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玲的真實故事

2016-08-07     WoKao     檢舉     收藏 (10)

五年前,我進入了大學,一所普通的專科學校,學的是英語專業。眾所周知,英語專業百分之九十是女生,由於我是省會本地人,且長相還算帥氣,在班上,甚至整個專業系,都成為了招蜂引蝶的人物。但我性格並非那種花花公子的類型,而且沒有女朋友,因為我從高三時一直苦追一個女同學,直到大一還在追她,但她一直拒絕,所以我進入大學時沒有女朋友。雖然大學的燦爛生活格外誘人,但我一直過著單身的日子。

進大學我加入了一個社團,也就是英語愛好者協會(以下簡稱英協),社團讓我認識了很多校友,當然其中不乏美女,但我當時確實沒有興趣去談戀愛,雖然不乏追求者,而我每次都是委婉拒絕。在大眾看來,都以為我眼光很高,甚至有點高傲的姿態沒,但說實話我並不是那樣,對於女朋友,我的要求並不高,喜歡偏胖的,乳房大的,當然更重要的是感覺對。於是我一直秉承著自己的擇偶觀繼續著大學的單身生活,我不是處男所以在性方面格外比較空虛,但我依舊堅持寧缺勿濫的原則。

大一整整一年,我的心思都用在了社團上,在英協也干出了一些成績,大二開始後,英協會長的位置自然由我坐了上來。

整整一年的單身過去了,我有時在想:我生命中的女孩怎麼還沒出現?一年時光這麼快就過去了,還有幾年才會到頭呢?這麼想著想著,我心頭劃過一絲疼痛,我竟然有些為自己傷感了。

玲是在我意想不到的時候闖進我生活的,就在我為自己的空虛生活感嘆時,她走進了我心裡。

那是大二第一個學期,我的社團和學校的另一個協會,記得是書法協會,一起搞一個晚會,那天中午我作為英協會長,帶著幾個本協會的頭目和書法協會的幾個負責人約好在一間教室開會一起策劃。玲是那個協會的一個部長,和我同屆。當我看到她第一眼時,我就認定她就是我等待的女孩。她身高大概165,頭發卷卷的地披肩,臉圓圓的,穿著粉紅色的上衣,和她身材極不相稱的碩大乳房鼓鼓的。之後我們一直討論著晚會的策劃,但我的目光多次有意無意地落到了她那。整個會議中,玲的話並不多,神情也很拘謹,之後的幾天,我幾乎腦子裡都是她的影子,第一次見面我覺得她是個比較本分內向的女子,似乎追她的難度比較大,但我一直在等待機會和她走近。

晚會的當天下午,我和她有了第一次接觸。在晚會現場,大家都在布置會場,我把手下成員安排了任務,便在場所裡監督著,玲也在,她正在吹氣球,這天她穿著一件吊帶背心,那性感的身軀讓我一看就來了感覺,下面已經硬得不行了。雖然我對她並不是單純意義上是為了性,但和自己中意的女孩做愛是每個男人的追求。

我走近她,她看到了我,甜甜一笑,說:「會長,別這麼閑著嘛,幫我吹氣球啊。」

我沒想到她會主動和我說話,心裡竟有些緊張,畢竟她是我喜歡的人,但我很快就平靜下來,說「好啊,幫你的忙有沒有報酬啊?」

她哈哈一笑,遞給我一個氣球橡皮,「想得美。」

我和她兩人就這樣一邊吹氣球,一邊聊天了,我知道了她的姓名、專業。也推翻了先前的預測,她其實是個很活波的女孩。

「嘿,你怎麼以前不加我們英協呢?」我問她。

「大一的時候我就只加了書法協會一個社團,因為當時有個大三的學姐和我是老鄉,我想著以後有個人照應,就加了書法協會咯」

「哎,你加英協,我不也會照應著你嘛」

「現在說有什麼用啊,那時候我又不認識你。」

「現在認識了啊,你今天就加入我們協會啊。」

「恩,你是會長,我入會就不用交會費了吧?」

「會費還是要交的,不過可以給你打個九五折。」

我們又開起了玩笑來,現在想來,那時候我真的很開心。而從那天起,我們成為了朋友,總是發簡訊,打電話。雖然我知道她有男朋友了,是在外地讀大學,但我不願意這麼輕易放棄自己喜歡的女孩。直到一個禮拜後、、、、、

那天晚上大約九點左右,我把玲約了出來,在學校小花園裡,我們見面了。

「什麼事啊?」她好奇地看著我。

我竟有些緊張了,因為我約她出來,就是想和她表白。我讓自己恢復平靜,於是,隨意一笑,說「當然是很重要的事啦。」

當我說出這句話時,我清楚地記得她有些羞澀的表情,或許她已經意識到了。

我終於將雙手抱過她,她並沒有反抗,我在她耳邊輕輕說道:「玲,做我女朋友吧。」

她默默無語,將頭靠在我胸脯上。

「做我女朋友好嗎?我真的很愛你,第一次看到你,我就這麼認為了。」

過了一段時間,她才開口「我也想,但是,不行的。你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你有男朋友,但我真的很愛你,我想,你以後嫁給我。」

她身子一抖,顯然是被我這樣的話所震驚了。「你真的想娶我?」

「恩!」

她輕輕推開我,坐在石椅上,我也坐在她旁邊,握著她的小手,她又陷入了沉默,在思考。我也沒有說話。最後,她說「讓我想想吧。陪我去走走。」

我們起身,在校園逛著,但她不肯讓我牽她手。這時我知道她對我也是有著好感的,但因為自己已經有了男朋友,所以不得不覺得很為難。

之後的一場大雨成為了我們那難忘一夜的序幕。傾盆大雨的降臨,我們只能躲在教學樓裡,等了很久,雨還是不停,我說:「去我們英協的大教室坐坐吧,雨停了再走吧。」她答應了,於是我們上了樓。

值得一說的是那間教室是在教學樓的最高一層,而且是樓梯口的後面,是個大的T型教室,屬於英語系的專用教室,因為我是英協會長,所以老師讓我掌管了這間教室的鑰匙。那教室只是在開展活動時才用,平時上課都不用的,而且整個教室只有一面牆壁有窗戶,並且是對著操場的。所以說,那是間很隱蔽的教室。

我打開教室門,開燈,她進來,然後我把門關上了。

我猶豫了一下,對她說「還是把燈關上吧,我兩在這如果讓老師知道了會不方便。」

我摟著她,她沒有反抗。過了不久,她說「我有些睏了,想回去睡覺。」

「雨還沒停啊,你靠我肩膀上吧。」她果真靠在我身上,她一側的豐滿的乳房壓在我身體上,我陽具瞬時漲了起來。我想和她做愛了。

我的手開始在她背上遊走,我發現她的呼吸開始加快,我猜想她是不是處女,但此刻我無法證實什麼。我頭向下親吻她的臉,她那胖胖的臉正是我喜歡的,她稍微躲了一躲,我馬上將手握住她的乳房,揉了起來,嘴唇對准她嘴唇,用舌頭狂舔她的舌頭,她不再躲閃了,任由我捏她的大奶,舌頭也和我交歡起來,我這麼一來,她便不再抵抗,莫非她不是處女?因為和男人做過很多次的女人只要男人稍微一愛撫,就會有感覺。

就這樣,我的手揉搓著她的大乳房,舌頭和她粘在一起很久,我的下面硬得不行了,我索性抱起她來,我自己先坐到這張大方桌上,而後將她也抱在我身上,她的雙腿分開著,我的陽具隔著褲子貼在她雙腿之間,她呻吟了一聲,我又將手放進她胸罩裡去撫摸,她的奶頭已經硬了,而且我感覺她的奶頭很大,我開始抓她奶頭捏,她的呻吟聲開始加快,我知道她也想要了。這個時候我已經敢判定她一定不是處女。但我並不會因為這點而減少對她的愛,因為在剛才我向她表白之後,她的那陣沉默中,我已經從喜歡上升到了愛上了她。

是的,我愛她,而現在我要用我的身體來愛她一番。我將她的上衣往上翻,她兩個碩大的乳房露了出來,窗外的隱隱的燈光讓我看到她兩堆大肉中間的奶頭帶著黑色,我將她放在桌上,咬住她一個乳房狂舔,舌頭猛烈地撥弄她奶頭。另一隻手則在她另一個乳房上揉搓。

「啊、、、不行,不能在這裡、、、、」

「沒關系,這教室的鑰匙只有我有,關上燈了不會有人知道。」說完,我另一隻手解開了她的牛仔褲拉鏈,伸進了她的內褲,我的手馬上就被浸濕,她的下面已經濕得很了。我繼續舔著她的奶頭,手撥弄著她的陰道口,她的小陰唇在我的手指刺激下越來越張大,我用三根手指插進去捅,她的呻吟聲加大了,但她不敢叫的太大,只能忍著,身體扭動得很厲害。

我想這個時候我該插進去了,於是我將內外褲都脫掉,露出那根已經一年多沒干過女人的大肉棒,我把她的手放在我直直的陽具上,她很熟練地撫摩著,我又將她的牛仔褲和內褲脫了下來,將她雙腿分開,把我的肉棒插進了她的陰道,她的陰道很容易就插入了,我隨後壓在她身上抽送著,就在那間大桌上,足以作為我們溫床的大桌,我想像著平時學生們在這間教室聽著某教授的演講。而今天,我卻運用職務之便和玲在這個隱蔽的地方發生著性交。玲的穴被我一年多未活動的硬棒插著,她以前應該和她男友經常做,這點從我現在干她的感覺,我可以明白得到,但現在我們發生肉體關系了,而我又這麼愛她,我不在乎這些,只要她今後也愛我。我想著想著,更加用力地捅她,她的手指在我背上死命地抓,我們都沒脫衣服,她不能叫的太大聲,只能用力地抓我的背。她流了很多,桌子上已經濕了很多,都是她陰道裡流出的淫水。我的陽具每一次插入都是用盡全力地捅入,仿佛在發泄我這一年來性方面的空虛。每一次插入都發出脆耳的撞擊聲,就這樣乾了約莫四十來分鐘,我說:「我要射了。」

她竟用雙手抱著我的臀部,仿佛是在等待我射在她體內。我原本以為她會說「不要射裡面」之類的話,但她竟用這樣的動作,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最後猛操了幾下,一股接一股的精液都送在了她濕漉漉的陰道裡。

我整個身子仿佛都空虛了,抱著她,她躺著拿過她自己的牛仔褲,取出紙巾擦拭著自己的陰部和我的陽具。後來我們就這麼抱著,在那張大桌子上。說了很多很多話,我得知了她男朋友和她高一就談戀愛了,並且在那時就發生了肉體關系,以前很相愛,但上大學後,兩人分隔兩地,感情也不像以前那樣親密了,大學這一年多了,他們只做過不到三次。我後來問她,是不是覺得寂寞才和我這樣,她很生氣,從她的態度來看,好像她是真的也對我有感覺。後來我們抱著睡著了,至於雨什麼時候停的,我已經再也想不起了。

這次在教室和她第一次發生性關系無疑是我大學生涯甚至是人生中永遠不能忘記的經歷,當時的刺激、緊張、放縱、對她的愛都是不可忘記的。後來玲和她男友分手了。我們成為了正式的男女朋友,雖然她並不是那種所謂的「美女」,但她是我喜歡的類型,況且我已經愛上她了。

玲是那種非常愛享受性愛的女子,每個周末我們都在外開房,而後一晚乾上三四次。我和她試過69式、肛交。我為自己有一個床上功夫這麼棒的女朋友感到幸福,我經常憧憬著今後我們結婚,永遠在一起。

但一切一切都是虛無飄渺的。因為專業的原因,大三時她去了北京實習,去了將近半年,到了快畢業的時候還不能回來,這段時間裡回來過兩次,雖然每次回來我們都會瘋狂地做愛,但在我們分隔兩地時,我感覺得到她在故意冷落我了。最後一次在電話裡她提出了分手,原因是她以後會在北京長期工作,而我家裡已經為我安排了在本地的工作,我們不可能今後真的走在一起。

直到現在我也無法確定她是否真的愛過我,或許和我好只是為了耐不住寂寞?那樣的話或許我真的看錯人了,現在我們已經是陌生人了,我沒法再去問她這個問題,但我明白我當時是愛她的,是真心地愛她,甚至超過了肉體上的慾望。當我畢業最後一天,看著那間我們曾經雲雨過的英協教室,我只能在心底默默地說著:再見了,我的大學、再見了,我的玲,再見了,我的青春。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