吾試圖去反抗她,可是狹窄的口腔擠壓著肉棒,濕熱的舌頭卷弄著

包皮,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強迫著精囊釋出精液,最後就在喉嚨的吸吮之下,無法

再忍耐的信吾又一次的噴發,將依然濃郁的精漿餵給了理加享用。

連續兩次射精的信吾有些腳軟,他靠在車門上喘息,吐氣的口中滴垂著混合

了由美味道的唾液,宛若少女般通紅的臉頰看來十分清純,但他的手上卻沾滿了

真琴淫靡的肉汁,在龜頭上也還有殘留的精液。

由美三人並沒有輕易放過信吾的打算,只看到由美拉起了短裙,一手伸進襯

衫裡捏著自己的乳尖,另一手扯下了內褲,讓茂密的黑森林若隱若現﹔而真琴則

是解開了釦子,微微的拉開襯衫,炫耀著自己挺立的美乳﹔理加更是將修長的手

指伸進口中,沾著混有信吾精液的口水把玩,三人盡情的展現艷絕的媚態,誘惑

著信吾純真的少年心。

令人屏息的美景,讓信吾被玩弄的恐懼心一掃而空,既使是已射精了兩次,

但年輕人的活力又讓軟下的陰莖勃起了,白淨的肉棒斜上的對著由美三人硬直,

誠實的訴說著少年對性的渴望。

面對信吾宛若挑釁般的勃起,由美三人對望一眼,站得最近的真琴搶先一步,

奪得了信吾的初夜權,她扶著信吾的身子站直,搭著他的肩膀,配合著他的身高,

然後用手引導著陰莖對準蜜穴,緩緩的半蹲。

「嗯嗯嗯…好硬…好燙喔…」當肉棒穿進淫穴時,發出了細微的水聲,宣告

著國中生的信吾,正在被大他十歲的真琴強姦﹔真琴不由得發出了痛快的長吁,

雖然信吾的規模還比不上成年男子,但是他年輕的堅硬和火熱,卻有另一種美妙

的風味。

「乖弟弟…墊著腳動動看…」由於信吾被真琴搶去了肉棒,理加只能夠抓著

信吾的一隻手來暫時安撫自己,理加享受著粗糙手技的撫弄,一邊彎下身子,在

用著舌頭劃著信吾耳朵輪廓的同時,教導他如何在這種姿勢下抽插真琴。

「啊…好…嗯…」信吾單純的聽從理加的指示,少年率直的橫衝直撞,大開

大闔地做著活塞運動,粉色的龜頭一次又一次的撐開濕淋淋的肉縫,舒服的讓真

琴想大叫,但是她既使是沉醉在性愛裡,還是保持冷靜的咬著手,壓抑了淫喊聲。

已射過兩次的肉棒有著較多的持久力,所以在開始抽送真琴那又濕又緊的小

穴時,信吾才沒有一觸即發,不過少年人的肉體是不懂得忍耐的道理的,因此就

在不到十分鐘的初次性交過程裡,信吾貢獻了他第三次的射精。

「呼…呼…呼…」雖然沒有達到高潮,但是信吾精漿直射子宮的舒暢感,還

是讓真琴在公開暴露的刺激感之下,洩出了大量的淫水,她摟著信吾的脖子喘息,

而信吾也本能的用手環繞著她的腰,給予彼此性交後的溫存。

之前兩發的精液雖然是被理加迅速的舔食,沒有因為氣味的關係,被其他乘

客察覺,但是這是真琴和信吾真槍實彈的性交,其中淫水混合著精液所發酵出的

味道,在密閉的車廂裡飄散著一股催情般的淫臭,慢慢的滲進了其餘乘客的呼吸

裡,有些較敏感的人,已經開始尋找著這股異味的來源。

但是被慾火所包圍的由美三人卻完全沒有發現,離信吾最近的理加奪得了他

第二次失身的權利,有鑒於剛才信吾處男的短促,理加從口袋裡拿出了比信吾肉

棒尺寸要小上一圈的橡皮筋。

「啊啊…痛…」理加殘忍的把橡皮筋套進了信吾肉棒的根部,橡皮筋並不緊,

但是稍微小了一點的半徑,剛好把外皮陷進了一圈,橡皮筋壓迫著血管,讓來不

及散去的血液無法退潮,肉棒漲起了血管,已射精三次,又被強迫保持堅硬的信

吾不禁痛呼,滿臉通紅。

「忍耐一下…這樣會更舒服喔…啊…燙…」和真琴交換位置,理加一邊安撫,

一邊以相同的姿勢套入陰莖,在橡皮筋的束縛之下,消退不去的慾火在血液裡沸

騰,不停的在肉棒裡回流,讓信吾的陰莖變得更硬,更熱,宛若燒紅的鐵棒一般,

蒸發了理加蜜穴裡的淫液。

越來越多的淫液滴落在地上,在四人包圍著的熱情裡,向周圍乘客吹送著淫

靡的性臭,已有不少乘客被淫味所吸引,視線追尋到在車門角落裡上下擺動的理

加,並且從她壓抑,但是快活的表情上看出她們正在作些什麼了。

「嗯…啊…好弟弟…好棒…噫…」火熱的蜜肉噬咬著炙熱的肉棒,自己體溫

不斷被摩擦升高的熱浪,持續的拍打著理加的子宮,橡皮筋對於信吾的持久力發

揮了莫大的幫助,緊束的尿道射不出精液,像是在尋求解脫的信吾快速的挺動腰

肢,不過十數分鐘的劇烈肉擊間,理加咬著自己的袖子,達到了高潮。

電車上,已有大半的人在盯著理加兩人的淫戲,尤其是她仰頭微笑的那副暢

美表情,更是讓人目不轉睛,而在理加起身以後,越來越濃厚的性液氣息充斥了

整節車廂裡,那些已飽嚐性交美好滋味的女人們,都不禁濕透了內褲。

一直都在把風的由美自然知道車上乘客的變化,三人之中最淫蕩的她,發覺

其餘的人似乎沒有阻止的念頭,就更加膽大妄為的將信吾的整條褲子脫下,讓他

赤裸著下半身,舉著脹紅的肉棒插入背靠在車門上的由美。

「唔!好棒…好弟弟…硬弟弟…啊啊…」有意讓更多的人觀看自己的表演,

由美放浪的淫叫毫無顧忌的傳出,從理加和真琴所包圍的人牆縫隙裡可以清楚看

到,信吾黑色制服的半遮掩之下,有著裸露的白皙臀部,健康的年輕臀肌繃著屁

股,有力的挺著無法射精的肉棒,在淫熟的蜜壺裡攪拌著淫汁。

現在整個車廂裡,已經沒有在等待下車的乘客了,丈夫長期出差的少婦,忍

受丈夫年老無能的熟女,為工作忘卻一切的女強人,委身給醜陋上司的OL,此

時此刻,不約而同的緊盯著信吾性交中而不停晃蕩的肉囊,眾多目光中,有著羨

慕,有著忌妒,有著飢渴,有著慾望,每個人都希望在那被肏入的不是由美,而

是自己。

「啊啊…射進來了…啊…」到站的廣播聲響起,信吾的高潮也同時到達,累

積的精液突破橡皮筋的控制,又熱又燙的精液柱貫穿子宮口,宛若水箭般直擊在

由美的子宮壁上,由美抓著信吾肩膀的手也一陣用力,噴出大量淫液弄濕了信吾

的制服。

到站的廣播不代表下車的廣播,在乘客的耳裡,由美的淫喊聲已經超越了廣

播聲,所有乘客在車門打開時,還是待在原地,直到車門關起,而月台上的乘客,

看見車上這種塞滿的狀態,僅有兩三人勉強的擠上來。

電車行進,淫行繼續,乘客們不自覺的向信吾靠近,相鄰真琴理加的乘客,

伸手越過了這沒作用的人牆,撫摸到信吾的身上,少年光滑的肌膚,緊實的臀肉,

消瘦的大腿上,都有著修長的手指在摸著,微涼的柔細觸感,使信吾不但沒感到

異樣,還舒服的瞇上了眼睛。

封閉的車廂裡,眾人的慾望清晰可見,已充分享受過的由美三人,當然樂於

把這美食與眾人分享,在由美的暗示之下,真琴理加讓開位置,把恍惚中的信吾

推進了淫婦們的性海裡。

緋紅的臉頰,濕透的裙底,伸著手去貪食信吾青春的肉體,包圍著信吾的女

人們,個個都有如發情的牝獸,眾多環肥燕瘦的手擁上,信吾身上最後一件衣物

也被脫下,他依稀看得見肋骨的男孩身體,是這群牝獸的美食。

由美三人靠在電車門上,享受著性交過後的慵懶,一邊觀賞著她們所製造出

來的盛大淫戲,一個被眾多美肉所包圍的男孩,同時與兩個人的舌頭嬉戲,背後

有著白軟的巨乳按摩,平坦的胸膛烙著櫻紅的吮痕,而重點的陰莖,更是有三隻

以上的纖手在伺候,分別刺激著它敏感的神經。

只為保護女性的車廂,淪落成男孩的地獄,女人集合起的溫柔,比起男人粗

魯的強姦更為可怕,名為溫柔的暴行,在信吾剛喪失處男的身上施虐,無處可逃

的信吾,成為癡女群所捕獲的獵物,十四年儲存起的精液,將在今天消耗殆盡。

朦朧裡,他看見隔壁車廂的姊姊優香拿著本子站在那,低著頭像是在忍耐著

什麼,信吾想求救,但是被吞沒的舌頭卻無力脫出,淫獸交換著位置,裸露的女

人肌膚取代了姊姊的身影,帶走了信吾的希望。

X X X

終點站,剛散去乘客的電車理應是空無一人,但是上來打掃的清潔員卻發現

了一名癱瘓在車廂裡的少年。

少年是全裸的,慘白的肉體躺在椅子上,地上散落著書包,長褲,制服,三

者都被不知名的透明黏液所沾濕,可是衣物中卻沒有內褲的存在。

他癡呆的臉上,有著痛苦和極樂所混雜而成的笑容,他瘦弱的身體,從頭到

腳,滿是口紅印和被吸吮的紅痕,而他明顯被使用過度的陰莖發紅髮紫,脹痛的

陰莖根部有著被透明黏液糊掉的口紅痕跡。

被嚇到的清潔員趕緊去通知站務人員。

防範癡漢的女子車廂裡,被丟棄的信吾接吻到發麻的舌頭顫抖,像是在說著

什麼,他留有未乾淫水的肌膚反射著燈光,那是他從牝獸口中殘活的證明,而他

的視線停留在車窗上那意義相反的警告標語上。

標語上寫著:

「女性專用車廂,為『保護』女性乘客在搭乘本交通工具時,不受到少數男

性乘客的『性騷擾』,本車廂只開放女性使用,嚴禁男性進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