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巴高高翹起】

2016-10-11     WoKao     檢舉     收藏 (2)

【雞巴高高翹起】

我的數學老師,是個女的。她對我非常器重,原因就是在我們班上,不管月考、期考、臨堂測驗,總是名列前茅的。所以,她對我不比別人,經常在眾多同學面前,以我作模範,這當然引起許多同學不滿,然而羨慕之餘,也無奈我何。

她初來我們學校時,感到很不習慣,可是時間久了,她覺得這裡也不錯。她認為學校周圍環境好,具鄉村風味,假日可以遊山玩水,寫寫風景,加上山村清靜涼爽,所以反而喜歡上這裡了!她叫殷小玉,對人非常和氣,適中的配上一對美目的容貌,在這山村中,一枝獨秀的使這所有的女性,全失去了顏色。好在,她並不是孤芳自賞,以貌取人的驕傲女性。因此,大家都把她看做天使一般,尤其令人喜愛的,便是她臉上一對迷人的酒渦。

這是開學以來的第八天下午,下第三堂課的時候,她把我叫到她面前說:「大偉,放學後你到我居所來一趟。」

「好的!」我照例祖貌地問一聲:「殷老師,有甚麼事?」

「到時侯告訴你吧!回頭見!」她說完便離去了。我見她那奇妙的身段,心裡忽然泛起一種奇想:她的外表多美!她那東西一定也是很好看的!

「我這麼一想,褲子裡的東西隨即就立起來了。這怎麼可以呢,這是在外面呀!我忙收拾心神,跑到水能頭上,用涼水在頭上抹了一把,才好了一些。

當我奔到她居處時,她已站在門口迎接,老遠地便道:「大偉!你這麼快就來啦!我真沒有想到,你真是個好孩子,不過,就是有點奇特和古怪!」

「我不知道你指甚麼而言?殷老師!請你說明白一點吧!」

「我看你好像有心事一樣,你能把心事告訴我嗎?」她領我到屋裡,指著我的作業本子說道:「這是那裡來的?我怎不知道?」

原來昨天的習題的左下角,赫然多了一個銅錢大小的長頭發畫像,假如不是批改作業的人,是絕對發現不到的。當我看到這之後,心裡不禁有些慌亂,急忙否認道:「殷老師!我的確不知道是甚麼時候有的,或者是別人有意搗的鬼吧!」

「這不可能是別人搗的鬼吧!你把近來的習題,和以往比較比較。」她雖然仍然溫柔地微笑著,不過,提到我的習題這一著,的確厲害,我再也沒有勇氣和她辨駁。

「這裡反正沒有外人,你盡管說。我是不會怪你的!」說完,她美好的臉上,隨即浮上一層神秘的色彩,迷人酒渦畢露。

「真的?」我的眼睛一亮:「你不會怪我?」

「真的!我不會怪你!啊!」她忽然像小白免被人抓了一把,連說話的聲音也變得不自然起來:「你的眼睛怎麼這樣……厲害?」

「厲害嗎?」我又向她迫視一眼:「但這就是男性的威嚴,假如你駭怕的話,你可以馬上叫我走嘛!」

「干嗎?我要怕你,我是你的老師呀!」她此時的表情,是驚喜,是好奇,或者是迷惑,又揉合著不解的神色。

就在這一瞬間,我向她撲了過去。

「大偉!大偉!你要干甚麼?你怎麼了?大偉……」

「殷老師!你太美了!所以我要……」我邊說,邊摟緊她,把嘴向她唇上貼去。她拚命掙扎,用老師的威嚴來嚇唬我,但我不管,我強作鎮定地說:「請你把你的香舌給我吻一下,別無他求。」

「不,這怎麼可以?」她也鎮定了許多,連掙扎也已經稍變,用氣喘的口吻威嚇我道:「你難道連學業也不重視了嗎?」

「別說學業,我還不知道我還能活多久呢?」我竟不畏怯地說。

「這是甚麼話?」她不禁有些吃驚地說道:「你為甚麼要這樣講呢?你……」

「你知道梁山伯怎麼死的嗎?」

「甚麼?你作業上的畫像,是對著我倆來的嗎?」她劈開我的問話,又驚又喜地說道:「那你為甚麼不早對我說呢?」

「像是甚麼時候晝的,我確實不清楚。因為我腦海裡,完全被你美好的影子所占據了。」這是胡扯的,不過我卻裝得很失望而又悲傷的懇求道:「現在山民都沒有回來,你趕快把寶貝香舌,讓我親親吧!如果不然,我就要走了,說不定從今以後,永遠也不會再見到你了!」

「大偉,你為甚麼要講這種話呢?我不許你這樣講。」她的表情,現在又變了,變得溫和而可愛了,我知道距離已經不遠,隨又進一步地強調道:「我所敬愛的人,我當然樂意聽她的,不過,對方對我完全沒有好惑,縱然我聽她的,還有甚麼意義呢?」我裝做更失望的樣子,打算站起來離開。為了逼真,我把身體裝得晃蕩起來。

「你不能走,大偉!我想,你一定不能走回去。」她說著,反而伸手來扶我。

「謝謝你,殷老師!你的好意,我已經心領了,現在我不能走,也得走,因為我是不能在你這兒等死了!」

「大偉!你……」她猛的把我向懷內一拉,吻!像雨點子似的,落在我的頭和脖子上,連眼淚也跟著滴落。

「殷老師!不,讓我叫你玉姐吧!」我也真的被感動得掉下淚來,說道:「玉姐!

你真好,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命,我要為你而生、為你而死!」

「大偉!不!偉弟,我也叫你弟弟好了!」說完,又在我臉上猛吻起來。

我想機會不可失,便用雙手把她的頭扶正,使她美好的臉對著我,然後,我把嘴壓到她唇上去,再把舌尖擠到地口裡,遊行了一會,覺得她的舌頭仍在逃避。於是,我把地的身體一推道:「好玉姐,你不要再捉弄我了。」

她沒有出聲,卻深深地注視了一會,然後嬌怩地一笑,摟住我的身體,主動地把舌頭遞過來,香舌任我盡情地吮吻。吻了一會,我又把手伸到她乳房上去撫模,由於穿著衣服的關系,撫摸不能隨心,所以我就更換搓捻。

剛捻兩下,她又把我猛的一推,正色地說道:「這一切你是跟誰學來的?」

「好玉姐!這種事情,怎麼要跟人學促?就是想學,也沒有人好意思教呀!」

「好弟弟!你真聰明,」說完,又和我吻在一起。

這回的吻,可不像先前的吻了。這次是熱烈刺激的,連我扯開她的衣扣,她也不覺。手一觸到她的乳房,她像觸了電似的,渾身不由自主地顫動和搖擺起來,像是舒服,又像是酥癢,不過,她並沒有逃避的意思。因此,我的手又往下摸,她的三角褲很緊,我的手伸不進去,好從外面摸,她的陰戶飽飽漲漲的,像饅頭似的,已經有些濕了。當我的手觸到陰戶時,她小腹收縮了一下,好似想奉迎的樣子,因此,我侵不再猶豫地把手從旁伸進褲內,在陰戶外摸了一陣。她的淫水,已不斷地流了出來,流得我一手都是。我再把手指伸進陰戶,剛剛進一半,我健感到手指像被小孩子的嘴在吃奶似的吮個不停。

「妹妹,我們到房裡去吧!」我輕聲地說,她沒有講話,也沒有表示拒絕,於是我扶者她走進臥室。

此時,她已經像待宰的羔羊,由我擺布。我迅速地脫去她的衣衫,我看到呆住了,神志像出了竅似的,再也顧不住欣賞這人間的尤物,上天為甚麼會塑造這樣美妙的陰戶,猛的撲到她身上去。

當我的手指再度探入她的飽突突的小屄時,她把雙腿夾緊又叉開了一些,像餓狗搶食似的,自動張開小洞,等待著喂食。她一面喘息地道:「弟弟!我愛死你了。」

「愛我?從甚麼時侯開始呢?」

「從我上第一堂課的時侯!」

我受寵若驚地睜大了眼睛,稍微一楞,便猛然地一伏身,把嘴壓到她陰戶上去。

「弟弟!你要做甚麼?」她把兩腿收攏了:「不行!髒啊!那地方髒。」

我沒理會,把她的腿再度分開,痴迷而又瘋狂地吻。她此時不知道是急了,還是好奇,一隻手像老鼠似的,在我腹部衝撞。當她觸到我的大傢伙,又猛的把手縮了回去,無限驚訝地說:「弟弟!你,你的……」她的說話,不成語句。

「我怎麼啦?」

「你……怎麼這樣大的?」她的臉嬌羞欲滴,像小女孩羞澀無比地把頭朝我腋下直埋下去,但她不很方便,因為我的頭是在她的胯間的,不論她怎樣彎腰弓背,仍然夠不著,急得氣喘喘地說:「我怕,弟弟,我怕呀!」

「這不過是每個男孩子都有的東西,就像你們每個女人,生來就有一個小洞似的,何必怕呢!」

「不,弟弟,我是說,你和別人的都不同,實在太大了。」她又驚又喜的又急忙說道:「我的那麼小,怎能容它進去,如果你硬來的話,定然要把我的洞弄破的!」

「不會的,玉姐!你們女人的小浪屄,生來就是給男人插進去取樂的,沒聽到過,有一個女人的洞,被男人弄破的!」說完,我又把頭埋到她陰部去。盡量用舌頭挖掘、挑撥她的小洞,擦著她比我多一些的陰毛,她感到非常舒服,太陰唇一張一合的,像吞水的魚嘴,淫水從間縫中泌出來,黏黏滑滑的真是有趣。

我再用手把她的陰戶撥開,用牙齒輕輕地咬住她的陰蒂吸吮著,含得她渾身發抖,屁股亂擺,有趣極了。

「弟弟!我,難受極了,放過我吧!」

我聽她加此說,隨即把舌頭,伸到她屄縫內裡去,真怪,她的寶洞實在小極了,我的舌頭以能進去一點點,便無法再進。也許,舌頭的硬度不夠,或是寶貝玉洞實在太小的緣故,所以,我的舌頭,能到此為止。我真不了解,一個近二十歲的姑娘,陰部為甚麼還會像七、八歲小女孩的陰戶那樣飽滿的?在我用舌頭做這些動作的時侯,弄得她的屄水源源不斷而來,逗得我恨不得馬上便把大傢伙塞進她的小浪屄裡去。然而,我為了不願讓她受傷,好竭力地忍耐著,看她的反應。

果然,不一會,她便開始哼叫起來,最後,終於忍熬不住地說「弟弟,我癢,難過死了,你要……你就來吧。」

「不!玉姐」我欲擒故縱,裝得無限憐惜地說:「你的那麼小,我怕弄痛了你,因為你是我的心,我的命,我實在不忍把你弄痛!」

「不!弟弟,我實在拗不過,難受死了!好弟弟,你可憐可憐,給我止止癢吧!我實在受不住啦!」

「好!」我迅速向地身上伏下去,說道:「但你要多忍耐一點,不然,我可能是不忍心插進去的。」

她聽了我的話,摟住我的頭,給我一陣急吻,然後雙膝一屈,把我下身支高,使我的大傢伙和她的小屄相對。我不知是心急還是怎麼搞的,大傢伙在她的小屄上,一連觸了好幾下,連門也沒找著,反而觸得她渾身亂顛地說道:

好弟弟,你慢些好嗎?頂得我心驚肉跳的。」

她邊說,邊挺起臀部,用小手兒扶住龜頭,她的洞口淫水橫流,潤滑異常,動不動就使我的寶貝滑到底下去了。她大概覺得這樣不是辦法,隨即又把雙腿再打開些,使我的大傢伙抵緊她的洞門。我或許太急,剛一接觸,就把屁股著力的住下一沉。

「哎喲!弟弟!你要了我的命了!」她失聲叫出來,那美麗的眼上,已蓄了一泡晶瑩的淚珠,幽怨得令人愛極地說:「我叫你輕些,你怎麼用那麼大的力氣呢!」

「我根本沒有用甚麼力,這大概是你洞太小的緣故!」我猛吻著她。她則手腳不停地把我屁股支高,頂動著自己的陰戶來迎著我的陽具。我知道她心裡是非常猴急的,所以當她不注意的時候,又猛的把臀部沉了下去。

「你這冤家,乾脆把我殺了吧!」她終於嗚嗚咽咽地抽噎起來。我心裡雖然不忍傷害她太重,然而,又不能不狠著心硬幹,因為這一難關,遲早都是要通過的。我想起在妹妹那兒所得到的經驗,以及母親指導的技巧,我是不能畏縮的。同時,我自己這時,也急得要命,更加覺得長痛不如短痛的道理,與其叫她忍著皮肉分割的痛苦,倒不如給她一個措手不及,也好省一點情神,做偷快的活動。再說,剛才那兩次猛烈衝刺,不過插進去半個龜頭,時間也不允許我作過長的拖延,萬一山民們回來,那可不是玩的。

時間太寶貴了,我加緊活動,一面猛力地吻她、咬她,她在我上咬、下衝之下,顧此失彼,不一會兒,我那八寸多長的傢伙竟然全部進去了,這使我感到非常意外,不由的高興笑了。

開封之後,我不再抽插,把粗硬的大陽具靜靜地停留在她的浪屄裡。她的小洞不僅異常小巧、緊湊,我覺得她的洞裡,像有拉力堅強的松緊帶一樣,緊緊地箍住我的大傢伙,吸呀、吮呀,弄得我像有些不對勁,快感的程度越來越增高,比起母親那種孩子吮奶的力式,尤為高明多了。

在我稍一停止的一煞那,她深深地吁了一口氣,脫白的臉色,不一會兒便恢復那種紅潤動人的色彩了。我把她抱住狂吻,吻得她睜開了眼睛,深深地注視了我一會,這才猛的把我一摟,說道:「弟弟!你這可愛的小冤家,差點沒把人弄死了!」

可惜我此時,沒有另外多生一張嘴來回答她,因為我這時的嘴巴,工作太忙,忙得連呼吸的時間也沒有,所以我好以動作,給她滿意的答覆。

她似乎仍覺得不夠滿足,和不能對我更表示愛意,所以又進一步地要求,她望住我說道:「弟弟,我要叫你親丈夫,我的身體已經是你的了,一切都是你的了,你也叫我一聲,應該叫的吧!」

我說道:「玉姐,我的愛妻!你是我的愛妻!你要怎樣,就怎樣吧!我一切都聽你的,親愛的!」

我們緊緊地摟住,會心地笑了起來,玉姐也由於我的接吻和愛撫,漸慚地活動起來了,她像魚求食一樣,想吃,又怕把嘴鉤痛了,不吃,又捨不得離去。

「弟弟!我的愛人。你是我的小愛人,我要你先慢慢地動一動。」

「你要我動甚麼?」我有意逗她道:「甚麼慢慢的?」

「就是這裡!」也沒見她人動作,但我已感到我的大傢伙被吸了幾下。

「媽呀!」我幾呼要被她吸得發狂了。我之所以捨不得把這美味可口的食物一下吞食掉,因此,我竟耍賴地逗她道:「好姐姐,還是請你告訴我吧!」

「好弟弟!別盡在逗我吧!我要你慢慢地抽,慢慢地插。」

「抽插甚麼?你不講明,我哪裡知道!」

「哎!抽插我那洞洞嘛!」她大概忍熬不住了!嬌羞萬分地說。

「那我們現在在干甚麼?你如果不乾跪回答我,我要把它抽出來了!」我有意逗著她。還沒有把話講完,就慢慢地要把傢伙往外抽。

「不!不!你不能這樣。」她一張雙臂,死命地按住我上抬的屁股,愁眉苦臉地哀求道:「弟弟,親老公!我說,我說就是了!我們在做愛!」

「哪個的洞在挨插呢?」

「我的洞在讓你插嘛!」

「你這小洞,剛才還在怕痛,為甚麼這一會就騷起來啦?」

「是的!現在不怎麼痛了,反而怪癢的!好弟弟!親丈夫,我現在酸癢的難過死了你就可憐可憐我吧!」

「好!把小腿張開些,等著挨插吧!」我說著,就輕抽慢送起來,還說道:「不過你的洞是活的,我要你等會給我的大傢伙夾夾!」

我像偉丈夫似的,有意停下來,要她試試,她聽話地照著做了。

「對了,就是這樣!」

真怪,她的小洞好像越來越狹小了,並且抽搐越利害,越收縮越緊湊,當我抽插時,一下下都刮在龜頭上,有種極度酸麻,快感的意識在增高……而她呢,我覺得還沒用力抽送幾下,就像得到高度的快感般,嘴裡已經發出夢囈一般的哼聲:「啊!我早知這樣,我早就要和你做了!我快要升天了!我樂死了!弟弟你把我抱緊些,不然,我要飛了。」

「不行,抱緊了,我就不方便狠插你的小浪屄了!」我急急地說。忽然,我聞到一種強烈的香氣。這種香氣,對我好好熟悉,但也有些陌生的,熟悉的是以前是我在母親那兒聞過的,陌生的,就是有著更濃烈的玫瑰花香。

「玉姐!你聞到嗎?這是甚麼香氣,這香氣,從哪裡來的?」

「是啊!這香味怎麼這樣好聞的?多奇怪!我怎麼從來都不曾聞過這種香味的?」她感到無限驚訝地說。

「啊!我知道啦!」我急抽大傢伙,猛的一矮身,把嘴巴湊上她的陰戶猛吸,連她被我破身流出來的處女血,一起吞下肚去。洞水被我吸吃了,迅速地又把大傢伙插進她的小洞,聽「噗滋」一聲,小屄又把我的大傢伙含得緊緊的。

我再也不肯放鬆,瘋狂地抽送著,不一會,這味道又來了,於是,我大聲地叫道:「香洞,你這是香洞,玉姐!我愛死你的香洞了!」

「好弟弟,玉姐反正是你的了!你愛怎樣,就怎樣吧!」說完,臉上浮起一絲淡淡甜笑,使我見了越加動心,加上小屄有彈力,越玩越刺激,我想把性命也豁上去,才甘心呢!她比我更快活,不停地叫著:「弟弟!你的大傢伙全插到我的心坎上去了,我的花心被你搗亂了,啊!我又升天了!」

她把我猛的一摟,花心開了花,直磨我的馬眼。她冉冉傾斜,無力地抱住我的臀部說道:「別動了,我好舒服,好快樂!」

房間裡的香氣四溢,我正再抽出玉柱去吸她的瓊液,不想我的大龜頭,被她的陰道吸得緊緊的。天哪!這是一個甚麼洞?我的傢伙正像奶頭放在嬰孩口中,吮吸得使人骨軟筋酥,酸癢難頂。我被她引得忍不住地又狂抽起來,未幾,我已到了頂峰,剛要峰頂摔下來的時候,不想她又喊了!她這次欲仙欲死,而我的快樂也不下於她。

她今天給我的快感,是我在妹妹和母親那兒,從未領受過的滋味,我們滿足地摟抱著,都不動了,靜靜享受著對方熱精的衝擊,快樂得要勝過神仙了!

「弟弟!你真好,你給了我有生以來最大的快樂。我知道怎樣謝你才好!」她緊緊地摟著我。不知道是過份的激動,還是興奮過度?她竟然情不自禁地哭泣起來。

「弟弟!從今以後,我是你的了,因為你給我太多了!」

「妹妹!」我跟著流淚道:「我們差點把這快樂失掉!」

「是的,這都是怪我不好,怪我沒有太重視你,以致於差點失掉你。假如真的失掉你,我這一生大概不會有今天這樣快樂了!」

我又問她甚麼時候愛上我的?為甚麼不向我表示呢?她都很老實地告訴我,那是由於我太年青,怕我不懂事,所以久久不敢向我表示。以前說不捨得離開學校,那不過是一個藉口,實際上如果一天不見到我,她便會感到若有所失的!她一面敘述著對我的情感,一面又儀態萬千地替我把大傢伙夾了一陣,連最後的一點精液,大概也被她夾出來了!最後,我愧得無以為報,好猛吻的嘴和臉,才算了事。

第二天,我又依時而去,因為山民感冒,睡在家裡,我們不方便在房裡行事,好到由她預先布置好的浴室。剛走進洗澡間,她便反手把門扣上,我急不及待地摟住她便是一陣熱吻,一手伸進她的三角地帶。

「怎麼?你連內褲也沒有穿?」我驚奇而又興奮地把她向懷內一摟。

「這樣不更方便嗎?」她飛眸一笑,順勢向我懷內一倒。

我一手摸著她美妙的雪白乳房,一手貼上她的陰戶。誰知一觸到陰戶,便弄濕了手掌。我笑著說道:「妹妹,你怎麼來得這麼快的?」

「好弟弟!你別笑我,我的花心像嘴似的,已張開來了,恨不得一見面,就把你的大傢伙塞進去,才夠味呢!」她邊講,邊拉著我的大傢伙,往她的小洞塞。大概由於我倆都是站著的關系,挺了好半天屁股,也不得其門而入,兩人都急得要死。最後她心急地說道:「該死!拿椅子來,就是要利用它的,不意竟把它給忘了!」

她把我按坐凳子上,兩腳分放在方凳的外沿,人立著,小屄正好對正我的嘴。我乘勢抱住她的雙腿,把嘴貼在小洞上,猛吻起來。吻得她咯咯笑道:「好弟弟,今天的時間不多,我們還是開始吧!」

我聽了她的話,即刻放開她,見她把身體朝下一蹲,我的大傢伙正好對正她的小洞,龜頭抵住了洞門,這姿勢很妙,眼看著她的小洞張得開開的,但奇小無此,根本沒法使人相信,它能吞下我的粗壯肥大的雞巴。然而我的大雞巴畢竟毫不含糊地沒入她的小洞,看得我心神搖曳,渾骨酸癢的。她似乎抱著我同樣的心情,搖擺著臀部,把個小洞脹得飽突突的。她越看越覺得刺激,忍不住猛力地套動,不一會已經「噗茲」作響。

我在欣賞著,越看越起勁,恨不得配合她行動,但實際上不能夠,因為被她騎住。

「妹妹!你怎麼想得出來這種花樣?有沒有名稱?」

「我不知道,不過這方法好是好,可惜的是你不能動,要不然才夠刺激!」她遺憾地氣喘著,動作卻越來越快、越來越猛,我坐在凳子上上,既沒有行動,有把視線投到我們的結合處,看若小浪屄包著大傢伙,滑上套下的,越加刺激人心,慾念高漲,快感倍增,洞水不斷地流下來,流得我一雙睪丸、屁股溝、到處皆是,再看著她吃力的情形與快樂的容貌各半,甚為著急地猛伸雙腳,便扒住她的屁股站了起來。可惜,浴室太小了,不然我們倒可以跳舞呢!她的身體一懸空,全靠屁股扭動旋轉,倒是非常吃力的,快感反而減低了。我覺得這樣不行,隨即又要她把左腳踏在凳子上,拿我的身體做依靠,我在下面挺動臀部,開始狂抽猛送,一插到底,一抽到頭。

不一會她便叫道:「好弟弟!你真行,這花式就比我高明,真夠意思,你把腿再屈低一點,好了!多有趣!多快活!你再用力點,對!我快要出了。啊!舒服死了!」她的精水一出來,便死命地按住我屁股。我的大傢伙在她的洞裡,被裹呀吮的,我不由自主地又抽插起來。才抽送兩三次,惱海裡忽然又浮上一個新的花式。

「玉姐,你伏在凳子上上,把屁股向後翹起來我試試看。」

「啊!你要干甚麼?你要玩我的屁股眼嗎?」她顯得無限驚訝地說。

「不,你別誤會,玉姐!」我知道她會錯意,隨即解釋給她聽,我是要從後面插她的小屄。

「弟弟,你的花樣真多,妹妹不如你!」她毫不猶豫地把臀部挺出來,嬌媚地一笑宛如早就知道這架式一樣。一看到她的大白屁股,好奇心超過慾念,我雙膝跪地,手扶屁股,把頭低下去,欣賞她的陰戶。天哪!這陰戶多妙,多有趣!由於雙腿打開,屁股後仰的緣故,兩邊的嫩肉被綻開,像個小之又小的葫瓢。那小小的迷人浪屄,蓄著晶瑩的玉液,使人恨本沒法相信,它能容納得下八寸多的大雞巴。

那前突後陷的小洞,宛如一個飽滿豐肥的小籠包,可愛得使人的心直跳,慾念無限高漲。看得起勁,隨又把嘴貼了上去,吻了一陣,直到香氣低弱,忙更換大雞巴,正好在這時,她也叫道:「弟弟!快些,我癢癢,癢死了。」

真所謂:「心急吃不到熱粥」,我的大傢伙在她屁股溝內連觸了數下,也沒有找到門路。最後,還是由她一手牽引和玉門後迎,才插進去了,大概由於太猴急了,不幾下她已淫水橫流,浪聲連響了!

「弟弟!真妙!也虧你想得出來的。」她伏著身體,不方便行動,可是一到快活之後,她像要豁出生命似的,屁股亂擺亂傾,不斷地前迎後拱著,弄得洞水四濺,到處皆是,睪丸打在她屁股溝上,發出像火燒竹林的聲響,很有節奏,更加令人振奮,興奮得使我們更勇猛的動作著。

「弟弟!我真快活得要死了,我真恨不得大叫一陣才好哩!你這會插洞的冤家,給我帶來這樣大的快活,你給我的太多了,我這一輩子恐怕也報答不了你了,你就插死我吧!」她氣喘如牛,但嘴巴卻不肯停,她又嗚嗚咽咽地抽噎起來。我曾經說過,她的浪屄越抽越緊,越插越狹的。她越叫得凶,我越多快感,及至她說「我又丟了!」我也跟著到達沸點,兩人同時出了精。

她或許是伏身太久,身體太疲乏,經我一退,屁股隨著後傾之勢,兩人同時坐了下來。可惜,她此時已沒有了氣力,要不,倒真可以來一次痛痛快快的「坐懷吞棍」呢!

我們這樣坐著,她還覺得不滿意,又把身體側過來,扭曲著身體,摟住我吻,小屄猛夾,夾了一會又道:「弟!我願你的大傢伙,永遠塞在我的小洞裡。因為這樣,我覺得人生才有意義。」

「玉姐!我也是的!」我感到遺憾地說:「可惜我們沒住在一起,不然該多好!」

說著,我開始在底下挺動磨轉起來。她見我似乎還想再來一次,隨即急急地阻止著說道:「好弟弟,我原也想的,不過,現在時間已經不早,我怕這家的人快回來了!」

的確,時間已經很晚了,如果再耽擱,還真怕會壞事呢,不得已,我好放開她。她用很親熱的口吻說:「弟弟!聽妹妹的話,明天再讓你玩!」

「不,我在你這兒不方便,能不能想個辦法?另外找個好地力?」

「好!你耐心等兩天,等我想想辨法看。」她沉思地說。

「姐!不要想了,乾脆搬到我家去住好了!反正我家人少,你去和母親做伴,倒是怪適合的!」

「快別孩子氣了!我們現在的情形,你惟恐別人不知道,是不?」她擺出老大姐的姿態在訓導我。

「唉!你真頑固,你的腦筋應該改造才對。」我有些不高興地說。她現在,一切都以我為主,因此,她現在幾乎連意志都沒有了,聽到我的話,是微笑道:「依你說,我該怎麼辦呢?」

「很簡單,你以訪問的姿態,去和我母親談談,說住在山民家不很方便,然後再漏一點口風,替我補習,這不是十拿九穩了嗎?」

「好!就憑你最後一句話,我值得前去一試!」她高興地吻了我一陣。

性慾的事情,真是奇妙!在我沒有走進人生這一站之前,我甚麼也不知,甚麼也不懂。可是現在,顯然不同了,每天除了放學之後,找玉姐玩,晚上回家,和妹妹及母親享受性愛;照說,我該滿足了,然而這種事情,是貪得無厭的,尤其和小玉經過幾次纏綿之後,花樣越來越新奇,次數越來越增多。尤以同小玉在一起為然,往往是不玩到天黑,是不回家的。

我的母親並非我的親生媽媽,我是她由襁褓照顧大的養子,在我剛發育好後不久的一個雷雨交加的暗夜,就被我趁她熟睡時有意的侵犯了。

母親為了我的遲歸,問了多次。起初我總是有很好的理由回答的,但時間久了,我的支吾其詞,終於使她失去信心。於是,在一次旁敲側擊中,我因一句話不小心,結果逼得所有的私情敗露。

幸好,我們並沒有為這事鬧出太大的不偷快來!自然,這還是要歸功於我的寶貝,因為它能持久作戰,從未在陣上中途敗退過。

母親聽了我的話,先是驚奇,後是嫉妒,最後竟由嫉妒而變成了羨慕。當然,羨慕的不是我,而是小玉。她覺得小玉,不過是一個姑娘。倘若拿一個姑娘和她相比,不管她的本領有多高強,經驗如何老到,是不應該比得上她的。誰知事實正出乎她意料,這怎不使她感到技不如人,有待領教呢?末了,母親還問,小玉到底是怎樣令我神魂顛倒的?快活的我懂得這是一個機會,便乘勢要挾道:「除非你願意答應我兩個條件,否則,我不能使你得到滿意的答覆!」

「你這孩子,也真是的,不幾天就學會這麼懷!」母親恨恨地埋怨著,不過她又經不起好奇心的驅使而改變了口吻道:「你先談談看,我是否能辦到?」

我告訴她,這是輕而易學的事。

「不要賣關子吧!快說出來我聽聽。」母親有些不耐煩地說。

「好!」我像大老闆在做生意時演講似的,把音調拉得長長的:「第一、讓小玉搬到我們家來住,既可以避免我在外面野,又可為我補習。」

「很好,這是一舉兩得的事情!」母親打斷我的話,搶著說,不過,這還不能算是她已經答應,她又特地把妹妹搬出來做擋箭牌,必須得到妹妹的同意方可允諾。其實我早就想好了應付之策,眉頭一皺說:「你們如果願意我把她放在外面,我的條件便不算條件了!」

「你這孩子,野心委實太大了!」母親有些哭笑不得的樣子埋怨著說:「我能把你思想轉達,答不答應由她。現在你再把第二個條件講出來聽聽看?」

「第二個條件嗎?你叫妹妹快些把碗筷洗好,我們等她來了,來個當場表演,你看可好?」

母親盡管是生過孩子的婦人,且與女兒分享了我,但她仍然免不了有一種婦人家的嫵媚嬌羞的形態的,尤其聽到我說當場表演,喜悅地臉紅了。我也乘機親了她一下,才放她去做准備工作。

妹妹到底是女兒家,除了稍嫌活潑,天真,生就一付小女兒的模樣,那羞態大概是我和母親談過的一席話,母親全告訴她了,所以她表面上雖然有些羞人答答的樣子,內心卻是喜悅的,一進房便小鳥依人般的,投到我懷裡來,像久旱的苗子馬上就要得到雨露的滋潤一般,顯得歡天喜地地說:「哥兒!你今晚要怎樣地給我們快樂?先說給我聽聽吧!」

「不,說出來就沒有趣味了,」我有意地逗她說:「還有,一切都得聽我的調度,否則,仍然沒有快活可言!」

「好啦!我聽你的就是了!」

母親跟著贊我幾句,但我沒有聽她的,是令她們脫衣,我自己也迅速脫光衣服,及至赤裸之後,見母親並沒有如言行事,妹妹和我都先是一怔,稍後知道怎麼一回事,便雙雙地向母親,一人挾持她一隻手,死人不管地把她向床上一掀,霸王硬上弓地剝去她的衣服。

「妹妹!你媽是敬酒不吃罰酒,你說我們應該怎樣懲治她?」

妹妹媳到我的話,眼珠一轉,把口湊到我耳邊告訴我,如此這般。我高興得在妹妹臉上親了一下,溜到外間搬來一張條凳,又在箱子裡,翻出一根綢帶,母親見我們鬼鬼祟祟的做著這些,莫名其妙地問道:「你們要做甚麼?」

「這叫當場表演呀!」妹妹神秘地說。

「表演就表演啦!為甚麼又拿椅子、帶子的,做甚麼?」

我們未等她把話說完,便飛撲而上,花了很大的氣力,才把她綑紮起來。母親雖然竭盡全力在掙扎,無奈她到底不是我們兩人的對手,弄得她哭笑不得地說:「你們到底要干甚麼?快放下我!這回我聽你們的就是了!」

「這叫做敬酒不吃吃罰酒,現在可由不得你了呀!」妹妹說完,歡喜地看著我。

「你這小騷貨,還沒有相干呢,就向著漢子了,難道你全忘了我這為娘的了嗎?」母親憤恨地咒罵著。

「喲!這又不是分你的家財,又不是要你的命,你何必那麼緊張呢?相反的,說不定你等會感到更快樂呢!」妹妹嘻皮笑臉地回說。

「對啦!媽!你就等著快活吧!」我們說著,又把她推到椅子上去,也不管她是氣還是急,使她仰臥在長椅上,把她的四肢縛在椅子的腿上。

這裸體多有趣呀!雙峰聳得老高,小洞叉得大開,我真恨不得撲上去,插她一個痛快才甘心呢!

妹妹更加缺德,要我按計劃行事,還把母親的頭枕高,使她的視線,不離我們的動作,氣得母親直咆哮,眼睛睜得如銅鈴似的,恨不得把我們兩人給詛咒死,才能消她心頭的恨。

「表弟!現在看你的了!」妹妹不理母親的咒罵,渴地著眼睛在笑,我要她把屁股在床邊沿仰臥下,把她的雙腿放置在我的兩肩上,把鐵棍似的大傢伙,從她的屁股底下插進小屄去。

大傢伙一塞進去,就是狠抽猛插,一手捏著事先預備好的一支鵝毛,在母親的小洞上觸動。起初,母親緊合若雙眼,氣得連看一眼也不願,及致鵝毛向她小洞上一觸,就靈驗得很,她竟自動地把眼睜開了。

「阿偉!你搗甚麼鬼,叫母親受這種罪!」母親恨得連牙都咬得緊緊的。妹妹卻在咯咯地淫笑,一方面當然是我的大雞巴插的她舒服,一方面是因母親的怪像所引發的。

母親連續不斷地咒罵著,我們不管她罵也好,咒也好,是給她一概不理。我左手抱著妹妹的大褪,粗硬的大陽具往她的陰道裡狂抽猛插,右手揮舞著鵝毛,在母親洞縫上猛刷,一會又把鵝毛插進母親玉洞亂捻,捻得母親淫水直流,流到屁股、椅子上,亦流到地下全是。她嘴裡由咒罵變成哼叫,她咬牙苦忍,最後實在忍熬不住了,得向我討饒!母親越是叫得凶,我的雞巴在妹妹的洞內插得就越有勁,妹妹的臀部也挺動得越迅速,不一會就泄了,人也跟著軟了。雞巴是離不開屄的,在妹妹身上取不到滿足,當然要轉目標指向母親。母親已被我戲弄得夠了,現在正需要安慰呢,因此,妹妹一泄了身,我也停止戲弄母親,一翻身,跨上椅子,就騎到母親身上去……

母親因為兩腿垂下被捆綁著,小洞越發突得老高,我火急地用龜頭頂在小洞上,微一旋轉,母親終於忍不住地懇求道:「阿偉!你就可憐可憐母親吧,母親實在受不住啦!」

我有意逗一逗她,故意不迅速地將大傢伙插入,直到母親懇求第二次,才慢慢地挺進。當雞巴到底時,母親終於又流淚又笑了。我見加此,即刻狠抽狠狂插來。看樣子,我本來以為母親可能不會有甚麼愉快的,因為她被我們戲弄得可能連愉快的心情也失去了,不然縱然有快樂,她也不可能再表露出來的。誰知事實恰恰相反,還不到三、四分鐘的時間,母親便忍不住地哼叫起來了。

母親一面叫,一面回首看著妹妹!像是感激妹妹的樣子,這就使我感到更奇了。我怕妹妹難忍,隨又把左手的中指,插進她的小屄去,替她挖掘,不幾下,她也和母親一樣地呻叫著,過了一會兒,妹妹的聲音又被母親的浪叫淹沒了。

這時,妹妹已為母親解開四肢,母親像得水的游魚,猛的把我一摟,抬起雙腿,像蛇一樣地朝我身上一纏,恨不得我們兩人變做一體。我隨著站起身來,把她送到床上,才抽出雞巴,我的大傢伙一離開母親的小洞,青筋畢露,鮮紅肥美無比,這時別說是女人,就連我自己也想咬它一口哩!

妹妹見母親事畢,滿以為我要給她一次滋味的,但我沒有,因為我心裡還有節目。

「妹妹,請你伏在床邊上,把屁股翹起來。」我的話還沒有講完,妹妹便瞪著眼睛說道:「甚麼?你要插我的屁股眼?」

我搖搖頭微笑著,她這才放了心,笑罵道:「缺德鬼,真虧你想得出來的。」

此時,我已急得要死,哪裡顧得再回答她,提著大傢伙就向她屁股直觸,連觸了好幾下,也沒有找到門路,後來還是母親提醒妹妹道:「小騷洞,光知道自己快活,就不知道替寶寶牽引一下!」

妹妹在母親的話還沒有講完已領會到要領,手捏雞巴,小洞向後一迎,「漬!」一下已連根滑進,這情形看在母親眼內,小洞又開始在流水了。

「寶寶!你到底還有多少花樣?先講些給母親聽吧!」

「別急,等會有你樂的!」我回答。

妹妹真沒用,這回還未到十分鐘她又丟了,我氣得恨恨地說:「你真是個紙老虎,能看不能吃!」

母親見我累了,叫我躺在沙發上,先讓她作主動。我沒有異議,最主要的,我是想看一看她的發明。見她朝沙發上一跨,雙腿一屈,小洞已套上我的大傢伙。這樣,我雖然有時間欣賞她的套動,也可以玩弄她的雙乳,不過總覺得沒有我自己干起來起勁。因此,一伸雙腿,把她抱起,走起舞步來,要她擺動臀部,自行套弄。

但還是不行,她全身的重量全負在我身上,我感到有點吃不消,所以乾跪地,叫她雙足著地,做個跳舞的花樣。可是這樣一來,下部又隔離了,有著陽具不能全根盡入之感。於是,我把她抱到床前,猛的一推,掀得她一個四仰八叉,而後又叫她側身,舉腿別腰,我貼到她背後睡倒,用大傢伙從她的屁股底下插過去,再運用腰部的力量抽送起來,動作越搞越快,一味的猛插,差不多又抽插了百多下,才猛然地射出精液,射得母親快活的叫道:「乖乖!你全射進我的心坎裡去了,母親被你射得成了仙子了!」

妹妹似乎想再來一次,但叫母親阻止了。她的理由,是說我一個人,要應付三個女人是不能過份的,萬一把我搞垮了,她們三人就會失去快樂的。聽了母親的話,我們誰也沒有再勉強。

在我們互相協商之下,第二天便把殷小玉接了過來和我們同居。小玉並不知道我們三人間的私事,所以她顯得非常斯文甜靜,並且在斯文中還透著不安,甜靜中也透著拘束,雖然沒有做新娘那樣羞人答答的姿態,可是她的心裡到底是不安的,不像母親那樣態凌和藹、言詞可親。在母親的親熱招呼下,是一頓飯的功夫,便相處得和母女一樣的自然了。

妹妹卻不然,不知道她是知道得太多了,還是因小玉是教員,老是顯得羞澀忸怩,並且還有意無意地流露出一些酸勁來,幸仔小玉是可人兒,既乖巧、又聰敏,不久就看出妹妹的心意,用對下藥的手法,很快地就和妹妹有說有笑了。

我見事情已經到了這步田地,再也不須耽心了。

湊巧這晚月亮很好,我忽然又想到游湖賞月了,當時又因為她們興致很高,相信我此時一提議,她們一定會接受的。果然不出所料,首先贊成的,便是妹妹!

「對,殷老師大概還沒有玩過湖中夜景呢!今晚月色既然很好,我們不如乘夜涼去玩玩吧!」

「阿偉,你真是一個甜心孩子,怪不得殷老師這樣愛護你啦!」母親顯然是在贊賞我,根本沒注意到說話中的含意,誰知叫敏感的小玉聽到,她馬上面紅耳赤起來。

「我們走吧!」妹妹胸有成竹地站起來拉著小玉便跑。小玉似乎還想徵求母親的意向,無奈妹妹不由分說,也未給母親表示意見的機會,就跨出門去了。

母親見妹妹和小玉像一對活潑天真的姐妹般,忍不住地向我笑道:「孩子!你以後可不能在外面再野了,有她兩人和我……」

「說呀!怎麼不說了呢?母親!我要你說!」我頑皮地在她面上親了一下。

「有她們兩個小屄,和我這塊肥田,你應該滿足了才對呀!」

「好的,母親!走吧!」

「不,我不去了,你去陪她們玩吧!是夜裡……」

「謝謝你!媽!我知道了!」

小玉對於水上的活動很內行,在我匆匆趕到湖邊時,她已經准備好一切,等我往小舟上一躍,小舟已向外滑去,妹妹問我母親為何不來,我說這是我們的游樂,她是不參加的。

舟行不久,我便換她操作,及舟到湖心,我把小鐵錨往水裡一推,停止再進,一面擠向她們二人之間坐下。

「玉姐!我們三人之中以你最大,我想請你講一個故事。」我笑著說道。

「你要我講甚麼故事呢?」

小玉見我坐在她們中間,不禁腆起來。

「隨便你好了!」妹妹說。

「不,最好是暈的!」我搶著說,一面伸手摸向她們兩人的乳房。

「大偉!你……」小玉見我這樣放肆,不免惑到震驚。

「別緊張,我和妹妹已經是老相好了。」我打斷了小玉的話,搶著解釋。

「那麼你……」她看向妹妹,心裡指我和妹妹是否已經那個了。

「彼此彼此!」妹妹一時不知那來的聰明,竟先我而回答。然後,我們三人都禁不住地笑了。

我又把手挖到她們的陰戶。小玉大概是由於情況不明,所以情潮也來得遲緩,而表妹經我三摸兩挖的,此時已熬不住地在流了。因此,我迅速地扯扯她的褲子!示意可以來了。

「玉姐!」妹妹一改叫殷老師的口吻,顯得親熱而溫和地說:「你不會笑我太惡形和急色吧!」

「華妹!千萬別說這種話,我們女性都是一樣的!」

在妹妹褪褲的時侯,我也迅速地解開自己的褲扣,請出小弟弟來。妹妹見如此,把褲子一撈,側身蹲坐在我的懷中來,也許太心急了,小洞在龜頭上一,便像餓急的狗一樣,吞沒了我全根大傢伙,接若便是猛套。這情形,瞧在小玉眼內,如何能受得了,見她不斷地咽口水,屁股亂頂,小洞猛夾,夾得我的都手濕了。

「玉姐!對不起,我要叫了!」妹妹說若,便哼叫起來。

「好妹妹!你盡管叫吧!現在是沒有人管的!」小玉氣喘喘地回答。我更加緊替她挖掘,捏、扣、搓、捻,不一會兒,她也和妹妹一樣哼叫起來,小洞拚命地前挺,恨不得把我的手整個吸進去。

「玉姐!你快准備吧,我快不行了,我完了。」說著,又是一陣猛力地套弄,她便發軟了!不過,她還狠命的上坐在我的腿上,使我的龜頭頂緊她的花心,直到我感覺到她射出陰精,流在我的龜頭和馬眼上,又從小洞的縫隙流出來,流向我的屁股。此時,我很懊悔我在先前沒有把褲子除去,以致弄得我屁股底下濕濕涼涼的,很不舒服。

「小騷貨,我的褲子全給你流濕了,怪難受的!」

妹妹著眼睛,臉紅紅地笑笑,起身讓位,小玉此時比狗更急,微一貼身,原式不動,急忙向我大傢伙上坐下來。大概因為太心急的關系,一下竟然坐滑了,差點沒坐進屁股眼裡去。折得我的肉莖很痛,而她自己也叫了一聲,嚇得跳了起來,連小舟也被蕩得搖擺不已!

「你這騷東西,太急了,幾乎把我的寶貝給折斷了!」我忙把身體再躺平,使她套的時侯,更加順利及深入一些,又說道:「萬一折斷了,看你們拿甚座東西搔癢!」

此時,她那顧得了我的罵俏,是一股勁地猛干。

「唉!玉姐!你們聞到嗎?在這湖中心,那來的香氣?」妹妹奇怪地問。

「華妹,你猜猜看吧!」小玉說。

「不用猜了,我來告拆你吧!」我搶著說:「這是小玉浪屄的香氣!」

「甚麼?玉姐是香洞?」妹妹訝異而又不信地說:「我聽到人家罵過臭貨的,卻沒有聰到說過有香洞,玉姐!你能不能給我看看?」

「當然可以,不過,現在正讓他弄!等以後有機會再給你瞧吧!」小玉氣喘地說。在這緊要關頭,妹妹當然知道是甚麼滋味的,所以她不再言語。小王越弄越快,套得我一骨酥麻,酥癢難耐,快感不所地增高。此時,我也想大叫一通,然而,由於妹妹在面前,我怕她受影智,終於忍住了。小玉的洞和妹妹與母親的是有不同,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小玉的浪屄狹小夠味。當她高潮來的時候,我覺得可能還有一會兒的,誰知她一高潮,小洞便猛夾猛拉起來,我被她抽搐得連打冷顫,就不由自主地泄了。

「華妹!我完了!你快來。」

「不,我的屁股像坐在水裡一樣,難受得要命,」我搶著阻止說道:「等上岸後,再給你快活吧!現住我脫褲子了,你們可別笑!」

「我們又不是沒見過。」小玉以老賣老地說,及致當我把褲子除掉之後,她忍禁不住地吃吃笑了。雖然在月光下,沒有白天看得那麼清楚,可是她們仍深深地注視我一搖三擺的大傢伙在干著急,咽口水。

妹妹比較年幼,忍不住地用舌頭舔嘴唇,像公狗在舐母狗一樣,過了一會兒,她又天真地問道:「玉姐!他頭一次玩你的時侯,有沒有把你弄傷?」

小玉嫵媚地笑道:「一點點,妹妹,你呢?」

「我被他插傷了,好幾天也沒法能動,你看他的雞巴哪像十來歲的人,簡直要比真正的大男人還要大一倍多呢!」

「這就是他和別人不同的地方!」小玉笑著,有意逗妹妹道:「不過,你在哪裡見過大男人的傢伙的?」

妹妹似乎沒有想到小玉會有此一問,所以一時之間被問得害羞語塞起來,後來還是小玉盯的緊,她才說出一段故事來。

「你別笑我,玉姐!有一天我到屋後山上去牽羊回家,沒想到在半路上看到了一對野男女,脫了褲子在一堆草堆中,干這勾當,我一時好奇,就躲在一株大樹根下偷看,連羊也不管了!那男的雞巴十足像一根勺柄,又短又小,我現在估計起來,差不多有弟弟的一半,不過很硬,雞巴四周長滿了黑漆漆的毛,絕不像弟弟一毛不拔,那男的就因為毛多,所以傢伙就顯得更短小了,而我的位置,正好又是她們臥倒的腳這頭,所以看得更清楚。

一顆心蹦蹦地亂跳,因為我見到那女的,陰毛此我稍稍多些,兩腿分得開開的,卻不見小洞張開口來,倒是屄縫上蓄了一泡亮晶晶的淫水在那兒,見男的用龜頭頭在小洞口上磨了磨,奇怪?龜頭剛朝小屄裡一送,小屄的肥肉便滑開去了,見男的再一沉臀,傢伙已經頂進去一多半。我下意識地覺得女人的屄,最多能插進兩個指頭,那麼他的傢伙比我兩指要粗得多了,怎麼能插得進去呢?其實不然,那女的小洞好像有伸縮性一般,緊緊地胞著那根雞巴,男的屁股再一沉便全進去了,小洞跟著男的傢伙而滑動。進去之後,那男的就彎腰弓背的抽送起來。起初很輕、很慢,那女的好像不過癮一般,擺動著屁股往上迎合男的胯間互相擊,嘴裡不斷地哼叫。氣喘吁吁地嚷了很久,就是不停。我想,男的屁股擺動得已經夠快了,誰知女的仍得到不滿足。」

妹妹停下來透了一口氣,又說道:「這時,女的越叫越不堪入耳,我聽得臉紅心跳的,心裡興奮得非常厲害,但仍不願離開,不一會我感到雙腿有些發軟,胯間好像有蟲在爬,伸手摸換,天哪,哪兒是甚麼蟲爬行,全是自己洞裡流出來的淫水,我不禁暗暗感到吃驚!那女的在底下,快活得像發痴的樣子,我很想挺身而出,恨不得把那女的拖到一邊,讓那男的也插插我的小屄,剎剎癢,看看到底有多大的快樂!又過了一會,那女的伸手想按住男的屁股,不要他再動,但男的不理,又急急的抽插了一會,才靜伏在女人身上。我想這大概完了,拔腿就跑,誰知我因流水太多的關系,褲子都沾濕了,不方便快跑,連屁股裡面的裙子,也濕了一大塊,幸好,一路上沒有遇見人,要不,才羞死人呢!我一路跑一路想:表哥的傢伙,平時垂著,就比那男的租大,要硬起來,還不知有多粗壯呢!湊巧這晚替表哥洗澡,竟不知不覺地把他的傢伙給弄得硬起來了,因此也把我嚇壞了!」

「既然嚇壞了,後來又怎樣和他插起屄來的?」小玉急急地問。

「後來我想,我們女人的洞,遲早都是要被男人插的,所以我想試試看,不過,這時我還不知道,造愛的事情,是這樣快樂的!」妹妹又咽了一下口水,吸了一口氣,才說道:「我當時被表哥插傷了,也沒有插得進去,他是知道的!」

妹妹向我看了看,又說道:「所以我不想再造愛了,誰知事情就是奇怪,我愈是不要去想它,卻偏偏想的更厲害,直到第二次,把洞都插散了,才插進去,這時其實是夠痛苦的,可是不一會就開始有些快活了,後來他越插越凶,也越使得快活,之後連痛也不知道了,因此,我的小屄也被弄翻了!」

妹妹把話說完,猛向我撲過來,抓住我就是一陣熱吻,把小舟弄得搖蕩不已!我們的小舟原本早就靠岸了,但我沒有驚動她們,因為她們一個講得有趣,一個聽的入神,而我此時又被她們講得躍躍欲試,於是,我便伸手摸摸她們的小屄,好傢夥,連屁股溝和會陰處,全流濕了!

「快!你們先到院子裡去等我!」她們兩人聽到我的話,一滑碌跳上陸地,頭也不回地往院子裡跑去。

我慌忙提著褲子在後面追,連院門也沒有來得及關好,便向她們臥著的草地上撲去,急不及待地分開妹妹的雙腿,就把大傢伙向肉縫裡撞,一面用手替小玉挖掘。妹妹就是不行,還沒有怎麼樣交鋒,便敗下陣來,隨即換上小玉,小玉總是令我滿意的,當我們雙方泄完了精,我便抽出傢伙急急離去,因為我沒有忘記母親,此時她還在家裡等待我去安慰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