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妓嫖著我的俏傭人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8)

嫖妓嫖著我的俏傭人

已到下班的時候, 正要離開之際, 肥強鬼馬地走到我們身邊, 說又有新事物介紹, 問我們有沒有興趣, 我瞧一瞧肥強, 準又是發現什麼新娛樂場所吧, 肥強公認是我公司最色的一個人, 我們私底下常說他每月的薪金大部份都是用來嫖妓, 雖然如此, 公司亦有一些人, 包括我在內, 偶然也會跟肥強出外見識見識吧。

我和幾個志同道合的同事跟著肥強, 肥強今次故作神秘, 不肯說出目的地, 只說首先找間食店吃過飯後再說, 我們也不再追問, 只跟著肥強到了九龍某舊區的一間普通地下食店吃飯, 這舊區正好就是我住的那區, 我們點了幾個小菜和啤酒, 肥強突然問我們有沒有發覺食店外的情況, 我們馬上朝著店外街道看著, 都看不出什麼兩樣, 肥強再說 : 「有沒有留意對面街有數間外傭商店?」 我們不約而同地看著那些商店, 肥強再說 : 「你們細心留意, 有很多外藉傭人在商店內進出吧!」 我說 : 「難道你所說的新事物就是這些外藉傭人?」 肥強笑著說 : 「這幾間商店雖然表面是賣東西和放置數台電腦給那些傭人上上網, 但店的內裡盡頭卻是有另一番天地, 我也是給朋友介紹才能窺探此秘, 再說, 她們當中不乏中上姿色的, 而且價錢比起其他夜場便宜更多!」 聽到此處, 其他的同事已急不及待像要立刻行動似的, 肥強笑著說 : 「瞧你們這副急色相, 還好說我是色鬼, 我們快點吃完這餐飯才算吧!」 真的, 我們一邊吃飯, 一邊留意著對面的商店情況, 說實在, 商店進出的外藉傭人, 當中不乏具有相當姿色的, 而且我們留意到, 一些進了商店的傭人, 她們會先坐到店內的電腦旁玩電腦, 不久便會朝著店內的小門進入, 久久也不見出來, 肥強說 : 「商店老闆會先發短訊給那些肯幹副業的傭人, 如正值假期的傭人當然沒問題, 如正上班的傭人, 她們會假裝有東西要買, 跟著便會偷偷溜到商店幹這勾當, 完事後便在店內買些東西便回家繼續工作!」 傻明忽然向我說 : 「你家好像也有傭人, 樣子好像也不錯, 不知會否有操這副業?」 我說 : 「如果我知她有這樣做, 她馬上便可回祖國吧!」

這頓飯很快便吃完, 結帳過後, 我們朝著對面的馬路進發, 肥強領著我們到商店旁的小巷, 著我們先等一會兒, 跟著他獨自往商店內進去, 過了不久, 肥強和另一亞裔人士朝著我們方向到來, 亞裔人士領著我們到小巷近商店尾的位置, 原來這裡有一道小門, 我們浩浩蕩蕩進入小門, 我們已估到內裡別有洞天, 眼前這地方居然共有八間小房和兩個廁所, 房門內只有一張細小的床, 床邊有一個小型矮櫃, 櫃面放著一卷衛生紙和保險套, 肥強指著入口處旁邊的電腦說: 「這電腦正接駁著外面商店內的電腦, 當那些傭人坐到電腦旁, 她們的樣貌影像便會傳到這螢幕上顯示, 如覺適合便可著她入內進行交易, 眾人已萬分期待著, 不久眾人一一選了合適的對手進入房內, 獨剩我一人仍未有心水選擇, 忽然, 一個令我震驚的畫面在螢幕上傳來, 這不是我家的傭人呀 Sue 嗎?, 估不到真的給傻明言中, 我心中登時既驚且怒, 我氣沖沖地向亞裔人士說就這個吧, 跟著便進入房內關上門等著。

叩門聲響起, 呀 Sue 攝手攝腳地進入房間, 準是心虛的表現, 呀 Sue 一看到坐在床上的我, 登時嚇得魂飛魄散, 「先生, 我…..!」 呀 Sue 已嚇得站不住腳, 她一手按著床邊作支撐著身子, 我怒目地看著呀 Sue 說, 「估不到妳會這樣做,」 我知今夜我太太和她的同事出外晚飯, 兒子則去了我媽那裡, 家裡只有呀 Sue 一人, 所以她便襯此機會出外幹這副業, 呀 Sue 哭著面向我說 : 「先生, 我下次不敢了, 我家裡的媽媽剛進了醫院, 弟弟告訴我要盡快匯錢到家裡去, 我算一算我的積蓄, 尚欠一點才夠媽媽的住院費用, 所以朋友才教我這樣做, 先生, 我真的不敢再做了, 求你和太太不要解僱我好嗎?」 呀 Sue 站在我面前哭著, 我問她 : 「妳何時開始幹這副業?」 呀 Sue 猶豫了一會, 結結巴巴地說是上一次的假日才開始。

我看著眼前的低著頭的呀 Sue, 說實話, 呀 Sue 在傭人的當中算是漂亮的, 今年才剛滿二十三歲, 雖然個子不太高, 皮膚比較黑之外, 五官尚算標緻, 雙胸雖然不算很大, 但平日也會無意中窺看到她的深深乳溝, 間中眼角也會瞄著她工作中美好的背影, 再說, 朋友間也有一些曾和家中的傭人搭上的情況, 我也曾有過和呀 Sue 幹那回事的幻想, 但想到她不會是這類人, 萬一因此惹上官非或被要脅, 代價便真的很大, 我倆在房中沈默著, 此時, 我的怒氣稍為平息, 忽然我心想倒, 既然已知她有這情況, 倒不如因利乘便, 實現我曾有的幻想, 而且她是我家的傭人, 每日都朝夕相對, 心中尚算有一份感情, 做著這回事也會和嫖妓的感覺不同, 這時, 我著呀 Sue 站到我身旁, 呀 Sue 不知就裡, 唯有戰戰兢兢地站到我身旁, 我假裝嚴肅的對她說 : 「這是一件不能容忍的事, 我想太太知道一定會解僱妳的!」 呀 Sue 蹲到我腳旁, 捉著我雙腿哭著地求饒, 我心中暗喜, 知道事情已在我的掌握中, 我再說 : 「但我相信妳真的為了媽媽的住院費才幹這事, 這樣吧, 妳要答應以後不可再幹這事怎樣?」 呀 Sue 聽到後猛然點頭, 我看著腳下的呀 Sue, 滿面淚痕的她充滿著我見猶憐, 「但還有一件事….」 我捉著呀 Sue 的手說, 「妳以後只能和先生幹這回事, 每幹一次, 先生便給妳二佰元作為報酬如何?」 呀 Sue 低著頭想了一想, 跟著微微點一點頭, 我知計劃已成功。

我看看手錶, 已經耗掉不少時間, 太太應快要回家了, 我著呀 Sue 站起來, 我急不及待擁著她吻著, 跟著我倆飛快地脫去身上所有, 眼前一副夢寐以求的軀體展現在眼前, 但已無暇細心欣賞, 我拿了保險套匆匆的在已堅硬無比的陰莖載上, 跟著推了呀 Sue 上床, 我分開她的雙腿, 再一股兒壓在她嬌小的身軀上, 下身已如箭在弦向著洞口蓄勢待發, 腰枝一挺, 巨物已闖進她狹小的黑縫, 我看著皺著眉頭的她被我猛烈地衝刺著, 「唔….唔….唔….」 呀 Sue 捉著我雙臂地發出低聲的呻吟, 果然, 幹著呀 Sue 的感覺真的感到不同, 很快, 我已忍不住一瀉而盡, 我擁著這可愛的傭人, 深深地吻了她一片, 跟著我倆草草整理過後便穿回衣服, 我著呀 Sue 要盡快回家, 因太太已在回家途中, 跟著我和肥強等人再到附近買醉後才回家去。

第二天, 我假裝身體不適, 要待在家裡, 太太臨上班前著呀 Sue 下午弄些稀粥給我, 跟著呀 Sue 便帶著我兒子上學去了, 想起昨晚和呀 Sue 幹得比較草率, 今天我一定要好好的認真地幹, 我坐在沙發上等著呀 Sue 回來, 怎麼時間過得這樣慢, 每分鐘都好像很久似的, 終於聽到開門聲了, 一個期待已久的身影出現, 呀 Sue 進門後看到我, 向我微微一笑, 跟著便進了廚房工作, 我探著頭看看廚房內的呀 Sue, 怎麼今天覺得她比平時更漂亮似的, 自她進我家門工作後, 我從未認真細意凝視這個傭人, 一把長長的秀髮配合著一張俏臉, 小小的湯碗型胸部, 纖瘦的腰枝下再加上翹起著的誘人臀部, 簡直就是傭人中的西施, 想到今天會整日留在家中和呀 Sue 共處, 我的小弟弟已再始硬磞磞地頂著褲檔了。

我從錢包取了二佰元出來放到桌子上, 跟著示意呀 Sue 從廚房出來, 我指著桌上的二佰元, 她已明白我的意思, 看著她取去金錢後, 跟著她站到我的身旁, 我已急不及待, 一手把她拉到我的懷裡, 我看著懷中這個西施傭人, 一雙眼睛像會說話似的, 真的很美, 我忍不住深深地吻著她的小咀, 同時我已把手探到她的上衣內, 隔著胸罩地揉壓著她的雙胸, 吻了一會, 我索性抱起這小美人進入房內, 我輕輕把她放在床上, 我們開始各自脫去身上所有, 眼前一絲不掛的她令我雙眼發亮, 沒有胸罩的雙乳仍是那麼堅挺著, 雙腿盡頭是一片稀疏的恥毛, 小黑縫沒有外露的跡象, 準是沒太多的經驗, 全身散發著青春少女的氣息, 真是後悔這麼遲才享用這極品, 我一把壓在她身上擁吻著, 她的接吻技巧很生硬, 我雙手不斷在她身上遊走著, 一雙乳房果然充滿彈性, 我忍不住向著頂峰上的蓓蕾吸吮著, 另一隻手已探到誇下之處, 我輕輕用手指撥弄著稚嫩的陰唇, 小穴已開始濕濡一片, 但呀 Sue 仍是皺著眉頭地強忍著, 看到她的模樣, 更激發起我對她的征服性, 我爬到她的上身, 雙腿跨在她的頭部, 我把硬物向著她的口部, 示意她張開口含著, 呀 Sue 有點為難的表情, 雙手在我的大腿位置推著, 我把硬物頂著她的小咀, 她仍是有點不願意地緊閉著口, 我開始加點力度, 我強行把硬物塞進她的口, 我的頂部已頂著她的牙齒, 跟著用手按著她的口, 終於順利把我的陰莖放到她的口中, 呀 Sue 皺著眉頭地推著我, 似乎不太享受這樣, 我繼續在她口中抽動著, 她的口部沒有緊緊含著我的硬物, 漸漸我也感到乏味, 我把硬物從她的口部抽出, 呀 Sue 急忙用手掩著口部, 似是真的不慣為人作口部服務。

是時候了, 我取了保險套載上, 我開始到她跨下準備, 我用頂部在她的小隙縫磨著, 慢慢地開始逐點滑入她這小洞穴, 終於, 硬物已被她的陰道緊緊地包裹著, 呀 Sue 輕輕地呀了一聲, 跟著仍是默默地接受著我的衝刺, 真的舒服死了, 我俯下身緊抱著她繼續抽插著, 反正今天有整日的時間, 我要好好地享受著這小美人, 不知多少時候, 呀 Sue 仍是默不作聲, 只是間中發出一點微弱的呻吟聲, 我開始有點滿不是味兒, 我開始想到一個更剌激的做法, 我抽出小穴的硬物, 我把呀 Sue 弄轉身子, 待她俯在床上, 我把保險套脫下, 反正那地方不會令她懷孕, 跟著用手把她的兩邊的臀肉瓣閞, 呀 Sue 驚覺我要做什麼, 開始大驚地掙扎並推著我的手, 「先生, 不要, 這會弄得很痛, 求求你吧!」 就是這種感覺, 看著她開始掙扎, 反而激發得我不能自控, 只差這洞口, 我便完全把這美人全身征服吧, 我捉著她雙手按著, 繼而全身壓著她的背部, 令她動彈不得, 我下身不斷在她稚嫩的屁眼迫壓著, 呀 Sue 極力擺動著屁股, 我伸手握著我的硬物, 對準目標不斷向前進攻, 每進一點, 手指便瓣開臀肉一點, 漸漸已成功把陰莖插入了一半, 呀 Sue 痛極哭著求饒著, 「先生, 不要, 不要, 真的很痛!」 我開始慢慢抽動, 每抽動一下, 便深入一點, 終於已完全陷入另一通道, 真的狹窄萬分, 呀 Sue 痛得伸手推著身後的我, 我繼續抽動著, 緊迫和沒有保險套阻隔的關係, 很快, 一股剌激的感覺傳到下身, 澎湃的精液便全數在她另一肉洞內噴射而出, 我的陰莖在她屁洞內不斷顫抖著, 直到每點每滴流盡為止, 一切動作停止了, 硬物開始變軟, 慢慢地從屁洞滑出, 白色液體亦從已紅腫不堪的屁洞流出, 我聽到呀 Sue 低聲飲泣, 看著眼前這個西施美人, 我不禁再次擁著她在懷中, 休息了一會, 我領著她到套房內的廁所沖洗, 呀 Sue 不斷按著屁洞位置, 我安慰著她說, 「一會我會再給妳多一點錢作補償吧!」

這天過後, 我間中便會假裝抱恙留在家中, 和這西施美人盡情共赴巫山, 而呀 Sue 的技巧亦開始愈來愈熟練, 終於傭人的兩年合約完結, 呀 Sue 在我身上所賺的已足以夠她返回家鄉買地起屋, 所以她亦不再和我們續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