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母相愛的日子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2)

與母相愛的日子

我能順利地娶到我母親,這完全得益於老天的巧妙安排。

我的媽媽名字叫做蘇美雪,她真可說是天生尤物,雖然今年37歲,但絲毫沒有歲月留下的痕跡,動人的長卷髮,把媽媽的高貴和女人味完全演繹,同時也為這個經歷曲折的女人增加了些許神秘感,讓她靜靜的散發光芒。有如明星溫碧霞般艷麗。而她也一直是我心中最愛的女人。記得漢武帝劉秀在不得志時曾說:『娶妻當娶陰麗華;為官當作執金郚。』我雖不像劉秀那麼偉大,但我也希望〞娶妻能娶我媽媽;我倆今生共白頭〞。只可惜,我知道我對媽媽的愛是古代允許的,因此我滿腔熾烈的愛意一直都深藏在我心底。我知媽媽一直很孤單,有一段時間,情緒很低落,我知道這是因為缺少愛造成的,因為媽媽這個年紀的女人是離不開愛的。在我的內心深處。不過,我常常感到媽媽彷彿有一點憂鬱。我們家的環境,比起其它的家庭還應當說是貧窮的,媽媽才有時候憂心,我會隱隱的聽見媽媽在她的房間裡面偷偷地哭,我的心裡就會很難過,我知道她 覺得很辛苦,所以我想盡一點我的能力,想要讓她開心一點。因為媽媽的確是一個國色天香的好女子。

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的父親便因為另有新歡而和媽媽離了婚,是媽媽獨立撫養著我。媽媽獨立支援一個家庭,日子過得相當貧苦,一家人親密無間。我倆因此培養患難與共、互相慰藉的感情,一直到長大後,仍未改變。

我從小就養成一個習慣:每天離家前都要吻一下媽媽的臉頰。現在年齡17歲,但每天仍然這樣做,大家都習以為常。最近我發現,她看我的眼神有些異樣,格外明亮、親切,充滿一種我無法表達的神韻。每次吻她時,她身子有些顫抖,有一次她甚至摟住我的腰,要我再多吻她幾下。

還有一次,她甚至摟著我的脖頸,顛起腳尖,主動在我的嘴唇上吻了一下。我自己也感覺對媽媽的感情與以前不同:我開始注意她的美貌和紅潤細嫩的肌膚,特別希望多吻她幾次。而我們深吻時間每天漸漸拉長了 !

世上沒有懷才不遇,只看你有否百份百爭取過。愛,並不是說說而已,它還要用實際的行動去表達、去體會。所以,為了媽媽的 愛,為了愛媽媽,我要改變,一定要改變!

為了追求真正的愛情,我超越了世間的規範和常理。

在這個世界上,有一個將自己的全部青春無私的給予了自己至愛兒子的母親,她的明天將會是什樣的,她從沒有關心過。但她的兒子關心,因為我知道,如果這是一場賭博,那我的母親正是在用自己的青春賭兒子的明天!

所以,我暗下決心,這場賭博絕不能輸!為此,我也要參與這場賭博,我要和自己的母親一起把這場賭博進行下去,我也要用自己的青春賭母親的明天!──但上天會讓我們贏嗎?

從偷偷炒股到現在已經有一年了,開始,我還不敢用真錢買賣股票,只是進行模擬炒作。也許我天生就是炒股的天纔,也許是媽媽多年來對我的嚴格教育,一個月的實驗期結束時,當我看到自己的模擬炒股的結果時,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於是,我毅然用媽媽平時給的零花錢作為股本開始了實現理想的冒險。

可前些日子我用自己新拿到的身份證開了一個新戶頭後,卻因證券所打來的確認電話而露了馬腳。

媽媽顯然不讚成我炒股︰「蒼天,你可知道,炒股帶有太大的風險性,而且家中也不富裕,根本玩不起股票啊!」

我沒有辯駁,但當我將自己的銀行存摺拿給媽媽看過之後,媽媽一下子看到存摺上那 170萬時,也懵住了。也許炒股真的改變了我的性格,也就默許了。但她要我保證,炒股絕對不能影響身體和學習,而且還要多學一些金融方面的書──在炒股上,只有一時的運氣,不會有永遠的運氣。

我一一答應了。媽媽微笑著告訴我,其實媽媽知道我的想法,而且見到兒子長大了、成熟了、懂事了,她的心中也很欣慰。

也許別人會說是炒股改變了我,但我知道,真正改變我的不是炒股,而是媽媽,因為我接觸得越多,越能體會媽媽的愛的偉大,她為付出了太多、太多。我如果還要繼續封閉自己的心靈,我又如何對得起媽媽的愛呢。

「媽媽,這些年辛苦你了,讓你一個人撐起這個家。為了我,你受了多少苦忍受了多少寂寞,我都知道。媽媽,我要你知道,我真的非常愛你,我會永遠和你在一起。」

我動了感情,深情的望著媽媽,而媽媽也很感動,眼中又留下了淚水。

而媽媽輕輕地對我說:「我知道你喜歡媽媽,從小就知道,可是你知道在正常的社會裡,這種感情是不被接納的。媽媽願意給你信心和力量,你可以對媽媽做任何事情,只要你好。媽媽又何嘗不對你有特殊的感情,儘管這種感情超出了正常的範圍。因為你童年時就開始充當媽媽的保護神。」

「不,媽媽。因為有你.這個世界變的精彩,今生最幸運是愛上您這世界我什麼都可以失去,就是不能失去你.就是不能放棄你.什麼都可以不在意,就是身邊不能少了一個你.因為我愛你!如果愛無法用言語來表達,我願意用生命來證明。因為你是我心中最美麗的女神……」媽媽張開了嘴,讓我深深的吻下去。時間似乎停止,這漫長的一吻融化了相擁著的我們。

我們的唇終於分開,彼此喘著氣,媽媽的臉紅得像第一次接吻的少女。

我們凝望著對方,許久,媽媽在我耳邊像呼氣一般的低語說:「媽特別為你噴了香水哦!」。

我忍不住又吻下去,媽媽輕笑著躲開,更忍不住伸手撫摸她的乳房,媽媽竟然不阻止,並且羞紅著臉向我說:「我的好兒子,不要著急,媽願意給你,媽的身體早就給你…不會食言的,不過對男人來說,每天性交的話,長久下來對身體不好,況且媽需要你是永遠,而不是短暫的,你能瞭解嗎?」

這一天,我和媽媽不停的性交,媽媽 了一次又一次,也因為媽媽告訴我今天是安全期,所以也毫無顧忌的將精液射進媽媽的陰道裡面,澆燙著媽媽的子宮,那個曾經孕育我的地方。媽媽大膽的淫叫聲似乎從沒斷過,喊出她所知道的所有淫蕩字彙,加上我的引導,更是淫靡到了極點。

這樣的女人,自己的親生媽媽,完全解放的性愛伴侶,我心裡已經篤定,至極的性交快感全部在這裡,我還求什麼天仙美女?

我們母子的性交,一直到晚上12點才告一段落,我們的淫液都快流乾了,梳發上,地板,媽媽和我的床上,到處都是淫亂的痕跡,尤其在我的床上散落著我和媽媽激烈性交後掉落的陰毛。

吃過點心之後我們母子相擁而眠。

第二天早上睜開眼睛的時候,我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副豐滿的臀部,穿著一件窄小的粉紅色三角褲,緊緊的包裹著中間凸起的肉片,肉片中間深陷成一條裂縫。

「哦…媽…早….安」媽媽用手不斷的套弄我的陽具,時快時慢,逗得我快忍不住的想抱起她大幹一場。

看見媽反而閉上了眼,一副陶醉的模樣,接著用臉頰在我的陽具上摩擦,最後看她緩緩伸出舌頭,開始舔著龜頭,接著又張開口將陽具整個含進口中。

哇!好舒服的感覺,媽媽的嘴像吸盤一樣,上下的吸吮。

「滋…滋…」從媽媽的口中不斷發出吸吮的聲響。一會兒她又往下含住我的睪丸,時左時右的吸進吸出,沒幾分鐘我再也忍不住了,趁著媽媽又含住陽具時,一股精液射進了她的口中。

只聽到咕一聲,媽媽把它吞了進去,又在我的陽具周圍舔了乾淨,然後我們又是狂亂的性交以後才吃早餐。

特別新聞報告

20xx年xx月10日,該日晚上6時15分出發的士,由41歲男性王xx司機駕駛,載著2名乘客從新界駛往海天皇宮。於晚上6時30分左右,該輛的士於屯門公路的汀九高架橋近3號幹線入口的慢線行駛,準備進入3號幹線往大欖隧道。同一時間,一輛由53歲男司機李xx駕駛,並沒有拖有貨櫃的貨櫃拖架沿中線駛至。李聲稱因閃避尾隨快線切入的輕型客貨車而急速剎車 ,貨櫃拖頭向左失控與的士尾部發生碰撞,的士車尾的保險桿被扯脫,繼而撞向高架橋的護欄。雖然的士短暫停在高架橋邊,但最後車頭向地直墮35米下的汀九村山坡翻側 。的士損毀嚴重,2名乘客被拋出車外或被壓在殘骸之下。由於衝力猛烈,的士司機和1名乘客當場死亡,另外李xx在醫院搶救無效中身亡。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老天要這樣捉弄我?」

我趴在一張醫院的病床旁邊不停的哭喊著。

「我們不是說好要一起走下去的嗎?我們不是說好要永遠在一起的嗎?我們不是說了好多好多的夢想嗎?...為何妳先離我而去了?...為什麼老天要開這種玩笑給我?...」

在病床上躺著的是媽媽,真可說是絕色美女,正值她人生中最燦爛的一段時光, 只見一頭烏黑的頭髮,如同飛瀑直下飄逸,瓜子的臉龐顯得精緻,媚眼如初春綻放,櫻唇嬌艷迷人,挺直的瑤鼻,凹凸有致玲瓏的身體,在她的胸前挺立著兩座堅挺、柔嫩的雙峰,肌膚晶瑩剔透,光滑、細膩,潔白;修長筆直的玉腿散發著美麗的光澤。一身白衣裙襲身,顯得素雅大方高貴,充滿了成熟女人的風韻和靈性,整個人就是一個天仙下凡一般。可惜的是,配著她的,不是紅潤的膚色,而是無生命的慘白...及身上散發的淡淡防腐藥水味

這時一名老先生走到我身邊。「你就別再傷心了...人死不能復生...我知道你很愛我女兒,我也一直將你看成我的孩子...發生這樣的事情,大家的心中都不好過,但我相信我女兒不會希望看到你這個樣子的...」

「我知道...我知道...但...我想先一個人靜一靜...我想多陪陪她...多陪在她身邊...她最怕到醫院了...她最怕打針跟看醫生...真像個小孩子...」我苦笑的說著。

「嗯..好吧。那你自己的身體你也要顧好,知道嗎?」老人家知道是不可能勸我離開的,也只好讓他繼續留在她的身邊。

「我會的。你別太擔心。」我回答著。

就在老人家緩緩走出病房外,慢慢的將房門關上。

外頭的護士在看到老先生走遠後,便在一旁滴滴咕咕的咬起了耳朵。

「妳知道那間病房的是怎麼一回事嗎?」

「不太清楚!妳知道嗎?」

「嗯!那天就是我接急診的。」

「是喔!那到底是發生什麼事啊?妳快說啊!」

「嗯!那天是大約十一點多的事吧,那時外面正在下大雨,突然就電話響起,說有救護車要送急診病人進來,結果載回來的是一名女子,好像是出車禍吧,不過沒什麼外傷,結果是內臟全部破裂,來不及搶救後,失血過多而死了。」

「喔!原來是這樣喔!那那個男子和剛那老先生是??」

「那滿身酒氣的老先生好像是女子的爸爸,而那英偉男子像是她的未婚夫,不過看登記是兒子,好像那名女子已經要論及婚嫁了,聽說好像就是在他們去挑完婚紗後,在路上被撞的。」

「啊!那不是很慘?」

「是啊!很諷刺啊!都已經快要結婚了卻發生這種事...真的讓人很無奈...」

兩名護士說完後,也就各自去忙各自的事情了。

在病房內,我溫柔的握著媽媽的手,親親的在自己臉頰旁摩擦著。「妳為什麼要走?...為什麼走的不是我呢?...妳可知道我多希望能代替妳嗎?..不過放心吧!我好快下來倍伴妳!媽,嫁給我好?」我左手正大量留出血在媽床上…………

在這個時候,病房的門悄悄的打開了。某位人士像是怕去吵到床邊的人,而刻意的減小自己的腳步聲。

這時我也像是發現了對方的到來,但,我並不想將頭轉過去看對方,依舊默默看著床上的女子...

「醫生,我知道是你,同你兒子十幾年交情的朋友了,你別擔心我,我只是想在今晚,再多陪陪她...放心吧,我會顧好我自己的身體的。」

我頭也不回的說著。

「唉!...發生這事大家都不好過,這...大家都想不到會發生這種事...我...我也只能說,如果連你也倒下,那大家真的會更不好受,你...那麼多年的老友了,我相信你也懂我的意思,我今晚值班,有什麼事你就請護士通知我一聲吧。」站在男子背後的醫生也頗為無奈的說道。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改天,我有空再好好喝一杯吧。」我仍是頭也不回的答著,能佔據我目光的,只有床上那媽媽絕世容顏了。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了,很快的,窗外的天空從午後的黃昏轉變成閃閃星空,房間之人的姿態卻不曾改變,這時,病房的門再度的打開了。

「是你嗎?放心吧,我沒事的,別擔心我,你沒事要忙嗎?晚上醫師不是應該要再尋一下房的嗎?」我沒氣回答,沒有回過頭去。

「呵呵!這位先生,看得出來,你真的很愛她對吧?」但後頭傳來並非醫生的聲音,而是一種飄飄渺渺、空空洞洞,像是迴音一般不真切的聲音。

我也發現不是好友的聲音,連忙轉過頭去。

我回頭一看,發現站在我背後的是一名身高不滿150公分的人,一張甜甜的娃娃臉,但卻有著不合稱的成熟眼神,一雙像是能看透人心的詭異雙眼。臉上雖然掛著微笑,卻有一種讓人不寒而慄的感覺。

身上穿著一套合身的西裝,露出在外的雙手,一手是如孩童一般的稚嫩,另一手卻是像百年老朽般的枯瘦,在在的讓人感覺整體的不協調感,但又有一種莫名的一體性。

「你...你...你是誰?」一同每個人碰到我的情況一樣,我結巴的問著每個人都問的問題。

「呵呵!你別太緊張,我是來幫助你實現你心中最希望實現的事情的人啊!我很清楚你現在最希望的是什麼。」 神秘人物說著。

「好!你說你知道我最希望的是什麼!那你就說出來給我聽啊!」我也不知為何的吼著眼前之人,或許是本能之下,覺得不想被看透的關係吧。

但,再怎麼不想被看透,眼前這神秘人物仍舊緩緩的說出了我心中的願望。

「你現在最希望的是床上這位你的媽媽及愛妻能活起來對吧!另外你死前說要妳媽的答案,對吧!」

「你...你怎麼知道?」我本來聽到關於媽媽的事時,還不是那麼的驚訝,畢竟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來,但當眼前之人說出關於我自殺及對媽的事情時,我真的嚇到了,畢竟知道的,就沒人知罷了。

那眼前之人又是從何得知此事的?還是八卦新聞的狗仔隊?

「呵呵!你別太緊張!更不是那些無聊的狗仔隊!我說過了,我是來幫你實現願望的人!」神秘人物如同看穿了我的想法說著。

「你...你...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我更是討厭那種赤裸裸的感覺,更是不安的吼著。

「別那麼緊張,來,這是我的名片!請多指教!」神秘人物從胸前的口袋中拿出了一張黑色的名片遞給了男子。及他扶著我大量出血的左手.用手指便能為我止血….

「Ominous?!」我看著名片上方的名字念道。

「呵!一點也沒錯!我是人生交換公司的公關經理!很榮幸能接到您這位客戶!」Ominous透露出詭異的笑容。

「人生交換公司?!不用付任何費用,即可交換想要的人生?!代價是人生的一部份?!」我拿著名片,唸著對於公司的簡短介紹。

「沒有錯!您唸的都很正確!代價要人生的一部份是因為我們會給您一個新的人生,但一個人不能同時擁有兩個人生,所以,您需要將您舊有的人生當做代價。」Ominous解釋著。

「嗯!好!我決定換!」聽完後,我馬上做出了決定。

「嗯!您不再考慮看看嗎?」Ominous說道。

「不了!反正沒有她的日子,跟死沒什麼兩樣!要是能換回她!要我付出什麼代價都行!」我十分堅決的回答。

「好的!那...您抱著你媽媽這邊請。」說完,Ominous迴身做了個邀請的動作,將我引導往病房門口的方向。

這時病房的門外,已不再是平常可左右轉的走廊,而是變成了一條向前行的暗紫色的詭異隧道,而四周的隧道不知是否是錯覺,感覺上好像有在做著蠕動的感覺。

當我跟著Ominous走出隧道之後,處身在一處十分古典的歐式茶房,上好精美的傢俱和茶俱組,一壺清香的水果花茶像是剛泡好的放在桌上,如同主人早已預知今天會有人來一般,但這對我而言,已不是去在乎的事了。

「來!您請坐。這是上好的水果花茶。」Ominous替我拉開椅子並倒上一杯花茶,一杯看起來鮮豔似血的花茶。

「不用了,我只想趕快交換人生,趕快去陪她。」我並不領情的回著。

「呵呵!您不用急,因為有些事情我要先,先將你媽媽放在房間那邊床吧!和您說明一下。」見到一位金髮美女忙為媽媽打扮,她立即指示我出去。

「就是關於您這件case因為牽涉到一位已經去世的人,所以在某種程度上,可能會有些改變。」Ominous不急不忙的說著。

「改變?什麼改變?變成不是同一個人?」我不解的問著。

「呵!這到是不會,只是回到你倆做愛前一天,需要將你媽媽弄到處女時代時期.妳媽媽將有舉世無雙的美貌,但性格是妬忌心極重的人!而你倆就像一對真正的夫妻,而不再是兒子和母親。 不然您的媽媽會記得她死亡的情況,而四周的人也不能接受。」Ominous回答著。

「這可以。但她這樣一個月後就不會死嗎?」我問道。我倆做了愛一個月!

「是!您會記得一切,只要您記得今天的情況,不要讓照著同樣的情況再發生就可以了,我提意你倆在郵船過一個月,出事原因就沒有了。還有每天要用你要自己的精液滋潤她生命喔!你不可離開她視線範圍內,及她身上散發的氣味會今其它異性反胃感覺…..你還想要她大便失禁……好吧」Ominous微笑的回答著。

這時的我顧著思考酌磨著那天的情況,並沒有看出Ominous這時的微笑是多讓人感覺可怕...

「好吧!那天她會去到被撞的地方的原因就是我和她求婚後,她去看婚紗,大不了提前和她求婚就好了。」我最後也接受了這個條件。

「呵呵!本公司為了表示歉意,所以在您想要對媽媽的,額外多給予您媽媽重做選擇性記憶和鐵處女之身及你的陽具,讓您能夠令媽媽性福人生,財色兩得。另外有一位魔女會仕奉你們一切。」Ominous說完便從身後拿出了份契約。

「請您看看這份契約的內容是否都能接受,如果都能接受,請再將注意事項的部分看一看,如果都沒問題,就請在這簽名及滴血為盟吧。」

我看了看契約,覺得一切正確,就往注意事項看去。

『一、 顧客不可在交換過人生後又再來要求交換回原本的人生,交換後的原人生將為本公司所有,本公司有著所有的使用權。二、此次顧客只能對其所愛之人形影不離。更是妳所有一切!三、如有違背以上事情,則顧客乙方蘇美雪會自行用手段報復,負擔所發生之責任與問題,而一切發生的責任和問題皆與本公司無關。』

我看了看,除了第二點有特別要求些什麼外,其他的都很正常,而想想自己都希望和她走一輩子了,而對她也沒什麼怨言,應該也是不成問題,一切看看後,便在簽名欄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及血手印。

「呵呵!很謝謝您的惠顧!那麼,就請您好好享受您的新人生吧。」

Ominous說完之後,便叫我入房將看媽媽。我看見一位女僱那媽媽面上遮面紗,這時媽媽身著鮮黃繡花的羅裙,足登絲織錦花繡鞋,頭上的釵簪以珍珠鑲嵌,雙耳戴了明珠做的耳墜,粉頸掛上寶石綴成的珠鏈,混身光環流轉,配起她顫顫巍巍的聳挺酥胸,纖細得僅盈一握的腰肢,潔白如絲鍛的皮膚,胖瘦適中的身材,妖豔婀娜,動人至極。整個髮型最大的亮點就在於一揮而就的大髮捲劉海,這一狀容彷彿如豔陽初升,光華奪目,均被媽媽那美絕當世的扮相震懾得不能自控。只是依舊在熟睡狀態遣容…

女僱一見我微微笑說:「可否拉起你媽媽的面紗,我告訴你一個夢想不到的秘密。」

我皺眉:「我這麼做,不影響她吧?」

揭起了媽媽的面紗,一張宜喜宜嗔,充滿成熟美女風韻的俏臉,呈現眼前。

媽媽的玉臉稍嫌長了點,可是由於粉頸像天鵝般優美修長,卻配合得恰到好處,形成一種特具魅力的吸引力。

再加上下頷一顆有如點漆的小小美人痣,把一切都平衡得完美無缺。

她的淺紫色眼影在大面積塗抹在眼窩,並以紫色眼影在下眼尾處加強。下眼尾的眼影切記也是要畫在睫毛根部的位置,再輕輕向左右暈開。淡紫色誘惑唇色,可令任何男人見而心跳。

古典的美態,卻多了媽媽本來所沒有的野性,使人生出一見便和她上床的衝動。

難怪她要以面紗遮臉了。

那女僱見我目不轉睛打量媽媽,大感滿意,含羞說:「先生覺得你的媽媽人間絕色尚可入眼吧!」

我回神說:「請問有什麼注意事項及秘蜜呢?」

女僱眼中掠過驚異之色,輕輕說:「到這刻我才明白為何連Ominous都對先生惘開一面,你說話正代表一個人的胸懷修養,只聽先生談吐別出樞機,就知先生非常人也。」

我暗叫慚愧,苦笑說:「我只對媽媽情像深海,其它一無事處。」

女僱掩嘴媚笑說:「唉!世間竟有你這類傾心的男人,說出去絕不會有人相信呢。」之後她便叫我站在一旁,任何事也不準再走近媽媽身旁……她先用手指爆開媽媽身上衣服,回覆赤裸的身體……….

她便說:「我,夜魔女莉莉亞公認你,現在,為了完成和我的契約,從地獄回到這個世界吧!然後,用這生證明人間有愛哦!」女僱的表情此刻居然變得如同聖人一樣的純潔,在他說完這番話的瞬間,她的身體就散發出了黃色的光芒,在這道光芒中,女僱的身體就像被扔進了火爐的蠟燭一樣溶解掉了,而被她扼住喉嚨的媽身上,那些致命的傷口卻在慢慢的恢復。

突然之間,她的身體像是整個炸開一樣爆發出了強烈的光,當這道光散開以後,看見那女僱居然從這個房間之中消失掉了。剛才已經確切無疑死掉的媽媽,卻從床上坐了起來,雖然身體依然濕漉漉的充滿淫蕩氣息的液體,臉上也滿是便精液的痕跡,但是滿身的淤青和傷痕也不見,明明已經被無呼吸也恢復了過來。

只是現在媽媽的眼眸已經不再是漂亮的棕色,而是變成了妖冶的鮮紅色。

「已經完成了嗎?」坐在床上的媽媽擡起了自己的手來看了看,然後活動了一下剛才應該已經被扯斷掉的肩膀說:「契約居然真的完成了啊……」

她的口唇放送出是女僱縹緲優美、如雲似水的聲音,似乎上了媽媽身體一樣,但是笑容卻浮現在媽媽的臉上,媽媽的手已經放在了自己的胸前揉弄起那兩團似乎比剛才變得更大的乳肉,她的手指才稍微一用力,一股白色的乳汁就從少女的乳頭上被噴了出來。

「變得好敏感啊……這就是我的新生嗎?」媽媽看著沾到自己手上的乳汁,媽媽露出了癡迷的表情,慢慢把手放到了唇邊伸出舌頭舔著沾在上面的乳汁,而另一隻手放到了自己的小穴外面,然後直接將手指對準自己的尿道就捅了進去,

「呀啊!啊!已經……已經被完全開發了嗎?連這裡也……」

車禍被徹底破壞掉的尿道也已經恢復了過來,不,這已經不是普通的恢復了。因為現在,媽媽那原本嬌嫩脆弱的尿道里,居然已經可以塞得進兩根手指了!依照媽媽自己的感覺,自己的尿道現在恐怕已經可以放進我的肉棒了才對。一想到這種情景,媽媽的身體就猛地抽搐了一下,從已經閉合起來的小穴肉唇之中,一些透明的液體就慢慢流了出來。

但是,就在媽媽打算把手指塞進小穴裡面的時候,她發覺到了,在自己的脖子上有點異樣的感覺。她連忙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面,此時,媽媽的鼻子上已經多了一個沙粒鑽石及頸上的項圈,在項圈上銘刻著古老而神秘的標記。

「這個……就是和夜魔女完成契約的標誌嗎?」媽媽原本優雅的笑容瞬間變得狂妄起來!

「就是這個了!和莉莉亞完成契約的標誌!我,已經和他成為一體了嗎?哈哈哈哈哈!」

媽媽大笑著,在床上快樂地打著滾,就像是其他天真的女孩子一樣。

在宣洩了快樂以後,媽媽大開雙腿伸開了雙手在自己的床座躺開了。叫我跪在地上。

「我跟妳媽媽訂契約內容有三件事.1.你以後只能喝我的尿,2.你要重新追求及絕口不提今天發生的事,我會隨時讀你心中話3.變心媽媽立即死亡,聽見了嗎?」

「知道明白,媽媽。」媽媽把我放在陰唇上,直接在我臉上撒起尿來。

金黃色的高貴液體,衝擊著我的口、我的心。

我忙張開嘴,但媽媽卻故意晃來晃去。最後我嘴裡還是積滿了滿是泡沫的尿液,發出散發出甜水果的味道。

我興奮的一口口吞下,媽媽羞赧的回答:「蘇美雪的肉體……從現在起是屬於…你……一個人所擁有的。」

媽媽叫全裸我坐在床上為我醫好陽具。媽媽口含一粒小小鋼珠放在我的小小包皮上貼著,我立即有了重生感覺…

她彷彿知道,閉上雙眼,媽媽用細長的手指不斷地套弄著我的陰莖,為我把包皮褪至根部,身體後褪、微啟粉紫色的雙唇,終於她的唇碰觸到那昂陽之物,最後更將我的陰莖整個含進了她的櫻桃小口。我順勢一送,將青筋暴怒的陽具,挺入她的小口。

「哦」她輕輕的咳了一下,低吼聲從喉頭溢出,我敏感的前端似乎頂到她的舌根。為我品嚐含弄男性的生命之源,而媽媽以舌頭正上上下下舔弄著龜頭,沿著龜頭的邊緣,繞著傘狀的帽緣,做圓周運動,再來含住我碩大的龜頭,再以指甲搔弄包皮,左右刮弄。最後繞行沿著包皮繼續向下舔吻,直到含住整個陰囊,我橢圓的睪丸在夢璇嘴裡滑溜著,一左一右的撞擊她的口腔。

我感覺媽媽手指正彷彿彈琴,彷彿按蕭,或輕或重,或快或慢。明顯的感受到她靈巧的手指,正竭力的為我服務,最後終於含住我整支粗大的陽具,暖溫的熱度,逐漸在我下腹蔓延開來。

我低頭看著媽媽,正在欣賞這一幕景象,仔細的觀賞人間絕色美女以火熱的唇吞噬我的一切。媽媽正貪婪的吸吮著它,舌尖直接伸入刺激我最敏感的部位,我心跳加快,呼吸也急促了!我卻也感覺到粗大的陽具在她嘴裡的膨脹快撐爆了媽媽的櫻桃小嘴,我只感覺到完全的快感!麻麻的、漲漲的,我的屁股卻已經開始扭動呻吟起來!

「媽媽∼好舒服!別停!別停!」

沒想到我會有這樣激動的反應,我低沈的吼聲,夾雜著無異識的呢喃。漲大後的陰莖,布滿著一條條青筋,好似一條巨龍,在媽媽的嘴裡鑽動。

我的腰愈動愈快,她的舌尖在我的最敏感頂端遊移,媽媽含著我充滿黏液的陰莖,早已分不出這味道是來自於她還是我。一股酸麻的強烈快感直衝我的下腹,我知道要免一下以免射出太多