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的3P外遇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11)

我是貴惠,半年多前曾順著老公去做過一次按摩,就是那種帶有色情的按摩。我們結婚要十年了,性生活算是美滿……所謂美滿是很難定義的,總之就 是我喜歡跟他做愛,沒有那些專家們說的退燒、厭倦或是什麼的。

上次的按摩我記憶猶深,雖然是難以接受但事實上是很刺激的。起初是有罪惡感,想想一個陌生男人在你老公面前……那種事後的感覺。不過因為宗凱一點都不在意,反而之後每次做愛都假裝成那個按摩師,那種刺激更甚於被按摩時的感覺。所以,如果你老公夠開放的話,我勸你們可以嘗試一下,半套就好,凡事是不可以勉強的。

我跟老公到了賓館,老公再次的撥電話找一位按摩師,按摩師也回了通電話到賓館房間確認 。我先是坐在床鋪上,但想想說把床鋪弄亂了不好,又坐到椅上,總之心理亂 得是什麼也無法思考,一動也不敢動。宗自己也是一樣,一根煙接一根煙的,弄得滿房間烏煙瘴氣。我知道他也在緊張,上回按摩時也是這樣,直等到付 完錢按摩師走後,他跳到我身上時都還在發抖。

門鈴響時我幾乎是蹦了起來,我慌亂的問宗我該站在哪兒?我知道這問題很蠢,但是我真不知道該站在哪裡最適合。宗聳了下肩親我一下,說了聲:「我愛你」,這句話讓我心頭的緊張去了一半,但剩下的一半依舊是讓我感覺要心臟病發了。

按摩師是個非常壯碩的人,少說有一百七十幾公分!因為沒戴眼鏡出門,所以所以看不清楚他的長相,但感覺上還好。女人是靠感覺看男人的,最重要的是感覺,要是感覺對了就對了。我站在床角,想辦法讓自己站得自然些,按摩師的聲音很柔,他輕輕的問我怎樣稱呼?宗幫我回答說,就叫她貴惠吧!

他從包包裡面掏一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玩意,接著問說:「要不要先洗個澡?」我是洗過澡出門的,但想到等下要做的事情,又感覺應該要洗個澡……。現在要我面對一個 男人……萬一他的意思是要跟我一起洗呢?想到這我突然感到全身發熱,幾乎是連站都站不住了。我忙著說我洗過了,才剛洗的。

接著的動作與之前那次按摩大致相同,我先脫掉外衣褲,剛剛還感覺房間裡的冷氣好冷,這時倒希望宗能幫我調強一點。我鑽進了被單里,兩隻眼睛 不知道該把視線放到哪好,耳邊只聽到宗用著不同於平時的乾澀聲音說:「我太太很怕癢,所以……」

按摩師先表示了一下遺憾,然後又提了一下自己的技術。總之我全沒聽進去,這時我只想我該往哪看才不會失禮,或許我該閉上眼睛?不過這按摩師很有禮貌……嗯!如果你也想找個按摩師輕鬆一下的話,我建議你先在電話里感覺他的態度。

「貴惠……嗯!介不介意衣服?」按摩師用著輕柔的聲調暗示著我說,「油壓會弄髒哦!」

其實上次按摩也是這樣。我躲在被單里開始脫掉胸罩,在脫內褲時我遲疑了一下……倒不是遲疑該不該脫,既然到了這人家也來了,沒道理不脫的。我想的是,在薄薄的被單外應該可清楚看到我的動作,要怎樣脫才能優雅呢?老實說,到現在我都不知道我脫得是否優雅。

雖然是蓋著被單,但我已全裸,那種感覺——怕、緊張、興奮都有。衣服是有鈕扣拉鏈的,但是這被單,只需要輕輕一掀就……宗過來接過我的內衣 ,在我臉頰上親了一下。

這時按摩師也開始脫衣服了,他解釋說是油壓,所以他也要脫。只是上次的按摩師並沒有脫,上次也是油壓,是有什麼不同嗎?讓我放心的是,他沒脫光,還留下了一條小小的內褲。我並沒克意的去注意,但還是瞄到一眼,他的屁股很小,跟身材搭配起來感覺很有力量。

然後他要我翻過身子。我翻過身子趴著臉壓在枕頭上,不用望著他讓我感覺到好過了些。然後我心想,這個死宗現在在幹嘛,看著自己老婆被別人隨便摸嗎?到底這是我在享受,還是他在享受?按摩師慢慢的掀掉了被單,隨著被單的移去,皮膚接觸到了屋裡的冷空氣,這提醒了我,我的軀體已毫無保留的呈現在一個陌生男人眼裡……

我猜這不是真的油壓按摩,只是乳液而已,乳液倒在我的身上好涼。「你的身材真好,皮膚這樣白,你老公好有福氣!」

按摩師的聲音很輕,他低聲說話讓我感覺自己正背著宗凱做著什麼不得了的大事,但其實房間很小,我知道宗凱是一定聽得到的。他的讚美雖然可能只是一種職業習慣,但聽到耳朵里就是舒服,芥蒂感開始消失。我說過,女人是靠感覺活著的。

他先是按摩著我的肩膀,非常溫柔,邊按摩還邊在我耳邊問這樣會痛嗎?會不會太用力?剛剛的緊張已經開始消除……真的很舒服,舒服到我忘了自己 身邊有個只穿著內褲的男人,舒服到忘了自己身無寸縷,舒服到快要想睡了…

… (待續)

(二)

就在我精神放鬆之時,按摩師的手開始下移,移到我的背。按摩我肩膀時還好,但往下我就開始癢了……我真的是個很怕癢的人,每次我要是生氣或是情緒時,宗就會用呵癢這招來對付我。老實說,我還真不知道我身子的哪一部分是不怕癢的。

雖然癢,但又不好意思說出,你知道女人都怕人笑的。我想我身體扭了一 下,這人也是老道,那麼輕微的動作都讓他給發現了。他低聲問我:「會癢? 」我輕輕的「嗯!」了一聲。他的聲音真的很溫柔,而且心又細,原本的羞澀感幾乎沒了,剩下的只有信任,就像是我對宗的信任一樣。當然,一大部分 也是因為我是趴著的,似乎只要能把臉藏著就增加了不少安全感。

他的手繼續一邊按著一邊慢慢往下移,到腰部時我「嗤!」的一聲笑出來 了,在聽到我的笑聲後他也笑了,於是整個房裡的緊張全都消失了。這是種很 特殊的體驗,當你暴露了自己的缺點而發現對方並不在意你的缺點時,兩人的關係會立刻拉得很近。於是我告訴他我怕癢,腰尤其不能碰……跟他說話是很 自然的一件事情,就像是我告訴我的美容師我希望吹怎樣的髮型一樣。 這種輕鬆只維持了一秒,因為他的手離開了我的腰滑到了我的臀部時。

他並沒心急的想做些什麼,先是在我臀上倒了些乳液,然後開始搓揉著。

有幾次我感覺他就要碰到我的陰部了,是那麼的接近,但像是不小心滿懷著抱歉一樣一樣,立即又離開了。我知道他終究會摸到那兒的,但還是感覺會怕,有些事情是你永遠也無法成為習慣的。

在緊張卻又期待的心情下,他的手卻已離開了我的臀部又往下移了,一方面有點失望他放棄開始幹什麼「正事」,一方面又開始擔心腿上的癢神經太敏感,這人突然開始輕揉我的腳,然後說:「你的腳好美,又白又軟,真的好美 ……」我知道他是真心的,最起碼我感覺是,感覺就是我生命理的全部。

接著他開始吻我的腳,一根指頭一根指頭的,還扶著腳背去撫弄他的臉頰 ,像是發現了什麼世界最美的珍寶……一開始我抗拒的想要抽回,沒有人親過 我的腳,也沒人稱讚過我的腳,或許我爸媽有,但起碼我有記憶後就沒了。他沒像剛剛按摩時那樣放過我,將我拉了回去,親吻著,我感覺到他的舌頭在腳 趾間鑽動……

不是生理上的那種快感,而是一種心理上的感動,我幾乎有想哭的感覺。 這是第一次有人親吻連我自己都從沒注意過的地方。 有人說女人是被開發出來的,我告訴你,這句話真的是百分之百的真理。

從第一次牽手,到與宗凱的初吻、愛撫,我還記得第一次摸到宗凱棒棒時的那 種驚嚇。女人很少知道自己要什麼,或不要什麼,需要有個好男人來牽引。我們不像男人那樣粗魯,女人是像貓一樣獨立的動物,我相信沒有兩個女人對性的感覺是相似的,任何你能找到的性教育書籍至少都有著三分之一以上的謬誤 。 時間像是過了有一世紀久,我完全陷在一種感動的情緒中,甚至沒注意到 他的手來到了我的股間。等他觸到我下體時我才發現到他的手好大,雖然大卻

是細膩的。他並沒直接侵犯那最隱秘處,只是在大腿間來回撫摸,偶而不經意似的碰觸到股縫間又立刻移開了,似有似無的。我感覺全身都要鬆了,散了。 這一切依舊不是快感,但卻知道他在摸我,這個溫柔的男人正在摸我…… 他的手慢慢的覆蓋在我的陰部,完完全全的覆蓋而又緩緩的揉動著,像是 個守護神一樣。過了好一會,他的手指探測似的開始在縫隙間裡里外外的遊走 ,突然他探到了我最敏銳的陰核,就這樣輕輕的帶過一下。那一瞬間我「嚶!」了一聲,我知道我不該叫的,但我就像是艘原本漂蕩在溫柔的海洋中的小船,突然間的一聲雷擊……

我發現我早濕了,他的觸摸讓我感覺到在我的陰核上早沾滿了愛液,他的 手指輕鬆的在其上滑走撥弄著。我全身的肌肉都被喚醒,控制不了的,我拱起 了臀部,但他依舊是那樣的溫柔,不急躁也不擔心,第一次的快感是慢慢來的。 除了緊抓著床單外我什麼都沒辦法,這如潮的快感始終無法退去,不是像 人說的一波又一波的起伏著,而更像是海嘯,你永遠不知道它的高處在哪。他 的手是那樣輕,深入我下體是那樣的自然,我能聽到我下體的水聲,有如海浪拍擊著礁石……我能忍著不出聲音,但是身體卻沒辦法,我想要翻滾,想要躍起,但是身體卻是向下的,一股無力感升了起來,除了儘量將臀部抬高迎向外我毫無辦法。

我想我就要哭了,或許我已經哭了……只他的溫柔仍是不肯放過我。

我不知道自己能有這樣多水,上次按摩也是有著這樣的水聲,但這回就像 是決堤般的一發不可收拾。其實不需要做愛,也不需要任何動作,現在我坐在 這回憶起當時下體發出的那種淫蕩聲,整顆心就會像是要爆炸一樣,臉龐也紅的像是蘋果。

然後他的手離開了,頓時間我感覺整個人一下空了起來,手也離開了床單 。我想要不是有床單讓我抓著,我早就要尖叫了起來,用我全部的力氣叫著。 他把我轉了過來,這人力氣好大,就像是天神一樣,在我毫無感覺情況下輕輕地將我抬起翻了過來。側過頭我正好望到宗,我看不清楚他的臉,但卻知道剛剛的一切他全盡入眼底。宗依舊是叼著煙,維持著剛剛的坐姿。

不知道是羞愧還是興奮,有種情緒占滿了我的胸膛。我的男人正看著我被人玩弄,而我卻不知羞恥的得到高潮……在宗那我感覺到一股愛意,我知道他愛我這樣,愛我將自己最真的一面放縱出來。不過很難,我只能將我的情緒轉向床單,這時我才發現自己的手指好酸。

他整個人靠了過來,趴在我的胸前吻著我的乳頭,摸索著。乳房並不是我的性感帶,我不知道為何人人都說乳房會很敏感,或許我是個例外……但我喜歡宗吻我乳頭,讓我有種擁有的感覺,像是母親一樣。這時,這男人正像個嬰兒一樣吸吮著我的乳頭,用他靈巧的舌。激情正消退中,換來的是無邊的柔情。

他的臉靠了過來,一張樸質的臉龐,帶著些許風霜。我之所以不願意提上次那按摩師的原因就是在此,那人很帥,在帥氣中帶著三分流氣,身上還擦著嗆人的古龍水。可能很多女人愛那種男人,但我不行,雖然他有一百種技巧能單用手跟舌頭就讓我高潮,但是我就是不喜歡,甚至感覺到屈辱。

我突然有種想要吻他的衝動,但實在太傻了,不是嗎?他輕咬著我的耳垂……天啊!沉重的呼吸聲在我耳邊響起,我感覺整個人 都暈眩了。就像是被抽離靈魂的破娃娃一樣,我身體已然消失了,剩下的只有 那呼吸聲,厚重的呼吸聲……暈眩感持續著,像是漣漪一樣散開,又重新開始 ,不斷的擴散著。這人找到了我的弱點,最弱的弱點,他除了告訴我我的腳很美外,還找到了我最脆弱的地方。

來自新疆的模特熱娜是第二屆CCTV電視模特大賽的亞軍。 她是天生的美人胚,窈宨的身材,豐滿的乳房,高高翹起的屁股,還有一張迷人的小嘴和一雙漂亮迷人的大眼睛,是漢族姑娘無法比擬的,這一切都深深的吸引了眾多觀眾。

這樣一個大美人,追求者自然不少,尤其在成名以後,那些高官貴人、名人大款都試圖通過各種渠道和她結識,其目的不言而喻。熱娜雖然生性淫蕩,對於男人從來都是來者不拒,但成名以後,為保持良好的公眾形象,她也只能做一個地下的暗娼。做一個高級的,專門伺候一些高官和大款的、可以給自己帶來豐厚的收入的高級暗娼。

去年夏天,我通過一個朋友找到了熱娜的秘密經紀人,讓這位經紀人轉告熱娜,我願出價兩萬讓她陪他一夜,這等好事,熱娜自然一口答應了。

夏季周末的一個晚上,我和熱娜在海南三亞的一家五星級賓館的總統套間裡相約而至了!

熱娜穿著一件低胸露背的黑色晚禮長裙,襯托得她那高聳的乳峰更加挺拔,盡顯雍容華貴之風采!

「你好,馬先生!」 熱娜媚笑著說。

「你好,熱娜小姐!要不要先喝點什麼?」

「謝謝馬先生,不用,您別客氣!我們什麼時候開始?」

「不用著急,我這有一個性服務項目清單,你先看一下,每一項服務的價錢都不包含在那兩萬元之內。」,我把我親自列印的一份性服務清單遞到熱娜手中。

熱娜仔細地看了一遍清單,並用筆把她認為無法做到的服務項目劃掉了。最後我把她認可的服務項目的單價加在一起,再加上那兩萬元的基本服務費,總共我要支付給她三萬五千塊錢。

「好吧,現在就開始!先給我跪下!」,此時此刻,我立刻變得興奮起來。

熱娜心領神會並順從地跪在了我的腳下,我從包里取出一個拴狗的頸圈和鐵鏈套在了她那細粉無瑕的脖頸上,我把熱娜象狗一樣牽在手裡,從客廳向臥房走去。

熱娜象一條母狗一樣被我牽著爬行到了臥房。

我把拴著熱娜的鐵鏈死死地拴在了床腳下,由於鏈子長度的關係,她已經不可能站起來了。

我平躺在地板上熱娜能觸及到的地方,「爬過來,先用嘴讓我爽一把!」

熱娜慢慢爬到我身邊,看了看我臉,然後低下頭,解開了我的褲帶,先用手摸了摸隔了一層內褲的陰莖,我的陰莖隨著熱娜的撫摸而粗大起來。熱娜隨後拉下了我的內褲,粗大的陰莖展現在她面前!熱娜眼裡含著笑意,溫柔地捧起我的陰莖,用舌頭靈巧地從根部的肉袋舔到前面的龜頭,重複幾次後,她乾脆把那整條肉棒放進嘴裡,貪婪的吸唆起來,並發出刺激地吸吮聲。

真是有錢能使鬼推磨呀,是金錢讓這個昔日在央視T型台上風光無限的名模在我面前變成了一個淫濺放蕩的婊子。我頓時感到爽到了極點。我低頭看著熱娜,熱娜也抬頭與我四目相望,眼神變得迷濛起來,但舌頭還是不停地轉動,我不由得閉上眼睛,享受著這異常強烈的性快感。

熱娜的確很有敬業精神,她一口氣把我的大肉棒唆舔十幾分鐘,我的整條陰莖都粘滿了她的口水,異常興奮的我開始發出細碎的呻吟聲,熱娜唆舔得更加賣力了,突然間我大吼了一聲,一股股濃熱的精漿強勁地噴射在熱娜的臉上,熱娜此時仍用手握著我跳動的陽具,很有默契地閉上眼睛,一臉享受的表情。我的精漿散射在熱娜的額頭、眉間、鼻子和臉蛋上,緩慢順著她粉嫩的臉頰地向下流淌著。過了一會兒,熱娜睜開眼,露出放蕩的笑意。

「你的口技真不錯,你先去洗個澡,我們再接著玩!」,我邊說邊解開了拴在熱娜脖子上的狗鏈。

熱娜從地板上站起身來,用手擦拭了一下臉上的精漿,便到衛生間洗澡去了。我也趁閒休息一會兒,期待著下一個回合的到來!

十幾分鐘後,熱娜穿著一件紫紅色的蕾絲性感內褲和胸罩,邁著婀娜的步履從衛生間裡走了出來,看著她那細腰翹臀的魔鬼身材,聞著她那沁人肺腑的女人香,我的陰莖又一次勃起了!

「您還想玩什麼?」熱娜非常主動,好象仍然意猶未盡。

「你真是個淫蕩的女人。」我脫光衣裳躺到了床上,「上來,讓我舔舔你的嫩屄吧!」

熱娜猶豫一下,不見回答,但卻以行動表示,她立刻脫下內褲上了床,把雙腿八字分開,蹲在我的頭上,陰部露出一條粉嫩的細縫,春水盈盈,讓我很輕易的就吻到了她的兩片陰唇和陰道口。我的舌尖瘋狂地舔舐著熱娜的淫穴。

「喔! 啊! 好舒服!」,熱娜氣喘噓噓的浪叫著。她的淫穴好象已經癢得非常厲害了,淫汁猶如泉水般地湧出,粘糊糊地黏在我的口唇上。她的雙手也沒有閒著,抓住我的大肉棒,不停的上下套弄著,我的那根大雞巴又一次堅硬如鐵了。

舔完熱娜的嫩屄,我迫不及待地把她按倒在床上,將熱娜的雙腿極度分開,粗硬的雞巴對準了她已經敞開的陰道口,然後用力一頂,我的大肉棒整條地插進了熱娜的陰道里去了,一種難以言表的美妙快感,頓時傳遍全身,想不抽送都不行。我緊緊地摟抱著她的玉體,開始緩緩地抽送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