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女友的惡作劇全

2016-09-06     WoKao     檢舉     收藏 (6)

女友的惡作劇全

當我和瑪麗安好的時候,她知道我喜歡穿著女人的衣服被羞辱。她喜歡我這樣。

因此,我們很投契,一起度過了許多歡樂的時光。一天晚上,我正准備接她下班,忽然想到如果她見到我,表情一定很好玩。

我畫好了指甲,把自己化妝得像個蕩婦。然後我開車去了附近的一家購物中心,把車停在一個黑黑的角落,繼續我的准備工作。在我男式衣服下面是白色的蕾絲胸罩,華麗的白色絲緞內褲。我把自己擠進一個有鯨骨的束胸。我胸部的肉被推起來,形成迷人的乳溝。在胸罩的上面,我穿著白色的女士內衣。開車出來前,我已經穿好了長筒絲襪和4 寸高的細高跟鞋。我向四周看了看,確定沒有人,我這才從車裡出來,脫掉我的襯衣和短褲,穿上低胸的縐紗襯衣。襯衣的 口和袖口上都有漂亮的蕾絲。我刻意營造的乳溝一覽無余。然後,我穿上長及小腿肚的藍色印花絲裙。在脖子上系一條與裙子相配的絲巾,把草莓色的長發整理成更女性化的樣式,戴上耳環和金色的鐲子,一個淫蕩的女人誕生了!

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我朝瑪麗安的公司開去。

變裝出門總是一件讓人興奮的事情,這次也不例外。我覺得自己很幸運:早些年來,我常常變裝出門,但是從來沒有被熟人發現過。最近這幾年,我已經很少這樣冒險了,除了萬聖節和化妝舞會,以及屈指可數的幾次在家門的溜達。因此,這次我才特別的興奮,而且一想到瑪麗安吃驚的神情,我更加沖動了。穿著高跟鞋開車時麻煩了一點,但是風吹拂我頭發和衣襟的感覺實在是太棒了。

不一會兒,我就到了瑪麗安工作的地方。停好車,我等待著瑪麗安的到來。心,撲通,撲通;(此處刪去5 個字)

出乎意料的是,瑪麗安和另一個女孩一起下班了!

她倆走向我的車,我驚得全身麻痺了。謝天謝地,我的車還沒有熄火,我正打算逃之夭夭,卻發現那一女孩跟瑪麗安告別,然後走向她自己的車。就差一點點呀,虛驚一場!

瑪麗安上了車,她的下巴都驚得要掉下來了。我還擔心她會生氣,因為如果被她的同事發現的話,她的臉就丟盡了。但是,她卻笑了,說道:「迪姆,要是剛才我讓凱麗上車的話,你一定爽翻了吧!哈哈!」

我們走回停車場,我們聊了一會。瑪麗安見我穿女裝,總是性慾高漲,我們就地解決。結束的時候,她給了我一個深吻,我們分享了我的精華。

我下車換衣服,瑪麗安倚在我的座位上看著我。我脫下裙子,從窗口遞給她。她滿臉壞笑的看著我,說:「你知道樓下的2 號停車場嗎?」

「當然」,我說。

「那麼,會見咯」,她駕車走了。

我不敢相信她居然這樣!我告訴過她之前我變裝出門被女性朋友發現和羞辱經歷。她後來說,她曾經也那樣對待過我,因此她也是我那些「甜蜜」回憶的一部分。

我就站在哪兒,全身都是白色的衣物。在黑暗的停車場裡,我是多麼的顯眼呀。雖然,商店都關門了,但是被警察發現也是死路一條,於是走向停車位兩邊的甬道。穿著4 寸的高跟鞋走路可不是一件輕松的事情。為了讓自己走得快點,我的臀部不由自主地擺動起來,這讓我更加女性化。

停車場沒有多少車出入,但是也夠我受的了。穿著女裝這樣招搖過市本來就夠刺激了,現在可好,還沒有了裙子!

我低著頭,發現內衣的下擺皺了,也許是剛才脫裙子的時候弄皺的。我一邊走一邊把內衣的下擺撫平,自欺欺人的分散自己的被羞辱的感覺。

每一輛經過的汽車,都讓我膽戰心驚。車裡有誰?他們看得出我在變裝嗎?他們怎樣想我沒有穿裙子嗎?

他們會停下來嗎?或則開回來看我?這個節骨眼上,我的小弟弟還蠢蠢欲動。我把他壓回去,用雙腿緊緊夾住。

好不容易走到了餐廳。我沒有看到我的車,卻發現原來餐廳和停車場不過隔了玻璃窗戶。餐廳的生意興隆,桌子全滿了。通往停車場的路燈火通明。我知道,瑪麗安就在那燈光的盡頭。

顯而易見,如果我直接走過去,餐廳裡的客人可以看到我,但是,如果不這樣的話,我就得從餐廳後面繞過去。可是,餐廳後面漆黑一團,雖知道會出什麼狀況呢?我現在所處的位置還算安全,但是出入的車輛還是可以看見我的。正當我焦慮萬分,幾乎崩潰之№,我看見瑪麗安開著車從對面停車場出來了。她探出頭來,四下張望,像是在考察地形。我急忙朝她走去,可是她滿臉壞笑,向我招招手,然後慢慢的把車開到餐廳的前面。

「天哪!她不是要我從哪裡上車吧?!」

她還嫌那樣不夠,直到把車停在餐廳大門前面,正好在滿是顧客的大窗戶前面。

迫不得已,我只好硬著頭皮往停車場走去。等我走到窗戶前面,瑪麗安按響了喇叭。我轉頭看窗戶那邊,一桌女的正注視著我,緊接著她們開始指指點點,然後哈哈大笑。我的臉和脖子騰的一下紅,火辣辣的。

她見有人開始嘲笑我,她更加來勁了。我就要抓住車門的時候,瑪麗安重新發動了車,慢慢的向前開。我不得不小跑起來。穿著高跟鞋的我,狼狽是可想而知的。我回頭一看,圍觀的人越來越多。

一些10幾歲的小姑娘在那邊笑得花枝亂顫。一個男的,叼著煙,饒有趣味的看著我。

我往車裡一看,門是鎖著的,即使我抓住車門,也無濟於事。於是,我停了下來。瑪麗安也停了下來。

她回頭看著我,哈哈大笑。

餐廳裡面的女顧客都像瘋了似的湧到窗前,想看看到底什麼如此有趣。我瞪著瑪麗安,氣得直跺腳,就像一個壞脾氣的女孩一樣。我已經徹底的被戲弄了。我走向汽車,當我抓到車門把守的時候,瑪麗安又把車往前開了少許。我氣得肺都要炸了!

突然,車開始往後退,從我身邊經過,停在餐廳進門的台階前。那個吸菸的男子就站在上,一邊吸菸,一邊哈哈大笑。瑪麗安把車頭有挪動了一下,讓車頭正對著我。忽然,車大燈亮了,耀眼的光芒把我籠罩。

她偏了偏頭,示意我看窗戶那邊。我一看,大約有50多號人擠在窗前,看我當眾出臭。

我無語了,轉身就走,想逃離這尷尬的場面。喇叭響了一下,我回頭一看,瑪麗安從車窗裡拿出一樣東西,沖著我輕輕揮動。我定睛一看,拿不正是我的裙子嘛。

餐廳裡的看客們似乎都明白了窗前正在發生著什麼。他們都從餐廳裡湧出來,站到了路邊。

我幾乎要哭出來了,實在是沒臉見人了。但是,我的小弟弟去興奮得不行。我轉過身去,希望女友大發慈悲,快點結束這場折磨。強忍已久的淚珠終於奪眶而出,我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心跳,但是我的小弟弟卻沒有一絲回縮的跡象!

這時,我聽見汽車發動機停了,瑪麗安離開車,走向餐廳的前門,手裡拿著我的裙子。我想阻止她,但是高聳的小弟弟讓我心有餘而力不足。我只有看著她走過去的份。

瑪麗安把裙子搭在手臂上。她走進餐廳,走進那一堆看客中。我看到她把我的裙子給了一個婦女,我崩潰了。她站在那兒,和一些婦女說著什麼。那些人似乎很喜歡瑪麗安說的,她們不時地大笑就說明了一切。最後,瑪立案和她們似乎達成了什麼默契,然後瑪麗安就轉身離開了。她走門口,問那個吸菸的男的要了

一枝煙,然後笑著走向我。

「 感覺如何呀?」

「你說呢?」我抱怨道,「你為什麼把裙子給她們了?」

「這樣你就得自己去拿回來呀。」她裝出一幅若無其事樣子,說道。

「我絕不會去的。」我斬釘截鐵的答道,「你嫌這還不夠嗎?」

「當然不夠啦。」她回頭向她剛結識的新朋友揮揮手,餐廳裡立刻爆發出一陣鬨笑。「其實,你很享受這一切的,對吧?」

我指了指我的下面,說:「我這樣能去嗎?」

「哈哈,沒問題的。她們沒有把你當女人呢……」

「什麼?!」

「所有人都知道你是穿著女人衣服的男人。你這個樣子進去,不是正好嘛?」

「你都跟她們說了些什麼呀?」我幾乎尖叫起來。

「不要緊張,」她說:「我跟她們說你打賭輸了,現在你在受罰呢。」

「天哪,,你真這麼說了?」

「嗯。我還跟她們說,其實你潛意思裡是喜歡被人羞辱的,所以呢,她們也不用急著把裙子還給你。」

「什麼!!!」

「她們似乎對這個主義很感興趣。我幫她們想了幾個招,但是我向她們還有自己的打算吧。所以呢,我們來做個交易,」說著,她看看了腕上的表,「你有2 分鐘走進餐廳,否則我就把車開走,你就一個人呆在這裡。而且呢,你也進不了家門,因為鑰匙在我這裡。如果你想搶得話,餐廳樓梯上的那位先生不會不管的。」

「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因為有趣呀,因為我做得越絕,你就會越興奮,這樣我們就可以享受到最大的性福呀,因為你今天幾乎讓我把臉丟光了。

剛說完,瑪麗安就重新回到了車上,鎖上了車門。餐廳那邊,無數雙眼睛注視著我,目光中充滿了幸災樂禍的意味。樓梯上的那個傢伙用地一枝煙點燃了另一枝煙,然後把第一支煙彈了出去。他微笑地看著我。

我回頭看看瑪麗安,她指了指手錶,說:「1 分鐘過去了喲。」

我就呆呆得站在那兒,身體像 住了似的,我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友居然如此整我。

更可氣的是,那個拿著我裙子的婦女在窗子後面揮舞著我的裙子,引來一陣鬨笑。

「30秒」瑪麗安數到。

我總不能穿成這樣走回去吧。這裡離家足有10英裡。且不說我的腳是否受得了,就是到家了,總要有人給我開門吧,我的鑰匙在瑪麗安哪裡呢。誰來給我開門呢?媽媽還是我妹妹?!

「15秒,」汽車被發動了。

「天哪!我是別無選擇了。」

於是,我振作精神向餐廳走去。當我走近台階的時候,那個叼著煙的傢伙說道:「甜心,祝你好運……」

我快步越過了他,上了台階,來到大門前,深吸一口氣,然後走了進去。

餐廳的服務員默默的注視著,竊竊私語。我大步的往前走,勉力壓制著心中的恐懼。

一個服務員叫道:「嗨,甜心,你的屁股露出來了。」整個餐廳都快笑翻了,而我的臉和脖子成了豬肝色。

我穿過人群,徑直走向那個拿著我裙子的婦女。

我走到了那個婦女桌前。她大約快40了,保養得很好,長得也不錯。我的裙子就在她的腋下夾著。她上下打量我,然後說道:「親愛的,我好喜歡你內衣上的味道。」全場再次鬨笑。

等笑聲過去了,那個婦女笑著說:「有什麼可以幫你的嗎?寶貝。」

我盡力放鬆我的喉嚨,但是我的聲音還是顫的厲害,大家又笑了。勉強從繃緊的喉嚨了擠出一句話:「我想要回我裙子。」

「哪有你這樣要東西的?」她說,「你應該先行屈膝禮,然後說我可以……嗎」

鬨笑聲再次充斥了餐廳。

我只得彎曲膝蓋,盡量優美的行了一個屈膝禮,然後說:「請問我可以拿回我的裙子嗎?」笑聲更大了。

那個婦女示意大家安靜,然後說:「你做得還是不夠好。這樣吧,你做什麼讓我高興的事情,然後我再還給你裙子。」

透過窗戶,我可以看見瑪麗安,她正坐在車的前蓋上,邊看邊笑。

「你要我做什麼呢?」我問道。

「你忘了行屈膝禮喲!」

周圍的人又忍俊不禁了。

我行過屈膝禮,重復道:「你要我做什麼呢?」

她裝作思考的樣子,其實很顯然,她早就想好了。「把你的罩衫脫了,讓我們看看你那件漂亮的連體內衣。」

「請不要這樣。」我哀求道。

「屈膝禮!」她提醒。

我照做了。

「你想要回裙子,是嗎?」

「是的。」

她給我使了個臉色,我會意的行了屈膝禮,然後重復了我的回答。

「那你最好聽我的話。」

周圍的偷笑和耳語漸漸大了起來。窗外,瑪麗安已經笑得不行了。

慢慢的,我解開了罩衫的紐扣,脫下來放在旁邊的椅背上。偷笑和耳語不絕於耳。那個中年婦女又給我使了個臉色,我很自覺地行了屈膝禮。餐廳空調吹出來的風沒有絲毫的涼意,我全身的皮膚就像著了火似的——滾燙滾燙。只有眼角涼涼的……

中年婦女不為所動,繼續說道:「現在,把連體內衣脫了吧。」

我看著她,飽含淚水的眼睛充滿了乞求,但是我知道沒有用的。於是,我行了屈膝禮,脫下了連體內衣,把它搭在罩衫上面。「」瞧這內褲!這麼可愛呀,你真是一個狐狸精,不是嗎?「觀眾發出一片狼嚎。

「還有束腹!」不知誰說道:「噢,一定很不舒服吧。」

「這算什麼不舒服」,那個中年婦人說:「把你的內褲和褲襪往前拉拉。拉開一點就好了。

讓我們看看你哪裡有東西沒有。「這句話剛一出口,餐廳裡已鬧成一團了。我的臉色,可想而知——紅得發紫!

我笨拙的行了屈膝禮,把內褲和褲襪往前拉開身體幾寸。中年婦人往裡面看看,然後失望的搖搖頭說:「怎麼這麼一點點呀!」全場亂成一團。鄰桌的兩個小女孩為了看清楚一點,幾乎從椅子上摔下來。其中一個,因為笑得過猛,已經喘不過氣來了。

當騷亂的人群平靜一點的時候,中年婦女說話了:「嗯……或許我們可以幫你讓它長大一點。讓我想想,怎麼辦呢……」她向四周看了看,然後假裝靈機一動的樣子,說:「我知道了——水!」

我驚出一身冷汗。

「那麼誰願意助他一臂之力呢?」中年婦女向眾人問道。

一個叫貝基的婦女說她願意。她似乎很激動,但是還是抑制住了急促的呼吸,拿起一杯水,把水澆到了我的褲襪裡面。水立刻從褲襪裡流了出來,順著我的腿淌到了地上。人群立刻安靜了下來,知道我因為不舒服而發出幾聲喉音,他們又笑了。「北極幫了你這麼大的忙,你怎麼寫她呀?」

「謝謝。」行過屈膝禮,我說道。圍觀的人幾乎是在怪笑了。

「讓我看看,嗯……好像作用不是很明顯哦。誰還願意幫忙呢?珍妮,你怎麼樣?」

「樂意之至,安。」原來那個中年婦女叫安

珍妮拉開我的褲襪,有一杯水澆了進去。

安對我一使眼色,我心 神會的行屈膝禮,對珍妮表示感謝。

安察看了一下:「不行,還是沒有進展。」說著,她把杯子裡的水倒了進去。

習慣性,行屈膝禮,表示感謝。

「如果你把它淹在水裡,它是永遠也長不大的。」

她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人群中笑聲不斷。我真想找個地洞鑽呀。

「嗯……那麼,我們現在怎麼辦呢?」

安說:「我有主意。我們喂它好了。多些營養會有幫助的。」

她把吃剩下的沙拉倒了進來。「我想它還是餓。」安說。貝基站起來,把一盤義大利面條以及那些紅色的醬也到了進來。

「還是不行。」貝基說。

站在椅子上的一個小女孩,拿著一疊薄 和配套的果汁走過來。安示意她繼續。女孩迫不及待的把盤子裡的東西刮進我的腹股溝。

「你還挺受歡迎的。你看,這麼多人願意幫你。」安說,「讓我看看,嗯,有點氣色了。」

「現在,一般的營養是不夠了。我看看多來點蛋白質吧。」貝基說。

「好主意」,安接著說道,「服務生,給我來一些生雞蛋,謝謝。」

人群中又是一陣騷動。大家都很期待接著會發生什麼。瑪麗安曾經也用過雞蛋對付我,那次真是把我整慘了。

我開始覺得我的下面開始有反應了。

幾分鐘以後,服務生拿著一打雞蛋回來了。

「轉過身。」安說。我緩緩的轉過身去。大約有30多個人在圍觀。絕大部分是女人和女孩子。至於男人們,後來瑪麗安告訴我說,他們早就走開了,因為他們覺得我給男人蒙羞。

一個雞蛋從背後打進了我的褲襪裡。一直流到我的尾骨末端。接著,又是一個。難受的感覺讓我輕輕低呼。「他挺喜歡這樣,那麼不要停。」安說。貝基迅速的打了兩個進去。蛋黃和蛋青在我的腿上流淌著。

我的下體黏糊糊的一大片。

接著,蛋黃和蛋青從我頭上流了下來,流進我的胸罩。又是一個。

「你們看,它大起來了。哈哈。」人群一陣歡呼。

是的,它真的挺起來了,可我已經麻木了。腦中唯一的想法是拿回裙子。

我機械的行過屈膝禮,問道:「請問,我可以拿回我的裙子嗎?」

安居然顯出一臉無辜的神情:「我沒有拿呀。」然後,她望向窗外。我也跟往外看。

緊閉的窗戶不知道什麼時候開了一點。窗外,瑪麗已經坐在車裡,手上舞動

著一件白色的東西——我的裙子!

在人們的鬨笑中,我開始艱難的走出餐廳。

走出餐廳的回程一點都不輕松,我心裡總是惴惴的,老覺得她們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我。

幸運的是,什麼都有發生,除了一隊結束用餐的女初中生從餐廳裡排著隊從我身邊經過。

無論她們是嘲笑也好,尖叫也好,說一些陰損的話也好,我都已經無動於衷。羞恥?我已經「恬不知恥」了。

走到車前,瑪麗安熄了火,手從車裡出來,把鑰匙遞給我,說:「給你。你自己拿著,如果你不信我的話。」

我接過鑰匙,把身子探進車,點火,發動車子。然後,我抽身出來。

瑪麗安把身子探出來,用手抹掉我臉上的蛋液,激烈的吻我。而我則在把已經一片狼藉的衣服一件件脫掉。束胸,連體衣,胸罩,褲襪,內褲,高跟鞋,脖子上的絲巾。「豐盛的」營養餐撒了一地。

瑪麗安用一塊毛巾墊好後座,然後我坐了進去。車向海灘開去……

「你長教訓了?」她微笑著問我,還給我一個輕輕的吻。

「是的。」

「說說看。」

「下會我變裝接你,我會穿件長外套的,那樣就不會被人發現了。」

「是嘛?我會成全你的,你這個小妖精。」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