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旅行插小穴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9)

畢業旅行 專科熬過了四年,班上已經休學、退學了9個人,只剩下三十幾個人。 最後有空能去畢業旅行的也只有二十幾個人,已經算是很少人了! 在機場集合後,我們愉快的搭上飛機飛向我們的目的地澎湖。 當時和我們同機的還有一大群,好像也是要去畢業旅行的女生。 一下飛機後,放眼就是一大片綠油油的草坪,讓人的心情為之開朗。 令人驚喜的是,沒想到和我們同班機的那群女生,竟然也是和我們同一家旅行杜!,也意味著這幾天我們的行程全和她們一樣,一聽到這個好消息,全班已經開始蠢蠢欲動。第一天 出了機場坐上了遊覽車直接到港口,一大片觀光的人群在排隊買票等船,心裡想著:「這麼多人不曉得要等到什麼時候?」,六月的夏季又熱的要命,結果導遊帶著我們,直接繞到浮動碼頭上,一艘嶄新白色遊艇就停在我們眼前,令人為之一亮,導遊自豪的說:「這是未來兩天我們的交通工具」 這艘船下水沒多久,性能好、安全性佳,好像在介紹跑車一樣,天花亂墜講了一大堆…。 當別人還在排隊曬太陽的時候,我們的「愛之船」已經鳴著汽笛快樂地出航了,大家和岸上的人熱情的揮手道再見,才一回頭就發現康樂股長已經和女生開心的寒暄了起來,你們是那所學校的?我們是X商的,這麼剛好我們是X 工的。 哎呀∼才差一小段路,很近嘛!以前沒跟你們辦聯誼真是一大損失……。 真是全班公認最有服務熱誠的股長,口才不錯、辦事效率也挺快的! 沒想到後面一大票同學手腳更快,已經開始連署打算讓他連任了,上船後,男生也很主動的,找自己認為不錯的女生對象聊天。 這船長以前不是暴走族就是開市公車的,出港口沒多久就狂飆了起來,整艘船在海面上跳躍,迎面的水滴打在臉上都還會痛,一開始,還很多人在甲板上吹風聊天,漸漸的全走下來到船艙裡面避一避,很奇怪過沒多久,人又漸漸走出去了,走回來後全白著一張臉,原來全是暈船出去吐的,受不了船艙那種令人窒息的空氣,我趕緊上到甲板上吹吹風,果然精神好了許多,我好奇的想去看看船是怎麼開的?一走過去,只見我們的導遊和船長在聊天,仔細一看,原來船長一邊喝著高梁一邊開船,我哩咧「酒後開船」! 難怪船會像逃命的飛魚一樣,弄得一半的人,胃都快吐出來了! 其實我也很想吐,只是我想吐血,回想到交往了兩年的女友玫君… 她是一個蠻外向又很漂亮的女孩子,是在一次聯誼中認識的,在我揳而不舍辛苦的追求下,才願意和我交往,我知道之前她有過其它的男朋友,也發生過關係,不過畢竟誰沒有過去,我沒有很放在心上,以後我除了念書的時間外,幾乎都是在陪她,我們有過一段不算短的快樂時光,後來我也和她有了親密行為,我的第一次就是給了她的。 她35C、26、34的迷人身材,總讓我愛戀不已,我自己覺得我倆的感情算蠻穩定的。 沒想到二個星期前她打電話給我,向我提出分手,前一陣子因為快要期末考,我忙著應付考試的確是忽略了她,我追問她原因,她支嗚其詞的說:「覺得和我已經沒有感覺了!」 說了一些:「我沒常送花給她,也沒有開車載她去夜遊……」 「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其實說穿了,大概是有人在猛追她,她也蠻喜歡的吧! 她絲毫不留戀,以前我們親密的騎著小機車上山下海,那段甜蜜的時光,每當她半夜無聊突然想要去那裡,不管多晚,我一定風雨無阻的趕到陪她,雖然我常黑著眼圈去上課,一邊抄筆記一邊打瞌睡,但我都沒怨言,好幾次都差點騎車騎上電線桿,捫心自問,我覺得我已經對她很好了。 難道在一起久了,新鮮感沒了,就該Say-Goodbye了嗎? 我忍氣吞聲的請她再考慮一下,都在一起兩年了,再走下去好嗎? 她沒有考慮的跟我說:「不用,我已經考慮很久了!」看來她是真的鐵了心。 她的電話里,隱約有一個陌生男子的聲音,原來舊愛還沒斷、新歡已經踏進門裡,事情到了這種地步,再說什麼都沒用了,我才剛說:「好吧!」一說完,她在另一頭就掛了電話,從分手的那晚,到現在我還是無法釋懷她對我的現實、無情……。 想著想著,握著圍杆的手也不自覺的越握越用力,直到一陣水花濺到臉上才回過神來,環顧四周,除了船緣站了幾個人還在對著大海猛〝灌溉〞外,我前面不遠還站著一位女生,只有她一個人還站在甲板上,其它女生都躲到船艙里去了,她留著長頭髮,白色的長袖襯杉,藍色的牛仔褲,一頂草織的遮陽帽掛在她的背後,因為我只能看到她的側面,所以我無法看清她的長相,我充滿好奇的研究著她,猜想著,到底她會是什麼樣個性的女孩呢? 過一會兒,遇上一個大浪,船身一個大顛簸,她一時沒留神向後跌了過來,還好我離她不遠,不過我倒成了她的肉塾,被她一撞換我向後跌了出去,她捉住了欄杆穩住了身子,我卻跌個四腳朝天像只烏龜一樣,我好像聽到她的笑聲,她不好意思的問我有沒有事? 我爬了起來拍拍屁股,想罵罵這個冒失鬼! 可是當我抬頭迎上她的臉,「喂!你是不會小心一點喔!」這句話就吞了下去,變成「喂!你有沒有受傷?」蠻佩服我自己,轉的還真是快。 她長的一副瓜子臉,柳葉眉,一對清澈明亮的杏眼,小巧的櫻桃嘴,看起來很清秀,只是臉上沒什麼表情,冷若冰霜的,她說聲:「沒有,對不起!」就走開了,我才覺得手肘有點痛,一看剛才去撞到地板破皮流血了,真倒楣!才剛失戀又犯血光,過幾天到天后宮一定要去拜一下!第一站:【桶盤嶼】,是個很小的島,導遊大力的推薦要我們去喝一下當地新鮮的魚湯,我因為之前心情不好就沿著大路,環島走一圈,島實在太小了,十分鐘就走完了! 我四處走走帶著相機、腳架,順便拍一些照片,作畢業紀念冊的時候也可以當背景用,我很晚才回到船上,快上船時我看到賣魚湯的小販偷偷塞錢給導遊,哇靠!這年頭連喝個湯也要抽佣金! 難怪!這個鳥不拉嘰的小島,根本沒什麼好玩的,還好心的放我們下來! 從此,我對導遊的印象就很差了,他之後建議那裡有什麼好吃好玩的,我就偏不去。 上了船後又到第二站【虎井嶼】,夭壽的導遊又說這裡賣的特產比本島的便宜,大家可以考慮看看要不要先買?我聽他在放屁! 我把剛才看到導遊A錢的事跟些好同學說,他們都覺得有點被欺騙了! 我們和一些女生,就一起去找好的景點拍照,當然就由我來執鏡了,我剛好也是畢冊的主編之一,澎湖的小島大多是火山玄武岩,長得很像是一塊塊黑色的豆乾疊起來的樣子,我們走到島的最高點,我先幫每人拍張海天一色的獨照,最後再來張團體照,女生裡面有個很胖的,我們幫她取個外號叫「壯哥」,她也不以為意,我覺得她蠻好相處的,她要我把她拍的漂亮一點瘦一點,我開玩笑的說:「沒問題!把人拍的像顆個綠豆大,什麼缺點都看不出來了!」 她恐嚇我:要是我把她拍的像綠豆大,她會把我的頭捏的像綠豆一樣大! 剛被拋棄的我,覺得有些漂亮女生是「人美心壞」,反而不漂亮的女生,比較真誠好相處,那個撞到我又不多話的女生也在裡面,依我攝影多年的直覺,她笑起來一定很好看,可是她好像被人倒了會一樣,從頭到尾都是一張撲克臉,就算我再怎麼厲害,也沒法將死魚拍成美人魚。 之後我們漫步到堤防上,坐在堤防上大家輪流介紹,互相認識一下。 她說她叫:「靚靚」,興趣是看書、聽音樂…。 我想靚靚的台語應該是〝惦惦〞,真准!果然真的不太愛說話,輪到我,我的外號叫:「阿嚕」,不是因為我頭長的像魯蛋,臉長的像魯肉飯,而是因為我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小,班上同學就這樣叫我,我的興趣是攝影、看書、聽音樂,後面我故意學她跟她的一樣,看她有什麼反應? 她抱著膝蓋坐著,抬頭看了我一眼,又把頭低了下去,拔著地上的雜草,集合時間快到了,回到船上,還真的有人大包小包的買上船,真是被他們打敗了! 今天的最後一站是【望安島】,才一上岸馬上租了小機車,又玩起了抽鑰匙的遊戲,可是人數上男生比女生多一個人,我就自願退出成全大家,一個人騎一台落得輕鬆,很好玩的是壯哥載一個我的同學阿志,因為她若是坐后座,機車可能會騎單輪,阿志一臉無辜的看著我,我也是愛莫能助! 不過那樣子,看起來很好笑,很像是動物園裡的小獼猴抱著母獼猴一般。 到了今晚落腳的民宿,放下行李後,才下午四點左右,離晚餐還有一段時間,大家騎著車又出去逛逛了,島上騎車繞一圈不用多久,所以也不用怕迷路,因為就只有一條大路而已。 島上一大片的草地,還有牛隻在上面吃草,讓人心情也平靜了下來,我騎著車到一處空曠的地方,架好相機打算捕捉日落的景色,坐在草地上,眺望遠方的海面像是一張黃色和紅色的漸層紙,想到這樣的景色,我和玫君曾共渡過兩年快樂的時光,陽明山、竹子湖、淡水、白砂灣、基隆港、九份…都有我倆留下的足跡和剪影。 如今景色依舊、人事卻全非了…唉∼越想越鬱卒,不想也罷! 這裡的落日很特別,太陽像月餅里,那顆紅透的蛋黃,特別的大,跟都市比起來真是好看多了! 晚餐後有人提議去夜遊,一行人又浩浩蕩蕩的出發了,選了一塊比較高的空地,大家圍個圓圈一起說笑唱唱歌,當然不能免俗的也要合唱首「外婆的澎湖灣」,也有人帶了吉他來伴奏,氣氛很融洽,唱累了,就躺在草地上仰望星空,這裡沒有光害,天空滿滿的都是星星,連銀河都看得到,有的人形容:「這裡的月亮像披薩,星星像貢丸」,大的嚇死人! 我旁邊躺的是好友阿良和小胖,他問怎麼我最近不太開心的樣子? 我平靜的跟他們說:「玫君和我分手了。」 他們驚訝的問我:「怎麼會這樣?你們不是在一起兩年了?」 有什麼辦法!我怎麼跟人家比,別人開著車在校門口等她,還隨手附上一束鮮花,再甜言蜜語的哄個幾句,當然就跟人走了! 我們只能騎個小機車,三不五時出去,還要忍受風吹日曬雨淋的,這年頭,西瓜都會偎大邊了,何況她又不是醜八怪,長得沒人要! 小胖說:「媽的!看不出來,她會是這樣現實的人,說真的,你要看開一點!」 我已經看很開了,要不然船開到一半我早就跳海了,還能活生生的在這裡跟你們說話,小胖好心的騎了車出去,回來帶了幾罐啤酒,阿良說:「不用講太多啦!喝啦!喝啦!」 雖然我不會喝酒的,但此刻的心情,讓我想狠狠的喝上幾口,喝起來苦苦的,倒蠻符合我現在的心情,阿良和小胖左一句、右一句的安慰著我。 那個靚靚好像也坐在不遠處,看著我們奇怪的Men’stalk這時候,才深深感受到朋友之間的友情。 夜深了,大家也打算回去了,我早已不勝酒力連走路都是歪的,最後由其它人載我回去,隔天的宿醉讓我的頭痛的要命,阿良、小胖似笑非笑的看著我,跟我說:「昨晚你艷福不淺喔!」 我說那有?他們說昨晚是壯哥載我回去的,你還把壯哥抱的緊緊的。 我哩咧!一定是那個死阿志,搶著騎我的車,好逃出生天,趁我神智不清時,硬把我推下火坑。 這下樑子結大了,剛好我看到壯哥,趕緊不好意思的向她道聲:「昨天謝謝了!」 她大掌往我肩頭上一拍,害我差點脫臼,她說:「沒關係啦!一定是失戀了,正常啦!」 一大早昏昏沈沈的,我忍不住睡著了,船又往馬公本島開了回去。第二天 到今天下塌的飯店分配房間後,又上了遊覽車準備去踏浪去了,大家都擦了一層厚厚的防曬油,以免被曬傷,穿上厚底膠鞋就開始我們的踏浪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