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舞廳被搞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3)

那天晚上我們去了一家以前沒去過的店,所以也不太清楚玩的尺度有多瘋。進去的時候,台上正有一個少女和舞男在跳舞。舞男身上只有一條鼓得老高的丁字褲。我們才剛坐下來,音樂剛快要結束。那少女的衣服還算完整,上身還戴著半透明的胸罩,下身露出那粉紅色的小褲褲,那上衣和短裙已掉在台上的一個角落。音樂結束後,她整理了一下她的胸罩,彎腰撿起掉在台邊的上衣和短裙,帶著脹紅的笑臉往台下走。

然後燈光一暗,一盞射燈來回掃射,最後停在我老婆身上。台上主持人向她伸出手,便要邀請她上台。她脹紅著臉,眼睛看著我像是在問我意見,也像向我求援。台下已經發出熱烈的掌聲,催促她上台。我也連哄帶騙的說:「上去玩玩吧!剛才那個女的也不是十分過份,出來玩要玩得高興才是。」她說:「稍微接觸點到爲止,太惹火的動作我可不願去做。你要看顧著我哦!」我連聲說:「好啦!好啦!我知道喇!我會看著你的!」老婆已到了台上。我當然會看著她喇,那麽難得的機會,我怎會輕易錯過!我還恨不得手上有一台攝錄機呢!

我老婆一上台,強勁的音樂便響起來。一開始舞男很溫柔的帶她跳舞,好讓我老婆能夠放鬆心情。慢慢的舞男就將老婆的雙手放在他胸前滑動。跟著他從後緊擁著她的腰,下身一挺一挺的,把他腫腫的襠褲股溝上摩擦。

這時老婆整個臉都脹紅了起來,但我看的出來她內心其實是挺興奮的。我老婆今天穿的是無吊帶胸罩,外罩一件在腰間打結的白色襯衫露出一截肚皮,下身是一條超短裙。看起來十分性感迷人。

這時舞男看出老婆已慢慢的進入狀況。在挺動的同時,那舞男的一雙手已很技巧的解開她襯衫腰間的結。我老婆在一個轉身的動作時,來一個金蟬退殼,那白色襯衫已拿在舞男的手上。我也沒想我老婆會來這一手。不知情的還以爲是預先彩排過的。

這時的情景令我十分興奮,褲襠里都腫了起來。看著老婆在公開場合,一百多雙眼睛下與別的男人親密的在跳舞。雖然只脫了上衣,和穿泳裝沒有多大分別,但已經讓我十分的亢奮。那天老婆穿的胸罩是白色的料子,雖然不是很透明,但經過一輪熱舞和股溝上的摩擦,那兩顆小奶頭已經非常明顯的凸了起來,完全的顯現在衆人視線之下。我在台下也感覺得到所有觀衆的狂熱,眼珠子好像都快要掉出來了,這讓我的虛榮心不自覺的膨脹,隨著若有似無的喘息聲,我那美麗的老婆都不知臉頰有多紅,像火燒起來一般。

台上的她,上身只有一抹胸罩,胸脯壓在那舞男身上,不停的擺動著她圓滾滾的屁股。舞男的雙手已經摸到短裙後面拉鏈的位置。不用一秒鍾,那短裙便落在地上,圍成一圈的卷在她腳踝旁邊。還好她今天穿的不是透明的或是丁字褲,只是有一點點低腰。細心的看的話可以看到一兩根卷卷的毛毛從旁邊露了出來。

老婆整個臉都脹紅了起來,但我看的出來她內心其實是興奮的。可能她覺得之前的那個女生也是脫剩胸罩和內褲,所以她也沒想什麽,提腳便踏出那地上的一圈短裙。順腳一踢,便將那短裙踼到台邊。台上的她全身上下只剩下胸罩和一條小小的低腰內褲,雙腳踩著一雙高跟鞋。台下觀衆更是不停的鼓掌她雙手隔著胸罩,一手一邊的在搓揉著她的胸脯。雙腿胯在那舞男的一條腿上,用她的小蜜穴隔著內褲摩擦著他的大腿。有時還真的不理解女人的心理,上台前還說什麽太惹火的動作不願意做。現在她這樣子的舞姿還真可能擦出火呢!

那舞男的右手圍著她的後背以保持她的平衡。也看不出他手上有什麽動作,忽然間她胸罩的背扣繃了開來。事出突然,我老婆在胸脯搓揉著的雙手立即緊按住她的一雙乳房。眼神往我身上一瞟,像是在發出求救訊號,但難得有這樣的機會,我又怎會就此輕易放過,我輕輕點了點頭示意她沒關系。

這時音樂驟然停止,換上了一輪鼓聲,有點兒像魔術表演一樣。那舞男在我老婆耳邊說了一些話,然後一手拉著她的胸罩,用力一扯,便將她的胸罩扯了下來。我老婆雙手還是按在她的乳房上面。雖然是一點不露,但台下已響起一片熱烈的掌聲。

事後她告訴我當時那舞男是對她保證不會在沒經過她同意前讓她露點,她才會讓他扯掉她的胸罩。實際上她到現在爲止還是沒有露過一點。

現場正如我之前說的,好像變成魔術表演一般。只見我老婆站在台上光著上身,手按胸脯。那舞男回身向後台招了招手,然後便看到剛才那個主持人走了出來,手裡端著一個紙盒。他們站在我老婆身前,手忙腳亂的在她胸前做了一番工夫。我在台下也看不見他們在搞一些什麽。只是隱約看到他們手上拿著一小塊閃閃發亮的東西在她胸前來回塗抹。我老婆也一直低著頭在看。然後,又來了一輪鼓聲。當他們讓開位置,讓大家再看到我老婆。只見她慢慢的拿開她的左手,露出她的左邊乳房,卻看見乳頭上貼了一塊閃亮的乳貼。剛好蓋住她的乳頭。那乳貼還帶著幾絲約十公分長的繐帶。看起來就像豔舞女郎的舞衣一樣。

媽的!說什麽太過暴露的不可以。只貼一塊乳貼還不算太過暴露嗎?當她手一拿開,整個乳房都已經能看見哪,還差那麽一點嗎!我老婆現在的左邊乳房是南北半球全都露。貼不貼乳貼都是一樣!看起來和脫衣舞嚷一點差別都沒有。

跟著又是一輪鼓聲,像是預告著將會有更精彩的演出。只見那主持人拉著我老婆的左手,慢慢的推進她的小褲褲裡面。位置剛剛好蓋在她的蜜穴上面。兩只手塞在那低腰褲里頭,撐得那已經小得可憐的布片離開了身體,再不能遮擋她黑黑的捲毛。但仍看不清到底是誰人的手指在挖著她的蜜穴。

兩只手在她的蜜穴上搓揉了好一陣,那站在一旁的舞男突然從後將她的內褲拉了下來。我老婆猛然交剪著雙腿,希望能留著那被往下拉的小內褲。但右手按著乳房,左手按著蜜穴,又怎麽能抗拒那舞男的拉扯。眼看著那小內褲被拉到腳踝,已無能爲力。內褲圈在腳踝連走動也有困難,只有無可奈何的提起腳,踏了出來。

我老婆站在台上,側著身,雙手按著乳房和蜜穴,眼光往我這邊盯著,希望我能把她救下來。我心裡也很猶豫不決,一方面不想老婆被玩得太過份,另一方面卻希望多看一會,只能用眼神示意要她再忍耐一下。台下卻一片歡呼聲和口哨聲,鼓勵我老婆拿開雙手,來個徹底的全裸露。

那舞男又在我老婆耳說:「我說過不會讓你露點的,對不對!你手讓開一下好讓我替你遮一下。」只見那舞男跪在我老婆面前,示意她將手讓開一點。我老婆半轉過身,背對著台下,將按在蜜穴上的手挪動了一下。從後面看,還可以看見她幾根手指頭緊緊的按著。那舞男從盒子裡又拿一塊遠看像個蝴蝶型的東西,在她前面弄了一會,然後又站起來,在她右胸又動了一番工夫。我老婆還不停的低頭看她到底有沒有穿幫。然後像是鬆了一口氣的,緩緩的轉過身來,拿開了雙手。只見她的蜜穴上已經梆上一個蝴蝶型的震動器。右邊乳房也貼了一塊跟左邊一樣的帶繐閃亮乳貼。

站在台上的她,全身上下就只是兩張乳貼和一個震動器。她好像已經括了出去一樣,雙手也不再按著乳房或蜜穴。然後音樂又再次響起來。那舞男帶著她又開始跳起舞來。這一段熱舞因爲少了束縛,動作比較自然了一點,所以更是來得熱烈。只見我老婆雙乳不停的在空氣中晃動,帶動著那繐帶在亂舞。

她的目光有時候射到我身上,但已沒有剛才的那種像求援的眼光。換上是一種興奮但複雜的眼神。

這時,她又轉過身,背靠著那猛男,身體上下聳動著,以後背和屁股摩擦他的前胸和那鼓脹的下體。她還拉他的雙手去愛撫她的乳房。那舞男也老實不客氣,從後捏著她的乳房,手一轉一轉的將那繐帶甩得像兩個風車一樣,在她胸前不停打轉。在這里跟各位解釋一下,我老婆是大奶一族,胸罩是用D罩杯的。要不然不管你怎麽甩也不可能甩得動那繐帶。

她舉起雙手往後抱住他的脖子,轉過臉在他的耳邊說了一些話。從他的眼神,可以感到他有點不相信,但帶著明顯的興奮。只見我老婆轉身,跪下左手拉下他的丁字褲,右手抓住他立刻跳了出來的肉棒,套弄了幾下,便張口吞下了他那紫脹的龜頭,頭跟著前後擺動的替他口交起來。只見她一時舌頭在他馬眼打轉,一時從龜頭一直舔到下面的睪丸上。我老婆的口技算是挺不錯的,有時候我會在她口舌服務時忍不住口爆。

那舞男回過頭向後台招了招手,一張長沙-發便推到台中央。他大刺刺的坐了下來,享受著我老婆的服務。並不時撥開她的頭發,讓大家能清楚看見她的櫻桃小咀在套弄著他的陰莖。

我老婆這時是背對著台下蹲著,屁股眼自然的張開,對著台下的觀衆。這是她上台那麽久以來第一次露點,而且一露的便是第四點。她蜜穴上梆著的震動器,也有點蓋不住她的蜜穴,隱隱約約的可看見泛著水光。說實在的,那舞男的確沒有讓她露過點。現在是她自己將她的屁眼展露在觀衆面前。

舔了差不多有個幾分鍾,她站了起來,轉過身,面對著所有觀衆。眼睛往我身上瞟了一眼,在我還沒有作出反應之前,便毫不猶豫的一手解開那梆著震動器的繩子,露出那犯濫成災的蜜穴。只見她一手把著那立得老高的肉棒,擺正一下位置,屁股一沈,那舞男的龜頭便隱沒在我老婆的蜜穴裡面。再來回上下套弄幾次,整支肉棒便一插到底,只剩那像個網球一般大的袋袋在外頭。那舞男從後伸出雙手扶著我老婆的腰部,讓她一聳一聳的用蜜穴套弄他的肉棒。她仰著頭,閉上雙眼,雙手來回在她的胸部搓揉。揉了沒多久,那兩個乳貼便給她揉了下來。她卻想都沒想隨手丟了在地上。等於說,我老婆是正面三點全裸曝露在一廳觀衆的面前。

這時我倒是有一點不是味兒的,很想把老婆從台上拉下來,可是看著台下所有觀衆的眼神,每個都像恨不得想吃掉我老婆一般的表情,我便又忍住了。既然要玩,便放開心情吧!

我老婆搖了一會,便站了起來,那舞男的肉棒便滑了出來。我以爲她終於覺得玩得過了頭,想終止這荒淫的場面。那想到她轉過身來,又爬到那舞男的身上,抓起他的小弟弟又往她蜜穴里塞。這時全場的氣氛已經到了有點失控的邊緣。掌聲跟著我老婆搖動屁股的節拍不斷響起。而且節奏不停的在加快。

突然哇的一聲,我老婆整個身體趴在那舞男的身上,不停的在顫抖。這情景我是太熟識啦!每次她高潮來臨的時候便是這樣子。這時候全場氣氛已達到最亢奮的境界。在歡聲雷動下,我老婆擡起頭在舞男的耳邊說了幾句話,又回過頭往我這邊示意了一下,也不知是說了一些什麽。那舞男一臉淫笑對我瞟了一眼,然後招手叫主持人過來交代了幾句話。

那主持人跟著便宣布:「我們的女主角現在要邀請台下的一位現場觀衆加入表演!這位幸運兒就是……」跟著射燈滿場亂掃,最後停在坐在我旁邊桌子的一個男生。那男生站了起來抱拳打了一個四方揖,滿臉笑容的便往台上走。

(我後來問過我老婆,她說她本來是要叫我上台的。只是那舞男特意的叫錯了坐我旁邊桌子的男生。)我老婆因爲剛來了高潮,全身發軟,只趴在那舞男身上,一點也不知道事情有了變化。那男生也一直未發一言,所以我老婆也無從知道正要上台的並不是我。那舞男更是有意的抱著我老婆,而且還慢慢的抽動他的肉棒,讓她只顧著享受高潮後的餘韻,完全沒意識到要轉頭去看看那跑上台的是不是我。

那男生一步一跳的立即上了台,在不到半分鍾的時間便將身上的衣服全脫光。他站到我老婆的背後,輕輕的扶著她的腰,要她轉過身來。看她像要擡起腰準備脫開那仍然插在她蜜穴里的肉棒。但那舞男卻把持著她的腰,要她以插著肉棒的姿勢來轉身。我老婆也沒抗拒便依著照辦。

當她轉過身來,看到面前是一個不認識的陌生人後,表現一臉錯愕。想要掙扎又怎能掙得過兩個男生。那剛上台的男生在台下已經看得血脈憤張,所以一上台那肉棒便已撐的直直,完全是在作戰狀態。

我從台下看他們兩個眼神交換,一個在問:你要先退出來嗎?

另一個用眼神回答:就這樣進來吧於是剛上台的便提槍上馬,將肉棒硬塞進我老婆的蜜穴里。大家如果有看三級圖片的話,也應該有看過,如果男生是從後插進女生的蜜穴的話,只要男生的肉棒不是大得撐得蜜穴滿滿的,在蜜穴的上方靠近陰核下端會留下一個小小的三角形空隙。第二根肉棒如果是尖長型而且硬度足夠的話,是可以從這空隙硬塞進去的。我從台下是沒法看得清楚,但相信當時的情況應該是八九不離十。

只見我老婆一隻手往身前的男生胸前推,一邊屁股想要往上提。但卻被身後的舞男緊緊抱著腰,怎麽也閃不開在前面要插進來的第二根肉棒。只見她仰著頭,皺著眉,緊閉雙眼,默默承受著蜜穴同時被兩根肉棒擴張的撕裂感。

時間好像過了一世紀,整個大廳也靜得一點聲音都沒有。那男生在將肉棒全塞進去之後,也停了下來,好讓我老婆緩一口氣。三個人在台上都沒有動靜。我老婆慢慢的張開眼睛,低頭看了看蜜穴上齊根插著兩支肉棒,長長的呼了一口氣。全場立刻響起熱烈的掌聲。那男生開始緩緩的抽動他的肉棒。

當他肉棒往外帶時,我老婆便身體放鬆了一下。當他要往裡面推進時,我老婆便伸手撐著他的胸口,繃緊眉頭,腰往上提來迎接插入的肉棒。來回抽動了一會,我老婆好像已適應了那脹滿的感覺,從剛開始的不適變成了點點快感。點點快感又變成劇烈的刺激,令她不自禁的自己搖動著屁股,加快抽插的速度。

在這里我又岔開一句,很多性愛高手說女性的G點是在陰道的上方,只要能刺激到這G點,女性會很容易達到高潮,甚至於會噴水,便是所謂「潮吹」。我老婆後來跟我說,那天兩根肉棒真的是塞得她的蜜穴脹滿。每一下的抽插都摩擦到她的某個部位,相信就是G點,令她心裡癢得不得了。身體便自然的跟著那抽插的節奏擺動。有點進入忘我的境界。

一輪狂轟猛炸般的抽插,我老婆又再一次哇的一聲喊了出來。只見她一手撐著壓在下面的舞男,另一隻手往身前的男生推,淫水在蜜穴與兩根肉棒間的空隙激射出來。但是在抽插中的男生一點也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雙手緊抱著她的腰,屁股像鼓浪一般的不停地將肉棒往她的蜜穴搗。看起來他也是到了如箭在弦的關頭。抽插一下比一下重,最後一插,我以爲他連袋袋也推了進去我老婆的蜜穴里。台上終於靜了下來,剛噴完淫水的蜜穴在緊密的間隙中擠出白花花的精液。

這是我老婆第一次「潮吹」。自從這次之後,如果是女性在上的交合體位的話,她多數能找到她的G點。有時候一個晚上能連續的多次噴水。

射精後男生的肉棒從蜜穴滑了出來。我老婆也無力地背靠在那舞男的身上。那舞男到現在還沒有泄出來,硬硬的肉棒還插在我老婆身體裡面,我老婆的淫水混和著射進去的精液沿著他的肉棒流到他的袋袋上然後往地上滴了一大灘。

台上從激烈歸於平靜,台下也是鴉雀無聲。不知道從那一個角落開始響起了掌聲,然後整過大廳又充滿熱烈的掌聲。我隱約聽見有人在說我老婆不是現場觀衆而專業舞嚷。我也懶得跟他們解釋。心裏面只是有點失落,不知如何面對這已發生的事實。

事情還沒有完結,台上那舞男翻過身,將我老婆再一次壓在他身下。提起肉棒又擠進她的蜜穴里。經過兩次高潮,我老婆實在是累得不能再動。只有躺在沙-發上承受再一輪的抽插。也不知過了多久,只見那舞男腰部挺直,再一次用熱精灌滿我老婆的蜜穴。

主持人跟著從台後走了出來,看我老婆累得像動也不能動的躺著,便召了幾個後台的工作人員將她連人帶沙-發推回後台。然後又開始召喚台下的辣妹上台。我心裡惦著在後台的老婆,也沒心情看什麽表演。

等了半個小時還未看見我老婆出來,心裡正在納悶,便起身去後台找她。後台空無一人,只見我老婆一個人躺著,上身蓋著她上台時穿的白色襯衫。下身一絲不掛的露出那一塌糊塗的蜜穴。我走上前問她怎麽樣。她說剛才幾個工作人員又輪番灌了她幾次熱精。我心裡不悅無處發泄。對她說:「什麽幾次?一次是一次,兩次是兩次,你到底給操了幾次?」心裡一急連葬話也出來了。

她委屈的說:「他們幾個人有些是一次,有些是兩次,我累得眼都睜不開,你叫我怎麽數!」我立刻無話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